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03, 2014

續:除了魚生天婦羅 。。。。。

續:除了魚生天婦羅 。。。。。
肉野菜 肉野菜炒め




聖誕與新年假期,嗜悲 提早由平安夜日 Christmas Eve Day,開始放本年度不可 carry forward 延後的 annual leaves 大假。


多日假期足不出戶,整天上網讀了頗多網上資料,包括有關於:德國的基督教和民主結合政治,南唐李後主的千古留詞,新南非國父孟德拉的生平,還有美國人靠擁有超級軍事力量,震懾全球霸氣凌人,並利用三篇網誌記錄下來,這些都是個人的記錄,恐怕悶壞各位網友。


不過儲藏的食物吃完了,最終都要上市場超市補充食物,還有青菜因為不能整個星期都不吃蔬菜,去到超市要買甚麽呢?一般的豬牛肉魚柳都有買來上倉(部份入 freezer),青菜不能儲存久留只可以買幾天所需,不過既然去到超市,總買一些平時甚少吃到的新鮮餸 。。。。


記起到日本旅行當然趁就地,在東京必吃築地直送魚生刺身壽司(小店不會比名店差),出了東京圈就要去就近有漁港的去吃,否則寧願不吃魚生也罷。還有不會忘記吃:沒有一點油膩的天婦羅(不一定要去 天一 吃),和牛中的松坂牛近江牛越前牛飛驒牛(神戶牛可免了),濱名湖的野生鰻魚做的蒲燒鰻魚(加不加飯悉從尊便)。


但是,不是可以餐餐都配合時間和路程吃得到,行程中稍有阻滯,訂了桌子的可能遲到沒有了,合路程和時間但那天那時滿室滿員沒有桌子,有時都要妥協吃吉野家牛丼,或是豚肉生薑燒定食(豚の生姜焼き 舊文寫過了),嗜悲 一向反而少會選吃選日式的炸豬扒(豚カツ 平假名:とんかつ),不過以下這一個是菜式絕不會遺漏 。。。。。



肉野菜 肉野菜炒め

這個菜式十分普遍 在日文的 Youtube 有很多不同的 示範 選用的菜和肉有很多的介紹



嗜悲 沒有準備那麼多的材料,只準備了椰菜和豬肉。


其實 嗜悲 用的是豬扒切條 醃好後備用














通常醃肉半小時經已足夠 可見 嗜悲 炒的豬肉白嘥嘥 因為沒有加深色的老抽豉油去醃


用甚麽的豬肉是很個人化的,做這個炒肉椰菜(肉野菜炒め),今次用豬扒肉是希望有燒肉的效果。在日本的小食店多會給腩肉,不知是不是較平價可以節約成本,而且半肥瘦好吃些吧。


椰菜洗乾淨就可以炒到七成熟














沒有加水落鑊去炒的椰菜 要看着火或是計時 不時要翻動椰菜 若想有味道可以落鹽 多少按閣下可忍受鹹度


嗜悲 沒有買日本產的野菜,也不是韓國產的高麗菜,反而是國產的青椰菜,剝去外面較老的葉子,只用捲心菜內心的嫰葉。


加上醃好的豬肉,嗜悲 個人喜歡,把肉和菜都炒到微微聞到 ”燶“ 味,才加入麻油兜多兩兜就可以上碟,接近微焦可以逼出椰菜的甜味,而且可以享受燒肉的風味,這個步驟要小心不要行開半步。






















可見 嗜悲 炒的豬肉白嘥嘥,因為沒有加深色的老抽豉油,一來因為 嗜悲 買不起貴價的靚老抽,坊間的老抽多是加了鹽、味精、和 色素 的生抽,嗜悲 不想多吃色素味精和多鹽,故此寧願只用生抽,顏色視覺的享受在家中吃不用關注。


大功告成,可以配白飯吃,但 嗜悲 有時會配意粉或麵條來吃。








後記:
嗜悲 到東京核數,在沒有飲宴酬酢晚上,多愛逛東京的舊區小區,去到:東武,西武,京王,等等私鐵線,在沿途的每站落車行行,看看社區的人和事,最多見到就是夫婦二人開檔做小食店。是東京的白領們的晚餐食堂,吃的是所謂家常小菜。


嗜悲 於是跟埋隊都去吃埋一份,上面提過的:豚肉生薑燒定食(豚の生姜焼き)和 肉野菜定食(肉野菜炒め)都是常吃,而且每一間小食店必然有一項 “味自慢” 拿手菜式,不過 嗜悲 觀察得來是廚師買到香港的 “李錦記” 的醬料,自己無師自通的應用在不同菜式,例如:肉野菜定食(肉野菜炒め)有時吃出是落了海鮮醬,也有落了叉燒醬,若用牛肉高級些就落柱侯醬 etc etc(當然也有真材實料 exception)!


記得看過一部西方荷里活電影,講西餐的廚師闘氣闘廚藝,那位廚師自創美味,就是偷偷落了泰國菜常用的 lemon grass 香茅,鬼佬食落唔知是甚麽,以為是新創的天香國味。日本仔日本妹們吃 “味自慢” 到也爭相傳開去,嗜悲 也聽著日籍同事們的通報,按圖索驥尋找美食,但就有時會發現他她只是借用了,從香港買來的醬料調味料罷了!


又自 2003年沙士期間,為了避疫情少了上街在外面進餐,嗜悲 開始親自入廚自煮自食後,因為在家多煮多食,索性就把外國菜常用的香草:Thyme 百里香,Rosemary 迷逸香, Tarragon 龍艾,Cumin 小茴香,Basil 羅勒,Sage 鼠尾草,Parsley, Marjoram,Turmeric,等等入饌中式烹調。


有機會再多寫 嗜悲 的慘痛經驗,靠摸索學識自煮自食!










