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June 25, 2015

林鄭的去留

林鄭的去留


今年的 71 香港港回歸 18年,每年下午將會有一年一度的遊行。今年的卻特別因為 6.18 政改投票嚴重 “甩轆” 事件發生, 33名議員出走未有投票讚成,結果出席 37 讚成 8 vs 28 反對,”民陣“ 發起的遊行可會攪攪新意思!


記得 6.18 投票 “甩轆” 後,面懵懵 頭戎戎的 政改三人組 首席: 政務司司長 林鄭月娥,無奈率領步出立法會議事廳,followed by 袁國強 and 譚志源 。但卻被記者們包圍希望得到林鄭開金口,譚志源局長出手為林鄭月娥司長開路。





記得翌日 葉劉淑儀 ==》腋瘤 上電台流淚哭訴一事,據 腋瘤 自白,不久中央有在北京的官員透過短訊安慰她,云云。2003年 腋瘤 自己領軍打仗的 ”23條“, 因為 田北俊 轉軚而遭到擱置,腋瘤 都曾見過哭過半句,到後來辭職董建華政府,表現都比 林鄭 更加硬淨。


至今卻未曾有聽過,北京中央甚至西環中聯辦,有人出來為 林鄭月娥 總算無功都有勞,向她私人說一些慰問語 。。。。。。。可能有,但因為林鄭沒有 “公開哭泣” ,一向硬淨好打得的 林鄭月娥 也就沒有公開!?也許 嗜悲 可能看漏了唷!


某日罕有買了份《明報》有 吳靄儀 在 ”法政隨筆“ 的一篇文章:
斯人獨憔悴





【吳靄儀 專欄】28票 對 8票,人大 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遭大比數否決,如此收場,全拜建制派臨尾「蝦碌」所賜。難怪公眾目光,都投在他們身上,無人注意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斯人獨憔悴。

理論上,議案是特區政府最重大的一項議案,所以由政務司長親自負責,議會內的建制派,有責任全力支持,成敗也好,榮辱與共,今次不敗於反對派而是己方敗事,竟然沒一人到林鄭司長面前道歉一聲,反而趕忙飛車親身往中聯辦「解釋」,林鄭司長孑然離場,最大侮辱的是無人在意。

為什麼?因為全世界人都知道,她怎樣認真負責,也只不過是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傀儡,但這次公開叫她沒臉,暴露人前,試問這位孤標傲世的老牌政務官情何以堪?我真不明白,有什麼原因令她不下堂求去。忍的是這般的辱,負的卻是什麼的重?

別說這批建制議員不掩飾真正的主子在西環,他們要向之「問責」的不是香港市民、不是特區政府而是中聯辦,他們甚至不是為國家向中聯辦負責,而只不過是巴結中聯辦以求鞏固自己的地位和私利﹕保障劉皇發投贊成票的紀錄,是以遠比確實履行支持投票之責重要。中聯辦最大努力,也只能招徠得到這樣的不忠之僕嗎?靠不住的僕人要來作甚?不但不忠、靠不住,而且水準低得難以置信。

林健鋒,做了多年議員,居然不知道投票程序一啟動就不能叫停;葉國謙,應當熟悉《議事規則》,但卻領導無方而又無謀,拖延投票等人返回會議廳毫無難度,只需稍有計劃,但竟沒有;吳亮星,公然說是盲目「跟大隊」而不以為恥。無謂逐一數落,這些烏合之眾,就是中央所倚賴的管治班子?自由黨,本是建制,但只因是出於信念而非順從,就屢遭中央懲罰。

卿本佳人,今日卻要與此等人為伍,難道真是這麼難說再見?



建制派 33英雄英雌,急忙向西環中聯辦辯解,負荊請罪靠哭靠圙地,但求開恩赦免死罪。卻沒有一個人一個團體去安慰政改三人組。梁振英 還要率領著 政改三人組 林鄭月娥 出來見記者,為 33名走佬團甩轆議員說項。






面向記者 梁振英 對於 33名建制派議員,臨時離場未有投下讚成成票,多翻強調建制派議員過去在議會內外,爭取市民對政改的支持,一直毫不動搖毫不含糊地支持政改。。。。。。站在旁邊的默默的 林鄭月娥 情何以堪?!


33名走佬團之後的數天,推卸責任互相攻奸,最精彩莫過 吳亮星 的: 不問理由先跟隊論「不會問,先起行!」,還有政壇兩兄弟隔空開礟,再在網絡上筆戰,更加各有嘍囉為主子討伐對方 。。。。。。。


最後,中聯辦 做好做醜出來宴請全體議員飯聚,各議員知衰還有點腦袋懂判斷,還是有高人提點迷津,最後據聞只接納 6.25 週四晚上 9時半到中聯辦茶聚 。。。。。。。。為何是晚上 9時後呢???


【頭條日報】政改表決塵埃落定,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邀請了四十二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明天晚上到中聯辦茶敍。

民建聯、新民黨及自由堂等均接獲邀請,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相信活動只屬慰勞,而非就建制派「甩轆」事件問責,她日前更接獲中央官員發短訊安慰。

葉劉淑儀表示,將會出席活動,相信中聯辦是慰勞建制派議員過去二十個月的努力,又透露曾與北京官員接觸,指對方明白建制派並非故意不投票,只是協調出現問題。同樣獲邀的民建聯議員譚耀宗表示,中聯辦為遷就議員,將原訂的晚宴改為茶敍,認為邀約目的並非問責。

不過,並非所有建制派議員應邀出席。自由黨議員張宇人表示,當天因要出席學校會議,未能出席,但會有黨友赴會;當日「等埋發叔」沒投票的新民黨副主席田北辰表示,當天因有重要活動,不會出席茶會。對於早前發表的「棄船論」引發建制派內部爭論,他解釋,文章只是議事論事,重申議事規則,無意點名批評任何人。



晚上 9時半後開始茶敘,若茶敘談 2小時即在 11時半才完畢,有甚麽特別重要震陷性宣布的話,例如:是某某議員 or 身兼立法會行政會議成員需要引咎辭職,時間將臨近午夜,傳媒報章電視新聞不及詳盡報導,要隔一天半天才出街見報,減低震陷性對政府的 impact 打擊。


這和近月過去半年,政府每每把一些較難堪尷尬需要掩飾的事件,例如:不久之前警察公開道歉,都選擇性在臨近半夜才發表。


評論員 蔡子強 就曾經撰文 提及 “midnight news dump”

