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Audrey Hepburn



【杜莎夫人蠟像館】香港杜莎夫人蠟像館於今天隆重推出傳奇影星、時裝界寵兒暨慈善家柯德莉夏萍的蠟像。名模Ana R.以高貴造型擔任蠟像揭幕禮特別嘉賓,與永恆高雅的淑女柯德莉夏萍共進氣派優雅的早餐。

柯德莉夏萍的蠟像身穿其於《珠光寶氣》一片中所飾演的紐約上流社會名媛 Holly Golightly的經典小黑裙(Little Black Dress),配以瑰麗皇冠和珍珠頸鍊。
點擊觀看:宣傳網頁


電影 《珠光寶氣》 Breakfast at Tiffany's 中,柯德莉夏萍的髮飾,所穿戴的珠寶和貼身黑裙子,被視為經典中的經典。



【維基百科】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1929年5月4日-1993年1月20日),英國女星,生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知名音樂劇與電影女演員,晚年曾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特使。

身為荷里活最著名的女星之一,她以高雅的氣質與有品味的穿着著稱。生前主演的多部電影如《金枝玉葉》、《珠光寶氣》和《窈窕淑女》等至今仍為無數人眼中的經典。1999年,她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來最偉大的女演員第3名。




電影 Breakfast at Tiffanys 港譯:珠光寶氣


柯德莉夏萍穿起那經典的黑裙子!(名曲 moon river 襯底)


電影 Charade 港譯:花都奇遇结良缘


是一個關於價值連城郵票的故事!


電影 How to steal a Million 港譯:偷龍轉鳳


偷入博物館去偷一件偽藝術品!


Audrey Hepburn Biography













利益申報:
本人和家屬,並無購買杜莎夫人蠟像館有關股票,及任職杜莎夫人蠟像館有關商業機構。


伸延閱覽:
柯德莉·夏萍 madametussauds.com
柯德莉·夏萍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Everlasting 柯德莉 夏萍:My Fair Lady 和 Roman Holiday 還有 Always
啊 。。。習慣了!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民主路

民主路



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首先發難強人本阿里下台,埃及不久也經不起考驗總統穆巴拉克下台,繼而利比亞狂人卡特非與反對派經歷了半年多的內戰,卒之失去統治權,由反政府派系取得聯合國承認政權。按革命派的使命是要成立民主的政治,也將是最新的民主政體,不過暫時還是臨時政府階段,只是個爛攤子!


中原地產的施永清先生愛發表他的C觀點,不過也不盡是C級的觀點,偶然讀到幾篇都可以分享!


【2011年09月22日 C觀點 施永青】在電視新聞上又見到希臘人上街示威,抗議政府削減他們應有的福利。希臘的失業率已近16%,年輕人的失業率更高達30%。在這種環境下要削減福利,當然會直接影響人民的生活,人民出來抗議不難理解。但人民是否也應了解一下國家的處境,看看國家是否真有條件維持原有水平的福利?

很明顯,希臘人的所謂原有福利水平,並非與希臘的經濟發展水平相匹配的,它是憑國家不斷舉債去維持的。現在政府的債務太多了,債主開始擔心希臘還不起,所以不肯再借了。沒有新的財政來源,政府要削減開支是很自然的事,人民也不能不去面對。

有些人會把政府提供的某些服務,如教育、醫療、退休保障等,視作是人民該有的權利。其實,這個世界並沒有甚麼天賦的權利。人權的概念只存在於人的腦海之中,在天地間是找不到的。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社會上的所謂人權,其實並非上天賜予的,而需要一定的政治制度去維護,並得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作支持的。

希臘人應該明白,現在高叫政治權利是沒有用的,必須實際解決經濟問題。即使今天還有債主為了顧全大局繼續借錢給希臘,但希臘自己也不應以為,永遠都可以靠借度日。人只能過恰如其分的生活,就是以收入決定開支。這是選哪個政府上台都改變不了的現實。

希臘人若是不肯降低生活水平去支持政府還債,最終只會逼希臘破產,今後再沒有國家肯借錢給希臘,那希臘人就非自食其力不可。屆時,希臘人的生活只會更加痛苦,經濟要復甦就更不容易。

