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September 02, 2011

再說三道四

再說三道四



香港是國際城市,港英時代以來都有頗多外國的傳媒、新聞社、通訊社成立駐港分社,有些還是亞太區的總部。美聯社,CNN,路透社,法新社,AWSJ,當然也有英國的BBC,和祖國的新華社。


不過自97回歸後,傳聞外國公司亞太區的總部很多已經搬了去星加坡,殘留在香港的通訊社規模都已經降格,或只派記者不定時來港採訪,或使用特約記者。


外國媒體駐香港的記者當然也有報導 cover 香港在八月份款待副總理李克強的保安安排。


【BBC葉靖斯】民主派、法律界、新聞界與學界繼續在保安措施過於嚴密的問題上向港府發炮,特區高官和警方也持續還擊。一邊強調警察處事專業、新聞自由受到充分保障;一邊大聲疾呼警權無限擴張,新聞發放大陸化,表達自由與新聞自由被嚴重侵害,香港媒體被迫變成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

也許您會認為這不過是茶杯裏的風波,但至少面上的餘波仍在蕩漾。核心保安區連日來,香港媒體和網民都在談兩件事。其一,正如上周的《香港觀察》所述,總理溫家寶以至於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等中國領導人都曾經訪問香港,但這次李克強訪港,當年溫家寶與街坊「親切對話」的情景再不複見。

其二,網上流傳著政權移交前總督彭定康到香港大學的同一座大樓出席典禮,學生會的同學就在樓梯旁向他示威。這次李克強到港大出席百週年校慶,身旁除了身穿學袍的曾蔭權與一眾學者,就只有大學人員、政府人員和便衣警察,示威者卻是無影無蹤。

兩個星期下來,糾纏範圍最大的,還是出自警務處長曾偉雄之口,所謂「核心保安區」的問題。大律師公會出面質疑其法理基礎,也有高級警員的工會代表承認這是內部術語,更對「一哥」搬出這詞語感到愕然。


曾偉雄處事作風被認為趨向強硬
8月30日,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等到曾偉雄休假歸來,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李克強訪港風波,一些媒體用「公審」來形容這場會議。

曾偉雄承認「核心保安區」並非法律詞匯,但稱警方保護李克強的措施符合「國際保護政要慣例」,並稱李克強到訪香港大學當天的保安安排是在港大的邀請下進行,符合法庭判例。

至於讓記者同業們憤憤不平的採訪區過遠、警員阻擋拍攝等問題,「一哥」跟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均矢口否認。而在李克強所到之處阻擋示威者和媒體的「身份不明黑衣人」,曾偉雄證實他們都是警員。

有趣的是,曾偉雄說這次只是依法保護李克強的人身安全,但是諸如此前訪港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等國際政要,反而要根據國際公約,同時保護其尊嚴。

然而,至少在民主派議員和許多新聞同業眼中,李克強的保安規格遠高於克林頓夫人,大概唯一分別是,希拉里在香港那短短一天的時間內沒有人向她示威。

對立惡化警方堅稱做法恰當,那到底李克強的尊嚴是否也受到保護,甚至於香港警方在李克強訪問期間的表現是否正如民主派所言「公安化」,也就陷入了各說各話的境地。但是這次李克強訪港卻再次印證了一個現象:警察與媒體、民主派和社會運動人士之間的嫌隙正不斷擴大。

自今年以來,從3月份反對財政預算案,到後來六四燭光晚會與七一遊行後的堵路事件,香港媒體與示威者們普遍認為,警方的手段是一次比一次強硬。這次大家把矛頭都指向了曾偉雄。實際上,自他今年年初接替鄧竟成升任警務處長以來,確實一改鄧竟成時代向市民致歉的做法。

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關係日見緊張
他在反預算案示威後說「為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這句話被視為其象徵性言論。本地報章曾有不少報道說,曾偉雄的作風讓警隊內部士氣大振。

李克強離開香港後,香港媒體同業發起黑衣大遊行,300人喊著「曾偉雄下台」到警察總部抗議。當天一位轉職警察公共關係科的前記者在場執勤,採訪之間就聽見好些同業的私下言語中對這位前同業流露著敵視之情。

