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ne 27, 2014

中國人的衙門

中國人的衙門



年幼的 嗜悲 最早接觸的 “衙門審案” 場面,是跟外婆住的幾年,香山婆愛看粵劇即是大戲,除了帶 小嗜悲 屈蛇入戲院,坐膝頭看大戲看電影外,也購置德國產(當年還叫西德)Blaupunkt 的 ”藍寶“ 電視機一座,收看 TVB ”粵語殘片“ 尤其是一些由粵劇紅伶唱做的。


@58:26 林家聲 演 好心人,幾經艱苦去到開封府衙門外,擊鼓為 “烏盆” 鳴冤,靚次伯 演包黑炭開堂審案,但烏盆卻沒有出聲,累 好心人 被 包黑炭 說他擾亂公堂,重打了十大板後趕了出公堂。


外婆 尤其愛看衙門的審案場面,小嗜悲 也有跟著看,發覺原來古代平民受到冤屈,是可以去到衙門門外擊鼓鳴冤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擊鼓一輪後官大人就升堂。


另外一個戲,原告人是一介貧農,他被富有人家兼當地惡霸,霸占了幾代艱苦開墾的來的田地。可惜入到公堂上 官大人先開口叫問:原告人逞上 ”狀子“。


原告人:小人一介草民只懂得耕田,沒曾讀過半天書那會識字,更何來寫狀子呢?


官大人:呀!沒有 “狀子” 教本官如何審案呢?依例先打三十大板。


原告人 被打得皮開肉裂差點昏過來,最後仍然再抖起精神向 官大人申訴。可惜,講不到幾句 原告人就哭了起來,官大人問的又不懂得重點回答,講講講不到幾句又哭了起來,就有沒有證據例如:地契田契,都浪費了半天才知道沒有證據,講講講不到幾句又哭了起來。


最後 官大人 問有沒有目擊證人,當初強霸你的田地是什麽人?原告人 講講講不到幾句又哭了起來,因為 原告人 農民是被一個大麻包袋笠著,就被一群人拳打腳踢搬離了自己的田地,並且被拋棄在荒野幸好不死。


兩天後有好心人幫助脫困,回到家園田地經已被富有人家兼當地惡霸霸占了,兼且有地契田契證明真金白銀買回來,幾代艱苦開墾得來的田地,經已被人依法有根有據強搶了,農民卻拿不出半點證據,於是 官大人就不受理案子。


最後有個教書先生仗義,肯為原告人寫 ”狀子“,這個酸秀才只懂一些四六駢文,不著邊際一味四四六六,只道出原告人的感人身世,現實的困苦境況,卻沒能力把冤情由頭到尾鉅細無遺,把重點寫出來能讓官大人讀得清楚明白,最後不但幫助不到原告人,連自己還與原告人一同被官大人打了各人數十大板,以擾亂公堂為由趕了出衙門。


以下還有一段演狀師的 馬師曾 在 審死官 裡,理論了很久花了很多唇舌,最後才得到演縣官的 劉克宣 肯接受了 ”狀子“ 受理案件,可見自古上公堂,寫 ”狀子“ 都有此需要,但一般平民百姓又有何能寫一篇合格的 “狀子” 呢?





大致相同的場面,在 周星馳 的 ”審死官“ 都有抄雜,身為名狀師的 宋世傑,本來是名狀棍為了積陰德封筆。但聞得冤案激於義憤幫忙翻案,到開審時面對辯方重金請來多位全國各地名狀師,最後還慘被收監逼到要扮瘋癲才能甩身。





之後 宋世傑 機緣巧合遇到 “八府巡按”,結果還是官官相衛,卒之靠一點運氣,才能絕地反擊,辛辛苦苦慘勝一仗。





中國古時的地方官吏愛用用擾亂公堂,把原告人打幾十板,趕了刁民出衙門,就可以了結乾手淨腳,因此知院縣官之上再要加八府巡按,唯仍然官官相衛冤案重重。


擾亂公堂恐怕用不上,如今在國內有了個常用的罪名曰:”尋釁滋事“ 可以判十年八年坐牢。而在香港彈丸之地因為需要依法辦事,就有出了更多更多的名目,不同的方法處理刁民,不贅矣!


