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September 03, 2010

奴才的思維

奴才的思維



經過長時期的努力,最低工資草案在月前,終於在立法會三讀通過了,但“工資水平”仍然要由一個政府委任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向特首和行政會議建議。


行政長官委任鄭若驊出任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同時委任十二位勞工界、商界、學術界和有關政府部門的人士為委員會成員,主席及非官方成員均以個人身分獲委任。


【香港政府網頁】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有:

主席:鄭若驊
鄭若驊是私人執業的資深大律師。她為2008年特許仲裁學會的主席,是首位亞洲女性獲選為該國際性組織的主席。鄭若驊現時為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副主席。在社會服務方面,她現為交通諮詢委員會和上訴委員團﹝城市規劃﹞主席、建造業議會委員。她亦是一位特許工程師、特許仲裁員和認可調解員。

非官方成員:

陳裕光博士
陳裕光博士為大家樂集團有限公司的集團主席。現為香港旅遊發展局成員、香港優質旅遊服務協會選任委員、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執委會成員、香港僱主聯合會理事會成員、香港加拿大商會Governor及香港管理專業協會之企業管理發展中心主席。

鄭國漢教授
鄭國漢教授為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和工商管理學院院長。現為廣播事務管理局委員;曾任人力發展委員會和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

郭炳江
郭炳江為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現為香港地產建設商會第一副會長,香港金融管理局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建造業議會、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和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

鄺志堅
鄺志堅為香港工會聯合會法律顧問和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大會成員。曾任立法會議員、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和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成員。

劉千石
劉千石為僱員再培訓局成員。曾任立法會議員、策略發展委員會和人力發展委員會委員、香港職工會聯盟會長。

李啟明
李啟明為港九勞工社團聯會會務顧問。現為職業安全健康局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諮詢委員會主席;曾任立法會議員、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審裁員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

廖柏偉教授
廖柏偉教授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講座教授,曾任香港中文大學副校長、人力發展委員會成員。現為策略發展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及政治委任制度官員薪津獨立委員會委員;香港金融研究中心董事和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非執行董事。

麥瑞樐
麥瑞樐為牛奶公司集團集團特項零售業務董事。現為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主席、香港女工商及專業人員聯會會長和方便營商諮詢委員會委員;曾任職業訓練局零售業訓練委員會主席。

伍錫洪教授
伍錫洪教授為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心理學講座教授。現為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和研究資助局人文學、社會科學、商科學科小組委員。

政府代表:

勞工及福利局常任秘書長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工商及旅遊科常任秘書長
政府經濟顧問



初時,代表資方的張宇人首先提出二十元,是商界的故意壓低個價,好讓各位不要期望過高;就如李綽人代表勞工界,首先嗌價三十三元;開天索價,落地還錢,最終委員會提議給二十八元。


明報社評說:”最低工資時薪28元起步,符穩妥原則社會可承受!“


不過,我反認為,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是故意先稍壓低些,好讓曾蔭權運用特首的權力,有空間可以加多一兩元,至二十九或三十元一小時,咁個啲受惠者,就感恩戴德,認為這個特首,真正為民請命,澤及貧苦大眾。純是一個奴才的思維,旨在讓曾蔭權得分。


【明報社評】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已就首個最低工資水平達成共識,現階段委員會不披露具體數額,不過,據消息透露,委員會將向行政長官曾蔭權建議最低工資時薪訂在28元,若消息屬實,可以接受。因為這個水平,實施之後即時有超過30萬名僱員受惠;另外,一些較受影響行業,可以承受得起加薪,不致流失大量職位,符合起步穩妥,使整體社會逐步消化新政策的原則。

對於最低工資,市民最關心訂在哪個水平,現階段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不公布,卻仍然煞有介事召開記者會,相信是要傳達一個信息,就是給特首提交的建議,乃委員會達成的一致共識。委員會就首個最低工資水平達成共識,十分重要。委員會組成成分,基本上是社會僱員與僱主互動的縮影,若委員之間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則投射到整體社會,就更難達至基本共識,執行起來會遭受更多挑戰,勞資關係不僅未因部分僱員得益而改善,反而會有更多扞格。

