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June 23, 2015

走中間路線 先送伴手禮

走中間路線 先送伴手禮



雖然不是震勘的消息,早有離意也是 ”政改投票“ 最有機會 “轉軚” 的大狀:湯家驊 卒之在昨天早上宣布退出公民黨,更加在下午記招宣布辭職立法會議席,10月 1日生效。


明報報導:湯家驊退公民黨 當日高瞻豪情 奈何今天不再!


【明報專訊】政改期間多次與泛民不咬弦的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今早發出「致 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宣布退出公民黨,表示「當日之高瞻豪情,奈何今天不再!」

以下為公開信全文:



致 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

九年半前,我花了一年時間說服了前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余若薇、梁家傑和吳靄儀共組公民黨。黨的名稱、第一句口號:「為公為民,香港精神!」也是由我提出的。當日組黨的理念和目標,是要爭取政治較為中立的港人成為民主支持者,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最終成為真正的執政黨。當日之高瞻豪情,奈何今天不再!

自零九年底,我開始察覺公民黨所走的路線,與當日創黨的理念日漸偏離。我一直期待透過我的不斷努力,可以啟發黨的視野,由單是面向民主派最堅實的支持者,轉而致力於吸納更多政治傾向較為中立的港人,以壯大民主運動。在政治立場上,我更希望公民黨能成為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首個民主黨派。這不是說要向中央委曲求全,而是以堅定立場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執政空間。當然,這目標在今天來說,可能有人會認為是太遙遠或不切實際了;但這正是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之第一步,亦是爭取政治較為中立者支持的第一步。可惜經過近五年的不斷努力,太遙遠和不切實際的,竟然只是我個人的政治理念!

今天,現實證明了黨與我創黨之理念已偏離太遠了。我不是輕言放棄的人,但每件事始終有完結的一天。從政十一年,我撫心自問,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渡盡了最難堪的時刻。每一次當我欲急流勇退時,也想到這決定會否致令民主運動、公民黨的政治前景帶來負面影響而因此擱置這退念。

但時至此刻,這決定可能是對民主運動、對黨的發展影響最少的一天。這是一個極為痛苦的決定,但恕我未能與黨再走在一起了。

月有陰晴圓缺,世事無永如人意;希望您們尊重及了解我今天決定引退的心情和原因!

湯家驊

書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



湯家驊 早上發表:致各公民黨兄弟姊妹書,然後在下午才宣布連立法會的議席都退下,即是在下午的記者招待會中,才宣布辭去立法會議席。


相隔數小時發生了甚麽事情呢?要行 “中間路線” 的 湯家驊 與 北京有甚麽交易呢? 北京要求了甚麽才肯接納 湯家驊 作為 “中間路線” 派的接頭人呢?外人沒法知道,不過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論,一定是經過一番談判。


也就可以解釋遲了半天,原來是先要送上伴手禮,究竟是送甚麽禮物呢?


是送一個機會:若建制派贏補選 立法會直選功能兩組別 皆佔多數


【明報專訊】政改爭議完結後,政界再起波瀾,公民黨創黨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昨宣布退出公民黨和辭去新界東立法會議員一職。湯將於 10月 1日離任立法會議員。

而新界東議席的補選,不但成為 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熱身賽,政黨中人更預料,補選可能變成建制和泛民在後政改對決的地區「公投」。有民主派議員認為,候選人會被問到涉及修改《基本法》和政改等議題,補選具有公投的效果。但有建制派人士分析,泛民把補選定性為公投的機會不高,因風險太大。

湯家驊辭職除了涉及補選,亦牽涉民主派能否保住分組點票下的否決權。立法會要通過議員議案或修改議事規則,都要經分組點票。目前建制派在功能組別的分組點票是必贏;但在地方直選方面,泛民對建制的票數是 18 對 17,手執分組點票否決權。若泛民在補選落敗,失去湯家驊在新界東的議席,屆時建制派在地方直選和功能組別都取得多數,就可趁機提出修改及通過《議事規則》。

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說,民主派必須派出有分量者參加補選,否則「自掘墳墓」。他說,泛民應全力確保能保留地區直選議席,否則在立法會分組投票的否決權將全失,建制派將可隨意修改議事規則。

退出公民黨 辭立會 10.1生效
出任立法會議員 11年的湯家驊昨舉行記者會,交代退黨及辭職原因。他說,昔日以公民黨名義參選,「如果退黨而不辭職,我相信不是一個符合公義的做法」。他說,如果辭職後,公民黨在補選可取回新界東議席,「我與公民黨就可以說是互無拖欠」。不過,他強調,「今日不會有人相信我為公投辭職。」

湯家驊說,民主派在立法會的否決權,是最有力的政治籌碼,希望退黨辭職的決定,不會令民主派在 2016年的選舉失利。被問到會否以獨立身分出選 2016年立法會選舉或 2017年特首選舉,湯說「無這個想法」。立法會秘書處表示,湯家驊已致函立法會主席,將辭任立法會議員,今年 10月 1日起生效。

學者料「變相公投」成議題 難成全港活動
至於補選會否變成公投,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說,相信變相公投會成為選舉的議題之一,但因為今次選舉只是新東的地區直選,故很難觸發一個全港活動(campaign)。

