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天神村在樂富


天神村在樂富






天神村在樂富廣場,因此 嗜悲 作出人生第一次,踏足以前叫 老虎巖,因為有了地下鐵路而改名的 樂富。


出了港鐵樂富站,依照路線圖指示,很快來到 zone B 的露天廣場,下電梯時 嗜悲 已經急不及待,拍了第一張相片。




園區內的景點分佈圖:




小雲 和 小吉 好重要!當然還有 IQ 博士 則卷千平 和 山吹綠子老師





























其他的配角:

都好重要的:一舊大篤屎!










































臨走前見到很大的“小雲”公仔,不過一啲都唔似噃!




再行過去 zone A 還有幾個造型




and




plus



到此,嗜悲 和 樂富 拜拜,打道回府!


Last but not lease 。。。。。。


沒有忘記:大笨鐘!



利益申報:本人與及家人都沒有在領匯和旗下商場工作,也沒有持有關連股票。今次提起領匯旗下“樂富廣場”天神村展覽,只是供諸同好聊作消遣而矣。



我的舊文:
Penguin Village





Friday, December 28, 2012

適度容忍貪腐 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適度容忍貪腐 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習總書記暫時只是共產黨的頭頭,和他的六位常委,還要等候明年的人大,才能確立在國家層面的正名,成為國家主席 president,總理 premier,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等職位。


習總與其他六位常委,如今試圖公報自家的財產,尚等候政治局的同意。習總有言在先,在他任內要打擊貪污,傳聞 王岐山 就會坐正中紀委,大力打擊貪污腐敗。不過,嗜悲 記得不多久前,中央喉舌報章發表了:『既然不能“根治貪腐”,就要適度“容忍貪腐”!』的重要社評。


哈哈哈!我姑且把它譯成:“Accepting Manageable Corruption”,這個論點,真的令我,頭擰擰,暈坨坨!


各位先讀讀 明報在年中的評論:
【明報6月3日社評】黨報社評認無法根治 反貪腐仗未打先認輸

中共對貪腐的警惕上升到「亡黨亡國」的高度不是今天的事,從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到改革開放年代的鄧小平,以至江澤民、胡錦濤,在各種場合以各種形式都提出過亡黨亡國的警告。

雖然中共建政後殺過貪官劉青山、張子善,但貪腐從未斷尾,而且有愈發惡化的趨勢,儘管黨代表大會或全國人大政協兩會上,反貪腐已經成為不能或缺的工作目標,可是依然故我,貪腐不減,民怨不息。

涉及貪腐的官員,近年經官方傳媒揭露的,前幾年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巿委書記陳良宇,上星期是原鐵道部長、黨組書記劉志軍,都是中共紅人。必須指出的是,這些貪官是中共用以作為反貪教材的人辦,更多的中級下級官員貪污沒有揭發,因為只要把蓋子捂開,肯定臭不可當。

國民黨貪腐失大陸中共應引以為鑑
中共把貪腐和亡黨亡國拉上關係是有歷史因素,翻開中國歷史,絕大多數的改朝換代,都因為人民不滿貪官污吏引發,近者如1949年前的國民政府,中共奪得政權,客觀上是當時社會對國民黨貪腐無能的反彈。

事實上,國民政府內部那時亦察覺貪腐的存在,於是才有蔣經國到上海打老虎這一幕。然而,皇親國戚以及種種利益鏈,使得蔣經國無法一打到底,不僅成為蔣的憾事,更成為大陸變色的其中一個觸媒。

中共目睹這一過程,於是才有第一代領導人的「殺劉青山、張子善,管住幾十年」之說。

於治國而言,中共提出亡黨亡國論調,顯見事態已是不能不下重藥,可是,內地社會近期出現一些異論,令人對中共是否真心實意打擊貪腐有所懷疑。上周二,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題為〈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社評。

文章從劉志軍開除黨籍移送法辦,講到貪腐者不斷冒出,「前仆後繼」。讀下去,社評筆鋒一轉,「中國顯然處於貪腐的高發期,徹底根治腐敗的條件目前不具備。。。。。腐敗在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民眾允許的程度」。