伸延閱覽:
肉野菜炒め cookpad
肉野菜炒めの作り方 youtube 搜尋



我的舊文:
除了魚生天婦羅 。。。。。豚の生姜焼き
閑遊東京 1 to 8





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霸權主義 恃機凌人

霸權主義 恃機凌人



最新型的 B-52H 空中堡壘美國現存 95架,中國設立防空識別區,美國就高調派了兩架飛來,並且來回飛航兜了幾圈。



B-52 Stratofortress Bomber 的研發過程


B-52 同溫層空中堡壘戰略轟炸機 Stratofortress Bomber,是美國為了對抗當年蘇俄而建造的轟炸機,美蘇兩國爭霸三十多年冷戰二十多年,美國靠借去維持軍力,國債升至十七萬億(Ceiling 永遠可以不斷加),國債債台高築美國在所不計,但也同時拖垮了蘇聯。


蘇聯解體後的剩下俄國,俄國國內重新執過位,沒時間與美國全球性紏纏,剛巧中國在亞洲崛起,美國就把中國妖魔化,成為美軍敵對假想敵,美國繼續 舉債 維持超級軍力做惡霸,更把爭霸焦點轉到來東亞。


八個引擎的 B-52 戰略轟炸機


【維基百科】The Boeing B-52 Stratofortress is a long-range, subsonic, jet-powered strategic bomber. The B-52 was designed and built by Boeing, which has continued to provide support and upgrades. It has been operated by 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USAF) since the 1950s. The bomber is capable of carrying up to 70,000 pounds (32,000 kg) of weapons.

Beginning with the successful contract bid in June 1946, the B-52 design evolved from a straight-wing aircraft powered by six turboprop engines to the final prototype YB-52 with eight turbojet engines and swept wings. The B-52 took its maiden flight in April 1952. Built to carry nuclear weapons for Cold War-era deterrence missions, the B-52 Stratofortress replaced the Convair B-36. A veteran of several wars, the B-52 has dropped only conventional munitions in combat. The B-52's official name Stratofortress is rarely used in informal circumstances, and it has become common to refer to the aircraft as the BUFF (Big Ugly Fat Fucker).



可以在五萬呎高空狂轟猛炸快過疴蛋 B-52 的炸彈如雨下作地氈式轟炸


【維基百科】The B-52 has been in active service with the USAF since 1955. As of 2012, 85 were in active service with nine in reserve. The bombers flew under the Strategic Air Command (SAC) until it was inactivated in 1992 and its aircraft absorbed into the Air Combat Command (ACC); in 2010 all B-52 Stratofortresses were transferred from the ACC to the new Air Force Global Strike Command (AFGSC).

Superior performance at high subsonic speeds and relatively low operating costs have kept the B-52 in service despite the advent of later aircraft, including the canceled Mach 3 B-70 Valkyrie, the variable-geometry B-1 Lancer, and the stealth B-2 Spirit. The B-52 completed fifty years of continuous service with its original operator in 2005; after being upgraded between 2013 and 2015, it is expected to serve into the 2040s.



空中加油加強續航力


【維基百科】The B-52 shared many technological similarities with the preceding Boeing B-47 Stratojet strategic bomber. The two aircraft utilized the same basic design, such as swept wings and podded jet engines, and the cabin included the crew ejection systems. On the B-52D, the pilots and electronic countermeasures (EDM) operator ejected upwards, while the lower deck crew ejected downwards; until the B-52G, the gunner had to jettison the tail gun to bail-out.

The ability to carry up to 20 AGM-69 SRAM nuclear missiles was added to G and H models, starting in 1971. To further improve the B-52's offensive ability, air-launched cruise missiles (ALCMs) were fitted.

After testing of both the air force-backed Boeing AGM-86 and the navy-backed General Dynamics AGM-109 Tomahawk, the AGM-86B was selected for operation by the B-52 (and ultimately by the B-1 Lancer). A total of 194 B-52Gs and Hs were modified to carry AGM-86s, carrying 12 missiles on underwing pylons, with 82 B-52Hs further modified to carry another eight missiles on a rotary launcher fitted in the aircraft's bomb-bay.

To conform with SALT II Treaty requirements that cruise missile-capable aircraft be readily identifiable by reconnaissance satellites, the cruise missile armed B-52Gs were modified with a distinctive wing root fairing. As all B-52Hs were assumed modified, no visual modification of these aircraft was required.

In 1990, the stealthy AGM-129 ACM cruise missile entered service; although intended to replace the AGM-86, a high cost and the Cold War's end led to only 450 being produced; unlike the AGM-86, no conventional (non-nuclear) version was built. The B-52 was to have been modified to utilize Northrop Grumman's AGM-137 TSSAM weapon; however, the missile was canceled due to development costs.



Show off 演嘢


【維基百科】Those B-52Gs not converted as cruise missile carriers underwent a series of modifications to improve conventional bombing. They were fitted with a new Integrated Conventional Stores Management System (ICSMS) and new underwing pylons that could hold larger bombs or other stores than could the external pylons. Thirty B-52s were further modified to carry up to 12 AGM-84 Harpoon anti-ship missiles each, while 12 B-52Gs were fitted to carry the AGM-142 Have Nap stand-off air-to-ground missile.[97] When the B-52G was retired in 1994, an urgent scheme was launched to restore an interim Harpoon and Have Nap capability, the four aircraft being modified to carry Harpoon and four to carry Have Nap under the Rapid Eight program.

The Conventional Enhancement Modification (CEM) program gave the B-52H a more comprehensive conventional weapons capability, adding the modified underwing weapon pylons used by conventional-armed B-52Gs, Harpoon and Have Nap, and the capability to carry new-generation weapons including the Joint Direct Attack Munition and Wind Corrected Munitions Dispenser guided bombs, the AGM-154 glide bomb and the AGM-158 JASSM missile. The CEM program also introduced new radios, integrated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into the aircraft's navigation system and replaced the under-nose FLIR with a more modern unit. Forty-seven B-52Hs were modified under the CEM program by 1996, with 19 more by the end of 1999.



B-52 經改裝後機腹內可以攜帶新的一代武器 智能炸彈 巡航導彈


【維基百科】Starting in 2016, Boeing is to upgrade the internal rotatory launchers to the MIL-STD-1760 interface to enable the internal carriage of smart bombs, which can currently only be carried on the wings.

For a study for the U.S. Air Force in the mid-1970s, Boeing investigated replacing the engines, changing to a new wing, and other improvements to upgrade B-52G/H aircraft as an alternative to the B-1A, then in development. Boeing later suggested re-engining the B-52H fleet with the Rolls-Royce RB211 535E-4.

This would involve replacing the eight Pratt & Whitney TF33s (total thrust 8 × 17,000 lb) with four RB211s (total thrust 4 × 37,400 lb)— which would increase range and reduce fuel consumption, at a cost of approximately US$2.56 billion for the whole fleet (71 aircraft at $36 million each).

