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30, 2015

當娛樂新聞來讀

當娛樂新聞來讀




本是在《明報》讀到的(原來自《加拿大明報》姊妹報《明聲報》),而且內容是挺感人的喲,姑且先把人名 改做 XXX and YYY 女兒 ZZZ。


【明報專訊】XXX 和太太 YYY 相睇軼事,YYY 第一眼見到 XXX 的感覺是心灰意冷,因為對方「土裏土氣」,「還非常顯老」。

《人民日報》微信轉載《湛江晚報》2007年 10月 5日刊登的文章《YYY 談幸福家庭生活》,談到 XXX 夫妻的成長經過,兩人相識相戀結婚,以至他們的女兒 ZZZ。

文章稱,Y本來最不喜歡那種媒妁之言介紹式的戀愛婚姻,她想像中的愛情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浪漫,意中人要有清貧的書香之氣和質樸無華,又有寒門天才的自信與傲骨。她怎麼也沒料到,命運安排給她的伴侶卻是一個高幹子弟。

1986年底,朋友說要給 YYY 介紹對象。當聽說此人在廈門工作時,YYY 說:「兩地分居怎麽辦?」她本不想接觸,但聽朋友說此人「出類拔萃」時,才答應見見面。當時 YYY 已在歌壇擁有一席之地,且是解放軍總政歌舞團國家一級演員。早在 1982年她就已參加中央電視台第一屆的春節聯歡晚會,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獲得滿堂彩。

見面當天,YYY 故意穿條大軍褲,有意考驗一下對方是否只重外貌。一見面,YYY 心灰意冷,對方不單土裏土氣,還非常顯老。

誰知對方一開口就吸引了她。他不問「當前流行什麽歌」、「出場費多少」之類,開口便問:「聲樂分幾種唱法?」YYY 回答後,他又問:「很對不起,我很少看電視,你唱過什麽歌?」「唱過《在希望的田野上》。」他「哦」了一聲,「這歌我聽過,挺好的。」兩人就這樣談了很久,還和他約定了下次「不見不散」。

YYY 說:「當時我心裏一動——『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嗎?他純樸又很有思想。』後來他告訴我,『和你相見不到 40分鐘,我就認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雖然兩人都相互愛慕,但 YYY 的父母不願女兒嫁給高幹子弟,不想高攀,更不願女兒受委屈。XXX 就安慰 YYY:「我父親是農民的兒子,很平易近人。我家的孩子找的都是平民的孩子,況且家庭不能跟我們一生,我會向你父母解釋清楚的,他們會接受我的。」

1987年 9月 1日,YYY 和 XXX 在廈門舉行簡單婚禮。當時 X擔任廈門副市長,他向市長匯報,市長立即向市委、市政府領導發出電話邀請:「晚上7點,集合吃飯。」

到了喜宴時,市政府秘書長認出 YYY,他與 XXX 握手時不解地問:「她怎麽來了?」XXX 說:「她是我愛人。」官員陸續到來,有些人都認出了彭,就取笑 XXX 說,「好你個老X,你真能當保密局長了」,「搞得我們喝著喜酒還不知你和誰結婚 。。。。」。


(新浪网)




聰明的讀者一定早已經猜到了 XXX = 習近平 YYY = 彭麗媛 主席 和 主席夫人第一夫人 還有 第一女兒 ZZZ 習明澤


為了求真, 嗜悲 找到了原著 on 新浪網,原來是在 新浪娛樂 版,而非國家大事版。


习近平对彭丽媛一见钟情
2015年01月29日


【新浪娛樂】习近平和彭丽媛这对夫妻的爱情故事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他们组成的家庭会是怎样的呢。2007年10月5日《湛江晚报》刊登的文章《彭丽媛谈幸福家庭生活》,或许能给我们一些答案 。。。。。

彭丽媛谈幸福家庭生活:我的家庭,同所有老百姓一样

彭丽媛 15岁考入山东艺术学院中专部,18岁参军到总政,后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攻读大专、本科直至研究生,获硕士学位(我国声乐专业最高学历)。她是国家一级歌唱演员,全国政协委员。

20余年的舞台生涯,彭丽媛为什么总是光彩照人,有什么秘诀?她坦言道:“这跟我的家庭有关,如果我的婚姻不幸福,心有磨难的话,我能有这个光彩留给大家吗?”对于事业和家庭,彭丽媛的态度很鲜明:“一个女人,事业和家庭都很重要。若叫我为事业,不要家庭、不要孩子,我觉得不可以理解。家庭是女人的靠山,是平静的港湾。我的家庭,同所有老百姓一样,是一个普遍的家庭,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彭丽媛原以为自己熟悉农村生活,吃过不少苦。可未想到,习近平经历过的生活比她更苦。