從歷史的角度,中國經歷了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元、明、清、中華民國 和 中華人民共和國 等一系列朝代和政權的連貫歷史的整體。


有五千年歷史的中國,較有系統的官僚架構,應該由秦朝統一全中國後,續漸建立,到了劉邦的西漢開始設立選舉考試,提拔人才進人統治系統。


【維基百科】漢朝的選舉制度是察舉制,以地方推薦為主,考試為輔,考試與推薦相輔而行。推薦過後是還要經過考試覆核;覆核合格後才能量才錄用。無論是特舉賢良方正,還是歲舉孝廉、茂才,均須經過中央覆試。


到了現代的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政黨是中國共產黨,另還有八個民主黨派。最高的領導人有國家主席,下設國務院總理。由中央到地方,每層都有黨官和行政官僚,例如:省級的有 省委書記 和 省長,直轄市有 市委書記 和 市長,如此類推,下至到城鄉都是如此。


新中國成立雖然設有 “上訪制度”,但中南海高官仍然會到地方明為考察,卻暗中查探民間疾苦的舉措。這可見於二零一零年四月 溫家寶 總理撰文紀念已故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總書記:胡耀邦。(而當時的國務院總理為:趙紫陽。)


【明報專訊】總理溫家寶罕有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紀念前領導人胡耀邦,指八九年四月胡病重時一直守在他的身邊。

文章的標題是《溫家寶:再回興義憶耀邦》,刊於今天《人民日報》第二版頭條。溫家寶在文中以「耀邦」稱呼胡耀邦,提及他早年跟隨胡考察西南貧困地區時,年過七旬的胡耀邦如何風塵僕僕,在病中仍然堅持下鄉聯繫群眾。

溫家寶稱,自胡耀邦死後,他每年春節都會跑到他的家裏看望。他又指胡耀邦「竭盡畢生精力」為國家奮鬥,「大公無私、光明磊落」。他還說:「當年他的諄諄教誨我銘記在心,他的言傳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他的行事風格對我後來的工作、學習和生活都帶來很大的影響。」

溫家寶指,胡耀邦告訴他:「對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多年來,耀邦同志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經常在我耳旁迴響。」

全文轉貼如下:

前些天,我到貴州黔西南察看旱情。走在這片土地上,望著這裏的山山水水,我情不自禁地想起24年前隨耀邦同志在這裏考察調研的情形,尤其是他在興義派我夜訪農戶的往事。每念及此,眼前便不斷浮現出耀邦同志誠摯坦蕩、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胸中那積蓄多年的懷念之情如潮水般起伏湧動,久久難以平復。

1986年年初,耀邦同志決定利用春節前後半個月時間,率領由中央機關 27個部門的 30名幹部組成的考察訪問組,前往貴州、雲南、廣西的一些貧困地區調研,看望慰問各族幹部群眾。耀邦同志想以此舉做表率,推動中央機關幹部深入基層,加強調查研究,密切聯繫群眾。

當時,我剛調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不久,耀邦同志讓我具體負責組織這次考察訪問工作。2月4日上午,耀邦同志帶領考察訪問組全體成員從北京 出發,前往貴州安順。由於安順大霧,飛機臨時改降貴陽。當天下午,耀邦同志又換乘面包車奔波 4個多小時趕到安順。晚飯後,耀邦同志召開會議,把考察訪問組人員分成三路,分頭前往雲南文山、廣西河池和貴州畢節地區。

第二天清晨,耀邦同志帶著我和中央辦公廳幾位同事從安順出發,乘坐面包車,沿著曲折的山路在黔、滇、桂交界處的崇山峻嶺中穿行。耀邦同志儘管已年過七旬,但每天都爭分奪秒地工作。他邊走邊調研,甚至把吃飯的時間都用上,每天很晚休息。離開安順後的幾天裏,耀邦同志先後聽取貴州鎮寧、關嶺、晴隆、普安、盤縣和雲南富源、師宗、羅平縣的匯報,沿途不斷與各族群眾交流,了解他們的生產生活情況。他還在羅平縣長底鄉與苗族、布依族、彜族、漢族群眾跳起《民族大團結》舞。2月 7日傍晚,耀邦同志風塵僕僕趕到黔西南州首府興義市,入住在州府低矮破舊的招待所。

時已立春,興義早晚的天氣仍然陰冷潮濕。由於沒有暖氣,房間裏冷冰冰的。我們臨時找來 3個小暖風機放在耀邦同志的房間,室溫也只有攝氏 12度左右。經過幾天馬不停蹄地奔波調研,耀邦同志顯得有些疲憊。我勸他晚上好好休息一下,但他仍堅持當晚和黔西南州各族幹部群眾代表見面。

晚飯前,耀邦同志把我叫去:「家寶,給你一個任務,等一會帶上幾個同志到城外的村子裏走走,做些調查研究。記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

到中央辦公廳工作之前,我就聽說耀邦同志下鄉時,經常臨時改變行程,與群眾直接交流,了解基層真實情況。用他常說的話就是,「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所以,當耀邦同志給我布置這個任務時,我心裏明白:他是想盡可能地多了解基層的真實情況。