希臘人今天的行為,令我想起南韓人截然不同的表現。上世紀末,亞洲出現金融風暴,南韓亦被波及,但南韓人知道國家有難的時候,卻沒有只顧自己的權益,而是先為國家著想。

南韓人搞示威暴亂的能力,世界首屈一指,但南韓人在國家真的出現危機的時候,卻不來這一套。他們知道經濟問題還得靠經濟的途徑去解決。當年很多南韓人都主動傾盡家中的財物奉獻給政府,有些婦女甚至連陪嫁時的金器也交出來給政府救急。

香港人在電視上看到這種畫面,心中難免也被觸動。中國人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南韓人在國家有難的時候,連婦孺也上陣了。其他國家見南韓人那麼愛國,自然覺得這個國家有前途,願意繼續支持南韓,與南韓在經濟上共同發展了。

這種情況令南韓的經濟復甦得很快,不用三年,已調理好創傷,恢復高速增長了。現在南韓已在不同的領域開始追趕日本,甚至威脅日本的領導地位了。香港人的家裡,現在都有一兩件南韓電器,顯示南韓的經濟已有長足的進步。希臘人民要跳出現時的困局,應多多向南韓人民學習。



民主的希臘 和 民主的韓國(南韓),一個在南歐的巴爾幹半島南端,一個在東北亞的朝鮮半島南端,這兩個半島的人民在以往的一百年,經歷內戰飽受戰火洗禮。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第一槍在巴爾幹半島響起,而日本也在差不多的時間,在朝鮮半島進行殖民統治。最後希臘和韓國的國民,都得到了民主,竟然在需要共渡時艱之時,顯出極端不同的態度。


【2011年04月21日 C觀點 施永青】自反高鐵運動以來,年輕人參與抗爭活動多了,而且手段比他們的上一輩更為激進。他們的前輩只會包圍政府部門,但他們連私人機構也不放過。

他們的前輩只會上街遊行,但他們會衝出馬路,躺在地上癱瘓交通。他們的前輩在出席別人的活動時,只會在台下舉牌或叫口號,但他們會衝上台,推人搶咪。

由於這類行為有時會傷及無辜,妨礙非有關人士的正常生活,所以一般人對這類行為都並不認同。但激進的年輕人卻依然故我,樂此不疲。

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堅信,現有的建制已百病叢生,無可救藥。他們認為,香港的基本問題是未有普選,一日未有普選,他們都有權用激進的手段,去喚起市民的覺悟,直到全民起義,合力推倒不合理的建制為止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看到現存的建制,存在着很多可改善的地方,亦認同普選有助問題的解決。然而,民主的進度並非香港人說了算,還要得到中央政府的認可。即使在香港內部,也存在着較為保守的意見。年輕人不應該唯我獨尊,把自己的意見看成是唯一正確的意見,並要把它加諸所有人的頭上。

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他們不反對早點有民主,只是他們對民主的渴求,尚未急切到令他們放下日常生活,像激進派那樣全力以赴吧了。這類人的數目不少,他們的意願應該被尊重。

現實世界的建制不可能沒有毛病,亦不等如有了民主之後,一切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在先進的民主國家,社會上一樣有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

美國的黑人一度為奧巴馬上台而歡呼,但奧巴馬上台後,他們才知道,民主只是一場選舉遊戲吧了,並不足以改變基層的命運。美國的一些基層社區,不但投票率極低,連報警求助的比率也極低,反映基層對建制已不存希望,反而是亞非拉一些未有民主的國家,人民對民主才保持着較熱切的希望。

香港的情況比較特殊,雖然尚未有真正的民主,但卻有世界級水平的法治與自由。雖然反對派經常攻擊政府的管治不濟,但這只是他們拿理想與現實相比,如果與現實世界上的其他政府相比,香港政府做得絕對不差。

我們的財政有大量盈餘,經濟連年都有增長,失業率只有3.6%。此外,政府還可以提供12年的免費教育。接近免費的醫療服務,以及覆蓋性闊的綜援安全網。這些都不是所有民主政府都可以做到的。

激進派的想法,是政制民主化之後,香港的社會可以變得更好。但若是用保守一點的觀點去看,香港現有的相對好的境況並非必然的。既有歷史因素,亦要靠一定的機緣巧合,是各種各樣的主客觀因素的總和。沒有人有能力把它推倒重建而可以同樣成功。

