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ly 29, 2009

誰是魔鬼?是誰的錯?

誰是魔鬼?是誰的錯?



一架載了共有138位乘客、服務員、正副機師和機械工程師的客機,因為不能復修的機件故障,被逼緊急降落在阿拉斯加的冰原上。正副機師和工程師,都不幸即時身亡,乘客非死即傷,祇有十二名乘客,一位服務員男領班和兩位女空中服務員,受了輕傷,幫忙拯救受了重傷的乘客。


但拯救隊遲遲沒有找到,飛機急降的位置,那位男領班就作出一個決定,把重傷不能行動的乘客留下,帶領輕傷的,行走得的,能自己走動的,徒步離開現場,尋找生還機會。臨離開飛機前,男領班作出了一個極不人道的決定,他把可以蔽體保暖的毛氈,僅僅剩餘不多的食物,通通全都帶走,讓重傷的、垂死的、不能自己行動的,自生自滅。


這十五人其中有一位是個五歲的小女孩,男領班把她背著一起逃生。他們靠著毛氈保暖,吃極少剩餘食物維生,千辛萬苦徒步走了五天,卒之被搜救隊發現,幸運得以生存。到拯救隊依從指示,找了兩天,才找到了飛機殘骸時,可惜一切都太遲了,飛機通通埋在厚雪中,重傷的乘客,不能走動的乘客,一早死亡的乘客,都合葬在這雪棺材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架飛機又發生了意外,乘客和機員無一生還。 在調查意外原因中,發現了可疑線索,空難調查組,就把資料轉給了警方,遁刑事謀殺方向繼續調查。


警方再追查後,發現一位墮機航空公司職員,剛巧乘坐著發生意外的航班往外地公幹,成為死亡的乘客之一,特別的是在出發之前,他買了巨額的旅行意外保險,而更奇怪的是,受益人並不是他新婚的太太,而是另外一位女士。


警方於是鍥而不捨,追查這位受益人女士的身份,還有她和這位航空公司職員的私人關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麗的新娘,嫁了給銀行家的兒子,男財女貌一對璧人,兩人在婚禮後,出發去渡蜜月,他們的婚禮宴會,剛好就在機場酒店的宴會廳舉行。在歡送的親戚朋友人群中,獨欠了新娘的鰥夫父親,他遲遲沒有出現,他在宴會後推說疲倦,回到用作新娘休息室的酒店房間休息,並答應在新娘新郎臨登機前,會去到登機閘口歡送話別。


這位父親原來是位航空公司的高級副總裁,有了他的關係,加上襯家也是有頭有面的銀行家,這個婚禮辦得極為隆重,成為全城傳媒的採訪目標,八卦雜誌編採人員,電視臺的娛樂新聞記者雲集,大家都在等待,這位老人家的出現。


一位伴郎見狀,就打電話上酒店房間,催促高級副總裁快點下來,老人家接了電話,告訴伴郎他實在太疲倦了,他需要多些休息,叫他轉告新娘新郎和眾親戚朋友他的歉意,並祝新娘新郎蜜月旅途愉快。


在飛機起飛後,伴郎團和一班陪嫁的姊妹團,就回到酒店房間,準備收拾好寄存的物件,並辦妥退房手續,再依照新娘交托,護送外父大人回家。 但拍了很久的門,老人家都沒有應門,唯有請客房部的職員,利用鎖匙打開房門,可惜原來房門是從內面反鎖了的,顯然老人家沒有離開到房間。 幾個孔武有力的伴郎就齊齊用力,撞開了房門。房門一開,嚇了眾伴郎團和姊妹團一跳,老人家的心口,插著一把刀子,並且手握著刀柄,他自殺了。


看來,老人家已經死亡,而且是他自己手握刀子的,還有由于房門是由內面反鎖了的,沒有可能是兇手,殺人之後由房門逃走,而房間的窗戶也是由內面反鎖了的,兇手由窗戶逃跑也不成立,老人必然是自殺的。 在報警以後,警方在得到法醫的幫忙,證實由于老人握刀柄的方向錯誤,沒有理由是自殺的,那麼兇手又是如何逃走的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的三個段落,串聯一起來,就是日本推理小說家“森村誠一”的其中一本名作:『東京機場謀殺案』(是很長的文字,有興趣的請繼續。)


