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25, 2012

Robin Gibb passed away

Robin Gibb passed away



2012年5月20日,傳來噩耗 Robin Gibb 逝世,享年 62歲!


特地找到一首,Robin 唱主音的 Massachusetts





【維基百科】Robin Gibb, CBE (22 December 1949 – 20 May 2012) was a British singer and songwriter. He was best known as a member of the Bee Gees, co-founded with his fraternal twin brother Maurice and older brother Barry. He had another younger brother, Andy Gibb, who was also a very popular solo singer.

Born in the Isle of Man to English parents, the family later moved to Manchester before settling in Brisbane, Australia.

Gibb began his career as part of the family trio and when the group found their first success they returned to the United Kingdom where they achieved worldwide fame.

In 2004, the Bee Gees received their CBEs from the Prince of Wales at Buckingham Palace for their "contribution to music". With record sales estimated in excess of 200 million units, the Bee Gees became one of the most successful pop groups of all time.

Music historian Paul Gambaccini described Gibb as "one of the major figures in the history of British music" and "one of the best white soul voices ever".

After a career spanning six decades, Gibb last performed on stage in February 2012 supporting injured British servicemen and women at a charity concert at the London Palladium.

On 20 May 2012, Gibb died at the age of 62 from colorectal cancer.




網友點唱:
網友們都同時懷念 Robin Gibb,紛紛點歌以寄意!


劉朗兄 點了 The Singer Sang His Song
牛牛姐 點了 How Deep Is Your Love
新鮮兄 點了 Too Much Heaven
黃島主 點了 First of May


明報專訊:
Robin 的兄長 Barry 把他們 Bee Gees三兄弟自童年到成名後的大量片段剪輯成四分多鐘名為 Bodding 的 短片連結 上載到twitter,該片段並配以 Bee Gees作品Heart Like Mine的背景歌曲,音樂奏畢,出現 Bodding 及 1949-2012 等字樣。據報 Bodding 是家人對 Robin 的暱稱。





伸延閱覽:
Robin Gibb of the Bee Gees 維基百科
Bodding youtube.com

我的舊文:
少了一位的 Bee Gees


Tuesday, May 22, 2012

杜奧巴破三關

杜奧巴破三關



前言:
2011/12 UEFA 歐洲足協的 Champions League 歐聯,到了四強淘汰賽,出現了:

英超 車路士 對 西甲 巴塞隆拿
德甲 拜仁慕尼克 對 西甲 皇家馬德里

論球技個人球技,論整隊平均實力,論教練(領隊)的運籌帷幄,兩隊西甲的頂級球隊都是應必勝無疑。


怎料西甲雙雄,因為在國內西甲聯賽編排,剛剛在歐聯主客制兩場比賽制之中間的週日,需要作出第二遁環在巴塞隆拿魯營球場對賽。


因此發生了西甲聯賽互雙對賽前的歐聯賽事,兩隊西甲球隊都要留力,而在對賽之後還要傷疲盡起,在歐聯的比賽中再次拼搏。結果,兩隊西甲隊伍,分別慘被英超車路士,和德甲拜仁慕尼克殺敗,今屆緣盡歐聯,做成了 英超車路士 對 德甲拜仁慕尼克,在決賽相遇。

決賽比賽場地:Alliance Arena 安聯球場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由於歐聯改制後,決賽不再有主客兩場比賽,而需要在中立的第三者球場比賽,季初經已拷定 2011/12年度的歐聯決賽,將在中立的德國慕尼克 安聯球場 上演。怎不料到誰也料不到,以慕尼克安聯球場為主場的拜仁,竟然可以殺到入決賽階段,故此造成後者拜仁慕尼克得到了主場之利。


看看 杜奧比 怎樣破三關的過程
點擊觀看:歐聯決賽 車路士 對 拜仁慕尼克 精華片段。


經過:
雖然 拜仁慕尼克 有主場之利,但是兩隊在上半場,和下半場的35分鐘,都是穩打穩紮,互相都不願先輸,故此做成緊張而不精彩的 80分鐘比賽,拜仁有主場之利,攻勢較多,但有質素的射門甚少,車路士更是主守不攻,悶極悶極!


