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張小嫻散文 精選集



我讀的書很雜, 年幼時連家母收藏的 撒哈拉的沙漠, 六個夢, 煙雨濛濛,
3個A cup 的女人 等等, 真的都連汁橯埋. 我近年來已甚少看讀小說, 個中原因已經多次提過, 不贅, 散文集倒讀了不少.


近年張小嫻 散文精選集, 香港版已經出到第五集. 我今次旅遊公幹也帶了三本去, 用來 jetlag 時打發時間.





但我買到的張小嫻精選散文集是大陸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的簡體字版, 其中香港的第三集他們沒有出, 跳到第四集, 所以我是沒有香港的第三和第五集.


大陸出版的張小嫻散文精選集, 在深圳書城賣人民幣廿元一本, 香港賣六十八港元一本, 買到三本已經少給百多元, 交通費用八十多, 已經返本, 多買幾本其他的書就更加化算. 不過來回的時間不少, 所以不能常去, 而且拿著十多本書, 數十磅重, 都頗吃力.


回歸正傳, 相信有很多女性訪客是張小嫻的忠實讀者, 逢有新書必買來收藏, 並且十分認同, 張小姐對於男性, 愛情, 婚姻等等的觀點, 以男性讀者來說, 我則只認同五成喇.


今次讀到張小姐在散文精選第二集其中一篇, 為男性朋友算命 《算算男人的命》, 看來頗有趣, 可能大部份99.9%男性合用, 但好在她張小嫻不認識我, 亦沒有用同一方法跟我算命, 否則我會是她唯一的失敗.


這倒令我發覺,我是很另類的 0.1%, 以張小姐的算命方法, 對我全不適用.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嘆息!


另外還有原來張小嫻以前也愛吃我的舊文提過的 茄汁焗豆, 她現在不吃了.


申延閱覽:
我的舊文 書 N 書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在外地三談香港事




往外國公幹, 行政助理會盡量選擇公司附近的酒店 或 service apartment, 若步行可及最為理想, 省卻交通時間和車資. 遠的若果唔搭計程車的話, 就要逼車逼人, 紐約 subway, 倫敦 tube, 巴黎 metro, 三藩市灣區 BART, 東京地下鐵 , 星州MRT, 台北捷運, 首爾紅線綠線藍線等等, 還記得在東京搭的士和搭地鐵的經驗是一樣慘痛.


在外地搭公車注意到人家的乘客很守規矩, 井然有序, 井井有條, 大家守法, 頗有公德. 這令我記起有一次在香港 MTR 見到了奇觀.


圖片:貿發局圖片資料庫



有位美女在港島線地鐵車上化妝, 她霸佔了兩個車廂之間的較多空間位置,來過面目大變身 total make over. 我站在不遠處, 看得見她在化妝, 但看不清楚面貌. 可是, 這不是我要說的奇觀, 因為在外國也常見駕著車的女士們在化妝.


奇觀是, 下車時當乘客魚貫搭電梯出閘, 美女拿出髮擦來整理長髮, 我站在她大約十個人十多梯級後面. 站在她下一級的那一位男士, 被兜頭兜面享受髮香, 不過有沒有粒粒就不得而知了, 可憐那位男士是想移開的, 奈何週圍站滿了人, 郁不的其正.


相同的我也遇過一次, 但卻一位地中海男士, 在地鐵電梯拿出梳子梳頭髮, 想他是要會見美女, 我剛剛站在下一級. 好在并不是繁忙時間, 我可以立刻行開, 躲避開了.


香港人自私的心, 顯現眼前!!!! 相信只是比 北京等內地城市較佳.


後記:
這是個別事件, 還是通病??? 網友們請 提供你們見到的 奇觀.


申延閱覽:
在外地談香港事
在外地再談香港事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開放自由行的代價



香港羅漢松被非法砍伐嚴重 2007年11月16日





明報專訊: 香港的羅漢松被非法砍伐情況嚴重,四千來被斬掉千多株,而今年首十個月有近四百株。

嘉道理農場的研究發現,由於內地特別是廣東有需求,本港的品種每棵零可售五千元。每逢十二月至二月,是非法砍伐羅漢松高峰期。

報告稱,由於香港的羅漢松被砍伐過度,生長得矮小之餘,數目不斷下降,建議當局加強野外巡查。




有價值的都被盜被賣, 自由行何價??? 保育人士你們去了邊處????




後記:
聽聞有位老人家在港九多處, 平價賣出 羅漢松葐栽, 哈哈哈, 有需要徵查來源.



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在外地再談香港事




Photo from http://www.allphotogallery.com



班馬線在香港九龍新界, 已經很少見到, 取而代之是行人過路燈, 紅公仔, 綠公仔, 還有吵耳的信號, 聞道是為方便盲人過馬路而設, 但我真的沒有一次見過有盲人, 利用信號來過馬路.


在外國商業區,行人過路燈, 紅公仔, 綠公仔, 也很普遍, 但在住宅區和學校區, 班馬線就常見到了. 外國駕駛者通常很守法, 見有人行近班馬線一定慢車, 停車讓路, 但香港駕駛者卻是相反, 見到有人想在班馬線過馬路, 就加快馬加鞭, 快速駛過, 驚險之極.


在僅有還未消失的班馬線, 我常見到驚險的情況, 是位於太古城和康山花園之間的英皇道班馬線上.


那處有道行車天橋,由上康怡花園而下, 車速很高. 另一邊則由仁孚工業大廈轉入來的車, 準備加大馬力爬上上康怡, 駕駛者在兩個情況下, 都不願慢車停下來讓行人過馬路, 行人在見有車來時, 過還是不過之時, 行還是不行之間, 驚險情況就常見了.


在班馬線上行人有優先權, 是要行人踏出馬路才算? 是要腳踏在班馬線上才算數? 但又有誰敢跟車爭路呢???


運輸處不理, 執行不嚴格, 但貴區尊貴的議員可有為市民爭取過呢? 有沒有要求加強執法?


並借問在剛剛過去的區議員選舉, 你們那位當選的太古城區議員, 可有將班馬線改為行人過路燈, 或要求加強執法列為急迫性需要跟進項目呢? 還是他她分工不清地, 反而在政綱上要求普選直選特首, 玩埋立法會個瓣呢?


香港人自私又一個好事例.


申延閱覽:
在外地談香港事
在外地三談香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