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August 18, 2016

港英時代中學生坐政治牢

港英時代中學生坐政治牢



前立法會主席 曾鈺成,在完成過去一屆宣布不要再尋求連任,也在不代表他所屬政黨參選,列在名單第二三位為後輩抬橋,卻說自己為了 ”有得揀“ 可能去馬,參選 2017 特區首席行政長官。






又在他自己的專欄,發表幾篇文章:

絕妙好辭

講猜四個字這四字揭示了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的玄機 。。。。。


拼字遊戲

叫讀者猜到這三人是誰嗎?


迷戀數學

說文中問題的答案可告訴你誰是下一屆的行政長官 。。。。。



讀 Jasper Tsang 鰂匙趴蹭 的文字都有多年,最令人 心有戚戚然有些戚懷,是去年五月有兩篇在 大公報 發表懷念 已故父親 曾照勤 的文章:我的父親 ── 懷念父親 曾照勤 (上) and (下)


文中提起 曾鈺成弟妹 在 1967 年 反英抗暴闘爭 的一段歷史:

我們三兄妹的“左派思想”,其實都是分別從外面得來的,或者可説是時代的產物。爸知道我和一些“左派人士”交朋友,思想愈來愈“左傾”,可能有點擔心,但他從沒阻撓或者反對。我想他和我一樣,覺得那些“左派人士”都很正派,我跟著他們不會學壞。

一九六七年,由工潮演變成香港整個左派陣營參與的“反英抗暴鬥爭”,愈來愈激烈。到五月,大規模的反英示威遊行幾乎天天發生,並經常導致暴力衝突。防暴警察多次向示威人羣放催淚彈,很多人被打和被捕。

有一天,我在中環遇上示威遊行,我走到遊行隊裏,跟著其他人一起喊口號。那天晚上,爸回家時神色凝重地把我拉到房間裏,拿出一份英文晚報給我看。報紙的頭版刊登了一張很大的當天示威的照片,清楚地看到我在其中。

爸擔憂地問:“你知道給記者拍了照片嗎?”他從來沒想到我會參加街上的示威行動。“反英抗暴鬥爭”將怎樣發展,我們不知道,但爸肯定不希望我們做出任何會影響我們個人前途的事。我已忘了那天晚上我怎樣對爸説,大概是承諾我會盡量小心吧。想不到最先出事的是弟弟。

在家裏,弟弟從來比我乖。我生性好辯,跟長輩駁起嘴來經常不知分寸,被斥不懂禮貌。我個子矮小,但和其他孩子打起架來卻可以很兇,令他們的家長很不高興。我自十多歲開始便和幾個伯父合不來,跟四伯父的關係尤其惡劣。弟弟沒有這些問題。他很少跟人吵嘴,更不會動手打架。從家裏到學校,弟弟的人緣比我好得多。

我們開始關心政治之後,弟弟的表現十分平靜,很少像我一樣跟意見不合的人爭論得臉紅耳赤。總的來説,弟弟為人平和忍讓,從不會因情緒衝動而做出魯莽的事。所以,弟弟被拘捕,爸媽和很多認識我們的人都十分意外。

他犯了什麼事呢?在學校裏,在上學的時間(不是擅闖校園)、下課的時候(不是違規曠課),向同學們派發傳單(不涉暴力欺詐)。因這樣的行為被拘捕判刑,在今天看來是匪夷所思,不管傳單上是什麼內容。但當時香港是在非常狀態,校長一見有人派單張便報警,警察一到便拉人,拉了人便檢控。

法庭審理弟弟的案件時,爸要上庭作證。他面對很困難的選擇:為弟弟認錯求情,爭取輕判,還是支持弟弟的作為,在庭上譴責港英當局,不管弟弟可能被重判,多受牢獄之苦?

爸大概掙扎了很久。結果,他在法官面前戰戰兢兢的只説了一句話:“我兒子做的事是對的。”這句話,惹來法官一頓痛斥,弟弟被重判兩年刑期,還要被某些報紙譏諷辱罵一番。但這句話,在我們一家人裏成為新的凝聚力,讓弟弟挺起胸膛面對牢獄的磨練。

弟弟被捕後不到一個半月,妹妹遭到同樣的命運:在學校裏和其他十三個同學一起被警察拘捕。她們為了一個被校方停課的同學,集體與校方理論,被校方召警拉人,我妹妹被判囚一個月。

弟弟的被捕,令熟悉我們一家的人(包括幾乎所有住在學士台的街坊,因為我們在那裏住了十七年)感到驚訝,有些人還對我們有點同情;妹妹接著被捕,卻令所有人都相信我們一家是搗亂分子,對我們“另眼相看”。