這篇社評令人質疑中共反貪腐的原因,一是決心不足,「條件不具備,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二是「民眾允許的程度」。反貪腐是涉及14億中國人民福祉,也是中共存亡所在,這場鬥爭失敗的話,中共亡黨亡國可期。

然而,《環球時報》卻冒出一段「沒法根治」之說,仗未打先認輸,作為中共機關報的旗下報章亦如是說,反貪腐決心由此可見。况且,所謂無法根治,也是以偏概全,不要說別的,就以香港為例,廉政公署成立前的香港貪污遍地,可是廉署成立後到今天,香港社會基本掃除貪腐,廉潔和法治成為香港向全世界誇耀的核心價值。

40年前若說廉潔是香港核心價值,必定會被喝倒彩收場;今天香港能與內地不一樣,便是40年前被認定是不可能任務的反貪腐,如今取得成功。

至於「民眾允許程度」更是不知所謂,內地民眾對貪腐一步不退,決不相讓,是因為貪腐已經侵蝕他們的生存權,君不見近幾年內地常有官商勾結強拆民舍,最終是村民抱着炸彈與貪官同歸於盡。

要民眾在忍讓貪腐程度上妥協,豈不是等於要繼續忍氣吞聲下去、繼續被貪腐剝削折磨?內地傳媒全是官辦,縱然其中不乏有良心的新聞工作者,但由上而下的操控,在「維穩」前提之下,任何社會不滿,皆在維穩這一藉口下壓成粉末,縱觀《環球時報》這篇社評,予人這種印象相當強烈。

黨報維穩遏抑民怨 一旦爆發引火燒身
維穩把社會上的怨氣都壓縮到一個小小的空間,中共把怨氣的發泄視為挑戰政府的行為,大力打壓;《環球時報》則捨正路而弗由的說「難以根治」,冀圖把千千萬萬股對貪腐的不滿轉向消弭。

這種一手硬一手軟的做法絕不可取,縱然一時之間取得上風,控制了大勢,但到了最後,怨氣愈積愈多大爆發,那時即便再加強壓都無法控制,終致引發翻天覆地的巨變。

國民黨丟掉大陸,有軍事上的原因,更大的是失卻民心之故,中共一些人不信邪,終會導致更大的悲劇。



明報指黨報提出:『腐敗在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民眾允許的程度。』


經過查究是出自《人民日報》旗下的英語版《環球時報》的一篇社評:
『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



【環球時報5月29日社評】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

摘要:整个中国社会现在都有些“潜规则化”,医生、教师这些涉及公共福利的行业也在流行“潜规则”,很多人的法定收入不高,但有“灰色收入”。哪里是“潜规则”的边界,这点并不清楚。这也是当前腐败案较多,而且有些是“窝案”的原因之一。我们认为反腐败确应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它也是整个国家的共同追求。


铁道部原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昨天被宣布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这一消息再次触动了公众关于腐败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从全国范围看,腐败官员落马的消息的确不断冒出,给人贪腐者“前赴后继”之感。没少抓,但像是抓不完。这究竟怎么回事?

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有人说,只要“民主”了,腐败问题就可迎刃而解。然而这种看法是天真的。

亚洲有很多“民主国家”,如印尼、菲律宾、印度等,腐败都比中国严重得多。但中国很可能是当前亚洲“腐败痛苦感”最突出的国家。

这跟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在全社会深入人心有关。但现实是,市场经济冲击了它的落实,敷衍甚至背叛它的官员从各种制度的缝隙中不断漏出。

中国是全球化很深入的国家,发达国家廉洁的高标准已被中国公众见识,这些不同时代、不同条件下的信息强行压缩在中国舆论场上,痛苦和纠结因此无法释怀。

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

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地区实行高薪养廉,美国的参选者很多是富人,一般人当了官后积累名望和人脉,卸官后可以通过各种“旋转门”把这些积累全变成现金捞回来。而这些路在中国都是死的。

