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ly 25, 2014

清日戰爭第一礟

清日戰爭第一礟



近日整個中國渤海黃海東海沿岸,包括華東華中都都舉行軍事演習,多個主要機場實施航空管制,大量載客班機延誤或取消,解放軍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今天 7月 25日 的 一百二十年前,即是 1894年 7月 25日,日本皇軍不宣而戰,發砲攻擊清朝的 濟遠 和 廣乙 兩艦,打響了 “甲午清日戰爭” 的第一礮!


(嗜悲加註:本文是在憂思中寫成,沒有嚴謹事前先構思好結構,只是把想到的就寫下來。各位閱讀時可能被 嗜悲 的思潮,有像是在跳來跳去的感覺。不過,完成後 嗜悲 自己重讀,不打算大修一番,就讓本文留下來,因為這就是記錄下 嗜悲 當時的情緒和思潮。)


若有興趣者多謝繼續閱讀 。。。。。。



今天 7月 25日 的 一百二十年前,即是 1894年 7月 25日,日本皇軍不宣而戰,發砲攻擊清朝的 濟遠 和 廣乙 兩艦,打響了 “甲午清日戰爭” 的第一礮!


【now新聞台】華東和華中地區受軍事演習影響,12個機場實施航空管制,大量航班要取消或延誤,為期二十六日。

上海不少航空公司都貼出告示,稱受航空管制影響,有航班要延誤或取消。上海浦東和虹橋機場中午前已要取消二百班航班。

北京公安局官方微博聲稱,民航局通知各航空公司指出7月20日至8月15日期間,由於區內有高頻度的演習活動,要求各航空公司減少四分一航班。

部分航空公司已證實星期日開始,飛往華東地區的航班已要延誤,甚至取消。受影響的12個機場包括上海浦東和虹橋、武漢、南京、杭州、濟南、青島和鄭州等機場。



中國曆法以一甲子六十年為一個週期,天干地支的互雙配對 “甲子” 開始,到五十九年後最後一年 “癸亥”,之後新的一年又是 “甲子” 年。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故此一甲子為六十年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維基百科】1894年(光緒二十年)按照中國干支紀年,時年為甲午年,故稱甲午戰爭。豐島戰役是戰爭爆發的標誌。最終,清朝政府戰敗,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

7月23日,濟遠和廣乙兩艦抵達牙山,掩護運送清軍的運兵船在朝鮮牙山登陸。

7月25日拂曉,兩艦離牙山返航。清晨 7時 20分,在朝鮮豐島海面,遭遇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游擊隊吉野、浪速及秋津洲等三艦。日軍不宣而戰,發砲攻擊濟遠和廣乙(日方稱濟遠先開火)。

經過一番激烈砲戰纏鬥後,福建船政局自製砲艦廣乙企圖逼近日艦發射魚雷,但在秋津洲、浪速壓倒性的火力打擊下受重創,船身傾斜,人員傷亡慘重,無力再戰。此時載有第二波増援朝鮮清軍1200餘人、並懸掛英國國旗的英國高陞號商輪和滿載軍械的操江艦先後駛來,日艦浪速及秋津洲改追高昇及操江。

廣乙於是向海岸方向退出戰鬥,最後在朝鮮十八島附近擱淺,縱火自沉。濟遠則懸掛白旗,然後更掛上日本軍旗,向西棄二艦而走,日艦吉野在後追擊,濟遠以尾炮向吉野還擊,後得脫。

9時15分,日艦浪速發出信號,勒令高陞號停俥,英籍船長被迫停駛。浪速派代表乘小艇登船檢查,詢問船長:「高陞號隨浪速走,同意嗎?」,英國船長回答:「如果您如此命令,我沒有別的辦法,只有抗議下服從」。

人員回母艦後,浪速掛起信號旗命令高陞號起錨,隨其前進。船上官兵拒不投降,在高繼善的領導下,接管高陞號並禁止英人離船,英籍船長要求浪速再派代表前來。小艇接近高陞號,船長與日方交涉要求駛回大連或旅順,但日方未做回覆。

正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刻,日軍掛出旗號,要求船上洋員離船,但是清兵禁止放下小艇,英船長用信號告訴浪速此狀況並請其再派小艇來,浪速拒絕。

隨後開動繞高陞號一周,下午一時發射一枚魚雷,但魚雷失效未擊中。又用艦砲轟擊,十數發之後高陞號緩緩下沉,清軍亦以步槍向敵艦開火,並向落水的歐洲人甚至是臨陣脫逃的同胞射擊。

浪速派出小艇營救出英籍船長,大副及另一名英國水手,法艦Le Lion號營救出43人,德艦Iltis號救上150人,英艦Porpoise號救起87人,德國籍北洋水師教習漢納根自行游回岸上,其餘八百餘名清兵與中外船員罹難。

下午 2時操江艦被秋津洲追上俘虜,此即豐島海戰。此戰後英國社會為之震動,但英國官方最後作出擊沉高升符合國際法結論而不予日本譴責。

7月 28日夜,日本陸軍進攻牙山清軍,發生激戰,清軍不支,退向平壤。 8月1日(陰曆七月初一),中日雙方正式宣戰。此時相當多的西方人認為中國將會獲勝。








甲午戰爭始於 1894年 7月 25日的豐島海戰,至 8月 1日清朝政府對日宣戰和日本明治天皇發佈宣戰詔書,1895年 4月 17日以簽署《馬關條約》而告結束。




2014年又是 ”甲午“,120年前 1894年清朝的中國,與日本在黃海進行海戰,慘痛地喪權辱國割地賠款求和,卻引來更多的侵略。日俄為爭奪在中國的利益,在中國人的土地上打了幾場日俄戰役,沙俄帝國竟然被日本打敗了,增添日本人不少的氣焰。


1931年發生炸軍閥張作霖的火車,日本人繼而趁亂發動:瀋陽事變,整個東三省落入日本人手裡,更捧出 溥儀 成立偽滿洲國。1937年日方借題有日軍失踪,就揮軍入侵宛平城直入北平(北京),是為:蘆溝橋事變,展開正式的侵華戰爭。1941年的聖誕日軍發動突襲珍珠港美海軍基地,開展太平洋戰爭。


1945年的八月美國投下兩枚原子彈,日本天皇才宣布無條件投降,至今事隔僅是短短七十多年,日本發生了 311事件,即三年前 2011年 3月 11日,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生大海嘯,福島核電廠洩漏輻射,方圓幾百平方公哩,變成污染區禁止進入。


翻查 1923年 即日本大正 12年,也是中國的民國 12年 癸亥年,日本發生關東大地震,僅僅 8年之後的 1931年,日本人就發動《瀋陽事變》侵佔中國東三省,隨後便展開積極侵華,歷史是否再次重演?


