「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March 28, 2009

做人要有"中指"

做人要有"中指"






這個是在某雜誌上見到的爛 gag!


不過,若果做人,連去給人一個中指都不能,都可算幾悲哀!


我是個假日司機,放假才會駕車出遊,不是職業司機,當然需要看清楚,才敢駛過交通燈,路上一定不會超速,時常被其他道路使用者嚮按,並送上"中指"為禮!


維基百科: In Western cultures, the finger (as in giving someone the finger) is a well-known obscene hand gesture made by extending the middle finger of the hand while bending the other fingers into the palm. A known variation includes extending the thumb as well.

The origin of this gesture is speculative, and quite possibly thousands of years old. It is identified as the digitus impudicus ("impudent finger") in Ancient Roman writings[1] and reference is made to using the finger in the ancient Greek comedy to insult another person. The widespread usage of the finger in many cultures is likely due to the geographical influence of the Roman Empire and Greco-Roman civilization. Another possible origin of this gesture can be found in the first-century Mediterranean world, where extending the digitus impudicus was one of many methods used to divert the ever present threat of the evil eye.

Another possible origin is the phallic imagery of the raised middle finger (the middle finger being the longest finger on the human hand), similar to the Italian version of the bent elbow insult. Also, there is a variation of the finger where it can be done by performing The Fangul, by sticking out the finger during the throwing motion. A popular urban legend states that during the Hundred Years' War, the French would cut off the middle fingers of captured English archers so they would be unable to use their bows, and that after the Battle of Agincourt, the victorious English showed the French that their middle fingers were still intact.



個人是個地道小男人,EQ頗低,喜怒皆形於色,見有不對眼之事,都要強出頭,但是又絕不講粗口,這個 gesture ”中指”的函意含義,有涉及粗口之嫌! 沒有了"助語詞"的幫助,就算點罵,都是文縐縐的,有不到肉的感覺,那麼究竟有沒有代替的話語和 gesture呢?


廣東話粗口,沒用得上,但在行文時,多用符號”x@&#*#”之類代替,白話文中就常見得到利用”他媽的!還有”操奶奶的!”等助語詞. 而英國人多用 "bloody",美式就多講 "Fuck".


在美資公司工作多年,雖沒有說 fuck的習慣, 但已聽得多到已經耳順,不當是一回事.而在英語世界,無論在英式或美式,都把 BLOODY 和 FUCK,差異等如 VERY 咁黎用.


而根據維基百科: 在香港最出名的有"中指" 是 On July 9, 2003, Philip Wong Yu-hong (Chinese: 黃宜弘), a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f Hong Kong in favor of the unpopular article 23, was seen giving democracy protesters the finger as he left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building.



後記:
【明報專訊】社民連議員在立法會講粗言穢語的事件愈演愈烈,財務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昨終下「逐客令」,將多番講「仆街」的社民連陳偉業趕離議會,另一個說「仆街」的社民連議員梁國雄亦在劉慧卿警告下離席。特區政府決定對議員粗言穢語採取「零容忍」做法,特首曾蔭權提醒所有官員遇「冒犯性言詞」應即時要求主席裁決,若情况再失控,可考慮拉隊離場。

特首批評梁國雄令市民失望
特首曾蔭權昨日高調回應議員粗言穢語事件,點名批評梁國雄的言論令市民失望和憂慮,他指絕對不認同議員將問題淡化為粗口定義的問題,又說希望議員與政府理性合作,出謀獻策,而非不斷以粗言穢語作出謾罵。

政府憂下月表決財案再鬧事
本報記者獲悉,曾蔭權昨日在早禱會上提醒所有主要官員,今後出席立法會會議,若遇到議員說「冒犯性言詞」,必須即時作出反應,要求主席裁決,當主席作出裁決後,若情况繼續失控,官員可以考慮拉隊離開,但要先聲明離開是因場面失控,無法再作理性討論。

