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November 04, 2011

具官

具官



最近《宇文泰蘇綽答問:具官》 ,又在互聯網電郵中再次廣為流傳,連續三天都收到友人轉發到小弟電子郵箱,甚至遠在千里之外,旅加的師兄也發了一篇給我。


《宇文泰蘇綽答問:具官》

宇文泰者北周開國奠基人也。當他作北魏的丞相模仿曹操“挾天子令諸侯”之時,遇到了與諸葛亮齊名的名士蘇綽。

宇文泰向蘇綽討教治國之道,二人密談了三日三夜,留下了如下極具現實意義和可操作性的不朽答問。

為便於廣大讀者閱覽,謹將歷史典籍中原來的文言文翻譯成如下白話文~


宇文泰問:國何以立?

蘇綽答:具官。

宇文泰問:如何具官?

蘇綽答:用貪官,反貪官。

宇文泰不解,問:為什麼要用貪官?

蘇綽答:你要想叫別人為你賣命,就必須給人家好處。而你又沒有那麼多錢給他,那就給權,叫他用手中的權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處了嗎?

宇文泰問:貪官受惠,又會給我帶來什麼好處?

蘇綽答:他能受惠是因為你給的權,所以,他為了保住自己的好處就必須維護你的權。這樣,你的統治不就牢固了嗎?如果沒有貪官維護你的政權,那麼你還怎麼鞏固統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問:既然用了貪官,為什麼還要反呢?

蘇綽答:這就是奧妙所在了。只有反貪官才能欺騙民眾,才能鞏固政權。

宇文泰大惑說:愛卿快說其中的奧秘。

蘇綽答:這有兩個好處:

其一,天下哪有不貪的官?

對於官,不必怕他貪,怕的是他不聽你的話。以反貪官為名,消除不聽你話的官,保留聽你話的官。這樣既可以消除異己,鞏固你的權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對你的擁戴。

其二 官吏只要貪贓枉法了,把柄就在你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此為由滅了他。貪官怕你滅了他,就只有乖乖聽你的話。

所以,反貪官是你駕禦官的法寶。如果你不用貪官,你就失去了這個法寶。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擁戴,他不聽話,你沒有藉口除掉他;硬去除掉,也會引來黎民騷動。對於貪官,你一是要用,二是要反,使官僚隊伍成為清一色擁護你的人。

蘇綽突然又問:如果因為用了貪官而招致民怨沸騰怎麼辦?

宇文泰一驚,便問:愛卿有何妙計可除此患?

蘇綽答:祭起反貪大旗,加大宣傳力度,證明你心繫黎民。

讓民眾認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只是那些貪官,把責任都推到他們的身上,千萬不要讓民眾認為你是貪官的後臺。必須讓民眾認為,你是好的。社會出現這麼多問題,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們不好好執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問:民怨太大的官吏,拿他們怎麼辦?

蘇綽答:宰了,為民除害!把他們搜刮的民財放進你的腰包。這樣你可以不負搜刮民財之罪責,而得搜刮民財之實惠

蘇綽最後總結說:

用 貪 官 來 鞏 固 政 權,

縱 貪 官 來 培 植 死 黨,

除 貪 官 以 消 除 異 己,

殺 貪 官 來 收 買 人 心,

沒 收 貪 官 錢 財 充 實 國 庫,

這 將 是 長 治 久 安 之 計。



在網上沒有找到文言文的原文,也找不到出處,是否後人杜撰出來,我不再深究。對於權術的運用,中國自古皆有,運用過於明顯者,被批為弄權奸到出面,含有貶義。運用權術得宜者,實是暗中玩弄平衡的把戲,被後世某集團讚賞。不竟這靠的是人,稱為“人治”,要人在方才可以運用得宜,若此要人得重病或死亡,那就全散了!