用媽以前的説法,他們都把我們當作患了麻風一樣。爸要如常上班,我如常上課,留下媽一人,只能躲在房間裏哭。不得已要到市場買菜,便要抵受四周敵意的目光和毫不掩飾的閒言閒語。

“把我們當作患了麻風”的,不僅是西環的街坊。我原來有幾個補習學生,他們的家長都通知我不用繼續了,其中包括爸的一個認識了多年、經常來往的好朋友。這位世伯本來對我也很好,他很清楚我的左傾思想,但仍很喜歡找我聊天。

他的兒子讀書很不錯,要準備升學,所以決定找我替他補習。剛説好什麼時候開始,我家就出事了。世伯通知我爸,補習暫不用了。連最好的朋友也掉頭而去,爸告訴我時,難掩傷感、失落。

老朋友、舊相識忽成陌路,新朋友卻紛至沓來。弟妹先後被捕之後,很多我們原來不認識的左派人士來找我們,給爸媽和我送來慰問、關懷和鼓勵。他們見我媽獨留家中容易發愁,便介紹她到中業中學小學部當教師。媽雖是當了二十多年家庭主婦,但她的文化水平本來不錯,從監督我們兄妹讀書中,大概也積累了一點教學經驗,到學校工作,還算勝任愉快。

爸決定搬家,從我們熟悉的西環遷到北角,避開舊街坊,來到新環境,開始新生活。弟弟出獄後獲《大公報》聘用,妹妹投身愛國文化事業,後轉到《文匯報》任記者,我離開大學後到了培僑中學當教師。於是一家五口都任職愛國機構,成為不折不扣的紅色家庭。

這不是我們小時候爸爸的願望,但他從沒有埋怨我們令他失望,沒有拿我們和一些憑學業成績出人頭地的成功人士來攀比。一家人活得開心,爸似乎就心滿意足。每當他聽到學校或報館稱讚我們三兄妹的工作表現時,他就像以往拿到我們的考試成績表時那樣高興。

如果不是香港迴歸,我和弟妹很可能和爸一樣,各自在愛國機構的崗位上工作至退休,過著並不富裕但也安穩的生活。

經歷過政治風暴給我們一家帶來的衝擊,爸晚年的心願,應是希望我們脱離塵網,像我們很多同輩一樣平靜地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讓他不用再擔心突然有災禍降臨在我們頭上。

然而,命運卻不肯讓他釋懷,要他活到最後一刻仍為我們擔憂。



這段歷史,若不是讀曾主席的文章,真的不要知道港英政府都有:中學生政治犯!!!



曾鈺成 (左) 曾德成(右)




年幼少年時代,一些來訪的世叔伯跟父親談話,小嗜悲 縮在家中的客廳的一角得個聽字,都知道港英時代警察局有個:政治部 。。。。。包括監控香港親共人士。


按照 曾鈺成 文字,他的弟弟 只是在中學派傳單,而妹妹則只是為一位被停課的同學,抱不平,卻都被判處入獄,弟弟坐兩年政治牢,妹妹只是監禁一個月。


曾鈺成 文章指當年弟弟就讀中學校長,一見有人派單張便報警,相信就是警察局政治部拉人。而妹妹為了一個被校方停課的同學,集體與校方理論,被校方召警拉人,也是和警察局政治部有關吧。關附涉及政治課題,兩人前途刻上了休止符,不能任職政府機關,只能在親中機構謀生。


記得 曾德成 曾經用:「我何罪之有!」來回應傳媒的詢問關於 1967,被港英政府監禁兩年這段歷史。


曾德成 (網上圖片)




明年是 2017年 剛剛巧就是 1967年,反英抗暴闘爭 五十週年,也剛剛巧是特首選舉年,71 就是新一屆特首宣誓就職典禮,到時無論是連任或是新人頂上,北京的國家領導人會來港主持儀式。


到時會不會重演 50年前,港英政府把幾個中學生,判處監禁刑期坐政治牢,以收殺雞儆猴之效??? 當年港英政府沒有手軟,50年之後 回歸中國也有 20年的 特區政府,若有人膽敢違反特區法律包括基本法,相信 特區政府 也沒會手軟之理,一切依法辦事吧!!!




補充:

連 鬍鬚曾 都話要服務香港市民 但又說特首是份 ”衰工“




所以 嗜悲 回應 新鮮兄 在舊文:去者已矣 的 comments 時,曾經提過 下屆特首 不會是 ABC 但很大機會是 NBC 。。。。。!!!





伸延閱覽:
曾鈺成 官方網頁
我的父親──懷念父親曾照勤 (上) 大公網
我的父親──懷念父親曾照勤 (下) 大公網
政治部 (香港警察)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去者已矣
不落後於台灣
又再說三道四
認命者言:(上) (中) (下)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