二戰後佔領日本的美國人居心叵測,1972年單方面把原屬中國的 “釣魚台列島” ,撥歸日本人管理,給予日本人實質上控制權,多年來中港台兩岸三地的民間發動過不少的 “保釣運動”,可惜 共產中國 和 國民黨台灣 因為政治猜疑,不願由官方主導外交軍方合作 ”保釣“,結果延誤了時機四十多年。


卒之在 2011年的 311 ”日本大海嘯“ 之後,僅僅一年後的 2012年 9月,日本政府單方面宣布由官方向私人購買了本屬中國的 “釣魚台列島”,日本叫:“尖閣諸島”。日本單方面撕毀與中國領導人達成共識,暫時擱置 “釣魚台列島” 爭議,當年的日本首相 田中國榮 已死,日本政府抵賴不肯承認協議。


2014年 1月新上任的日本公營廣播機構:日本放送協會(NHK)會長 籾井勝人,更發表一番有關慰安婦的惹火言論,說日本在二戰期間使用慰安婦和其他國家沒有區別。他說,這樣的女性戰爭期間那個國家都曾有過,比如法國、德國。籾井勝人還表示,國際間對日本慰安婦的憤怒令他「不解」,引起爭議。


籾井勝人 後來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發言很不恰當。即使作為個人意見也不應該這樣說,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籾井勝人 已經撤回有關言論,因此並無問題拒絕辭職。官房長官菅義偉說,以會長身份召開記者會,即使發表個人觀點,也會被當作是會長的看法。他相信 籾井勝人 會在認識到這基礎上履行職責。


如此的日本人掌管 NHK,不難製作出 ”新大河劇場“ ,拍出一套歌頌皇軍二戰時,把強逼被侵略國家的婦女當慰安婦,高高抬起是何等的最高榮譽,並將她們供奉入 ”靖國神社“,供日本首相作私人參拜吧!


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日本處心積慮積極侵華,2011年 311日本大地震超強大海嘯,再牽起日本人明目張膽再起侵華野心。





近代中國,有恥辱 1894年的 《清日甲午戰爭》,速成清末《戊戌變法》,可惜被保守派的慈禧粉碎,直到《辛亥革命》才成功推翻滿清成立民國。可惜民國軍閥割據,1931年日本人佔領東三省,但國民黨與共產黨正在內戰,1937年發動《盧溝橋事變》正式侵華,直至西安事變後,國共才合作抵抗日本人,但這並不是中國打敗日本,而是日本被美國的原子彈震怯無條件投降。不久國共內戰再起,國民黨敗走偏安台灣,四九年共產黨正式立國,主宰中國大地錦繡河山。


2011年 3月 11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大海嘯,因日本列島地理產生危機憂患,日本人野心侵華亡華沒有停止過,更速成 2012年 野田佳彥 夥同 前東京知事 石原慎太郎,做出一場鬧劇侵佔 “釣魚臺列島”,日稱:“尖閣列島”。中日關係倒退,野田佳彥 雖然下台,但卻換來 安倍晉三 上台,中日關係緊張再被進一步激化,今年 2014年又逢甲午年,2014的甲午年再來一場中日東海黃海海戰,並不是沒有可能!



【鳳凰新聞網】日本外務省前條約局局長東鄉和彥早前表示,中日圍繞釣魚島難免一戰,他供認日本對華諜戰早已打開,對中日海上對決蒐集情報,就如當年甲午海戰前的準備一樣。日本首相野田曾對自衛隊訓話忘戰必危,其實就是戰爭動員令。再過兩年,中日兩國在甲午戰爭120年後,或許又大決鬥。

鳳凰衛視 2012年 8月 15日《軍情觀察室》,以下為文字實錄:

日本擬定三套釣魚島作戰方案 中共將領呼籲攜手抗日

解說:香港《太陽報》報道,日本外務省前條約局局長東鄉和彥早前表示,中日圍繞釣魚島難免一戰,他供認日本對華諜戰早已打開,對中日海上對決蒐集情報,就如當年甲午海戰前的準備一樣。

據稱,日本防務省制訂釣魚島作戰計劃有三套預案,各種中國軍事、政治、經濟的情報,不斷匯集到防務省,中國海軍更成為日本情治重點。日本首相野田曾對自衛隊訓話忘戰必危,其實就是戰爭動員令。

再過兩年,中日兩國在甲午戰爭 120年後,或許又大決鬥。另外,第三屆中山黃埔兩岸情論壇在上海舉行,台灣有許歷農、王文燮、夏瀛洲、曹文生等退役上將,共 37名退役將領參與,許歷農建議兩岸簽協議,在“一中各表”“確立主權不容分割”前提下,國際外交共同參與,逐步實現統一目標。多名中共退役將領提出兩岸共同捍衛釣魚島,主張二次國共合作抗日。


鳳凰慧視:軍情觀察室



在台灣海峽的對岸,軟弱的台北政府在 馬英九 領導下,對 ”釣魚台列島“ 只敢與日本人談捕魚權,而不是談判領土主權,台灣的軍事介入可能性極低,一旦開戰台灣若不作出背後襲擊中國解放軍海軍船艦,經已是屬於萬幸了!


綠營 蘇貞昌 更去了日本訪問,並和當時的東京知事 石原慎太郎 秘密會面,台灣派出民進黨到日本,但報章報導並不多,只傳出:對『釣魚台爭端』隻字不提,反而大談要與日本『建立伙伴關係』。台北更聲明不會與共產中國聯合保釣,台灣的國民黨匯同民進黨低調賣島。


在公司蛇竇一向有個共識,就是若中國和日本在發生海戰空戰,中國人還是只會再次慘敗一趟,不用說和美軍發生衝突摩擦,美國在伊拉克阿庫汗喻反恐戰爭來練兵,而中國解放軍自中越邊境戰爭後,就在未曾有過實戰經驗,此消彼長高下立見,更不用與美國比武器比科技了!