歐美國家屬民主先進,攪出三權分立:立法、執法、司法,各司其職,各有自己的權限。國家級設總統、首相、主席、總理,又再引入議會制度。美國有總統府,又有參議院和眾議院;英國有首相府,又上議院和下議院;法國除了總統,下面還設有總理,又有國民議會和參議院;諸如此類 etc etc。


民主先進國攪出三權分立稱之為“法治”,世人都認為“法治”比“人治”好,因為省卻了要人若得重病或死亡那就散了,引發起混亂。不過所謂“法治”,只是將權力分散,取得權力平衡,實為互相制肘,由個人化伸延團體化。


很有理想的 奧巴馬總統 憑著 Change 上台,面對共和黨留下來,金融海嘯後的爛攤子,在處理經濟復甦,挽救失業數字,推行 health care 等等內政的議題上,因為眾議院控制多數票落人共和黨手中,民主黨在參議院亦只得些微優勢,加上在具爭議性的法案,有些民主黨議員偶會倒戈,令 奧巴馬 的施政,變得舉步維艱,進退失據,處處碰壁,焦頭爛額,連任機會下降。美國是有 Change,但沒有 Change Good!


權術的運用,由個人轉移到法制上,玩的其實也是人,有人的地方就可以玩弄權術。


後記:
改革開放中國的崛起,由於權力被一小撮人控制,兼且欠缺輿論監察,每一條新法例施行,本來是好事總會變成壞事,就變相成為多以項目,讓這一小撮有權力者去貪污收虧,貪腐變成改革開放後最令人擔憂其中一項。那一個當官的不貪呢?清廉的官不是沒有,甚為罕見吧!也沒有幾多人相信他她真的不貪,只是沒有讓人家發覺,是貪得巧妙,沒有明目張膽地去貪罷了!


歐美民主政府崇尚廉潔,又有民主制度去監察監督,要貪污讓貪官得到利益沒咁容易,不過可以透過隱式利益輸送,給予優惠福利政策社會某階層,來鞏固選票票源,達致總統競選連任,或每次大選政黨都得到執政權,可以繼續組成執政內閣。


不過優惠社會福利政策,會愈來愈給得多給得廣,一旦打開了財政缺口,容易令財政收入未能相應增加,成為入不敷支,唯有增加國債,弄至債台高築,要收緊福利政策,削減開支,要收窄出入預算差距,平衡收支,由寬入緊,引起社會反對,這個現象普遍成為歐美民主先進國家的共有困境,卻是不爭的事實!




伸延閱覽:
玩弄權術的藝術 時尚網
宇文泰蘇綽答問:具官 谷歌搜尋



我的舊文:
罵殺與捧殺
功高蓋主
聰明反被聰明誤



Wednesday, November 02, 2011

小商戶的困局

小商戶的困局



香港的汽車用燃油零售供應商只得幾間油公司,缺乏互相競爭誘因,國際原油價格波動,被評為加快減慢,並受到質疑為隱性“Cartel 卡特爾”已成為公開詬病!


【維基百科】A cartel is a formal (explicit) agreement among competing firms. It is a formal organization of producers and manufacturers that agree to fix prices, marketing, and production. Cartels usually occur in an oligopolistic industry, where there is a small number of sellers and usually involve homogeneous products. Cartel members may agree on such matters as price fixing.



汽車用燃油十多元一公升,一般私用小汽車入滿一缸汽油,加減四十公升便是約六百多元,汽車要飲油無奈受到“卡特爾”價格操控 price fixing 之待遇,想不到幾元一罐健兒可樂,幾呅一包出前一町即食麵,也受到供應商操控價格,需要跟從供應商建議售價出售,並以拒絕供貨來作威脅不跟從的小商戶。


【明報專訊】繼「阿信屋」疑因罐裝可樂定價太低,遭代理太古封殺後,深水埗有小本經營雜貨店,亦懷疑因將出前一丁即使麵的定價太低,遭某大超市向代理商日清投訴,日清銷售員遂向雜貨店施壓,指若不跟隨建議價10元3包出售出前一丁,將拒供貨。