經濟學家雖然知道甚麼是經濟增長的要素,但人類卻沒有把這些因素合起來變成經濟的活力。現實世界是演變出來的,而不是靠偉大計劃改造出來的,為烏托邦所做的犧牲,很多時都是不值得的。



有民主、有普選、有 universal sufferage 就是萬能俠嗎?世界上最高度民主的國家,最愛宣揚民主的國家,最喜歡輸出民主的國家 ==》美國,其國債是幾近十四萬億美元,而且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都在增長中,因為無力償還,到期的債務本金和支付利息,就簡單地要發更大額的新債,來應付本金與利息的支出。


記得前些時還因為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談不攏增加國債上限,差點要把非必要的政府部門設施暫停營業暫停對外開放,最後雖然勉強傾得成,但被穆迪調低國家主權評級。看返年初香港特區政府,也鬧出司局長自己不在心,令到不夠票通過臨時撥款法案,曾蔭權曾俊華和陳家強就出來恐嚇:公務員冇糧出、綜援戶冇糧出、公公婆婆沒有生菓金!實際上香港擁有雄厚財政儲備外匯儲備,絕對不會出現美國式的冇糧出的問題存在。


最高度自由民主的美國攪出了 subprime mortgages 次按,Lehman Brothers 雷曼兄弟倒閉,引發全球金融海嘯,美國人為了自救,不顧其他國際死活,壓低息口釋放銀根,強行推出量化寬鬆 EQI 又 EQII,以為單靠印紙幣便能扭轉經濟低潮,至今黔驢技窮。而民主共和兩黨的救市方案,對於開源(加新稅)節流(減開支)又談不攏,兩黨繼而互揪後腳,聯儲局最後濟出一招 OT Operation Twist,全世界金融市場慘被美國 turned UP side Down,In side Out!


理想的民主 democracy 主義,容易被政客政棍帶入歪路,還是民主 democracy 主義,只有好景時看來有效,在不景時候發揮不到應有作用?可能好多人會話民主 democracy 是把雙刃劍,主要是舞劍者如何去舞!



伸延閱覽:
C觀點:成功並非必然 730.com
C觀點:希臘人與南韓人的差異 730.com
AM730 730.com




Sunday, September 25, 2011

勸進 勸退



明年是選特首年,至今還是跑馬仔,北大人沒有定案,暫時沒有誰先跑出來。我們見到由初時疑似者有兩個實在的,增加了尚在曖曖昧昧中的一個,更弄成又有一個被說成是黑馬。於是有人出來提議三頭馬車陣勢!


坊間積極討論王主任列舉出來的新特首須具備條件,而兩位擺到明急欲去馬者,急忙對號入座,分別由疑似助選團成員出來力挺。連李超人出席業績發佈會,解釋為何阿“咩咩”曾經在訓勉年輕人時,擺他名字上台,也被傳媒演繹成為挺“咩咩”,貶阿“乜乜”。


【明報專訊】長實主席李嘉誠在業績記者會上說,特首要獲得港人和國家的信任,並要有能力勝任工作,並吐了一句﹕「要識得做嘢,唔係剩係識得口講」,又花了5分鐘為政務司長唐英年的「失言」解畫。時事評論員李鵬飛認為李嘉誠的一番言論是「挺唐」、並有針對另一熱門人選梁振英的意味。

李嘉誠昨日出席長和系業績會時,被問到對下屆特首選舉的看法。他表示,為免對「有心和有可能出來選特首的人士不公道」,不會評論個別人選,但重申特首除了要得到港人和國家的信任外,亦要有能力勝任,「要識得做嘢,唔係剩係識得口講」,言論和早前表明支持唐英年參選特首的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指唐英年是「唔出聲卻能實踐」,十分相似。

稱特首「要識得做嘢 唔係識得口講 」
李鵬飛分析認為,李嘉誠是挺唐,不過昨日說的是自己意見。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也說,李嘉誠的說話會讓人聯想為挺唐。

李嘉誠又提到唐英年早前呼籲青年人反問自己為何做不到下一個李嘉誠,他拿出一早準備好的6月在汕頭大學向畢業生致辭的講稿,為唐英年解說了長達5分鐘。李嘉誠表示,自己在講稿中提到,「從他人經驗悟出心得,是不錯的成長教材」,「人生的過程中儘管不無遺憾,但我學到最價值連城的一課,逆境和挑戰只要能激發起生命的力度,我們的成就是可以超乎自己所想像」。