再者,中國的航天尖端科技雖高,但是都只一次過的利用,未能證明可以再用和持久耐用,例如:NASA 的 Space Shuttle 穿梭機。以中國人愛造豆腐渣工程,若與日方美方打常規戰,用槍用炮用飛機用戰艦,武器都能否經久耐用?長打長用兼能用呢?武器的 Durability 這個隱憂,絕對是個中關鍵!


癸巳年之後就是甲午年,120年前的癸巳年戰雲密布,到翌年甲午年便借朝鮮《東學黨事件》,清廷真的與日本在黃海開戰,清朝的中國屈辱地徹底慘敗,翌年簽下《馬關條約》,除了賠款還割讓台灣澎湖諸島。如今日本人虎視擔擔,去年又是癸巳年《釣魚列島》對峙升級,今年就是甲午年,台灣又再次倒向日本成為日本殖民地?中國又再次向日本俯首稱臣?歷史將會再次重演嗎?


日本在野黨 民主黨 總裁 海江田萬里 來華見 唐家璇,賦詩尋求北京 習近平 趁在年末 APEC 開會時,與前日本首相 安倍晉太郎的兒子,如今日本首相 安倍晉三 會談。


其實民主黨還在執政時的首相 野田佳彥,是他先把 ”釣魚台列島“ 國有化,把中日關係惡化,野田的政府把中國推向底線,中國沒有選擇唯有作出應對,但只是一味拒絕會談,並沒有其他手段抗衡日本外交攻勢。


安倍晉三 上場後,不但沒有實際行動改善中日關係,卻被不斷製造事端,一面口講要和中國領導人會談,另一面卻小動作多多,玩手段企圖圍堵中國,製造危機感終於完成實現日本自衛隊解禁憲法上的《自衛權》。


日本人諸多狡猾,北京的外交手段顯然尚未夠班,中國早經已失掉 ”釣魚台列島“ 的實際控制權,看來最終中國只能夠空喊口號,事實上永久失掉 “釣魚台列島” 的主權!




追加:

以下的是 2014年年初,農曆新年讀完《明報社評》寫下的文字。


上一次甲午中日戰爭後,慘敗的滿清政府割地求和,台灣成為日本殖民地,中國國內則催生了保王的改革派,以康有為梁啟超等為首,和對清廷徹底失望的革命派,產生了以孫文的興中會,與黃興為首的華興會,最後聯組同盟會實行武裝起義,以推翻清廷建立民國為目的。


在 1894年甲午戰爭後的第 4年,1898年(戊戌年)由光緒皇帝支持的改革派進行《戊戌變法》,可惜只得 103日壽命,便就被慈禧為首的保守派粉碎,因為只得 103天史稱《百日維新》。而革命派則要在不斷的武裝起義失敗後,在第 17年後的 10月 10日即 1911年辛亥年,才借一次偶然的機會,在武昌響起第一槍,促成了《辛亥革命》!


【明報專訊】今日是農曆甲午年大年初一,謹祝讀者諸君新年進步、工作愉快、福安康泰。恭喜發財。

甲午年對中國人來說,是一個十分特別的年頭。120年前(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腐敗無能的滿清慘敗,中華民族蒙受重大屈辱,勵精圖治的日本打勝仗,大和民族享受勝利的榮光,至今,屈辱與榮光,仍然主導著這兩個民族的感情、意識和行為。

120年之後今時今日的甲午年,日本借釣魚島主權爭議,對中國步步進逼,日本安倍晉三政府挾美自重,首相安倍統率一眾政府官員,言行上對中國的挑釁愈來愈露骨,大有不惜挑起戰爭之勢。

現在由中共執政的中國政府,埋首經濟建設,看不到主動發起對日戰爭的苗頭,不過,中共當局有責任、也有必要做好一切準備,若日本妄圖重溫120年前的榮光,則中共要帶領中華民族,盡一切可能和最大努力使日本不能再得逞,一併洗雪百年恥辱。

120年前中國慘敗 敗在清廷貪污腐敗
歷史是一面鏡子,史家早就論斷甲午戰爭中國之敗是敗給了中國自己。當時即使滿清國力大降,但是相對於日本,基於體積懸殊,中國仍有明顯優勢;例如就軍力而言,甲午之戰幾被殲滅的北洋艦隊,實際上船艦數目多過日本的聯合艦隊,其中北洋艦隊的「鎮遠」號和「定遠」號,論噸位列屬當時全球最大戰艦之一;戰爭爆發之前,西方列強從表面實力研判,大多認為中國會戰勝,但是結果使他們大跌眼鏡。歸根究柢,中國之慘敗,是敗於滿清政府的腐敗無能。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戰爭需要大量軍費,只是當時前線吃緊,後方緊吃,慈禧太后把原應用於軍隊的開支,挪用作修建頤和園,為自己的六十大壽鋪張浪費;購買軍備,層層刻扣收回佣,真正對戰之時,竟然出現炮彈並無炸藥,或是僅有泥沙、煤灰等荒謬事實,使得日艦雖然中彈,受損輕微;如此這般,清軍焉能不敗。

今時今日,中國與日本比較,就體積而言,中國如120年前一樣領先日本,連長期落後的經濟總量也已超越日本,而且持續揚長而去了;至於軍隊建設,無論海陸空三軍以至各個兵種,中國在數量上都超過日本,與當年清、日情況基本雷同。歷史驚人雷同之處使人忐忑不安者,是中共治下的中國貪污腐敗之嚴重,與晚清何其相似。

中共建政65年,於軍事、軍隊建設,立足於自主研發,自成體系,毫無疑問取得顯著成就,不過,即使在1979年的整體較廉潔氛圍,當時的「懲越戰」雖然宣告勝利,但是其後不少回憶錄陸續披露的一些軍備狀況,使人扼腕浩嘆,例如一些炮彈刻上「批林批孔」,鏽漬斑斑,根本打不響;等等狀況,知者、識者認為懲越戰雖云勝利,實際上只是慘勝。今時今日面對日本挑釁,談打仗、說軍備,比對當年種種狀況引起的憂疑掛慮,並非無的放矢,而是有客觀現實基礎。