A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study concluded that Boeing's estimated savings of US$4.7 billion would not be realized and that it would cost US$1.3 billion over keeping the existing engines; citing significant up-front procurement and re-tooling expenditure, and the RB211's higher maintenance cost. The GAO report was subsequently disputed in a Defense Sciences Board report in 2003; the Air Force was urged to re-engine the aircraft without delay.



舊款的 B-52 機隊停放在 阿里桑拿州的露天停機坪


【維基百科】Further, the DSB report stated the program would have significant savings, reduce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nd increase aircraft range and endurance; in line with the conclusions of a separate Congress-funded study conducted in 2003. The re-engining has not been approved as of 2013.



B-52 與 隱形戰機 B-1 共飛都毫不輸蝕



其實多年來 B-52 不斷改進計有:X/YB-52,B-52A,B-52B,B-52C,B-52D,B-52E,B-52F,B-52G,和 B-52H 等等不同型號。



最新款的 B-52H


【維基百科】The B-52H had the same crew and structural changes as the B-52G. The most significant upgrade was the switch to TF33-P-3 turbofan engines which, despite the initial reliability problems (corrected by 1964 under the Hot Fan program), offered considerably better performance and fuel economy than the J57 turbojets.

The ECM and avionics were updated, a new fire control system was fitted, and the rear defensive armament was changed from machine guns to a 20 mm M61 Vulcan cannon (later removed in 1991–94). A provision was made for four GAM-87 Skybolt ballistic missiles. The aircraft's first flight occurred on 10 July 1960, and it entered service on 9 May 1961. This is the only variant still operational. A total of 744 B-52s were built. The last production aircraft, B-52H AF Serial No. 61-0040, left the factory on 26 October 1962.

General characteristics

Crew: 5 (pilot, copilot, radar navigator (bombardier), navigator, and Electronic Warfare Officer)
Length: 159 ft 4 in (48.5 m)
Wingspan: 185 ft 0 in (56.4 m)
Height: 40 ft 8 in (12.4 m)
Wing area: 4,000 sq ft (370 m²)
Airfoil: NACA 63A219.3 mod root, NACA 65A209.5 tip
Empty weight: 185,000 lb (83,250 kg)
Loaded weight: 265,000 lb (120,000 kg)
Max. takeoff weight: 488,000 lb (220,000 kg)
Powerplant: 8 × Pratt & Whitney TF33-P-3/103 turbofans, 17,000 lbf (76 kN) each
Fuel capacity: 47,975 U.S. gal (39,948 imp gal; 181,610 L)
Zero-lift drag coefficient: 0.0119 (estimated)
Drag area: 47.60 sq ft (4.42 m²)



B-52 戰略轟炸機 H-型號



Maximum speed: 560 kt (650 mph, 1,047 km/h)
Cruise speed: 442 kt (525 mph, 844 km/h)
Combat radius: 4,480 mi (3,890 nmi, 7,210 km)
Ferry range: 10,145 mi(8,764 nmi, 16,232 km)
Service ceiling: 50,000 ft (15,000 m)
Rate of climb: 6,270 ft/min (31.85 m/s)
Wing loading: 120 lb/ft² (586 kg/m²)
Thrust/weight: 0.31
Lift-to-drag ratio: 21.5

Guns: 1× 20 mm (0.787 in) M61 Vulcan cannon originally mounted in a remote controlled tail turret on the H-model, removed from all current operational aircraft in 1991

Bombs: Approximately 70,000 lb (31,500 kg) mixed ordnance; bombs, mines, missiles, in various configurations.




美國本土的飛機發燒友拍到的 B-52H


【維基百科】B-52H 現存 95架的最新型,結構與組員組成與 B-52G相同,但將 J-57更換為 TF-33渦扇引擎,新的引擎不但可以提供更大的推力,並且較 J-57更為省油。是故換裝新引擎的 B-52H航程加大15%。


另外加配防電戰系統和自衞防禦系統,還有衞星連結能力可以攜帶幾乎所有美軍彈械,2006年通過驗證可以使用合成燃油減低燃料成本,此為全球軍機首創。


The only active operational model of the B-52 is the B-52H. It is currently stationed at two USAF bases, flown by three wings:


2d Bomb Wing - Barksdale AFB, Louisiana
11th Bomb Squadron (B-52H, Tail Code: LA, Gold Tail Stripe)
20th Bomb Squadron (B-52H, Tail Code: LA, Blue Tail Stripe)
96th Bomb Squadron (B-52H, Tail Code: LA, Red Tail Stripe)


5th Bomb Wing - Minot AFB, North Dakota **
23d Bomb Squadron (B-52H, Tail Code: MT, Red Tail Stripe)
69th Bomb Squadron (B-52H, Tail Code: MT, Black Tail Stripe)


307th Bomb Wing (AFRES) - Barksdale AFB, Louisiana
93d Bomb Squadron (B-52H, Tail Code: BD, Blue/Gold Chex Tail Stripe))
343d Bomb Squadron


**
2004年美空軍第 5轟炸聯隊的首批 B-52轟炸機,從北達科塔州前移至,位于日本關島的安德森空軍基地。第 5空軍轟炸聯隊指揮官稱,將有 6架 B-52H 轟炸機和大約 300名空軍官兵被派駐安德森空軍基地,每 3個月後輪換(嗜悲 加註:在關島還有 B-2 隱形轟炸機)。



2013年中國訂立東海防空識別區,其實日本早於 44年前,也是從未曾諮詢中國,就經已單方面設立防空識別區,並伸延至離中國沿海海岸線僅僅 130海哩,日方今次卻惡人先告狀,說中國未經諮詢日方不予承認,至於一向偏袒日方的美國,就高調派出兩架 B-52H來華尋釁滋事。


日本政壇 安倍晉三 的自民黨,在十二月做了很多的大動作,直程就是挑戰中國的底線到底有幾低,見中國唔想打熱戰,就繼續更變本加厲刺激中國,無他為了撩仗打可以去得好盡。前些時的國有化釣魚台列島是陽謀,最近的計有:拉攏東盟圍堵中國(擴大中國威脅論),向在蘇丹的韓國維和部隊送子彈(突破禁止輸出武器),通過《特定秘密保護法》(以保密為由矇騙國民實行黑箱作業),安倍親自參拜靖國神社(明目張膽歌頌崇拜軍國主義)。。。。。美國作出小責罵卻實在是大幫忙,有誰保證和相信沒有美國在幕後擺佈,臨近歲末還漏出美國對台灣售武,輸出魚叉導彈專門針對中國航母!