整體社會若達成共識 最低工資推行較順利
社會上對於最低工資訂在哪一個水平,仍然有明顯分歧,例如有工會堅持時薪33元,被視為代表工商界的自由黨一再表示時薪24元較適合;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部分有僱主和高級行政人員身分的委員,對於時薪訂在33元有保留,是公開秘密,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更坦言,時薪若訂在33元,集團要發盈利警告,亦難免削減人手。最低工資訂在哪一個水平,肯定是妥協的產物,委員會的共同建議,若反映了委員在會內開天索價、落地還錢的實質,則期望社會整體也可以從理性和現實出發,使新政策在較融洽社會氛圍下開展。

消息透露最低時薪訂在28元,可以說是中間落墨的選擇。首先,這個數額,約為本港工資中位數接近50%左右,與實施最低工資而能順利過渡的英國相若(英國的起步點為工資中位數的46%);其次,本港時薪28元,據統計處公布的去年第二季工資數據顯示,會有超過30萬名僱員受惠,即時獲得加薪,相當一批僱員得益,使新政策顯得有實際意義;第三,時薪28元,所囊括僱員約佔全港私人機構僱員10%,較英國前年掙取最低工資僱員數目佔總體約4.3%為多,不過,以本港私人機構和整體社會的承受力(例如酒樓食肆以加價應付等),相信不致短期間大量流失職位。

證諸一些國家地區實施最低工資,大多會推高失業率,這個也是反對最低工資人士的理由,認為最終結果可能「好心做壞事」。最低工資牽動職場,可能會出現以下情況。首先,一些本來沒有工作的人,設立最低工資後,使工作變得有吸引力,決定尋找工作,導致勞工供應增加;其次,原本支付低於最低工資的僱主,可能不願意提高工資,因而裁減部分員工,導致勞工需求減少。另外,老年人被青壯者取代,他們會是最低工資的「受害者」。

失業率會否上升的關鍵,乃最低工資是否導致職位大量流失,時薪訂在哪個水平具決定性作用。從統計處公布的數字顯示,時薪訂在28元,對於物業管理、保安、清潔服務、安老院舍、理髮及其他個人服務等行業,影響較大。這些行業的僱員,多是低學歷人士,競爭力較弱,若時薪一下子訂得過高,機構難以適應而大量倒閉,流失職位,亟須幫助的人反而因為最低工資受害。故此,最低工資起步穩妥最重要,時薪28元應該可以兼顧整體利益。另外,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建議,基於統計處等部門去年的數據,是一些滯後數字,曾蔭權拍板時,因應最新數據,不排除可能會訂在時薪29元的水平。

最低工資若處理得好,可使社會公義加分,對營造社會和諧穩定是一股巨大力量。但是最低工資由無到有,必然牽動整體社會,本港應該汲取其他國家地區的經驗,爭取社會自然消化最低工資政策,起步點較低是較佳選擇。待最低工資成為整體社會組成和運作一部分,日後視實際情況調整,使僱員工資更受保障。

創造就業提供職訓 才可長遠消弭在職貧窮
當然,時薪28元仍然不能解決許多家庭的生活所需,例如僱員每日工作8小時,每月工作26日,每月所得仍不足6000元,顯示最低工資不能消弭在職貧窮問題,政府日後推出政策時,應該同時有配套措施,例如擴大跨區交通津貼計劃,對收入低於一定水平、又需要跨區工作的人,提供交通津貼等,資助在職貧窮的僱員。

實施最低工資,即使對於短期紓緩社會矛盾,也只能起到治標作用,隨著時勢演變,矛盾又會突顯,例如每次定期檢討最低工資水平,都會是勞資之間的鬥爭。社會要長治久安,不能倚靠最低工資,而是經濟發展、提供更多工作機會,讓市民可以憑自己的能力,由市場決定薪金水平。另外,政府在創造就業的同時,要從教育著手,設置更多職業學校,給成績欠佳的學生提供職業訓練,讓他們有一技之長,靠工作掙錢謀生。



中國人的官場,最精要的是:識睇長官的眉頭眼額,要懂得蓬迎之道,有功就要預備埋長官一份,不要功高蓋主。咁至可以做得長久!總的一句:識得奴才之道,否則就是:日本遊船--》遲早完!。


金庸筆下的“韋小寶”,就是這種奴才的絕頂角色,故此劉天賜有本書:小寶神功!


