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pril 01, 2008

四月一日

四月一日



一年十二個月,不經不覺又過了四份之三的三個月了,踏入四月份,頭一天中午之前,叫『愚人節-April Fools' Day』,我不打算和各位開『玩笑』、搞『愚弄』、去『fool』各位,這是我的弱項,我是個唔曉得點『呃人』的愚人!


年少時初讀金庸的武俠小說,其中之一本『倚天屠龍記』,就頗為震堪了,因為全書都是充滿着『呃人』、『瞞騙』、『騙人』的把戲。


其中一幕:在武當山上~

自以為是正派的羣豪來到武當山,逼令 張翠山、殷素素 夫婦交代,明教的 金毛獅王~謝遜 和『屠龍刀』的下落時。張翠山 才在知道,原來妻子是傷了師兄在先,至令他終身殘廢,張翠山全身發抖,目光中如要噴出火來,指著殷素素道:『你......你騙得我好苦!』就自己首先先行自刎了。


殷素素 在將要自殺殉夫之前,殷素素 請 空聞大師 俯耳過來,說只告訴他一人聽,關于 金毛獅王~謝遜 和『屠龍刀』的下落。 空聞大師 就走到殷素素身旁,俯耳過去,殷素素嘴巴動了一會,卻沒發出一點聲音,空聞大師 說他甚麼也聽不到,那時又有誰相信 空聞大師 沒有說謊呢?


跟着殷素素在張無忌的耳際講了幾句話:『孩子,你大了之後,要提防女人騙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


至於 張翠山 如何被美女 殷素素 騙到呢?


《倚天屠龍記》第五章:皓臂似玉梅花妝

錢塘江到了六和塔下轉一個大彎,然後直向東流。該處和府城相距不近,張翠山腳下雖快,得到六和塔下,天色也已將黑,只見塔東三株大柳樹下果然繫著一艘扁舟。錢塘江中的江船張有風帆,自比西湖裡的遊船大得多了,但橋頭掛著兩盞碧紗燈籠,卻和昨晚所見的一般模樣。張翠山心中怦怦而跳,定了定神,走到大柳樹下,只見碧紗燈下,那少女獨坐船頭,身穿淡綠衫子,卻已改了女裝。

張翠山本來一意要問她昨晚的事,這時見她換了女子裝束,卻躊躇起來,忽聽那少女仰天吟道:「抱膝船頭,思見嘉賓,微風波動,惘焉若醒。」張翠山朗聲道:「在下張翠山,有事請教,不敢冒昧。」那少女道:「請上船罷。」張翠山輕輕躍上船頭。那少女道:「昨晚烏雲敝天,未見月色,今天雲散天青,可好得多了。」聲音嬌媚清脆,但說話時眼望天空,竟沒向他瞧上一眼。張翠山道:「不敢請教姑娘尊姓。」那少女突然轉過頭來,兩道清澈明亮的眼光在他臉上滾了兩轉,並不答話。張翠山見她清麗不可方物,為此容光所逼,登覺自慚,不敢再說甚麼,轉身躍上江岸,發足往來路奔回。

奔出十餘丈,陡然停步,心道:「張翠山啊張翠山,你昂藏七尺,男兒漢大丈夫,縱橫江湖,無所畏懼,今日卻怕起一個年輕姑娘來?」側頭回望,只見那少女所坐的江船沿著錢塘江順流緩緩而下,兩盞碧紗燈照映江面,張翠山一時心意難定,在岸邊信步而行。人在岸上,舟在江上,一人一舟並肩而行。那少女仍是抱膝坐在船頭,望著天邊新升的眉月。

張翠山走了一會,不自禁的順著她的目光一看,卻見東北角上湧起一大片烏雲。當真是天有不測風雲,這烏雲湧得甚快,不多時便將月亮遮住,一陣風過去,撒下細細的雨點來。

江邊一望平野,無可躲雨之處,張翠山心中惘然,也沒想到要躲雨,
張翠山猛地省起,叫道:「姑娘,你進艙避雨啊。」那少女「啊」的一聲,站起身來,不禁一怔,說道:「難道你不怕雨了?」說著便進了船艙,過不多時,從艙裡出來,手中多了一把雨傘,手一揚,將傘向岸上擲來。

張翠山伸手接住,見是一柄油紙小傘,張將開來,見傘上畫著遠山近水,數株垂柳,一幅淡雅的水墨山水畫,題著七個字道:「斜風細雨不須歸。」杭州傘上多有書畫,自來如此,也不足為奇,傘上的繪畫書法出自匠人手筆,便和江西的瓷器一般,總不免帶著幾分匠氣,豈知這把小傘上的書畫竟然甚為精緻,那七個字微嫌勁力不足,當是出自閨秀之手,但頗見清麗脫俗。

