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February 04, 2007

在一個無眠的晚上

在一個無眠的晚上



失眠時常都會有﹐有時短短的﹐只是晚一點才睡﹐但也會成晚眼光光﹐為了打發時間﹐有時會讀書﹐把以前看過的好書重溫﹐有時看影碟﹐好戲不怕百回看﹐有時聽老歌﹐好歌不怕百回聽﹐耳聽著老歌, 嘴裡還殘留熱朱古力的餘香﹐眼讀人家的“博”﹐享受這一刻的悠閑。


這是偷來的悠閑時間﹐還是借回來的悠閑時間﹐不管得那麼多﹐平時日天為生活﹐終日營營役役﹐工餘要應酬家人朋輩﹐或是進修增值﹐可以坐下來悠悠閑閑的時間不多﹐在一個無眠的晚上﹐正好提供了罕有的一刻時光。


家裡收藏了很多的書s﹐很多的影帶s 影碟s﹐很多的卡式s CDs﹐ 都沒有拋棄掉﹐其實是捨不得﹐人長大了﹐時光流走了﹐有這些東西﹐可以幫助我們去回憶﹐好的﹑不好的﹑美麗的﹑醜惡的﹐ 都都是歲月的印記。


還有原來我收藏了很多的照片﹐在未有DIGITAL 數碼相機的日子﹐出外旅遊拍照﹐家中大小喜事喪事拍照﹐家常生活拍照﹐朋輩的喜事拍照﹐送別友人移民拍照﹐離職時也跟一班曾經共事的拍照﹐多年來累積了不少 。


翻翻相片簿﹐有色彩還保持的很好的照片﹐有退了色的彩色照片﹐並且發覺還有一些發黃了的黑白照片﹐是外婆去世後﹐和舅舅執拾外婆家時找到的﹐我們沒有把照片拋掉﹐我分到了一些﹐ 是幫助我思念外婆的好事物。


時光流走了﹐人也不在了, 但人情還在。。。。

送上我很喜歡的【歲月流情】﹐張學友﹐也很切合今天的內容。


試聽可以 點擊歌名 或 COPY AND PASTE 這個LINK
http://www.1ting.com/player/ed/player_9832.html 。





【歲月流情】試聽

回望這半生 也許是場夢
年月已帶走 幾個秋與冬
淚也倦了夢也不斷轉眼逝去
生命或許是場空

忘掉了許多 昨天喜與悲
回味每一篇 心中日記
歲月匆匆飄走
徘徊夢裡始終也是你

已失去了不必痛楚
盡管你已別離回憶更多
昨天曾經擁有跟你的片段
人生并沒難過

月兒彎光陰悄別去
明日有那耀眼的艷陽 (* 明日有那熱暖暖的艷陽)
一生有對或錯
回憶有你伴我走過 (* 無聲的歲月漸流過)




後記:
有暇想把發黃了的照片素描 SCAN 上電腦﹐PHOTO SHOP 等的電腦軟件﹐可否除去發黃了的顏色﹐回復本來的黑白照片呢? 各位可有甚麼提議?



最後消息:
朗拿度腳頭認真唔好﹐意甲乙組足球賽﹐到這一刻還是無限期休賽﹐因為西西里島兩支球隊引起球迷暴動。本來儲定眼神﹐半夜看 國際米蘭 VS 羅馬 的榜首大戰﹐今晚可以早睡了﹐補翻昨晚的失眠!




22 comments:

收買佬 said...

Inner Space 兄: 唔駛早睡呀, TVB 會直播PSV 對 AZ.
我中學時代的罰球王Ronald Koeman 智鬥臭口佬
Louis van Gaal, 必睇!!

Aulina Chan said...

上星期四因為趕工,三點多才睡,我每早五時十分起床的,所以那天只睡了兩個多小時...

第二晚覺得自己應該好累,結果到了一點還睡不著。

年紀開始大了(說我自己喇),真不能無端擾亂日常時間表。

舊物,捨不得丟呀!

xiao zhu said...