遄測主子的心意,預先安排好一切,讓主子風風光光,就是奴才的本份,要做得出色,就要多幾分力度,讓主子多領功,但不忘記讓自己也分一杯羹,得到主子歡心,自然有利益輸送。


古往今來,中國的土地上,有主子,就有奴才。這是恆久不變的!


後記:
【明報專訊】大家樂集團表示,剔除員工受薪食飯時間,是為了配合最低工資的推行,絕不是剋扣工資。
大家樂人力資源助理總監溫明召開記者會,解釋大家樂扣除員工食飯時間的安排。他指出,沒有受薪食飯時間,是零售及飲食業的普遍安排,其他快餐行業亦是有如此做法,絕不是剋扣工資。他更出示簡報,聲稱「麥、堡、家、美」等快餐連鎖店亦沒有受薪飯鐘。

他表示,可以保證在同一時數下,工人十月的薪金不會少過九月的薪金,他更舉出例子稱,如工人每日工作8個小時,由於時薪已由22元加至25元,所以即使減了計算食飯時間時薪金,亦可獲加薪7.5元。

他亦指出,大家樂沒有以「大石壓死蟹」的方式,推行有關政策,他們曾全面諮詢員工,獲得他們的支持。



【明報專訊】連鎖快餐店大家樂員工薪酬明加實減,惹來爭議。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表示,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
事緣大家樂向外公布提升僱員時薪,但近日卻被揭將用膳時段,剔出工時。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亦在其網誌,撰寫題為《向大家樂進一言》的文章批評大家樂。

不過,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今早拒絕直接評論大家樂的做法,但他指,現時《僱傭條例》無列明員工用膳時間要支薪,因此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

張建宗又表示,將來訂立最低工資後,用膳時間是否支薪,亦須由僱主及僱員雙方協商。

他又說,在審議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半年時間內,當局反覆討論用膳時間是否要支薪的問題,最終決定跟隨現有《僱傭條例》的安排。他指,這是因為膳食時間真的不是工作的時間,最低工資是多勞多得的,其實是很「均真」的。最低工資是在你做事的鐘數,僱主一定要給予薪酬,以多勞多得去計算,所以用時薪計就是這個意思。

對於有批評指,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本身亦是「臨時最低工資保障委員會」的成員;張建宗說,委任成員時,是考慮到他們對行業的認識和了解,而他們亦是以個人名義接受委任,並非代表所屬機構。



好顯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政府又好心做壞事!


後後記:
職工盟表示,大家樂提出的新工資安排,不計算食飯時間,是變相減薪。職工盟號召下周二(十一月九日)抵制大家樂一日,抗議大家樂新的工資安排。 為表示我的支持響應,由十一月二日起,至十一月九日止(inclusive),我會不吃、我會不買、我亦不會代別人買任何“大家樂”出品。


後後後記:
【明報專訊】職工盟召開記者會,歡迎大家樂取消把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同時取消下周二的罷食大家樂的行動。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組織幹事胡穗珊稱,歡迎大家樂懸崖勒馬。今次能夠維護勞工權力,全賴市民和其他團體的支持,對此表示感謝。

她表示,會繼續監察其他集團是否有剝削員工的行為,也呼籲員工舉報。由於大家樂取消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職工盟屬下的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也宣布,取消星期二罷食大家樂的行動。



雖然職工盟已設消下周二(十一月九日)抵制大家樂一日,抗議大家樂之前的工資安排,我仍然堅持抗議行動。我會不吃、我會不買、我亦不會代別人買任何“大家樂”出品,直至下週二十一月九日為止(inclusive)。