據悉,行政署數月前已向所有政府高官發出指引,教導他們出席立法會會議時,若然遇到議員出言侮辱,或場面失控,應如何應對。昨日,特首明言會全力支持官員依指示行事。

據了解,政府高層憂慮立法會下月22日投票表決財政預算案前,議會就預算案再辯論時,「社民連三子」會繼續伺機閙事,以達到他們透過「搞激」的手段,籠絡政治傾向較「激進」選民的政治目的。

長毛爆粗 陳偉業「引述」同被逐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已建議議事規則委員會,就不適用的語言尋求共識,並參考外國議會做法,列出非議會用語的詞彙表。

社民連議員分別在周二、周四及昨日的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中講粗言穢語,昨日會議開始時,劉慧卿即表明,若講議員不聽勸喻,將被要求離席,但梁國雄發言時指摘政務司長唐英年是「不講道理官員之首」,更兩度說「仆街」。

署理教育局長陳維安提出梁國雄使用「冒犯性用語」,要求主席處理。劉慧卿嘆氣說「由細到大都知道這兩字是粗言穢語」,又問梁是否收回說話,梁堅拒後,劉慧卿裁定他在會上使用「冒犯性用語」,梁自行離開會議廳。

另一節財委會會議上,陳偉業發言時為梁國雄辯解,引述並解釋「仆街」來源,劉慧卿聞詞即說「你又講?」陳偉業與劉慧卿互相爭辯,最後劉慧卿要求他離席,陳偉業離開時大聲指摘劉慧卿「你獨裁過范太」。劉慧卿會上直斥講粗言穢語的議員離譜,又指若對方不滿可向她提出不信任動議。

陳偉業離場後表明會尋找法律專家,研究劉慧卿的判決有否違法。

根據《議事規則》,如議員行為極不檢點,立法會主席或任何委員會主席須令其立即退席,不得繼續參與該次立法會或委員會的會議。

議事規則委員會主席譚耀宗表示,委員會將於下月23日開會討論事件,但他認為在修改議事規則時,很難具體寫出規條規範,因無法涵蓋所有不檢點行為,議員亦會做出規條以外的行為。


至於應否容忍,在議事廳或相同equivalent場合,利用粗口等助語詞,我認為交由市民大眾, 交由輿論監察,較為洽當, 也事半功倍!



伸延閱覽:
Finger or Middle Finger 谷歌搜尋
Finger (gesture) 維基百科
FUCK 維基百科
Bloody 維基百科
議員再爆粗 政府零容忍 明報
社民連言行 泛民分歧惡化 明報
議員再爆粗遭財會驅逐 東方日報
立會應制止極端行為 明報社評


Thursday, March 26, 2009

Son of a Bitch



"嫖子養/婊子養 的 son of a bitch" 是西方人愛用來罵人的話語! 因為用得太濫,已經不再是甚麼回事, 是跟廣東話罵人:"死仔包" 相近的俚語. 相孰的朋友,互罵都頗常聽到.


而最出名的 son of a bitch 嫖子養/婊子養 的有: 韋小寶,但韋爵爺也頗避忌,不會輕易泄露,而這個秘密,祇有在需要救命之時,透露以搏同情.顯然因文化差異,中外略為不同.


黑白粵語片時代, 時有女性賣肉養孤兒為故事, 也有賣肉醫治有病丈夫為題, 可知在舊中國社會, 傾向歌頌偉大女性. 把 son of a bitch 翻譯成:嫖子養/婊子養 的,不是 100% 切合. Bitch 是指母犬, 是為淫娃蕩婦生下的兒子,連父親是誰都不肯定, 是有重疊部份, 但不盡相同, 前者可以是逼於無奈, 利用最原始的資源, 賺取金錢應急.


不過但近日在明報副刊時代版的一篇短文,就談到一位中四學生,發現了母親是妓女, 這位與丈夫離異的單親母親,原來是靠操皮肉生涯,為兒子供書教學,為了兒子的前途, 忍辱負重. 平常時這位女士是好母親, 打理家頭細務,洗燙煮食等等.


文章還說,這位中四學生,思想掙扎了三個月,卒之向一位, 他認為能守秘密的老師 ,傾訴心內心結. 這位老師也能開解開導這位中四的學生.


