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July 25, 2010

共渡時艱


點擊圖片可以放大些, 方便閱讀。
(抱歉未知來源, 祈為見諒。Sorry this picture was sent to me
by a friend via email so I didn't know the source.)




僱員與僱主, 各有立場, 在經濟艱難的時候, 卻要為自身的利益著想。


在香港打工, 中國人老闆的要求, 多是剝削員工, 準時能放工的, 若不是評為偷懶, 就是工作量過少, 後果必然是加重工作量。 有能力的, 你能做得到, 就增加多些工作量, 結果是雇員, 將工作托拖慢來做, 做到剛剛好, 每工作天遲半個鐘至四十五分鍾, 才離開返家。


外國人老闆呢? 個別而言罷! 來自北美的毆陸的各有不同, 鞭策員工, 各施各法, 但聽老爸叔伯輩的想當年, 做"印度行"的更慘!


立法會三讀, 通過了"最低工資條例草案", 但沒有訂定最低工資水平, 是勞工界的HK$33, 還是功能組別張宇人的HK$20, 政府多數是中間落入墨罷, 仲有排拗。 但卻沒有同時訂定最高工時的立法, 而且是指的是 WAGES 時薪, 月薪的僱員今次有沒有保障呢? 這條路還有很遠要走!!!


後記:
【明報專訊】大家樂集團表示,剔除員工受薪食飯時間,是為了配合最低工資的推行,絕不是剋扣工資。
大家樂人力資源助理總監溫明召開記者會,解釋大家樂扣除員工食飯時間的安排。他指出,沒有受薪食飯時間,是零售及飲食業的普遍安排,其他快餐行業亦是有如此做法,絕不是剋扣工資。他更出示簡報,聲稱「麥、堡、家、美」等快餐連鎖店亦沒有受薪飯鐘。

他表示,可以保證在同一時數下,工人十月的薪金不會少過九月的薪金,他更舉出例子稱,如工人每日工作8個小時,由於時薪已由22元加至25元,所以即使減了計算食飯時間時薪金,亦可獲加薪7.5元。

他亦指出,大家樂沒有以「大石壓死蟹」的方式,推行有關政策,他們曾全面諮詢員工,獲得他們的支持。



【明報專訊】連鎖快餐店大家樂員工薪酬明加實減,惹來爭議。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表示,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

事緣大家樂向外公布提升僱員時薪,但近日卻被揭將用膳時段,剔出工時。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亦在其網誌,撰寫題為《向大家樂進一言》的文章批評大家樂。

不過,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今早拒絕直接評論大家樂的做法,但他指,現時《僱傭條例》無列明員工用膳時間要支薪,因此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

張建宗又表示,將來訂立最低工資後,用膳時間是否支薪,亦須由僱主及僱員雙方協商。

他又說,在審議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半年時間內,當局反覆討論用膳時間是否要支薪的問題,最終決定跟隨現有《僱傭條例》的安排。他指,這是因為膳食時間真的不是工作的時間,最低工資是多勞多得的,其實是很「均真」的。最低工資是在你做事的鐘數,僱主一定要給予薪酬,以多勞多得去計算,所以用時薪計就是這個意思。

對於有批評指,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本身亦是「臨時最低工資保障委員會」的成員;張建宗說,委任成員時,是考慮到他們對行業的認識和了解,而他們亦是以個人名義接受委任,並非代表所屬機構。



好顯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政府又好心做壞事!


後後記:
職工盟表示,大家樂提出的新工資安排,不計算食飯時間,是變相減薪。職工盟號召下周二(十一月九日)抵制大家樂一日,抗議大家樂新的工資安排。 為表示我的支持響應,由十一月二日起,至十一月九日止(inclusive),我會不吃、我會不買、我亦不會代別人買任何“大家樂”出品。


後後後記:
【明報專訊】職工盟召開記者會,歡迎大家樂取消把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同時取消下周二的罷食大家樂的行動。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組織幹事胡穗珊稱,歡迎大家樂懸崖勒馬。今次能夠維護勞工權力,全賴市民和其他團體的支持,對此表示感謝。

她表示,會繼續監察其他集團是否有剝削員工的行為,也呼籲員工舉報。由於大家樂取消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職工盟屬下的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也宣布,取消星期二罷食大家樂的行動。