最後後後後記:
【明報專訊】政府最快今日公布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名單,原來的主席鄭若驊將退下來,接棒的是大律師背景人士,而勞工界的3名成員,包括職工盟的劉千石、勞聯的李啟明及工聯會的鄺志堅將原班人馬留任,但餘下兩個界別即商界及學術界將「大換班」。

勞工界留任 商界學界大換班
據悉,政府急於組班,是因為2010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已完成,政府希望委員會盡快投入工作,一起研究數據。由於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政府原希望已有工作默契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全部留下過渡,不過事與願違,主席鄭若驊因為健康問題,以及公司業務繁忙為由,不願留下。

政府再三挽留不果,已改邀另一名大律師背景的人士出任主席一職,政圈流傳的人選包括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及莫樹聯,前者於08年中起出任監警會主席,另任職暴力及執法傷亡賠償委員會主席和行政上訴委員會副主席,而他更擔任馬尼拉人質事件死因聆訊研訊主任;莫樹聯則任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兩人均是法律界明日之星。

最低工資委員會除主席及官方代表外,還有3個界別,除勞工界可原班人馬留任外,商界的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新鴻基地產發展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郭炳江料離任;3名學者包括科大鄭國漢、中大廖柏偉及城大伍錫洪也會「走人」。

翟紹唐任最低工資委會主席
政府今日公布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任命,擁有豐富公職經驗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獲委任為委員會主席。
資深大律師翟紹唐目前為監警會主席、暴力傷亡賠償委員會及執法傷亡賠償委員會和「沙士」信託基金覆檢委員會的主席、行政上訴委員會及非應邀電子訊息(執行通知)上訴委員會的副主席,以及電訊(競爭條文)上訴委員會的成員。

翟紹唐同時擔任菲律賓人質慘劇死因研訊主任。

政府宣布,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任期兩年,由2011年3月1日起生效。行政長官除委任翟紹唐資深大律師出任委員會主席外,並同時委任12位委員會成員,包括來自勞工界、商界、學術界的人士以及政府代表。主席及9位非官方成員均以個人身分獲委任。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歡迎委任時說:「委員會肩負研究及建議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重要使命。我非常感謝主席及各委員樂意為委員會服務,貢獻他們的真知灼見。」

他說:「翟紹唐主席具備豐富的社會服務經驗,並曾為不同的政府諮詢委員會貢獻所長。我深信在他的卓越領導下,委員會會成功發揮職能。」委員會是根據《最低工資條例》設立,其主要職能是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就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作出建議。在作出建議時,委員會必須顧及在防止工資過低、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以及維持本港經濟發展及競爭力之間取得適當平衡。

勞工處將為委員會提供秘書處的支援服務,並會盡快安排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張建宗亦藉此機會再次感謝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鄭若驊資深大律師及全體成員為建議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所付出的心力。

他說:「在鄭若驊主席的領導及所有委員的全力支持下,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為香港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奠下堅實的基礎。社會得以就法定最低工資達成共識,臨時委員會實在勞苦功高。」在新委任的最低工資委員會的非官方委員當中,有四位曾擔任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他們是鄺志堅、劉千石、李啟明和麥瑞琼。

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名單如下:
●主席
翟紹唐資深大律師
●非官方成員
陳章明教授
張仁良教授
鄺志堅
劉千石
劉嘉時
李啟明
麥瑞琼
孫永泉教授
黃傑龍
●政府代表
勞工及福利局常任秘書長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工商及旅遊科常任秘書長
政府經濟顧問


之前成立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它的主席:鄭若驊是私人執業的資深大律師。她為2008年特許仲裁學會的主席,是首位亞洲女性獲選為該國際性組織的主席。和 非官方成員:陳裕光博士為大家樂集團有限公司的集團主席。都沒有留任。



伸延閱覽:
最低工資時薪28元起步 雅虎新聞網
立法會議員:張宇人 維基百科
立法會議員:李卓人 維基百科
政府成立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 HK gov
大家樂:無薪飯鐘不是剋扣 雅虎新聞網
張建宗:大家樂沒違法 雅虎新聞網
職工盟取消罷食大家樂 雅虎新聞網
翟最低工資委員會 大狀接棒任主席 雅虎新聞網
翟紹唐任最低工資委會主席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共渡時艱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10

擁抱

擁抱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嗜悲”雖不嗜酒,但愛與知己投機者談心,有曰:『秉燭談心』,『促膝談心』,『抵足談心』!


