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13, 2011

讀報 讀詩

讀報 讀詩



在報上讀到一位教授寫的一篇短文,他提起兩首新詩。
他折錄了各一小段,另加了介紹。


《其一》
然 後 我 死 了

連 羽 毛 也 腐 爛 在 土 地 裡 面

為 什 麼 我 的 眼 裡 常 含 淚 水

因 為 我 對 這 土 地 愛 得 深 沉



原來這是一位近代詩人寫的新詩,全詩如下:


這一片土地

假如我是一只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最後兩句:『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令我埋首報章,好一陣 。。。。。!




再讀下去。。。。
教授又寫到詩人去世,他的夫人悼念亡夫也寫出了(我沒有查證)


《其二》
沒 有 雲 的 繚 繞

山 是 那 麼 沉 寂

沒 有 山 的 陪 伴

雲 是 那 麼 孤 單




全詩如下:


山和雲

是山對雲的眷戀
是雲對山的纏綿
沒有雲的繚繞
山是那麼沉寂
沒有山的陪伴
雲是那麼孤單


短短六句,令我再度埋首報章,好再一陣 。。。。。!




附加:
今天是十三日星期五 Black Friday!
Touch wood 祝大家平安渡過黑星期五。





Wednesday, May 11, 2011

Robert Miles

Robert Miles



一曲節拍強勁的 Children,讓我開始聽 Robert Miles 的電子音樂。


齋聽 Children (Dream Version)



【維基百科】Robert Miles (born Roberto Concina, November 3, 1969, Fleurier) is an Italian record producer, composer, musician and DJ in electronica and alternative music.

Dreamland is the debut album by Robert Miles. It was released on June 7, 1996 in Europe where it was a hit, and was also released in the U.S. about a month later, with a new track sung by Maria Nayler, "One and One".

This new track became very popular and was later released as a single in the U.S. and Germany. At the end of 1996, Miles released a new version of Dreamland, called Dreamland — The Winter Edition in Germany.

It was largely similar to Dreamland, but contains the tracks "4us" and "One and One" (which wasn't released on the European version) and removes "Fable (Dream Version)".

Nowadays it appears that the version of Dreamland that includes "One and One" (with "One and One" being the sixth track, coming after "In My Dreams" and before "Princess of Light") is the most popular and common version.



有人配上了畫面 Gorillaz ~ Children



其他作品
In the Dawn


Fable


One & One



《One & one》Robert Miles
The sky isn't always blue
The sun doesn't always shine
it's alright to fall apart sometimes,
mmm
I am not always you
And you are not always mine
it's alright to fall apart sometimes

After all is said and done
One and one still is one
When we cry, when we laugh
I am half, you are half
The heart isn't always true
And I am not always fine
We all have an angry heart sometimes

Look how far we have come
One and one still is
One moon (one moon)
One star (one star)
I love the one we are
One thread (one thread)
One line (one line)
Let's stand still in time
One moon (one moon)
One star (one star)
I love the one we are
One thread (one thread)
One line (one line)
That runs through our lives

Look how far we have come
One and one still is one ah
Oo



伸延閱覽:
Robert Miles 作品 Youtube
Robert Miles 維基百科
Robert Miles~Dreamland 維基百科



我舊文介紹過動聽的音樂:
依稀記得的旋律 Johann Pachelbel Canon
Piano Solo Souvenir D'enfance
久石讓~禮儀師的奏鳴曲




Sunday, May 08, 2011

佃農與地主

佃農與地主



今天是母親節,先祝:還未是媽媽,現在是媽媽,已經是媽媽,將來是媽媽,的女士們快樂直到永遠!


『佃農理論』是大教授張五常1966年在加大念完博士,1967年在長堤大學任職時完成的博士論文,是張五常一舉成名之作。成名後大教授轉到芝加哥大學當博士後,再轉華盛頓州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教書,再是返香港任職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系系主任,2000年退休後因稅務糾紛返了內地,佃農理論是他老人家,多年來持著吃的“老本”!


【維基百科】佃農是租用他人田地,從事農業生產的農民。中國佃農始於宋代。均田制崩壞以後,地主和佃農開始出現。

如果家庭擁有土地,家庭成員不參加勞動,只依靠地租收入或僱傭農工耕種,屬於「地主」。



古時中國地大人少,務農的農民只要懂得開墾,就可以靠不斷遷徙,找到平坦肥沃的土地,便可以落戶而耕,生產繁洐。漢族由中原黃河週邊一帶,一路向南移民,開發了江南,北宋潰敗南遷,成立南宋,漢人繼續南徙,經過宋元明清,湖廣閩粵田地開發得淨盡,就去到貴州雲南山區,開發出梯田耕種。


但不竟人口愈來愈多,再難找到更多的未開發良田,再加上每遇天災久旱,農民就唯有出賣耕地給財主富有人家套現,做成了地主階級。但地主沒有能夠找到足夠工人耕作,就開始了 Sale and Lease Back 售後租回的模式。


擁有田地的地主,把田地租回給農民耕作,也有新到移居來的農民,因為沒有自己的耕地,需要向地主租地耕種。無論兩種情況,出產的穀物就要與地主分成,或是納田租給地主。這就續漸營成佃農的制度,漸漸成為了中國農業社會的主流,農民”耕者有其田“的比例,迅速缩細減少。


