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August 05, 2011





網友賦詩:

有 情 相 思,無 情 斷 腸,

多 情 遗 恨,少 情 無 奈!



我狗尾續貂添加些少:

有 情 相 思 寄 千 里,

無 情 斷 腸 哭 別 離,

多 情 自 古 總 遗 恨,

寡 情 無 奈 孤 獨 行!


以上:有情、無情、多情、少情,四情外還有
正面的:重情、長情、真情、愛情、戀情、友情、客情、鍾情、衷情、豪情、傾情、隆情、抒情、純情、熱情、溫情、恩情、鑄情、柔情、晚情 (non exhaustive)


負面的:絕情,悲情、寡情、冤情、偷情、私情、矯情、癡情、逃情、殉情、薄情、春情、調情、挑情、濫情、慘情(non exhaustive)


中性的:全情、人情、事情、別情、行情、劇情、知情、風情、奇情、心情、感情、酌情、煽情、濃情、傳情、汛情、災情、驚情、實情、世情、國情、激情、言情、詩情、物情、民情、移情、離情 (non exhaustive)



情之為何物?金庸小說:『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情是觸摸不到,情要靠感覺,但有人卻要用實物來 backup 情,這是否情已變質了?還是咁情就有實質了?


沒有實物 backup 的情是虛無縹緲,來無影去無踪,只靠承諾的情,可能是教人擔憂的情,可以來得快,失去得更快!


有實質的情 。。。。。!


最簡單是一紙婚書,加上一份指定受益人的巨額人壽保險,還欠妥當不夠實在的話,便立下一張唯一指定受益人的遺囑。當然情要比金堅,就要添多些金,愈多愈堅!


農曆七月七日七夕晚上,七夕之夜相傳是牛郎織女,一年一度鵲橋相會的日子,謹祝:所有有情人終成眷屬!




Wednesday, August 03, 2011

海外華人的忠誠

海外華人的忠誠




【明報專項】美國首位華裔駐華大使駱家輝宣誓就職,他承諾致力深化中美合作,為建立積極、合作和全面的中美關係努力。

當地時間1日下午,駱家輝攜全家來到美國國務院,參加由國務卿希拉里親自主持的美國駐華大使宣誓就職儀式,中國駐美大使館官員也蒞臨現場。

就職儀式上,駱家輝手按妻子李蒙捧起的一本《聖經》,在希拉里的引領下宣讀誓言,又當場在一份委任書上簽字,就此正式履任美國駐華大使。

駱家輝稍後在致辭時表示,自己對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深感榮幸,中美兩國有著極為重要與復雜的外交、經濟和戰略關系,雙邊關係既有挑戰,更存深化合作的良好願景。

「我期待同中國政府合作實現這一願景,並且更重要的是,為建立奧巴馬總統和胡錦濤主席一致同意我們兩國應追求的積極、合作和全面的關係努力。」駱家輝說。

他強調,深化合作不僅對中美兩國至關重要,對國際社會也至關重要,出任駐華大使後,他將全力支持中美在氣候變化、清潔能源研發、制止核武和核材料擴散等一系列問題上正在展開的合作,並將努力拓展兩國新的合作領域。

駱家輝又稱,對於中美之間存在的挑戰和分歧,他將努力確保順暢的溝通渠道,清晰傳達美國政府立場,並與中國最高層政府官員保持接觸,同時會更加努力直接接觸中國民眾,幫助兩國民眾加深了解。

今年3月9日,現年61歲的駱家輝被總統奧巴馬提名為新一任美國駐華大使,接替4月底離職的前任大使洪博培。6月23日,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率先批準提名,7月27日參議院又一致表決通過提名,駱家輝順利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華裔駐華大使。

早前駱家輝透露,在等待「出使」中國的這段日子,他以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洪博培為榜樣,努力學習中文,又指身為亞裔美國人,「出使」中國令他備感自豪,他期待舉家前往北京,但出任美國駐華大使也是迄今奧巴馬交給他的「最艱巨任務」。