但是為何這件事,還是經過第三者,泄露了出來呢? 是一件陳年的一件真實往事, 還是純屬虛構的故事呢? 作者想要表揚甚麼呢? 他的目的何在呢?


看罷心有戚戚然, 祇好懷著阿Q精神, 一廂情願地, 希望那篇文章祇是文人的虛構罷!


伸延閱覽:
正文刊登在明報副刊暫未找到相關連結.
Son of a Bitch 谷歌搜尋

我的舊文:
韋小寶 男人的八加一


Tuesday, March 24, 2009

連僅餘的都被通漲侵蝕埋

連僅餘的都被通漲侵蝕埋



奧巴馬團隊的板斧就是這般?


【明報專訊】金融海嘯以來,美國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以期穩定金融系統和挽救經濟,但是成效不彰,美國聯儲局終於孤注一擲,決定半年內購入3000億美元國債。這個被形容為開動印鈔機的舉措,成效如何還待觀察,不過,幾可肯定的是,這個極端措施,會給投資市場帶來一個財富大轉移的環境,而在美元大量供應充斥市場之下,預示高通脹、美元貶值將接踵而來。對於北京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而言,現在首要盡量減少再購買美國國債,以免血汗換來的民脂民膏招致更多損失;另外,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應該研議港元與美元脫鈎,做好準備,擇機推出,以免香港被美元拖死,進而連累內地。

信貸市場未轉活 經濟景况續滑坡 伯南克使出雙刃劍成敗待觀察
金融海嘯之後,美國金融系統危機深重,經濟深度衰退,美國聯儲局和財政部雖然實施近乎零利率政策,又向銀行和市場注入大量資金,但是無改信貸市場緊縮、經濟大幅下滑的情况。聯儲局被迫使出非傳統的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手段。這幾個月以來,市場關注聯儲局會否直接買入美國國債,因為去年12月1日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曾表示會考慮通過購入長期國債來繼續放鬆貨幣政策,以「影響相關債券的收益率,進一步刺激總需求」。但是4個多月以來,伯南克一直未使出這個殺手鐧,近期一般以為他已放棄這個想法。

聯儲局直接購入長期國債,影響非同小可。一國央行直接購入政府公債,是把「債務貨幣化」,央行為政府債務,特別是財政赤字提供融資,不僅喪失了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而且等同直接開動印鈔機,大量增加貨幣供應,最終會造成嚴重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由於後遺症可能極其嚴重,因此所有國家在正常情况下,都視此為禁區。當年國民政府在大陸濫印金圓券,現在的津巴布韋政府狂印銀紙,導致通脹率如天文數字,貨幣和經濟都崩潰。津巴布韋對全球經濟不構成絲毫影響,但是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經濟體,只要她打一個噴嚏,全球也會感冒。

聯儲局決定開動印鈔機解決問題,正如它在聲明中所說,目的是「為了改善私人借貸市場的條件」。為了紓解信貸緊縮,刺激經濟復蘇,聯儲局在貨幣政策上下了這劑猛藥,初步看來,市場對聯儲局此舉的反應,正好說明政策的雙刃劍實質。

首先,10年美國國債價格大升,孳息率因此一日之內由3厘以上急跌至2.5厘,波動之大,連經驗豐富的金管局總裁任志剛也說此乃20多年僅見。不過,市場這個反應,應該就是聯儲局要達到的目的。近期,長期美國國債利率明顯高企,提高了銀行信貸、企業債券和房地產融資等長期金融工具的融資成本,對深度衰退的美國經濟不利。推低長期國債利率,是要把資金從國債市場擠出來,活化投資市場。所以就投資市場而言,美國開動印鈔機,創造了一個財富大轉移的機會,未來一段日子「水(即錢)浸市場」,資產價格勢將飈升,金融海嘯的舊傷未癒,新的金融、資產泡沫又將出現。這個以新泡沫去治療金融傷患的藥方,會如何影響經濟發展,必須加倍小心留意。

其次,市場對聯儲局舉措的另一面反應,由兩個數字顯示出來。一個是金價飈升了6%,一個是美元匯價大幅下跌。金價飈升,反映市場對通脹的預期;美元匯價大跌,反映市場對美元貶值的憧憬。