给官员大规模提薪,中国舆论断不会接受。官员退下来后一转身利用影响和人脉赚大钱,制度就不允许。让富豪们去当官,更让人觉得“变味”。中国官员的法定工资很低,一些地方官员的福利常常通过“潜规则”实现。

整个中国社会现在都有些“潜规则化”,医生、教师这些涉及公共福利的行业也在流行“潜规则”,很多人的法定收入不高,但有“灰色收入”。

哪里是“潜规则”的边界,这点并不清楚。这也是当前腐败案较多,而且有些是“窝案”的原因之一。民间流行“法不责众”的说法,一旦有哪个官员相信了此说,并且以为“别人和自己一样”时,他就已经十分危险了。

必须对腐败分子进行严厉查处,决不姑息,这可以极大增加腐败的风险和成本,起到必要的震慑作用。官方必须以减少腐败作为吏治的最大目标。

民间须坚决加强舆论监督,提高官方推进反腐败的动力。但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

写这些话,决不意味着我们认为反腐败是不重要的、可以拖延的。相反,我们认为反腐败确应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它也是整个国家的共同追求。

然而我们认为,反腐败不完全是能够“反”出来的,也不完全是能够“改”出来的,它同时需要“发展”帮助解决。

它既是腐败官员自身的问题,也是制度的问题,但又不仅仅是。它还是中国社会“综合发展水平”的问题。

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但它的胜利同时取决于其他战场上对各种障碍的肃清。中国不会是其他方面很落后,唯独官员们很清廉的国家。

即使一时是,也持久不了。反腐败是中国的突破口,但这个国家最终只能“综合前进”。



妙就妙在他們提出:
『因為国家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那麼 。。。。。

是要:
控制民眾去接受國家默許貪腐最高程度。
還是:
控制貪腐降低到民眾允許的最高程度呢?


記得 溫總 在人大中報告,列出維穩的巨額開支,雖然《環球時報》文章中好像是說後者,但我反而是覺得實際上,中央所做的卻是前者。把所有的嘈音壓下去,貪腐程度是中央默許的程度,兼且這個程度是甚具彈性的!


高薪養廉 vs 潛規則(灰色收入)也是有趣的議題,如今新人士新作風,但層層貪污,千絲萬縷的關係纏着共產黨,連 7位常委自己想把自家的財產公報,都要得到政治局的批准,反貪的阻力是何等強太!



近日習總又再次喊話:


【明報專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表示,要堅定不移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

24日全天和25日上午,習近平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一起,輕車簡從,冒著零下十多攝氏度的嚴寒,一一登門走訪 8個民主黨派中央和全國工商聯,同領導人分別座談。

習近平強調,要堅定不移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支持民主黨派更好履行參政黨職能,充分發揮自身優勢,最大限度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凝聚一切積極力量,為實現中共十八大確定的奮鬥目標和工作任務而奮鬥。

九三學社中央常務副主席邵鴻說,座談會上總書記再次語重心長地談到要加強黨風建設,特別說到「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從善如登,從惡如崩」,說之所以制定八項規定,就是要從具體事抓起,才能落到實處。


民建中央主席陳昌智說,總書記對民建的歷史非常了解,談到了毛主席和黃炎培在延安窰洞關於歷史周期律的一段對話,至今對中國共產黨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



「適度容忍貪腐。」與「從善如登從惡如崩。」應該就是現今中共黨內,兩條路線鬪爭得你死我活之中!