直至下半場的 80分鐘開始,戰情才開始有些苗頭,83分鐘拜仁由左路傳球右方,湯馬士梅拿 頭槌,頂出彈地波,車路士門將估不到彈去那一方向,結果在球門的左上角,在門將 施治 的手指頂彈楣入網,拜仁暫時領先 1-0。


入球後拜仁旋即換出入球功臣 梅拿,改以防守球員代替,企圖守着勝果至到完場,相反失球後 車路士,換出了前鋒 費蘭度托理斯,增強攻力,此消彼長,也是最後勝負的一個轉捩點。


87分鐘 托里斯 在右方搏得右邊角球,杜奧巴 壓過拜仁後衛,搶點一記獅子搖頭,強力頂向門將 紐亞 的左上角,鈕亞 拍到都入,此為 杜奧巴 打破的第一關,88分鐘幫助 車路士 追平 1-1,並死守直至完場。




頂入攀平一球的杜奧巴慶祝 圖片來源:美聯社

需要加時 30分鐘再賽,但沒有黃金入球的即時死亡條例。加時上半場 3分鐘,車路士杜奧巴 回防從後踢跌了 拜仁列貝利,被黃牌警告,兼罰十二碼點球,可惜主射的 洛賓,被門將施治捉到路,幸運地救出十二碼點球,記錄仍然是 1-1。


而拜仁最有威脅的前鋒 列貝利,卻不能繼續比賽,需要換入 奧力 代替,這是 杜奧巴 力破的第二關,也是另一個轉捩點。

杜奧巴射入12碼點球 圖片來源:美聯社

奧力 因為做後備做得太久,欠缺了射門觸角,幾次機會都失諸交臂,沒法幫助拜仁再次領先,最後加時賽完畢,120分鐘比賽結果仍然是 1-1,需要互射十二碼點球定勝負。


最後結果:
第一輪 車路士 的 桑馬達,被拜仁門將 紐亞 捉到路,橫身擋了射球,其餘的點球都成功射入,拜仁 3-2 點球領先,第四輪十二碼點球,代替 列貝利 的 奧力卻射球被 施治 拍了出界,經過第四輪之後,十二碼點球成績 3-3 平手。


最後一輪,拜仁派出 舒韋恩史迪加,可惜他攞得太盡,中了內柱彈出不入。而對手最後一輪點球,輪到 車路士 的 杜奧巴 主射,射入就勝出賽事。魔獸 杜奧巴 頂著壓力,見他心平氣和,面露鬆容,冷靜地一記右腳趟向左面下角,即門將 紐亞 的右面,但 紐亞 卻估計錯誤,撲了去自己的左面,眼巴巴看著球兒入網,杜奧巴 打破了第三關。



舒韋恩史迪加 冇眼睇,拜仁全隊黯然哀傷。杜奧巴 則脫下球衣揮舞飛奔慶祝,車路士全隊狂喜。杜奧巴 個人破三關,協助車路士奪得班主俄國油王,渴望多年的歐聯錦標,十二碼點球結果 4-3,總數 5-4 勝出,至此完滿結局。



聲鳴/利益申報:我不是 車路士 的擁躉,只是欣賞 杜奧巴,他有入球我會鼓掌,但不會理”車仔“輸贏,因為足球不是一個人的運動!



後記:
2011/12年的英超,車路士 班主油王 艾巴莫域,花重金招來 波圖 的 韋拿斯保亞斯 執掌 車仔,不過英超的開局不好,兼且 杜奧巴 在一場英超對 諾維治 的比賽中衝門,被對方門將 Ruddy 打了一拳昏迷倒地,被送上救護車入醫院,幸運地休息兩場,就可以恢復比賽。


車路士 在 韋拿斯保亞斯 領導下失分太多,太年輕的 主帥(34歲),未能結合球隊中的老大哥優點,戰績低落。季中 杜奧比 又要參加 非洲國家杯決賽週,可惜雖然將士用命,入到決賽在互射十二碼點球時,杜奧巴 射失了 科特迪瓦 負于 贊比亞。

賽後回歸英超後,車路士 班主炒了 韋拿斯保亞斯 的魷魚,由 迪馬瑅奧 暫代領隊。 迪馬瑅奧 重用一班老臣子,車路士 漸漸有了起色。 結果 放棄了聯賽爭取第四名,專心打敗了 利物浦 贏了 足總杯,可以參加歐霸。再在歐聯四強主客賽中,把地上最強 巴塞隆拿 淘汰,杜奧巴射入關鍵入球。

總決賽在德國的安聯球場,對有主場之利的 拜仁慕尼克,杜奧巴先為 車路士 攀平 1-1,最後憑十二碼點球 4-3 勝出,杜奧比更射入最重要的一球點球,捧起了歐聯的獎杯 Big Ears,以衛冕冠軍,下季仍能參加歐聯。


至此,杜奧比 完成了心願,完成了任務,功成身退!


