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February 28, 2014

請自動辭職

請自動辭職




呢位議員是乜水?開會時用 版腦 看半裸 女郎相片 。。。。。。


上次,國泰去法國接收空中巴士飛機,這位議員帶埋太太去遊埠,更與黨友 涂謹申 夫婦合照。









【RTHK】國泰航空招待立法會議員遊法國的事件,民主黨何俊仁表示,再三向市民表達由衷歉意,認為今次是慘痛教訓,沒有想過會犯下如此大的過失,雖然今次旅遊有公務性質,但規格過份慷慨,認為接受款待並不適合,他會引以為鑑,不會再犯。

何俊仁說,會向慈善團體捐出 5萬元,作為家人旅費的開支,並推動改善議員的利益衝突機制,認為單單申報不足夠,要避免給市民覺得議員有利益輸送的觀感。

民主黨會於下星期四再召開會議,討論會否再作處分。



同行的還有其他 立法會 的議員和家屬




律人以嚴,待己以寬!


尊貴的議員在議會內,字字珠璣口伐鞭撻他人,自處道德高位,沒留半點情面,原來唔講話時,上網看裸女照,情何以堪???!!!


【明報專訊】立法會民主黨議員何俊仁被媒體拍到,在預算案宣讀期間瀏覽模特兒照片,何承認沒有盡忠職守並道歉。

何俊仁被傳媒拍攝到早上在聆聽預算案時,在議員座位上用平板電腦瀏覽模特兒相集。

事後何俊仁承認自己分心,做了跟議會無關的事,令人覺得自己不太認真,沒有盡立法會議員的責任。

何表示自己最近太累,會避免事件再發生,但他認為不涉道德問題。




民主黨對上次的事件,嗜悲 沒有跟進,有沒有內部加額的懲罰,今次又再會,不了了之。


蛇竇 週三例牌聚會完畢,綜合大部份意見,這位尊貴的議員,就算唔引咎辭職,都要雙倍罰款喇,上次 5萬,今次 10萬,少少地收貨!!!



後記:


【RTHK】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在預算案發表期間,以平板電腦瀏覽女模特兒照片的事件。

民主黨紀律委員會經調查後一致裁定,何俊仁違反民主黨會員行為守則及紀律程序,沒有適當地履行議員職責,嚴重影響民主黨的聲譽,需要在黨內作公開譴責,罰款一萬元。

何俊仁在紀委會的聆訊中,承認自己的行為不對,對黨及他本人引起相當尷尬,再次致歉,並承諾引以為戒,提升行為標準,何俊仁接納紀委會的裁決,不會上訴。



民主黨律人以嚴待己以寬,只罰何俊仁一萬,半個月議員薪酬都無十分一都唔夠,一點警戒力都沒有,選民市民收唔收貨先?!



伸延閱覽:
何俊仁認聽預算案時看模特兒照 MSN 中文網
何俊仁形容接受國泰款待事件是慘痛教訓 RTHK
何俊仁開會瀏覽模特兒照遭黨紀委罰款一萬 RTHK


我的舊文:
Mr. Talkative cannot face the Truth






Wednesday, February 26, 2014

榎本徑

榎本徑



週三本是財政司宣讀《財政預算》,但是 思歪梁 在《施政報告》中,強搶了《財政預算》內,所有的 ”大粒糖“ 做了大好人,瘋狂向基層派錢買民望。剩下來的《財政預算》,留給 鬍鬚曾 去做醜人,向中產說唔好意思,要 Cut “細粒糖”,所以不提也罷!!!