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文:蔡子強


【明報專訊】上周五,政府於晚上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突然宣布特首、全體問責官員、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下月起,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自願減薪,變相加薪。

鬼鬼祟祟加人工
正如前述,那時正是深夜,不單電子傳媒的主要新聞時段已過,大部分報章亦已經埋了版,結果令一眾報章手忙腳亂,趕忙補入這宗新聞,有兩份報章的記者,還趕得及打電話給我,請我作了幾句評論,並再三道歉深夜打擾,但絕大多數的報章,卻因時間緊迫,只能抽動出很小篇幅來報道。相信很多市民因此會走漏眼,忽略了這宗新聞。

為何要如此「鬼祟」,在 11點多的深夜,而不是大白天堂堂正正的宣布,有什麼「唔見得光」?這是否顯示政府其實也內心「有鬼」,知道在梁振英和問責官員民望長期低殘,政府表現不及格,《施政報告》只拿到史上尾二得分,僅僅好過包尾,對社會種種問題如對立和分裂束手無策的時候,如今竟然夠膽要求加人工,是完全不得民心,只會被人「鬧爆」,於是只有「玩鬼祟」,「博大霧」,務求愈少人留意愈好﹖

「Friday News Dump」
在英、美新聞界有所謂「Friday News Dump」,譯作中文就是「周五壞消息盡出」,指政府嘗試在禮拜五發布壞消息的把戲。原因是,市民在周末「holiday mood」,不會有多大心機好好閱讀報章,甚至會度假旅行去,連報紙都不會買,又或者好好坐在電視、電台旁邊跟進新聞,這是新聞收視率最低的日子,政府官員周五發放壞消息,便較大機會蒙混過關。又或者,隔了一個周末,讓事件過一過冷河,也可讓事件降溫。

此外,熟悉媒體運作的人都知道,通常周五它們都會安排不少編採人員放假,因此人手會較為緊張。就算未曾放假的人員,大家都「holiday mood」濃厚,一心想着周末如何度假散心,魂遊於外,這本是大部分「打工仔」的心態。於是政府官員便往往「立壞心腸」,如果他們把不利自己的新聞在這天傾銷而出,預料記者的跟進必會大打折扣,便可巧妙避開遭他們窮追猛打的場面。

這種政客做法,在西方一直為人所詬病,被指摘為不夠光明正大的偷襲行為,被批評得多,為免失信於傳媒和公眾,如今已少政府採用。但想不到,沒有最無賴,只有更無賴,梁班子竟然不單止揀在周五,還要揀在接近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實在讓人懷疑他們是否想愚弄傳媒。比起前述「Friday News Dump」的做法,這種「Midnight News Dump」就更加等而下之,更不擇手段了。

比「Friday News Dump」更無賴的「Midnight News Dump」

更何况,揀在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已經不是梁班子的第一次。

2012年 8月,那就是發展局長陳茂波發生「劏房風波」之後,雖然經媒體和輿論再三促請,但起初陳茂波都沒有公開向記者交代事件及回應質詢,但卻揀在 8月 5日深夜 11時 59分才發出聲明交代。

這不單止已經過了電視、電台新聞 6點、6點半等的 main cast 黃金時段,甚至連 11點的 late news 也過了,大大減低收視和收聽率。

對於報紙來說,也因為大部分記者已經放工,報館來不及安排記者跟進這宗新聞,採訪各界拿取反應和評論,亦來不及改版,用較大篇幅報道,更遑論更換頭版。

從中可見,這種消息發放手法,不是個別事件又或者偶發事件,而是梁班子反覆出現、處心積慮的政治伎倆。

尤其是,加薪這樣的決定,不會是什麼突發的決策,而應該是一早討論好的既定決策,那麼偏偏要揀在周五深夜 11時 01分 及 06分公布,更加是無任何必要,更加百辭莫辯。

拜託新聞統籌專員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
如果特區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先生,真的十分熱中致函報章,反駁坊間對政府的種種批評,那麼拜託他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為何政府要揀在深夜 11點 06分公布一宗本來可以在大白天公布的消息,尤其是替政府發放消息,正正是馮煒光其職責範疇,這樣的做法,是否他所認可?或甚至由他親自拍板?理由何在?我相信”,這也是很多傳媒和記者心裏的疑問。

Btw,如果他真的來函,請光明正大用真名,不要鬼鬼祟祟用假名「金鍾仁」之類。

蔡子強



三位身兼立法和行政會議的雙料議員:林健鋒、葉劉淑儀 及 李慧琼,會不會真的被 馬時亨 批中,先辭職後挽留呢?還是有更比他她們三位更震陷的宣布呢???


讀完 吳靄儀 的最上面文章,翻查「卿本佳人」 的下一句是:「奈何作賊!」


2012年頭還是發展局局長的 林鄭月娥,因為之前處理皇后碼頭事件出名 ”好打得“ 夠 “硬淨“,梁振英當選後林鄭更上一層樓,成為一人之下的政務司司長傳言滿天飛,後來得到證實。


卻在上任初期(見舊文 ),要不斷為意外甩轆的梁振英政府補鑊,眾多政壇初哥在梁振英政府內,不熟識政府運作程序立法會議事規則,林鄭要為他們開補習班指導補課,贏得 ”政壇奶媽“ 的稱號 。


【維基百科】林鄭月娥作風硬朗,為官期間擅長處理棘手及爭議性問題,包括於2007年親自到中環皇后碼頭與本土行動成員面對面討論保育的問題及市區重建等,被外界認為是「好打得」(很堅強)的官員。

曾蔭權 政府時任發展局局長,任內處理了多宗爭議事件,包括重置皇后碼頭、馬頭圍道唐樓倒塌事件及處理新界村屋僭建事件等。

2012年 6月 28日,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提名,林鄭月娥獲得任命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第六任政務司司長,於 2012年 7月 1日就任。

林鄭月娥丈夫為林兆波博士,育有兩子林節思、林約希,林氏和兩子均在英國居住,持有英國國籍。

2012年初,林鄭月娥在英國一小鎮置業,原定計劃於其發展局局長任期完結後,與丈夫和兩名兒子在當地生活,最終在丈夫游說及支持下,改變初衷,留在香港出任政務司司長。



林鄭月娥的家和家人都在英國,她可算是單身赴任返香港,擔任政務司司長職位,至今約 3年了吧。林鄭月娥 的政績和三年以來的功過,在此不贅矣!但 林鄭月娥 為了 ”政改“ 的確把自己的民望押了上去(圖表)。





因此,嗜悲 抱著懷疑態度觀望中聯辦的茶敘,完畢後今晚 11時半之內一小時,究竟有沒有震陷性的公布如某人辭職 。。。。。。最好平平淡淡沒有重要宣布吧,香港今次政改投票已經在全世界上又獻醜了!