聯儲局使出釜底抽薪這一招,一方面顯示美國救市的決心,另一方面也反映美國經濟情勢極其嚴峻,連開動印鈔機解決問題這把雙刃劍也拿出來,顯示美國選擇先解決眼前問題,穩住金融,使經濟復蘇,至於通脹問題,日後再處理了。

民脂民膏勿再買美債了 及早研議與美元脫鈎方案
美國狂印銀紙,當然是為了一己利益,對於擁有大量美國國債的國家,難言公平,因為美國狂印美元還債,債權國所得正是「水瓜打狗,少了一截」;不過,以美國經濟的獨尊地位,如果她的經濟處境要印銀紙才可以解決,從全球經濟對美國的依存度而言,她這麼做,又好像是負責任的做法了。

不過,無論如何,美元貶值是必然的了,溫家寶總理對中國擁有大量美國國債所顯露擔憂之情,是對現實情况的反映。金融海嘯以來,美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已經急速膨脹,短短5個月之內,由9240億美元上升到去年12月的2.31萬億美元,已經增加了1.5倍。此外,其間美國政府給金融機構和市場注入數以千億美元計資金,美國本來已經負債纍纍,救市「錢從何來」,一直是市場的疑問,現在聯儲局解答這個疑問,就是印銀紙來籌措資金。

美國這個債仔和債權國之間,正處於一種微妙的恐怖平衡關係。因為如果美國經濟崩潰,債權國即時遭遇巨大損失,經濟陷入大災難,所以,大家都想美國能夠軟着陸。中國擁有的7396億美元美國國債(截至今年1月),只要美元貶值10%,中國的損失已非常大。因此我們認為,中國不宜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地拋售美債,但是也不應該再繼續購入肯定貶值的美國資產,包括美債,應該加速把外匯儲備多元化,採購更實際的天然資源、商品等,以確保中國人民的民脂民膏,不要再遭受無謂損失了。

至於本港,因為聯繫匯率的關係,仍要持有一定美國資產(到今年1月,外匯儲備有717億美元美國國債),不過,首先也不要再買了,另外是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應該研議港元與美元脫鈎的方案,擇機執行。任志剛說了,「開動印鈔機解決問題,長期不可能持續,大家(指投資者)要管理好涉及的風險,相信有關政策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如聯儲局退出時,擔心將出現什麼景况。」是的,美元泡沫早晚會爆破,屆時是怎樣的景况,無人有水晶球可以預知。

我們認為,美元日後如何悽慘,固然值得關注,但是做好甩開美元的準備,不至於被其拖死,更加重要。有危有機,此乃脫離美元魔障的機會,準備好吧!



美國人先使未來錢的習慣,成為在金融大海嘯,祇能靠政府拯救,奧巴馬如今也是靠先使未來錢,孤注一擲. 後遺症是美元供應過盛,購買力下降,通貨膨漲,美元貶值,這都在舊文談過,不贅了!

這樣連一向謹慎理財,略有積蓄的華裔美國人,連僅餘的資產,都被通漲侵蝕掉去!

在中英回歸談判時,為了穩定港幣匯率,跟美元掛了鉤 pegged 咗,即是以美元做錨。就是因為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令到香港進口中國的商品價格暴漲,香港倚賴中國廉價商品的年代再不復見,無論:柴、米、油、鹽、醬、醋、茶,衣、食、住、行,千絲萬縷都依靠中國,是不爭的事實,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令到香港爆發通貨劇漲,小市民百上加斤。

至於香港如今,因為港幣和美元掛鈎,定必受到拖累,港幣凍過冰水,都是路人皆見,祇是一班財金官員,一眾港府機構,一味話聯繫匯率制度,行之有效,不敢也不曾作出改變.到了如今,還能轉馬換馬嗎? 時機已經失去,還能追回嗎?


寫于: 三月廿二日晚上

p.s. 美國財政部部長蓋特立,將宣佈新一輪的拯救金融業方案,消息話會利用先前的撥款,來收購銀行近萬億有毒資產,容後得到文字資料,將會以後記方式,作為補充.