习近平出生于 1953年 6月,祖籍陕西富平。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习仲勋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副主任。

有的人朝夕相见相知甚浅,有的人初见一面就相见恨晚。彭丽媛和习近平就属于后者。本来,彭丽媛最不喜欢那种媒妁之言介绍式的恋爱婚姻。她想象中的爱情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浪漫。在她的心灵深处,意中人既有清贫的书香之气和质朴无华,又有寒门天才的自信与傲骨。然而,她自己也没料到,命运安排给她的伴侣却是一个高干子弟。

1986年底,朋友给彭丽媛介绍了个对象。当听说此人在厦门工作时,彭丽媛说:“两地分居怎么办?”她本不想接触,但听朋友说此人“出类拔萃”时,才答应见见面。当时彭丽媛已在歌坛拥有一席之地,且是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早在1982年她就已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一届的春节联欢晚会,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获得满堂彩。

见面当天,彭丽媛故意穿条大军裤到朋友家中。她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重外貌。一见面,彭丽媛心灰意冷,对方土里土气不说,还非常显老。谁知那人一开口就吸引了她。

他不问“当前流行什么歌”、“出场费多少”之类,开口便问:“声乐分几种唱法?”彭丽媛回答后,他又问:“很对不起,我很少看电视,你唱过什么歌?”“唱过《在希望的田野上》。”他“哦”了一声,“这歌我听过,挺好的。”也许这就是心有灵犀。女友在楼下喊她,她没有走。她不仅同他谈了很久,还和他约定了下次“不见不散”。

彭丽媛说:“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吗?他纯朴又很有思想。’后来他告诉我,‘和你相见不到 40分钟,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第二次握手,两颗心更加被对方强烈地吸引着。他为她的执著、纯朴、善良而倾心;她为他的深刻、坦诚、顽强、也为他的事业心而倾慕。习近平坦诚地告诉她:“我从事行政工作,很可能一天十几个小时都不能顾及家。”

彭丽媛说:“事业搞好了,家庭才能搞好,两者相辅相成。”谈历史,谈现在,谈中国,谈国外,谈生活,谈追求。临别时,他深情地对她说:“虽然我们都受过很多苦,但是我们都保持了原有的纯真和善良,希望再次相见……”

彭丽媛在心头默默地以心相许。后来,家庭出现了一些阻力。彭丽媛的父母不愿女儿嫁给高干子弟。他们认为高干子弟中不乏纨绔子弟,不想攀高结贵,更不愿女儿受委屈。习近平安慰彭丽媛:“我父亲是农民的儿子,很平易近人。我家的孩子找的都是平民的孩子,况且家庭不能跟我们一生,我会向你父母解释清楚的,他们会接受我的。”

“文革”中,习仲勋是第一批受冲击的干部,而这个家庭也是“文革”中被冲击的第一批干部家庭之一。1969年 1月,习近平插队落户到陕西省延川县一个名叫梁家河的小山村,直到 1975年回北京上大学。

大学毕业后,习近平被分配到国务院办公厅,担任耿彪同志的秘书。

在陕北农村时,当地的老百姓有空就爱跑到习近平的土窑里,听他侃大山。习近平给父老乡亲讲大山外的世界,讲古今中外的事。村里人深深地爱上了他,老老少少都喜欢找习近平聊天。

习近平酷爱学习,白天干一天活,深夜还要在煤油灯下读书,读那些砖头一样厚的书。

1972年 8月,习近平作为知青积极分子,被延川县抽调到冯家坪公社赵家河大队搞“路线教育”。1973年冬天,习近平任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他带领社员到寨子渠打坝,当时天寒地冻,打坝的河渠里冰块很厚,不处理掉,坝基不稳,春天一融化,坝就塌了,会劳民伤财。工地上,习近平做了下渠挖冰块的动员,可是寒冷刺骨,社员们没有行动。习近平二话不说,第一个跳进冰水里往外搬冰块。干了一阵,群众感动了,纷纷脱掉棉袄、棉裤下水干了起来。

习近平带领社员们日夜奋战,给村里打了十几个土坝,治理了好几条烂沟。习近平还给社员们大办沼气,解决烧柴问题。当时,陕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曾专门到梁家河召开推广现场会。

1975年,习近平被推荐上清华大学,临走时,家家户户都请他吃饭。走的那天,全村人都没上山干活,排了很长很长的队送他上路,送了十多里,社员们还在送。

习近平哭了,说:“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不想走,就在这里扎根农村一辈子吧。”一个和他非常要好的青年农民大声对他吼:“你快走,你上了清华大学,我们就有条件去北京,要不然去北京没有人管我们的饭。