嗜悲 認為,以香港前途著想為公眾利益,有林鄭總好過連林鄭都冇埋,絕不希望是 林鄭月娥 的辭職新聞。但作為私人理由去思考,的的確確從 林鄭月娥 自身奴家去想想,若她能自私一點,早點辭職早些返英國會家人,她將會是身輕些快樂些!!!






後記:


6.25 週四晚上九時前,建制派議員們陸逐進入中聯辦 。。。。。



以上圖片是 嗜悲 在網頁截圖得到的。新鮮兄提醒原來這傳媒機構,把民建聯名單弄漏了 黨魁:李慧琼,特此鳴謝!再看清楚卻出現了兩個 謝偉銓 呢 。。。。哈哈哈 這個傳媒真蝦碌,沒有政黨屬其他 的 謝偉銓 是對的,而 工聯會 應該沒有同名的 謝偉銓,是 陳婉嫻 沒有去中聯辦。 唉! 嗜悲 也要 Say sorry 沒有複檢是我的疏忽。


嗜悲 懷疑 建制派 去西環與中聯辦茶敘後,會有 midnight news dump,一路守候至 12:30 am,還未見有宣布那末等明早,看看有冇 past midnight news dump 吧。


不過,有別以前記者們只可以在中聯辦門前守候,今次被邀請入到中聯辦採訪。建制派赴中聯辦茶敘,首次安排大批傳媒過安檢入中聯辦採訪,連 壹傳媒 爛果 都有份。






【明報專訊】 在晚上十時許,在警員協調下,中聯辦逐一安排紙媒、電視台和電台的傳媒代表進入中聯辦地下大堂等候採訪。今次中聯辦安排所有媒體,包括「壹傳媒」旗下的報紙雜誌入內集體採訪。所有入內的傳媒代表都要經過安檢。第一間被叫入內的是「橙新聞」。





在中聯辦地下大堂,放有兩幅屏風,雜誌架上提供「China Daily」、「文匯報」、「大公報」和「商報」4份報紙;另有「紫荊」和「知識」雜誌。





中聯辦也有提供「多元化」小食,包括「華潤怡寶」瓶裝水、台灣品牌中祥食品的餅乾,以及澳地利製造的「Kastner」威化餅。



我睏了要爭取睡眠 Oyasumi nasai !!! 明天請早。



追加:


其實,尚在床上的 嗜悲 打開中聯辦的網頁,見到已經發了新聞稿:


张晓明与立法会建制派议员茶叙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6月 25日晚,应张晓明主任邀请,40名立法会议员到我办大楼茶叙。黄兰发、殷晓静、杨建平、林武、杨健、仇鸿副主任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出席。席间气氛坦诚友好。

谭耀宗等多位议员即席发言,谈到对政改工作和行政长官普选法案表决结果的看法、感受,并表达了今后要加强沟通、促进团结、推进解决经济民生问题、着力为市民办实事的愿望。其他议员表示认同。

张晓明发表简短讲话。他首先向在此次政改工作中付出艰辛努力并承受许多压力的建制派议员表示感谢和慰问。他说,这次处理行政长官普选问题,是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历时最长、争议最多、挑战最大、难度最高的一项工作。


两年来,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广泛咨询社会各界意见,慎重提出了合宪、合法、合情、合理的普选法案,并为法案通过尽了最大努力。

建制派议员作为一个整体,自始至终坚定地支持依照基本法处理行政长官普选问题,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 “8·31决定”,支持特区政府提出的普选法案。这些事实不会因为立法会投票表决时出现意外情况而改变。建制派议员始终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正确贯彻执行“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重要建设性力量。

张晓明表示,这次政改工作不仅确定了行政长官普选制度的安排,而且取得了多方面的成果。政改工作推进的过程,也是对“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进行再学习、再宣传、再教育的过程。






这一过程使广大市民更多地了解并认同处理香港普选问题不能偏离基本法的轨道,了解并认同中央在处理普选问题上具有其宪制地位和权力,了解并认同普选的制度安排必须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兼顾香港社会各阶层、各界别、各方面利益,了解并认同采取激进对抗方式施压只会引起社会反感而于事无补,等等。

这些认识都为今后适当时候处理普选问题打下了必要的基础。尽管普选法案表决环节出现了意外,有关教训值得汲取,但各方面共同努力取得的政改工作效果总体上是积极的、有益的,影响是深远的。

张晓明表示,政改工作已告一段落,香港各界人士普遍呼吁全社会搁下政制争拗,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促进和谐。这是香港全体市民的根本福祉所在,是民意民心所向,也是中央政府的殷切期望。

张晓明讲话最后引用歌曲《狮子山下》的 唱词,“人生不免崎岖,难以绝无挂虑。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抛弃区分求共对,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他鼓励 “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既然沒有重大公報 嗜悲 心中釋然,可以安睡矣! But 心中有個疑問究竟 張主任 只是獨白 “獅子上下” 歌辭,還是真的唱出來的,因為 《中聯辦》發的新聞稿,不寫作歌詞而寫為唱詞,是用普通話還是用他獨特廣東話唱呢 ???朦朦濃濃中 嗜悲 入眠了 。。。。。。


今早起來還未擦牙,就先讀讀 ”即時新聞“,都是沒有重大宣布,Great Good Wonderful !!!




伸延閱覽:
吳靄儀 論林鄭斯人獨憔悴 平台 pentoy.hk
張曉明邀建制議員茶敍 頭條日報
蔡子強: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 長青網
林鄭月娥 維基百科
建制派赴中聯辦茶敘 首次安排大批傳媒入中聯辦採訪 明報新聞網
张晓明与立法会建制派议员茶叙 中聯辦網頁




我的舊文:
林鄭月娥一語道破
我所看到 CY 治下的香港
拆彈雄心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Tuesday, June 23, 2015

走中間路線 先送伴手禮

走中間路線 先送伴手禮



雖然不是震勘的消息,早有離意也是 ”政改投票“ 最有機會 “轉軚” 的大狀:湯家驊 卒之在昨天早上宣布退出公民黨,更加在下午記招宣布辭職立法會議席,10月 1日生效。


明報報導:湯家驊退公民黨 當日高瞻豪情 奈何今天不再!


