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July 15, 2014

Bukku ブック 本

Bukku ブック 本



書 中文:書本 書籍,英文:Book,日本文:Bukku or 本 or ブック。


ブック 維基翻譯:Book

本 - noun
book = 本, 書籍, ブック (Book Bukku), 著書, 書物, 著作。


有別於外國語文,中國語文很多是用復字 詞語:書本 書籍,形容詞:喜愛 厭惡,更發展到四字成語:十面埋伏 作壁上觀 等等,一般的名詞都會加多一個字例如:Table 桌 會加一個子字成為 “桌子”,Chair 椅 寫成 “椅子",Flower 花 卻寫成 “花兒” or “花朵”,Chrysanthemum 菊 通常會加一個花字成為 “菊花”。



日文卻是直接得多,例如:Cherry 日文是 櫻,不會像中文加上個 ”花“ 字寫作 ”櫻花“,Mackerel 日文 鯖,不會像中文加個 ”魚“ 字寫作 “鯖魚” 等等。


各位兄姊可能已經留意到 嗜悲 今次想談甚麽矣!


歐洲人的文字是用字母拼音而成,中文是由 “像形文”字,從上古 “甲骨文” 一路發展到如今的 ”楷書“ 只是近代多了繁簡體之分,日文採用了中國的漢字,再加上自創的平假名,近代也增加了片假名,來顯示是借用外來語拼音。


那末,同一篇文章的長度,同一本書的厚度,是否會受利用不同語文不同文字發表的影響呢?嗜悲 不是諗翻譯的沒法得到答案。我的疑問即是同一樣的藏書,收藏同一系列的書籍,不同處只是不同的語文版本,英文書日文書中文書收藏者,那一個需要最多的空間呢?


嗜悲 近年飽受藏書爆滿,要多覓空間的困擾。總的來說雖然近年 嗜悲 已經減少了買書,結果上半年還是買了共六本書 。。。。




除了 李怡的 心靈絮語 90題 and 思想之鑰 60題,是等到 “商務” 做 “八折” 優惠時才買的,其餘四本都是正價貨,若 嗜悲 能多忍耐能等候多一時,就可以節省約一百多元矣!


上圖是 嗜悲 上半年買到的六本書,左邊有台灣翻譯日文書 “陽だまりの彼女” 的 “向陽處的她”,中間四本是中文書其中一本是簡體版,由左至右是:光影政情,貨幣戰爭 簡體:货币战争,思想之鑰 和 心靈絮語,而最右邊的是英文小說 Inferno 中文好像是譯作 “地獄”。


不論中英文的精裝版硬皮書 hardcover 書,嗜悲 已經立下心腸不再買,因為一本硬皮書的底面,已經佔了書架約半吋的空間,多買就更加浪費書架上的位置,唯有等候有沒有出平裝版,到時才去購買。


另外令人遺勘的情況,就是近年書本的留白不斷增加,小說還好一些每一章節完結才跳至新頁,散文隨筆結集通常一本有五十篇文章以上,很多時開新頁只得文章最後的一行甚至半行,那就完結了,責任編輯不是把下一篇文章隔幾行開始,而是換上新的一頁印策,不斷屢屢發生一頁中 95%的留白情況,嗜悲 的書架儲藏白紙的情況便增加了。


最近前金管局任總,《信報》出了本書 “居安思危” 售價 HK$188,但是很大本,字體也很大更多是圖片,留白的空位也頗多。有很多名人為 任總的新書寫序:林行止、李國寶、唐英年、 劉明康、王東勝、沈聯濤、陳元,為 任志剛 燙金,當然還有 任總自序一篇。




打過書釘之後 嗜悲 決定暫時不買,現實是爆滿的書架沒理由擺一本很大的書,但內面太多的空白紙章,嗜悲 不願擺白紙。





伸延閱覽:
信報:居安思危 任志剛 HKEJ.com



我的舊文:
書的重量
Believe it or NOT 信不信由你
書 N 書
又談買書
賣紙 買書








6 comments:

l.minor said...

果然文人呀~買咁多書~

新鮮人 said...

多年不買書,
且把家中大部書清掉了。
沒有必看的書,
也沒有必要看實體的書,
電子書是一個新方向。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愚弟手無執雞之力,武一定唔得,又可惜父母生的愚弟魯鈍,文這一瓣又不通。唯有多看書想偷學,但又不成功。最後變成如今:“藏書怪” !

the inner space said...

啊! 新鮮兄已經先人幾步進化到讀電子書。

愚弟自問不及幾級,兼且 嗜悲 對科技這一們實在淺陋,連智能電話都沒有,遑論在網上購置電子書。

Anonymous said...

SBB: re livre 法文

In the past, I bought books, flipped a few few pages, and then just let them gather dust. It was a waste of money and space.

Now I do most of my non-fiction reading via the Internet. From time to time, I would buy hardcopies, only if I promise myself to read it.

But I am glad we still have real readers like yourself who enjoy reading books.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記得加拿大有很多 “讀出來的書”,本來是方便有閱讀困難的群體使用。

兄台擅跑,可考慮一面練跑 marathon,一面用耳朵聆聽 “讀出來的書”,豈不更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