2014年是清日甲午戰爭的 120週年,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日本明治二十七年)清日在黃海爆發海戰,清北洋艦隊不堪一擊清朝戰敗。 120年後中日在東海的對峙,加上美國的刻意偏袒,2014年將會是凶險的一年 。。。。。。。。。解放軍以往打過的都是陸地上人海戰術,海面、海面上空、和海面底下的高級科技戰,只有理論沒有一丁點半點實戰經驗,若習近平等沉不著氣,或是壓不著鷹派解放軍求戰,大家等著朝 120年後亦終於難逃一敗再敗!



增記:

120年後的 2014年,美國這隻 ”無形之手“ 無時無刻 Unintentional to play a part 的幕後黑手,繼續在全球指指點點,如今更把第二次大戰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死敵,偷襲珍珠港的日本人擁抱,並推出來當爛頭卒,劍指當年的盟友中國。


《明報 12月 22日 社評》:安倍國防外交瞄準中國 幕後玩家美國若隱若現


【明報專訊】最近 10天(按 12月 22日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外交和國防兩條戰線動作頻仍,連串都是衝着中國而來,先是日本與東盟在東京舉行峰會,發表聯合聲明「確保飛行自由」,雖然聲明沒有提到中國最近的東海防空識別區,但針對中國已是不言而喻。

另一就是安倍內閣通過「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提出三個方向,包括加強與東盟及韓國、澳洲的戰略合作關係,以至有意修改一直是禁區的武器出口政策,做法兼具圍堵及備戰意味。

連串外交角力 美日東盟聯線
東海防空識別區在美日兩國多番表示不滿之下成立快一個月,至今客觀上既成事實,北京不可能收回,美日心裏也會作如是觀。下一個針鋒相對的戰場,是形勢更加複雜的南海,這裏有馬六甲海峽,是日本和韓國的海上生命線,附近一帶更是美國自從二戰以來70年的禁臠,以美國的說法是「保障航行安全」。美國副總統拜登早前訪華,長時間的會談,重點在於表達美國不欲中國在南海也有類似的防空識別區。

若是人們把這一連串外交角力接連來看,便很清楚看出之間有着極其緊密的聯繫<-->美國呼籲中國不要在南海空域設識別區,日本與南海之內的東盟發表確保飛行自由的聲明,之後是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把目標放在東盟<-->日本的動作隨着美國指揮棒變化調整,予人互相配合的觀感:美國身影若隱若現,既要牽制中國,但又不欲令中國感到美國在為日本撐腰,這種掩耳盜鈴做法不見得高明,尤其是在日本的野心愈來愈大的當下。

儘管有說東盟在峰會上只答應發表沒有提到中國的確保飛行自由聲明,有着不欲事情鬧大至組成日本<-->東盟聯盟對付中國的潛台詞,這種說法其實未必盡然。東盟 1960年代成立時就是冷戰包夾中國及蘇聯的產物,美國對東盟的影響力從未消減,東盟不願公開點中國的名,只是冀圖兩邊得利。

但客觀闡明他們仍然願意站在美國和日本的保護傘底下,菲律賓人質事件至今天菲方仍未願意正式道歉,若是說中間沒有美國撐腰對付中國的因素,恐怕難以說得通。東盟其他一些國家本來就與中國有南海主權糾紛如越南,也是因着同樣原因到東京參加峰會。

日本要組建東盟統一戰線,就必須有所表示,這在安倍內閣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可以看到。這份3個部分的戰略大綱,除了日本建構奪島部隊以及斥巨資購買更多美國軍事裝備,其中有一條是日本可能修改以往禁止輸出武器的3原則。這一點是整份大綱的核心。

這是日本遵守超過 40年的原則,1967年,時任首相佐藤榮作提出武器出口的「三不」:不向共產國家出口、不向被聯合國禁運武器國家出口、不向發生國際爭端或可能發生國際爭端的國家出口。前兩條已無甚意義,在第三條,菲律賓和越南都適用,事實上目前也是這兩個國家在南海主權糾紛上與中國齟齬最多,日本一旦武器出口、而且若是去這兩個國家,就必須如大綱所說那樣要「修改3原則」了。

修改武器出口原則 日本利誘東盟諸國
對外國出售武器絕對不是單單是一盤生意而是深遠的戰略考慮,即從表面來說,是把購武國視為盟友而非敵人。日本的電子科技精良,美國導彈系統不乏日本元件。

再說,日本海上軍力有其長久傳統,軍事專家把日本海上自衛隊實力列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強,其獵潛實力更是世界之冠,爭逐南海,不論中美日抑或菲越等國,都把提升海上軍力視為頭號大事,若日本可以出售軍艦等設施,美<-->日<-->東盟的關係就會更呈緊密,換言之,共同抗中的實力會有所增強。安倍內閣的計算極可能是以精良的軍事產品,換來同盟關係。

中日之間的關係已然進入磨拳擦掌的狀態,遠比當年參拜靖國神社的小泉純一郎年代緊張。從目前的情况來看,中日不可能在中短期內修好,就是安倍晉三下台,新任首相也不可能一下子扭轉局面。

中國對兩國關係好轉所抱的期許正在高速收縮,儘管戰爭全面爆發的可能此刻仍不算太高,然而 1980年代中日友好時期「日中不再戰」的善頌善禱已無大意義,尤其這不僅是中日紛爭,更重要的是,美國的黑影正把這種關係推向難以修補的地步。




中國若戰必受美日東盟三方夾擊,俄國必將效法韓戰越戰時蘇聯趁機攞著數,然而中國怎去平復國內主戰的軍方鷹派,和另一方面也要向國民交代,改革開放多年的成果,會否在 2014年一鋪清袋,看看中國人的彩數矣!