【明報專訊】政改期間多次與泛民不咬弦的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今早發出「致 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宣布退出公民黨,表示「當日之高瞻豪情,奈何今天不再!」

以下為公開信全文:



致 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

九年半前,我花了一年時間說服了前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余若薇、梁家傑和吳靄儀共組公民黨。黨的名稱、第一句口號:「為公為民,香港精神!」也是由我提出的。當日組黨的理念和目標,是要爭取政治較為中立的港人成為民主支持者,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最終成為真正的執政黨。當日之高瞻豪情,奈何今天不再!

自零九年底,我開始察覺公民黨所走的路線,與當日創黨的理念日漸偏離。我一直期待透過我的不斷努力,可以啟發黨的視野,由單是面向民主派最堅實的支持者,轉而致力於吸納更多政治傾向較為中立的港人,以壯大民主運動。在政治立場上,我更希望公民黨能成為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首個民主黨派。這不是說要向中央委曲求全,而是以堅定立場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執政空間。當然,這目標在今天來說,可能有人會認為是太遙遠或不切實際了;但這正是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之第一步,亦是爭取政治較為中立者支持的第一步。可惜經過近五年的不斷努力,太遙遠和不切實際的,竟然只是我個人的政治理念!

今天,現實證明了黨與我創黨之理念已偏離太遠了。我不是輕言放棄的人,但每件事始終有完結的一天。從政十一年,我撫心自問,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渡盡了最難堪的時刻。每一次當我欲急流勇退時,也想到這決定會否致令民主運動、公民黨的政治前景帶來負面影響而因此擱置這退念。

但時至此刻,這決定可能是對民主運動、對黨的發展影響最少的一天。這是一個極為痛苦的決定,但恕我未能與黨再走在一起了。

月有陰晴圓缺,世事無永如人意;希望您們尊重及了解我今天決定引退的心情和原因!

湯家驊

書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



湯家驊 早上發表:致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然後在下午才宣布連立法會的議席都退下,即是在下午的記者招待會中,才宣布辭去立法會議席。


相隔數小時發生了甚麽事情呢?要行 “中間路線” 的 湯家驊 與 北京有甚麽交易呢? 北京要求了甚麽才肯接納 湯家驊 作為 “中間路線” 派的接頭人呢?外人沒法知道,不過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論,一定是經過一番談判。


也就可以解釋遲了半天,原來是先要送上伴手禮,究竟是送甚麽禮物呢?


是送一個機會:若建制派贏補選 立法會直選功能兩組別 皆佔多數


【明報專訊】政改爭議完結後,政界再起波瀾,公民黨創黨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昨宣布退出公民黨和辭去新界東立法會議員一職。湯將於 10月 1日離任立法會議員。

而新界東議席的補選,不但成為 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熱身賽,政黨中人更預料,補選可能變成建制和泛民在後政改對決的地區「公投」。有民主派議員認為,候選人會被問到涉及修改《基本法》和政改等議題,補選具有公投的效果。但有建制派人士分析,泛民把補選定性為公投的機會不高,因風險太大。

湯家驊辭職除了涉及補選,亦牽涉民主派能否保住分組點票下的否決權。立法會要通過議員議案或修改議事規則,都要經分組點票。目前建制派在功能組別的分組點票是必贏;但在地方直選方面,泛民對建制的票數是 18 對 17,手執分組點票否決權。若泛民在補選落敗,失去湯家驊在新界東的議席,屆時建制派在地方直選和功能組別都取得多數,就可趁機提出修改及通過《議事規則》。

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說,民主派必須派出有分量者參加補選,否則「自掘墳墓」。他說,泛民應全力確保能保留地區直選議席,否則在立法會分組投票的否決權將全失,建制派將可隨意修改議事規則。

退出公民黨 辭立會 10.1生效
出任立法會議員 11年的湯家驊昨舉行記者會,交代退黨及辭職原因。他說,昔日以公民黨名義參選,「如果退黨而不辭職,我相信不是一個符合公義的做法」。他說,如果辭職後,公民黨在補選可取回新界東議席,「我與公民黨就可以說是互無拖欠」。不過,他強調,「今日不會有人相信我為公投辭職。」

湯家驊說,民主派在立法會的否決權,是最有力的政治籌碼,希望退黨辭職的決定,不會令民主派在 2016年的選舉失利。被問到會否以獨立身分出選 2016年立法會選舉或 2017年特首選舉,湯說「無這個想法」。立法會秘書處表示,湯家驊已致函立法會主席,將辭任立法會議員,今年 10月 1日起生效。

學者料「變相公投」成議題 難成全港活動
至於補選會否變成公投,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說,相信變相公投會成為選舉的議題之一,但因為今次選舉只是新東的地區直選,故很難觸發一個全港活動(campaign)。

蔡子強說,年輕人或會提出,「修改《基本法》」作為公投議題,但這未必得到泛民支持。至於以「重啟五部曲、修改 8.31」作議題,內部引起的爭議或較小。

余若薇﹕將與民主派商補選
公民黨主席余若薇認為這是「定性問題」,將與民主派商討補選事情。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認為,是次補選會有公投效果出現,相信會有人為補選設定議題,候選人亦會被問到涉及修改基本法或重啟政改五部曲等議題,但民主派要討論是什麼議題。

民陣召集人陳倩瑩說,補選只有一區,難以轉化成變相公投。她說,若民主派想加入撤回人大常委 8.31等政改議題,民間團體或會參加,否則的話,這只是純補選,相信民間團體不會參加。

建制派﹕倘一對一 公投味濃
有建制派人士認為,泛民把補選定性為公投的機會不大,因為風險太大,民主派需要保住在分組點票的否決權。不過,亦有建制派人士認為,民主派可否把補選變成公投,須視乎候選人數目,如果是一對一的對決,公投味更濃;但若有多人參選,公投的因素就會被打散。



立法會新界東議員 湯家驊 早上發表退黨書,下午在記者招待會中帶淚解釋,退出有份創辦的公民黨原因,同時宣布辭去立法會議員一職,10月 1日生效。


根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湯家驊 宣佈辭任議員,要等立法會秘書刊登《憲報》,公告宣佈立法會議席出現空缺,《選管會》將按有關法例安排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而一般補選會在議席出缺後半年進行(估計約在 2016 年頭 1月間)。


這意味著一旦由建制派贏得補選,湯家驊 辭任議員將拱手送出,泛民在立法會賴以生存,在分組點票時否決權。就算是新的議員只有半年任期,因為新的一屆立法會重選也是在 2016年中進行。


這幾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可以讓很多對建制派議員有利議案通過,就算幾個月後泛民贏回議席也是不能逆轉。其中例如:小數派賴以討價還價的 “拉布 filibuster” 戰術,建制派可以提出議案,修改 “立法會議事規則”,以後連 “拉布 filibuster“ 這一招都沒有了!!!