Kei Enomoto 榎本徑 いえのもと 是新的日本推理劇《上鎖的房間》的主角,專門負責破解密室。


【日文維基百科】榎本 径

防犯ショップ『F&Fセキュリティ・ショップ』の店長にして防犯コンサルタント。

だが本職は泥棒であり、防犯コンサルタントの仕事もマネーロンダリングのために始めたに過ぎない。色白で繊細な感じの細面で小柄な男性。移動手段は『F&Fセキュリティ・ショップ』のロゴが入った白いスズキ・ジムニー。冷静かつ理論的で、自分のペースを崩さない飄々とした性格。知的で自分では敵わない女性に惹かれる傾向があり、そういった女性に自分の力を見せつけたい欲求を秘めているため、純子に対しても同様の気持ちを抱いている。

防犯に関して並々ならぬ知識を持ち、純子と会う以前に松戸市での殺人事件で弁護側の証人として密室を破り被告を無罪に導いたことがある。また防犯以外にも物理や化学など多岐に亘る知識を有しており、店が閑散な時間にCSのアニマルプラネットやディスカバリーチャンネルを見ていることから蜘蛛にも詳しい。



嗜悲 一向喜歡靠估,好的就是:“一世靠估一世冇辛苦”,壞的就是:“無中生有多疑多慮“。靠估即是估計,依照基本掌握的資料去估,和推理相差不遠,因此 嗜悲 猶其愛讀推理小說,可以廢寢忘餐,到有電視電影推理劇,盡可能死追!


【日文維基百科】ビリヤードが得意で将棋にも造詣がある。警察ともパイプを築いており、事件に関する情報を聞き出したり、自身も警察の依頼で捜査に協力している。自分に都合のいい解釈だと自覚しながらも盗みを許容しても殺人だけは絶対にしないという矜持を持ち、同時に殺人を許さない気持ちは強く、それを犯した人間には容赦はしない。

『防犯探偵・榎本シリーズ』(ぼうはんたんていえのもとシリーズ)は、角川書店から刊行されている貴志祐介の推理小説のシリーズの総称。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 預告篇s


【日文維基百科】シリーズ
硝子のハンマー
ハードカバー:2004年4月 角川書店 / 文庫:2007年10月 角川文庫
狐火の家
ハードカバー:2008年3月 角川書店 / 文庫:2011年9月 角川文庫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
ハードカバー:2011年7月 角川書店 / 文庫:2012年4月 角川文庫



“嵐” 的 隊長大哥 大野智 演出主角:榎本徑 圖片來源:pimg.tw


【維基百科】榎本 徑《防犯偵探·榎本系列》(日語:防犯探偵・榎本シリーズ/ぼうはんたんていえのもとシリーズ Bouhan Tantei Enomoto Shirīzu),是貴志祐介以榎本徑為主角的推理小說系列,由角川書店出版。

本系列於的2012年改編成電視劇,同該系列第三作的同名。


2012年4月16日至6月25日,富士電視台改編此系列小說製作的電視連續劇《上鎖的房間》在月九時段播出,劇名來自系列第三作的同名小說。由 大野智 主演。共演的有 戶田惠梨香 和 佐藤浩市。

與小說原作榎本徑的「防盜店主」設定不同,電視劇對角色設定的一個很大的改動就是榎本徑改在贊助商東京總合安全保安公司任職。



《上鎖的房間》(日語:鍵のかかった部屋/かぎのかかったへや Kagi no Kakatta Heya),在 J2 免費台剛剛播出,之前在收費影集台當然不會看,嗜悲 看過幾集後,覺得比起同是 嵐 成員 相葉雅紀 主演的 《三色貓/ 三毛猫ホームズの推理 》好看,起碼也不是 ATARU 豬頭仔 的 中居正廣,靠超強的記憶力去破案來得合理。


每集的 《破案關鍵》,榎本徑 都依靠一個實地的模型,能夠用驚人的速度覆製造出現場,再用針孔鏡頭進入模型,幫助從不同角度去破解密室,才返回實地案發現場再查證,從而推算出誰是真兇。


嗜悲 是蠢人鈍胎,沒有超級記憶力,更沒法遁 Ataru 豬頭仔 罕有的 “savant syndrome” ,具備《超智神探》這方向去推理。不過看完幾集《鍵のかかった部屋》,嗜悲 最有興趣想知道的是:榎本徑 的過去歷史,他的背景才是最想破解的!!!