伸延閱覽:
黨報社評認無法根治 反貪腐仗未打先認輸 雅虎新聞網
环球时报: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攻坚战(簡體) huanqiu.com.cn
習近平: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雅虎新聞網



Thursday, December 27, 2012

日本的二段選舉制度

日本的二段選舉制度
又名:日本的二段選舉制度 落選後可以復活




最近日本的《民主黨》野田佳彥 政府下台,由《自民黨》的 安倍晉三 取代為新一屆的日本首相,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蒐集日本國會中的眾議院選舉資料。


【維基百科】日本國國會(日本語:国会/こっかい kokkai)為《日本國憲法》規定的日本最高權力機構兼立法機構。今眾議院480席,參議院242席,選民則為 20歲以上的國民。


國會議員可兼任內閣閣員,內閣總理大臣(首相)亦由國會推選。今日本國會的五大政黨即民主黨、自民黨、公明黨、日本維新會、公明黨、眾人之黨等,而最大黨為自由民主黨。


眾議院議員選舉(又稱總選舉)採行小選區與比例代表並行的選制。於該選制下,每位選民擁有小選區票與比例代表票各一,共選出三百名小選區代表與一百八十名比例代表,合計四百八十名。候選人可以同時列名於小選區候選名單與比例代表候選名單當中(雙重候選制度)。


參議院議員的任期為 6年,相較眾議員的 4年任期更長。另外與隨時解散的眾議院不同,參議院沒有中途解散的制度,而通過三年一度的普通選舉進行更換。由於不能如眾議院一樣通過內閣不信任決議(但可以通過無拘束力的問責決議),參議院與日本內閣的關聯程度相對更弱。


在實際運作中,法律儘管規定內閣總理大臣(首相)需從國會議員中指定,但完全都是由日本眾議院議員選出,至今尚未從參議員中產生過任何一位總理大臣。此外,具備中立仲裁性質的行政監視委員會也設置於參議院內。



眾議院有 480席,分為 300席直選,和 180席比例代表制,即是每一位選民有兩票,一票投人選一票投黨選。就看英文維基百科的數字,自民黨得 237席直選,和約 28%的黨選票,可配給 57個比例議席,達到 480席中 61.25%,共得 294席足以控制眾議院。


再加上聯盟的 公明黨 有直選的 9席,和約 12%的黨選票,獲配給 22席比例議席,共得 31席,聯盟總共有 325席下議院議席,即 480席中的 67.71% 成為最大聯盟,自民黨黨魁 安倍晉三,在 12月 25日下午到皇宮,接受天皇任命成為日本首相。


原本執政的民主黨只得 27席直選,和 30席比例議席,共得 57席眾議院議席,仍然是最大的反對黨。民主黨元黨魁 野田佳彥 引咎辭職,民主黨將選出新的黨魁,結果由 海江田萬里 黨選。海江田 在直選中輸了議席,但利用比例議席得以復活,繼續在眾議院中帶領民主黨。


回頭看看 自民黨 加 公明黨,在直選總得票是 兩千六百多萬票佔 44.5%,黨選方面得 兩千三百多萬票約 39.7%,兩方面都不過 50%,都可以上台執政。落敗的民主黨直選共得 一千三百多萬票 22.8%,黨選比例代表制就有 九百多萬票 15.5%。即有 55.5%直選票,和 60.3%的黨選票,日本選民不是投給執政聯盟,卻要接受由自民黨執政。


究竟日本這個選舉方式,兼有直選和比例代表制的混合體,議員在直選落敗,又可以憑比例代表制中復活,是否有違選民的意願呢?不過,我們香港有位“禮儀廉”在超級區議會直選中落敗,沒有了立法會議員做,失去月薪八萬多收入,卻被梁振英委任當副局長,結果月入十八萬多,令全港市民哇然,政治是沒有完美的!




伸延閱覽:
日本國會 維基百科
日本國眾議院 維基百科
日本國參議院 維基百科
重複立候補制度 維基百科
2012年12月第46屆日本眾議院議員總選舉 維基百科
Japanese general election, 2012 維基百科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2

末日傻勁食

末日傻勁食




因為十二月廿一日是瑪雅人傳說的世界末日,傻耿耿的 嗜悲 決定由十六日開始,一連九天直到聖誕前的午餐,每天選吃一款平時不敢多吃的食物,縱使只是淺嚐,也算在臨死前享享口福!最後兩天當作慶祝 。。。。。


十二月十六日:
返回到老家附近的一間茶餐廳,吃了一份懷舊早餐 set,這間茶餐廳當然是當年常去的囉!我要的一份是很簡單的 腸仔、炒滑蛋、配油沾多士,飲咖啡(成十點幾才到而且分量不少可當作 早午餐 Brunch)。