不過自從互聯網的出現,聊天室的盛行,又有 ICQ、MSN、G-Talk,等等科技產品,連以往一班朋友,或是一兩個知己,相約在午夜,找個幽靜的地點,談談內心世界,都可以依靠科技辦到,再不用擔心遇到壞人盜賊!


若謂缺少了面對面相談的 facial expression,連 WEB CAM 都出現了,可以補救距離上的差別,遠在地球另一面的老友,都可以透過互聯網:
談談心!


除了文字上的表達,甚至可以語聲的傳播,加上 WEB CAM 的畫面,解決了缺勘,再沒有『秉燭談心』,『促膝談心』,『抵足談心』的需要了!


可惜臨別時,應該互相握別時,再不能來個深情的:擁抱,抱!


人與人之間,除了文字的溝通,語音的溝通,面容眼神的溝通,還有是身體接觸的溝通。有時一個有力的握手,一個緊緊的擁抱,可以表達出更多,是沒法用文字、言語、面容、眼神,表達得來的。


文建會兒童文化館~繪本花園,有個小故事:小刺猬的故事:擁抱 (繪本版)

【繪本花園】引言:小刺蝟不快樂,因為牠沒有朋友。大家都怕小刺蝟身上的刺,不敢靠近牠。每當小刺蝟熱情的靠近別人時,總是讓對方受了傷,小刺蝟難過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直到一次意外的發現 。。。
。。!
(請利用上面做的連結,觀看繪本版!)


經我鍥而不捨,結果給我找到一個有結局的文字版:
【頭前國民小學教案】故事內容:小刺蝟很不快樂,因為他沒有朋友,大家都怕小刺蝟身上的刺,不敢靠近他。

有一天,他看到一群鳥兒在玩耍,他想加入他們。當他跑過去,鳥兒卻嚇得飛走了,有一、兩隻來不及起飛的小鳥,被小刺蝟刺得受傷了。

小刺蝟很難過,因為他不是故意的,小刺蝟傷心的走開了。

走著走著,碰到一隻小青蛙,小刺蝟想和青蛙一起玩,但是青蛙一看到小刺蝟就大叫:「別來刺我,別來刺我!」說完,青蛙咚咚咚的跳走了!小刺蝟不曉得該怎麼辦,他只是想找個朋友,小刺蝟覺得很孤單。

過沒多久,來一隻小象,小刺蝟想「小象這麼強壯,應該不會怕我吧!」結果他還是刺到小象了,小象痛得把腳抬得好高好高,小刺蝟害怕的趕緊走開了。

又走了一會兒,他看到一個小女孩在樹下哭,這次,小刺蝟不敢冒冒失失的跑過去,只是遠遠的問:「小女孩,你怎麼了?」女孩說:「我的氣球卡在樹上,我拿不到。」「我來幫你!」小刺蝟說著就衝上了樹枝,小心的把氣球拿下來。

小女孩高興的說:「哇,你真厲害耶!都沒有把氣球刺破,謝謝你!」「我沒有把氣球刺破?我真的沒有把氣球刺破!太好了!我找到身上沒有刺的地方了!謝謝你,謝謝你,再見!」

小刺蝟興奮的,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在路上他看到一隻小熊,小刺蝟輕輕的,從背後抱住小熊,小熊回頭一看,很驚訝的說:「咦,小刺蝟是你呀!你沒刺到我耶!我們可以一起玩了!」

小刺蝟再也不會刺到別人了!因為他學會了擁抱!

就這樣,小刺蝟交到了許多好朋友他現在是一隻快樂的小刺蝟了!