張翠山抬起了頭看傘上書畫,足下並不停步,卻不知前面有條小溝,左足一腳踏下,竟踏了個空。若是常人,這一下非摔個大觔斗不可。但他變招奇速,右足向前踢出,身子已然騰起,輕輕巧巧的跨過了小溝。只聽得舟上少女喝了聲彩:「好!」張翠山轉過頭來,見她頭上戴了頂斗笠,站在船頭,風雨中衣袂飄飄,真如凌波仙子一般。

那少女道:「傘上書畫,還能入張相公法眼麼?」張翠山於繪畫向來不加措意,留心的只是書法,說道:「這筆衛夫人名姬帖的書法,筆斷意連,筆短意長,極盡簪花寫韻之妙。」那少女聽他認出自己的字體,心下甚喜,說道:「這七字之中,那個『不』字寫得最不好。」張翠山細細凝視,說道:「這『不』字寫得很自然啊,只不過少了含蓄,不像其餘的六字,餘韻不盡,觀之令人忘倦。」那少女道:「是了,我總覺這字寫得不愜意,卻想不出是甚麼地方不對,經相公一說,這才恍然。」她所乘江船順水下駛,張翠山仍在岸上伴舟而行。

兩人談到書法,一問一答,不知不覺間已行出里許。這時天色更加黑了,對方面目早已瞧不清楚。那少女忽道:「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多謝張相公指點,就此別過。」她手一揚,後梢舟子拉動帆索,船上風帆慢慢升起,白帆鼓風,登時行得快了。

張翠山見帆船漸漸遠去,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悵惘,只聽得那少女遠遠的說道:「我姓殷……他日有暇,再向相公請教……」張翠山聽到「我姓殷」三個字,驀地一驚:「那都大錦曾道,托他護送俞三哥的,是個相貌俊美的書生,自稱姓殷,莫非便是此人喬裝改扮?」他想至此事,再也顧不得甚麼男女之嫌,提氣疾追。帆船駛得雖快,但他展開輕功,不多時便已追及,朗聲問道:「殷姑娘,你識得我俞三哥俞岱巖嗎?」那少女轉過了頭,並不回答。張翠山似乎聽到了一聲歎息,只是一在岸上,一在舟中,卻也聽不明白,不知到底是不是歎氣。

張翠山又道:「我心下有許多疑團,要請剖明。」那少女道:「又何必一定要問?」張翠山道:「委托龍門鏢局護送我俞三哥赴鄂的,可就是殷姑娘麼?此番恩德,務須報答。」那少女道:「恩恩怨怨,那也難說得很。」張翠山道:「我三哥到了武當山下,卻又遭人毒手,殷姑娘可知道麼?」那少女道:「我很是難過,也覺抱憾。」



如此,殷素素 就把 張翠山 騙到了!而在《董培新畫說金庸》畫冊中,就有一幅畫以上面一段作畫,各位點擊連結可以找到。


明白到真相後 張翠山 自刎,殷素素 利用 空聞大師 騙了在場的所有人後,便在兒子在張無忌的耳際講了幾句話:『孩子,你大了之後,要提防女人騙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


殷素素這就身子斜斜跌倒,只見胸口插著一把匕首,原來她在抱住無忌之時,已暗用匕首自刺殉夫。


可惜張無忌,一直沒有緊記着亡母的最後遺言,先是被 朱九真騙了他,跟著有周芷若趙敏小昭殷離,最後連男的如 朱元璋,也把 張無忌 的明教教主之位都騙到手,最後還做了大明皇帝。




伸延閱覽:
《倚天屠龍記》第五章:皓臂似玉梅花妝 CNNOVELS.NET





27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會唔會對女性有童年陰影呀????

收買佬 said...

Space﹕你英文0甘好﹐請幫幫王岸然做他的劉家傑。﹕)

----[Quote]----
作者﹕王岸然

Dear Strongman,

Sorry I have to deleted you post, but I quote your post above with XXX in
replace of your original foul word.

I buy your points in principle. She never interested in grass root works;
is her short coming,but is on the other hand consistent with she. Let voters
decide chooseing her or not, that is democracy.

----[End Quote]----

微豆 Haricot said...

在童年有「追」武俠小說,但印象最深的卻是金庸的《神鵰俠侶》,楊個和小龍女最終也是沒有欺騙大家的情感。

反視今時今日的世界,『呃人』、『瞞騙』、『騙人』的把戲卻不只是四月一日上演!!!

macy said...

space,

『呃人』其實都係人的根性, 不用學, 與生俱來.

雖然『呃人』係錯, 但『呃人』也是生存必須的. 要生存, 人還是要『呃人』, 只是過得自己過得人, 同樣地也應該體諒善意的謊言.

我估現實裡面唔會有張無忌, 因為已經被淘汰左, 絶左種.

