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July 05, 2014

不一樣的母親

不一樣的母親



週四讀了一篇 蔡子強 的 《文章》 。 結語 蔡子強:『訪問中有關梁齊昕個人、成長、與家人關係的種種,我不打算拿出來談,我尊重這是她的家事,不宜拿出來點評,我相信這也是提供她一個安靜環境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有關梁振英策劃政治公關 show 那部分,對不起,我認為這與公眾利益有關,我不能默不作聲。』


慨嘆 特首 真的是一位:不一樣的父親 。。。。。。。那就記起有一套 “日劇” 其中的一集,是很難得 嗜悲 很偶然看到 。。。。。。。故事裡有一位:不一樣的母親!


5月 6日 “佛誕” 假期多放兩天 2日 和 5日,就可以連 “五一勞動節” 有一個長週末,因此在週一的下午,無所事事 嗜悲 看了一集 “刑事のまなざし” 港譯:刑警的目光,是前一晚播出後的重播。


嗜悲 看了的是 “刑事のまなざし“ 第七話:母の鎖 (母親的枷鎖)





小情侶結婚了,兩人正要舉行婚禮時,新娘母親卻遲遲沒有出現,大家都等候著的時候,有刑警來到希望與新娘面談 。


原來不是岳母大人出了意外,而是因為一個殺人未遂的案件,受害者被送入醫院急救,但卻在衣服內有張岳母大人的名片。警方到岳母大人工作的地方查詢,卻說這位員工剛剛在早上,向工作地點請假數天,這位岳母大人連女兒的婚禮都不出席,她是失踪了。


幾經刑警的查問,原來岳母大人是反對女兒,嫁給做裝修工人的新郎,兩母女因此而鬧翻了,新娘離家出走,仍然希望母親出席婚禮。母親是寡母婆辛辛苦苦養大女兒,希望女兒嫁給有錢人,並不時安排 “相親”,是一個從小就操控著女兒的惡母親。


刑警轉而偵查有關新娘新郎的背景,原來新郎少年時曾經犯事,被判入少年看守所,出來後才改邪歸正,專心做裝修工人。剛巧到新娘總做的店子裝修,巧合地令兩人認識,繼而拍拖成為情侶,最後同意結婚。


但有前課的新郎雖然痛改前非,仍然不時受到之前的損友同黨滋擾,幸而他能堅定立場,兼且得到新娘個鼓勵,不欲再以身犯法,寧願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


同時間警方也查出,殺人未遂的受害者,竟然是認識新郎的,也就是時常來滋擾的同一個損友,刑警更套出新郎承認,這仍然昏迷的受害者,在前一晚還曾經到新郎處再次騷擾他,這變成新郎成為最受嫌疑的行兇者。


不過就在這時,不肯來參加婚禮的岳母大人,托花店送來一簇新娘最愛的 ”黃玫瑰“ 花,並恭祝新娘新郎倆人永遠幸福快樂,但抱歉她未能出席婚禮。





精明的刑警們立時聯想到,會不會岳母大人為了承存女兒,故此殺死滋擾新郎的損友,她為了女兒的幸福,終於想通了讓他她們兩人成婚,而自己卻冒著殺人的罪名,決定把滋擾新郎的損友殺死。


嘩 。。。。。。。嗜悲好感動唷 !!!女兒新娘到此時大叫出:媽媽我錯了!就跑了出去找母親,留下新郎一個呆著呆著,於是婚禮沒法舉行了。


刑警追著新娘後面,來到一處隱蔽的玫瑰花田,這位偉大的母親真的就呆坐在這裡,母女本來想擁抱在一起,新娘準備向母親認錯,她不會與這位裝修工人結婚了。不過,刑警們更快把母親帶了回警察局問話。


這位母親在刑警查問下,和盆托出所有經過,她雖然反對出走的女兒出嫁,但她暗中觀察準新郎,發覺他真的是痛改前非,雖然受到損友的引誘,仍然堅決拒絕了。所以她為了女兒的幸福,決定把這個損友殺死 。。。。。。。刑警雖然要告她意圖殺人罪,但仍然十分感動!!!



嗜悲 看看手錶,eh 。。。。。還有十五分鐘才散場,這麽早就有了結局???還有甚麽需要交代呢???


這套 “日劇” 嗜悲 是很偶然看了一集,以後再也不敢再看了 。。。。。怕怕看了對每一件好事,都懷疑原來是一件惡事,是有著背後的更大大大陰謀隱藏在後面!







後記:


剩下的十五分鐘的發展,就是十分扭曲的 “surprise !” 簡直就推翻一切 。。。。。。






椎名桔平 演的 夏目信人 原本是位研究犯罪心理學的社工,卻因為女兒發生特別事故,才毅然在四十歲才加入刑警隊伍當新人。但他不算是一線的刑警,他總是在二線冷眼旁觀,結果識破了這位母親整個 “最惡毒陰謀”。





整套劇 “刑警的目光” 經已完全播完了,但是對這個 “最惡毒的陰謀” 還是賣一賣關子,各位很容易在網上找到全套,包括這第七集找來看看。劇中這位不一樣的母親有句口頭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的!』





不過,Wow 。。。。。真的比 “Sixth Sense” 的死人和可以見鬼的《鬼眼》,有著類同的切底扭曲扭曲!!!