嗜悲加註:政府議案全個立法會簡單大多數讚成便可通過,議員提交議案要分組點票兩組皆讚成才可通過,政改的議案要得到三分二讚成方可通過。


究其原因是,泛民和建制派在 “地區直選” 中分別是 18 和 17人,曾鈺成因任主席不投票,故泛民現在地區直選上較建制派多兩票,而 湯家驊 的辭職令泛民在分組點票上容易失守。湯家驊 昨稱推薦 楊岳橋 出戰,泛民若能協調一人出征楊的勝算較大,有望保住分組點票否決權,云云。


拉布 filibuster 雖然有時窒礙正常議會操作, however 君不見到 梁振英 時常想硬推《創科局》撥款,在 6.18 政改投票慘案之後,卻願意先把積壓了很久的 經濟 民生 綜援 議案一大串,先提交上 “財務小組” 財委會 通過。


【TVB新聞】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各界應該放下政改分歧,重申特區政府會繼續經濟及民生工作,他表示下星期五的財委會,將會提交多項撥款申請,而成立創科局的撥款申請,就會為綜援「出三糧」等十一項民生項目讓路。

梁振英說:「創新及科技可以提升經濟競爭力,也可以直接改善市民的生活質素,為更好統籌政策及資源,政府在三年前已經提出要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但因為泛民議員拉布,至今仍未能成立,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議案,已經獲立法會大會通過,雖然過去三年,政府已經無數次向立法會說明細節,但仍然等待財委會審議。」



雖然 嗜悲 也有時覺得 “拉布” 煩厭,但在不作武力抗爭的前題下,在議會中還有甚麽可用呢?保著 拉布 filibuster 這工具,用與不用是泛民需要考慮,卻不應自廢武功,但這個禮物是由 湯家驊 送出去。


湯家驊 當然更加明白辭任會觸發補選,而補選結果若一旦泛民不能保著議席,將令泛民面對喪失在立法會直選組別的輕微優勢,即是泛民失去在分組點票中的否決權。然而按照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論” 湯家驊 願意接納這個條件,成為 “中間路線” 可以與北京溝通的踏腳石,按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論” 湯家驊 不久就帶著 ”伴手禮“ 上京面聖。


雖然,只要泛民爭氣協調出一人,勝算仍然有可能。不過建制派在西環領導之下,怎不會不知這是一個最佳機會,定當全力進攻 蛇齋餅糉 之外再加碼再加碼,張主任要為 6.18慘案戴罪立功票債票償,誓必要取得關鍵性議席,成功的可能性比泛民能保著議席更高!!!





後記:


蔡子強 又有文章見報:

湯家驊辭職後新界東補選形勢前瞻



【明報專訊】究竟泛民能否在湯家驊辭職後的新界東補選,取回這個寶貴議席,成了近日坊間的熱門話題,亦不斷有記者來電查詢我的看法,今天且在這裏為讀者作一個初步剖析。

關鍵之一:泛民對建制在新界東的基本盤
首先要看的,是新界東選舉裏,泛民對建制的基本盤。

在 2012年立法會選舉,泛民在新界東的直選總得票達五成五,佔了相當優勢,不似得香港島,只得五成,遭建制派平分春色。其實,九七回歸之後 5屆選舉,除了2000年那屆外,這個比例也一直相若。

所以泛民雖然在選舉中,大有可能受到建制派以拉布、佔領運動等口實作狙擊,流失部分中間選票,但基本盤始終仍佔優。

關鍵之二:泛民與建制各自能否協調成功
其次要看的,就是泛民與建制各自能否協調成功。

補選,是把原先的比例代表制,變相變作單議席單票制,因此泛民和建制兩大陣營,能否各自協調出一位候選人參選,乃另一勝負關鍵。如果泛民四分五裂,爆出幾位候選人同時參選,互相分薄選票,那麼勝算當然大減。但觀乎九七後的歷次補選,基於顧全大局,不讓建制坐收漁人之利,泛民通常都能協調成功。而基於道義,由公民黨優先推出候選人參與補選,也是順理成章的,筆者相信主流泛民如民主黨和工黨,都不會與公民黨爭,但至於激進泛民包括本土派,會否同樣守規矩,卻有一定隱憂。

建制派過往在選舉協調中都要做得比泛民成功,在中聯辦居中調停之下,相信始終能夠協調出一位候選人代表建制派參選。

關鍵之三:參選人選
就算協調成功,不會分薄選票,但候選人誰屬,也會影響得票多寡,繼而影響勝算,始終香港選民很多時都是「投人不投黨」。

不錯,如果是志在必得,公民黨當然是派出元老級人選如余若薇,議席會十拿九穩,但我卻認為這對該黨來說,卻是一短視的做法,會賠上長遠發展和新老交替。

公民黨原先預定的新界東接班人是楊岳橋,而湯家驊自己亦舉薦此人,但問題是他的公眾知名度嚴重偏低。試想想,若然等到 2016年,到時選舉用回比例代表制,隨時十多二十張參選名單,兵荒馬亂的情况下,才派出楊岳橋參選,這類公眾陌生的新人要突出自己,為選民所認識,那只會更加困難,當選的難度更大。所以對楊岳橋最有利的安排,就是讓他先參與補選,在傳媒和公眾聚焦的情况下,再加上泛民各大政黨「眾星拱月」式的助選,就如 2000年時余若薇的情况一樣,那將更加有利於他及早建立自己的知名度。

以楊岳橋參選,不錯會因其低知名度,而讓公民黨冒上一定風險,但為了該黨的長遠發展和新老交替,這是較可取的做法,但卻得慎防這會予一些激進民主派包括本土派,以此為藉口,說人選不能服眾,從而染指。

