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February 28, 2010

秋 冬 春 夏

秋 冬 春 夏


不經不覺,沒有寫"博"一個月, 騰出來的空閑時間, 用來做我最喜歡的事情====>"看書"。


並且在近農曆新年前後期間, 罕有的去了, 十多年來沒有去過的: 維園花市 和 初二晚 的 維港煙花匯演。



怎料由年卅晚開始的兩星期十三四天內, 香港經歷了: 秋,冬,春,夏; 四季, 把幾年來, 都沒有生過病的我, 弄垮了。


但除夕前的幾天, 本來是臘月, 溫暖的天氣, 減少了做農曆新年的氣氛, 怎知由除夕夜開始轉涼, 微風細雨下, 頗有深秋的感覺。


於老家吃完一頓, 一家大小同在的團年飯後, 就緩步行入維園花市, 因為有微雨, 遊人比想像中疏落。 而正正踏正零時, 遊人和商販們, 互道: "新年快樂 恭喜發財", 賣鬼佬炮竹的商販,"呯,呯,呯" 放了幾個花炮, 頗有新春氣氛。


年初一都未算很冷, 只需穿上一件厚衣經已足夠, 但到了初二晚, 氣溫驟降至攝氏十度以下, 正式進入嚴冬。 那就得改穿上羽絨大衣, 方才夠暖, 出到灣仔北金紫荊廣場, 近矩離觀看煙花匯演, 回家時還是相安無事。


怎知道初三, 初四, 初五,早上的氣溫徘徊在攝氏十度以下, 祇得九度, 再降至八度,我終於失守了, 傷風加上咳嗽, 一起齊齊來。 唯有去探探多年未見的家庭醫生, 貢獻了紅包, 換回藥丸四小包, 藥水一小樽, 共三天的藥, 還有三天病假單一張。


初七就開始回暖, 初八, 初九, 初十, 頗有初春的氣溫, 再加上濕度在九十五巴仙以上, 潮濕得令人發霉, 疵疵吶吶, 令人納悶。


初十一, 初十二, 氣溫更加攝氏廿幾度, 加上濕度徘徊在九十五巴仙以上, 夏天竟然在二月尾, 就來到香港。 祇要步行幾十米, 就汗流浹背, 由底濕到面, 想到祇是攝氏二十六七度, 已經熱得那麼辛苦, 等到六, 七, 八月的炎夏, 氣溫升到攝氏卅三, 四, 五度, 恐怕要剝埋層皮嚕!!!


唉! 在二月份短短十三天內, 香港經歷了: 秋,冬,春,夏; 四季, 天變了!


今天正好是, 元宵新拾五, 中國情人節, 順祝: 好事成雙!


P.S. 我不是再開始勤力寫返"博", 祇是小病還未死得。 暫時將會不定期, 不定時, 想寫就寫一篇罷, 讓各位知我尚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