後後記:

登文後不久閱讀 Live 新聞,梁太唐女士發礮狂轟蔡子強的文章。早晨讀《明報》原來真的是有其夫必有其妻,齊昕有一對不一樣的父母親!(Picture from ming pao self-explanatory。)

圖片來源:明報網頁



本來已經結痂的傷口,再被親人翻起來撒鹽 。。。。。Hope it was the last!



另:
唐女士的手部動作原來叫做:Air Quotes,不過她用錯了,王偉雄教授:特首夫人的 air quotes 幫助抖正過來撥亂反正。



經過 南華早報 的英文媒體,相信已經傳播至英文世界,甚至翻譯成不同語文,廣為流通全世界每一個角落 。。。。。!



【SCMP】CY Leung’s wife Regina hits out at ‘cold-blooded’ coverage of daughter’s plight

CE's wife slams academic for being “shallow, ignorant, cold-blooded and unfeeling” in Friday's Ming Pao article

The chief executive's wife has criticised the media for its coverage of an online post by her daughter that depicted a slashed wrist, and urged it to stop reporting on her situation.

Regina Leung Tong Ching-yee also criticised academic Ivan Choy Chi-keung for being "shallow, ignorant, cold-blooded and unfeeling" in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Ming Pao on Thursday.

In his article, Choy, a politics lecturer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quoted Leung Chai-yan as saying it was her father's idea to take pictures in Hyde Park after her Facebook posting, and that she thought it was a poor PR stunt.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had earlier urged the public to give his daughter space. Choy argued that it was the chief executive who was exploiting his daughter and quoted the Chinese saying, "Even a vicious tiger will not eat its cubs".

"Mr Choy based his article on fragmented information he obtained by himself and from the media and used mean words in his malicious criticism," said Regina Leung. "Mr Choy's behaviour shows he is shallow, ignorant, cold-blooded and unfeeling … I worry for his students for having such a 'teacher'."

She said she did not consult the chief executive or his office before speaking out yesterday and stressed that the whole issue was "a family matter". At one point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she was handed a phone with an incoming call from a CY Leung, though it was not clear if it was her husband calling.

"What I am saying today is not a PR stunt, and I am not playing with words," she said.

'Will I bleed to death?' CY Leung's daughter posts pictures of slashed wrist on Facebook

Choy said Leung's response was inappropriate. "She doesn't have to shout insults in public," he said.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chairwoman Sham Yee-lan said Regina Leung should realise the news value and public interest surrounding "Hong Kong's first family". "She has been a public figure for so long. She should know how the media operate here."

Former security minister Regina Ip Lau Suk-yee, who faced fierce criticism when she spearheaded the ill-fated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in 2003, said Regina Leung had "the right to express her views". However, she added: "If she only emphasised that the matter was a domestic affair and [that coverage] should have ended by now, it would have been easier to bring the matter to a close. But since she lashed out at Choy, people will talk back."

Democratic Party lawmaker Dr Helena Wong Pik-wan said that Regina Leung's remarks were "unnecessary".

The Chief Executive's Office said it had nothing to add.



想不名滿天下都唔得嚕 。。。。。唐女士 一罵成名天下識!



最新評論:劉迺強 多行不義必自斃


【大公報】黑社會殺人放火,也知道「禍不及妻兒」,這就是民間義理。利用家人弱點來攻擊對手,一般是電影裏面奸角的行為,其實就是打不過主角的懦弱表現。我們中國人大都相信因果,「多行不義必自斃」,在電影結局,奸角一般都沒有好下場。 

香港真正讓我感到擔憂的地方,是我們社會中最基本的一樣東西正在消失。這個東西不是言人人殊的什麼「香港核心價值」,它很微妙,難以描述。Decency這個英文字,好像能較能簡單的表達我心中所想。如果用中文講,最接近的概念可能是「民間義理」,但這太學究了。但是我為什麼第一反應竟然是一個英文字呢?

道德是判斷一個行為正當與否的觀念標準,中國道德從上古發展而來,傳說中堯、舜、禹、周公等都是道德的楷模。孔子整理《六經》,到漢朝傳為《五經》,其中便包含了大量的倫理道德思想。今天我們講中國傳統道德,都強調「禮」和「孝」,但其實這兩個概念在傳統思想裏面重要性遠遠比不上「義」,而「義」是中國傳統道德中最重要的一個元素。


「禮義廉恥」,我們都聽過,這是《管子》牧民篇提出的「四維」,其中沒有包括「孝」。漢章帝建初四年以後,「仁義禮智信」被確定為整體德目「五常」,「義」排在「禮」前面。五常不僅是五種基礎性的「母德」、「基德」,而且形成並高度概括了中華傳統道德的核心價值理念和基本精神。

「仁」和「義」是儒家文化中兩大根本性的道德元素,離開了這兩個概念「忠、孝、禮、樂」等等都失去了意義。因此孔子說:「仁者,義之本也;義者,仁之節也」。其中,「義」是一種含義極廣的道德範疇。對於「義」,孔子認為:「義者,宜也」、朱熹認為:「義者,天理之所宜」。對於「義」,孔子講過「君子之所謂義者,貴賤皆有事於天下」、「君子義以為上」、「見利思義」、「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等。

「五四」運動以來,認為禮教吃人,要全面放棄,是西力東漸後國人的過度反應。過分強調「禮」和「孝」這些較低層次的價值,固然有助於培養順民,但「仁義」這兩個基本概念卻有很大的潛在顛覆性,因為它們不但塑造了中國人的基本價值,更要求天子和庶人都要遵從,有普適性。此即柳詒徵在《國史要義》中說《大學》中所謂「人之有階級、等差,各國均不能免。他族之言平等,多本於天賦人權之說。吾國之言平等,則基於人性皆善之說。以禮之階級為表,而修身之平等為裏,不論階級、等差,人之平等,惟在道德」。