建制派的情况更複雜
至於建制派的人選,反而比民主派更加複雜。

上屆僅敗給最後一席范國威(28,621票,得票份額 6.2%)的,是獨立人士方國珊(24,594票,得票份額 5.3%),以及工聯會的葉偉明(24,458票,得票份額5.3%)。如果從道義上來說,建制派該讓路給同路人工聯會,尤其是上屆葉偉明是輸給民建聯葛珮帆(46,139票,得票份額 9.9%)最後關頭不必要的告急,臨時抽走了那些愛國陣營嫡系的「救命票」,但之後開票葛的得票卻證明「滿瀉」,民建聯委實欠了工聯會一個人情。但問題是,工聯會的票源和支持,高度集中在公屋區、老人、基層,政治光譜狹窄,這從我選後所作的票站數據分析都看得到,這在比例代表制中沒有問題,但換轉是單議席單票制,卻十分吃虧,不利團結多數選民。

至於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向記者說,民建聯作為主要參政黨,會爭取派人參選。無疑,民建聯實力最強,版圖最廣,但若然要染指第三席,或會予其他建制派政黨太過「霸道」的感覺。

再談新民黨,近年,主席葉劉淑儀不惜與「地頭蟲」公民力量結盟,無非是想建立橋頭堡,以便在下屆立法會選舉進軍新界東。尤其是上屆公民力量派出龐愛蘭參選,成績不俗(23,988票,得票份額 5.2%),與方國珊和工聯會相若,所以有一定實力請戰。但問題是葉太在建制派人緣麻麻,更糟的是,在 2007年港島區補選,她代表建制派掛帥,民建聯曾全力為她助選,但最後落敗,卻換回她向記者說的一句,民建聯可能連累她失卻一些中產選票,這句話讓不少民建聯中人一直耿耿於懷,而之後 2008年立法會選舉,民建聯發現有些地區樁腳和選票都收不回,而過戶了給葉太,更有點悔不當初。因此,上次 2007年補選的經驗,會為今次留下一層陰影。(擱筆之際,新聞報道傳來的最新消息是,葉劉淑儀稱新民黨傾向不派人參選)

至於自由黨,無疑近日人氣急升,有利爭取中間選民,但卻已經成了「建制壞孩子」,幾可肯定,其他建制派不會同心同德的為它助選。至於經民聯,直選實力始終欠奉。

况且,補選距離下一屆選舉只有約半年,前述 2007年港島區補選的經驗,不能不察,始終會顧慮到會否為他人作嫁衣裳。

蔡子強




讀畢,仍然認為 湯家驊 是送了一個機會,提早讓建制派拿到優勢,嗜悲 絕不相信 曾鈺成 說: 一旦直選組別出現 17 vs 17,他不會投票支持 修改 “議事規則”。


2016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按 2012年的 新界東直選在比例代表制之下結果,動員能力高配票精打細算的建制派,就是攻不陷泛民主派,在新界東的 9席直選議席是 泛民 6 vs 3 建制之比,基本盤沒大改變的話說不準會不會重覆。



但來一個 “一對一” 選舉機會則可以致命!





後後記:

師兄 臨近 補選日(2月 28日) 電郵: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林兆彬


林兆彬 是乜水 嗜悲 不認識(Google 和 維基百科 都沒有資料),但文章解釋了若一旦 建制派 取得 湯家驊 獻上的 伴手禮,立法會 內僅有的兩項 “少數能否決多數機能”,其中一項便會失去矣!!!


2月 28日的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不單止是新界東選民的事情,而是整個香港的重大事件,是一場守護「少數否決權」之戰。

在畸型的政制之下,香港的立法會是一隻無牙老虎,因為《基本法》千方百計地限制議員監察政府的權力,例如設立了分組點票機制、議員提出的法案不能夠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等等。

那麼為甚麼民主派仍然要參選、進入議會?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獲得立法會的兩個「少數否決權」,分別是「整體議席三份之一以上」與「分區直選議席過半」,以保障香港人的利益,而今次新東補選的重點是後者。

現時,在 35個「分區直選」議席中,民主派佔了 18個。表決由議員提出的議案,須同時獲得「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兩個組別的支持。換句話說,只要 18位「分區直選」議員投下反對票,其餘 52位議員投贊成票,議案也會遭到否決。若果要修改議事規則,也必須同時獲得「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兩個組別的支持。因此,建制派才一直無法胡亂修改議事規則、限制拉布。

一旦民建聯周浩鼎在新東補選中勝出,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他們修改議事規則的方向,筆者估計是限制議員的發言次數和時間、限制點算法定人數規定,限制議員提出修訂案的次數、制訂終止拉布機制、甚至懲罰被逐離埸的議員在短期内不可以再出席會議等等。

香港立法會將會變成像中國人大一樣的橡皮圖章,民主派議員將大大失去監察政府的權力,政府要通過惡法和超支撥款,都易如反掌。

再者,一旦失去了「分區直選議席過半」這個少數否決權,所有由建制派議員提出的議案,都能夠獲得通過。例如,「信任梁振英」、「支持普教中」、「支持簡體字」、「反對廢除功能組別」這些荒謬的議案,現時掌握著少數否決權的民主派將會無法否決,而政府又可以大肆宣揚,這些獲得立法會通過的議案是代表主流社會的民意。

因此,「阻止建制派候選人勝出」是今次新界東補選最高的原則。在此,筆者再次呼籲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參考民調結果後作出策略性投票。假若本民前梁天琦的民調結果比公民黨楊岳橋優勝,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都要支持梁天琦,相反,假若梁天琦的民調結果比楊岳橋差,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都要支持楊岳橋。

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候選人:劉志成、黃成智、周浩鼎、梁思豪、方國珊、梁天琦、楊岳橋




初初估計 建制派 和 泛民主派 多數會協調出各一個候選人,來一個 “一對一” 選舉對決,如今卻出現七個候選人 。。。。。。補選定於於 2月 28 日 舉行,結果真的七國咁亂,有七名候選人參與角逐。


因為 湯家驊 在上年政改方案否決後,宣布退出公民黨,並同時宣布辭任立法會議員,立法會將會舉行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以填補現時的議席空缺。界票/鎅票 只說紛起,尤其是 公民黨 楊岳橋,和 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梁天琦 之間,出現棄誰保誰的議論紛紛。


七位候選人分別是:

公民黨 楊岳橋

民建聯 周浩鼎

西貢區議員 方國珊

新思維 黃成智

大埔區議員 劉志成

大律師 梁思豪

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梁天琦



以下是 嗜悲 有在網上看過的 4個 新界東補選辯論會(個別沒有全部候選人出席)日期順序:













看過之後,仍然覺得都是 建制派 的 周浩鼎,泛民主派 的 楊岳橋, 和 異軍突起 的 土民前 梁天琦 三人之爭。


驚喜的是以為最激的 梁天琦 反而很少搶白,而是用頗有條理的方法,兼且沒有提高八度聲線,去回應和逐一擊破對手弱點,難怪有頗多打算投 楊岳橋 的,會考慮轉軚投票給 梁天琦。梁是一位頗有水準的年青人,在較和平的環境參政,他可能不需要用出到武力抗爭這一條路,淨是聽他講道理講理念,都可以說服一些人,有一班追隨者了。


周浩鼎 有缺席個別辯論會,更多時是最愛搶白的一位,會用很高的聲線企圖蓋過對手,至於論點重覆再重覆,有時更是言不及義偏離了問題問非所答,在 cctvb J5 的論壇尾尾,更出埋只會女士才用的眼淚。


楊岳橋 身為大狀黨,重點培訓的接班人,水準一定有番咁上下,推得出來代表泛民主派參選,而不用黨內元老提戈上馬親征服新界東,不過也受盡 建制派 周浩鼎 挑釁,而有時失去方寸跟對闘大聲闘搶白。


到底是 鷸蚌相爭 漁人得利,大勢所趨石龜已經入海,香港氣數已盡。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結果:

補選後誰入局,將於 2月 28 日 晚上投票完畢,便可以知道 湯家驊 親手送上的伴手禮,究竟是送足成份,還是只是送個機會,建制派的機器能不能發揮作用。








獻上鹿都不懂脫角,西環統籌動員的鐵票效應,竟然沒得到應有鐵一般的結果,應該檢討何故,更要查明有沒有出現,內部籠裡雞作反攪破壞的內訌,有沒有人是不想梁振英獨大。


泛民雖然得勝,但總得票只能僅勝萬多票,本土派取得六萬多票,都是應該值得檢討研究。7個月後又是一場 立法會 選戰,如今提早正式展開戰幕,嗜悲 本屬的區份被減少一個議席,九龍西則增加一個議席,競爭激烈在所難免,運籌帷握 。。。。。。誰人能決勝於千里之外!!!




補充:

2015年 政改否決後,這位 湯家驊 辭職 新界東,走中間路線上北京見領導人,帶埋伴手禮上京面聖,幸好 by election 補選 卒之 由 楊岳橋 勝出補上,粉碎奸計以送出關鍵議席討好北京,不過就造就了一個 梁天琦。


一年多後 2016年 12月 11日 特首選舉委員會選戰, 湯家驊 因為不再是立法會議員,於是參選法律界選委戰,這位 湯家驊 1628票落選,泛民囊括 法律界 30個選委,30位勝選的都超過 2千票以上。


【頭條新聞】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結果,法律界30個選委席位全由民主派組成的「民主300+」名單包攬。

當選人士包括:葉海琅、石書銘、郭憬憲、潘淑瑛、黃國桐、廖成利、戴啓思、CLANCEY JOHN JOSEPH、王學今、夏偉志、彭耀鴻、張耀良、張達明、黃宇逸、張惠儀、譚俊傑、黃瑞紅、林洋鋐、吳思諾、鄭瑞泰、陳淑怡、何俊仁、文浩正、潘熙、陳景生、何俊麒、查錫我、梁家傑、黃鶴鳴、韋智達。

界別由泛民兩張名單「PanDem9」及「ProDem21」全取30席,民主思路湯家驊落選。

「PanDem9」成員、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團隊3個承諾中,梁振英不能連任已經完成,另外兩個分別是要求特首捍衛香港固有價值,以及不在 831框架下重啟政改,並希望所有有志參選特首的人士盡快聯絡他們,了解其治港理念。

成為法律界「票王」的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投票結果反映了雖然近年香港發生好多事令人搖頭嘆息,但選民沒有放棄,透過投票向中央表達港人是希望捍衛法治。




最令 嗜悲 心涼的是 湯家驊 落選!!!




伸延閱覽:
湯家驊退公民黨退公民黨立法會議席 明報新聞網
湯家驊辭立會 泛民或失否決權 明報新聞網
下周財委會提 11項目 創科局等押後 TVB News
選舉管理委員會 Govhk
湯家驊辭職後新界東補選形勢前瞻 by 蔡子強 明報新聞網
2016-2-28新界東補選結果 gov HK
民主派包攬法律界30席位 湯家驊落選 頭條日報



我的舊文:
五月三日的流會
五屍十四鬼 魑魅魍魉
拉布的社會成本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Sunday, June 21, 2015

最好賴外國勢力介入

最好賴外國勢力介入



梁振英政府和北京諸公們,常常都指有外國勢力,滲透入香港試圖攪亂香港,《雨傘運動》期間 梁振英 與 黨報,更是點名美國駐港總領事 白千福 也有一手。


6.17 政改法案提交立法會表決,辯論一整天後明天待續。6.18 繼續,據聞 曾鈺成 主席預計黃昏過後,才完成所有議員發言,但可以伸延會議時間,有足夠時間表決。建制派一向不欲表決時間遲過下班時間,致令更多的上班族 “反政改” 群眾,出現立法會示威區。


於是約在 6.18的中午 12過半,連建制派老大哥們等等重量級人物如 譚耀宗 等人都尚未發言,便向秘書停止排隊發言,準備提早表決議案,更臨急電召因病沒有坐在議事廳的老牌議員 劉皇發 速來加入投票。


萬料不到是意慶闌珊的 林鄭月娥、袁國強、譚志源,臨尾尾的三個總結發言,都是異常的簡短精要,三人發言完畢曾主席唯有按程序,宣布投票表決開始,鳴鐘 5分鐘。


本來足夠時間,可以等到 劉皇發 趕回立法會,而在三人組發言於總結之後,就沒可能再向主席要求,酌情再重啟議員發言。急得如鍋上螞蟻的某議員,唯有求助於民建聯。


臨急智生 民建聯黨鞭,率領全部建制派議員步出議事廳,好讓在會內人數不過半,組不成立法會 quorum 法定人數,如此 曾鈺成 主席便可以宣布鳴鐘 15分鐘等候 buy time 。。。。。。。


怎知尚有 9位同伴未有及時察覺,沒有 follow 致誤戎機,結果表決得出 33位議員離席,出席:37 讚成 8 vs 28反對。


為何 林鄭月娥、袁國強、譚志源,臨尾尾的總結發言異常簡短精要,沒有以往一貫的詳盡,針對遂個民主派議員批評逐一反駁,尤其是 林鄭月娥 只是一句:公道自在人心 無愧於心!