蔡子強說,年輕人或會提出,「修改《基本法》」作為公投議題,但這未必得到泛民支持。至於以「重啟五部曲、修改 8.31」作議題,內部引起的爭議或較小。

余若薇﹕將與民主派商補選
公民黨主席余若薇認為這是「定性問題」,將與民主派商討補選事情。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認為,是次補選會有公投效果出現,相信會有人為補選設定議題,候選人亦會被問到涉及修改基本法或重啟政改五部曲等議題,但民主派要討論是什麼議題。

民陣召集人陳倩瑩說,補選只有一區,難以轉化成變相公投。她說,若民主派想加入撤回人大常委 8.31等政改議題,民間團體或會參加,否則的話,這只是純補選,相信民間團體不會參加。

建制派﹕倘一對一 公投味濃
有建制派人士認為,泛民把補選定性為公投的機會不大,因為風險太大,民主派需要保住在分組點票的否決權。不過,亦有建制派人士認為,民主派可否把補選變成公投,須視乎候選人數目,如果是一對一的對決,公投味更濃;但若有多人參選,公投的因素就會被打散。



立法會新界東議員 湯家驊 早上發表退黨書,下午在記者招待會中帶淚解釋,退出有份創辦的公民黨原因,同時宣布辭去立法會議員一職,10月 1日生效。


根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湯家驊 宣佈辭任議員,要等立法會秘書刊登《憲報》,公告宣佈立法會議席出現空缺,《選管會》將按有關法例安排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而一般補選會在議席出缺後半年進行(估計約在 2016 年頭 1月間)。


這意味著一旦由建制派贏得補選,湯家驊 辭任議員將拱手送出,泛民在立法會賴以生存,在分組點票時否決權。就算是新的議員只有半年任期,因為新的一屆立法會重選也是在 2016年中進行。


這幾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可以讓很多對建制派議員有利議案通過,就算幾個月後泛民贏回議席也是不能逆轉。其中例如:小數派賴以討價還價的 “拉布 filibuster” 戰術,建制派可以提出議案,修改 “立法會議事規則”,以後連 “拉布 filibuster“ 這一招都沒有了!!!

嗜悲加註:政府議案全個立法會簡單大多數讚成便可通過,議員提交議案要分組點票兩組皆讚成才可通過,政改的議案要得到三分二讚成方可通過。


究其原因是,泛民和建制派在 “地區直選” 中分別是 18 和 17人,曾鈺成因任主席不投票,故泛民現在地區直選上較建制派多兩票,而 湯家驊 的辭職令泛民在分組點票上容易失守。湯家驊 昨稱推薦 楊岳橋 出戰,泛民若能協調一人出征楊的勝算較大,有望保住分組點票否決權,云云。


拉布 filibuster 雖然有時窒礙正常議會操作, however 君不見到 梁振英 時常想硬推《創科局》撥款,在 6.18 政改投票慘案之後,卻願意先把積壓了很久的 經濟 民生 綜援 議案一大串,先提交上 “財務小組” 財委會 通過。


【TVB新聞】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各界應該放下政改分歧,重申特區政府會繼續經濟及民生工作,他表示下星期五的財委會,將會提交多項撥款申請,而成立創科局的撥款申請,就會為綜援「出三糧」等十一項民生項目讓路。

梁振英說:「創新及科技可以提升經濟競爭力,也可以直接改善市民的生活質素,為更好統籌政策及資源,政府在三年前已經提出要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但因為泛民議員拉布,至今仍未能成立,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議案,已經獲立法會大會通過,雖然過去三年,政府已經無數次向立法會說明細節,但仍然等待財委會審議。」



雖然 嗜悲 也有時覺得 “拉布” 煩厭,但在不作武力抗爭的前題下,在議會中還有甚麽可用呢?保著 拉布 filibuster 這工具,用與不用是泛民需要考慮,卻不應自廢武功,但這個禮物是由 湯家驊 送出去。


湯家驊 當然更加明白辭任會觸發補選,而補選結果若一旦泛民不能保著議席,將令泛民面對喪失在立法會直選組別的輕微優勢,即是泛民失去在分組點票中的否決權。然而按照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論” 湯家驊 願意接納這個條件,成為 “中間路線” 可以與北京溝通的踏腳石,按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論” 湯家驊 不久就帶著 ”伴手禮“ 上京面聖。


雖然,只要泛民爭氣協調出一人,勝算仍然有可能。不過建制派在西環領導之下,怎不會不知這是一個最佳機會,定當全力進攻 蛇齋餅糉 之外再加碼再加碼,張主任要為 6.18慘案戴罪立功票債票償,誓必要取得關鍵性議席,成功的可能性比泛民能保著議席更高!!!