天黑後,我帶著中央辦公廳的幾位同志悄悄離開招待所向郊外走去。那時,興義城區只有一條叫盤江路的大路。路旁的房子比較低矮,路燈昏暗,街道冷清。我們沿著盤江路向東走了 10多分鐘就到了郊外。這裏到處是農田,四周一片漆黑,分不清東南西北。看見不遠處,影影綽綽有幾處燈光,我們便深一腳淺一腳摸了過去。到近處一看,果然是個小村子。進村後,我們訪問了幾戶農家。黑燈瞎火的夜晚,純樸的村民們見到幾個外地人感到有些意外,但當知道我們來意後,很熱情地招呼我們。

晚上十點多,我們趕回招待所。我走進耀邦同志的房間,只見他坐在一把竹椅上正在等我。我向他一五一十地匯報了走訪農戶時了解到的有關情況。耀邦同志認真地聽著,還不時問上幾句。他對我說,領導幹部一定要親自下基層調查研究,體察群眾疾苦,傾聽群眾呼聲,掌握第一手材料。對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多年來,耀邦同志這幾句語重心長的話經常在我耳旁迴響。

2月 8日是農曆大年三十。耀邦同志一大早來到黔西南民族師範專科學校,向各族教師拜年並和他們座談。接著,他又興致勃勃地趕到布依族山寨烏拉村看望農民,並到布依族農民黃維剛家做客。黃維剛按照布依族接待貴客的習俗,把一個炖熟的雞頭夾放在耀邦同志的碗裏。就這樣,耀邦同志和黃維剛全家有說有笑地吃了頓團圓年飯。

隨後,耀邦同志又乘汽車沿山路行駛一百多公里,趕到黔桂交界處的天生橋水電站工地,向春節期間堅持施工的建設者們致以節日的問候。當晚,耀邦同志在武警水電建設部隊招待所一間簡陋的平房中住下。不久,他開始發燒,體溫升到38.7度。事實上,從午後開始,耀邦同志就感到身體不適。不過,他依舊情緒飽滿地參加各項活動。

除夕之夜,辭舊迎新的鞭炮在四周響個不停,但大家沒有心思過年。我和耀邦同志身邊的工作人員一直守候著他。2月 9日,初一早晨,耀邦同志的體溫達到 39度。這裏遠離昆明、貴陽、南寧等大城市,附近又沒有醫院,大家都很著急。好在經過隨行醫生的治療,耀邦同志到晚上開始退燒,大家的心才放了下來。

2月 10日上午,身體稍稍恢復的耀邦同志不顧大家的勸阻,堅持前往廣西百色。經過 320多公里的山路顛簸,耀邦同志於晚上 6點多到了百色。在百色期間,耀邦同志帶著我們參觀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舊址,並與百色地區8個縣的縣委書記座談。2月 11日晚,我們趕到南寧。隨後兩天,耀邦同志在南寧進行短暫的休整。

我根據耀邦同志的要求,又帶著幾個同志到南寧市郊區就農業生產、水牛養殖、農產品市場等問題進行調研。每次回到住地,他總是等著聽我的匯報。14日和 15日,耀邦同志經欽州前往北海市,先後考察了北海港和防城港的港口建設。2月 16日,耀邦同志又折回南寧,與三路考察訪問組人員會合。接著,他用兩天半的時間聽取了考察訪問組和雲南、廣西、貴州的匯報。

2月 19日下午,耀邦同志根據自己 13天沿途調查的思考並結合有關匯報,在幹部大會上作了即席講話。他特別強調,中央和省級領導幹部要經常到群眾中去,到基層去,進行調查研究,考察訪問,密切上級與下級、領導機關同廣大人民群眾之間的聯繫。這樣,不僅可以形成一種好的風氣,產生巨大的精神力量,更重要的是有助於實現正確的領導,減少領導工作的失誤,提高幹部的素質,促進幹部特別是年輕幹部健康成長。

1986年 2月 20日下午,耀邦同志率領考察訪問組回到北京,結束了歷時半個多月的西南貧困地區之行 。。。。

時光飛逝。耀邦同志當年帶領我們在西南考察時的情形歷歷在目,仿佛就在昨天。今年 4月 3日,當我再次來到興義市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先低矮落後的小城已發展成為一個高樓林立的現代化城市,興義城區現在的面積比 1986年拓展了 4倍多,城區人口增長近 3倍。

睹物思人,觸景生情。耀邦同志派我夜訪的情景又在眼前,一股舊地重尋的念頭十分強烈。當天晚飯後,我悄悄帶了幾個隨行的同志離開駐地,想去尋找那個多年前夜訪過的村莊。燈火輝煌的盤江路上,商舖林立,十分熱鬧。原先那個村莊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樓。我堅持要再夜訪一個村莊,仍然只帶隨行的幾個工作人員來到郊外。在遠處幾片燈光引領下,我們走進永興村,敲開農戶雷朝志的家門,和他及他的鄰居們聊了起來 。。。。。。