我初時還以為,是教人要卸下盔甲,別讓別人早知早見到,你過份保護自己,周身都是刺,稍微行近些接近些,都會被刺傷的。


但不竟是一個兒童故事,他們未必看得懂,我很喜歡演繹這個方法,來解救小刺猬的煩惱。


顧此轉載到此和大家分享!




伸延閱覽:
擁抱(繪本) 文建會兒童文化館~繪本花園
擁抱(文字) 台北縣新莊市頭前國民小學共讀教案


我的其他小故事:
小白兔
檸檬茶
第二次『龜兔賽跑』
第三次『龜兔賽跑』
聽過一個故事
Bed Side Story ~~王子和小燕子



Sunday, August 29, 2010

世上凡人地上仙

世上凡人地上仙



上面標題的七個字,好像是首七言詩的一句,不記得在哪裡讀到的,但在我的記憶中,久久不去!上谷歌網搜尋,也找不到結果,顯然不是先賢所寫的詩句呱。


前些時有篇舊文談: 詩仙 李太白,想遁入山中修煉成仙。 李白晚年,因為永王璘而受到牽連,被唐肅宗流放夜郎,不過半途得到赦免,那再沒有依戀官位,寫了首:《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詩:『我 本 楚 狂 人,鳳 歌 笑 孔 丘。手 持 綠 玉 杖,朝 別 黃 鶴 樓 。。。』;有解詩人說:『李白不甘於平凡! 而人到晚年,仍然想要追求不平凡,求道學仙。』云云!


我在舊文中問道:『想甘於平凡,甘於平淡,是否真的這麽難?』還在結語說:不過,我仍然都是想引用,陶淵明個兩句:『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作本文結語。


遠古有秦始皇,派 徐福 帶領三千童男童女和百工,五穀種子,乘船向東出發,找尋“長生不老”之藥,可惜未等到徐福返嚟(一說:徐福去了日本,成為第一位天皇。),就已經死在旅途”沙丘“(今河北省廣宗西北),並葬在驪山預建的陵墓,直至近年,意外找尋到發掘到秦始皇的”兵馬俑“,並成為世界上的第八大古蹟。


古時做到王帝,就想長生不老,老而不死,繼續擁有權力。歷代帝王將相,又有想成仙成佛,都請道士方士幫他們『煉丹』,甚至有錢富有人家,出得起錢的,都請人尋求不老不死之丹藥,成仙成佛之術。


【維基百科】外丹術形成於道教形成以前,道教出現以後,成為道士實現長生不老的手段之一。煉(外)丹術在唐朝發展最盛,到北宋後逐漸衰落。

魏晉南北朝
六朝風行服食「五石散」。孫思邈言「自皇甫士安以降,有進餌者,無不發背解體而取顛覆。余自有識性以來,親見朝野人士,遭者不一。所以寧食野葛,不服五石,明其大大猛毒,不可不慎也。有識者遇此方即須焚之,勿久留也。」

唐朝
貞觀二十二年,唐太宗命天竺方士,那羅邇娑婆在金飆門煉藥,次年,因服藥而罹暴疾斃命。

唐高宗打算服食胡僧盧伽阿逸多之藥,後因大臣郝處俊切諫而作罷。

張果是唐朝的丹術家,開元年間玄宗召其進宮問以神仙之事。《新唐書‧方技傳》:「張果者,晦鄉里世系以自神,隱中條山,往來汾、晉間,世傳數百歲人。」

李白有《草創大還贈柳官迪》詩:
天地為橐籥,周流行太易。造化合元符,交媾騰精魄。
自然成妙用,孰知其指的。羅絡四季間,綿微無一隙。
日月更出沒,雙光豈雲隻。奼女乘河車,黃金充轅軛。
執樞相管轄,摧伏傷羽翮。朱鳥張炎威,白虎守本宅。
相煎成苦老,消鑠凝津液。彷彿明窗塵,死灰同至寂。
擣冶入赤色,十二周律歷。赫然稱大還,與道本無隔。
白日可撫弄,清都在咫尺。