"在一個無眠的晚上﹐正好提供了罕有的一刻時光。"

多美妙!

另我幫你問下我D同事,睇吓可唔可以去掉老的照片的黃色。但係,其實發黃了,唔係重有味道咩?

梁巔巔 said...

呢篇好詩意 ar ha~

the inner space said...

收兄:

早睡早起﹐錯過了收兄建議的球賽﹐邊隊贏?

the inner space said...

娜姐:

我以前因為公務需要﹐時常穿越幾個時區﹐JET LAG 令到生理時鐘混亂﹐有苦自己知。
:( ........!!!!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小姐:

想修復發黃了的照片是因為有幾張﹐發黃的部份在一些人面上﹐不知能否補救?

“我幫你問下我D同事”。。。。先謝過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詩意?。。。哈哈。。我想有睡意多的!!!

^_*

收買佬 said...

Space 兄, 阿爾克馬爾贏了PSV 3-2。球賽比預期更精彩,
踢到補時都無停下來. van Gaal 雖然口臭大鼻囂張, 但係
調兵遣將做得好, 贏得合理. 家0下荷甲三頭馬車: PSV,
Ajax, AZ 爭得好緊呀. ~~~

又, 入球精華在此:

http://www.rojadirecta.com/foros/viewtopic.php?t=11930&sid=62b5956509840881af70b74694ac2289

xiao zhu said...

eh,我問左我D designer同事,話可以嘗試幫你執執D相。佢問你用咩scanner,如果係質素好嘅,你可以scan左再e畀我,否則就要考慮拎original。咁就要諗吓點交收喇。Send email to me to further discuss at xiaozhu1979@gmail.com if you like.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小姐:

在公司的SCANNER 做了一張幾OK ﹐不用麻煩你了, 多謝!多謝!

xiao zhu said...

That's fine :)

嘿嘿 said...

很喜欢唱这首,但很少人懂得这首歌的!感情很投入,唱了好抒发情感!

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你都很熟識張學友啲歌噃,在“歲月流情”同一隻CD裡,還有這一首歌:“偷閒加油站”,是填了中文歌詞,而出自英文歌“IT'S SO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可在到我的舊文,那處做了連結,可以聽聽,中西版本。

嘿嘿 said...

还有我最喜欢学友的处男曲,忘了歌名,很阳光的!

嘿嘿 said...

他的处男曲好像是歌唱比赛时的那一首?它没有在第一张专辑《Smile》里头。(更正)

该不会是《在我心深处》?

好像是有个“情”字,歌名有四个字?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張學友的參加全香港十八區歌唱比賽的得獎歌是唱關正傑的:河水彎又彎 冷然說憂患。。。。歌名是:大地恩情!

第一張唱片是 Smile 嗎?不記得。但之後記得有幾首歌 Heat 了 熱了,記得 Linda 是其一,情已逝,Smile Again 瑪麗亞,還有 遙遠的她 。。。。。。!

嘿嘿 said...

我就记得最热的是《蓝雨》和《别恋》,也是我的最爱!当时我在香港,满街都放这几首歌!

《吻别》是我在上海时出片的,也heat到了93年得上海。

还有后来的《刹那爱》我最爱唱!可能你不喜欢这首吧?《爱得比你深》、《你我他》、《小姐贵姓》我也爱唱!

嘿嘿 said...

Linda,情已逝,Smile Again 瑪麗亞,還有 遙遠的她 。。。。。。

还有月半弯,偷心者;之后太阳星辰,追钟,祗想一生跟你走,暗恋你,每天爱你多一些,日出时让恋爱终结;后来的非常夏日,这冬天不太冷,野猫之恋,屈到病,情不禁…………

哈哈哈~ 我都还能记得!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張天王有很多動聽的歌!

嘿嘿 said...

哈哈哈~~ 记错了,不是《你我他》,是《我与你》。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無相干!嘿嘿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