耀邦同志離開我們 21年了。如今,可以告慰耀邦同志的是,他一直牽掛的我國西南貧困地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竭盡畢生精力為之奮鬥的國家正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闊步前行。

1985年 10月,我調到中央辦公廳工作後,曾在耀邦同志身邊工作近兩年。我親身感受著耀邦同志密切聯繫群眾、關心群眾疾苦的優良作風和大公無私、光明磊落的高尚品德,親眼目睹他為了黨的事業和人民的利益,夜以繼日地全身心投入工作中的忘我情景。


當年他的諄諄教誨我銘記在心,他的言傳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他的行事風格對我後來的工作、學習和生活都帶來很大的影響。1987年1月,耀邦同志不再擔任中央主要領導職務後,我經常到他家中去看望。1989年 4月 8日上午,耀邦同志發病搶救時,我一直守護在他身邊。4月 15日,他猝然去世後,我第一時間趕到醫院。1990年 12月 5日,我送他的骨灰盒到江西共青城安葬。

耀邦同志去世後,我每年春節都到他家中看望,總是深情地望著他家客廳懸掛的耀邦同志畫像。他遠望的目光,堅毅的神情總是給我力量,給我激勵,使我更加勤奮工作,為人民服務。

再回興義,撫今追昔,追憶耀邦。我寫下這篇文章,以寄託我對他深深的懷念。





以中國官場,所謂難道跟官都唔知官姓乜?地方官吏幹部亦深明 胡耀邦式的明考察暗查訪作風,除了準比好的地方,連「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也準備好得極之妥當,把方圓真正的鄉民搬移,再派了專業演員扮演著居民,專心等候胡和他的隨從,突然而來的探訪。結果,就是有政策就有對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回歸以來十七年 香港 不斷給人說被 “染紅”,中國國內的一套漸漸滲透入 香港 。。。。。胡耀邦 死了二十五年,溫家寶 都退下來了,今日見到香港的高官落區,更不會是胡耀邦式微服出巡偵探民間疾苦。不過,對一些由上面而下的政策,有需要向全港市民諮詢粉飾一番,也有官員落區親自面見市民進行諮詢。


這些諮詢很多時都是有限額的人數,是需要隔幾天之前在場地外面輪籌才可以參加,也有需要證明是有關人等才可以進入會場,這重重的關卡過濾過才入到會場的所謂市民,就可以被有心人製造假民意,情況就如 胡耀邦 指派 溫家寶 暗訪,但被訪的都是專業演員扮演的一樣。


今天香港的官員每次落區必有多層鐵馬做屏障,再由警員手牽著手圍成一個嚴密窩保護著,雖然看來只是離開市民區區幾呎,卻其實經已築成一條鴻溝距離拉開很遠 。。。。。。!


伸延閱覽:
西漢的 行政、選舉考試及兵役制度 維基百科
省委書記 維基百科
省長 維基百科
市委書記 維基百科
市長 維基百科
溫家寶罕有撰文紀念胡耀邦 雅虎新聞網
馬師曾:審死官(末段有中國人愛踎的文化 有難就推落老婆身上) youtube
周星馳:審死官(末段有中國人愛踎的文化 有難就推落老婆身上) 56.com
陳茂波晤新界東北村民及團體 有線新聞



我的舊文:
由談 唐伯虎 寫的“閑心” 到 溫總撰文 “紀念胡耀邦”





Wednesday, June 25, 2014

自己填寫的成績表

自己填寫的成績表



以下的一段是五月時寫下的文字

********************************* Begin *********************************


去年臨近七月份,689特首位自己特製了一本成績表:《上任一週年施政彙報》報告書(成績表),並說:我們不會自滿,亦不應該自滿。





尚有兩個月才是 七月一日,不過要籌備新的一本:《上任第二年施政彙報》都應該是時候吧。那末有甚麽可以歌頌呢???





當然 689特首不會忘記把 “菲律賓人質事件”,菲方在五月尾派了幾個 ”嘍囉“ 來港,仍然不是 apologize to give an official Apology,只是 ”most sorrowful regret“ 加上 “ profound sympathy”,死者家屬和倖存者,無奈經過三年多交涉而無果,接納了,放下了,完畢了,畫上句號!!!