为了我们将来看北京,你非得走。”之后,送行的社员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些 。但十几个年轻人一直步行60华里送习近平到县城,晚上又一同挤在国营旅馆的一间平房里打地铺睡。第二天,习近平带着社员们到照相馆照了纪念照。

那是山里人第一次照相,用了 5.50元钱。习近平付钱时,社员们不让,你三角他五角就凑够了。很多人认为,作为高干子弟的习近平身上却有一种“平民情怀”,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

1987年 9月 1日,彭丽媛和习近平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时,身在京城的彭丽媛接到远在厦门的习近平的电话,几句话商定后,她到单位开了张介绍信,坐上飞机直飞到厦门。一下飞机,习近平就带着她到照相馆去拍结婚快照。负责结婚登记的工作人员登门服务,到家里给他们办结婚证。接着习近平给市长汇报,市长立即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发出电话邀请:“晚上 7点,集合吃饭。”

晚上 7时许,新娘新郎准时恭候,迎接客人。市政府秘书长先到,他认出了彭丽媛。秘书长与习近平握手时不解地问:“她怎么来了?”习近平说:“她是我爱人。”同事们陆续来了,望着墙上的大红“喜”字,再相互瞧瞧,都有些纳闷。习近平又忙着介绍:“这是我的爱人彭丽媛。”这下热闹了,“好你个老习,你真能当保密局长了。”“搞得我们喝着喜酒还不知你和谁结婚 。。。。”

新婚第四天,彭丽媛飞回北京参加全国艺术节,接着又出访加拿大、美国。新婚后的第一次小别就是两三个月。

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们总是聚少离多。习近平先是从厦门市副市长岗位上调任闵东宁德地委书记,后调任福州市委书记、福建省委常委、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2002年 11月又调任浙江省委书记,2007年 3月,任上海市委书记。

重任在身,他不能常常回北京来;而彭丽媛的工作单位在北京,也不能常常到丈夫身边去,两人一直过着当代牛郎织女的生活。可做丈夫的从不挑理儿,相反,他在生活中总是对彭丽媛说:“国家培养你那么长时间,尤其是部队培养你那么多年,已形成了这个状况——许多观众都离不开你,我不能让你为了我马上离开舞台,那样也太自私了。”彭丽媛很少对家庭付出,而习近平也要求不高,所以他们结婚后,心态一直都是平衡的。

他们工作性质不同,但相互之间总能找到契合点。他搞行政,她当歌手;他研读政治、哲学书籍,她博览艺术、文学作品。习近平对彭丽媛不仅有丈夫的体贴和照顾,还有着师长般的关怀。“或许是年龄差距的缘故,他待我如同小妹妹。我认为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称职的丈夫,女儿心目中最称职的父亲。

近平很辛苦,心里牵挂着千家万户,哪里顾得上自己?有时我去看他,他还要把会议、下乡往后推,就为了有时间和我在一起。我觉得太麻烦他了,就很少回去。一回到他身边,我就给他做可口的饭菜,调剂一下生活。”像普通妇女一样,彭丽媛也操持柴米油盐,上街买菜。

彭丽媛怀着平常心过非常平凡的生活,她从不将台上的感觉混同于台下的感觉。“近平回到家中,我从没有意识过是什么领导来了,他在我眼中,只是我的丈夫!我回到家,他也不会想什么明星、名人来啦,在他眼中,我就是他老婆!”

习近平面对彭丽媛总是一种平和的心态,从未要求过彭丽媛在家做家务,伺候自己。他说:“我没有为彭丽媛的事业、生活方面操心过,也帮不上忙。因此,我怎么能反过来要求她做这做那呢?只要她一切都好,在家干不干家务,我都高兴。”

彭丽媛拿到硕士学位那天打电话告诉习近平,“是吗?”电话那头是习近平不紧不慢的声音:“你赶紧回来吧!”彭丽媛问:“怎么不祝贺我?”他说:“有什么好祝贺的?我这里有一大批硕士,还等着分配工作呢。”

习近平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每次彭丽媛到他那里,他从不声张,很多可以携夫人一起前往的场合,也都不让彭丽媛参加,说:“成天带着老婆,别人会说闲话,影响不好。”习近平对彭丽媛的要求更是严格,他曾与她约法三章:“我是党员干部,你可不能走穴。”彭丽媛严格遵守。

“近平是个很好的人,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摆架子。他的同学有的出国成了富翁,他有条件出去,但他却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做人民的公仆。所以,我不能让丈夫放下五百万父老乡亲的重托而为自己一个人!” 彭丽媛不仅深深地理解和支持自己的丈夫,在生活上也总是尽可能地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

