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March 08, 2009

司法獨立? 一視同仁?

司法獨立? 一視同仁?



二零零八年三月,中國的西藏拉薩,發生藏民騷亂,當局平息騷亂,卻引發全世界關注,以為中國又在武力鎮壓藏民,加上西方傳媒選擇性歪曲報導,誤導西方善良的民眾,聲討之聲不絕,助長藏獨份子愈是猖獗。


旅居歐美的中國僑民,加上華裔移民,不得不站出來,撥亂反正,在西方國家發動遊行,參與『宣傳西藏真相 維護組國統一』活動。四月十三日,加拿大東部的的華人,從不同城市,百輛私家車商場集合,齊赴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繼續『宣傳西藏真相 維護組國統一』活動。


網友傳來 youtube 新聞片段,觀乎西方傳媒還是存著偏差傾斜,主播沒有特別評論,但其中一段新聞,我聽到負責的『記者』說『ironic enough』,這含有貶義的字眼。西方人對中國,旅居海外華僑,以及歸化了的華裔移民,依然存著偏見。


就在北京奧運開幕前,七月卅一日加拿大緬尼托巴省,發生了一件駭人的新聞,楓葉國的城際穿梭巴士『灰狗 Greyhound』上,有人被亂刀殺死,兇手還把死者頭顱切了下來,拋向到場的警察。疑犯欲打破車窗逃跑,終被當地警察制服,收押入監倉,等候開庭聆訊。


經過初步法律程序,疑犯證實為華裔男子李偉光,到了二零零九年三月審判有了初步裁決。


《加東明報》溫尼辟3月4日加新社電:緬尼托巴省灰狗巴士砍頭案周三續審﹐控方同意華裔疑犯李偉光(Vince Li 音譯)精神分裂﹐以為上帝控制他殺人﹐毋需承擔刑責。審訊完結﹐法官周四裁決。

李偉光在審訊前﹐接受精神病專家魯騰伯格(Jonathan Rootenberg)多次評估﹐他說自己去年7月在一輛灰狗巴士上﹐當著30多名驚嚇乘客面前﹐亂刀捅死麥克萊恩(Tim McLean)並無犯錯。

溫尼辟法庭周三宣讀李偉光的評估報告﹐引述李偉光的話說﹕「上帝說﹐我必須履行使命殺死他。很顯然﹐當時我是上帝之子、上帝使者、邪惡上帝的代表。

「不是我殺人﹐是上帝揀選我殺他。上帝用這雙手殺人﹐問題這是我的雙手﹐假如我沒有左﹑右手﹐便不能持刀殺人。上帝操縱了我﹐控制我雙手。」

審訊完結今有裁決
法官斯卡菲爾德(Justice John Scurfield)將於周四作出裁決﹐40歲的李偉光殘殺22歲的麥克萊恩﹐應否承擔刑事責任。歷時一天,多集中李偉光精神狀況的作證後﹐審訊便完結。

儘管麥克萊恩的親友希望﹐李偉光至少監禁25年﹐但控、辯雙方均認為﹐由於李偉光患有精神病﹐因此不必承擔刑責。

檢控官達爾敏(Joyce Dalmyn)說﹐對於任何聽到李偉光殺人細節的人來說﹐李偉光顯然「瘋了」﹐不應承擔刑事責任。她在結案陳詞中說﹐法庭甚至不必聽取精神病專家的報告。「他脫離了現實世界﹐無法分辨錯與對。」辯護律師利布曼(Alan Libman)說﹐本案清楚明確。「它近乎毫無合理疑點﹐沒有互相矛盾的證據。」

麥克萊恩的母親德德利(Carol deDelley)則說﹐此次審訊李偉光根本就是「例行公事」﹐允許免除被告刑事責任的法例﹐是把被告的權利置於受害者的權利之上。

假如李偉光被裁定毋需負上刑責﹐他不會留有犯罪紀錄﹐每年由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決定他應否獲釋。


這個裁決:

是彰顯了加拿大的司法獨立?

是證實了加拿大的司法,是對不同族裔一視同仁?

還是加拿大的立法,法例上出了錯誤,容許殺人犯,利用『精神不健全』,可以洗脫殺人的刑事罪行?

加拿大主流社會,對華人可會是一視同仁?還是對華人繼續歧視呢?