澄清「絕對無」不高興
李嘉誠認為,唐英年是講真話,是因為愛香港和愛年青人而說話。對於有指李嘉誠因唐的講話而不高興,李嘉誠澄清「絕對無」,形容是被人誤解。

被問到作為少數有資格投票選特首者,是否已有心水人選,李嘉誠沒有正面回應,他笑言﹕「我是和你們一樣,一人一票」,台下記者起哄、澄清無票,李嘉誠笑說﹕「將來2017年開始一人一票啦,我將佢講早少少啫。」



由初時疑似者中只有兩個實在的有意參選,到最近其中一個就話:當仁不讓、繼續努力、不斷努力!正在積極備選中。另一個頻頻寧願選擇說錯話,死都要向北表明,維護建制心跡堅定。


還有一個尚在曖曖昧昧中,就出來喊話曰你唔選就我選,好似擺明是唔妥另外一位,其實是已被勸退,咁做只是給自己一個下台階。尚有一個被說成是黑馬,一直說自己沒有班底,但他的師傅就暗中代他組班,近來也沒有聲氣了。更因為之前幾個都遲遲沒有表態,令到前政務官也說要犧牲自己出來參選,不過都已經收聲。


看來留低的只有阿“咩咩”和 阿“乜乜”,兩人都經已等候多年,2012年是最後一次由小圈子800人增至1200人的選委會,選出新的特首。到 2017年雖云:普選特首,但還未知道有甚麽新規則,所謂普選去到甚麽程度,是真普選還是假普選,真是未知之數!故此阿“咩咩”和 阿“乜乜”兩人爭崩頭,都要趁最後一次由小圈子1200人選舉中,一嘗夙願。


如今連建制派自己內部都未能協商出一個候選人,勸進的有,勸退的有,逼人出來選的也有。


【明報專訊】特首選舉參選人呼之欲出,相信短期內誰會正式參選,就會明朗化。有意見認為建制派應該只派一人參選,理由包括建制派不應分裂、不要給機會民主派成為造王者云云。這些理由,深究下去,似是而非,另外,若建制派只派一人參選,按目前情况,中央可能要勸退最少一人,那又應該勸退誰呢?

以目前選舉委員會的組成,不符合中央愛國愛港要求準則的參選人,根本不可能當選,這種情况下,中央不應阻撓任何有志參選者,應讓他們盡情表現,使市民和選委作最適當選擇;另外,透過真正有意義的競爭,也可以塑造健康的選舉文化,為政制邁向雙普選立下楷模。

有志者應落場比賽 盡情表現爭取支持
關於多過一名建制派參選,就會分裂云云,有點危言聳聽。香港的選舉,不涉及國家定位、國家認同、族群矛盾,只是參選人就治港理念甚或具體方針政策,有所不同而已,這種理念政策之辯,不可能構成社會根本性分裂。

其次,選舉表面上兩方對壘,不過,透過辯論可以加深社會、市民對香港所面對問題的認知,兩方對壘之分,反而可以結出最大共識之果。另外,本港社會崇尚文明理性,選舉歷史雖然不長,但是社會不刻意追求鐵板一塊,而是接受多元,珍惜多元,做到真正的和而不同。所以,擔心競爭會造成分裂,並不符合香港實情。

至於說兩名建制派競逐,為了壓倒對手,他們會與民主派「交易」,爭取民主派選委的票,屆時或許要答允讓民主派做局長等條件,結果是民主派會成為造王者云云。首先,民主派選委手中一票,無人可以剝奪,他們投票給誰,有充分個人意志,在不記名投票中,有誰可以指揮民主派投票?若中央與民主派真箇勢成水火,而建制派特首參選人竟靠民主派上位,中央會容許這種情况出現嗎?所以,這個議題並不真實。

其次,即使當選特首以司局長職位,向民主派「買票」,但是,司局長屬於主要官員,都要經由中央政府任命,若中央不接受特首提名民主派人士當主要官員,則「交易」也會告吹。即使退一步而言,若民主派賢能之士當主要官員,參與治港,又有什麼不好?為何總要排斥民主派,這種保守僵化思維,正是香港社會紛亂的根源。若說香港存在分裂,不分青紅皂白地排斥異己,是分裂的最大動力。

再說,若要勸退,中央應該勸退誰?目前,政務司長唐英年、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都是熱門參選人,他們同屬建制派,以客觀數據而言,只有民意調查可供參考,而最新民調數字顯示,兩人民意支持度叮噹馬頭,而梁振英後來追上,升勢凌厲,以這種民意走勢,若要中央勸退一人,應該勸退誰呢?