代理稱不跟建議價不供貨
身兼消委會委員的立法會議員李華明,今日會陪同雜貨店老闆召開記者招待會,並會提供貨單,公開日清疑封殺小商戶的來龍去脈。

據李永達了解,該間位於深水埗的雜貨店是由2名青年小本創業,因區內低收入人士以及長者較多,故該店亦以薄利多銷策略服務區內街坊。雜貨店早前一直直接向代理商日清購入出前一丁即食麵作零售,每包麵來貨價為2.7元,但代理的「建議零售價」為10元3包,即約3元3角一包。該雜貨店決定「賺少一點」,售3元一包,吸引區內市民購買,銷情理想。

疑大型超市幕後施壓
雜貨店老闆早前接獲代理商日清的銷售員通知,由於他們接獲大型超市「乍型」,指該店以3元平售出前一丁有違建議零售價,故該雜貨店若不跟從建議零售價出售出前一丁,便會停止供貨。店東因擔心從此缺貨,遂無奈跟從。因該店的出前一丁從此與超市同價,故生意額隨即下跌,店主深感小本經營店舖,卻遭大企業欺壓,有違自由市場競爭精神,故決定站出來尋求公義。

李華明指出,該雜貨店與代理商的交貨付款紀錄一直理想,全部以現金交易,並無拖數,若只因為貨品零售價不跟隨建議價而遭施壓,實在不能接受。小市民創業遭到大企業壓迫問題,必須正視。



初讀經濟學入門“聶氏”Lipsey: An introduction to positive economics,有一項目 price discrimination 價格歧視 or 差別取價。


【維基百科】差別取價(Price Discrimination) 指的是以高低不同之價出售相同的產品或服務,通常以顧客對象、地區……等特性作為區分。差別取價又分為下列三種:

第一級差別取價:
又稱為「完全差別取價」,在生產者可以完全獲知消費者的需求條件下,生產者依照消費者每一單位願付最高之保留價格來銷售,以剝削全部消費者剩餘的訂價方式。

第二級差別取價:
又稱為「區間定價」,生產者依照消費者不同的購買數量區間,訂定不同的價格出售,以剝削部分消費者剩餘的訂價方式,例如計程車里程。 分「區間定價法」及「數量訂價法」,區間定價法舉例如:用水1~10度價錢和用水10~20度價錢算法不同;數量訂價法舉例如:水果1斤20元,5斤90元。

第三級差別取價:
此取價方法又名市場分隔,原因為生產者必須能夠有效區隔不同市場之消費者的前提下才可實施。傳統看法下,此定價方式之成因為消費者擁有不同的需求的價格彈性,最常見的例子如電影票分為學生票與成人票,且不同票之間不能轉售,否則將產生套利行為。



以上面的現象,小商戶是位於深水埗的雜貨店,購入出前一町即食麵作零售,每包麵來貨價為2.70元,但代理的「建議零售價」為10元3包,即約3元3角一包。該雜貨店決定「賺少一點」,售3.00元一包,吸引區內市民購買,銷情理想,不需要用經濟學去解釋,其實只屬街頭智慧 street smart,中國人叫作“薄利多銷”,以量來填補個別價格差距,最終達到增加總銷售金額。


其實在金融業操作,也有相似運作,在金融市場上賺錢,暫時只知道有 the four market roles financial markets are:Hedging 對沖,Long or Short term Investment 投資,Speculation 投機,and Arbitrage 套利,四個正當合法途徑。


【維基百科】套利亦稱套戥,通常指在某種實物資產或金融資產(在同一市場或不同市場)擁有兩個價格的情況下,以較低的價格買進,較高的價格賣出,從而獲取無風險收益。

例如,某支股票同時在倫敦和紐約交易所上市,同股同權,但是在紐約標價10美元,在倫敦卻標價12美元,投資者就可以在紐約買進,到倫敦賣出。又比如在貨幣交易上進行套利,如借入利息較低的貨幣為融資,買進高息貨幣以賺取匯差或利差。