香港普遍不講「義」,這大概是「現代社會」重「法」,把「法」視為約束個人行為的唯一依據之故。而當一個社會沒有「義」,就會出現好像蔡子強這樣無品的評論員。

某種意義上,蔡子強建立了一種範式,影響了一代評論員,其中包括王永平。本欄曾經批評過王在6月26日《am730》的「梁振英休假的聯想」一文,在這裏還是需要簡單再次引述一點。在該文中,王表示「雖然特首在粉嶺有間豪華別墅,但位處是非之地的新界東北,這不是度假的好去處。再說,中央領導人度假都會離開北京去北戴河,香港特首離港休假當然符合國情」。今天,我們都知道梁振英去英國是為了處理女兒的問題,回看這些有關「東北」和「國情」的無聊「聯想」,不知道王永平這個前度公務員和問責官員會不會感到汗顏?

如果王永平不知道梁振英為什麼要去英國,就不應該亂寫,如果他知道,就更不應該寫。作為一個評論員、作為一個人,這是最基本的道義。

回到蔡子強。自梁齊昕的臉譜出現疑似割腕的自殘照後,梁振英隨後赴英並發放家人在公園的合照,蔡子強執著此點,認為梁振英把家人拿來做「公關show」,因此事件已經不再是「家事」,而是「刻意誘導媒體和公眾的政治欺瞞」,與「公眾利益」有關,然後上綱上線指控梁振英是「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出來作政治公關show的人」。

在文章中,蔡子強曾經質疑合照「是否一種精心策劃的危機處理和政治化妝術」,他似乎不能分辨「危機處理」和「公關show」兩者在性質上的差異。發放家人合照是一般公眾或政治人物都會使用的正常「危機處理」手段,不是利用女兒拿取得分的「公關show」,一個是守、另一個是攻,性質完全不一樣。

蔡子強引用梁齊昕的信報訪問,表示梁齊昕「狠狠踢爆」梁振英的「政治公關show」,並以此證明梁振英的誠信有問題。梁齊昕割脈並將照片放上社交網絡,顯示她精神飽受困擾,一個合理的人首先不會去採訪她,更不會利用訪問內容說事。在這情況之下,難道蔡子強認為梁振英還會出來跟自己女兒對質嗎?即使梁齊昕一切正常,心情愉快,一個有基本道義的人也只會希望別人家庭和睦,決不會刻意挑撥其家人間的矛盾。這裏敬告「番書仔」蔡子強、王永平之流,這是common decency。

說實在,在蔡子強和他的讀者眼中,梁振英的誠信從第一天開始就先驗性地有問題,也不差在這一個「公園合照」事件。蔡子強實在犯不着為了多寫一篇攻擊梁振英的文章,而傷害無辜的小女孩梁齊昕。即使有人不同意梁振英的政見,也不用恨他恨得想讓他父女不和,家庭破碎。

黑社會殺人放火,也知道「禍不及妻兒」,這就是民間義理。利用家人弱點來攻擊對手,一般是電影裏面奸角的行為,其實就是打不過主角的懦弱表現。我們中國人大都相信因果,「多行不義必自斃」,在電影結局,奸角一般都沒有好下場。



梁氏全家都已經閉嘴 sealed their lips,劉迺強 今次作文是否自作多情呢?




伸延閱覽:
蔡子強:如果是你的子女(政客版) 長青網
刑事のまなざし tbs.jp
刑事のまなざし 日文維基百科
刑警的目光 百度百科
梁太轟蔡子強文章冷血 長青網
CY Leung’s wife Regina hits out at ‘cold-blooded’ coverage of daughter’s plight SCMP
多行不義必自斃 大公報




我的舊文:
豬口在
榎本徑
三毛猫









Thursday, July 03, 2014

鑽熟食中心之旅 VI: 步行返到 Raffles Place

鑽熟食中心之旅 VI: 步行返到 Raffles Place



本來要爛尾的《鑽新加坡熟食中心之旅》遊記,總算趁 “七一假期” 完成了。今回是 第六篇,還有兩篇就完結,雖然令各位看得悶悶的,但總算是把過程記錄下來,留待自己退休之後賦閒在家是,回味回味!


Continue ....


跟前年的《閑遊東京》一樣,也是利用積聚的航空公司積分換取免費機票,今次選擇去 新加坡 獅城,但 嗜悲 不會入: Long Beach Seafood Palm Beach Seafood No Signboard Seafood,甚至 Newton Circus Food Centre 都不會去,嗜悲 今次只打算去:鑽熟食中心和探舊同事。


比起 日本東京,嗜悲 對 新加坡 的熟識程度也是不遑多讓,因為與東京相同,當年 嗜悲 還在亞太區總部學習時,也是一年會去 新加坡 公幹三四次的,一年計比起去九龍的旺角還要多。但 新加坡 地小,沒有去東京週末可以去到東京附近縣市溫泉鄉渡週末,更可以順便在公幹完畢後,攞多幾天假期,利用火車證浪遊全日本。