但與此同時,本地新聞界內還流傳著這樣一件事:記者遊行後,一位記者在採訪一起謀殺案時,詢問在場警員會否安排探員給媒體做簡報,得到的回應是:「警察跟你們關係好轉了嗎?」

當媒體跟警方變得劍拔弩張之際,《信報》主筆紀曉風在其專欄引述警方內部消息稱,警隊中層管理人員不滿媒體批評過火,警察工會有意採取行動支持處長。

另一方面,批評警方的言論在網上論壇與電台「烽煙」節目隨處可見之餘,也有支持警方的言論,當中批評示威著「猶如黑社會」、「憤青」和「幼稚」的評語更是備受親北京媒體青睞。

社群撕裂的局面再清晰不過,紀曉風甚至推測說,香港隨時可能陷入1970年代廉政公署成立時發生嚴重警廉衝突後,警民關係對立最嚴重的一刻。

按理說,沒有人希望警民對立之勢如此惡化下去,尤其是還有不到一年就要卸任的行政長官曾蔭權,還有至今仍未表態參選的所有「疑似特首候選人」。

立法會的特別會議因為提問的議員太多而要擇日再賽,監警會也將對警察濫權的投訴進行調查,且看涉事各方以後如何繼續回應此事。(2011年8月30日)



港府的回應有:

褓呔曰:專業和適當,是個典範!

小崗罵:Totally rubbish 部分傳媒抹紅事件!

糖糖說:表示不認同,並嚴辭指摘有關批評「完全是垃圾」(completely rubbish)。

范婦人話:「香港有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但不代表中央賓客去到哪裡也要看到示威。領導人去到內地其他地方,也有同樣做法,不認為事件嚴重到影響自由。」

CY表示,「相信警方的判斷能力,也不會無故動用大量人手」。


外國的記者們,當然是以他們的背景觀念,來報導 cover 在香港所發生的新聞事件,並在事後 評論 review 新聞事件。借用北京內地通常用語,都會被指為:說三道四。


百度百科:說三道四

成語資料
【讀音】shuō sān dào sì 【解釋】:形容不負責任地胡亂議論。 【用法】:聯合式;作謂語、狀語;含貶義 【近義詞】:說東道西、誇誇其談 【反義詞】:相對無言、默不做聲。

成語出處
清·崔灝《通俗編·言笑》:『莫學他人不知朝暮,走啟蒙鄉村,說三道四。』



借助外來勢力當然可能觸及第23條,不過就八月份李克強副總理訪港的傳媒報章採訪安排,卻令全港的傳媒和報章,除了政府新聞處新成立的官媒(或稱公媒),和親建制的傳媒報章之外,都齊齊站出來自發表達不滿警方妨礙採訪,記者們八月二十日行出來示威抗議,記協並在九月一日週四約見了警務處長曾偉雄。


監警會與警方代表舉行聯席會議後,監警會主席翟紹唐表示則接獲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的保安安排10宗相關投訴,不過有個別委員提出警務處長曾偉雄在未完成調查前,已就事件作出定性及判斷,並質疑做法是否恰當。警務處投訴及內部調查科總警司麥國兆表示將委派由四人組成團隊是負責調查。令人懷疑是自己人查自己人,lack of Independence/ indenpendency 缺乏了獨立性。


無論將來出來的結果何如,我們就先看看政務司司長,於見完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及香港記者協會代表後,仍然死硬不肯收回 ”Rubbish 垃圾“言論及道歉,只道自己反思後,將來會警惕自己的言論云云,便可知一二。特區政府一致口徑,旨在安撫,不會收回,不會改變,也絕不會道歉。



伸延閱覽:
BBC 香港觀察:李克強訪問的未了餘波 《葉靖斯》 BBC.co.uk
說三道四 百度百科
監警會:有需要會查G4 雅虎新聞網
「黑影論」曾偉雄不評論不撤回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說三道四
專業意見
專業隊伍
淪陷區
將23條滲滲透透



Tuesday, August 30, 2011

將23條滲滲透透

將23條滲滲透透



2003年七一遊行反對第23條,2011年七一遊行反對遞補機制。


23條是一條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即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多項條文作出立法指引的憲法條文。當時特區政府成立只有六年,董建華民望低落,沒能保證確保執行上能夠持平,於時機未成熟,而急急立法,故此被視為惡法,在一遍反對聲中,擱置一旁至今未有立法。