後記:
【明報專訊】美國財長蓋特納終就解決銀行不良資產,提出具體「排毒方案」,華府將設立一個公私合營投資計劃的基金,向銀行購買多達1萬億美元的按揭抵押證券及問題貸款。受消息刺激,道指早段急漲超過4%,金融股成為升市火車頭。

蓋特納昨說﹕「方案將讓銀行清理資產負債表,但毫無疑問的是,政府要冒險。但若政府不冒險,你便不能解決金融危機……我們正尋求對納稅人最有利的平衡點。」

購萬億毒資產 政府要冒險
根據公私合營投資計劃,政府會從7000億美元救市資金中,撥出750億至1000億美元,再引入私人資金,向銀行購入兩類資產─原貸款部分(Legacy Loans,意即包括按揭在內的借貸壞帳),以及原證券部分(Legacy Securities,意即將各式貸款打包成證券的債券)。正是這兩類有毒資產,令到銀行難以放貸、令信貸市場癱瘓。購買毒債的公私合營基金,初步規模為5000億美元,其後可擴大至最多1萬億美元。

市場憧憬方案可改善金融業困局,美股早段顯著造好,道指早段升逾300點,金融股升勢凌厲,花旗及AIG急漲近兩成,美銀、摩根士丹利及摩根大通的升幅則介乎11%至14%。

助銀行恢復借貸 金融股勁升
為爭取私人投資者與政府合作購買不良資產,在購買原貸款上,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將協助融資,財政部將歡迎退休基金、保險公司以至一般個人投資者參與。FDIC會負責把銀行的貸款組合出售,在競投中出價最高的買家,可獲FDIC提供6/7的資金保證,餘下1/7資金由買家及財政部各出一半,意即私人買家只需付出總價錢的7%,華府會承擔超過九成的擔保及資金。買下的貸款資產將交由私人投資者自行管理,受到FDIC監管。

至於購買原證券方面,則由聯儲局透過將現時「定期資產抵押證券貸款計劃」(TALF,原意為搞活消費信貸市場)的適用範圍,擴大至房地產相關證券,協助融資購買。財政部會委任最多5名富經驗的基金經理,向銀行購買原為AAA評級的住宅按揭抵押證券、商業按揭抵押證券及資產抵押證券。財政部會根據基金經理籌集的私人資金,提供1:1配對資金,連同額外貸款,公私出資比例高達3:1。

政府貼錢 兩資產管理公司願參與
美國兩間大型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及太平洋投資管理(PIMCO),已表示有興趣參與購買銀行不良資產。財政部表示,措施有助清除銀行資產負債表中的不良資產,讓銀行恢復正常借貸。當局又指,透過公私合營的方式購買資產,做法較政府直接購買資產為佳,理由是政府不會因自行為資產訂價,出現浪費公帑的情况,而投資風險及潛在盈虧亦由私人投資者與納稅人共同承擔。不過,私營機構的出資比例不高,華府依然是目前有毒資產的主要買家。有關安排會否引起公眾反彈,仍待觀察。


後後記:
The US government plan to free beleaguered banks of up to $1 trillion (£690bn) of toxic assets will expose American taxpayers to too much risk, leading economist Joseph Stiglitz has cautioned.
By James Quinn, Wall Street Correspondent
The Nobel Prize-winning economist, speaking a day after the 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 rose by almost 7pc in support of the novel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PPIP), said that the plan is "very flawed" and "amounts to robbe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Professor Stiglitz on Tuesday led a list of well-known economists and high-profile industry figures who have said Treasury Secretary Tim Geithner's toxic asset plan may not be as successful as it first seems.

The plan involves ensuring up to $100bn of government funding is matched by private investors, with the monies combined and leveraged up, in some cases to by as much as 20:1, with the help of the Federal Reserve and the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FDIC), to buy pools of unwanted assets.

Professor Stiglitz, speaking at a conference in Hong Kong, said that the US government is essentially using the taxpayer to guarantee the downside risks, namely that these assets will fall further in value, while the upside risks, in terms of future profits, are being handed to private investors such as insurance companies, bond investors and private equity funds.