在 新加坡 公幹的週末,最多可以去 新山 馬來西亞 的 Johor Bahru 聊聊,或是轉向 印尼 Indonesia 的 Batam 巴淡島 去吃海鮮,去得多都厭倦了。最後,嗜悲 每個週末就搭 Singapore MRT 去到每一個組屋區探險,去探訪他們的熟食中心,享受平靚正的地道的 Local Food 新加坡美食 。。。。。。


今次重遊獅城,怎知第一炮就慘被打沉,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正在維修中尚未開幕營業。少了一個好去處,也是 嗜悲 最多懷舊懷念的老地方,因為這個大型熟食中心,座落星加坡中環 = 萊佛士坊 and 珊頓大道之間,上班的日子若沒有 Business Lunch,老巴剎是 嗜悲 常到吃平價午餐的好去處。


嗜悲註:老巴剎 Old Market Lau Pa Sat 維修 2013年 11月 經已晉工重新開張營業。


沒有了 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那末,就要多去幾處遠一些的熟食中心 。。。。。。


第四天
由於昨晚疴到唔清唔楚,差一點要趴入廁所不停地去方便,過了午夜卒之停止了 Diarrhea,Thanks God !!!


首先,要決定要看醫生還是不用看,腹瀉已經停止了八個多小時,等到十時多還是好好的,相信已經平安無事,於是 嗜悲 又再出動。


首先沿以往的路線步行返去 Raffles Place,以前返工的日子,偶然在大清早醒來,嗜悲 會選擇步行返去公司,因為其實不是很遠,搭地鐵 MRT 都是一個站,減省去上上落落電梯和候車時間,不會比步行一個車站多很多時間。


而且早晨天剛剛光起來不會很熱,步行到 Raffles Place 走上 Market Street Hawker Centre 或是 Old Market,吃個 “架秧” 拉茶/kopi 早餐還可以夠時間,老巴剎 甚至有 “肉骨茶” 早餐吃,不過 嗜悲 從來未試過當早餐吃,太 heavy 份量過多過大吧。


嗜悲註(見舊文):新加坡 地理的時區其實是 GMT +7,比起香港遲了一小時,但新加坡政府為了和香港競爭,特別撥快一小時變成 GMT+8,但是日出日落是隨著地理所限,這是絕對沒法改變的,因此日出日落和時鐘比較就好像遲了,好在新加坡的緯度近赤道,所以差別不致於太大。


回歸正傳,通常 嗜悲 步行有兩條路線,一是沿著 waterfront 海坯行返工,一是沿 North Bridge Road 向南行,過了 新加坡河 後就改名 South Bridge Road,這視乎入住是那一間酒店。今次 嗜悲 首先沿 North Bridge Road 去 St Andrew Cathedral 影返張相片留念,記得當年每週日早晨都去教堂崇拜,去的當然就是 Anglican Church 聖公會的 St Andrew Cathedral 聖安德魯佐堂。


St Andrew Cathedral


來到 國會大樓 parliament building 也來一張相片




新加坡河 Singapore River 就在 新加坡國會大樓 側邊。




過了河就改為 South Bridge Road,望向另一邊便是 Fullerton Hotel,前身是郵政總局。




再來一張 Wider Shot 全收眼底。



再次回到 Raffles Place 這個 嗜悲 留下不少腳毛的地方。




還有這一個金屬製作



行行影影,影影行行,憶起很多往事傻事蠢事,不經不覺已經到了中午多時,既然 老巴剎 還未裝修完畢,就再走上 Market Street Hawker Centre 看看週末還有那一檔開檔營業。



”海南雞飯“ 老檔主老檔婆週末還有開檔營業 當然又是再來一個紅雞腿白雞腿各一去骨 但今次不要雞飯了




老店的出品真的能保持優質(注意:不是那間連鎖雞飯店),雞腿冧滑適中有些嚼口,並且還覺得有 “鮮雞” 味喎,其實新加坡早已沒有鮮雞全部中央屠宰,有雞味再配合黑豉油紅辣椒,真的令 嗜悲 回味無窮,值得今回唯一吃過兩次的老店 (第二天曾經食過一次),下次再來不知何年何月,兩位老人家還會健在嗎?!




利用 Google Map 的小工具才發覺原來只是行了約 2公哩



離開 萊佛士坊 Raffles Place 下一個吃點是 宏茂橋 Ang Mo Kio

Angmokio 宏茂橋 MRT Station 不是建築在地底的車站






由 萊佛士坊 轉乘 MRT 去 宏茂橋 只需搭 紅線 ,而 Ang Mo Kio 的 724 Hawker Centre 熟食中心 是頗有名的。這裡有間海南雞飯名店: Seng Bee Hainanese Chicken Rice (成美食)。


還有就是新加坡電視台的 Just Noodles 面對面 都曾經介紹過:喜相逢酿豆腐 @ Blk 724 Ang Mo Kio Ave 6 #01-23。


這就是 嗜悲 老遠跑來要吃的主要原因,不過卻又發生了不幸事件,看來 嗜悲 交的不好運尚未遠離,欲知後事如何 stay tunned!



伸延閱覽:
宏茂橋 724 Hawker Centre 熟食中心 Street Directory Singapore




我的舊文:
閑遊東京 1 to 8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I


Tuesday, July 01, 2014

ドラえもん と のび太 Toyotown トヨタ 2014 廣告

ドラえもん と のび太 Toyotown トヨタ 2014 廣告





無論你能否接受由法國影星 尚連奴 飾演的 ”多拉A蒙“,如今已經承去年的氣勢,成功進入第二年了。


由去年開始 ドラえもん 由櫃桶走出來幫助 のび太



廣告中角色為: 前田敦子(ジャイ子), 妻夫木聰(のび太), ジャン・レノ 尚連奴 (ドラえもん), 内村航平(出木杉君), 水川あさみ(しずか), 山下智久(スネ夫), 小川直也(ジャイアン) 。


新的 2014年 ”多拉A蒙“ Toyotown 汽車系列廣告:


空氣污染推廣環保車




考汽車筆試 ”神奇記憶麵包“




哎唷 。。。。筆試合格了!