後記:


蔡子強 又有文章見報:

湯家驊辭職後新界東補選形勢前瞻



【明報專訊】究竟泛民能否在湯家驊辭職後的新界東補選,取回這個寶貴議席,成了近日坊間的熱門話題,亦不斷有記者來電查詢我的看法,今天且在這裏為讀者作一個初步剖析。

關鍵之一:泛民對建制在新界東的基本盤
首先要看的,是新界東選舉裏,泛民對建制的基本盤。

在 2012年立法會選舉,泛民在新界東的直選總得票達五成五,佔了相當優勢,不似得香港島,只得五成,遭建制派平分春色。其實,九七回歸之後 5屆選舉,除了2000年那屆外,這個比例也一直相若。

所以泛民雖然在選舉中,大有可能受到建制派以拉布、佔領運動等口實作狙擊,流失部分中間選票,但基本盤始終仍佔優。

關鍵之二:泛民與建制各自能否協調成功
其次要看的,就是泛民與建制各自能否協調成功。

補選,是把原先的比例代表制,變相變作單議席單票制,因此泛民和建制兩大陣營,能否各自協調出一位候選人參選,乃另一勝負關鍵。如果泛民四分五裂,爆出幾位候選人同時參選,互相分薄選票,那麼勝算當然大減。但觀乎九七後的歷次補選,基於顧全大局,不讓建制坐收漁人之利,泛民通常都能協調成功。而基於道義,由公民黨優先推出候選人參與補選,也是順理成章的,筆者相信主流泛民如民主黨和工黨,都不會與公民黨爭,但至於激進泛民包括本土派,會否同樣守規矩,卻有一定隱憂。

建制派過往在選舉協調中都要做得比泛民成功,在中聯辦居中調停之下,相信始終能夠協調出一位候選人代表建制派參選。

關鍵之三:參選人選
就算協調成功,不會分薄選票,但候選人誰屬,也會影響得票多寡,繼而影響勝算,始終香港選民很多時都是「投人不投黨」。

不錯,如果是志在必得,公民黨當然是派出元老級人選如余若薇,議席會十拿九穩,但我卻認為這對該黨來說,卻是一短視的做法,會賠上長遠發展和新老交替。

公民黨原先預定的新界東接班人是楊岳橋,而湯家驊自己亦舉薦此人,但問題是他的公眾知名度嚴重偏低。試想想,若然等到 2016年,到時選舉用回比例代表制,隨時十多二十張參選名單,兵荒馬亂的情况下,才派出楊岳橋參選,這類公眾陌生的新人要突出自己,為選民所認識,那只會更加困難,當選的難度更大。所以對楊岳橋最有利的安排,就是讓他先參與補選,在傳媒和公眾聚焦的情况下,再加上泛民各大政黨「眾星拱月」式的助選,就如 2000年時余若薇的情况一樣,那將更加有利於他及早建立自己的知名度。

以楊岳橋參選,不錯會因其低知名度,而讓公民黨冒上一定風險,但為了該黨的長遠發展和新老交替,這是較可取的做法,但卻得慎防這會予一些激進民主派包括本土派,以此為藉口,說人選不能服眾,從而染指。

建制派的情况更複雜
至於建制派的人選,反而比民主派更加複雜。

上屆僅敗給最後一席范國威(28,621票,得票份額 6.2%)的,是獨立人士方國珊(24,594票,得票份額 5.3%),以及工聯會的葉偉明(24,458票,得票份額5.3%)。如果從道義上來說,建制派該讓路給同路人工聯會,尤其是上屆葉偉明是輸給民建聯葛珮帆(46,139票,得票份額 9.9%)最後關頭不必要的告急,臨時抽走了那些愛國陣營嫡系的「救命票」,但之後開票葛的得票卻證明「滿瀉」,民建聯委實欠了工聯會一個人情。但問題是,工聯會的票源和支持,高度集中在公屋區、老人、基層,政治光譜狹窄,這從我選後所作的票站數據分析都看得到,這在比例代表制中沒有問題,但換轉是單議席單票制,卻十分吃虧,不利團結多數選民。

至於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向記者說,民建聯作為主要參政黨,會爭取派人參選。無疑,民建聯實力最強,版圖最廣,但若然要染指第三席,或會予其他建制派政黨太過「霸道」的感覺。

再談新民黨,近年,主席葉劉淑儀不惜與「地頭蟲」公民力量結盟,無非是想建立橋頭堡,以便在下屆立法會選舉進軍新界東。尤其是上屆公民力量派出龐愛蘭參選,成績不俗(23,988票,得票份額 5.2%),與方國珊和工聯會相若,所以有一定實力請戰。但問題是葉太在建制派人緣麻麻,更糟的是,在 2007年港島區補選,她代表建制派掛帥,民建聯曾全力為她助選,但最後落敗,卻換回她向記者說的一句,民建聯可能連累她失卻一些中產選票,這句話讓不少民建聯中人一直耿耿於懷,而之後 2008年立法會選舉,民建聯發現有些地區樁腳和選票都收不回,而過戶了給葉太,更有點悔不當初。因此,上次 2007年補選的經驗,會為今次留下一層陰影。(擱筆之際,新聞報道傳來的最新消息是,葉劉淑儀稱新民黨傾向不派人參選)

至於自由黨,無疑近日人氣急升,有利爭取中間選民,但卻已經成了「建制壞孩子」,幾可肯定,其他建制派不會同心同德的為它助選。至於經民聯,直選實力始終欠奉。

况且,補選距離下一屆選舉只有約半年,前述 2007年港島區補選的經驗,不能不察,始終會顧慮到會否為他人作嫁衣裳。

蔡子強




讀畢,仍然認為 湯家驊 是送了一個機會,提早讓建制派拿到優勢,嗜悲 絕不相信 曾鈺成 說: 一旦直選組別出現 17 vs 17,他不會投票支持 修改 “議事規則”。


2016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按 2012年的 新界東直選在比例代表制之下結果,動員能力高配票精打細算的建制派,就是攻不陷泛民主派,在新界東的 9席直選議席是 泛民 6 vs 3 建制之比,基本盤沒大改變的話說不準會不會重覆。



但來一個 “一對一” 選舉機會則可以致命!