地主就是鑄定要剝削壓榨農民(佃農)的階級,他們都是不事生產得二世祖,養尊處優,養雀養妾侍,當然還養了一班流氓,專門幫助地主,追收佃農欠繳欠交的田租和穀物分成。若遇到天災久旱,穀物失收,佃農要先賣耕牛交租,再加上連年失收,佃農唯有賣仔賣女買妻子,造成很多悲慘的故事。


革命的樣板戲“白毛女”就是慘被地主黃世仁,逼到走入深山躲避白了頭。


【維基百科】 佃農楊白勞與女兒喜兒相依為命,喜兒與同村青年農民大春相愛。楊白勞因生活所迫向惡霸地主黃世仁借了高利貸,之後外出逃債。在除夕之夜楊白勞偷偷回家。黃世仁聞訊後強迫楊白勞賣女頂債,楊白勞喝做豆腐用的滷水自殺(在芭蕾舞中被黃世仁用手槍打死)。喜兒被搶進黃家,遭黃世仁姦汙,逃入深山,頭髮全白。兩年後,大春隨八路軍回鄉,在山洞裡找到喜兒,替她申冤雪恨。結尾處,村民們和喜兒一起開會聲討黃家的罪行,慶賀窮苦人的重見天日。


這個情況一直到了毛澤東的共產黨掌權,偉大的無產階級共產黨,1949年在毛主席領導下建國,1950年進行『土地改革』。


【維基百科】土地改革運動是195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初期,在新解放區進行的土地改革。這次土地改革是中國共產黨,在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對老解放區土地改革的繼續,基本完成了全國範圍內的土改。這次土地改革將地主階級的土地沒收後,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目的是將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改變為農民的土地所有制,解放被封建生產關係束縛的農業生產力,為中國的迅速工業化作準備。

至1953年,除新疆、西藏等部分少數民族地區,中國大陸大部分地區的土地改革基本完成,3億多無地或少地的農民無償分得約7億畝土地及生產資料,並每年免除地租3000萬噸糧食。土地改革運動在中國大陸徹底結束了封建土地制度,並使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獲得了農民的高度信任。


而在香港一隅,卻產生了新的”佃農與地主“,近年香港已經沒有農業,但地少人多,土地供應緊握在政府手上,加上政府稅基狹窄,政府需要透過土地拍賣得到收入平衡開支,無能的政府當然捨難取易,不去開發創造,墨守成規讓非經常性的賣地收入,變成經常性的收入來源,再透過減少供應,抽高地價增加收入,視之為提款機。


在香港可供發展的土地,透過勾地拍賣落入地產商手上,建成商廈住宅,又在政府鞏護下官商勾結,靠著 demand and supply 失衡,引起住宅和商舖供應緊張,憑著供應少令到地價飆升,發展成的商廈住宅價格就更高,麵粉貴了,麵飽就更貴。除了公屋之外,政府拒絕復建居者有其屋,更加造成樓價租金高企。


新的一手樓價貴,帶動二手樓的轉手市場價格隨著飆升,不但住宅連商舖專美,商場同樣價格飆升,變成天價。沒有足夠資源付首期的用家,唯有繼續租用,令到租金居高不下,回報率優厚,吸引到外來資金加入炒賣,若炒賣不出,就轉為出租單位,靜候更佳出貨時機。


地產發展商們,也分別進佔售賣和租務兩個市場,於是在香港政府就成為最大大的地主,地產發展商成為大地主。首先引起商舖的租金,高過營商的回報率,商舖被集團式的 chainstore 連鎖商店霸佔,把本來做開生意的 entrepreneurs 踢出圈子,這批擁有資金投的資者,沒生意可做就轉為購入住宅單位,成為以收租為生的小地主。再再更因為港元鈎了美元,引起港幣不斷貶值,稍有資金者為了保值,都情願要磚頭不要港幣,加劇了這個惡性循環!


對一些沒有自己的舖位,仍然艱苦經營的商戶,為了補貼租金,出售每件貨物或是食物產品,售價中有幾多成,是去了業主(地主們)的口袋呢?而對一班沒有自己住宅的一般家庭,每月的收入又有機多個巴先,是去了業主(地主們)的口袋呢?就算有錢供給了首期,得到銀行住宅樓宇按揭貸款,幾十年都要將每個月的家庭收入大部份,先用去供按揭貸款,也是轉過圈落入地主們口袋裡。


雖然這一班人不是務農的佃農,但他們的境況又和古時佃農,又有何大分別呢?每月辛辛苦苦賺來的薪酬,乖乖奉獻了大部份給大大地主,大地主,和小地主。好在還未至到,要賣仔賣女賣妻子去償還吧!不過若一有意外事業,生病沒法工作賺錢,斷供了按揭貸款,沒法邀付租金,他們的命運,也是悲慘的!


內地1950年的土地改革,是讓農民“耕者有其田”,在香港是時候進行改革,讓居民們”居者有其屋“。


伸延閱覽:
佃農理論(簡體) MBALib.com
佃農 維基百科
地主 維基百科
白毛女 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