路試撞著嚴格考官 Doraemon 出計仔幫忙




摑醒佢 !!!




選車 Assist




神奇大菜糕




各位認得幾多位日劇的人物???





原來經已發展成為 Toyotown 有很多的其他明星加入 。。。。






Toyotown 有 ドラえもん 還有 半澤直樹 仲有 Hero 其他的唔認得嚕 因為 嗜悲 不是 日劇迷 。。。。




梁振英 的民望每況愈下,要連個女都要在網上割脈,幫助轉移一吓視線,給特首一個機會出鏡,表演身為人父的溫情一面,鋪排得太刻意假惺惺得很喲!最後 “信報” 揭穿原來是在攪公關,登出一張溫馨家庭合照,還刻意拿著打開報章,指出並不是舊照。特首連個女都要揾來過一棟,可能又是馮專員的死橋。


立法會被政棍攪到立立亂,更令人煩悶的 ”6 22-29 投票“ 被黑,緊接著是 ”七一遊行“ ,就是因為有特首屢屢撕裂社會,攪到香港永無寧日,嗜悲 真的很想能坐 ”Doraemon 的 時光機“,回到香港和睦共處年代喲!


唯有自我逃避 嗜悲 上網查找有趣的 Youtube 暫時避開煩惱事 。。。。





後記:
七月三日 《明報筆陣》有這篇文章寫關於 梁振英 怎樣借女兒攪公關騷 。。。。。。



蔡子強:如果是你的子女(政客版)


【明報專訊】特首梁振英之女梁齊昕的臉書,上周三(6月25日)一度出現一些疑似割腕的自殘照,雖然照片當天中午即被刪除,但已引發外界對她精神狀况的憂慮。照片引發城中熱議,有媒體向特首辦查詢,並進一步查詢赴英參加另一女兒梁頌昕畢業典禮的梁振英,是否順道處理梁齊昕的問題,但特首辦不作評論。

但不作評論並不代表不作反應,當天稍晚,首先是香港網絡媒體刊出一張梁齊昕與父母在公園中齊齊坐,看似樂也融融的合照,照片中梁振英拿着當日報紙,似乎是要證明照片非舊照,且梁齊昕與母親更交換一隻鞋穿,似乎是要暗示兩人關係融洽。到了翌日,有更多與政府關係友好的報章,亦刊出同一批照片。

這讓心水清者不禁懷疑,這批照片是否政府有計劃的發布?是否一種精心策劃的危機處理和政治化妝術?

被女兒狠狠踢爆的一場政治公關 show
但本來一套精心策劃的政治化妝術,卻旋即遭到無情的踢爆,而且揭穿者更是當事人——梁振英之女梁齊昕。

上周五深夜,《信報》網站報道,梁齊昕向該報證實,日前確實割腕,更驚爆事後與父母在英國海德公園的合照,是父親建議的蹩腳「公關伎倆」﹗訪問中更流露,她對家人頗有意見。

後來《信報》網站進一步公開了記者與梁齊昕原原本本的對話。

這個訪問出街後讓大家嘩然,尤其是梁振英不惜以精神狀况讓人憂慮的女兒,來為自己作政治公關 show,更讓人感到不齒!

提供女兒「空間」 「安靜環境」只屬語言偽術

上周六,梁振英在出席一個公眾場合時主動作出回應,稱每一個做父母的,都非常關心自己的子女,形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子女在成長期間,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固然好,有些什麼事情的話,做父母的,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齊昕在這個時候是最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做公眾人物的子女是不容易的,所以,希望大家在關心齊昕的同時,能夠給多一些空間,給一個安靜的環境予她,以及我家中其他的家人。」

如果大家心水清,不難發現這段說話,其實一如以往,只不過是梁振英一貫的「語言偽術」而已。

看了這段回應後,我不禁想問,究竟是哪一個人不給梁的女兒「空間」,不給她一個「安靜的環境」?

根據《信報》網站所公開的對話紀錄,梁齊昕說:「我是被操控下到海德公園,玩父親建議的『開心家庭』蹩腳『公關伎倆』。」(I was manipulated to go to Hyde Park and play happy family as a lame PR stunt by my father.)

原來這就是梁口中所謂「保護自己子女」的方法
當被記者問到,去海德公園、母女交換鞋來穿、父親拿報紙,是否乃母親的主意時,梁齊昕說:「不,那是我父親。」(No, that was my father.)

原來,這就是梁口中所謂提供女兒「空間」,提供女兒「安靜的環境」,所謂「做父母的盡最大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的方法。

有人會說,這是梁振英的家事,外人有否需要說三道四呢?