後後記:

師兄 臨近 補選日(2月 28日) 電郵: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林兆彬


林兆彬 是乜水 嗜悲 不認識(Google 和 維基百科 都沒有資料),但文章解釋了若一旦 建制派 取得 湯家驊 獻上的 伴手禮,立法會 內僅有的兩項 “少數能否決多數機能”,其中一項便會失去矣!!!


2月 28日的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不單止是新界東選民的事情,而是整個香港的重大事件,是一場守護「少數否決權」之戰。

在畸型的政制之下,香港的立法會是一隻無牙老虎,因為《基本法》千方百計地限制議員監察政府的權力,例如設立了分組點票機制、議員提出的法案不能夠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等等。

那麼為甚麼民主派仍然要參選、進入議會?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獲得立法會的兩個「少數否決權」,分別是「整體議席三份之一以上」與「分區直選議席過半」,以保障香港人的利益,而今次新東補選的重點是後者。

現時,在 35個「分區直選」議席中,民主派佔了 18個。表決由議員提出的議案,須同時獲得「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兩個組別的支持。換句話說,只要 18位「分區直選」議員投下反對票,其餘 52位議員投贊成票,議案也會遭到否決。若果要修改議事規則,也必須同時獲得「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兩個組別的支持。因此,建制派才一直無法胡亂修改議事規則、限制拉布。

一旦民建聯周浩鼎在新東補選中勝出,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他們修改議事規則的方向,筆者估計是限制議員的發言次數和時間、限制點算法定人數規定,限制議員提出修訂案的次數、制訂終止拉布機制、甚至懲罰被逐離埸的議員在短期内不可以再出席會議等等。

香港立法會將會變成像中國人大一樣的橡皮圖章,民主派議員將大大失去監察政府的權力,政府要通過惡法和超支撥款,都易如反掌。

再者,一旦失去了「分區直選議席過半」這個少數否決權,所有由建制派議員提出的議案,都能夠獲得通過。例如,「信任梁振英」、「支持普教中」、「支持簡體字」、「反對廢除功能組別」這些荒謬的議案,現時掌握著少數否決權的民主派將會無法否決,而政府又可以大肆宣揚,這些獲得立法會通過的議案是代表主流社會的民意。

因此,「阻止建制派候選人勝出」是今次新界東補選最高的原則。在此,筆者再次呼籲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參考民調結果後作出策略性投票。假若本民前梁天琦的民調結果比公民黨楊岳橋優勝,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都要支持梁天琦,相反,假若梁天琦的民調結果比楊岳橋差,所有「非建制派」支持者都要支持楊岳橋。

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候選人:劉志成、黃成智、周浩鼎、梁思豪、方國珊、梁天琦、楊岳橋




初初估計 建制派 和 泛民主派 多數會協調出各一個候選人,來一個 “一對一” 選舉對決,如今卻出現七個候選人 。。。。。。補選定於於 2月 28 日 舉行,結果真的七國咁亂,有七名候選人參與角逐。


因為 湯家驊 在上年政改方案否決後,宣布退出公民黨,並同時宣布辭任立法會議員,立法會將會舉行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以填補現時的議席空缺。界票/鎅票 只說紛起,尤其是 公民黨 楊岳橋,和 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梁天琦 之間,出現棄誰保誰的議論紛紛。


七位候選人分別是:

公民黨 楊岳橋

民建聯 周浩鼎

西貢區議員 方國珊

新思維 黃成智

大埔區議員 劉志成

大律師 梁思豪

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梁天琦



以下是 嗜悲 有在網上看過的 4個 新界東補選辯論會(個別沒有全部候選人出席)日期順序:













看過之後,仍然覺得都是 建制派 的 周浩鼎,泛民主派 的 楊岳橋, 和 異軍突起 的 土民前 梁天琦 三人之爭。


驚喜的是以為最激的 梁天琦 反而很少搶白,而是用頗有條理的方法,兼且沒有提高八度聲線,去回應和逐一擊破對手弱點,難怪有頗多打算投 楊岳橋 的,會考慮轉軚投票給 梁天琦。梁是一位頗有水準的年青人,在較和平的環境參政,他可能不需要用出到武力抗爭這一條路,淨是聽他講道理講理念,都可以說服一些人,有一班追隨者了。


周浩鼎 有缺席個別辯論會,更多時是最愛搶白的一位,會用很高的聲線企圖蓋過對手,至於論點重覆再重覆,有時更是言不及義偏離了問題問非所答,在 cctvb J5 的論壇尾尾,更出埋只會女士才用的眼淚。


楊岳橋 身為大狀黨,重點培訓的接班人,水準一定有番咁上下,推得出來代表泛民主派參選,而不用黨內元老提戈上馬親征服新界東,不過也受盡 建制派 周浩鼎 挑釁,而有時失去方寸跟對闘大聲闘搶白。