回想起去年七月台灣政府強硬對付菲律賓 “漁船射擊事件” ,反映出 香港政府 和 中國政府 放軟手腳 。。。。





同年十月才有 梁振英 與 阿奎諾 會面,結果慘被 “矮化”,梁振英 像個小丑 。。。。。。






今年一月被耍了幾個月的 梁振英,才下了一度只涉及 800人的所謂 “制裁”。





被菲律賓恥笑制裁無關痛癢,沒有道歉的理由。




拖得就拖久久沒有下文 。。。。。




結果還是 李克強 總理幫拖,但 阿奎諾 卻說 梁振英 同意放下事件。




梁振英 唯恐功高蓋主,更害怕被人參他一本越權(外交權),所以一直不敢動不敢出招,or 還是 梁振英 冇料到。 第一階段(當然得到北京首肯)的制裁無效,第二階段制裁幾個月後都沒有跟進 。。。。。最後還是 習主席 李總理 出手指示外交部跟進得宜。








最終中央都是沒有為 “事件的受害者們”, 爭取到 apologize and give an apology,北京當然有 國與國 的考量,也要照顧民望低企但時常自覺良好的 689特首。





梁振英 話 菲方 有誠意,就在沒有再跟進了,並且撤銷了制裁,改黑色旅遊警示,轉成黃色警示 。。。。。那末有幾多香港人同意菲律賓是有誠意的呢?有幾多人認為 689有做完了本份呢?





689特首若想就《菲律賓人質事件》得到解決邀功 ???寫入《上任第二年施政彙報》 。。。。。








補充:

血腥的屠殺 warning 看者自負




完成文字後在 沈旭暉 的 facebook 讀到

菲律賓的「Regret」: 北京是如何定義「道歉」的?

【沈旭暉】馬尼拉人質事件終告一段落,菲律賓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已發出聯合公告,對最關鍵的道歉事宜如此處理:「菲律賓政府向受害者及家屬致以最悲痛的歉意和至誠的慰問,並對他們蒙受的痛苦表達最誠摯的哀悼」── 這是特區政府的官方中文版本。

英文版卻是這樣的:“The Philippine Government expresses its most sorrowful regret and profound sympathy, and extends its most sincere condolences for the pain and suffering of the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Regret」是否真的有「歉意」,還是應譯為「遺憾」,不同人自有不同意見。重要的是這明顯經北京首肯,而「語言偽術」正是全球外交界的基本功。

這教人想起2001年4月發生的「中美南海撞擊事件」,當時美國間諜機和解放軍戰機在中國專屬經濟區上空相撞,中國飛行員王偉跳傘失蹤(後被確定死亡),中國則扣留了全體美國機組人員,兩國民族主義者都反應激烈。

兩國都要體面解決問題,於是想出了折衷辦法,由美國駐華大使致函予中國外交部長,對「中國飛行員的損失」、對「美國飛機在沒有得到中方口頭許可下進入中國領空並降落」,都表示「very sorry」。當時中國官方視之為一封「道歉信」,美方則強調並沒有「apologize」、只是表達「regret and sorrow」。

關於甚麼才算「道歉」,撞機事件時擔任中國外交部長的唐家璇是做過研究的。他在退休後出版的回憶錄《勁雨煦風》透露,當時中方曾要求美方對信件六次易稿,並徵求了「資深英文專家」的意見,得到下列結論:

「道歉在英文中有多種表示方法,主要的詞有三個:“apologize”、“sorry” 和 “regret”。專家們認為,其中最正式的是 “apologize”;其二是 “sorry”;語氣最弱的是 “regret”。另外,如果一國政府對另一國政府說 “sorry” 則肯定是 “道歉”。如需加重語氣,可在前面加 “very” 或 “deeply” 等修飾詞。」

換句話說,根據《唐家璇回憶錄》的說法,這次菲律賓的「regret」雖然「語氣最弱」,但也是「道歉在英文的表示方法」之一,因為那也是「廣義的道歉」。對北京而言,菲律賓畢竟「道歉」了,假如港人依然不滿,就是「不顧大局」了。

正如《人民日報》在南海撞機事件後,卻號召中國人民「把愛國熱情化為強國力量」,因為「對美鬥爭」在美國「道歉」後已得到「階段性勝利」,之後「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的決策和部署上來」、「把強烈的愛國熱情凝聚到推進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各項工作上來」。如果堅持美國沒有真正「道歉」,恐怕就不符合「中央的決策和部署」了。

有趣的是,北京對「道歉」的翻譯定得廣義,對另一個外交關鍵詞語「制裁」,卻定得嚴謹。當香港特區政府和媒體,都把取消菲律賓官員免簽證演繹為「第一階段」的「制裁」,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卻謹慎地避開「制裁」這字眼,只說「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妥善解決事件善後事宜的努力」。

這是因為嚴格而言,香港要正式「制裁」一個國家,可能已觸及外交權限,所以在北京眼中,上述行為只是「行政措施」。港府要是真的打算進一步「制裁」,而影響到中菲關係,北京取態如何,亦不難測度。