由策劃放風那刻開始,這已經不是「家事」
姑勿論一地之最高政治領袖有否純粹的「家事」,打從梁振英策劃這場政治公關 show,把相片發放給友好媒體,再由身邊的spin doctor向媒體放風,這些時刻開始,那已經不是家事,而是一場刻意誘導媒體和公眾的政治欺瞞,不能因為遭女兒踢爆,便回歸以家事作為擋箭牌。

訪問中有關梁齊昕個人、成長、與家人關係的種種,我不打算拿出來談,我尊重這是她的家事,不宜拿出來點評,我相信這也是提供她一個安靜環境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有關梁振英策劃政治公關 show 那部分,對不起,我認為這與公眾利益有關,我不能默不作聲。

這讓大家認識梁振英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因為,這有助讓大家認識清楚梁振英,我們的特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出來作政治公關 show 的人,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看到,當有政治需要時,梁振英會在政治和親情兩者之間作出何種取捨,可以讓大家思考,當要在政治和良心兩者之間取捨時,這樣的一個人,又會有何抉擇。

看到,當梁振英就連與自己家人笑意盈盈共享天倫,原來也只不過是一場虛假的政治公關show時,下一次當他一臉誠懇的向你說話,甚至說「開誠布公」時,究竟這有幾多分真誠,大家也可以心裏有數。

都說「虎毒不食兒」,那麼一個政客呢?一個特首呢?

那些最愛寫書暢論「怪獸家長」的作家,又會如何形容這樣的一位家長呢?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按照 蔡子強 之說法,特首戀棧權勢置女兒安危不顧,女兒割腕之後本應多作休息,卻被搬了出來做一場 ”政治騷“,在倫敦海德公園拍溫馨合照,傳返香港做一個 『開心家庭』偽術表演。


這位爸爸曾經當港英總督府守衛的兒子,立志長大後重臨同一座大樓當主人,對女兒都可如此這般用計,對待人民各位可相信他堆砌出來的一副笑容背後笑裡藏刀嗎?多教人納悶喲!


蔡子強:『訪問中有關梁齊昕個人、成長、與家人關係的種種,我不打算拿出來談,我尊重這是她的家事,不宜拿出來點評,我相信這也是提供她一個安靜環境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有關梁振英策劃政治公關 show 那部分,對不起,我認為這與公眾利益有關,我不能默不作聲。』



事件沒有讓時間洗淡,特首夫人 高調在傳媒面前批評 蔡子強冷血。

【信報】唐青儀講話文字版



特首次女梁齊昕早前接受《信報》網站獨家專訪時承認割腕,並嚴厲批評梁振英夫人唐青儀「公眾眼中和私底下的她截然不同」和惡毒。事隔一周,唐青儀今日主動回應事件,並同時批評學者蔡子強涼薄、冷血。發言全文如下:

我想講比大家知,無論齊昕講了甚麼,做咗啲乜,她永遠都是我…都是我心愛的女兒,我是永遠永遠都支持她。

雖然她發表的意見內容我是有所保留,但我絕對絕對支持齊昕發表意見自由和權利。

我在這裏衷心呼籲,懇請傳媒朋友、網上朋友、社會各界人士,請你們給一些空間齊昕,她現在實在需要一個寧靜環境。

我想講的是,這純粹是自己的一件家事,與社會大眾無關,我好希望這一件事能到今日為止,我希望各位不要再騷擾齊昕,不要再作這件事,有其他任何的報道或批評。

就這一點,我想講,再講一次,這件事是我們自己的家事,這方面我想講的是,我對蔡子強先生,昨日在明報發表的文章內容,予以強烈譴責,極之憤慨和遺憾,他自己,在傳媒得到片面訊息,妄自肆意用一些涼薄、刻毒的說話,作惡意批評。

恕我直言,蔡先生這些行為不單只顯露出他的淺薄、無知,而且冷血、涼薄。

當我知道蔡先生他原來是一位大學講師時,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我實在為一眾莘莘學子,有這樣,所謂一位老師,覺得擔憂。

我今日講這番說話,事先沒有與梁特首作任何諮詢,也沒有與特首辦任何人士講過,這純粹是我自己的感受,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從來從心而發,直話直說。我不會故意為梁特首講好話,我只會講真話,我講這番說話,不是公關技倆,也不是語言藝術。

我再講一次,當日發佈,一家人在公園合照的照片純粹是應傳媒要求,發布目的只有一個,是從父親母親角度出發,唯一目的是想保護我們的女兒,保護齊昕。告訴大家知,齊昕的身體狀況良好,請大家毋須擔心,這只是唯一目的。

至於蔡先生在文章中提到,虎毒不食兒,我想問蔡先生一句說話,假如齊昕是你的子女,你還會寫這篇文章嗎?多謝大家。






聽來唐女士整個發言,像是諗出熟讀後的稿子,斧鋤痕跡頗為明顯。尤其是刻意貶低蔡子強,說原來蔡子強是在大學做講師,意謂在她眼中蔡子強不出名也,並且包括同步的手部特別動作,寓意頭頂有兩隻角。這不禁令人會意這是經過彩排有備而發,又特此聲明未有諮詢丈夫和特首辦。


有線新聞都有報導 梁太的發言:(看片),蔡子強作出了電話回應:(看片)


踢爆 特首 的是其女兒,梁齊昕說:「我是被操控下到海德公園,玩父親建議的『開心家庭』蹩腳『公關伎倆』。」(I was manipulated to go to Hyde Park and play happy family as a lame PR stunt by my father.)