"Quite frankly, this amounts to robbe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I don't think it's going to work because I think there'll be a lot of anger about putting the losses so much on the shoulder of the American taxpayer."

His comments echo those of fellow Nobel Prize winner Paul Krugman, who said on Monday that the plan is almost certain to fail, something which fills him "with a sense of despair."

Others to criticise the plan include former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chairman Arthur Levitt, and Bill Gross, of bond manager PIMCO, who has said he does not believe the plan will be enough to solve the banking crisis.

It is understood that the PPIP was only finalised after Treasury officials, led by Mr Geithner, spoke to a number of senior bankers on Wall Street, including JP Morgan Chase chairman Jamie Dimon, in the hope of getting a plan that was workable for the market, following the dismissal of Mr Geithner's earlier attempt to solve the financial crisis.

As a result, a number of major banks and bond houses are understood to have already agreed to sign up to the programme, with PIMCO and BlackRock among two investors to have raised their hands.

Others remain less convinced.


伸延閱覽:
Will the Geithner Plan Work? NYT
Joseph Stiglitz: Geithner's rescue package a robbe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telegraph.co.uk
美國開動印鈔機為市場輸血 預示美元貶值通脹風險大增 明報
狂印美鈔救市 豪賭一鋪解燃眉 星島日報
美銀行解毒方案出爐 股市勁升 明報
奧巴馬改口:不保今年復蘇 明報 03-08
The President's Priorities washington post 02-24
Obama’s first State of the Union financial times 02-25
緩急輕重務必慎之 明報社評 03-01


我的舊文:
1,000,000,000,000 就是一萬億嘞!
刺激 spending 和 multiplier effect
再不是金本位的美元仍是風險避難所
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
轉載:讓黃金與美元重新掛鈎
奧巴馬啟動美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Monday, March 23, 2009

無語問蒼天 Awakenings

無語問蒼天 Awakenings




今天五號仔的供股權證,可以自由買賣,股價變數更多,之前股價如坐『急降機』Free Falling Machine,(又叫跳樓機),由股價過百元跌到如今,好多人用了一句:『無語問蒼天!』


遠在 1990年,香港受到八九民運之後,人心惶惶,人心不安之際,有部電影由 Penny Marshall 執導 Robert DeNiroRobin Williams 聯合主演,叫 Awakenings上映,港譯:無語問蒼天。 記不起是否在 91年,才排在香港上映,不過睇完之後,心都實埋。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故事發生在一個類似療養院的醫療機構,那裡的病人,不是患有精神病的神經佬,而是類似癡呆症,catatonic schizophrenia 僵直型精神分裂症,他們的腦袋好像是冬眠了。






有位駐院醫生,在一個醫學會議中,得知一種治療老人癡呆的新藥,對患有帕金遜症的病人有效,這新藥有可能喚醒,他服務的療養院內,那班腦袋在冬眠中的病人,他於是向醫療機構要求撥款,但不得要領,卒之在療養院員工的捐款幫忙,可以購買小份量的新藥進行測試。他揀選了一位較為年輕的病人,在得到病人母親同意下,嘗試服用新藥。


一次又一次,都不成功,每次加重份量 dosage,但反應令人十分氣屢,尚未能喚醒他沉睡中的腦袋,而用捐款買來的新藥,亦所餘無幾,在大家都很低落時的一個晚上,奇跡出現了,那病人自己坐了起來,當醫生被護士帶到他面前,他向著醫生發出微笑。


在再多次測試後,這年青病人和他闊別三十多年,各自在兩個世界中,但始終不離不棄的母親,再度會面、擁抱、下淚,再擁抱。之後被喚醒的這位病人,他面向社會賢達,他面向公眾,請求他們捐款購買新藥,讓其他同樣症狀的病人,都可以服用藥物治療。


在收到紛紛而來的捐款下,療養院讓更多的病人,得到各有不同程度的醒來。而那第一位被喚醒的年青病人,還歷史性作出,步出療養院的大門,接觸外面的世界,他還試圖追求他的第一位女朋友。