已經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對軍隊提出「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要求,一再重申解放軍要「能打仗、打勝仗」。習近平就軍隊與打仗的要求,反映了什麼狀況,無從猜度,但是軍報曾經揭露軍隊演習弄虛作假;另外,軍方不受制約,橫行霸道時有所聞,改革開放之初,軍艦被用以運載走私汽車等,是公開秘密,近期,軍方要員涉及貪腐,也隱隱待發。中共從嚴治軍,此時此刻更有現實意義和實際需要,習近平對軍隊的期望,肯定也是絕大多數炎黃子孫對解放軍的期望。

軍隊船堅炮利以外 軟件建設同樣重要
體現國力強大,軍事、軍隊建設固然是重要表徵,但是國家建設以至民族建設,並非單靠船堅炮利,有多少戰艦、戰機、導彈以至核彈可以概括。120年前的甲午戰爭,滿清之敗,除了貪污腐敗,還敗在軟件(包括人的質素)遠遠不如日本。兩陣對圓之時,有清軍將領臨陣脫逃,所轄部隊潰不成軍而大敗,而日本明治維新汲取西方精華,國家軟件之堅實,反映在體制以至國民品德教育上,較晚清之腐朽,國民質素之低落,是強烈對比。

今時今日的中國,陶醉於有中國特色的體制,先不論這種體制是否優勝劣敗的產物、或是否可以持續,單就當權者與異見人士的關係,從外間看來,看不到「中國特色」有何優越之處。例如法律學者許志永,推動新公民運動,爭取教育平權、要求公布官員財產等,性質上並非挑戰政權,但是當權者容不下,以法律手段對他審訊、投獄。此事不僅是許志永個人遭遇的問題,而是折射出中國的軟件建設大大落後,與現代國家的主要表徵(例如尊重人權)有顯著落差。國家軟件落後,在國家遭遇外侮的危急存亡之際,會否成為這個國家和民族的軟肋?使人無法釋然放心。

新春理應喜慶,甲午戰爭、中日對決的議題,無疑使人十分沉重,但是又到甲午,面對日本挑釁,他們的最新說法要以侵犯領空為由,迫降中國戰機,活捉中國飛行員,拘捕後交由日本法庭審理,云云,若日本真的這樣做,這是準戰爭行為,中日完全有可能爆發軍事衝突。現在的情況是日本逼中國人面對可能發生的戰爭,我們相信,今時今日若再爆發中日甲午戰爭,炎黃子孫絕對知道這場戰爭「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這是中華民族的榮辱一博,期望中共、國人以史為鑑,汲取當年慘敗之辱的教訓,做好硬件與軟件的準備,在必須情況下,打好中華民族這場翻身仗。



共產中國經過 鄧小平 提倡的改革開放 30多年,中國由一窮二白進入小康,民生得到改善得來不易,可是經濟的發展卻未能得到政治改革的配合,給予濫權的官員可以得巨額利益,促成官員和民間串通貪腐。新任主席習近平先生雖然有心嚴打貪腐,但若沒有政治改革襄輔襄承(相輔相承),恐怕反貪腐將得來不易,更怕是雷聲大雨點小,打小蒼蠅多打大老虎少!


2013年 3月 溫家寶 在發表最後一次工作報告,只着重宏觀調控經濟發展成績,靠 4萬億人民幣對抗全球性的金融海嘯,保著了得來不易的經濟成果,十年來溫總的政治改革願望完全落空。人大委員長 吳邦國 的臨別最後宣言,仍然企硬不談政治改革。


身為中國人 嗜悲 絕不想再一次發生《甲午中日戰爭》,更絕不想因為中國對日本再次戰敗,才能促成 120年後的第二次《戊戌變法》,更更更絕不絕不希望要在 120年後,發生第二次的《辛亥革命》!


一百二十年後的 “甲午” 年 7月 25日,作為中國人當然希望今天和之後,都沒有再打響礮聲!



再追加:

《甲午風雲》電影中,中國戰艦的炮射中日艦艇卻沒有爆炸,因為炮彈內沒有火藥,炮手們到開其他炮彈一看,重量全部使用沙泥填充,於是有滿清政府貪官,為了為慈禧太后賀壽,把購買軍火的撥款私下收起,一部份用了來為慈禧辦喜事,把全部責任推給慈禧,成為清日甲午戰爭失敗的罪魁禍首。



【明報專訊】今年北京「兩會」,「反貪腐」是其中一個關鍵詞。「兩會」剛落幕,新華社報道涉嫌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的原軍委會副主席徐才厚病逝;他死後,雖然毋須經歷法庭審訊和法律制裁,不過徐才厚身敗名裂、恥辱地結束一生,卻是無法迴避的事實。內地軍隊一些貪腐狀况,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以「觸目驚心」來形容,中共如何整治這些貪污腐敗,恢復解放軍的優良傳統,使之成為國人可以信賴託付的保疆衛國軍隊,是當局要向全體國人交代的責任。

徐才厚蛀蝕解放軍 病逝免審難逃罵名
一年前,徐才厚被組織調查,隨後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處理;去年 10月 27日,軍事檢察院偵查終結,徐才厚被移送審查起訴。據報道,徐才厚涉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晉升職務提供幫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同時他也利用職務影響他人謀利,兩種情况的賄金數額都特別巨大。報道說徐才厚對受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他死後,軍事檢察院不作起訴,其涉嫌受賄犯罪所得則依法處理。

有意見認為,徐才厚在軍中權傾一時,病逝之後毋須審訊,當局可以鬆一口氣,毋須面對尷尬局面,云云。徐才厚官至中央軍委副主席,掌握大量機密,一般認為即使法庭審訊,涉及軍事機密的資料該不會披露;若說當局會尷尬,並不成立。因為除了徐才厚,就在「兩會」召開之前,當局還公布了涉嫌貪腐的 30名軍中大老虎的名單;這些人都位處機要,若說審訊他們會給中共帶來尷尬,豈非自找麻煩。當局肯定不作如是觀。