特別之處是他們賣的腸仔,是把腸仔兩旁切“八”字形的花紋(未斷的),還有不是煎熱,而是下油來炸熱的,令到腸仔外皮炸得脆脆的,又因為有“八”字形的切紋,經過油炸後煞是好看。


至於油沾多士嘛,他們賣點使用真牛油,再配 Apricot 黃梅菓 JAM,至於滑蛋和咖啡,就沒甚麽特別。不過,我還是放肆採用鹽加胡椒粉 mixed,來調味我的滑蛋。這樣的早餐我經已少吃了,皆因為人老了後,要減鹽減油少吃油炸的食物噢。


十二月十七日:
午間放飯,我選擇到“蛇王芬”,吃喝了一盅“白菜陳腎燉湯”,加一碗”叉燒飯”,飽得我撫摸着微漲的肚皮,並步行一個大圈才返。(見舊文:午飯@蛇王芬



十二月十八日:
午間去了“麥奀記”吃了碗“細蓉”,再加一客“牛腩撈麵”,臨尾又饞嘴再加份“淨食”,又是飽得我撫摸着微漲的肚皮,要多步行一個大圈才返。


十二月十九日:
前兩天吃得太飽,故此選擇到“陳意齋”,買了四條“蝦子扎蹄”,回到公司關埋房門,先用刀子切成小圓塊,再用牙籤篤着來慢慢品嚐。


十二月二十日:
午間去了“羅富記”吃了六粒“生炸鯪魚球”走蜆介,再加“蝦子蝦球撈麵“走蠔油,但不知為何,是日師傅偶然失手,不好吃!


十二月二十一日:
冬至日提早放假在家中,午餐自己弄了一個”出前一町“乾撈,加配蝦子及少蠔油。做法見舊文:麵是要這樣煮的? and 蝦子撈麵


十二月二十二日:
因為瑪雅人的冬至日和香港有時差,直到約到中午時份,才是北美洲二十一日的終結,我早上仍逗留在家中。


正午過後才到灣仔的”炸魚薯條“店,吃了一個”Fish and Chips“,剛巧他們有 Haddock 魚,灑上新鮮檸檬汁的炸魚,加上用 Ketchup 點薯條吃,飽餐一頓後,步行到”三聯書店“打書釘!


十二月二十三日
午飯到 CDF 吃了個“厚切”配“燒汁”黑豚飯,炸豬扒我近年經已少吃,反而焗豬扒飯炒底,則是我經常選吃。


十二月二十四日
到魚檯買了整個左邊鯇魚腩回家,洗乾淨隔水蒸 8分鐘,另外不揭鑊蓋多焗了 5分鐘,當然加配蒸魚豉油,剛剛熟透轉眼吃光。近年傳出國內的養魚戶,多添加藥物助長,因此 嗜悲 經已少吃淡水魚。



末日結果未有降臨,但我因末日心態,傻吃了七餐,最後兩餐是為了慶祝,至此完成了九份想吃的午餐!




Monday, December 24, 2012

普天同慶

普天同慶



冬至日十二月廿一沒有出現,瑪雅人曆法所傳說的世界末日,今天是 Christmas Eve 還有幾個鐘頭就是 聖誕節:普天同慶!



海運大廈正門的樓梯頂往下拍攝



尖沙咀海運大廈前的聖誕佈置,強國自由行霸佔了每一個角落,我等了很久說了很多弊腳的普通話後,終於得到機會拍到了一張。還要小心避開那些不理他人,奪路而出的強國人頭突然出現鏡頭,和連聲向跟在後邊等著拍攝的祖國同胞賠個不是,因為要他們久等了!


轉個彎去了岸邊再多拍幾張對岸的!



中西區和灣仔




東區銅鑼灣及灣仔


Space 在此謹祝各位兄姊:


佳 節 快 樂!


Seasonal


Greetings!




並為有不足有欠缺的朋友們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