祖籍廣東台山的駱家輝在華盛頓州西雅圖出生,是華人移民的第三代。早年從耶魯大學和波士頓大學畢業,他投身政壇,此後相繼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華裔州長及華裔商務部長,是美國政壇當之無愧的「華裔代表」,而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更令他的仕途之路掀開新的篇章。



到了外國的中國人,有些仍然心懷故國放不下來,到死仍然只是居民身份,而沒有入籍歸化,就算未能落葉歸根,死後縱未有移葬回祖家,仍要做身在外國~中國人的鬼。


【維基百科】Gary Faye Locke (born January 21, 1950) is an American politician, who has been confirmed to be the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to China. He is the current United States Secretary of Commerce, and on July 27, 2011, the United States Senate confirmed him by unanimous consent to be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to China.

駱家輝(Gary Faye Locke,1950年1月21日生),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市,華裔民主黨政治家,祖籍中國廣東台山二區明塘鄉灣頭吉龍村(現廣東省台山市水步鎮長塘吉龍村);於1997年至2005年間擔任美國華盛頓州第21任州長,是首位當選為美國州長的華裔美國人,現為第36任聯邦商務部長。2011年3月9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式提名駱家輝出任美國駐中國大使,同年7月27日美國參議院一致通過這一提名,他因此成為歷史上首位華裔駐華大使。



也有絕大部份移民外國的中國人,在外國落地生根,歸化了成為外國公民,他她們都自稱是華裔,成為“海外華人”,而再不自稱是中國人。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除了與當地通婚的混血兒,也有固執一定跟華裔通婚,仍然保存純種華人血脈。


【維基百科】Locke was born on January 21, 1950 in Seattle, Washington. A third-generation American with paternal ancestry from Taishan, Guangdong, in China, Locke is the second of five children of James Locke, who served as a staff sergeant in the U.S. military's Fifth Armored Division during World War II, and Julie Locke, who is from Hong Kong. His parents gave him the Chinese name of 駱家輝 (pronounced Lok Gaa-Fai in Cantonese). He did not learn to speak English until he was five years old. He graduated with honors from Seattle’s Franklin High School in 1968.

Through a combination of part-time jobs, financial aid and scholarships, Locke attended Yale University, graduating with a Bachelor of Arts degree in political science in 1972. He later received his Juris Doctor from the Bos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in 1975.

駱家輝是來自台山市水步鎮長塘村移民家庭的第三代。駱家輝的祖父早年從中國來到美國時不會說英語,他找到了一份幫人料理家務的工作,以換取學英語的機會。這家人住的地方離駱家輝後來居住的州長官邸只有1英里(相當於1.6公里)遠。

駱家輝在家中五名孩子中排行第二,父親是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退伍軍人駱榮碩(James Locke),母親Julie Locke則來自香港。駱家輝曾在父母開的雜貨店裡幫工,靠打零工的積蓄和各種獎學金到耶魯大學深造。1972年畢業於耶魯大學獲得政治學學士學位,爾後在1975年在波士頓大學取得法學學位。



華人在外國多從事商業活動,就算在歸化後亦甚少從政,卻又是有時身不由己,為了保衛人身財富不能不依靠政治勢力。不過作為政治一到極端,就會牽涉到種族層面,宗主國的主流族群,遇到經濟滑落多遷怒有財卻無勢力的少數族裔。印尼和馬來西亞都曾經發生多次針對華裔的種族暴動,希特勒的納粹德國更要滅絕猶太人。


【維基百科】On October 15, 1994, Locke married Mona Lee, a former television reporter for the NBC affiliate KING 5 television in Seattle. She is of Chinese descent and her father is from Shanghai and her mother is from Hubei Province. The Lockes have three children: Emily Nicole, born in March 1997, Dylan James, born in March 1999 and Madeline Lee, born in November 2004.