軍隊的貪污腐敗現象,民間早有耳語相傳,只是以軍方在內地的超然地位,民衆都噤若寒蟬。十八大之後,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肅貪倡廉,拍蒼蠅也打老虎,原任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落馬,到現在劍指軍隊;軍方長期以來的較獨特地位,習近平扳倒徐才厚,新近公布在各大軍區整治30人等,這種批軍方逆鱗、摸軍中老虎屁股的做法,風險極高。但是,習近平迎難而上,因為他知道任由軍隊腐敗下去,等在前面的可能是災難的結局。

今次「兩會」,個別軍方人士具名向記者講述情况,例如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說「沒有習主席的魄力、膽識和擔當精神,軍隊可真沒救了!」曾經侍候徐才厚的軍科院軍建部原副部長楊春長大爆內幕,「送徐 2000萬元(人民幣,下同)就可當大軍區司令員」,還說徐才厚「又把當時的軍委領導人(時任軍委主席是胡錦濤)架空」等。另外,在政協僑聯小組會議,有委員大爆軍中買官賣官如何嚴重,「一個人提到連長,必須給 20萬元,營長 30萬元,團長就是 100萬元」。

徐才厚賣官,隨着他病逝,箇中操作不會在法庭揭露,他收受了多少財物,相信也不會有官方數字。不過,徐才厚被組織調查之後,坊間傳聞在他的辦公室和家中搜出的大量現鈔,要幾輛麵包車才得以全數運載;其他如珠寶、和田玉、名貴木材、歷朝古董字畫等物品五花八門,不計其數,數額與數量之巨大,使人震驚。其餘涉案受查的 30多人,他們收受的財物,即使沒有徐才厚那麼多,但是 30多人貪腐所得,肯定仍然極其驚人。

從國家和民族的角度,徐才厚等人的行賄收賄等行徑,折射出來的是一支怎樣的解放軍,使人有難以名狀的憂疑。若一些軍官能力不足,本就沒有資格擔任領導崗位,而官位行賄買回來,則一旦在戰爭的關鍵時刻,這些軍官帶領的士兵能否對抗敵人,相信是所有人都有的疑問。100年前的甲午戰爭,清廷海軍艦艇的噸位超過日本的戰艦,可是仍然慘敗,原因之一就是腐敗;炮彈的經費被挪作其他用途,結果炮彈的火藥變成了泥沙磚頭,因而潰敗收場。

甲午國恥是百年來國人的心頭之痛,當年國民黨敗退台灣,軍隊腐敗、脫離群衆是主要原因之一;今時今日,徐才厚等人的所作所為,不知道對解放軍造成了多大內傷,內地軍事專家、退役少將羅援近日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表示「目前幾乎沒有哪個國家有能力和膽量打敗中國,唯一能打敗我們(中國)的就是我們自己;腐敗不除,未戰先敗,腐敗是軍隊戰鬥力的第一殺手」。從這個角度檢視習近平大力整治軍隊,若能煞住腐敗之風,及時調整,消除買官賣官的餘毒,使解放軍各方面都重回正軌,則未嘗不是國家與國人仍然獲得幸運之神眷顧。

適度披露腐敗惡行 可避免訛傳增信任
因為軍隊持續腐敗,以中國所處的凶險國際環境,設若與外國發生軍事衝突,則這支軍隊是否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而必勝,相信無人可以有答案。從歷史汲取教訓,徐才厚等人的腐敗,重新喚起國人警惕,要時刻緊記培養一支大我無私、裝備足夠、訓練有素的軍隊,才可以保疆衛國,不致重蹈百年國恥的覆轍。

由此觀之,內地當局毋須忌諱軍中害群之馬的種種劣行,在顧及國家安全的前提下,一些腐敗情節應予披露,只要讓國人知道某些人如何蛀蝕軍隊,同時知道國家會採取措施改正,消除負面影響,這樣就會對國人對解放軍戰鬥力的信心和信任起正面作用。因此,對軍中腐敗情况,不宜事事以國家機密而封鎖消息,適度透明、避免出現以訛傳訛,可強化國人的信心和信任,當局對此應有所體認和作為。



解放軍貪污,習近平 說:能打!有幾多成是真的能打呢?縱使 解放軍的戰士視死如歸,但是彈藥是廢的,只是無謂犧牲卻不能殺敵,120多年前的恥辱,在 習近平 時代又再次發生的可能性極高。


解放軍的軍火飛彈導彈,有幾多是真的能打的呢?耐人尋味喲!






伸延閱覽:
內地機場受軍演影響航班延誤 NowTV
天干和地支 香港天文台
甲午戰爭 維基百科
歲次甲午五味雜陳 以史為鑑強國興邦 新浪新聞網
1962年電影:甲午風雲 結局篇 致遠艦共鄧世昌沉沒 Youtube.com
甲午戰爭的歷史教訓 鳳凰新聞網
軍隊腐敗必損戰鬥力 百年國恥勿重蹈覆轍 明報新聞網


我的舊文:
出雲
居心叵測
安倍政府的 Sound Bites










Wednesday, July 23, 2014

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I:沒去“早洩路”食街 回程飛機兜大圈

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I 沒去 “早洩路”食街 回程飛機兜大圈



本來要爛尾的《鑽新加坡熟食中心之旅》遊記,總算趁 “七一假期” 完成了。今回是最後一篇完結篇,雖然令各位看得悶悶的,但總算是把過程記錄下來,留待自己退休之後賦閒在家是,回味回味!


Continue ....