榎本徑 極有可能是個 “大賊” (日本文:泥棒), 金盆洗手後轉行,專門破解 “上鎖的房間”,並有可能正在進行更大的計劃中!



嗜悲註:
剛剛罵完日本政府,下一篇就談《日劇》,嗜悲 不是人格分裂思覺失調,只是很清楚分開 “Government” 和 “Civilians”,若《日劇》有歪曲歷史,歌頌《軍國主義》,照罵不誤。例子:藁の楯



伸延閱覽:
榎本シリーズ 日文維基百科
榎本徑 維基百科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電視劇) 富士電視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 劇評 劍心回憶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 場景 Ash.jp
榎本系列 維基百科
上鎖的房間(電視劇)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豬口在 Ataru
三毛猫ホームズの推理
誰是魔鬼?是誰的錯?(談推理小說:東京機場謀殺案)
天城山 (談推理小說:天城山奇案)
ガリレオ2
ガリレオ2 外篇:内海薫最後の事件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安倍政府的 Sound Bites

安倍政府的 Sound Bites



2012年 菅直人 和 石原慎太郎眉來眼去,為 釣魚台列島 兩人唱雙簧,再由菅直人的接班人,野田佳彥 和 石原慎太郎再一拍一和,最後促成了日本政府 “購島” 的鬧劇!


中國北京每每只是口頭上的 “嚴正交涉”,沒有實質行動 。。。。。。。最後 “購島” 成為既成事實!


野田佳彥 下台,海江田萬里 未能保著 日本民主黨 的執政地位,給 安倍晉三 取得執政權,自始 日本政府 的 Sound Bites 不絕 。。。。。。。每隔個多禮拜最遲兩個星期,就找一個話題,製造 Sound Bite,把北京和首爾激得急急跑出來,發表抗議,每試不爽!!!


漸漸成了習慣,一個不成文的約定!!!


遠的不說,農曆 新年 前後 。。。。。


十二月 安倍晉三 不理美國的勸告,親身參拜靖國神社,祭祀二戰時的甲級戰犯亡靈,卻死賴是全部死亡國民表達敬意 。。。。云云!


在年初一,日本就故意漏出消息,說有外國軍機進入中國領空,被中國的解放軍飛航隊驅趕 。。。。云云!


不久,日本 說今時今日的中國在東亞,猶如二戰前歐洲的納粹德國,入侵捷克波蘭般促使歐美各國不要再容忍 。。。。云云!


又不久,日本說自衛隊將研製計劃,要把飛到釣魚台列島的中國飛機,分成不同機種逼降日本,並將扣留飛行員,要以日本法律審判 。。。。云云!


再不久,日本企圖美化 “神風突擊隊”,要把 “突擊隊員” 的 告別書和遺物,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遺》 。。。。云云!


就在上週,東京又說廿多年前,河野洋平 向二戰時的 “慰安婦” 道歉,是因當時形勢作出不當決定。對「河野談話」的依據,也就是對慰安婦受害人的證詞,需要從學術的角度進行進一步調查 。。。。云云!


日本人為何樂此不疲,每隔短時間就攪一些事端,引來南韓和中國的 “嚴正抗議” 呢?


日本人的奸計,就如當年 918 “瀋陽事變” 之前,77 “蘆溝橋事變” 之前,屢屢製造一些似是而非小事,混淆歐美各國視聽,誤判為又是一則 Sound Bite 掉以輕心,以為又是中國和南韓的例牌嚴正抗議,就企圖趁亂,來一次真的,等到歐美各國發覺內容有別,已經成為既成事實,生米煮成白飯米已成炊!!!


戰後日本沒有為侵略道歉賠償,又不時篡改歷史強逼更改教科書內容,不斷企圖美化淡化侵略者醜惡形象。日本人的狡猾,不宣而戰,偷襲成癮,狗盜鼠摸,防少一秒都會給它機會,中國俗語:「害人之心無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防日本人博亂,一納米秒都不能少!