每年一度的書展又再開幕了,之前的風波令書展變質,況且只能在週末兩天才有暇前往,但週末人流倍增,加上H1N1豬流感的威脅,相信今年我不會去行書展了。但為了精神上支持書展,就談談以前在書展買到的冷門書罷。


話說七一留在家中,把書架上的舊書拿出來擦塵埃,順便讓他們呼吸一吓新鮮空氣,之前已經談過《農婦》的書,又有《癲狗》的『黃毓民短打』,還給我找到兩部,由臺灣“中央日報”發行的:『一個可以說 NO 的日本』民國七十九年十月第三次版,和『仍然應該說 NO 的日本』民國七十九年十月第二次版。最後在書架的角落,找到了一堆,日本推理小說的臺灣版中譯本,其中之一就是:森村誠一 的『東京機場謀殺案』。


簡單的串聯起來要由這處開始:(是很長的文字,有興趣的請繼續。)

大學裡有對大學生戀人,女的是航空公司高級副總裁的掌上明珠,男的是成績優異的高材生,畢業後必成眾大公司爭取收為重點培養人材,前途無可限量,他們倆山盟海誓,畢業以後就結婚,憧憬著祇羨鴛鴦,不羨仙的美好生活。


畢業之後,男的高材生由女方穿針引線,被延攬入了航空公司,成為重點培養的行政人員,前途一片光明。


女方在她大學畢業之日,就從父親處得知,她原來是位孤女,他的父母在一次空難中死去,他現在的父親其實祇是她的養父,在養父的解釋中,她的生父母其實在空難時,祇是受了重傷不能行動,卻被留下。因為這位養父就是當年決定,撇下受重傷的生還者,不能行動的生還者,那位服務員領班,不過若不是他的果斷決定,可能連能夠逃生的十五人,都一起死在雪暴中,孤女原諒了養父,並感謝他的養育之恩。


這一對戀人,在一次男歡女愛性歡愉之後,意外地女方珠胎暗結,他們打算留下孩子,但由于兩人還未正式結婚,又懼怕女方父親反對,一直隱瞞到懷孕六個月,才告訴女方父親。


女方父親大怒,拆散鴛鴦,利用上司的壓力,盡快把男的安排和另外一位女子結婚,并派他去海外公幹。剛巧他就是那位,在空難意外死亡的航空公司職員,女的在知道男的意外死亡後,傷心欲絕,但她卻不知道,自己是巨額保險的受益人。於是就在誕下嬰兒,交托給別人收養後,依從父親之命,嫁給了銀行家的兒子,兩人門當戶對,在外人看來,是一段美好的婚姻。


就在結婚當日,養父返回酒店房間休息,而新娘卻因留下了物件,需要獨自去房間取回,就在門縫中,她目睹養父和別人傾談電話,她的愛人發生意外的飛機,原是由養父一手策劃,由一位維修飛機的工程師,把一個引擎破壞,令到飛機失事,她的愛人是因此而死。 在這一念之間,她發現這位養父是冷血的,他不但殺死了她的生父母,再而拆散了他們兩人,並製做事故殺死了她的男人,奪去了孩子的父親生命,一切新仇舊恨都并發出來,她拿起刀子,向養父心口,刺了一刀。


但養父卻在臨死之前,透露了更驚人的秘密,原來她的所謂愛人,其實一直心懷不軌,想值著她是航空公司高級副總裁的女兒,利用裙帶關係,扶搖直上。 她的愛人是個冷血的殺人兇手,那維修飛機工程師的兒子,就是他在一次醉酒駕車撞死的,並且不顧而去,養父還請了私家偵探,查到了很多這男人的劣行,她的意外懷孕,也是計劃中的一部份。父親決定不能讓愛女嫁給著一個冷血的兇手,讓外孫有個無良的父親。而他購買的旅行意外保險,祇是他的刻意安排,他是想為自己製做證據,說明自己是如何記掛著她們母子的,希望留著這一條線,藕斷絲連,好作為他朝有需要時,加以利用。


養父再支持不住多久了,為了保護養女,不會被拘捕,並控以殺死父親的兇手罪名入獄,他喝令養女盡快立刻離開房間現場,並佯作無事,飛去渡蜜月。而他自己卻勉強支撐著,由房門內把房門上鎖,再捱到接聽了伴郎打上來電的電話,安撫了眾人之後,自己用手執著兇刀子,佯裝作是自殺的,企圖製做一個密室環境,證明沒有他殺的可能性,希望蒙騙到警方。究竟誰是魔鬼呢?