【明報專訊】科特迪瓦前鋒杜奧巴落實離開效力8年的車路士,但他否認是被「藍戰士」放棄,並強調自己永遠流着「藍血」,而杜奧巴亦表示很放心把未來的入球重任交給費蘭度托利斯。

杜奧巴8年來助車路士贏得10項錦標,並於341場比賽攻入157球,他透露離隊是其個人的決定﹕「若果我們在歐聯決賽不敵拜仁的話,我將會繼續留隊 ,因我不想留下遺憾地離開,但追逐了8年的歐聯冠軍終於到手,我認為是時候尋找新挑戰,球會曾經想挽留我,但他們最終亦尊重我的決定,我不會為其他英格蘭球隊效力,因為我的血液是藍色的。」

至於杜奧巴未來的去向,除了上海申花的班主朱駿表示雙方討論進展良好,更有傳沙特球會開出每場17萬鎊(208萬港元)的條件利誘杜奧巴來投。

寄語費托接班
另外,杜奧巴有信心費蘭度托利斯可成為其接班人,前者說﹕「我當年加盟後也要3年時間適應,不過我已成為過去,托利斯才是球隊的未來,我相信他於來季能以入球證明自己的實力。」




伸延閱覽:
歐聯決賽:車路士 對 拜仁慕尼克 有線電視
Alliance Arena 安聯球場 allianz-arena.de
迪迪亞·杜奧巴 維基百科
Didier Yves Drogba Tébily 維基百科
杜奧巴﹕離隊因為勝利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杜奧巴的第一百個英超入球


Sunday, May 20, 2012

曾主席急召黃雨

曾主席急召黃雨


上週五立法會在 8:38am 發出通告各議員,九時正的開會時間,將延後半小時至九時三十分。


到了開會時,大舊(陳偉業議員)要求曾主席解釋,曾鈺成謂:此乃因為天文台發出黃雨警告,故此作出上述延後開會決定。但遭到咁大支(甘乃威議員)踢爆,天文台其實時到了 8:55am,才發出黃雨警告。


立法會延遲開會泛民批為保皇看片
【有線新聞】曾鈺成今早另一個決定惹起爭議。他今早因為大兩,推遲半小時才開會,再次受到泛民批評,他承認已失去議員的信心。

令曾鈺成再捲入政治風波的是今早八時許的一場大雨,他知道有議員塞車,不能趕及回立法會開會。

曾鈺成否認有政治目的,指一直的立場都是不想流會,因為天氣推遲開會十分正常。但他承認議員已對他失去信心。他稱會用行動消除議員的疑慮。

立法會整日都就替補方案修正案表決,由今早九時半開至晚上十時,都是處理到大約二百項修訂,全部被否決。還有接近一千項要表決。

立法會要到星期三才復會,人民力量的陳偉業相信,要用多三十小時才可以完成表決。



至此,香港天文台是否受到從政府壓力,才順應發出黃雨警告呢?雖然,的而且確週五清早有雨,但參考一般情況,尚未達至黃雨程度。當然,天文台時常就天氣預告,都有差誤。


不過,剛剛巧適逢立法會需要開會,秘書處獲知數名建制派議員,未能趕及回來開會,若建制派未能揍足夠人數,又再會發生流會事情。令人不期然解讀,情急下曾主席唯有急召黃雨駕到,令其延後開會時間變成有理有據。