八年之後的五月天,特區政府以杜絕立法會議員任意提出辭職,進行變相公投為理由,提出了「替補機制」的法案,雖然在反對聲中作出了一些小修小改,卻沒有回應到兩個重點:1)向全港市民作出三至六個月的廣泛諮詢;2)剝奪市民補選的投票權和被選權。


這實在是特區政府心中有鬼自知理歪,試圖在五月提出七月中就通過「替補機制」,在不夠三個月,在廣大市民不經不覺中,造成既成事實,更又害怕出現田北俊翻版,會有個別建制派議員突然倒戈 。


回看特區政府在年中強行在沒有諮詢,扭曲沒有出來投票的83%的選民意願,試圖就以建制派足夠票數強行立法,是一個反面的示範,結果2011年七一遊行後,林瑞麟在特首授意下延遲在立法會表決,並進行了為期兩個月的所謂諮詢,又改名「遞補機制」企圖魚目混珠。可惜只是 multiple choice 選擇題,是預先設立框框的諮詢,而不是在不設限的廣泛諮詢。


到了八月份的其中三天,尊貴的副總理李克強訪港,特區政府由上而下的保安安排空前嚴苛,更在本港最高學府《香港大學》行使超出一般正常的保安,發生學生被禁錮在後樓梯事件,在麗港城有黑衣人強行抬走居民,特區政府利用政府新聞處的宣傳片,代替讓傳媒直接採訪新聞。更出現新聞處的片段,刪剪了李克強訓誨曾蔭權說:要「切實有所作為」的一段,反而香港傳媒從新華社的新聞稿才發現到精髓。


對於抗議聲音,政務司司長說:completely rubbish 完全是垃圾! 特首說:專業和適當,是個典範!記者們首先行出來示威抗議,港大學生校友們在香港大學舉行燭光晚會進行聲討,大律師公會發出 press release 向警方質詢,不同團體在報章上刊登聲明作出譴責!週一八月廿九日警務處長既保安局局長,出席立法會的會議,接受議員們的詢問。


【明報社評】警務處長曾偉雄出席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就副總理李克強訪港保安安排備受指摘之處,提出辯解,總括而言,曾偉雄講了警方的版本,使事件多了一個說法,但是對揭開事態真相,並無助益,反而使事態更令人混淆。

由於此事涉及警方是否恰當使用權力,警方是否侵損了香港的核心價值,事關重大,不能讓真相淹浸在口水戰之中;而曾偉雄堅持警方處理正確,則港大師生、新聞工作者和不少市民對警方處事手法的激烈反應,豈非多餘?所以,我們認為當局應該組織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找出事實真相,汲取教訓,強化香港仍然享有充分人權自由的信心。

遠超保護李克強人身安全 港大保安部署誰主導?
今次李克強訪港,警方部署範圍之廣,執勤警員手法力度之強橫,為過去所未見,曾偉雄聲言一切做法乃經過風險評估、專業判斷云云,但是就實際操作所見,警方一些具體做法,無法與李克強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聯繫起來;客觀效果只見到封路擾民、打壓示威、阻撓記者採訪等負面評價。昨日曾偉雄的辯解,所提出設置核心保安區和執法的理據,未能使人信服。

關於在港大校園的保安部署,曾偉雄表示曾經與港大校方開過3次會議,保安區是由港大提出,警方協助港大保安而已。曾偉雄這個說法,只是事實的一部分,港大校方其後的反駁,已經充分說明這一點。我們認為,港大應正式公布3次與警方會議的詳細情况,使公衆知道保安部署和執行是由哪一方主導。

昨日有議員曾經一再要求曾偉雄回答,關於警戒範圍擴大到梁銶琚樓,是港大校方或警方提出,這個問題不難回答,而且事過境遷,也不涉及什麼機密,但是曾偉雄對此一再迴避,不予回答,使人對他有關港大保安區的說法,打上問號。