「勸退論」乃由唐英年支持者提出,按常理是要中央勸退梁振英,然則理據何在、客觀準則何在?若勸退論目的在不肯落場比賽,只求借助中央清除對手,然後「黃袍加身」登大位,則抱持這種心態的特首,可以委以重任?若如此簡單的道理,中央都不能保持清醒,相信會有許多人無言以對了。

所以,無謂寄望什麼勸退,積極準備落場,參與真正競逐,經歷選舉洗禮,以真材實料爭取市民和選委認同,當選然後統領香港、服務市民,才是正途。

中央掌握「安全系數」尊重參選人毋須勸退
目前特首選舉安排,中央可謂掌握全部「安全系數」。選委數量與組成成分,民主派最多都不會超過200席,即剛稍稍超過提名一人參選的門檻,無論由誰代表民主派參選,都只是陪跑分子,不可能勝選。

若唐英年和梁振英參選,兩人肯定符合中央準則的愛國愛港要求,無論誰當選,相信都會得到中央接受,中央最恰當處理,是不應該考慮勸退任何人,讓他們透過選舉過程,盡量表現,中央可以藉此觀察兩人的才具本領,看看誰可膺治港大任。以中央對民主派以外選委的影響力,必要時也可以發功,讓心儀參選者當選。

所以,選舉全過程,中央都不以勸退決定結果,乃最理想做法,若中央要抓更多安全系數,則可以促使建制派制訂初選機制,在結束提名之前,得出一名候選人,由他/她代表建制派參選。有關初選機制,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全國性初選,選舉工程龐大,最具民主選舉氣氛了,但是也可以搞得較簡單,只要參與各方都同意採取的方式,就可以了。

以台灣民進黨參選明年台灣的總統選舉為例,今年4月以電話民調為初選機制,結果反映由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擊敗馬英九的可能最大,故由蔡英文領軍。電話民調之前,除了蔡英文,有意參選的蘇貞昌、許信良,都以各種方式表達政見,爭取支持。一旦有公認結果,各方遵行,這就是尊重民主程序的表現。

塑造選舉文化,靠一點一滴積累,無論是建制派或民主派,2017年特首經由普選產生時,都要處理能人志士爭相出線的競爭局面,最終都可能要以初選機制解決。即使以明年的特首選舉而言,民主派已經開始探討制訂初選機制,處理由誰代表民主派參選的問題,建制派也應該朝這方面思考。

明年特首選舉,讓有志者全程參與,固然最理想,若最終還是要由一名建制派人士代表參選,以初選機制處理,是恰當安排,也是對選舉文化添加積極因素。



民主黨何俊仁策動攪個泛民的初選,至於能否真的得到其他泛民主派支持,還是民主黨自己唱獨黨戲呢?至今尚早下結論,也沒有了下文。不過,2012年還是小圈子選舉,泛民的代表必是落選無疑,要嗮錢去攪初選有沒有必要呢?要作個議題出來交給一人衝擊一吓末代小圈子選特首,只要協調出個候選人,去攞夠提名參選經已足夠,無謂浪費根本已經不多的彈藥。


至於建制派,若中央沒法勸退其一,無論初選,還是決選,經過選舉時,總會有人勝,但是否就沒有人敗呢?是真敗還是佯敗呢?當然阿爺欽點的當然必勝,不過前台後台也要經過協調,即是對其他欲參選者進行勸退,不外是承諾補償條件,無機會的都出來叫陣,撈一些油水。


攪選舉、攪政治,不外是代表的利益集團之間,相互進行政治妥協 compromise,真正為全體人民福祉,幾稀矣!


後記:清早起來讀報,蔡子強《破釜沉舟的博弈策略》
【明報專訊】上周五,梁振英公開高調表明,自己正為特首選舉作「備選」工程,並且一旦宣布參選特首,將辭去行政會議召集人一職。之後,很多記者都來電要我評論,這是否代表中央已就特首人選拍板,因此梁才如此放膽表態?