這次公告雖然是「港菲聯合公告」,實際上卻有中菲兩國的默契:單是「regret」這詞,已不知曾往返兩國外交渠道多少遍。畢竟馬尼拉事件當事人和家屬,已決定接受這解決方式,在外交層面,這也是十分重要的。




事件就是如此這般了結,但在 嗜悲 心中清楚明白,是真的人家口中的 win win situation “雙贏” 嗎???港人會多回馬尼拉旅遊 I don't know,嗜悲 則是絕對不會,為了揾食要去打工,沒法不去則較多吧。


記 嗜悲 當年都要去 Manila Branch 馬尼拉 分行做 “內審”,除了令家父母 擔憂之外,嗜悲 自己都很害怕人身安全。每天都是酒店分行分行酒店,由公司派車和司機接送全 team 人,週末 嗜悲 是絕不敢出外走走。


有一趟剛巧遇到另外一個部門的女同事,也來到馬尼拉公幹,她原來是菲律賓華僑,但被送了出國,因為綁架華人子女勒索贖金,在全菲國是半公開的生意,有傳警察也接受分紅分贓,所以不用希望積極破案,交錢放人是唯一途徑。


這位同事既然回家鄉公幹,當然會接觸到仍然在菲的家人親戚,不過卻不住在家中而是住同一酒店。家族派車來酒店接同事外出,有專人司機還有保鏢兩人 。。。。


某週末這位另一部門的女同事,邀請我們全 team 外出同遊,嗜悲 唯恐發生綁架時,不幸殃及池魚,更害怕臨急有錯,綁匪捉不到目標,亂捉一個勒索贖金,結果 嗜悲 選擇婉拒邀請。

菲律賓?小生怕怕 喲!哎喲哎也喲!小生怕怕 喲!哎喲哎也喲!



********************************** End **********************************



以上的是在解決 ”菲律賓人質事件“ 後寫下的文字,遲遲都未有登出,因為有更具時間性的網文想先登出,也有一點想法是等到 梁振英 刊登出 ”上任第二年施政彙報“ 才登出來,不想過早下結論。


2014年 6月 24日,特首的網頁終於登出了:《上任二周年施政彙報》,分為:



 引言

  •  經濟 Page 4 
  •  扶貧安老助弱 Page 10 
  •  培育下一代 Page 16 
  •  土地房屋 Page 20 
  •  交通運輸 Page 26 
  •  環保和保育 Page 30 
  •  醫療 Page 34 
  •  文康及市政 Page 36 
  •  行政及政制 Page 40



共 41頁,其中有很多的是圖片,不過香港人關心的 ”行政和政制“ 只得圖片一頁 Page 40 和 Page 41 文字一頁。關於政改更只有不夠一百字:“2013年10月,成立「政改諮詢專責小組」,並在2013年12月展開為期 5個月的公眾諮詢,就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公眾,為開展政制發展「五步曲」做好準備。”




封面不像上一年的死固固,換了不同顏色圓點襯托,特別用 ”橙“ 色圓點 highlighted 特出 “經濟”,”醫療“,“土地房屋”,想這都是 梁振英認為最亮麗的政績,值得讀者留意,其他的用青色和藍色的圓點,點綴點綴。

不過,沒用沿用去年的:

穩 中 求 變
務 實 為 民


借用了 年初一月十五日的 《施政報告》中:

讓 有 需 要 的 得 到 支 援

讓 年 輕 的 各 展 所 長

讓 香 港 得 以 發 揮



即是半年來都沒有進步過 。。。。。。。。。。可以增加一點改寫一點,嘆息!寸進都冇,唉!





向市民介紹份 “成績表 ”時,只說有取得階段性的進展,不過對制定 “貧窮線”,竟被形容是破天荒的成果,可是貧窮還是未得到解決,只有更多的委員會去繼續研究,做很多的諮詢,然後還是停留在諮詢階段。這份由 特首 自己填寫的成績表,連圖片共 41頁乏善足陳。



有趣的是連在 ”2013年7月,把商業登記證徵費,由每年450元下調至 250元,令中小企受惠。“ 每戶慳了 200元都可以當是政績,特首自己親自填上份成績表上。嗜悲 累了真的攰了,就請大家自己看看讀讀份 “hard copy” 吧。







接受 Roadshow 訪問時,特首說兩年來用到的,市民是可以見到的,但沒有一項可以邏出來講多一點,悄悄就略過了 。。。。。。成績表 由第三者考核過發出的,independence 獨立佈告較具公信力,自己填寫的成績表嘛 。。。。。哈哈哈哈哈!