至於梁振英政府和北京諸公們,常常都指有外國勢力,滲透入香港試圖攪亂香港。今次 33人甩轆事件,究竟有沒有外國勢力特工,曾經干擾 劉皇發 的座駕製造人為的尖沙咀塞車?


只須要新一哥 La Salle仔 一聲指令,翻開所有監察交通的天眼 CCTV 記錄,便可以抽出鐵一般證據,若 “時機合適” 便可供諸於世,指責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政。


33位尊貴的議員在感受北京號召 “一個也不能少”,要完完整整全體 41名齊齊出席投出個全讃成票,於是決定等埋 劉皇發 的良好願望,卻慘被 “蝦碌” 的事故。把責任歸咎是外國勢力介入破壞,並且可以證明駐港解放軍沒有干預香港事務,讓 33名忠精報國的議員可以釋懷皆大歡喜,這豈不在敗部中取得最理想的下台階。




附加:


彭博的有關政改表決報導:One Sick Lawmaker Makes Vote on Hong Kong Democracy a Landslide


嗜悲 卻想加多個英文字成為:One Sick Mind Lawmaker Makes Vote on Hong Kong Democracy a Landslide


【Bloomberg】After nine months of division in Hong Kong that saw protesters clash with police, the city’s decision on whether to accept a China-backed plan for picking its chief executive ended with 28 lawmakers voting against and 8 for.

A widely expected narrow defeat of the plan in Hong Kong’s Legislative Council became a blowout when a 78-year old lawmaker in favor of the proposal fell ill and his compatriots walked out of the session in a failed bid to delay the ballot. While the incident wouldn’t have made a difference since the 28 opposing votes put the two-thirds majority needed for the plan past reach, it does mean records will show an overwhelming rejection.

“We didn’t want that result,” said Tam Yiu-chung, a lawmaker who supported the plan that would have required candidates for chief executive be approved by a committee. Protesters opposed the plan because they say it gave China control over the elections. Thursday’s walkout failed because it wasn’t adequately coordinated and “communication wasn’t great,” Tam told reporters.

Confusion reigned over the legislative chamber at mid-day when about half the members left in an attempt to force a 15-minute recess so that Lau Wong-fat, the unwell lawmaker, could return in time to vote. Legislative Council President Jasper Tsang asked the clerk if there was a quorum after requests for recess were shouted at him. The clerk made an inaudible response, the recess was rejected and the vote taken.

Afterwards, lawmakers who’d walked out of the vote attempted to explain themselves to reporters gathered outside. Nearby, some of those who voted against the plan took time to pose for pictures with yellow umbrellas, symbols of last year’s protests that occupied key parts of the city for 79 days.

“History is full of accidents, and the results showed history is on the side of democracy,” Lee Cheuk-yan, head of the Labour Party, said amid cheering supporters.



彭博的新聞更附加了解釋了 香港的所謂自治 Hong Kong’s Autonomy


【Bloomberg】Hong Kong is an island of free speech and civil liberties in an authoritarian sea. It is not, however, a democracy. Hong Kong citizens have never had the power to choose their top leader, neither as part of China since 1997 nor as an outpost of the British Empire for 156 years before that. The prospect of the first direct election of a chief executive in 2017 has increased the tension between Hong Kong’s yearning for autonomy and China’s for loyalty.

The Situation
A tumultuous season of pro-democracy protests fizzled to a close at the end of 2014. With the authorities resolute and public support waning, protesters dribbled away in December without achieving their goals: free popular elections and the resignation of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Police cleared away the residue of protest sites where thousands of citizens had poured into the streets in the summer and fall, blocking roads, choking on tear gas and demanding an end to what they said was China’s increased political interference. China had previously pledged to give Hong Kong citizens a leader chosen by “universal suffrage upon nomination by a broadly representative nominating committee” starting in 2017. On Aug. 31 its legislature reiterated that candidates must be screened by a committee, which would give Beijing an effective veto over anyone viewed as unfriendly to the central government. China also asserted the right to interpret Hong Kong’s mini-constitution, the Basic Law, citing it as justification for its view that candidates are to be nominated by committee rather than directly by voters and must be loyal to the Communist Party. Hong Kong’s legislature rejected a China-backed voting plan on June 18, 2015 and Leung indicated that no further political reform would be considered.



.
.


The Background
The 1984 Sino-British power transfer agreement specified that China would give Hong Kong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for 50 years under a principle the Chinese call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The top official, however, was to be chosen by an intricate nominating process that, in the view of democracy advocates, gives few citizens a voice and puts Beijing in control. It hasn’t worked out well: The chief executives have lacked popular support, with the first one, Tung Chee-hwa, departing after protests and his successor, Donald Tsang Yam-kuen, amid financial scandal. In 2007, China promised open elections starting in 2017 and debate ensued about how they should be conducted. On July 15, 2014 the Hong Kong administration published a document it called a “consultation” with residents, finding that a majority agreed with China that candidates should be nominated by a committee; each should show that he is someone “who loves the country and loves Hong Kong.”

The Argument
Student protest leaders said they plan to broaden their struggle for free elections and claim to have emboldened citizens to demand democracy. Though the public tired of the occupation, the students claim there is still support for universal suffrage that meets what they call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Pro-Beijin groups argue that China never promised more than the limited form of universal suffrage it offered, and that the occupation damaged Hong Kong’s rule of law and standing in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ommunity. China’s wariness of Hong Kong’s democracy movement is consistent with its wider push to assert regional control and to redress the humiliation it says it suffered after ceding the city to Britain upon losing the first Opium War in 1841. The pro-democrats argue that increasing Chinese meddling in Hong Kong’s affairs violates China’s pledge to respect its principle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彭博的記者都很識 do,已經就著來寫這篇新聞報導,總好過有一些外國通訊社,要睇北京面色, 唔敢 cover “甩轆” 這場 喜劇 farce 感十足的: 2017 political reform ending 政改終結。





伸延閱覽:
One Sick Lawmaker Makes Vote on Hong Kong Democracy a Landslide 彭博
Hong Kong’s Autonomy 彭博



我的舊文:
美國人的 Unintentional to play a part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