到底是 鷸蚌相爭 漁人得利,大勢所趨石龜已經入海,香港氣數已盡。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結果:

補選後誰入局,將於 2月 28 日 晚上投票完畢,便可以知道 湯家驊 親手送上的伴手禮,究竟是送足成份,還是只是送個機會,建制派的機器能不能發揮作用。








獻上鹿都不懂脫角,西環統籌動員的鐵票效應,竟然沒得到應有鐵一般的結果,應該檢討何故,更要查明有沒有出現,內部籠裡雞作反攪破壞的內訌,有沒有人是不想梁振英獨大。


泛民雖然得勝,但總得票只能僅勝萬多票,本土派取得六萬多票,都是應該值得檢討研究。7個月後又是一場 立法會 選戰,如今提早正式展開戰幕,嗜悲 本屬的區份被減少一個議席,九龍西則增加一個議席,競爭激烈在所難免,運籌帷握 。。。。。。誰人能決勝於千里之外!!!





伸延閱覽:
湯家驊退公民黨退公民黨立法會議席 明報新聞網
湯家驊辭立會 泛民或失否決權 明報新聞網
下周財委會提 11項目 創科局等押後 TVB News
選舉管理委員會 Govhk
湯家驊辭職後新界東補選形勢前瞻 by 蔡子強 明報新聞網
2016-2-28新界東補選結果 gov HK



我的舊文:
五月三日的流會
五屍十四鬼 魑魅魍魉
拉布的社會成本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2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無証據的猜測會壞人名節,
一枝筆能殺人,
未有明確証明,
大家宜慎言,
人言可畏。

香港變得愈來愈恐怖 ,
個個胡亂猜忌,
在網上大放言論,
而不須任何明實依據,
香港變成咁,
亡了。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THE BURDEN OF PROOF IN DEFAMATION, SLANDER, AND LIBEL CASES 只需 Google 一吓
便可清楚 不贅矣!


在有關誹謗 defamation 要分清身份 究竟是:
私人 官員 公眾人物 和 有限公眾人物

In defamation cases, the level to which the plaintiff must prove the negligence or recklessness of defendant’s conduct varies with respect to how the plaintiff is classified. A defamation plaintiff may be classified as a private person, a public official, a public figure, or a limited-purpose public figure.

湯家驊 怎麼說都是一位介於
官員 和 公眾人物 的立法會議員
要接受公眾傳媒監察 並接受批評
需盡可能避免介入有利益輸送的行為
今次退黨辭職一次過事件 在時間上動機層面
他有沒有做夠 all necessity steps
to avoid 不會被人 query 懷疑 嫌疑 呢?!

People in the public eye get less protection from defamatory statements and face a higher burden when attempting to win a defamation lawsuit.

furthermore 有沒有存在 the element of "actual malice" 實際惡意攻擊

This meant, according to the Court, that public officials could only win a defamation suit when the statement that was made was not an honest mistake and was in fact published with the actual intent to harm the public figure.

愚弟不是讀法律 願兄台多多指點賜教
Onz

新鮮人 said...

人言可畏,
覆水難收,
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
願君能重拾從前事事客觀,
每每講實証的風範。

Anonymous said...

閣下「湯辭任觸發的補選是建制派在 “地區直選” 組別中增加議席的一個最佳機會」這一說法,邏輯上似乎有些問題。眾所周知,建制派在地區直選中對泛民的最大優勢在於由西環領導之下,建制派協調和配票的能力非常強。這優勢在2011年的大選中大家有目共睹。但是,在補選中,要選的議席只有一個,完全不用配票。泛民保著議席的難度其實較在2016年的大選低。如果泛民在補選中也選不嬴建制,在2016的大選中肯定會丟失這議席。那麼,湯辭任觸發補選,只會令建制早半年拿到議席。這算甚麼伴手禮?按你對泛民選情的悲觀估計,建制派在下屆立法會必定會在地區直選嬴取更多議席,他們那時才提出議案,修改 “立法會議事規則”,杜絕拉布也未遲。北京何須要這樣一份禮物。
又議會中除湯外,誰是中間路線派呢?北京要接觸少得可憐的所謂中間路線派,何需指定接頭人,作繭自綁!
猜測, 陰謀論沒有問題. 無憑據, 不合邏輯才是問題.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先要多謝兄台常捧場
愚弟這處先至沒有冷清清

yes,要保持客觀,愚弟必會銘記,並時常警惕!