後記:正式裁判沒有兩樣,祇是增多了個委員會。
《加東明報》溫尼辟3月5日加新社電:緬尼托巴省灰狗巴士斬首案﹐法官周四裁定疑犯李偉光(Vince Li 音譯)精神有問題﹐不用負上刑責。李偉光的命運﹐何時或能否重返社會﹐由一個委員會決定。死者家屬指控他﹐「殺人後逍遙法外」。

法官斯卡菲爾德(John Scurfield)說﹐李偉光去夏在緬省殺死麥克萊恩﹐案件「怪誕」和「駭人聽聞」。

但他說﹕「被告的行為以及案發的經過﹐強烈證明兇手出現神經錯亂。他並未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錯﹐他認為自己是自衛﹐是在上帝的指示下行動。」

麥克萊恩的家人說﹐此次裁決令他們無法平靜﹐現在他們覺得有責任﹐今後將參加李偉光每年的精神評估﹐確保李偉光永遠都不能夠獲釋。

麥克萊恩的姐姐斯馬特(Vana Smart)說﹕「他殺人之後卻逍遙法外﹐他不會有刑事案底﹐檢討委員會認為他適合返回社會時﹐他可以找到託兒所工作﹐還能出境。」

DNA樣本存檔 不留案底
40歲的李偉光被控二級謀殺罪﹐但他否認控罪。當局會將他的DNA樣本存檔﹐但不會留有案底。

一個罪犯檢討委員會將在90天內決定﹐如何安排他到醫療機構治療。今後﹐該委員會每年都會檢討李偉光的精神狀況﹐以確定他能否重返社會。

斯卡菲爾德在裁決中說﹕「這並不意味?他可獲自由﹐那些不負刑責但仍威脅社會的人﹐可能終身囚在醫療機構。」

麥克萊恩的母親德德利(Carol deDelley)說﹐當局應該修改法律﹐一些人雖因精神異常而犯罪﹐但仍應該負擔刑事責任。

控、辯雙方的律師則表示﹐已經伸張了正義。檢控官達爾敏(Joyce Dalmyn)說﹐控方別無選擇﹐只能同意李偉光不負刑責。檢討委員會將做好本份﹐確定李偉光今後能否獲釋。

委員會必須小心考慮﹐一個病人能否在社會立足﹐或會對公眾構成威脅。



伸延閱覽:
加國華人巴士上殺人斷頭因精神病獲判無罪 法新社
加國長余巴士斬首案疑兇脫刑責 星島日報
加斬頭吃人肉華漢判入精神病院 星島日報
加國巴士殺人案華裔疑兇或毋須負刑責 星島日報
加巴士兇案華裔疑兇或精神病院度餘生 星島日報
加拿大斬首疑犯獲免刑責 明報
加斬首案兇手判入院 死者家屬不滿 明報


我的舊文:
加拿大渥太華的集會
厚顏面皮厚之輩 非石頭姐姐科齊哥哥莫屬
駭人的新聞 懈人的新聞




13 comments:

微豆 Haricot said...

Based on media reports, and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applicable Canadian laws, it is my opinion that the court's decision has more to do with the accused's mental sickness and nothing to do with his ethnic background. I would also submit that the link to Tibet is quite irrelevant in this case.

We should avoid wearing politically tainted glasses and cast suspicion every time the words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a" appear in the same sentence, unless there are substantiated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

微豆 Haricot said...

Sorry, I meant to say "casting" and not "cast".

收買佬 said...

普通法國家的刑法﹐精神病者殺了人唔會被判監﹐只會判去精神病院度坐。但唔好以為去精神病院等同走甩﹐蓋精神病院受到的對待更加不人道扮short 入去的﹐慘過坐監﹕其他病人隨時襲擊你﹐護士醫生亦唔會對你客氣。你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坐監唔會0甘隔離的。或可參考電影"飛越瘋人院"。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
西方人仍然歧視華人,
法例是早已定落下來,
不是因為今次而立法,
若果被告是主流人士,
經醫學專家證明有病,
以下這番話可會不同?
『麥克萊恩的母親德德利(Carol deDelley)則說﹐此次審訊李偉光根本就是「例行公事」﹐允許免除被告刑事責任的法例﹐是把被告的權利置於受害者的權利之上。』
還有
『麥克萊恩的姐姐斯馬特(Vana Smart)說﹕「他殺人之後卻逍遙法外﹐他不會有刑事案底﹐檢討委員會認為他適合返回社會時﹐他可以找到託兒所工作﹐還能出境。」』
仲有
『麥克萊恩的母親德德利(Carol deDelley)說﹐當局應該修改法律﹐一些人雖因精神異常而犯罪﹐但仍應該負擔刑事責任。』
這是加拿大固有的法例,他們應向立法機構要求檢討法例,避免將來同類似裁決。但孤勿論不能推倒李偉光這次的裁決。
anyway李偉光不是即時可以獲得釋放。
『斯卡菲爾德在裁決中說﹕「這並不意味?他可獲自由﹐那些不負刑責但仍威脅社會的人﹐可能終身囚在醫療機構。」』
可能比坐監還更慘!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 hari 兄:
《《"casting" and not "cast".
有大分別嗎?愿聞其詳,
please elaborate more,thanks!