後記:

登文後的下午剛巧讀報 :《澳「慰安婦」批日本修正主義》

【明報專訊】中日韓三國就「慰安婦」問題爭議不絕,一名澳洲前「慰安婦」猛烈抨擊日本政客近期發表否認「慰安婦」的言論,形容「是極醜陋的行徑」。

現年91歲的Ruff-O'Herne(圖),21歲時成為日軍的「慰安婦」,與她的荷蘭父母一起被日軍關押在印尼爪哇,多次被日軍強姦及毆打。戰後她隨家人移民至澳洲。

她在戰後把這段歷史長埋心中,連她的家人都不知道。直至90年代初,她得悉一班韓國前「慰安婦」要求日本政府道歉,為表達支持才公開這段秘密。當她公開自己也曾是「慰安婦」後,西方傳媒開始加以關注。

日本時任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於1993年發表「河野談話」,承認日本軍隊強迫其他國家婦女充當「慰安婦」,對此道歉。不過,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日前表示,將重新檢視「河野談話」內容。

這逼使Ruff-O'Herne再度站出來,高調接受多家澳洲傳媒訪問。她認為,這麼多前「慰安婦」已說出各自的遭遇,日本領導人仍不承認此罪行,是醜陋的行徑。

她批評,日本的「修正主義者」試圖把日本描繪成戰爭的受害者而不是侵略者。「他們(日本政府)最初想說這沒有發生過,其後又說事情並不如大家想像那樣,甚至有人承認發生過,但強調其他人都有這樣做。」

她促請日本政府就「慰安婦」問題道歉,而且道歉必須持續有效。「發生了這麼可怕的事情,你當然希望得到道歉。道歉對於我的自我治愈非常重要,我花了一生的時間想要從這陰影走出來。」







【Sydney Morning Harald】When she was a 21-year-old young woman, Japanese soldiers raped and beat Jan Ruff-O'Herne so many times she lost count.

Along with thousands of other women across Asia she was forced to be a sex slave of the imperial army during World War II.
Now the conservative Japanese government has questioned the testimony of the ''comfort women'' that led to the landmark apology won from Tokyo in 1993.

The move has placed a further pall over Japan's already tense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as well as South Korea, countries the Japanese occupied and home to most of the estimated 200,000 sex slaves.

''It's just hideous to not acknowledge it, there are so many witnesses who have spoken out about this,'' Mrs Ruff-O'Herne said from her home in Adelaide.

Supporters of the abused women fear an attempt to airbrush history after Japan's chief cabinet secretary Yoshihide Suga last week indicated the government wanted to verify the authenticity of testimony from 16 South Korean women recorded in the lead-up to the 1993 apology.

No inquiry has been launched but ultra-conservatives in Japan's parliament dismiss the stories and say there are no documents to prove Japanese soldiers forced women into sexual servitude.

But Mrs Ruff-O'Herne, now 91, said Japanese leaders must come to terms with the country's history of war crimes. She was captured as a teenager with her Dutch parents on Java, Indonesia, and later forced into a brothel. She migrated to Australia in the 1960s.

For 50 years, she kept secret her abuse at the hands of Japanese soldiers, even from her family until speaking out in the early 1990s in support of Korean women seeking an apology from Japan.

''First it was only the Korean women, and nobody took any notice because 'they were only Asian women'. But then when a European woman spoke out the world suddenly took notice,'' Mrs Ruff-O'Herne said.

The pressure led to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issuing a remarkable statement of ''apologies and remorse'' for abused women, with a promise to teach people about what had taken place.

Tessa Morris-Suzuki, an expert on modern Japanese history at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said the ''comfort women'' had become symbolic in the revisionist drive trying to argue Japan was as much a victim as the aggressor.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people like Mr Abe and others in his government, it is something that makes Japan look very bad … they want to say this didn't happen, or it didn't happen the way people think it did - or if it did happen, everybody else did it as well,'' she said.