唐憲宗時,梅彪撰《石藥爾雅》。《舊唐書》卷一七一〈裴潾傳〉載「憲宗季年銳於服餌,詔天下搜訪奇士」。元和十五年(820年)春,唐憲宗因「服餌過當,暴成狂燥之疾,以至棄代」。

長慶三年(823年)正月,韓愈之兄婿李於(一作李干)因服丹中毒而死,韓愈為之撰此銘:「初,於以進士為鄂州從事,遇方士柳泌,從受藥法,服之往往下血,比四年,病益急,乃死。其法以鉛滿一鼎,按中為空,實以水銀,蓋封四際,燒為丹砂雲。」

韓愈雖指斥時人服餌丹藥,但後來自己又親修服食之事,白居易有詩「退之服硫磺,一病訖不痊。」韓愈、元稹、杜元穎、崔群、崔晦叔、鄭居中等都有參與服餌丹藥,白居易在詩中常痛陳友人受誤餌之禍。

唐穆宗即位時,命京兆府將柳泌、僧大通等處死,又黜皇甫鎛,不久又一反常態。《舊唐書‧裴潾傳》載「穆宗雖誅柳泌,既而自惑,左右近習,稍稍復進方士」,「聽僧惟賢、道士趙歸真之說,亦餌金石」。

《舊唐書》卷十七〈敬宗本紀〉載敬宗即位不久便「遣中使往湖南、江南等道及天台山采藥。時有道士劉從政者,說以長生久視之道,請於天下求訪異人,冀獲靈藥。仍以從政為光祿少卿,號升玄先生」。

唐武宗亦好食鉛丹。《舊唐書‧武宗本紀》載會昌六年三月,「上不豫,制改御名炎。帝重方士,頗服食修攝,親受法籙。至是藥躁,喜怒失常,疾既篤,旬日不能言。」

唐宣宗時,韋澳奏稱「方士殊不可聽,金石有毒,切不宜服食」。但宣宗不聽,「竟餌太醫李元伯所治長年藥,病渴且中燥,疽發背而崩」。



嘩!讀完令我嘜大個口得個”窿“!


今天的大富人家,又何嘗不在找尋長生不老,老而不死的方法呢?吃得起 人參、鹿茸、靈芝、燕窩,等等的貴價品,源源供應不絕,年年加價,年年有市。


邵逸夫爵士,年過一百,仍能出席無線電視的盛典。李嘉誠先生,都過八十,每年度的股東大會,都出來講幾句話。其他富豪不用多說了,四叔李兆基,舊時都時時出來談股論金,祇因”天匯“事件,暫時豹隱。


加上近年,很多合成的中藥材成藥,西方盛行的 supplements,都有在市面售賣,甚至連中下階層市民,都可以加入行列,高有高賣,低有低賣,是一個數以十億百億計的大市場。


不過抗衰老防衰老,吃藥還吃藥,甚麽藥才適合你呢? 否則“世上凡人地上仙”,成仙就不成,便提早升仙升天,早登極樂矣!



後記:
有日在蛇竇講起:『世上凡人地上仙!』有位文學修養很高的同事,指出原句應是:『世上閑人地上仙!』是明代才子,唐伯虎 唐寅 寫的:《尋花》詩中的名句。

尋花《唐寅》

不結金丹不坐禪,
飢來吃飯倦來眠。
生涯畫筆兼詩筆,
蹤跡花邊與柳邊。
鏡里形骸春共老,
燈前夫婦月同圓。
萬場快樂千場醉,
世上閑人地上仙。


啊!卒之解開了我的謎團, 有機會就談談這首“尋花”罷。



伸延閱覽:
徐福 維基百科
煉丹 維基百科
中國煉丹史 維基百科
秦始皇陵墓兵馬俑 維基百科
唐伯虎傳奇人生及他的詩文 看中國網



我的舊文:
狂人笑孔丘 Brad Lee teasing Johnny Hung ?
不是考古人說考古事
談 閑心 ~ 桃花塢《唐寅》
再談 閑心 ~ 尋花《唐寅》
談 貧亦樂 ~ 貧士吟 《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