後記:


美國國防部長訪華,被邀請上 ”遼寧艦“後,再在北京被 習總 以柔制剛罵了一頓後。


美军驻冲绳最高司令官兼第三海军远征军司令惠斯勒:美军不用登陆就可消灭登钓鱼岛解放军


【新浪網】美军驻冲绳最高司令官兼第三海军远征军司令惠斯勒表示,假如中国军队武装“占领了钓鱼岛”的话,美国海军陆战队甚至不用登岛,就有充分的能力夺回岛屿。这是美军高级司令官首次在公开场合表明美军将会在中国军队攻占尖阁列岛之后,会采取直接介入的军事行动,帮助日本夺回这一岛屿。

这是惠斯勒司令官在11日于华盛顿举行的记者恳谈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他说:“如果(美国政府)下达夺回尖阁列岛命令的话,我们将能迅速执行这一任务。”他同时指出:“钓鱼岛是由一群极其狭小的的岛屿组成,也许不需要派兵员登陆就可以扫除威胁。”表明不需要派出海军陆战队,只需要从海空实施攻击,就可以消灭中国军队。

惠斯勒司令官还表示,虽然日中双方都已经表现出了自制,但是现场发生判断错误引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针对日本组建水陆机动团问题,惠斯勒司令官表示欢迎。他说,这不仅有利于在整个亚太地区的救灾作战,也会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强大的伙伴。



解放軍 中将批狂妄美军:我军若把钓鱼岛当靶场请有准备


【新浪網】近日,美军驻冲绳司令兼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军司令威斯勒声称,“如果接到命令夺回钓鱼岛,我们能拿下吗?当然可以。

并且不需要登岛,只需海空进攻的方式即可消除威胁”。美军太平洋总部一个驻地区的指挥官如此越权发声、口出狂言,明确以中国人民解放军为敌,是近些年所没有的。美军驻冲绳司令的战争恐吓,是想吓住中国人民、政府和军队吗?期望值恐怕是高了。

与威斯勒同级别的我军指挥员,鉴于我军外事纪律,不便于直接回应威斯勒的挑衅言论。笔者作为一个已经退出指挥岗位的原战区指挥官,想对威斯勒表明以下态度:

第一,常万全部长在与贵国哈格尔防长的联合记者会中说,中国军队肩负着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使命,做好了应对各种威胁和挑战的准备,只要党和人民需要,就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所以,不论你如何叫嚣,在钓鱼岛问题上我国的政策方向不会变,我军作战方向和任务也不会变。

第二,钓鱼岛当面是我华东地区,在国防安全上由我南京战区管辖。在东海上与贵部“管辖”范围重叠。钓鱼岛距我岸不足 400千米,在军事地理上属于近海范畴。笔者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仅凭我战区武装力量,管控钓鱼岛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区战役火力能够覆盖钓鱼岛海域和空域。作为军人,我们都知道“护航”这个军语,过去的兵力护航,现在已经发展到火力护航。所以不要威胁在我钓鱼岛海域、空域执行任务的公务船、公务机。否则自身安全也会受到威胁。提醒你在动武前,好好研究一下兵力对比和战场环境,再搞一下兵棋推演或计算机仿真,看看胜算几何?否则可能收不了场。

第三,据说钓鱼岛曾作过驻日美军的航空兵靶场。我区航空兵和其他远射火力兵种,在这个距离上正好也缺这样的一个靶场。好处是我战区三军部署不需要前推,在原地只要调整射向,修订一下射击诸元和发射参数,即可使用。哪天我军宣布钓鱼岛为我战区靶场,你要有心理准备。

第四,请你明白,我军熟悉钓鱼岛的军事地理环境,如果成为战场,守军是没有任何生存条件的。所以我军对钓鱼岛的行动,与贵军“无需派兵登岛,即可消除威胁”的做法所见略同,还请你将这一做法转告日方,请勿妄动。借此还要提醒一下将军,你的部队部署是否过于靠前了?如果要确保贵军的安全距离,建议你们退到第二岛链之外,那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最后还要说明一点,笔者作为曾经的战区指挥官,本应与你的上级 —— 太平洋总部指挥官对话。当下与你对话,是对你的尊敬。笔者当年曾与你的老上级 —— 参联会主席佩斯和太平洋总部司令基廷,就中美两军感兴趣的话题单独聊过,并留下美好记忆。请你向你的老上级学习,不要动辄以武力相威胁,请对曾经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打败过贵军的中国军队放尊重些。还要建议你好好学习历史,对当年的太平洋战争和中国的抗日战争认真补课,搞明白日本军国主义是什么东西。



《为梦想领跑》 六分四十二秒鐘宣傳片




論口水戰中國十三億人口的口水,一定浸死只得三億多人口的美國。但這是沒用的,硬得起來的才是 “真有撚用”!!!



伸延閱覽:
Boeing B-52 Stratofortress 同溫層堡壘轟炸機 維基百科
B-52 Stratofortress 同溫層堡壘轟炸機 基地和編隊 維基百科
黃海海戰 (1894年) 維基百科
台灣購入美軍魚叉反艦導彈 有線新聞
幕後玩家美國若隱若現 新浪新聞網
美军高官:美军不用登陆就可消灭登钓鱼岛解放军 新浪新聞網
解放軍中将批狂妄美军:我军若把钓鱼岛当靶场请有准备 新浪新聞網





我的舊文:
美國靠借延續霸權
霸權主義 11個航母戰闘群 耀武揚威
日本最新最大準航母 出雲號 下水
Unintentional to play a part



Sunday, December 29, 2013

落難的王子

落難的王子



要詠出可供傳世的詩詞,南唐 李煜(李後主)前期是王孫公子,過的是食飽無憂米的歡樂日子,到後期去國歸降,哀怨中惶惶不可終日,除了必須要有天賦,再加上後天的環境,才有這一份意境 。。。。。無奈,李後主最終還是被宋太宗毒殺。


《清平樂》李煜

別 來 春 半,觸 目 柔 腸 斷。

砌 下 落 梅 如 雪 亂,

拂 了 一 身 還 滿。

雁 來 音 信 無 憑,

路 遙 歸 夢 難 成。

離 恨 恰 如 春 草,

更 行 更 遠 還 生。



【維基百科】李煜(937年-978年),或稱李後主,為南唐的末代君主(因為其父南唐中主李璟在位時,已向後周皇帝柴榮稱臣,去了帝號),祖籍徐州。李煜原名從嘉,字重光,號鐘山隱士、鍾峰隱者、白蓮居士、蓮峰居士等。




政治上毫無建樹的李煜在南唐滅亡後被北宋俘虜,在開封被封為違命侯,拜左千牛衛將軍。宋太祖暴死,弟弟趙光義繼位為宋太宗,改封隴國公。李煜最後因寫「故國不堪回首」,「一江春水向東流」等等之詞句,而被被宋太宗用牽機毒殺。



先再來一首 李煜李後主的詞


《搗練子令》李煜

深 院 靜,小 庭 空,

斷 續 寒 砧 斷 續 風。

無 奈 夜 長 人 不 寐,

數 聲 和 月 到 簾 櫳。




命運的逆轉,令南唐李後主 李煜 的創作,前中後期迥然不同,讓我想起 Oscar Wilde:"Life imitates art far more than art imitates life." obviously in this context 李煜的命運反映在他的作品上。粵劇都有《李後主》 其中之 去國歸降 也有(任白的 版本)。


顯然是 "Art imitates Life." 那我應該沒有誤解了 王爾德 吧!???!!