其實,以港大在保安方面的專業水平,若說可以定出校內、校外規範龐大的保安區,有點難以置信,而「封校」舉措,最終導致警方打壓示威學生;所以,弄清楚哪一方要「封校」,可以使港大內外發生的事較接近真相。

另外,3名學生在梁銶琚樓後樓梯,是否被警方「禁錮」?曾偉雄否認有禁錮情事,透露警員禁止學生進入保安區後,並無明示或暗示他們不可以離開,多次說過學生可循原路離去,並說學生曾用粗口辱罵警員云云。對於曾偉雄的說法,學生表示困處後樓梯約一小時之內,在場警員並未明示或暗示他們可原路離開,他們也未曾以粗口罵警方。所以,學生被警員推入後樓梯之後發生的事,曾偉雄和學生說法不同,各有版本,迄今難以判斷哪一方的說法較符合事實。

在港大發生的事,是這次事件其中一個焦點,港大校務委員會今日召開會議,包括討論成立委員會,檢討保安和禮賓安排事宜。港大完全有必要全面檢討事件,而檢討目的是制訂策略向前看,使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固然重要,我們認為同樣重要的是全面檢討事件,確定責任所在,因為港大校長徐立之已經公開承諾會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而今次港大事件是徹頭徹尾的侵損了核心價值,找出始作俑者,公告周知,目的並非要使什麼人尷尬或下台,而是讓全港市民知道,以便日後監察。

為了使調查更有公信力,港大所成立委員會要包括校方、教師、學生、校友等各方面人士,若能邀請社會上具公信力有名望之士加入協助,相信調查結果更可取信於公衆。

黑衣人抬走示威者阻採訪 曾偉雄解說惹來哄堂噓聲
至於曾偉雄昨日回應其餘兩點質疑,堆砌斧鑿甚為明顯。麗港城居民黃健穿著「平反六四」T恤,在平台上出現,立即被「黑衣人」關顧,並強行把他抬走,黃健表示當時「黑衣人」並未出示委任證,表露身分,但是曾偉雄昨日說,待有關男子(即黃健)不再激動後,警員曾經出示委任證。不過,曾偉雄未明確交代,當時平台上還有其他很多人,為何警員特別關照黃健,另外,出示委任證的是抬走黃健的警員,或是其他警員?

另外,在「黑衣人」抬走黃健時,有記者投訴被人(當時不知道是警察)阻擋鏡頭和拍攝,就此,曾偉雄辯解時說,當時警方截查一名男子(即黃健),男子表現激動,此時有一個黑影衝前,警員出於本能用手擋格,後來發現自己的手擋在攝錄機鏡頭之上。這樣的說辭是否可信,曾偉雄發言時旁聽席傳來不以為然的噓聲,最能說明「警員本能擋格」的不可思議和匪夷所思。

過去一個多星期,大多數人對此事的認知和觀感,都認為警方就李克強訪港的保安部署,遠超實際需要,對於警方打壓示威,「封鎖」港大,對付示威學生,剝奪港人基本權利自由的做法,更大表憤慨,昨日曾偉雄的說法,堅持警方的做法並無任何不妥,與市民的感受存在巨大落差,若曾偉雄的說法符合事實,豈非市民錯怪警方,警方受到冤屈?

警方被指侵損香港的核心價值,警方被指為打壓和平示威,剝奪個人自由、人權,性質同樣極其嚴重。基於目前各方說了一大堆,莫衷一是,而事態又那麼重要,非要弄清楚不可,所以,我們認為,特區政府若真箇珍惜和重視香港的核心價值,重視警隊的質素和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則應該組織具法定地位的獨立調查,找出真相,總結經驗教訓,增強人們對香港仍然享有充分人權、自由的信心。



2003年特區政府得不到23條通過,卻將23條的惡法轉化,不再以整條法例通過,化為一小截一小節,通過不同渠道,漸漸滲透入各個不同領域,是利用溫水煮魚的方法,將香港人煮熟,生米變成熟飯。到適當時機再推23條出來,港人經已習慣了,再無抗拒!