1994年10月15日與李矇共結連理。李矇曾是1986年全美亞裔小姐,時為西雅圖 KING 5電視台記者。



不過二零一一年七月廿七日美國參議院確認了華裔美國人 駱家輝 Gary Locke,成為第一位華裔的美國駐華大使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to China。作為華裔的第三代,美國本土出生的駱家輝出使中國,就更加要比白人的前任者更加白,以避免成為別人口實。


記得讀新中國的兩彈一星記載書籍,旅美的火箭專家 錢學森,1949年在回國途中,就被扣押在三藩市五年,最終1955年在中、美政府長達幾個月的日內瓦雙邊會談之後,錢學森卒被美國政府釋放,用以交換在朝鮮戰爭中被俘的美國飛行員,錢學森才能依據交換才得以回國。


還有華裔核武科學家李文和,這位曾經在美國核武研究最高機構:新墨西哥州諾斯阿拉莫斯研究所 工作過的老先生,1999年慘被誣告竊取美國核機密,經過九個月的牢獄生涯,和以後長達八年的法律抗爭,最後才獲得平反。之後,他著書:《My Country Versus Me ~ Wen Ho Lee》 。


擁有黃面孔黑頭髮的華裔,無論是否經已歸化了美入國籍多久,還是已經幾代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土生華裔,於美國主流社會的眼中始終還是外國人,警察危急開槍時的一個念頭,始終還是 stereotyped 定性為是 foreigner/ alien 外國人。


駱家輝 無時無刻表示對美國的忠誠,幾次來到中國都是絀绌逼人,如狼似虎地為宗主國效力。今次拿著國書來到中國出任大使,當然更加要加把勁。駱家輝 雖然改了個英文名 Gary Locke,橫睇豎睇都不像華裔,也沒能像前任的洪博培說的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在中國身份他是美國外交官員。在美國本土,駱家輝的相貌橫睇豎睇都不像主流社會人種的外國人,可謂兩面都不是人。


選擇 駱家輝 Gary Locke 當駐華大使,是會把中美的死結結得更緊張呢? 還是,如外交術語所言,開創新天地呢? 在這一刻,我還是屬意前者!



後話:
三位華人:錢學森(未有歸化)選擇回國發展航天事業,李文和(經已歸化)受盡逼害仍然選擇留在美國,駱家輝(土生華裔)被美國派回中國充當美國大使。三位華人(華裔)身份各異,他們的心路歷程各異,對故國與新的宗主國的感情各異,產生出不同:”海外華人的忠誠“。



伸延閱覽:
駱家輝宣誓就任美駐華大使 雅虎新聞網
Gary Locke 維基百科
駱家輝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奴才
CARBON TARIFF 中譯:碳關稅
海外的中國人在北京奧運
等待一月廿日的日子 奧巴馬就職




Sunday, July 31, 2011

我的政治 101.1

我的政治 101.1



上次我發夢話,寫了篇“我的政治 101.0”,政治是否人類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呢?還有多一些噏風想再發!


繼續發噏風:

政治政制政權發展出很多個各種不同模式,有強人的獨裁統治,有政治協商集體統治,有君主立憲制度,有內閣制代議政制,有多數派政府制,有小數派政府制,還有總統加兩院制 etc etc non exhaustive。


連選舉的方法也複雜化成得很,有協商委任制,有普選,有小圈子選舉(即透過成立選舉委員會),單議席單票制,多議席單票制,多議席多票制,比例代表制,差額選舉,等額選舉,簡單多數制,較複雜的過半數制,再有更複雜由美國人製造出來的選舉人票勝者通吃制。選舉可以採取不同的投票方式,但也可以採取不經投票的鼓掌方式通過。


由王權的獨裁統治到民主啟蒙之後,人想出愈想愈多的不同制度,不過只都是想貫切人人平等,這個理想。但現實上的結果,就如 George Orwell 的 動物農場(農莊)Animal Farm 名句: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