跟前年的《閑遊東京》一樣,也是利用積聚的航空公司積分換取免費機票,今次選擇去 新加坡 獅城,但 嗜悲 不會入: Long Beach Seafood Palm Beach Seafood No Signboard Seafood,甚至 Newton Circus Food Centre 都不會去,嗜悲 今次只打算去:鑽熟食中心和探舊同事。


比起 日本東京,嗜悲 對 新加坡 的熟識程度也是不遑多讓,因為與東京相同,當年 嗜悲 還在亞太區總部學習時,也是一年會去 新加坡 公幹三四次的,一年計比起去九龍的旺角還要多。但 新加坡 地小,沒有去東京週末可以去到東京附近縣市溫泉鄉渡週末,更可以順便在公幹完畢後,攞多幾天假期,利用火車證浪遊全日本。


在 新加坡 公幹的週末,最多可以去 新山 馬來西亞 的 Johor Bahru 聊聊,或是轉向 印尼 Indonesia 的 Batam 巴淡島 去吃海鮮,去得多都厭倦了。最後,嗜悲 每個週末就搭 Singapore MRT 去到每一個組屋區探險,去探訪他們的熟食中心,享受平靚正的地道的 Local Food 新加坡美食 。。。。。。


今次重遊獅城,怎知第一炮就慘被打沉,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正在維修中尚未開幕營業。少了一個好去處,也是 嗜悲 最多懷舊懷念的老地方,因為這個大型熟食中心,座落星加坡中環 = 萊佛士坊 and 珊頓大道之間,上班的日子若沒有 Business Lunch,老巴剎是 嗜悲 常到吃平價午餐的好去處。


嗜悲註:老巴剎 Old Market Lau Pa Sat 維修 2013年 11月 經已晉工重新開張營業。


沒有了 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那末,就要多去幾處遠一些的熟食中心 。。。。。。


第五天

今天是回程日,本來晚機可以先去週圍近一些地點去吃,但是剛巧是週日,商業區的恐怕很多沒開門做生意,遠一點住宅區的應該是如往日的人山人海,而且酒店早一晚已經來電子 message 在電視機上,提醒住客因為 Fully Booked 未能安排 Late Checkout,但可以寄存行履。


打電話給航空公司機場的 Enquiry 竟然一駁就通,這一點真的佩服新加坡仔的優良服務,連週日假期都有充足人手接聽電話查詢,可以一早就 Check in 出埋 boarding pass,嘩! Cheapie 嗜悲 冧着去到機場有免費的 Transit Lounge 可用,到時才開餐嚕!食幾多餐和飲品都是全免費,更還有免費 Wifi 添!


但 嗜悲 仍然想盡最後希望,去 Paya Lebar MRT 附近的 “早洩路” Joo Chiat Road 和 Dunman Food Centre,其實星加坡華語讀音是 如切路,如切/ 加東 食街, 這一帶頗多食店,加上 Dunman Food Centre 漸漸瀛成幾條食街。


但若 嗜悲 要帶著簡單行履,最佳的方法就是在落車的 Paya Lebar MRT station,拿簡單行履存放入 Locker 內,就可以一遊食街才上機,不過這個理想沒有達成。


可惜 Paya Lebar 和 Dakota 兩個 MRT station 都沒有 Locker


相信很多去遊日本的朋友們,都知道每個日本車站不論是 JR 私營 團營 火車 私鐵 地下鐵 的車站,都有 儲物櫃 出租服務,以前 嗜悲 揹著背囊浪遊日本,很多時在中途下車先遊覽景點。


就是把簡單行履例如背囊車仔行履,存放入 Locker 400円 至 600円 甚至 1000円所費不多,但可以輕鬆遊覽幾個鐘後,回來才取回再到下一站十分方便得很。但是上網查找 星加坡捷運 SMRT 網頁,是沒有這項的服務。


入到 FAQ 都找不到有關 Locker 的租賃服務,最後唯有把念頭作廢。這是因為以前 新加坡 有過不良經驗,新加坡盜竊的記錄不良,所以不設這項服務?


結果 嗜悲 慢條斯理臨 12 noon 才 checkout 出發,但去到機場整個 T3 靜鷂鷂水靜鵝飛,想像只是為單一間航空公司獨佔,服務員都在聊天打發時間,見到有客人來很好招呼,不用候隊已經可以完成 check in 攞 boarding pass,嗜悲 一早預備好會去 transit lounge 休息,就信步入閘過移民局,有成三個鐘頭才登機。


在新加坡機場 T3 三號候機大樓,龐大得驚人但人流卻很少,空空洞洞的地方,Built for 2050 但誰知道三十幾年後,仲有冇人搭飛機呢?地底光速快車,太空火箭 shuttle Rocket,還有 “光波輸送機” energizer,即刻就可以到達 。。。。。。














在 transit lounge 還有 “雞肉燴飯” 吃,嘩 。。。。。睇落唔錯播!


除了雞肉燴飯 還有 忌廉湯,很好吃所以食了 “雞飯” 三回合,再加 “忌廉湯” 一大碗 才停口。


另一方面利用 Wifi 上網睇 CNN Fox 新聞,又加上 NBA NFL 的 體育新聞,悠悠閒閒等上機。


嗜悲 貪心再來點心飽點無數 和 橙汁數杯添


吃得過飽了!上機後今次回程 嗜悲 決定 skipped 咗個飛機餐,因為在 transit lounge 實在吃得太過份太過份,很飽。


呢趟 真的是弊弊弊 。。。。。。點知這航班那位專業機師,一定看得多 Sam哥在《衝上雲霄II》學埋佢啲保守安全第一,沒有了 Cool魔 衝破狂風暴雨雲層,穿過 turbulence 氣流震盪層,為趕著抵達目的地的乘客趕到時間,而是以 ”安全第一“ 也是航空專業的必備條件。


過了餐飲時間後(嗜悲 只喝不吃),正機師竟然宣布因為在南海上空有個颱風,飛機要飛向東方多一些避開,即是要飛較接近菲律賓,再轉方向北飛返香港,這一條 detour 繞道令飛航時間多了個多鐘頭,總飛航時間差不多接近六個鐘頭,更因為錯過了本來預定降落香港時間,就要在之後的時段插隊,要在香港上空盤旋等機會打尖降落,這是 嗜悲 此料不及。


在飛機上看了 Channing Tatum 和 Jamie Foxx 的 White House Down






Although 雖然結果遲了個多小時才安全抵港,過關出閘幸而趕得上最尾班機場入市區巴士,不過當 嗜悲 返抵香港島東區,因為尾班巴士塞滿了乘客,行履擺到爆棚滿員,巴士連通道都塞滿著,每站下車的乘客要多費時間,搬開塞在通道的行履,再找自己的行履乘客才可以下車,然後尚未下車的乘客又再排好過行履,整個乘車時間結果要二個小時有多。


嗜悲 沒有吃飛機晚餐,加上多飛了個多小時航程,離香港國際機場不久即不遠處大約在貨櫃碼頭左右,嗜悲 個肚子已經又開始發出訊號 “空肚子“ 了!