上面 Anonymous 寫的一大段
本來最想是兄台寫給我的
無奈卻不是兄台 實在是大遺憾
因為 Anonymous 的幾個 queries
我都是曾經考慮過 而且準備好怎樣的回應
可能他是對的 也可能是我的想法較周詳些
因為大家都是 opinions 尚未有選舉結果
還未可以算是 facts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dear Anonymous @ June 24, 2015 8:31:00 PM

先多謝閣下不畏閱讀完長篇大論全篇文字
咁至可以寫低咁多意見給我 謝謝你

首先寫文前曾翻查過
上一次的立法會選舉是 2012年 約九月吧

新界東有 19張名單 當選的 9名議員是:
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2/chi/rs_gc_LC5.html

梁國雄 名單 48,295
劉慧卿 名單 37,039
葛珮帆 名單 46,139
陳志全 名單 38,042
陳克勤 名單 40,977
張超雄 名單 39,650
范國威 名單 28,621
田北俊 名單 31,016
湯家驊 名單 32,753

通通都只是名單首名當選
排第二的全部依比例代表制未夠票
19張名單 當選的是 6個泛民 3個建制
在配票極有效率的西環司令部指揮
依照比例代表制 配票未竟全功
可算是失敗之作
在新界東攻不堪泛民主派

今次補選是單一議席 不用 apply 比例代表制
究竟泛民能否能保這議席呢?
所以在文中我寫 湯某 是給一個機會啫
張主任必躍躍欲試 不用比例代表制
蛇齋餅糉 外再加碼再加碼
所能得出的動員能力 全力攻堪新界東增加一個直選議席
雖然建制派就算贏咗得半年也足夠去修訂議事規則
把拉布成為歷史已經足夠 因為 2016泛民贏翻到
都未能逆轉改掉的議事規則 泛民在功能組別不夠票嘛

既然湯某人自動獻身 張主任何樂而不為
提早半年攞個關鍵議席 好處多多
起碼很多議事規則 etc etc 有利 建制派的盡快通過
包括 梁振英 想要的創科技局文化局 連 五司十四局編制
沒有拉布 都在半年內 通通攪豎嗮 豈不樂哉?

furthermore 湯某以為自己的中間路線 可以救港
歷史將會寫下救世主一頁通通是湯某人
中央見到有個泛民踵個頭埋黎話想溝通溝通喎
咪開出條件囉 咁佢又急於求成 答應讓個位出來
競爭競爭 作不作繭自綁 中央冇咩損失喎
最緊要有交換條件 佢又肯答應
建制派得到一次機會 在新界東攞返個關鍵直選議席
成不成功也是值得一試吧!

the above are just my thoughts
同不同意適從尊便
已經很晚 我睏了 晚安

至於邏輯 湯某要上京 面聖
若沒有伴手禮 更不合邏輯喇


嗜悲 頓首 Onz

新鮮人 said...

溝通還是面聖只差一線,
重點在於是否把港人福放第一線,
政治和法律的分野在於前者妥協是進攻的手段,
後者一字一眼一板一眼,
有絕對規則,
若果把法律的做法完全運用到政治上,
大家各持己見,
一步不讓,
那什麼也不可能有結果。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我比較悲觀
北京只想融合香港
一旦如他們所願
香港沒有了

一天他們還未得到想要的
香港 才還有 丁點 bargaining power
例如接受了 8.31框框的 先篩選後普選
他們不給 香港繼續撕裂 沒有河蟹
英國人做到的中國人就是做不到

於是中國繼續放水來香港賣表面的繁榮
麻醉港人繼續做金錢人渣
希望少時間少些關理政治
這款式的維穩最有利如今的香港社會

可能這是短視 不過企圖走中間路線
公民黨班其他大狀經過幾年
dealing with 共產黨
已經睇透了中共 所以與湯某家驊
出現路線分歧

新鮮人 said...

香港小小一個地方,
無論政治, 經濟等等都無能力和中共議價,
不要幻想了.
中共所以不夾硬來是還想保留點國際面子,
香港人唯一可以把持的就是這個中只還想要的"國際形象",
只有在可能的空間裏慢慢少少爭取,
讓中共放下介心,
香港才可能爭取到一點希望。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澳門夠乖吧!

像香港 23條國安法 老早已經在澳門立法
主要官員很多是內地出生的新移民
二十多年前憑單程證來澳
住夠期成為澳門永久居民
由內地生的澳人治澳
但見到澳門乖 卻不代表更不覺
比香港多些民主或鬆手啲 。。。。。。喎!

台灣的反服貿 又 蔡英文 勾結美國又去美國面試
大陸內地仍然肯定 而且對台政策繼續寬鬆 。。。。。喎!

新鮮人 said...

香港同台灣無得比啦,
香港入左局了,
等做乖乖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香港人沒有籌碼
看泛民的路線盡地一煲
就是以香港的繁榮穩定
與共產黨賭一鋪 沙蟹
英國人做得到
把中國小漁村
改造成國際都會
中國人卻做不到
反其道把香港
變回一個中國小鎮

這鋪 show hand 習主席清楚明白不過
所以有個 8.31 人大決定 袋一世

政改不通過就香港撕裂
立法會內繼續不合作
張主任叫票債票償
2015區議會 2016立法會
誰得到多議席
2017沒政改 。。。。。2022 有沒有呢?
睇個 15 16 各選舉 tilted 那一方
建制派多就通過 8.31框框的政改
泛民仍保持否決 的三分一
就繼續沉淪 英國人做到中國人做不到!

6.18 否決後 兩個選舉後
2022 若有 是 8.31框框下政改
是將香港加速內地化 。。。。

如今香港人要選擇是 former or latter
快死 直接沉落底 or 慢啲死 慢慢沉下去啫

雖然有人以為有真選擇的普選會救到香港
北京又點會放心呢?

新鮮人 said...