真正的情況當然沒有10美元和12美元,這麽巨大的差距,通常只有幾個點子(一個點子是 1/100th of 1%),單單看似很微少,但若以數以億計的交易額,就會變成可觀的利潤。不過世上沒有那麼多的傻子,這個差距很快就會閂門,全球的交易員交易商都“目及”實這些筍盤。


今次小商戶賣可樂賣町麵,本來對供應商代理商來說,絕對沒有影響他們整體銷貨量,卻出現由供應商代理商出面閂門,以停止供應威脅小商戶,逼令停止降低零售價,進行薄利多銷,不難令人聯想到,連鎖式大商戶才是幕後的黑手。


小商戶在一個社區做小買賣可以賣出貨量總有限,點都不及具備全港性銷售網絡的連鎖店的總貨量可比,這足以令供應商代理商屈服,去採取行動扼殺小商戶,因小商戶的困局就是缺乏議價能力,可以讓此等惡事,在香港發生確令人扼腕嘆息。


各位:話分兩頭,競爭條例草案修訂推出在即,而且其中條文甚受各界爭議,尤其是小商戶中小企反對最烈。新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蘇錦樑近日在電台節目表示,現時香港沒有跨行業的競爭法例,因此難以在法例權力框架下對「反競爭行為」作出調查,若競爭法訂立後再遇到同類型個案,便可透過競爭事務審裁處及法院審理,懲處「反競爭行為」。


容許我又套用陰謀論,蘇局長是否在借力打力,表面趕鬼實為接鬼!



後記:2011-11-03 名報社評:良心雜貨店被迫加價 突顯競爭法須快實施
【明報專訊】深水埗一家雜貨店的東主,以薄利多銷手法出售出前一丁即食麵,但是代理商的銷售員要求他按建議價銷售,否則將不獲供貨云云。雖然代理商公司已澄清,不會就零售商偏離建議價而停止供貨,而百佳也表明絕不會向供應商施壓,以影響其他人的零售價。

不過,近期這類逼迫良心店舖的事一再發生,使人質疑是否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操控着影響民生貨品的價格,也提醒政府和立法會議員,盡快通過實施有阻嚇力競爭法的重要,只有這樣,才可以對企圖以不當手法逼競爭對手加價的行為,有阻嚇作用;同時,我們呼籲有類似遭遇的小商人站出來,向這些不當手法說不。

雜貨店與阿信屋 同因低價售貨「出事」
深水埗有青年小本經營,在區內開設雜貨店,鑑於區內低收入人士和長者為數衆多,雜貨店以薄利多銷策略營運,服務街坊。例如,他們向代理商日清進貨出前一丁即食麵,每包來貨價2.7元,以3元出售;代理商建議零售價為10元3包,即約3元3角一包,結果,雜貨店老闆接到代理商的銷售員通知,

由於接到區內某大型超市投訴,指雜貨店未按建議價售賣出前一丁,若雜貨店不跟從建議價,便會停止供貨。雜貨店老闆表示為免斷貨,只有無奈跟從,與超市同價,自此,雜貨店售賣的出前一丁即銷量下跌。

老闆慨嘆按市場自由競爭原則和精神,應該容許經營者各自按不同情况定價,現在卻遭大集團欺壓,小本經營店舖生存空間固然被擠壓,他的顧客也被迫買貴貨,絕不公平。

除了這家雜貨店,以低價招徠的連鎖店「759阿信屋」,近期也有同樣遭遇。據阿信屋老闆透露,他們就太古可口可樂的可樂罐裝售價,與供應商認知不同,決定不售賣香港的罐裝可樂,只向太古訂購其他飲品,但翌日便收到通知,全部飲品都不獲供應,老闆懷疑太古是受了其他財團的壓力。

太古可口可樂香港發言人表示,公司因成本上漲調高部分產品批發價格,並向客戶提供建議價格,客戶可自訂售價。發言人稱,太古未有接獲阿信屋新訂單,故未有供貨云云。

隱約有一隻看不見的手 操控定價損害市民利益
是否有超市和財團向日清和太古施壓,使得上述雜貨店和阿信屋未能以較廉宜價錢出售貨品,暫時無從查證;箇中緣由雖未能大白天下,但是仍有兩點值得關注:

首先,據知所謂建議零售價,在代理和零售層面一貫存在,作為潛規則,零售商為了保持與代理的關係,確保獲得供貨,大多會按建議定價。上述雜貨店和阿信屋所以「出事」,與經營者都是新加入營運有關,他們未理會潛規則,真箇自行定價,結果都遇到麻煩;然而,最令人擔心的,並非個別小商戶的遭遇,而是與民生直接關連的定價權,是否有人為操控?若是如此,消費者只能被迫買貴貨,低收入階層更是百上加斤。

其次,約3年前通脹升溫之時,消委會和政團格價,揭發部分超市貨品的售價,並非一般人以為的較低,反而較雜貨店、藥房等店舖為高。一名在沙田經營雜貨店30多年的老闆透露,消委會當年格價後,隨即有供貨商向該店施壓,拿着所供應雞粉、粟粉等價單,指該店售價在區內較便宜,要求他們加價。

所以,綜合上述兩類情况,顯示供應商對於零售商是否執行建議零售價,較過往重視。嚴格而言,供應商只應關切批發價一視同仁,只要收到貨款,則零售商以什麼價錢出售,供應商不應橫加干預。近期供應商連續對付兩家低價賣貨品的店舖,若涉及大型超市和財團幕後操作,則顯示香港的營運生態惡化,小市民創業空間被壓縮,市民向上流動的機會減少,市場壟斷情况愈趨嚴重,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

假如深水埗雜貨店老闆所說屬實,即大型超市透過代理以斷絕供貨,逼雜貨店加價,根據研議中的《競爭法》,應已涉及濫用市場優勢,屬於違例行為;另外,關於阿信屋事件,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蘇錦樑表示,若競爭法實施後遇到同類個案,就可以透過競爭事務審裁處及法院審理,懲處「反競爭行為」。

所以,上述兩宗個案提供了現實事例,讓政府和立法會議員檢視擬議中的競爭法條例草案,是否足以杜絕有關情况,保障公平競爭。目前政府提出的競爭法草案建議,對於懲處單一供應商因為個別商戶零售價低而拒絕供貨的行為,被認為有灰色地帶,難以杜絕。阿信屋事件,可以讓政府檢視法例與現實是否存在落差,研究修補強化之道;競爭法必須有牙,才有足夠阻嚇力。此外,其他小商人如有類似上述二店的遭遇,亦請盡快站出來予以揭露,以便肅清這些不利香港的營商手法。



就看今次事件,立法保護小商戶的條文是有其必要性,但大家必須詳細研究審核連帶一起整個競爭法條例草案,否則:「前門拒虎,後門進狼。」受害的不僅是小商戶和中小企業還有廣大市民消費者!




伸延閱覽:
Cartel 卡特爾 維基百科
廉售出前一丁被阻 雅虎新聞網
阿信屋封殺事件簿 新浪新聞網專題
差別取價 price discrimination 維基百科
套利亦稱套戥 Arbitrage 維基百科
良心雜貨店被迫加價 突顯競爭法須快實施 雅虎新聞網
家農雜貨店廉售即食麵被逼加價 谷歌新聞搜尋





我的舊文:
灞陵傷別
小舖位話滄桑
小舖位再話滄桑





Monday, October 31, 2011

Shark Fin Soup

Shark Fin Soup




魚翅碗裡的風波 。。。。。。!