雖然職工盟已設消下周二(十一月九日)抵制大家樂一日,抗議大家樂之前的工資安排,我仍然堅持抗議行動。我會不吃、我會不買、我亦不會代別人買任何“大家樂”出品,直至下週二十一月九日為止(inclusive)。


最後後後後記:
【明報專訊】政府最快今日公布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名單,原來的主席鄭若驊將退下來,接棒的是大律師背景人士,而勞工界的3名成員,包括職工盟的劉千石、勞聯的李啟明及工聯會的鄺志堅將原班人馬留任,但餘下兩個界別即商界及學術界將「大換班」。

勞工界留任 商界學界大換班
據悉,政府急於組班,是因為2010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已完成,政府希望委員會盡快投入工作,一起研究數據。由於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政府原希望已有工作默契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全部留下過渡,不過事與願違,主席鄭若驊因為健康問題,以及公司業務繁忙為由,不願留下。

政府再三挽留不果,已改邀另一名大律師背景的人士出任主席一職,政圈流傳的人選包括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及莫樹聯,前者於08年中起出任監警會主席,另任職暴力及執法傷亡賠償委員會主席和行政上訴委員會副主席,而他更擔任馬尼拉人質事件死因聆訊研訊主任;莫樹聯則任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兩人均是法律界明日之星。

最低工資委員會除主席及官方代表外,還有3個界別,除勞工界可原班人馬留任外,商界的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新鴻基地產發展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郭炳江料離任;3名學者包括科大鄭國漢、中大廖柏偉及城大伍錫洪也會「走人」。

翟紹唐任最低工資委會主席
政府今日公布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任命,擁有豐富公職經驗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獲委任為委員會主席。
資深大律師翟紹唐目前為監警會主席、暴力傷亡賠償委員會及執法傷亡賠償委員會和「沙士」信託基金覆檢委員會的主席、行政上訴委員會及非應邀電子訊息(執行通知)上訴委員會的副主席,以及電訊(競爭條文)上訴委員會的成員。

翟紹唐同時擔任菲律賓人質慘劇死因研訊主任。

政府宣布,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任期兩年,由2011年3月1日起生效。行政長官除委任翟紹唐資深大律師出任委員會主席外,並同時委任12位委員會成員,包括來自勞工界、商界、學術界的人士以及政府代表。主席及9位非官方成員均以個人身分獲委任。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歡迎委任時說:「委員會肩負研究及建議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重要使命。我非常感謝主席及各委員樂意為委員會服務,貢獻他們的真知灼見。」

他說:「翟紹唐主席具備豐富的社會服務經驗,並曾為不同的政府諮詢委員會貢獻所長。我深信在他的卓越領導下,委員會會成功發揮職能。」委員會是根據《最低工資條例》設立,其主要職能是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就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作出建議。在作出建議時,委員會必須顧及在防止工資過低、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以及維持本港經濟發展及競爭力之間取得適當平衡。

勞工處將為委員會提供秘書處的支援服務,並會盡快安排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張建宗亦藉此機會再次感謝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鄭若驊資深大律師及全體成員為建議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所付出的心力。

他說:「在鄭若驊主席的領導及所有委員的全力支持下,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為香港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奠下堅實的基礎。社會得以就法定最低工資達成共識,臨時委員會實在勞苦功高。」在新委任的最低工資委員會的非官方委員當中,有四位曾擔任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他們是鄺志堅、劉千石、李啟明和麥瑞琼。

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名單如下:
●主席
翟紹唐資深大律師
●非官方成員
陳章明教授
張仁良教授
鄺志堅
劉千石
劉嘉時
李啟明
麥瑞琼
孫永泉教授
黃傑龍
●政府代表
勞工及福利局常任秘書長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工商及旅遊科常任秘書長
政府經濟顧問


之前成立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它的主席:鄭若驊是私人執業的資深大律師。她為2008年特許仲裁學會的主席,是首位亞洲女性獲選為該國際性組織的主席。和 非官方成員:陳裕光博士為大家樂集團有限公司的集團主席。都沒有留任。



伸延閱覽: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 legco.gov.hk
三讀通過最低工資條例 谷歌新聞搜尋
大家樂:無薪飯鐘不是剋扣 雅虎新聞網
張建宗:大家樂沒違法 雅虎新聞網
職工盟取消罷食大家樂 雅虎新聞網
翟最低工資委員會 大狀接棒任主席 雅虎新聞網
翟紹唐任最低工資委會主席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奴才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