A spokesman for the Japanese embassy said his government stood by past statements yet believed in more discussions from ''an academic stand point'' on issues surrounding comfort women.

Mrs Ruff-O'Herne said the apology must stand. ''When such a terrible thing happens, you expect an apology. It was important for my healing process. It takes a lifetime to get over a thing like that.''



白人女人都是受害者,看看這位女士在美國首都的聽證會,ABC 2007 的 youtube 片段。可以想像,日本政府千方百計,又會找證據推翻 Mrs Ruff-O'Herne 的見證,這是見怪不怪,因為他們是日本人。



後後記:




【明報專訊】國家主席習近平昨日在北京與前來參加APEC峰會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談,這是自2012年5月以來,中日領導人首次正式會談。習近平稱,兩國關係穩定健康發展,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安倍則稱,會談是走出兩國「改善關係的第一步」。內地專家指,兩國首腦會面,是一個好的開端;但對中日關係是否「破冰」,專家有不同看法。

華稱應約才見 日媒:氣氛凝重
昨日上午,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與安倍晉三會談。據新華社稱,會談是習近平「應約會見」。在見面時,安倍最先向習近平伸手示好,習近平全程抿着嘴唇面無笑容。日本新聞網報道說,會談氣氛凝重。

新華社引述習近平在會晤中表示,「這兩年,中日關係出現嚴重困難的是非曲直是清楚的」。希望日方切實按照中日日前達成的四點原則共識精神,妥善處理好有關問題。習近平強調,「歷史問題事關13億多中國人民感情,關係到本地區和平、穩定、發展大局,日本只有信守中日雙邊政治文件和『村山談話』等歷屆政府作出的承諾,才能同亞洲鄰國發展面向未來的友好關係」。他又希望日本繼續走和平發展道路,採取審慎的軍事安全政策,多做有利於增進同鄰國互信的事。

習:關係現困難 是非曲直清楚
據共同社報道,安倍表示,日本將堅持走和平國家道路,安倍政府繼承了歷屆內閣的歷史認識。又表示兩國政府應該回歸戰略互惠關係的原點,重新構築兩國關係。日中間雖然也存在個別問題,但應避免有損整體關係。會談後,安倍向媒體表示,「這是回到日中兩國戰略互惠關係的原點、改善關係的第一步。」

安倍:會談是改善關係第一步
「總體而言,雙方都較低調,都面臨國內(民族主義)壓力。」日本問題專家、復旦大學教授馮瑋對本報指,「會面是意料中事,這對緩和兩國緊張關係有好處。」馮瑋分析稱,安倍在國內修改憲法,以及企圖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這兩個問題上,明顯有求中國;而日本企業界也不希望兩國政治關係持續陷入僵局。「這段時間,中日關係都在朝有利的方向發展,這次會面,甚至可說是破冰之舉。」但關係變僵的可能性並沒有排除,「在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上,實際上是兩國民族主義的對抗;而對日本政客來說,參拜靖國神社對拉選票是性價比最高的行動。」

「關係變僵的可能性未排除」
而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日本問題專家周永生對本報指出,「這是兩國關係由低谷轉向好的開端,但還不能說是破冰。」周永生指,安倍還有令人不安心的地方,「日本各屆政府經常言行不一,同一個內閣也常有前後不一致的地方,說兩國關係轉暖還是為時過早。」周指,中日就處理和改善兩國關係達成四點原則共識,「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但要建立政治互信仍需時日,對日本要「聽其言,觀其行」。



看看 安倍 回國後又有甚麽新的 Sound Bites 。。。。。。。





伸延閱覽:
日本政府有意重查慰安婦 xinhuanet
Jan Ruff-O'Hern 50 years of silence 谷歌搜尋
Australian wartime sex slave Jan Ruff-O'Hearne Sydney Morning Herald
Jan Ruff O’Herne 維基百科
華稱應約才見 習應約晤安倍無笑容 長青網



我的舊文:
居心叵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