【加東明報專訊】多倫多市議會昨日終於作出最後表決,以38﹕4壓倒性投票通過建立附例﹐裁定於多倫多內禁止藏有、售賣以及食用(consumption)魚翅食品。

密西沙加市政府雖於本月12日,通過禁止食用魚翅的附例﹐但密西沙加市華商會認為市府無權通有關附例﹐故已去信市府的法律部門﹐挑戰市府有關的決定。華裔會已獲市長麥考蓮邀請﹐於今早9時出席該會特別會議﹐商討魚翅附例問題。但會議具體內容則並不清楚。

密沙加市華商會名譽會長胡子修說﹕「無論如何﹐(於今早會議上)我們都會極力爭取。現在已不是做生意的問題﹐而是立法是錯是對的問題。若為環保而禁魚翅﹐為何如今在超市隨時還買到鯊魚肉﹖」

密西沙加華商會會長朱洪恩認為禁魚翅附例有漏洞﹐他前日表示﹐根據附例﹐所有運輸公司﹐所有有關人士都會被起訴﹐因為密市政府說擁有魚翅屬違法﹐但從聯邦政府來看﹐這是合法的商業貿易。

密市華商會指附例令到本地華裔社區受到不公平的針對﹔而該會又質疑市政府單獨通過附例的權威性。該會相信密市市議會通過這樣的附例﹐是忽略了該市市府法律部門的一個報告﹐稱只有聯邦政府有權禁售及禁食用魚翅﹐市府附例是超出了其權限。

密市於兩周前通過禁食魚翅的附例﹐但至今未有具體細節。但已密市已有餐館被西人食客質問﹐何解餐牌上還有魚翅菜式。

該名酒樓負責人羅先生有點不忿地說﹕「政府剛立法﹐即使要執法﹐都應該有寬限期。就算是馬上執行﹐也不一定馬上要更新餐牌﹗」

羅先生表示﹐由於魚翅屬於貴價品﹐一般來說﹐酒樓不會多入貨﹐即使入貨都是應付婚宴嫁娶。婚宴旺季的夏天已過﹐冬天聖誕又未到﹐故存貨應不多。存備最多貨的應為供應商﹐他估計﹐政府即使立法﹐只要有1年寬限期的話﹐期限前散貨應沒有問題。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幾個市議會通過附例,立法禁止藏有、售賣以及食用(consumption)魚翅食品。布蘭福德,奧克維爾,多倫多,和密西沙加,成為全加拿大暫時四個立法禁魚翅的城市。根據新通過的附例,所有運輸公司﹐所有有關人士都會被起訴﹐因為市政府說擁有魚翅屬違法﹐但從聯邦政府來看﹐這是合法的商業貿易。





根據新通過的附例,初犯者最高罰款5,000元,第二次最高罰款25,000元,第三次觸犯的罰款可達10萬元,就算是藏毒的刑罰都比藏魚翅罰款輕5倍,以後緝魚翅好過緝毒。更可笑是若為生態環保,保護鯊魚的數目而禁魚翅﹐新通過的附例卻沒有禁售其他的鯊魚食品,例如在超市隨時還買到鯊魚肉。


環保分子企圖禁止捕殺稀有的藍鰭吞拿魚,藍鰭吞拿魚刺身是魚生的極品,可惜卻沒有成功禁捕、禁售、禁吃,至今高價的大中細拖奴刺身,仍然是食家們的腹中物,不過因為有價有市有需求,人類已成功經研究出養殖野生藍鰭吞拿魚的方法。還有加拿大每年殺死數以萬計的海豹 Harp seals,包括出生僅只25天幼海獅,加工海豹的皮毛 pelt 是加拿大重要收入的工業。


有沒有魚翅吃,對新一代華裔應沒有必要性,不過看來主流加拿大人是存在雙重標準,針對華裔社會吃魚翅,無怪引來一些旅加華裔的反對,尤其是從事有關魚翅運輸、零售、製作、宴會(餐飲)等等的行業,從業員紛紛發出批評,甚至推到話是種族文化歧視。我認為不需要,也不必要,牽涉到 racism 這層面。


人離鄉賤,到外地:謀生,安居,求學,至到落地生根,以外國為家入籍唱國歌,被稱為華裔XX國人YY國人ZZ國人,不能與主流社會享受到平等。就如豬牛羊雞鴨鵝,已經人工養殖多年,當作人類主要食用肉類來源,只要鯊魚翅有價有市有需求,就有人嘗試養殖方法。今次加拿大魚翅碗裡的風波,尚屬細微小事,未至種族仇恨,沒有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就當作茶餘飯後閒談的話題吧。



補充:
【維基百科】In Canada, the season for the commercial hunt of harp seal is from November 15 to May 15.Most sealing occurs in late March in the Gulf of St. Lawrence, and during the first or second week of April off Newfoundland, in an area known as the Front. This peak spring period is generally referred to as the "Canadian Seal Hunt".