本年度 十二月南非 孟德拉 去世,在 AM730 讀到一則關於:Mandela 文章


文:黃世澤 《推動種族平等的王子》


【AM730】有現代南非國父之稱的曼德拉,在2013年12月5日與世長辭。很多香港人透過Beyond的遺作《光輝歲月》,略知他為反對惡名昭彰的種族隔離政策而鬥爭的歷史。曼德拉傳奇際遇,既是殖民主義以及東西方冷戰所造成的悲劇,但沒有曼德拉過人的戰略和毅力,亦沒有今天的民主南非。


由王子走上抗爭之路
在歐洲人開拓非洲前,非洲有很多部落的王國,而曼德拉的祖父本來是其中一名「國王」,只不過,由於這些部落的土地都被歐洲人奪去,曼德拉並沒有享受王子所享有的榮華富貴。

1948年於南非,英裔人士為主的聯合黨(United Party)更考慮提出循序漸進放寬種族隔離政策,爭取不同種族的支持,但該善意主張,卻令聯合黨輸掉1948年的大選,以荷裔人士為主的再團結國民黨(Reunited National Party)贏得大選。

當時十分不安的荷裔人士不單未有放寬種族隔離政策,相反一上台便推出連串瘋狂立法,包括《禁止跨種族婚姻法》(The Prohibition of Mixed Marriages Act)、禁止跨種族戀愛的《背德法》(The immorality Act)、劃出禁止黑人居住地區的《集團地區法》(The Group Areas Act)、禁止黑白人混合使用公共設施的《隔離設施法》(The Reservation of Separate Amenities Act),以及廢掉教會學校的《班圖人教育法》(The Bantu Education Act)。一堆瘋狂立法,導致黑人不得不投身抗爭行列。

雖然曼德拉因身為非洲人國民大會武裝組織「民族之矛」總司令一職,而被判終身監禁,但走上武裝之路並非他本人的原意。在五十年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變本加厲後,非洲人國民大會內部出現路線之爭,1959年,主張暴力抗爭的一派成立泛非洲人大會(Pan-African Congress),誓言以武力鬥爭方式推翻南非政府。

當時曼德拉等人,仍主張以公民不合作運動來應對種族隔離政策。但南非國民黨政府似乎並不領情,仍大肆擴張警察等隊伍來鎮壓反對種族隔離政策的人。面對這樣野蠻的政府,曼德拉最終不得不調整策略,迫南非民選政府改變態度,成立民族之矛這武裝組織 。

決定改變策略後,曼德拉鑽研不少軍事戰略書籍,發現如果採取恐怖主義或革命方式與南非政府戰鬥的話,儘管非洲人國民大會最終或會取得勝利,但若要修補黑人與白人之間的裂痕就需要極大功夫。因此,他並無採納愛爾蘭共和軍等武裝組織採取的恐怖戰略,而是對關鍵經濟設施進行破壞,並指令武裝人員不得隨意殺傷他人。他想借連串破壞活動,癱瘓當時南非的出口,最終迫白人政府與非洲人國民大會談判。

曼德拉的戰略方向正確,但執行能力卻是另一回事。當時曼德拉的對手,並非只有南非的白人政府, 美國恐怕南非落入蘇聯手上,加上五、六十年代美國本身亦公然歧視黑人,南非和美國兩國可謂難兄難弟。因此,美國中央情報局派出臥底滲透非洲人國民大會,南非政府根據美國提供的情報去拘捕曼德拉。

然而,南非政府借拘捕曼德拉來瓦解非洲人國民大會領導的反抗運動這算盤亦打不響,八十年代南非多個城鎮發生騷亂,當時南非政府殘酷鎮壓的場面經電視傳入西方國家國民家中,促使不少西方國家國民要求對白人政府施壓聲浪越來越大。曼德拉的戰略,最終透過電視這工具來實踐。

冷戰結束:白人政府不得不讓步
雖然在中央情報局協助下,南非政府才得以拘捕曼德拉。但整個種族隔離政策的結束,也得力於美國的民間運動。
在南非大規模實施種族隔離政策後,在左翼思潮日漸抬頭的西方國家,陸續開始拒絕支持白人政府,甚至乾脆出錢出力支持非洲人國民大會。在1966年,瑞典為首的北歐國家已經表明會支持非洲人國民大會,瑞典、挪威、丹麥等北歐國家,大部分都是左翼分子執政。

在美國,種族歧視政策在民眾壓力下變得聲名狼藉,學界和教會更是反歧視重鎮。大學退休金以及教會都是大企業主要股東,而這結構令美國的大企業、大學以及各地政府成為結束種族隔離政策的推手。在美國中西部以及西岸多間名牌大學,包括史丹福大學、密歇根大學等紛紛不再投資南非債券、股票以及企業,之後哥倫比亞大學等等亦跟進,這種壓力已經令南非在美國本土集資出現難題。

在1971年,非裔傳教士Leon Sullivan加入通用汽車董事會,當時通用汽車是全美最大僱主,亦是南非最大黑人僱主,在1977年,Leon Sullivan提出了有名的蘇利文原則(The Sullivan Principles),要求投資南非的企業貫徹種族平等,與南非政府的種族歧視法律對著幹,這原則令125間在南非有投資的大企業中,有100間撤出投資 。