其實被踢爆最佳的反應是讓時間淡化,再提出來就公眾見報,事件本來已經被警方秋後算賬,拘捕 “七一遊行” 五位核心成員,包括司機的所謂 ”白色恐怖“ 蓋過了,唐女士這麽一提又再成為觸目新聞矣,對 特首 的民調沒有幫助。


之後在網上讀到一篇:《特首夫人的 air quotes》

【魚之樂】梁特首夫人公開「強烈譴責」蔡子強先生「用涼薄、刻毒的說話作惡意批評」,指的是蔡先生早前撰文評論特首梁振英利用女兒「作虛假的政治公關show」;蔡先生對這樣嚴重的指控回應得體,首先提醒特首夫人「政治公關show」一說,是特首女兒「主動的說法」,接著指出公關show「在誘導媒體和公眾,那就已經不是純粹的家事」,而且他「只評論這部份」,在文章裏完全沒有談及特首女兒「個人、成長、與家人關係的種種」。這件事孰是孰非,只說一句「公道自在人心」便已足夠,蔡先生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替他辯護。

倒是特首夫人發言時的一個手勢,值得談一談,可以幫助大家避免犯同樣的錯,免於貽笑大方。原來特首夫人本來不知道蔡先生乃香港中文大學的講師,提到這一事實時,她用了一個類似 air quotes 的手勢,舉起雙手,用左右食指做了一個引號的形狀,意思大概是「所謂大學講師」,意在貶低蔡先生。

Air quotes 即是在空中做 quotation marks,諧音 scare quotes。 Scare quotes 是用引號來說明使用的字詞不是正常的意思,或是諷刺,或是反話,或是貶抑。雖然引號有單引號和雙引號之分,但無論是在美國還是英國(美國人較常用 air quotes),air quotes 都是「雙引號」 --- 不會只用左右食指,而是同時用食指和中指。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假如你在英美人士面前用 air quotes,卻用了特首夫人的「獨特手法」,他們會覺得怪怪的,甚至覺得可笑。



原來特首夫人的特別手部動作叫: Air Quotes,《魚之樂》 的 王偉雄教授,特別寫了篇文章解釋 。。。。。。。Learnt something new today.


經過 南華早報 的英文媒體,相信已經傳播至英文世界,甚至翻譯成不同語文,廣為流通全世界每一個角落 。。。。。!



【SCMP】CY Leung’s wife Regina hits out at ‘cold-blooded’ coverage of daughter’s plight

CE's wife slams academic for being “shallow, ignorant, cold-blooded and unfeeling” in Friday's Ming Pao article

The chief executive's wife has criticised the media for its coverage of an online post by her daughter that depicted a slashed wrist, and urged it to stop reporting on her situation.

Regina Leung Tong Ching-yee also criticised academic Ivan Choy Chi-keung for being "shallow, ignorant, cold-blooded and unfeeling" in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Ming Pao on Thursday.

In his article, Choy, a politics lecturer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quoted Leung Chai-yan as saying it was her father's idea to take pictures in Hyde Park after her Facebook posting, and that she thought it was a poor PR stunt.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had earlier urged the public to give his daughter space. Choy argued that it was the chief executive who was exploiting his daughter and quoted the Chinese saying, "Even a vicious tiger will not eat its cubs".

"Mr Choy based his article on fragmented information he obtained by himself and from the media and used mean words in his malicious criticism," said Regina Leung. "Mr Choy's behaviour shows he is shallow, ignorant, cold-blooded and unfeeling … I worry for his students for having such a 'teacher'."

She said she did not consult the chief executive or his office before speaking out yesterday and stressed that the whole issue was "a family matter". At one point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she was handed a phone with an incoming call from a CY Leung, though it was not clear if it was her husband calling.

"What I am saying today is not a PR stunt, and I am not playing with words," she said.

'Will I bleed to death?' CY Leung's daughter posts pictures of slashed wrist on Facebook

Choy said Leung's response was inappropriate. "She doesn't have to shout insults in public," he said.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chairwoman Sham Yee-lan said Regina Leung should realise the news value and public interest surrounding "Hong Kong's first family". "She has been a public figure for so long. She should know how the media operate here."

Former security minister Regina Ip Lau Suk-yee, who faced fierce criticism when she spearheaded the ill-fated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in 2003, said Regina Leung had "the right to express her views". However, she added: "If she only emphasised that the matter was a domestic affair and [that coverage] should have ended by now, it would have been easier to bring the matter to a close. But since she lashed out at Choy, people will talk back."

Democratic Party lawmaker Dr Helena Wong Pik-wan said that Regina Leung's remarks were "unnecessary".

The Chief Executive's Office said it had nothing to add.



想不名滿天下都唔得嚕 。。。。。唐女士 一罵成名天下識!



【大公報】黑社會殺人放火,也知道「禍不及妻兒」,這就是民間義理。利用家人弱點來攻擊對手,一般是電影裏面奸角的行為,其實就是打不過主角的懦弱表現。我們中國人大都相信因果,「多行不義必自斃」,在電影結局,奸角一般都沒有好下場。 

香港真正讓我感到擔憂的地方,是我們社會中最基本的一樣東西正在消失。這個東西不是言人人殊的什麼「香港核心價值」,它很微妙,難以描述。Decency這個英文字,好像能較能簡單的表達我心中所想。如果用中文講,最接近的概念可能是「民間義理」,但這太學究了。但是我為什麼第一反應竟然是一個英文字呢?