the inner space said...

收收兄:嘻!歡迎來訪。
Common Law 固然有精神病的不會被入罪,
Civil Law 民事 contract 都有 contract的任何一方是 insane/ insanity,contract 都可以是 void or voidable,唔知有冇記錯呢? 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 收收兄
睇完電影 changeling,李偉光被判入asylum,未必可以逍遙法外,同意可能更慘!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
re:李偉光的命運﹐何時或能否重返社會﹐由一個委員會決定。一個罪犯檢討委員會將在90天內決定﹐如何安排他到醫療機構治療。今後﹐該委員會每年都會檢討李偉光的精神狀況﹐以確定他能否重返社會。委員會必須小心考慮﹐一個病人能否在社會立足﹐或會對公眾構成威脅。

不知果個『委員會』有冇亞裔人士嘅呢?是怎樣組成的呢?有冇透明度?

微豆 Haricot said...

Space兄:

>> ... 以下這番話可會不同?

您說的發言人是受害者母親和姐姐,她們希望嚴厲懲罰被告,是意料中事。但根據媒体報導,法官和控丶辯双方律司都未有因為被告的種族膚色而影響判决罪名成立与否,這從蒙了眼睛的「正義女神」來看是非常重要!!

>> ... 不知果個『委員會』有冇亞裔人士嘅呢?是怎樣組成的呢?有冇透明度?

我認為這個『委員會』成員的選擇应是以医學專業資格為首要,避免有種族偏見之嫌。

>> ... "casting" and not "cast".有大分別嗎?愿聞其詳

我是在文法上作了一個錯誤,解釋如下:

(a) 用casting是支持我的理論: We should avoid wearing politically tainted glasses and (we should avoid) casting suspicion every time the words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a" appear in the same sentence ...

(b) 用cast 是自打嘴巴: We should avoid wearing political tainted glasses and (we should) cast suspicion every time the words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a" appear in the same sentence ...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
》》受害者母親和姐姐,她們希望嚴厲懲罰被告,是意料中事。但根據媒体報導,法官和控丶辯双方律司都未有因為被告的種族膚色而影響判决罪名成立。

親人的心情容易理解,受過專業訓練的法律精英較能夠保持中立持平,但不知一般加拿大主流社會,市民大眾有何回應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 hari 兄:
》》這個『委員會』成員的選擇应是以医學專業資格為首要,避免有種族偏見之嫌。

如此說法,則『委員會』成員推選,不是公開的,不具透明度的,咁由誰來負責,還是由主審法官個人直接指派?

暫時香港報章在沒有跟進,加東明報亦唔見有,可能靜靜地就乏人關注。

下一個有關新聞,可能就是李偉光在瘋人院asylum死去了,咁就了事!

the inner space said...

lastly Hari 兄:
>> ... "casting" and not "cast".有大分別嗎?

謝謝你的詳細解析,我是個ESL,沒有察覺到,原來有咁大分別。

微豆 Haricot said...

>> ... 市民大眾有何回應呢?
* My sense is that most people were just horrified by what had happened and the focus was on this CRAZY person rather than this CHINESE person.

>> ... 咁由誰來負責,還是由主審法官個人直接指派?
* I don't know but am sure there are established protocols to guide the process. It is not the first time a murderer (regardless of race) has been found not guilty by reason of insanity.

>> ... 下一個有關新聞,可能就是李偉光在瘋人院asylum死去了,咁就了事!
* Sadly enough, that might happen if he is deemed a risk to soci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