在1986年,蘇聯戈爾巴喬夫領導的政府已力求緩和冷戰, 美國政界亦面臨選民極大壓力要求向南非政府說不,美國國會在1986年通過法令,透過聯邦法律對南非實施制裁。南非總統德克勒克知道大勢已去,在1991年宣布廢除種族隔離相關法律,並且釋放曼德拉。





如何治天下大考驗
由於南非黑人人口佔優勢,加上南非急需改善國際形象,南非原執政國民黨已經很難再把持政權下去,由曼德拉領導的非洲人國民大會已勢必上台執政。 對曼德拉而言,管治在各國制裁和孤立政策下千瘡百孔的南非,才是當前急務。

經歷多年的種族隔離政策,白人壟斷大部分政經權力,黑人既無統治經驗,亦無經濟能力,若原有的白人一下子跑掉,就很可能出現津巴布韋趕走白人農民後,經濟一團糟的亂子。因此,要南非重返國際社會,就要將南非白人成為國家建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要取信於他們,而1995年的欖球世界盃成了關鍵。

在種族隔離政策執行期間,欖球是不折不扣的白人運動,1995年南非舉辦欖球世界盃時,南非國家隊只有一名黑人球員,而政府如何處理欖球隊將決定白人對未來曼德拉政府的信心。曼德拉知道這一點,因此他先阻止體育部改掉被視為種族隔離標誌的綠色球衣以及跳羚標誌,然後召見以白人為主的欖球隊,親自鼓勵全力爭勝。

但更大的政治舉動,在南非擊敗新西蘭贏得世界盃時發生,當時頒獎的曼德拉穿上南非欖球國家隊球衣,象徵他對過往白人暴政的寬恕,連他這種坐了這麼多年冤獄的人都可以接受跳羚球衣,哪為何其他黑人辦不到?他以身作則去實現民族和解,令留在南非的白人相信在曼德拉治下,不會像其他非洲國家的白人般遭到報復。

另方面,他亦積極吸納白人政治精英。本來非洲人國民大會在被禁時期,已有不少白人成員,他們多數參與南非共產黨的鬥爭,亦有小部分人是同情非洲人國民大會的知識分子。而在非洲人國民大會上台後,這些白人成員不少都被委以重任,成為內閣閣員。

而Trevor Andrew Manuel更一直視為首任非洲人國民大會黨籍白人總統的熱門人選,而脫胎自國民黨的新國民黨,後來亦併入非洲人國民大會,曼德拉上台後,無論在行動上和政策上都顯示到他對各種族一視同仁,特別令白人看到他們透過非洲人國民大會,同樣能分享政治權力。

曼德拉教曉我們甚麼?
很多人頌揚曼德拉,其實他並非使用和平方式瓦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不過,曼德拉亦非使用無限制暴力。在忍無可忍時不迴避使用武力,但使用武力的程度適可而止,盡量避免不必要的人命傷亡。在上台後審時度勢,以寬恕來保留國家的有生力量等。這一切一切,曼德拉不只是個光講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書生,他是有長遠眼光的戰略家。



嗜悲 不知 孟德拉 有甚麽文學作品傳世,或是有關思想的文字記錄,但曾讀過他自己在法庭自辯的 full text,是有關孟德拉奮闘為種族平等努力的複述。


孟德拉 自辯的 全文 谷歌中文翻譯 Listen:first 3 min




李煜李後主是位落難的王子,而 孟德拉 是一位非洲部族的王子,雖然已經家道中落,土地資源落入歐洲來的白人手中,然而相信還是有些家底,他可以供他入學讀法律,比起當時普通的非洲黑人,沒有受教育多是文盲,經已是幸運得多。


落難的王子可以做些甚麽,甚至創造些甚麽呢?很受當時的環境左右,也和個人的韌力肯定有關連!




後記:


嗜悲 在舊文說過雖然景仰 孟德拉,但他並不是一位完人 。。。。。


文:Henry Porter (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面書)


【AM730】南非人權領袖曼德拉逝世,世人爭相懷緬,不少寫得感人肺腑。我沒有此等文采,本來一如以往,打算找些較少人注意的地方著墨。不過要找新觀點其實不難,因為網絡已有不少論述指,只提曼德拉提倡和平一面,卻忽略了他並不否定、甚至肯定武力的部分。

事實上,和追尋「人種平等」的偉大理想相比,曼德拉的想法相當實際。除了常被引用的「我按照甘地的模式看待非暴力。不能把非暴力看作是一種神聖不可違背的原則,而應當把它看作一種根據形勢需要而使用的戰略戰術」,在《時代雜誌》中當他談及甘地時,更直接指出「只有力量才是帝國主義者聽得入耳的語言,沒有國家能夠避免在爭取自由過程中完全撇除暴力」。

曼德拉從六十年代開始就是一個激進民族主義者,他所創立的「民族之矛」就是希望透過恐怖襲擊逼迫南非政府放棄種族隔離政策,而他作為未經戰鬥訓練的一分子,其職責就是前往埃塞俄比亞、阿爾及利亞等非洲國家籌措資金。

雖然曼德拉指「民族之矛」最初的目的只為一些避免人命傷亡的破壞行動,當被拘捕後亦聲稱並不認同要在南非發動游擊戰爭,但事實上自他入獄之後,「民族之矛」在數十年間的行動已升級至武裝起義,造成至少63死,483人受傷;當中還未計算參與行動的成員傷亡,以及在訓練期間因不人道對待甚至虐打而喪生的參加者。

即使之後的一連串恐怖襲擊和身在獄中的曼德拉並無直接關係,但自他出獄後,卻也沒有對「民族之矛」施予過嚴厲譴責。而接替曼德拉成為「民族之矛」領袖之一的祖馬,就是現任南非總統。甚至乎所有曾在曼德拉監禁期間協助過非洲人國民大會(ANC)進行過鬥爭的極權政府,曼德拉一律視之為終身戰友。

曼德拉出獄後訪卡達菲
最著名的就是利比亞「狂人」卡達菲,因其在數十年間持續資助ANC及其相關組織人士提供訓練,因此在曼德拉出獄後才3個月,他就出訪利比亞以答謝卡達菲與人民在ANC艱難時期提供的支持,並稱他們為「忠實的戰友」。