道德是判斷一個行為正當與否的觀念標準,中國道德從上古發展而來,傳說中堯、舜、禹、周公等都是道德的楷模。孔子整理《六經》,到漢朝傳為《五經》,其中便包含了大量的倫理道德思想。今天我們講中國傳統道德,都強調「禮」和「孝」,但其實這兩個概念在傳統思想裏面重要性遠遠比不上「義」,而「義」是中國傳統道德中最重要的一個元素。


「禮義廉恥」,我們都聽過,這是《管子》牧民篇提出的「四維」,其中沒有包括「孝」。漢章帝建初四年以後,「仁義禮智信」被確定為整體德目「五常」,「義」排在「禮」前面。五常不僅是五種基礎性的「母德」、「基德」,而且形成並高度概括了中華傳統道德的核心價值理念和基本精神。

「仁」和「義」是儒家文化中兩大根本性的道德元素,離開了這兩個概念「忠、孝、禮、樂」等等都失去了意義。因此孔子說:「仁者,義之本也;義者,仁之節也」。其中,「義」是一種含義極廣的道德範疇。對於「義」,孔子認為:「義者,宜也」、朱熹認為:「義者,天理之所宜」。對於「義」,孔子講過「君子之所謂義者,貴賤皆有事於天下」、「君子義以為上」、「見利思義」、「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等。

「五四」運動以來,認為禮教吃人,要全面放棄,是西力東漸後國人的過度反應。過分強調「禮」和「孝」這些較低層次的價值,固然有助於培養順民,但「仁義」這兩個基本概念卻有很大的潛在顛覆性,因為它們不但塑造了中國人的基本價值,更要求天子和庶人都要遵從,有普適性。此即柳詒徵在《國史要義》中說《大學》中所謂「人之有階級、等差,各國均不能免。他族之言平等,多本於天賦人權之說。吾國之言平等,則基於人性皆善之說。以禮之階級為表,而修身之平等為裏,不論階級、等差,人之平等,惟在道德」。

香港普遍不講「義」,這大概是「現代社會」重「法」,把「法」視為約束個人行為的唯一依據之故。而當一個社會沒有「義」,就會出現好像蔡子強這樣無品的評論員。

某種意義上,蔡子強建立了一種範式,影響了一代評論員,其中包括王永平。本欄曾經批評過王在6月26日《am730》的「梁振英休假的聯想」一文,在這裏還是需要簡單再次引述一點。在該文中,王表示「雖然特首在粉嶺有間豪華別墅,但位處是非之地的新界東北,這不是度假的好去處。再說,中央領導人度假都會離開北京去北戴河,香港特首離港休假當然符合國情」。今天,我們都知道梁振英去英國是為了處理女兒的問題,回看這些有關「東北」和「國情」的無聊「聯想」,不知道王永平這個前度公務員和問責官員會不會感到汗顏?

如果王永平不知道梁振英為什麼要去英國,就不應該亂寫,如果他知道,就更不應該寫。作為一個評論員、作為一個人,這是最基本的道義。

回到蔡子強。自梁齊昕的臉譜出現疑似割腕的自殘照後,梁振英隨後赴英並發放家人在公園的合照,蔡子強執著此點,認為梁振英把家人拿來做「公關show」,因此事件已經不再是「家事」,而是「刻意誘導媒體和公眾的政治欺瞞」,與「公眾利益」有關,然後上綱上線指控梁振英是「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出來作政治公關show的人」。

在文章中,蔡子強曾經質疑合照「是否一種精心策劃的危機處理和政治化妝術」,他似乎不能分辨「危機處理」和「公關show」兩者在性質上的差異。發放家人合照是一般公眾或政治人物都會使用的正常「危機處理」手段,不是利用女兒拿取得分的「公關show」,一個是守、另一個是攻,性質完全不一樣。

蔡子強引用梁齊昕的信報訪問,表示梁齊昕「狠狠踢爆」梁振英的「政治公關show」,並以此證明梁振英的誠信有問題。梁齊昕割脈並將照片放上社交網絡,顯示她精神飽受困擾,一個合理的人首先不會去採訪她,更不會利用訪問內容說事。在這情況之下,難道蔡子強認為梁振英還會出來跟自己女兒對質嗎?即使梁齊昕一切正常,心情愉快,一個有基本道義的人也只會希望別人家庭和睦,決不會刻意挑撥其家人間的矛盾。這裏敬告「番書仔」蔡子強、王永平之流,這是common decency。

說實在,在蔡子強和他的讀者眼中,梁振英的誠信從第一天開始就先驗性地有問題,也不差在這一個「公園合照」事件。蔡子強實在犯不着為了多寫一篇攻擊梁振英的文章,而傷害無辜的小女孩梁齊昕。即使有人不同意梁振英的政見,也不用恨他恨得想讓他父女不和,家庭破碎。

黑社會殺人放火,也知道「禍不及妻兒」,這就是民間義理。利用家人弱點來攻擊對手,一般是電影裏面奸角的行為,其實就是打不過主角的懦弱表現。我們中國人大都相信因果,「多行不義必自斃」,在電影結局,奸角一般都沒有好下場。



梁氏全家都已經閉嘴 sealed their lips,劉迺強 今次作文是否自作多情呢?




伸延閱覽:
ドラえもん と のび太 Toyotown トヨタ Youtube
蔡子強:如果是你的子女(政客版) 長青網
唐青儀回應女兒割腕及批評蔡子強全文 信報新聞網
特首夫人的 air quotes 魚之樂
CY Leung’s wife Regina hits out at ‘cold-blooded’ coverage of daughter’s plight SCMP
多行不義必自斃 大公報





我的舊文:
2013年 Doraemon Toyota Commerci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