等到下車後,再沒有食店開門可供選擇有得吃,只剩下 “七”仔 和 “麥”記,最後第五天回程的宵夜,也是要捱 24Hr 牡丹樓的 ”Big Mac“ !!!



整個旅程每晚的 宵夜 都吃得不好,不過好在所有的霉運,當回到香港的翌日,就沒有再追隨 嗜悲,實在是萬幸萬幸。




伸延閱覽:
Dunman Food Centre streetdirectory.com
樟義機場三號樓 airport.com




我的舊文: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
閑遊東京 1 - 8
那些年 。。。。。初生之犢




Monday, July 21, 2014

李敖來了香港

李敖來了香港



台灣串嘴 李敖 來了香港,在今年書展力撐兒子 李戡 新書《國民黨員毛澤東》,順便當然有言演說,並且繼續 “串嘴” 一番,當真的是娛樂性十足勁度十足。


不過先讀讀 馬家輝 之前六月份的一篇到台北探訪 李敖 文章。。。。


慾望蜘蛛: 李敖與伏爾泰 by 馬家輝

到台北的金蘭大廈看望李敖,從早上十點聊到中午,他請客,在大廈旁的上海菜館吃飯。兩點半再回大廈書房繼續聊,聊至下午五點,合共聊了七個鐘頭,即四百多分鐘,而我暗中算了一下,其中大約有三百五十分鐘是他在獨白。月旦人物,議論天下,罵中國人,罵美國人,罵古人,罵今人,口水所至不檢束,勁道十足,魅力也十足。

今年七十九歲了,用中國算法,八十歲了,但七十九也好,八十也罷,不管採用何種算法,李敖都不像這年紀,看上去頂多像六十多歲的人,當他坐著,坐在沙發上,撐著手杖,無可否認是稍顯疲態,讓人對他的健康狀況略有擔心,但當他開口嘩啦嘩啦地講過不停,眼光立即放射出強勁電光,左一句「王八蛋」,右一句「大笨蛋」,聽得我興高采烈。

他自己是知道的,他曾引用伏爾泰的例子自比自況。他說伏爾泰長得很醜,但頭腦極好,學問極大,所以即使有帥哥和美女坐在前面,伏爾泰要求帥哥禮讓他半小時,讓他先跟美女聊天,聊完卅分鐘,才輪到帥哥,但美女已經被伏爾泰的學問和口才折服,深被吸引,不會再對帥哥的皮相之美感興趣了。

然而李敖也有謙虛的時候,他近年有個目標,就是編一部李敖中文大字典之類的鉅著,替古往今來的中國文字看看病,當談及文字修辭,他說自己敢於改寫中國古人甚至洋人外人的文章,經常改得比原著更好,「但當然,不一定全部都是我最好最對,在一百回裡,我可能有九十九回最好最對,有一回,不是。」

我哈哈大笑,對李先生說,太好了,這正是「李敖式的謙虛」,不一定全對,只對了百分之九十九,把百分之一的正確留給別人。

李敖也哈哈大笑。跟他聊天,真是快樂。

此回同行,尚有幾位內地朋友,其中一人看見金蘭大廈內滿室皆書,驚問,這些書你全看過?

在李敖回答以前,我笑了出來。相同的問題我在卅一年前亦問過,當時李敖回答,不一定,也沒需要,但我知道自己掌握了什麼資料,當有需要時,可以立即找出來。我笑得更開心,因為卅一年前李敖給了我相同的答案,證明這是真心話,他沒扯謊。

聊完了,告別李敖,他道歉,不好意思啦,我說話太多,因為你們引爆了我的自大狂,我自我表揚太多了。

鞠躬,握手。下回見。



其中有關於閱讀全部藏書,李敖答曰:『不一定,也沒需要,但我知道自己掌握了什麼資料,當有需要時,可以立即找出來。』


嗜悲 頗有同感,因為我的藏書,也沒有全部看過一遍,雖然有很多書是讀過幾遍,但也有一部份書只是利用中學時代,學過的 cursory reading technique 速讀方法讀過一次,嗜悲 知道內容講些甚麽,記得若要找資料時,可以從那本書找得到。


此外 馬家輝 和 李敖 七個鐘頭即四百多分鐘的談話,若 馬家輝 能夠整理成文字稿,相信是可以上萬言文字,嗜悲 很有興趣閱讀幾遍,若能寫成文章出版成書,也相信 嗜悲 願意給錢會購買收藏。


之後兩月真的好彩夾好運,七十九歲的 李敖 沒病沒痛,七月中香港書展期間如期來了為兒子 李戡 站台,發表演說當然有一定的可聽性,並且談到佔中, 李敖:“批佔中使港錯走台灣路“,可惜同一時段 嗜悲 要上班,未能也沒法撥冗光臨。


【明報專訊】台灣知名作家李敖昨日在港出席兒子李戡的新書《國民黨員毛澤東》發布會,貫徹了其「語不驚人死不休」風格。談到佔領中環時,李敖警告,佔中將會影響香港繁榮,使香港走上台灣的道路。他說,即使有官方不喜歡的人能當選特首,北京仍有辦法逼迫這個特首合作。

「香港丟掉自己的強項」
李敖說,英國人給了香港法治、自由、繁榮,就不給民主,「長毛的爸爸、爺爺」沒有向英國人爭取民主,是因為他們想通了,民主沒有用,與英國的合作有用。今天的香港人變笨了。他說,「民主」是空的口號,與平等一樣,人永遠不可能平等。

他說,民主問題需要解決,但方法絕不是佔領中環。李敖表示,他曾設想,讓香港的民主制度逐漸成為中國內地的榜樣,但近年香港卻丟掉了自己的強項,也即英國式的自由民主,「香港離倫敦愈來愈遠,離台北愈來愈近」。

他指今天香港是走錯了路,走到台灣的路上。「一次佔中,香港的繁榮馬上就下來。」李敖對台灣的民主有諸多批評,經常指其是假民主。他曾說過,「假民主有三種:一、順民做主;二、愚民做主;三、暴民做主。台灣三者俱全。」

