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May 18, 2011

Legco Resign at WILL

Legco Resign at WILL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林公公的大作,show time!


【特區政府】政府今日(五月十七日)就立法會議員辭職或因其他情況而出缺的議席提出建議替補安排。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向傳媒講解該安排及回應提問的談話內容: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政府今日向立法會提出一套建議,關乎今後如何處理議員請辭、及立法會出現空缺的情況。

大家都記得,五位來自地方選區的(立法會)議員在去年一月請辭,引發一場補選,策動所謂「公投」。

這五位議員在去年五月重新當選,但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十七,這是自回歸以來立法會選舉投票率的歷史新低。

這歷史新低的投票率反映數方面的情況。

首先,香港市民不接受議員任意請辭,策動所謂「公投」。

第二,立法會議員在大選(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對選民作了承諾,而市民期待他們履行全部四年任期,期間不應任意無故請辭。

第三,當時有很多意見認為,進行本無必要的補選是浪費公帑──去年花費超過一億二千萬元公共資源,而本來這些公共資源可以有其他更好的用途。

因此,特區政府認為這漏洞需要堵塞,不可再次容許有議員任意請辭 Resign at Will

政府建議由二0一二年十月開始的第五屆立法會起,如果在地方選區或新增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有議席出缺時,應該安排擁有最大餘額的名單的候選人填補這些空缺,屆時無須舉行補選。

我們理解某些外國的議會亦採取類似的安排,從名單中的候選人來填補議會中的空缺。

特區政府認為,替補機制能夠反映在大選期間市民的整體意願。

替補機制有數方面的重點。

首先,替補人選在立法會大選時爭取到最大餘數得票的支持,既可反映「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原意,亦可以在大選期間得到市民對議員的整體支持。

第二,替補機制適用於《立法會條例》第十五條及《基本法》第七十九條各種出缺的情況,包括議員辭職、去世、或者因其他情況而喪失議員資格等。該機制是適用於在立法會議會期內所有出現空缺的不同情況。

第三,替補安排並不適用於二十八個傳統功能界別的議席。這二十八個傳統功能界別主要包括商會、工會和專業團體,並非採用「名單比例代表制」,而是整體上大部分採取「最多票者勝出」的安排,所以我們將來會繼續以補選安排來填補這些傳統功能界別議席的空缺。

我們希望《立法會條例》能盡快獲得修訂,我亦已去信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主席,建議安排特別的會議來討論這套建議。



這個『任意辭職 Resign at Will』被演繹成什麽樣子呢?


有極端的、有保守的、有溫和的、有激烈的!


沒有切實的解釋,是否等候將來,連串的施法覆核呢?


【明報專訊】筆者(沈旭暉)對香港政治沒有研究,這裏只是拋磚引玉地談談國際政治通識題:假如某國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當選人在任內因為種種原因喪失議席,議席以往由補選填補、或由同一名單中人填補,現在卻變成讓落敗名單的最高得票者(或最大餘額者)補上,會產生什麼後果﹖按字面演繹,這方案有以下變種:

案例一﹕
A國有政治暴力傳統,以往議員被暗殺後,選民多選擇他/她的家族成員來替補,是為寡婦政治。新制不但沒有了這選擇空間,而且選民心裏明白自動填補的落敗候選人,很可能就是議員被殺的幕後黑手。從此選民對選舉暴力態度更犬儒,暗殺之風大起,有能者逐漸發現新遊戲規則,也就是情願高票敗選、再勒索當選人,比當議員更實際,造就了獨一無二的「後補議員治國制」。

案例二﹕
B國存在不少激進小黨,例如主張分離主義的、恐怖主義的、宗教極端主義的,它們支持者極少,在正常情況下不可能當選,但選民有時會通過投票給它們宣示對現狀的不滿。設想選區甲有兩個席位,兩大黨各得票49%,恐怖政黨得票2%,但大黨當選議員忽然病逝,僅得2%民意支持的狂人就會進入議會,因為只有他有上次選舉的「餘額」。這政黨取代了獲49%認受的主流政黨,忽然得到在全國舞台表演的機會,整國文化開始被扭轉。

案例三﹕
C國議員海外訪問期間集體遇上瘟疫,大半議員病倒,失去議事能力。正常情況下,他們會辭職養病,但在新制度下,他們的位置很可能被對手填補,朝野比例就會顛倒過來,現政府就會倒台。因此病重議員被所屬政黨勒令不得辭職,但他們真的病重,議會不夠法定人數開會,國家出現「瘟疫政治危機」,全國陷入癱瘓。

案例四﹕
D國某大黨主張墨家式苦行走入群眾,選民對它的候選人都不太了解,只知道他們就是犧牲了,也有繼任人弘揚同一理念,而根據慣例,這黨的最受歡迎明星都不會參選。在新制下,這政黨所有當選議員在選舉翌日集體探訪礦場,不幸全數意外身亡,剎那間它的民望大升,假如舉行補選,勢必得回所有議席。但政府堅持新制,擔心補選變成對這政黨的信任公投,結果這大黨的所有授權只被行使了一天,就消失無蹤﹔本來不存在的革命之火,卻無緣無故出現了。

案例五﹕
E國有強烈利益輸送文化,在舊制度,買賣雙方只能在當選人之間討價還價,但在新制度,還價的空間被無限擴大,因為議員依然可以通過辭職,讓同一陣營、排另外名單的新人接班﹔不同陣營的議員,也可以用備用議席來討價。例如當辭職替補不用再經民意重新授權,政黨就可以通過讓自己人辭職、加冕對方一個新議員,來換取一條法案通過、或僭建樓十間,餘此類推。結果新制度比舊制度更鼓勵議員不斷辭職,而最終留在議會的,可以全是只有數百票的「補上補議員」,是為密室政治的佳音。

案例六﹕
F國政府有委任議員加入內閣的習慣,以往議員接受委任,議席不是進行補選,就是由所屬政黨填補,因此議員和政黨一般表示歡迎。在新制度下,議員進入行政機關,卻要自動把席位讓給競爭對手,等同弱化了同一政黨對立法機關的控制,這是自毀的行為。自此政府不會讓旋轉門對自己人轉動,反而要很給力的委任敵人進內閣當擺設,以強化自己的議會實力。

以上案例都是有所本的,使用「落敗遞補制」的其他可能情還有不少,每一個都有違一般人的普通常識,每一項都是民主社會與威權社會都不會出現的奇聞,可見這模式創意無限,等閒之輩是想不出來的。它的發明者必會在國際政治教科書佔一席位,屆時亞洲國際都會出品的「香港模式」就會流芳百世,香港學者也得沾光被當作它的代言人,真是教人想起也興奮啊﹗




林公公這個出缺的議席提出建議替補安排,即落敗遞補制或將成為國際笑柄,百世千世萬世流芳!







伸延閱覽:
議員辭職或因其他情況而出缺安排 Gov.hk
Arrangements for filling vacancies in the LegCo Gov.hk
沈旭暉:落敗遞補制 雅虎新聞網





2 comments:

Haricot 微豆 said...

OMG !!

Mr. Lam is going to create a new set of problems with his proposal.

沈旭暉's analysis is quite insightful.

In fact, I was involved in a non-govt election in which the top-runner surprised everyone in the last minute by announcing he was withdrawing and all of a sudden the second candidate (his buddy) was automatically elected.

It had been their political plot/fix all along and the voters were fooled !!!

the inner space said...

YES OMG indeed controversial!
What 林公公 did would be the initial steps to blow off our already fragil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