古 有 孔 明 借 東 風

今 有 主 席 召 黃 雨



至於有沒有損害天文台的獨立性呢?嗜悲 沒有深究。曾主席的小聰明,竟然足夠令泛民錯過流會的機會,是繼凌晨“剪布”傑作之後,又輕易再勝一仗。



後記:曾鈺成先勝第一仗事前經過嚴密鋪排。

黃宜弘否認接提示中止辯論(看片)
【有線新聞】曾鈺成今日就繼續被質疑和建制派合謀中止「拉布」,有人聽到黃宜弘發言要求終止辯論之前,主席說了「回來就動」這句說話,而之前秘書長又傳字條給黃宜弘。黃宜弘和曾鈺成都否認合謀。不過立法會秘書長吳文華就指,曾鈺成事前已經知道黃宜弘的行動。

黃宜弘為腰斬「拉布」揭開序幕,之前議事廳發生的事由頭再重新講一次。黃宜弘發言之前12分鐘,又在點算人數,大會訊號,聽到曾鈺成一句「回來就動」。

PAULINE是立法會秘書長吳文華,隨後看到吳文華交字條給職員,再交予黃宜弘,不久後再交一張。有報道質疑,他們跟秘書處合謀腰斬拉布。黃宜弘表示沒有。

吳文華晚上再解釋指,黃宜弘星期三已經跟他說打算動議終止辯論,問他取一些數字,他亦即時告知曾鈺成。到星期四凌晨四時左右,吳文華收到相關數字,於是他先寫一張紙給黃宜弘,告訴他很快可以給他,第二張字條就說,會議已開了三十三個半小時。而為什麼說「回來就動」,曾鈺成指忘記了。吳文華就指主席應該是這樣的意思。他表示事前不知曾鈺成會引用議事規則九十二條,終止辯論。



後後記: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連出兩招後,明報2012年5月19日發表了這篇社評。

一場拉布戰 冲倒曾鈺成
【明報專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處理議席出缺法案修訂辯論的手法,一再引發爭議,作為立法會主席應有的公正性和獨立性,已經受到質疑,相信他要付出政治代價,例如今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以至能否再當立法會主席,都會受到更大挑戰。

曾鈺成是建制陣營數一數二人物,個人能力備受肯定,但是他在拉布戰遭遇滑鐵盧,反映香港政治人物缺乏足夠政治歷練。議會拉布,在香港是新生事物,認知、估計和判斷出現誤差,可以理解,期望今次事件,增進從政人士對「政治」的認知,提高政府水平,應對愈趨複雜的政局。

腰斬拉布延時開會 曾鈺成公正獨立受質疑
前日凌晨4時半,曾鈺成援引議事規則第92條所賦予權力,中止議席出缺法案修訂委員會審議辯論,把議案交付三讀表決,是否恰當,已經引發爭議,法庭仍在處理梁國雄議員禁止立法會表決議案的申請。

昨日上午,曾鈺成再行使權力,突然將原定上午9時復會,延後半小時,理由是天氣惡劣,有議員未能及時趕返,所以延後開會。

若沒有腰斬拉布一幕,則延後開會應該不會引起太大反彈,但是「腰斬和延後」接連發生,分別起到壓制民主派、向建制派傾斜,協助政府通過法案的效果,民主派議員認為曾鈺成失去獨立性和公正性,對他不再信任,並非吹毛求疵。

其實,曾鈺成腰斬辯論,已經解決了拉布最難纏的部分,再無必要遷就遲到議員,即使昨日因為法定人數不足而流會,則下周復會仍然可以繼續表決,他實在沒有必須繼續消耗自己的公正性。

老實說,對於那些怠惰的建制派議員,曾鈺成可以「照顧」多少次?部分建制派議員不重視議會工作,態度散渙,於此可見一斑。曾鈺成延時開會,是在自己腰斬辯論的傷口灑鹽,極其不智。

收拾亂局突兀嚴厲 未見折衝樽俎智慧
曾鈺成在一些市民心目中,形象原本不算太好,5年前他擔任立法會主席之後,由於處事公正,得到議員同僚認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最新十大議員評分,曾鈺成獲得59分,歷來首次排名第一,顯示他得到市民肯定。

曾鈺成民望的轉變,與其前任范徐麗泰相同,都是秉持公正處理立法會事務而成為民望最高議員,可見當上立法會主席,公正壓倒一切,只要處事公正,民望會大翻身;相反,若處事不公正,認同程度會迅速減弱,曾鈺成現在就處於這種境况。