「共產黨犧牲港仔在所不惜」
與此同時,李敖又批評,中央硬性要求特首是「愛國者」純屬胡鬧。他說,即使讓不願意合作的人當選特首,北京仍然可以「掐死你脖子」。李敖說,共產黨人為了國家變強,犧牲自己、犧牲別人都在所不辭,犧牲「港仔」,更在所不惜。「今天香港遭遇的困難,就是這個。」

徐澤要求金融界旗幟鮮明反佔中
另外,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率領業界代表團到北京訪問,並與港澳辦副主任徐澤會面。張引述徐澤說,有人歪曲一國兩制白皮書內容。張華峰指徐澤在會上提出3點要求,包括希望業界全力維護香港金融安全穩定發展,旗幟鮮明反對佔中的違法行為,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另外,內地《環球時報》昨日社評評論香港政改報告,乘機批評佔中全民投票及七一遊行,指國家制度決策是照顧社會利益,「國家不可鼓勵『會哭的孩子有奶吃』成為政治潛規則」。



其中:『假民主有三種:一、順民做主;二、愚民做主;三、暴民做主。』


李敖 真的是一語中的,不過他已經是七十九歲,食鹽多過 嗜悲 食米,講得出這些 “雋語” 不難,但深得 嗜悲 和應,這是否 嗜悲 心境同樣年老呢?


不過,聰明如 李敖 精過鬼,既然來到香港演講,沒需要畫公仔要有畫出腸,指名道姓特區政府背後的北京執政者是:專權、專制、和 一黨專政的共產黨。這可避免 李敖 下次再來港要原機折返台北,還是 李敖 有罵北京共產黨,只是明報沒膽量如實報導呢?


李敖說『假民主有三種:一、順民做主;二、愚民做主;三、暴民做主。』那麼究竟真民主又是否就是:“公民民主” 呢?


成熟的民主制度代議政治政制,必要有成熟的公民,懂得利用選票嚴格選擇可輪替的代議代表,和精心揀選可輪替的領袖。但這是否只是一個理想,只是曾經很接近得到,而從沒有曾經發生過呢?


嗜悲 曾在 舊文 寫過民主是很 “昂貴” 的制度,全世界自稱最民主的國家 “美國”,如今她肩負的國債已經超過 “十八萬億美元”,還繼續數以億計地每分每秒在增長中。


美國人靠負債來 保持她的民主,保衛她的民主,保障她的民主。繼續負債下去:


『全世界最高度民主的國家 = 全世界最高負債的國家』


民主政治中能選出,英明神武,睿智超凡,具愿景前瞻的領袖,真的鳳毛麟角,不過政棍卻是彼彼皆是,政棍只懂得利用福利購買選票,結果就是弄至國家債台高築。噢!扯得太遠了,嗜悲說聲:Sorry!


書展演說之後 馬家輝 再刊出有關 李敖 的文章。


慾望蜘蛛: 李敖打官司 by 馬家輝


李敖來港了,本來「過午不食」,不吃晚餐,卻破戒了,也現身於晚上七點多的餐桌前。他笑道,「出門了,形勢大亂,沒法了。」

餐桌前也有一位內地資深律師,談及台灣的風風雨雨,問李先生,你跟國民黨鬥爭多年,打官司,肯定會輸的,為什麼還要花時間和力氣?

李敖笑道(他不管說什麼都總是笑着說的!),打官司為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結果當然是國民黨會贏的,但在過程裡,我可以公開羞辱你,是另一種勝利,也是享受。就像看足球比賽,睡醒了,由別人告訴你德國隊贏了或阿根廷贏了,多沒意思,你必須親自看球,親身感受球賽過程,才過癮,在白色恐怖年代的台灣打官司正是如此,過程往往比結果重要。

他舉控告秦孝儀為例。故宮院長,被他告到法院,第一次開庭,李敖沒現身,秦孝儀去了,被氣得爆炸。法官說,李敖生病,要開刀,請了病假。第二次開庭,李敖又沒現身,秦孝儀又去了,又被氣得爆炸。法官說,李敖的媽死了,有喪事,要請病假。第三次開庭,李敖再沒現身,胡亂找了個理由,再請假,秦孝儀再去了,再被氣得爆炸。

終於開庭了。按規矩,法官要先問被告的姓名、年齡、籍貫、職業之類,秦孝儀必須大聲回答,答完,法官宣布開庭,李敖卻舉手阻止,說不能開。法官問為什麼,李敖笑道,法官大人,你忘了問他有沒有前科案底,按法例你是必須問的,不能為了保住他的面子便不問。法官只好問了。堂堂故宮院長,被問有沒有前科案底等於大大的羞辱,秦孝儀被氣得半死,但再生氣也必須大大聲聲地回答,法官大人,我身家清白,沒有案底。李敖邊聽邊笑。

李敖笑道,打官司要有技巧,更要看清楚情況,選定策略。曾有美國人說,打官司有三種情況:
首先,當案件情節有利於你,法例不利於你,便把重點放在情節上,博取同情;
其次,當案件情節不利於你,法例有利於你,則要強調法律,用條文來爭取勝利。
最後,當案件情節不利於你,法例也不利於你,便應翻桌子、搗亂、罵娘,同歸於盡,這才聰明。

李敖此番來港,一人搭飛機,因為兒子和家人比他先到。機場有人接機獻花,有人衝過來要求合照。七十九歲的老先生,走路是緩慢的,腦筋卻是敏銳的,他要挑戰邵逸夫的長壽,還有好幾十年的戰鬥呢。



真的是老頑童,七十九歲人還攞返啲舊事,出來 “串” 故人一番!不過 嗜悲 讀得好過癮 。。。。。。。播!!!哈哈哈哈哈哈!




後記:
舊文提過 嗜悲 追足了兩年十個月,看了 735集的 “李敖有話說”,雖然不是百分百同意他的論點,但很多時是看得頗為過癮的。還有,有一些集 嗜悲 有覺得 李敖 在躲懶混飯吃,就跳過了不看。


這些所謂不好看的集,是與 李敖 的其他 “李敖有話說“ 來比較,但比起其他的同類節目主持的素質和內容,都是高幾皮的。


鳳凰衛視 的 “李敖有話說“

最後一集 735上


最後一集 735下






伸延閱覽:
李敖批佔中:使港錯走台灣路 長青網



我的舊文:
《李敖有話說》
《李敖有話說》 --- 第七百三十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