2011年特區政府已經成立十四年,特區政府的管治水平每況愈下有目共睹,而鉗制新聞自由,壓制示威自由,打擊集會自由,剝奪選舉權被選權,剝奪市民知情權,剝奪言論自由,等等的基本權利卻是與日俱增。採訪區示威區越推越遠,遠到根本目標人物,聽不到看不見的極地。


當初對於基本法第23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立法,我們不放心。但至今特區政府的管治每況愈下,我們還能夠旨望如此這般的特區政府甚麽呢?今天23條尚未立法已是如此這般,我們能放心一旦有了23條的條例,特區警察可以保證確保執行上能夠持平,讓香港市民繼續享有一國兩制的基本權利嗎?


後記:
梁智鴻醫生身為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又是香港大學的校務委員會主席,在八月三十日會議後,出來說港大說的交通管制區,跟警方用的保安區,是雙方對 restricted area 英文中文的謬誤。間接推翻前一晚港大發表聲明,表示港大從無主動要求警方在校園設立「保安區」,更指雙方的磋商過程,一直沒有「保安區」的概念,所針對的僅是交通上的特別安排,即設立交通管制區。因此梁智鴻也一併承認警方建議擴大保安區,港大是同意的。梁智鴻又表示,由於港大未能應付高規格的保安要求,所以需要依賴警方的專業判斷。


【明報專訊】警方發表聲明澄清,他們經過風險評估後,建議港大在李克強副總理訪問時,擴大管制範圍,最後獲港大同意。警方表示,雙方同意將管制範圍擴大至梁銶琚樓底層二樓對出範圍及太古橋,而有關管制是適用於人或車輛。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表示,警方建議擴大管制區,港大是同意的。他表示,由於港大未能應付高規格的保安要求,所以需要依賴警方的專業判斷。

警務處長曾偉雄昨日在立法會上否認警方私自擴大港大的保安區,他表示警方與港大就界定保安區召開過3次聯合會議,港大於首次會議曾向警方展示保安區地圖初本,要求警方評估風險,給予意見;其後港大教務長韋永庚在8月17日主持的第3次會議中,同意擴闊保安區,並承諾將最後定案上載至網站,「至於港大是否因為時間關係而無上載,就要請他們澄清」。

不過,港大昨晚發表聲明,表示港大從無主動要求警方在校園設立「保安區」,更指雙方的磋商過程,一直沒有「保安區」的概念,所針對的僅是交通上的特別安排。



梁智鴻醫生 身為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又是香港大學的校務委員會主席,他的兩個身份,是否有利益衝突 conflict of interest 呢? 看來梁醫生是急於為港大事件降溫,而不避嫌也不顧港大校格,有逼令港大中人改口供之嫌。梁醫生又話要成立小組,檢討李克強副總理到訪港大引發的爭議,並提出改善建議云云,這個是緩兵之計!


後後記:
港大學生會質疑梁智鴻指派的檢討小組欠獨立性及透明度
【明報專訊】港大學生會指校方就百周年校慶保安安排成立的檢討小組欠獨立性和透明度,要求成立另一個獨立調查小組。

校慶當天被警方推到後樓梯的學生會幹事李成康指,校方對保安區設立的講法前後有矛盾,又認為是跟警方互相推卸責任。

學生會又指校方成立檢討小組是內部決定,質疑小組的獨立性及透明度,要求另外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小組,由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出任主席。



看有線新聞頻道,被禁錮的李成康同學直指梁智鴻施壓令港大校方改口供之嫌,故此不信任梁智鴻指派的檢討小組,要求另外成立獨立透明的校外人士小組,並希望能邀請李國能做小組主席。又指梁智鴻令到本來只有警方版本的保安區,和校方版本的交通管制區,出現第三個梁智鴻的 restricted zone 是中文英文繆誤版本。有線新聞直播:2011/09/02 15:00 港大學生會記者會(重播)

Space 加註:2011/09/02 15:00 《港大學生會記者會》重播,將會不久被新的直播更換代替,要看請早點看。





伸延閱覽:
獨立調查找真相 雅虎新聞網
市民表態清晰明確 雅虎新聞網
沈旭暉﹕當威權政治取代官僚政治 雅虎新聞網
新聞透視 ~ 警權與自由 TVB.com
PRESS RELEASES HK Bar Association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維基百科
基本法 govHK
離任議員名單候選人遞補安排(修訂版) govHK
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表示警方建議擴大管制區 明報新聞網
梁智鴻澄清港大所指的「交通管制區」與警方所指的「保安區」相同 新浪新聞網
學生會促港大另設檢討小組 雅虎新聞網
梁智鴻醫生簡歷 gov.hk