記者之所以會這樣問,反映過往本地愛國陣營一向給人的印象,大都是唯中央馬首是瞻之輩,一旦中央未拍板,他們「粒聲都唔敢出」。

看到黃燈快步走
我的回應是,可能恰巧相反。不妨從另一角度來看,那就是正正可能因為中央仍未清楚拍板,所以梁更要搶先「出閘」,製造既成事實。

熟悉大陸官場的朋友,都一定聽過他們一句流行說話,那就是:「看到綠燈放心走,看到黃燈快步走,看到紅燈拐路走。」那是用來形容地方官員如何與中央周旋,扭盡六壬,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心態。當一項政策中央開綠燈,當然可以放膽去做;但當亮起黃燈,即是出現中央即將收緊政策的先兆和迹象時,那就更要加快去做,好讓「生米煮成熟飯」,製造既成事實,讓中央也難奈何;但即使是亮起紅燈,也可以拐個彎,繞個圈,看看政策上有何空子可以鑽。

我想熟悉國情的梁振英,定必對這種遊戲玩法,了然於胸。

一人vs.兩人參選的玄機
究竟中央現時較傾向建制派哪個人出任下屆特首?由最近唐營和梁營的一些針鋒相對的言論,大家可以猜到一二。

一直被視為唐營重臣、力撐唐英年參選的陳永棋,警告建制派若有兩人參選特首,只會引起建制陣營分裂,並說:「3支箭擺埋一齊,拗唔斷的,一支箭,就好易拗斷。」(這個比喻很怪,若然只聽頭幾句,我還以為他是支持建制派可以派3個人參選)

但相反梁振英自己卻說,建制派有兩個人參選,「是積極的、有意義的、是好事」,因為選舉可以讓參選人將其理念拿出來,而選舉過程中參選人同時吸收社會上不同意見,使日後施政更加紮實。

我想陳永棋力主建制派只派一人,是想到,若然於現階段要中央揀一個人,是以唐英年佔先,所以不如「快刀斬亂麻」;而相反,梁振英主張派兩人,卻是想到,如果此刻要說服中央改由他而非唐出任特首,無疑較為困難,因而改用「石頭湯」策略,先說服中央給他一張「入場券」,待「入閘」之後,再透過自己的政綱、理念、口才,以及辯論能力等,在選舉中壓倒唐這個對手,營造口碑、輿論、民意和民調結果,再讓中央回心轉意。

這也是兩個陣營分別支持一人參選以及兩人參選的奧妙和玄機所在。

製造既成事實,好讓米已成炊
那麼,梁營又有何方法,說服中央容許建制派可以有兩個人參選呢?

一方面當然是鼓動輿論,造成風潮,而另一方面,則是製造既成事實,讓米已成炊。於是,掌握前述大陸官場「看到黃燈快步走」的訣要,當中央還未拍板欽定對手作為人選,明言阻止自己參選,發動組織阻撓,便索性自己先豁出去,做足備選工夫,並公開高調表明自己將會參選,製造既成事實,讓中央明白,若然將來再要勸退自己,將讓媒體和公眾窮追不捨,而讓整個特首選舉以及一國兩制,蒙上多一層陰影。

這樣做當然不是沒有風險,包括開罪中央,以及有一天或讓自己真的「落不了台」。但這卻是一個梟雄以及一個庸才的分別。後者千算萬算,非要等到十拿九穩,「黃袍加身」,才敢下決定;而前者,縱使形勢十分不利,但只要有一絲的機會,仍然會放手一博,因為深信,「試未必一定贏,而唔試就一定輸」,「決心可以改變命運」。

決心可以改變命運
明瞭決心可以改變命運,並把之轉化成一種策略,應用在軍事之上的,中國史上最著名的例子,當然是「破釜沉舟」的項羽。這位滅秦的梟雄,在巨鹿之戰中,形勢凶險,他帶領士兵渡過漳河之後,先讓他們飽餐一頓,再下令把渡河的船鑿穿沉入河裏,又把燒飯用的鍋砸個粉碎,只給每人3天的糧食,讓他們置之死地而後生,把心一橫與秦軍惡戰,結果,大敗敵軍於巨鹿之野。