一場拉布戰,使曾鈺成陷身窘境,反映他雖然一身本領,仍然暴露政治歷練不足的一面。

(1)當日黃毓民和陳偉業議員提出1306條修訂,聲言拉布,其他民主派議員已表明反對法案,將離場不參與審議,不知道當時曾鈺成對事態可能發展做過什麼評估,只要對立法會情况稍有認識,都會意識到不管黃陳兩人如何拉布,以不少建制派議員的玩票心態,不積極參與立法會事務,在民主派議員缺席下,是否有足夠議員開會,已經是一大問題。若開戰,卻不知道有多少兵員,這場仗怎會打得好。

(2)那1306條修訂,實際上分為幾大類,曾鈺成若較準確評估,當時提出要求黃毓民和陳偉業將修訂合併歸類,以修訂內容之重複和瑣碎,即使黃陳不滿,相信在社會上仍會得到多數支持。但是曾鈺成容許修訂原汁原味提出,在拉布過程中,對發言內容重複未見嚴厲制止,情况失控,是必然發展。

(3)曾鈺成對拉布寬鬆了幾個星期,而腰斬的手法,卻顯得突兀而嚴厲,延時開會的理據又那麼牽強,民主派眼見拉布戰如摧枯拉朽,建制派與政府並無還擊之力,對曾鈺成的變臉,哪會心服。所以,收拾亂局時,只見曾鈺成以主席權力壓人,看不到有折衝樽俎的政治智慧。

曾鈺成以思維嚴謹、邏輯縝密見稱,思辨能力極強,才具早獲肯定,上世紀90年代初,他棄教從政,領導組織民建聯參政,約20年來,他在政途所取得成就,即使政治立場不同的人,也給予高度評價和尊重。

以曾鈺成在政壇之資深,能力之高強,仍然暴露諸多不足,使自己陷於被動境况,政府不肯撤回法案是原因之一,拉布戰是本港歷來頭一遭,並無相關經驗可參考,或是他起初有欲藉寬待拉布,以贏得更開明主席等稱讚等,都可能是原因,特別對拉布戰這類政治鬥爭的實質,無足夠敏感度和評估,有很大關係。

曾鈺成應對拉布戰,進退失據,對他的民望和形象,會產生負面影響,他曾經表示今年換屆之後,期望繼續當立法會主席,這樣,曾鈺成要先過兩關,9月的立會選舉,若當選,要視乎屆時的議員會否推舉他。

在比例代表制之下,相信他當選議員的機會仍然較大,只是在立法會主席一職上,他的公正性和獨立性備受質疑,公信力沉降,有民主派議員已經表示對他不信任,屆時他若再想當主席,相信也要經歷一番爭議和鬥爭。未來一段時間,且看曾鈺成以什麼實際行動,重新讓公衆認同他是一個可信賴的政治領袖。



個人覺得明報太低估了曾鈺成,其實拉布戰前後延續了兩週,經過了兩次的流會,曾鈺成有足夠時間,作出鋪排去“剪布”,再利用黃雨作直口,阻止了第三次流會。


前者充分表現其心思慎密,先擺出退讓姿勢低姿態,混淆了三位拉布者和杯葛開會的民主派,繼而快刀斬亂麻,一刀見血,殺民主派一個不防不備,措手不及任人魚肉。後者延後開會,卻是臨陣的急才,趁天氣不佳,又保住了可以繼續開會,不致第三次流會。


曾鈺成是看穿看透了民主派,玩弄于股掌之間,下屆主席仍然要選曾鈺成,別無其他選擇。建制派也是,難道會是葉國謙嗎?劉江華嗎?自由黨的更是不堪,我都唔知做咩要攪絕食!新民黨葉劉淑儀?因為新民黨不會得到很多席位,她不會願意放棄投票權利,和發表意見機會,而肯坐上表面中立的主席位。因此,暫時曾鈺成還是唯一兩派中,均可接受的人物,也是西環可接受的人物。


後記
由五月初開始,經過流會和拉布戰,再加上否決了一千多條修訂,立法會在六月一日,繼續進行三讀的程序。

替補草案千多項修訂全數否決
【有線新聞】《替補機制草案》的千多項修訂終於全數表決,進入最後三讀審議階段。今次「拉布」,打破立法會審議草案時間最長的紀錄。

會議上,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動議表決最後一條議案,其他建制派議員一同站起來。最後以1票贊成、32票反對,與其他千多項修訂一樣被否決。