梁振英 雖然未能協助人質家屬,取得 ”apologize“,勉強得到國家機器的幫助,得到了 只是 ”most sorrowful regret“ 加上 “ profound sympathy”,但 梁振英 未至咁笨,寫入自己的成績表,不敢自己居功 。。。。。。。總算還未至於自捧一番。


到此為止 嗜悲 讀完份 “成績表” 眼攰了!




伸延閱覽:
上任一周年施政彙報 Govhk.com
上任二周年施政彙報 Govhk.com
馬尼拉人質慘劇 明報新聞網
菲律賓的「Regret」: 北京是如何定義「道歉」的? facebook
2014 施政報告 Govhk.com



我的舊文:
埋彈 拆彈
做人要有"中指"



Monday, June 23, 2014

不見 不聞 不問

不見 不聞 不問



網上有很多圖畫 不見 不聞 不問 。。。。。



Click at the picture 請點擊圖片一次



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一於:不見、不聞、不問 。。。。。。這就可以的嗎?





《問誰未發聲 alias 誰還未覺醒》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為這黑與白這非與是 真與偽來做證
為這世代有未來 要及時擦亮眼睛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還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問我心再用我手 去為選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其實人類是還有個 “心”,除非人死了 “心” 才能全部關掉,所以有人說自己 “心” 死了 。。。。。。只要一天人仍然生存,就算闔閉著眼睛,掩蓋著耳朵,緊鎖著嘴巴,個 “心” 仍是感受得到的。



















 。
 。

但是不是要等到變了骷髏骨,還是:不見、不聞、不問。到時還可以 見 、聞 、問 乜呢???



 。
 。




後記:

與新鮮兄在回應欄上討論,嗜悲 兩次作答:

其一
兄台想談 2017选選特首,梁國雄、李柱銘、梁家傑,不是理想人選,兄台選不落手。

likewise 愛國愛黨的,噢 sorry 愛國愛港的才對,若經過篩選給港人五個候選人:
吳克儉,梁美芬,劉江華,吳亮星,梁振英。

若兄台唔想投棄權廢票,選得落手和 2012小圈子選出來的,可能是一樣同是個位。

北京害怕會真普選直選,會出現政黨輪替的可能,内地會出現反應弄至不稳,因為國内是一黨專政。

所以將小圈子移前到提委會,近日坊間有人提倡有一人一票就“食注先”,咁就無謂浪廢公帑辦普選舉喇。

北京唔放心,要100%安全系数,其實大部份港人好理性,例如兄台都認為 梁國雄,李柱銘,梁家傑 都不能當此大任不會選。似些人樣的 陳智思、梁錦松、林鄭月娥,都怕見光死,先打了退堂鼓 。。。。唉,不選也罷!


最佳選擇就是立法會政改議案拉倒原地踏步雙方唔使再拗民主提名不代表可以就解决現今的深層次矛盾直選選舉不適合香港有的話可能更差更壊更悪劣更一發不可收拾。



其二
維持現狀,都可以有得搵食,暫時兩餐無憂 。。。。。


將來又話要佔中又話要直選真普選,北京話要按照基本法有規有舉,按人大解釋的方法普選。


雙方硬碰之後可能民不聊生百業蕭條豈不是更差?

嗜悲 寧願拉倒政改 。。。。。因為如上文愚弟舉的例子:
》》
經過提委會篩選給港人五個候選人:
吳克儉,梁美芬,劉江華,吳亮星,梁振英。

若兄台唔想投棄權廢票,選得落手和 2012小圈子選出來的,可能是一樣同是個位。《《

北京就陣陣有詞,一人一票你們香港人選出來的,唔再是小圈子喇,又唔 100%支持,香港人就辭窮了!




在 2014年 7月 17日 《明報》內 法政隨筆 有一篇 梁家傑 文章


其中一段說 林鄭月娥 要求港人 “食著先” (有謂:袋著先 or 攞著先)的有篩選政改,但香港選民可以先實現一人一票選特首,這是一個陷阱更是一個圈套,是個騙局騙香港人一票。梁大狀指出,一旦接受了 “食著先”,如 梁振英 之流經篩選過的所謂候選人,若港人投了 他她 一票,就再沒有可以再罵是小圈子的 689 特首,港人要硬食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特首,配合北京的施政。


【法政隨筆 梁家傑】經過五個月政改諮詢,三人組終於前天發表報告。但比較諮詢前後,政府立場竟幾近毫無分別!原來,無數泛民政團、求真普選的市民提交的「無篩選」訴求,也不過是讓他們耳膜一震,意見接受,態度照舊。

但京官紅人之見,三人組卻稱為「普遍意見」、「主流意見」;「無篩選」、「公民提名」等要求,就被矮化為「一些意見」、「部分意見」……被問到原因,林鄭竟辯稱這些用字,是要避免將意見量化!