都鍾意睇金庸, 中四五時最愛'鹿鼎記', 最喜歡他描寫人及人性, 值得青春期的少年人學習.

macy said...

space,

由03年開始, 每年的4月1日我只記得張國榮的幽默, 已忘了是愚人節.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你咁提起,又真係好有可能受咗影響咗播!
越想越似嘞! 原來我畀金大俠的小說,洗咗腦都不知不覺添! 恐怕再回頭也太晚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收爺:
我啲英文好屎!實在慚愧得很哩。

我的『兩文三語』都很失敗,馬虎得很,小弟正是香港教育界教出來個班,英又唔通,中又唔得,樣樣識少少個類,最失落個班。 我連你附加來個篇英文都未睇得明,知道佢講乜呀!

劉家傑留返畀劉家傑自己去改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有聽過讀過啲時常月旦金庸小說的名家們,說成『神雕俠侶』是本情書。

『問世間,情謂何物? 直教生死相許!』

小龍女 和 楊過 的戀情,固然可歌可泣,十六年之約,確實小龍女騙楊過的騙局,只是金庸為了大團圓結局,于心不忍,筆鋒一轉,兩人才可以在十六年後,在谷底再次雙遇。

『神雕』中的 李莫愁就是愛過咗籠,走火入魔!

『倚天』中的 胡青牛夫婦更是耍花槍耍過了籠!

個人就曾想過如果『十六年之約』不遇,是否更為切合現實呢? 但很多『小龍女』迷 『楊過』迷,可能要抗議了!


還有騙的把戲卻不只是四月一日上演!!! 同意呀,不過我認為,一開始騙就會一路騙下去,要用一個 lie to cover another lie,之後就是 Endless lies! 最好還是不要讓它開始!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金庸的三十六本書我都有收藏,
得閒攞出來讀吓,未必一氣讀完,有時祇看一大段。

十四部小說我是有很喜歡有不太喜歡但沒有不喜歡的。『X雪X天射X鹿 笑書神X倚XX 』!

你說的『呃人』相信是講 White Lies 好心的謊言,有時真係難于避免! 我就盡量去避嘞!基本是連 White Lies 都唔講,最多是唔出聲囉。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是『哥哥』迷? 對他的死,多少有啲唏噓!

新鮮人 said...

唔遲唔遲!
有緣千里能相見,
無緣前面不相逢! =)

macy said...

space,

金庸的長篇, 我唔係好有心機睇晒, 返而書後的短篇卻很愛看, 記得中學時, 本想用《雪山飛狐》做讀書報告, 後來還是選了《白馬嘯西風》.

我不算哥哥迷, 只是成長的一部份.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你講咗去邊度呀?


我是話『恐怕再回頭也太晚了!』,係已經睇咗讀咗金庸小說咁多年,唔可以返翻轉頭,時光倒流,唔睇唔讀『金庸』啲『武俠小說』,若要完全忘記亦不可能咋。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老師們雖然自己都是金迷,但我學校內是不準讀武俠小說的。 嘩!你中學校咁先進,咁開通,咁進取,容納得到『金庸小說』,還可以用來做讀書報告添。

新鮮人 said...

我咪咁嘅意思囉,
你以為我想講物呀?

讀什麼書都要看緣分架!
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連讀乜書睇滅書都要講緣呀?
我咪問點樣可以回頭囉,你又有咩好計,可以用緣嚟解釋,點樣去回頭呢?

新鮮人 said...

有無心,
有無意,
有無時間,
有無能力,
有無意慾......
一切都走不出個"道"字,
也就是緣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點解談讀書會講埋『道』,
聽『講道』多在教會中聚會,
『緣』和『道』有乜相同呀!
點解會『一切都走不出個"道"字,也就是緣了!』
Please elaborate more!

新鮮人 said...

此道不同彼道嘛!

此道為道家之道,
緣乃佛家之說,
但都有異同工之用,
明就明,
唔明都當明啦! =p
一切隨緣,
不可強求喎!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quoting:
『明就明,唔明都當明啦! =p』

你咪教壞啲後輩呀。

新鮮仔如果睇到,記著記著記著,千祈千祈千祈,唔好唔好唔好唔好學新鮮人『唔明都當明』呀!

新鮮人 said...

大智若愚!

明同唔明又有什麼分別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大智若愚』唔係咁解呱!

『明與唔明』跟『是智是愚』
冇 correlation 噃!

新鮮人 said...

扮蠢同真蠢又有什麼分別呢?
硬係要去分辯嗰個咪係...囉! =p
明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我係真蠢,人地『扮蠢同真蠢』我分別不到, 仲好單純添。我真係唔明白,『明與唔明』跟『是智是愚』冇乜 correlation 噃!

新鮮人 said...

咁無計嘞,
我都蠢埋份了1 =___=!!

新鮮人 said...

今日有緣再睇到上面的留言,
覺得大家都幾無聊,
哈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點解會冇端端挖返這篇出嚟睇嘅?
所以要留低囉,得閒睇返,都有好好回憶。
你介意的話可以代你刪掉所有,你出聲就得嘞!

p.s. 五分鐘就落到去買咖啡,見字去Chatroom 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