以上因為只是我憑記憶,寫出來的撮要,沒有全面的鋪排,出現犯駁,在所難免。各位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圖書館借閱『東京機場謀殺案』一書,因為相信坊間,很難買得到這本過氣的書了。


讀推理小說,最令人惱怒的是作者眼高手低,刻意隱瞞,在沒有事前鋪排,留下伏線,去到收尾,草草加入一些人物、理由、證據、物件、不為人所知的秘密,成為破案關鍵所在,這又有何理可推,去進行推理呢?不如說是自圓其說小說罷。


但這些『推理小說』劣作,因為供求關係,卻充滿了市場,一不小心,賣了返來讀,去到收尾,揭盅時候,草草交代,實在令我十分憤怒,拍臺拍凳去罵作者低能,但又不能退換書籍,其實是我自己低能,選擇錯誤了。


久而久之,我就不再去買,提不起興趣,去買『推理小說』了。這個是雞和蛋的問題,是甚麼令到『推理小說』的市場萎縮呢?是因為有我這些要求高的讀者,還是因為劣質的推理小說家呢?哈哈哈!看來應該是我降低要求,那就成了!


p.s. 多謝你讀完全文!



我的舊文:
七一留在家中看書 ~ 《農婦文集》
向曾蔭權掟蕉的黃毓民 ~ 《黃毓民短打》
留不到朱經武教授 ~ 《一個可以說 NO 的日本》


1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好似幾吸引喎,
我無正式睇過推理小說,
但這個好似都好咁喎!

微豆 Haricot said...

>> ... 相信今年我不會去行書展

Hey you've missed the remarks abt the HK govt made by Lam Woon Kong at the Book Festival ---> see my July 27 blog article (you are invited to leave your comments there)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真喺要感激你真真真有睇哂成篇長文。 我寫咗咁長都喺話連“森村誠一”咁有名嘅推理小說家,都令人有"這個好似都好咁喎!" 嘅感覺。 又一次我畫龍你點睛之效,感激不盡!

讀推理小說是幾過癮的,到收尾拆析解碼合理,好睇的高手不多,到尾用啲秘密出來解析解密的庸手比比皆是,令人氣屢,繼而棄讀。

兄臺若從未看過推理小說,在你處曾經讀過一位朋友,是推理小說迷,可以請他/她推薦幾本上品,試讀無妨,有可能成為推理小說書評家。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多謝提醒 Lam Woon Kwong 於書展談佛,我是完全沒有留意到的。 However, I don't think I have missed anything significantly important, RE: W.K.'s talk.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forever cheap 和 W.K. 兩位過氣高官出來指指點點,要說話的就堂堂正正如 "腋瘤" 和 "四萬" 出來參加直選議政。

新鮮人 said...

我係真真真真的看哂成篇的,
不過係因為個故事吸引喳,
哈哈哈哈哈~~~~~~

小說評家?
不要講笑,
我連文都未寫得好,
邊有資格做評家,
咪笑死人!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多謝捧場!咁有心機讀哂我篇撮要!
森村誠一乃日本推理小說巨匠,新鮮兄不妨上網上在線閱讀,不難成為推理小說書評家。

另外我不同意:
》》連文都未寫得好,邊有資格做書評家,咪笑死人!

好好好好多人都未當過總統、主席、總裁、總理etc etc 夠喺度批評喇,月旦時事,仲好有讀者緣添。

新鮮人 said...

可是我連基本功都未做到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有 talent 就得喇!學無前後,達者為師!兄臺後發先至,成為一代宗師!

微豆 Haricot said...

Space: I am not in the loop of HK affairs. Who are "forever cheap", "腋瘤" and "四萬"?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 Let's get back to your posting to explain who is who!

微豆 Haricot said...

Got it, thanks !!!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 you are very 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