大律師公會因擔心其較早時發表的意見書被政府斷章取義,特意於上周五發表聲明,重申特首候選人的提名過程,必須確保全部選民有最高程度參與,個別選民能公平參與的原則。更指政府若只以「此路不通」的消極態度,拒絕廣受支持的「公民提名」建議,而不主動探索能否將建議的目標理念,透過政府認為合憲的選舉安排落實,是不負責任及濫用法治概念。

最後,公會的擔憂成真:「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是唯一出現在梁振英報告中的提述;高度和公平參與的立場,卻只見於註腳附件,甚至被消失。這是活生生誤導中央的報告,憑偽造的民意來啟動「五步曲」,無疑令香港人與中央更形對立!

林鄭又不斷推銷「袋住先」理念:若市民硬食由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名委員會,起碼還可一人一票選特首。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想法。我們現在尚可謔稱梁振英為「689」,他不具民意基礎的事實毋庸置疑。

將來一旦經篩選的候選人,能透過一人一票安排當選特首,香港人豈非被騙一票,往梁振英之流面上貼金?這人日後做什麼也可祭出民意大旗,帶來比歷任特首更大的破壞力。



梁大狀的說法與 嗜悲 回應新鮮兄的一段:“北京就陣陣有詞,一人一票你們香港人選出來的,唔再是小圈子喇,又唔 100%支持,香港人就辭窮了!” 頗有兩者不謀而合之感。


須知有權力比有義務,既然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特首,選完又唔支持到底?北京便振振有詞反問香港人?不過,由衰選出來的候選人,北京可以給港人幾多選擇呢?有能之仕肯當北京扯線公仔的傀儡特首,不外是:董建華之流,曾蔭權之流,和人版梁振英之流,港人投不投票都沒分別,反而耗用浪費了公帑!


到時港人要反對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特首,不是說絕不可以反,事實上在西方民主國家也曾發生過,很多時發覺選錯了領袖,人民可以經議會投下不信任動議,逼令提前全國大選。但在香港的議會內保王黨佔優勢,要投不信任動議幾乎是沒可能,而且香港的環境,是起碼五年再五年,北京不會再攪 董建華 腳痛這一套了。


所以 泛民 只顧 2017選特首的政改,而忽略了 2016立法會的政改,沒有把功能組別完全鏟掉,是顧此失彼兩條戰線都全輸的不幸。



 。
 。


另外再讀到 梁大狀 的另一篇文章

【法政隨筆 梁家傑】北京和香港宣傳機器推銷「假普選」的伎倆,主要有兩個。

第一,是叫我們「袋住先」。「有篩選」與「無篩選」還都不是「一人一票」?既然「投票選特首」是香港人多年的期望,中央又首肯,我們還不趕快謝恩?

胡適筆下的「差不多先生」,正是要鞭笞國人凡事「差不多」的流弊。主人翁的做人理念是: 「凡事差不多就好」,最後他因覺得「醫人」和「醫牛」的大夫「差不多」而求診於後者,最後一命嗚呼。

「有篩選」和「無篩選」只差一字,卻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效果天壤之別。試想想,若中央揀完才給你揀,到時選票上,我們只會見到梁振英、陳茂波、吳亮星之流。你投得下手嗎?香港人手中的票只會被騙往專權特首臉上貼金,助他假挾民意之名橫行。

如何橫行?過去 17年香港已變得陌生:學生、家長要上街、絕食,才免被洗腦;自由行、炒樓客蜂擁而至,門戶大開,香港人硬食無 say;我們從前為廉潔驕傲,今天卻悲見特首、高官、廉政專員紛紛習染貪腐之氣;法官從來只應按法律判案,到今天被要求成為愛國愛港的「治港者」。。。 特首無票時也尚且如此,有票在手,還不更霸道?

第二,就是普選沒有「國際標準」,篩選無處不在。

其實,一個人被視為高矮肥瘦,也無國際標準,各花入各眼。但在醫學上,我們還是可用身高、體重計算BMI 指數,太重、太輕都須正視,否則影響健康。

同樣地,現世有很多不同的選舉制度,雖各有優劣,但都可稱為「民主」。但當選民未能有公平參與權,無法選擇政府、無法左右施政,又怎可假稱「民主」?80萬人參與「全民公投」、51萬人七一上街,就是香港最新的民情指數;北京必須正視,否則社會安定堪憂。






伸延閱覽:
No See No Hear No Question 谷歌搜尋
意見接受 態度照舊 civicparty.hk
差不多先生 civicparty.hk




我的舊文:
做人要有"中指"
不言而喻
鬼唔知阿媽喺女人咩!
林鄭的成語和俚語
還有七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