可惜新藥的效用隨著時間過去,續漸減效,就算再加重份量 dosage,癡呆僵直的症狀,還是一步一步的回來,那位年輕病人的手腳,續漸不受控制,他知道自己就快要再次離開這世界,重回他以前的僵直國度不遠了。


他要求他曾想過追求的那位女子,和他最後一次共舞,完畢之後,就在窗口前目送她離去。不久,他的情況就愈來愈差,再次回到大腦冬眠中。





其他的病人們,也陸續陸續再不受控制,也回到以前的狀況。無論好心的醫生,再不斷籌款去購買更多藥物,都無補于事。 他們只是短暫的 Awakenings 醒來一會兒。


兩位明星 羅拔 狄尼路羅賓 威廉斯 固然落力演出,一班綠業演員也很好戲,奧斯卡金像獎得到三項大獎提名,可惜都空手而回,而膚淺的香港人,當然跟紅頂白,沒有重視這部電影嘞。


Awards & Nominations : 可惜當年的 與狼共舞 Dances with Wolves 推出轟動一時,囊括了很多電影頒獎的獎項,顧此Awakenings 未有在奧斯卡金像獎勝出,真是有:既生瑜何生亮之嘆!


至於五號仔有冇機會 awakening 被喚醒呢? 還是就如電影中故事,祇是醒來一會兒呢?


伸延閱覽:
無語問蒼天 Awakenings CNMDB.com
電影 Awakenings 維基百科
Oliver Sacks - 睡人 Awakenings


我的舊文: 與狼共舞 Dances with Wolves


Sunday, March 22, 2009

餞別

餞別



所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又謂:『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和我拍檔多年的美國鬼仔,在香港工作已很多年的,娶埋香江名花為妻的,有兩個混血仔女的『布魯圖』,卒之難免要調升了。


恭喜!恭喜! 之餘,還要賀喜,因為在全球裁員潮中,啲 expatriates多成為首選。其實這個空缺不是新開的,而是一位前輩,選擇 early retirement,返祖家享福,咁就畀我拍檔得到,當然佢會帶埋老婆仔女一齊赴任。


離愁別緒唸起:《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李白

棄 我 去 者,

昨 日 之 日 不 可 留。

亂 我 心 者,

今 日 之 日 多 煩 憂。

長 風 萬 里 送 秋 雁,

對 此 可 以 酣 高 樓。

蓬 萊 文 章 建 安 骨,

中 間 小 謝 又 清 發。

俱 懷 逸 興 壯 思 飛,

欲 上 青 天 覽 明 月。

抽 刀 斷 水 水 更 流,

舉 杯 銷 愁 愁 更 愁。

人 生 在 世 不 稱 意,

明 朝 散 髮 弄 扁 舟。



餞別、餞行~~ 根據漢典詞語的解釋:準備酒食為人送行。英文是:give a farewell dinner 送別晚宴。


不過未有咁快著,布魯圖要先飛去部處接班,雖然有當地分行的 expatriate administration,會幫手搵屋搵學校,但也要布兄布嫂飛去過去睇屋,和揀學校畀布仔布女上課,拍板落槌,才能禮成。加上要搬屋,布兄布嫂的私人收藏品甚豐,傢俬雜物,兩個貨柜都唔夠,仲有隻寶貝狗狗寵物,點樣申請入境呢?


公司除了一貫,會由公家出資的 Farewell Dinner,圍內的 peers 都準備在某某會所,攪咗個私人的 farewell party 聚會,連布嫂和布仔布女都一起請出來,私人禮物今次唔可以隨便了事。


後記:
相信 transitional period,在不久的將來,會較現時忙碌,日間上聊天室吹水,將沒能咁頻,至于回應各位留言,都怕會要遲啲嚕!


伸延閱覽: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賞析
漢典詞語『餞別 餞行』的解釋

我的舊文:
蛇王
炎炎夏日打油詩
黃河之水 創作之門 《將進酒》 李白
灞陵傷別《憶秦娥》 李白
月《古朗月行》 李白
今年中秋有冇明月呢?《月下獨酌》 李白
賞 《清平調》 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