歐美的外國人首先創出了民主政治。英國人的大憲章進行君主立憲,成立上議院和下議院,政府則採用內閣制,由下議院的多數派領袖當首相。法國人在巴士底監獄發動革命,幾經復辟,又再革命抗爭,到今已經是第五共和,成立總統制,並由總統委派一位總理,成立政府管治國家。(嗜悲加註:據說雅典(希臘),和羅馬(意大利)盛世時代的歐洲,也有類似但較簡化的議政系統雛形。)


美國人經過獨立戰爭脫離英國的殖民地統治,不過還存在黑奴階級,需要再經過南北戰爭,讓黑奴名義上得到解放,美國人的國會包括了參議院 Senate 和 眾議院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兩院制,再加上另選 President 進入總統府,實行府院制互相制衡。不過總括來說,美國人民只能在選舉日,行使一天民主。


加拿大名義上仍然尊重英國的女王,不過的已故總理 杜魯多(Pierre Trudeau)倡導“權利及自由憲章”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並且在1982年4月得到英女王簽處。其他的國家,有樣學樣,訂立類似的 Charter 憲章,但是這個憲章能否真的保障得到,人民的:人權、權利、和 自由 呢?


絕大多數國家的憲法,都冠冕堂皇,賦予人民多方面權利及自由,白紙黑字寫入國家憲法,但執行上又另作別論,因為無論是:立法、執法、施法,在最終都是“人”。還有,還有,每個國家的憲法、法律、法例,都不會忘記寫下:『國家安全緊急法』National Emergencies Act。


在國家安全有危機時,緊急法就凌駕於所有憲法法律法例,賦予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在非常時期,緊急法的頒布權在國家元首,或是一小絀國家的大官,緊急法賦予國家元首極大權力,通常可以拘留任何涉嫌危害國家的人民,有些國家還包括審訊涉嫌危害國家的人民,兼且甚至對危害國家的人民判處執行死刑處死。有更多國家,更是長期執行國家安全緊急法。


看來人類由個人個體,到組織家庭,由家庭到氏族群居,再由群居伸延社區的發展,一級一級上去,到成為鄉村,城鎮,縣市,省份,層層設立政府,一直去到國家民族的最高層政府。這是人類自己把生活,由本來自我修身齊家,一路一直不斷去複雜化,到達國家民族的最頂層面,最後還攪出一個叫聯合國 United Nations 的組織。


但這些各級政府組成,卻不一定是如每個人自己所願,選出每個人自己選擇的代表即代理人,故此沒法代表每個人的意願,而是經過選舉制進行妥協。因此有時卻是反過來是180度反轉,選出的代理人屬於敵對黨派,縱是產生對立面,卻仍然要等下一次大選再執過籌。


就以今次美國提高國債上限為例,美國主要是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交互輪替,今次輪到共和黨控制了眾議院,而民主黨則控制了參議院。共和黨在眾議院通過的提高九千億國債上限法案,只需要在兩個鐘頭後,就在參議院被否決了。至於參議院通過的發債上限二萬億修訂法案,也受到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否決了。


至今美國國債上限談判至登文前,仍然懸空未決,若美國國債出現違約,是否會真的殃及全球呢?暫時有的只是假設。但卻可見本來是僅是一國的財務課題,因為有了民主政治,慘被擴大為下屆總統的前哨戰,讓政客們玩弄政治賦予的權力,除了攪得美國國內人心惶惶,也影響全球的經濟!


我們並沒資格參加美國人的選舉,我們沒有選過某某成為美國國會議員,他她沒有代表我們的意願,但卻影響了我們遠在東方的香港!


咁究竟:政治是否人類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呢?



伸延閱覽:
Animal Farm 動物農莊 英文維基百科
Animal Farm 動物農莊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我的政治 101.0
我的政治 101.2
我的政治 101.4
我的政治 101.5
Law of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獨裁者的 Efficiency
英國的簡單多數選舉制
美國的選舉人票 ~ 通吃制
香港的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