中國的土地上不會有西方式民主存在,
你放心好了,
至少在可見的三十年內不可能有,
歷史發展以至民主變化都不可能在短期內有特變,
它需要時間發酵,
不怕長氣的多說一次,
由滿清帝制崩潰到如百年有多,
中國在政治制度上都在尋找自己的出路,
可是中國人以至社會環境都不容易產生一種平等民的政治體制,
更不要論西式民主建立在中國了,
老實講,
中國人就平均而言,
無論在知識上,社會意式上,以至民主概念上都未達西方民主制度的基本要求水平,
若時立刻在中國實施西方民主,
必定亂在一團。

至於香港方面,
她的確和內地有別,
過往雖未曾實施過傳統西式民主,
但對民主概還是有一點認知,
可是還是停留在民主權層面,
對民主責任,協商,和解尊重不同意見卻不太能領略,
所以我說就算中共給予香港人自主,
民主香港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況且中共只求安穩控制,
硬把控制內地那套架於香港人頭上 ,
這樣香港人半數人發狂的反彈自是必然的,
至於反抗還是不反抗才能實現民主香港?
我個人認為這問題失焦了,
重點應該放在民主思想和精神何時能真正植根於中國人裏,
當歷史發展到那時中國人就是靈得民主的時候了。
這歷史洪流不是任何政黨包括中共能阻止的,
至於中國是否向西式民主流向呢?
我看機會不大,
中國人基因裏缺乏個人權利和社區責任相亙平衡的思路,
只有個人私利和團體壓抑的相亙制衡,
因而失去個體亙相尊重而組合成個平衡整體的格局,
簡單而言,
中國人太自利,
人人講民主其實是剝奪別人的自由而剁己而已,
結果愈搞愈亂,
國家必崩潰散亂。

至於應該如何。。。。。
唉。。。。

the inner space said...

先多謝 新鮮兄 撥冗光臨
對這個 Topic 發表意見

唉!香港這本書 真的如
兩代中聯辦 頭頭 姜恩柱 王光亞
所言:是一本難讀的書

兄台說:中國的土地上不會有西方式民主存在

Well, unless 新鮮兄已經同意了 ”台獨“
否則 台灣正是在實驗中 ”西方民主“ 的中國土地
雖不完美但卻實實在在踏出了中國人仿效西方民主的一小步


furthermore 讀完幾次 兄台 上一則的留言
愚弟俯首慨嘆幾回
想起 這豈不就是 柏楊寫的「中國人受到詛咒」的歷史故事
題目叫《塔什干屠城》
唐朝派高仙芝將軍西征 發生了 屠城
塔什干城 瑪琳娜皇后 詛咒:
中國從此深陷泥沼 永不停息地互相殺戮
中國人任由 戰爭 饑饉 昏庸 貪污 怯懦 宰割
永遠如此這詛咒永遠不會解除







末了最後就讓愚弟引用
林山木 昨天在《信報》林行止專欄 的節錄:


京官和必須「受命於京」的特區政府官員,為替港人「擇媳婦定親」,這兩年以來,可說出盡九牛二虎之力,連國家領導人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和政協副主席董建華,都走到台前粉墨登場,可是,結果卻是如此不合京意,負責推動政改的政要官員,怎能輕易免責(不過,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今晚請「失場」的建制派議員「茶敍」,據說與「問責」完全無關)?在香港撕裂港人歸邊、暴露建制中人愛國棄港,對外妖魔化北京成為不恤港情、隨便更改《基本法》的專制本色,什麼是徒勞無功?什麼是事與願違?還不明明白白寫進歷史!在這場言文攻防戰中,很多京港的「學術權威」都披甲上陣,他們雖然理論滔滔,為港人條陳利害,希望說服市民尤其是泛民支持政改方案,結果還是聽者藐藐,這些在象牙塔或其他行業、專業頗有所成並有點名氣的人物,如果謙遜本性未萌,便當重新思索一下究竟是講求功利還是辨別是非的能力,更能成功打造一個人的前程。

政改方案被否決後,全國政協委員兼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在總商會舉辦的《基本法》活動中指出,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的說法,一個文明、自由社會的普選,每個人都有選舉和被選舉權,但是並無提名權;他因此批評提出「公民提名」的香港人,挑戰《基本法》的既定機制,由此聲稱政改方案是「假普選」,更是欺騙港人;胡氏反問不要提名委員會的反對派:「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清楚列明是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沒有提委會,行政長官候選人怎樣產生呢?」

在摸索民主建政過程中,筆者習慣在人人都想香港好的基礎上,考慮各方的不同見解,所以筆者並不認同胡漢清把「欺騙」(蒙混?)之類帶有貶義甚且惡意的詞彙,加諸佔領人士或反對派(泛民)身上。民間出現要有「真」普選,那個「真」字,的確一度令筆者感到疑惑,認為那並不恰切,後來想到回歸後建制黨派在不同層次的選舉工程上,蛇齋餅糭遊之外,尚派發「動員補貼金」,這種等同變相賄賂的小恩小惠,不但愈來愈多,亦愈來愈明目張膽,把過往香港連選舉亦是「廉正奉公」、不涉任何物質誘因的誠實作風,一掃而空。想到這裏,遂覺得普選求「真」大有必要且極有道理。

「坊間」盛傳,即管梁振英上任後香港亂成一團,且因其行事毫無章法而無法招賢納能,令失序無效的施政,導致港人對北京反感度上升、認同具中國人身份的港人大降 。。。。這種對香港對內地均不利的「逆變」,本是梁振英責無旁貸的責任,可是,為了辣手整治打壓泛民(或不愛國泛民),北京會排除一切困難,讓梁振英再做一屆。北京有以強硬手段一了百了把泛民的氣燄壓下去的打算,不足為奇,因此行政長官換屆不換人,可能性不應抹殺;然而,這種安排,筆者不以為可收香港社會和諧之效,而且亦對國家有負面影響。

新鮮人 said...