相關的舊文:
專業意見
專業隊伍
淪陷區
再說三道四




Sunday, August 28, 2011

橙黨

橙黨



圖片來源:Canada.com




Love is better than anger. Hope is better than fear. Optimism is better than despair. So let us be loving, hopeful and optimistic. And we’ll change the world. ~Jack Layton (July 18, 1950 – August 22, 2011)


橙色是現屆加拿大第一正式反對黨 NDP 新民主黨的顏色,黨魁 Jack Layton 患癌,只得 61歲就於八月廿二日不幸離世。在過去的五月份,加拿大舉行全國大選,經過兩屆的小數黨政府,保守黨卒之取得足夠議席成立多數黨政府,不過出人意外的是:NDP 新民主黨能夠打敗自由黨,成為國會內的正式 opposition party 反對黨。


五月份的大選,按 CBC 的統計:保守黨得到167個議席得票率39.62%,新民主黨得到102個議席得票率30.62%,自由黨得到34個議席得票率18.91%,魁人黨得到4個議席得票率6.05%,綠黨的1個議席得票率3.91%,獨立候選人得到零個議席得票率 0.43%。


NDP 這個驚人成績全靠 Jack 的個人魅力,很多的選民都是不問候選議員是何許人,看到是橙色的 NDP 就投下一票,他她們信的就是 Jack Layton。有些新民主黨的候選人,根本沒有從政經驗,見到有空位就填上名字,入表候選空降選區。


【網友 Haricot 舊文】Given the limited choices, and charmed by the charismatic NDP leader Jack Layton, many Quebecois basically voted for the names associated with the NDP.

So, it came as a bit of an embarrassment for voters and the NDPers alike when the media reported that one of the elected MPs, Ms. Ruth Ellen Brosseau, had never set foot in the riding she was supposed to represent, had not done any campaigning (she was vacationing in Las Vegas during part of the election), and spoke little French (her riding was 3/4 Francophones).

To top it off, she beats the next candidate by over 6000 votes and will receive a $157,000 annual salary for each of the next 4 yrs, plus parliamentarian benefits, travel allowances and an office budget of thousands of dollars.



除了 Ms. Ruth Ellen Brosseau,還有五位麥嬌大學的 NDP 新貴:Laurin Liu,Charmaine Borg, Mylène Freeman,Jamie Nicholls,和 Matthew Dubé,都在魁北克省當選。身為 NDP 黨魁 的 Jack 當時力撐,自言會 coaching 這些新民主黨新丁,讓他們 fulfill 作為國會議員 parliament representative 的責任。


身為G8前身G7的一分子,加拿大是發達國家,民主政治經已成熟,不過看看五月份的大選,總得票率略少於四成的保守黨,卻掠奪167個議席(超過半數)成為第一大黨,其黨魁 哈珀 Stephen Harper 成為必然國家總理。就算有多過六成的反對票,Stephen Harper 依然可以安坐總理大臣的寶座,這就是民主政治中少數服從多數嗎?其實卻是多數服從少數。


如今 NDP 新民主黨的主帥 Jack Layton 已去,他的第二任太太 Olivia Chow 和 Jack 與前妻生的兒子 Mike,新媬及孫女 Beatrice 和女兒 Sarah,一遍哀傷目送 Jack 的 casket 靈柩,走到人生最後一程。臨時NDP 黨魁 Nycole Turmel,將會在哀悼過後,安排選舉新一任的黨魁,取代剛剛入伙 Stornoway 不久的 Olivia Chow!



伸延閱覽:
Election 2011 cbc.com
May 2, 2011 Federal Election in Canada Lotus and Cedar
Canadian Democracy Lotus and Cedar
Stornoway (residence) wikipedia.com



我的舊文
我的政治 101.0
我的政治 101.1
Law of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獨裁者的 Efficiency
英國的簡單多數選舉制
美國的選舉人票 ~ 通吃制
香港的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