In 2003, the three-year harp seal quota granted by Fisheries and Oceans Canada was increased to a maximum of 975,000 animals per three years, with a maximum of 350,000 animals in any two consecutive years. In 2006, 325,000 harp seals, as well as 10,000 hooded seals and 10,400 grey seals were killed. An additional 10,000 animals were allocated for hunting by aboriginal peoples. The current northwest Atlantic harp seal population is estimated at 5.6 million animals.

Although around 70 percent of Canadian seals killed are taken on the Front, private monitors focus on the St. Lawrence hunt, because of its more convenient location.The 2006 St. Lawrence leg of the hunt was officially closed on Apr. 3, 2006; sealers had already exceeded the quota by 1,000 animals. On March 26, 2007 the 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 government launched a seal hunt website.

Warm winters in the Gulf of St. Lawrence have led to thinner and more unstable ice there. In 2007, Canada's federal fisheries ministry reported that while the pups are born on the ice as usual, the ice floes have started to break up before the pups learn to swim, causing the pups to drown.

Canada reduced the 2007 quota by 20%, because overflights showed large numbers of seal pups were lost to thin and melting ice. In southern Labrador and off Newfoundland's northeast coast, however, there was extra heavy ice in 2007, and the coast guard estimated as many as 100 vessels were trapped in ice simultaneously.

The 2010 hunt was cut short because demand for seal pelts was down. Only one local pelt buyer, NuTan Furs, offered to purchase pelts; and it committed to purchase less than 15,000 pelts. Pelt prices were about C$21/pelt in 2010, which is about twice the 2009 price and about 64% of the 2007 price. The reduced demand is attributable mainly to the 2009 ban on imports of seal products into the European Union.

The 2010 winter was unusually warm, with little ice forming in the Gulf of St. Lawrence in February and March, when harp seals give birth to their pups on ice floes. Around the Gulf, harp seals arrived in late winter to give birth on near-shore ice and even on beaches rather than on their usual whelping grounds: sturdy sea ice.

Also, seal pups born elsewhere began floating to shore on small, shrinking pieces of ice. Many others stayed too far north, out of reach of all but the most determined hunters. Environment Canada, the weather forecasting agency, reported the ice was at the lowest level on record.

Export
Canada's biggest market for seal pelts is Norway. Carino Limited is one of Newfoundland's largest seal pelt producers. Carino (CAnada–RIeber–NOrway) is marketing its seal pelts mainly through its parent company, GC Rieber Skinn, Bergen, Norway.[53] Canada sold pelts to eleven countries in 2004. The next largest were Germany, Greenland, and China/Hong Kong. Other importers were Finland, Denmark, France, Greece, South Korea, and Russia.

Asia remains the principal market for seal meat exports. One of Canada's market access priorities for 2002 was to "continue to press Korean authorities to obtain the necessary approvals for the sale of seal meat for human consumption in Korea."Canadian and Korean officials agreed in 2003 on specific Korean import requirements for seal meat. For 2004, only Taiwan and South Korea purchased seal meat from Canada.

Canadian seal product exports reached C$18 million in 2006. Of this, C$5.4 million went to the EU. In 2009, the European Union banned all seal imports, shrinking the market. Where pelts once sold for more than $100, they now fetch $8 to $15 each.






伸延閱覽:
明報加東2011-10-26版 mingpaotor.com
shark fin ban cbc.ca
Canada Seal Hunting and Trade 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