我咁蠢都明白,
現在的香港人就好似十六七歲的青少年一樣,
他們充滿衝動,好奇,反叛,
初嘗民主甜頭,
不太了解但渴望追求,
但做父母驚佢俾人教壞,利用,反家庭,
因而愈管愈嚴,
連基本自由都無埋,
以為咁樣個仔就會變成聽教聽話,
對於一些老實無知的小朋友或許可行,
但對於有自己意思的青少年則只會更差,
壓力愈大反彈愈大,
咁簡單的道理都唔明,
以為大石壓死蟹就一定掂,
群京全證都係豬,
唔該佢地惡補下青少年教育和溝通啦。

至於高仙芝的咒語則略有聽聞,
詳情已記得了,
不過就中國歷史來看,
中國早痽唐朝以前都是戰爭不斷,
漢末全國分裂,
各個統各據山頭亙相攻伐,
以至全人民流離失所,
饑餓年年,
食屍為繼,
這樣的情況在中國不斷重不覆出現多次,
這反映出根本不是什麼咒語問題,
而是人類貪婪自私的劣根性而已。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兄台好心腸

不過
愚弟 清楚記得共產黨有言在先
願意放棄一代香港人
去年 12月 17日 雨傘運動 後不久
中央便透過建制派出來 說要放棄這一代人
若不服從北京的 那就放棄他們 放逐他們吧 。。。。。


吳 秋 北 : 年 輕 人 犯 法 走 向 極 端 只 能 放 棄 他 們

【香港電台】工 聯 會 理 事 長 吳 秋 北 出 席 一 個 電 台 節 目 後 表 示 , 年 輕 人 是 香 港 未 來 支 柱 和 主 人 翁 , 但 當 看 到 部 分 年 輕 人 在 政 制 層 面 走 向 極 端 , 用 犯 法 和 激 烈 的 手 段 破 壞 社 會 和 法 治 , 在 這 層 面 上 只 能 放 棄 他 們 , 以 另 一 方 法 處 理 , 即 如 果 他 們 違 法 就 要 承 擔 法 律 責 任 。

吳 秋 北 強 調 , 如 果 年 輕 人 以 違 法 手 段 做 事 , 社 會 無 法 再 包 容 他 們 , 因 為 社 會 整 體 利 益 大 於 他 們 極 端 的 想 法 。 》》》

所以要走便走決不挽留 最好盡早移民離開香港
內地大把 尖子 可以來香港填補空缺
十多年後新一代香港人由共產黨培育
經過長年國民教育 由少小就有一份愛黨之心
而且絕對服從黨的領導 認為共產黨是最佳選擇


因此 新鮮兄 換血之說不是很遙遠的事
而是近在咫尺 就在你我常人之間
君不見很多鄰居都是說 普通話 的嗎???

新鮮人 said...

其實唔洗等一代人,
明天起,
一日一千名內地移民,
一年三十六萬,
五年足夠赤化香港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據知 單程證 名額 每天 150 (好像未有改)
但未用的可以累計 150 X 365 = 54750
但專才的輸入就寬鬆很多

加上內地尖子計劃
來港讀大學研究院後
可以來港就更鬆動
章子怡 趙薇 湯唯 郎朗 。。。。。都是香港人

不過 原來有移民顧問公司
可以 按照 入境條例
大媽來港讀書 再利用供養人條件
申請配偶來港 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否換血的的新方式
打破 單程證 每天 150的限制呢
無奈 中央與港府 隻眼開隻眼閉
當是回歸開始 18年計算
讀夠 7年可以成為永久居民
2015 區議會 2016 立法會
票債票償 便可知到威力!

新鮮人 said...

d內地人真係幾矛盾,
一邊話香港人乜乜物物,
又話香港無大陸實扑直,
話內地捚錢機會仲多仲大,
但係一邊鬧一邊要走落黎,
為什麼呢?
又或者一邊反西方主義,
但一代又一代咁送哂d子女出國留學,
然後落地移民,
佢地口口聲話愛國,
但又不斷咁走佬,
究竟佢地自己知唔知道自己做緊乜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中國數千年曆史外族入侵無數次
歷代都有記載天災人禍 中原氏族不斷南遷
又有說如今華南的方言 最接近中原古話

中國人有能力者往外逃實在已經印記在 DNA
是 風險管理 risk management 之一
多買一個保險 狡兔三窟
至於表裡不一 口講和心想的不同
哈哈哈 這更是中國人強項
為自身安全為多賺幾個錢出走後
又返回中國繼續賺錢
身在曹營心在漢
心在曹營身在漢
interchanging/ interchangeable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