議案隨即進入三讀階段,建制派議員發言,要求發動「拉布」的人民力量向市民道歉。

雖然未知《替補機制草案》何時最後表決,但已經打破草案在大會審議時間最長的紀錄。由五月初恢復二讀辯論起計,單是委員會審議階段,已使用逾一百小時,當中超過一半時間、即五十五小時多,用於一千三百多項修訂的逐項。

表決上,經歷三次大會、共八個工作天。而主席因為在席議員人數不足,曾經鳴鐘五十八次,其中一次在鳴鐘後,因人數仍不足而須流會。(看片


建制派有人發言轟拉布,但被泛民反譏及翻舊賬。

劉江華狂吼泛民反被翻舊帳
【明報專訊】歷時成個月嘅拉布戰終於結束,喺泛民集體杯葛會議之下,30幾個建制派議員被迫日日坐定定,先聽發起拉布嘅人民力量黃毓民講書,再做舉手機器。谷咗成個月嘅建制派,噚日終於爆出小宇宙,輪流發言批評泛民,當中以民建聯劉江華最惹火。

轟泛民不義脫節
阻止議員辭職再參與補選嘅議案,噚日進入三讀階段,劉江華一起身就話,「史上最無聊嘅時刻終於完喇」,公民黨提出休會待續只係「不叫拉布的拉布」,「公民黨、民主黨,你哋從咩時候成為不義嘅政黨?從咩時候同民意脫節、跟住人哋尾巴走?你哋幾時開始做啲愚蠢行為、做不堪嘅政黨?」

劉江華仲鬧埋長毛,話長毛喺法院挑戰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嘅「剪布」裁決,行為荒謬,挑戰失敗係「大快人心」。

被揭99年稱「拉布係策略」
泛民聞言彈起身,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反駁話,泛民根本唔夠人製造流會,只有建制派有呢個本事,仲同佢哋翻舊帳,話當時建制派喺泛民要求全體議員為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默哀、要求就「五區公投」發言時,建制派即時製造流會,「你哋話我哋卑鄙,套用你哋就最適合啦」。

工黨李卓人窒劉江華喺1999年討論殺局議案時形容拉布係「策略」,家陣到泛民拉布,又話人「玩嘢」,真係好玩嘢囉。



拉布戰揭露出建制派的議員,尤其是功能組別的議員,出席立法會的會議出席率偏低,發言率嚴重的不足,只是在投票表決時做橡皮圖章。


替補機制條例三讀通過
【有線新聞】備受爭議的《替補機制條例草案》,晚上終於在立法會三讀通過。建制派議員眼見不多泛民議員在場,隨即取消發言,並且通過三讀表決,整個過程不足一小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形容,是戲劇性的發展。

立法會晚上八時復會,兩次因出席議員不足而鳴鐘點算人數,建制派議員隨後陸續回來。在第二次響鐘完畢時,多位建制派議員突然取消發言。

由於再無議員發言,主席曾鈺成立即三讀表決,不記名下最終通過。

有建制派議員批評泛民不出席,欲製造流會,決定取消發言。而譚志源指發展具戲劇性,他其後逐一介紹這五周有份參與的政府官員,又指不希望再見到「拉布」,以及運用《替補機制條例》的機會。

根據新通過的法例,立法會任何議席出現空缺,會繼續由補選填補。倘若議員自願辭職,他在隨後的六個月內都不可參與立法會的補選,而此項限制不適用於換屆選舉。 (看片


泛民依然杯葛,剩下建制派議員在會議廳,竟然發生不夠人數,差點變成流會,最後響鐘湊夠人數,在不記名投票情況下,三讀通過了議案。


這條剝奪市民參選權和被選權的“出缺安排”法案成為事實。


伸延閱覽:
一場拉布戰 冲倒曾鈺成 雅虎新聞網
替補草案千多項修訂全數否決 有線新聞網
劉江華被翻舊帳 新浪新聞網
替補機制條例三讀通過 有線新聞網

我的舊文:
五月三日的流會
正劇 悲劇 喜劇 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