人們總是認為,為自己保留選擇餘地總是好的,不過,有時在政治、軍事等博弈裏,卻不一定如此。當你大刀一揮,斬斷自己後路,抹掉自己的選擇時,卻可能在戰略上反而讓自己佔先,因為這樣做改變了對手對你以後可能怎樣做的預期,而結果變成只有由對方考慮怎樣調整自己來遷就你。大家都知道,只要有行動的自由,就有讓步的自由,退縮的自由。這也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等故事背後的博弈智慧,那就是,只有把退路堵死,限制了自己的選擇,才可以一往無前。而《孫子兵法》裏所謂「圍城必闕」,其實就是說明相反的道理。

究竟梁振英今回是虛張聲勢,待價而沽,還是破釜沉舟的梟雄手段?且讓大家拭目以待。




事到如今,蔡 Sir 問:究竟梁振英今回是虛張聲勢,待價而沽,還是破釜沉舟的梟雄手段?


我想誰都總會有個價的!至於點付出和邊一方(對方、己方、特區,還是中央。)付出呢? 這才是要拭目以待!



後後記:2011-09-21 剛辭行會備選 梁振英突訪京
【明報專訊】正積極準備下屆特首選舉的梁振英,昨日獲特首曾蔭權原則上接納他辭去行政會議召集人一職後,旋即到訪北京,未知是否與特首選舉有關,今日他會趕回香港出席公開論壇。有熟悉內地政治的人士稱,若梁振英真的到了北京或內地,有可能是高層着他退選,但他估計梁不會退縮,因為他已很有決心去馬。

另一邊廂,下屆特首熱門人選、政務司長唐英年昨日出席行會時,面對是否已辭職參選的提問,只報以微笑,沒有回應。

行政會議昨日首次於添馬艦新址開會。唐英年、梁振英會前均有在場外的示威區接收請願人士的請願信。約3小時的會議結束後,梁振英向記者表示,已和特首曾蔭權商討辭職事宜,決定盡快辭職,但未清楚具體的離任時間,他估計大概幾天至一星期之後,待他完成手上行會工作,就可以正式離開行會。他表示,曾蔭權已接納其辭職。

特首主動問意向 未正式遞信
特首辦發言人昨午證實,行會早上開會前,特首已獲悉梁振英辭職的意向,原則上接納梁振英的請辭,至於請辭的日期以及具體時間有待商議。據了解,梁振英仍未遞交辭職信,昨早是曾蔭權主動問梁是否有辭職意向,梁沒有否認下,雙方討論後續安排。

本報記者昨晚致電梁振英,他解釋,未正式遞信,是因為辭職信上要有生效日期,這日子要待與特首商議。梁營有人證實,梁振英昨日身在北京,是否「面聖」則沒有資料,而昨晚梁振英的接駁鈴聲亦顯示他並不在香港。今午梁振英將出席社聯舉辦的社會發展論壇。

吳康民劉皇發促中央允兩人出戰
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分析,唐英年的優勢是較能得到公務員及大中企業接受,梁振英則在中產及專業界有市場,他認為在二人勢均力敵下,中央勸退任何一方都會構成負面影響,促中央允許兩人落場競爭。

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表示,唐梁二人各有千秋,今次特首選舉應該多於一人參選,讓選委有選擇。

李鵬飛﹕唐英年太遲辭職將蝕底
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認為,梁振英很早已有決心參選特首,有落區探訪及多次發表對房屋、貧窮問題、最低工資的意見,令形象改善,而唐英年太遲辭職競選,將會「蝕底」。



梁振英獲特首曾蔭權原則上接納他辭去行政會議召集人一職後,旋即到訪北京,等緊梁振英今日趕返黎香港出席公開論壇,立刻退選還是等機會找個下台階呢? 例如:台灣的宋楚瑜就話攞唔夠100萬個連署,就不會參選總統。咁,北京也不用勸退任何一位有意參選者,只要到時到候,梁營唐營話攞唔夠500個提名(遠高於所需的150個提名)就唔參選,咁攞到499個提名都唔算拽,仲一啲都唔失禮,都可以體面的退下來。



伸延閱覽:
李嘉誠替唐英年解畫5分鐘 新浪新聞網
勿輕言勸退參選人 可用初選機制處理 新浪新聞網
剛辭行會備選 梁振英突訪京 雅虎新聞網
破釜沉舟的博弈策略 《蔡子強》 雅虎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