在1994年成功當選總統時,曼德拉亦無視西方社會與傳媒的質疑,邀請後者出席其宣誓儀式,然後作了那著名的聲明:「對於那些因我和卡達菲的友誼而感到惱怒的人,可以跳進水池裡涼快涼快。」(Those who feel irritated by our friendship with President Gaddafi can go jump in the pool。)直至2011年卡達菲倒台被殺為止,曼德拉與南非政府一直對其不離不棄。

除此以外,身為曼德拉「思想啟蒙導師」卡斯特羅統治的古巴、蘇聯都是南非黑人民權鬥爭的支持者,後者和利比亞一樣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為「民族之矛」及其隸屬的ANC提供過大量援助和訓練,而曼德拉也沒有忘記他們。卡斯特羅固然是除卡達菲以外,曼德拉在出獄後另一個迫不及待要會面的對象。

在1999年曼德拉到訪莫斯科時,俄羅斯科學院特地頒授了兩個榮譽博士學位給他,但曼德拉還是念舊地問到1990年蘇共政權被推翻前,曾經頒予他,卻因仍在獄中不能領獎的最後一屆「列寧國際和平獎」的獎牌下落,最後在2002年由俄羅斯駐南非大使將找到的獎牌重新轉交予他。

發言表達對共產主義的仰慕
正因曼德拉一生與共產政權極其密切,所以一些右翼人士由始至終皆對其抱持負面態度,事實上的確在不少發言中表達對共產主義的仰慕,甚至在閱讀Edgar Snow的《紅星閃耀在中國》後,對毛澤東推崇備至,認為長征的成功與毛澤東的解放戰爭,令他對游擊戰有一個基礎而完整的認識,讓其了解只要擁有毛澤東那種反傳統的創新想法和決斷力,任何奇跡都可以發生。

在此之所以要這麼詳細地提及曼德拉所景仰的人物和朋友們,首先是希望大家知道人類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個體:曼德拉為了達成崇高的目標,有時不得不在道德上作出妥協和讓步,甚至不惜向被世人視為魔鬼般的惡人學習和同行。但另一方面,即使這些「惡人」日後已被時代遺忘,又或已到窮途絕路之時,失去利用價值的他們,卻仍被曼德拉和他的後繼者關懷到最後,這未嘗是一種道德的彰顯。

其次,曼德拉的想法也是隨時間而演變。他認同武力鬥爭的說法,多見於入獄之前;而自出獄後,「非暴力」一詞已成為了其中心思想,而即使偶而在訪問中提及有關支持暴力為可行的出路,也不過是為自己以前的立場說項而已。他本人其實早已知道,目前世界的情況和冷戰時期已不甚相同,和平手段的威力和爭取到的民心,往往比暴力手段更有效。

正如之前所言,他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在鬥爭過程中,他敵視白人政權,在當權以後,他即反過來確保白人在南非保有一席之地;歐美諸國當年對南非僅止於經濟制裁,他就往反美陣營裡鑽;到成為總統之後,又能和歐美諸國,甚至在白人政權時期的締約國如中華民國等保持良好關係。所以若認為曼德拉是認同武力鬥爭的朋友,我想問一下,你們又有沒有充夠的胸襟如曼德拉所言,「與你的敵人合作,讓他成為你的拍檔」,以達致他所追求的真正和平?




獲釋後的 孟德拉 感謝老朋友沒有錯,而且這些老朋友在 孟德拉 落難時提出幫助,我不知道 孟德拉 是否同意 卡特菲 和 卡斯特羅 的獨裁統治,但一出來就反面不認人,這會是 孟德拉 應做的事嗎 ???到時又會有人說三道四,話 孟德拉 忘恩負義。不過,起碼上文沒有說 孟德拉 提供南非的資源,幫助和支持卡特菲 和 卡斯特羅 屠殺對付異己份子。



王永平:德克勒克成就曼德拉

【AM730】世界偉人曼德拉逝世,全球領袖致敬。出席喪禮儀式的知名人士包括南非最後一名白人總統德克勒克(Willem de Klerk),他在任內推動種族和諧政策。1990年,他決定釋放被囚27年的曼德拉。

1992年,他進行全國投票,獲得近七成的白人支持他的改革政策,並同意他與曼德拉商討南非過渡至各種族享平等權利的具體安排。1993年,他與曼德拉一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1994年,南非舉行大選,由曼德拉領導的非洲國民大會憑黑人佔多數的優勢贏得大選。曼德拉當上總統後,德克勒克出任第二副總統。1996年,他辭去職位,然後淡出政壇。

在德克勒克治下的南非,因長期受到國際制裁,經濟惡劣。放棄種族隔離政策是擺脫困局的最理性辦法。但黑白兩族衝突多年,仇深似海,今天被稱譽為非暴力典範的曼德拉,入獄前正是因為決定以暴易暴被判囚。釋放曼德拉需要極大的決心和勇氣。德克勒克適時當權,顯示過人的能力,成功說服他的黨友和南非白人實行種族平權,實質是讓黑人執政。曼德拉出獄後倡議真正的種族和諧,完全不計較過往白人犯下的罪行,部分應該是受到德克勒克的影響。

在內地被囚禁的劉曉波,跟曼德拉一樣,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以有中國網民慨嘆,為何中國不可以出一名像德克勒克這樣包容的領導人。也有人說,南非和中國的情況不同,根據判詞,劉曉波不是政治犯,而是觸犯了中國法律。無論如何,南非的德克勒克和曼德拉向世人示範真正的包括異見以及如何達致持久的社會和諧。

今天南非的經濟依然乏善足陳,罪案率高企,但不同種族相安無事。這對多種族的中國也許有值得借鏡的地方。



德克勒克 釋放出執政權,讓黑人佔大多數的南非選出黑人總統,而在差不多的時候,俄國的 戈爾巴喬夫 也是因為新思維,讓東歐和衛星國脫離蘇聯,最後剩下俄國和幾個加盟小小國,蘇聯正式瓦解。德克勒克(1993) 和 戈爾巴喬夫(1990)都得到了西方國家的 諾貝爾和平獎!



伸延閱覽:
南唐 李煜 維基百科
李煜詞全集 njmuseum.com
Life imitates art ~ Oscar Wilde 維基百科
Oscar Wilde~Quotes 維基百科
推動種族平等的王子 ~ 曼德拉 AM730
曼德拉和他的朋友們 AM730
德克勒克成就曼德拉 AM730



我的舊文:
命運的逆轉
Nelson Mandela 彌爾遜 孟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