彭丽媛头一回到福建探亲,才体验到南方过冬没暖气的滋味。回到北京,她就惦记着给近平做一床棉被。街上卖的尺寸小,近平个子高,盖不住脚。她想起山东老家的棉花好,特地叫妈妈用新棉花做了一床 6斤重的大棉被。

正巧她要外出演出,先去东北,最后回到福州,她就背上鼓囊囊的大被子上路了,沈阳、长春、鞍山,走一路背一路。

搭乘沈阳——福州的航班时,有两个旅客指着她的大被子打起了赌。

一个说:“这人像彭丽媛。”

一个讲:“笑话,彭丽媛能背着被子到外地演出吗?不信咱俩打赌!”

同行的演员看着彭丽媛戴着墨镜,扛着被子的滑稽样更是一路取笑个不停,可她依然笑着说:“我彭丽媛就不能为丈夫扛回被子?!”

到了福州,彭丽媛抱着被子颠簸了 300多公里才到宁德。当时,习近平还在宁德当地委书记,他盖上了新被子,连声说好。

因为晚育,彭丽媛的女儿比妹妹的孩子还小。1992年,彭丽媛临产的日子里,习近平也不能陪伴她。为了工作,他依然三天两头下乡。那段时间宁德地区遇到强台风的袭击,习近平去了抗洪抢险第一线,整整三天三夜都没回家,更不用说到医院探望彭丽媛和孩子了。

说起孩子,彭丽媛非常动情:“当初,我希望生个儿子,近平却希望生个女儿,结果还是他如愿了。看着他和女儿在一起时喜滋滋的模样,我怎能不乐在其中?女儿很像他,也和他最亲。我带她时,她老是调皮捣蛋,可是一跟她爸爸,她就乖得像只听话的小猫。”

他们的女儿小名叫木子,大名习明泽。“希望她将来清清白白地做人,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说完,彭丽媛露出了母亲的满足与自豪。




《新浪娛樂》更是詳盡,孤勿論是為領袖攪形象工程,又還是有人為了賺稿費寫鱔稿也好,當娛樂新聞來讀,無妨!!!





後記:


之後在公司蛇竇談起,原來 彭麗媛 是 習主席的第二任太太,上《維基百科》查找,原來是真的無誤。


【維基百科】彭麗媛是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 第二任妻子。兩人於 1986年年底經朋友介紹而相識,於 1987年 9月 1日在廈門結婚,育有一女習明澤,生於 1992年 6月 27日,中學時就讀於杭州外國語學校,現就讀於哈佛大學;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以志願者的身份前往四川綿竹漢旺東汽小學,參與搶救傷者及心理輔導。


於是再上網查找《維基百科》


【維基百科】習近平 前妻 柯玲玲(一說柯靈靈 也稱柯小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官 柯華 之女,兩人結婚兩三年後,習沒有隨柯前往英國,隨即離婚,離婚時間大概在習離京赴冀前夕。

現妻是彭麗媛,中國大陸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歌劇表演藝術家,現任總政歌舞團團長,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1986年底經人介紹與習近平相識,1987年 9月 1日兩人在廈門結婚,育有一女習明澤。




哈哈哈,當娛樂新聞來讀也無妨,而且 learned some tabloid news 新的我不知道的八卦新聞!




伸延閱覽:
习近平彭丽媛相睇 彭第一眼嫌习土里土气 多倫多明聲報
习近平对彭丽媛一见钟情(付圖片) 新浪娛樂版
彭麗媛 家庭 維基百科
習近平 婚姻 維基百科





Wednesday, January 28, 2015

罵戰 筆戰

罵戰 筆戰


李卓人 與 梁振英 在立法會互相罵對方才是:「普選殺手」。沒有表現的本屆特區政府,則趁機會宣布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自願減薪變相自動加薪。


讓各位先看看由《黨報》報導立法會就 施政報告 的問答會中誰是:
「普選殺手」。


【香港文匯報】2017年特首普選機不可失,但香港反對派堅稱無論如何,會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特首梁振英昨日強調,特首普選要依法辦事,反對派「公民提名」不符合香港基本法,「重啟政改」想法也是不切實際的。特區政府會根據香港憲制安排、香港基本法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向立法會提交普選方案,若反對派否決方案,就是「普選殺手」。

梁振英昨日在立法會施政報告答問會上首先強調,正如施政報告主題所述,無論是推動民主、發展經濟,或是改善民生,都必須重法治、掌機遇、作抉擇。2017年「一人一票」普選特首是香港的歷史性機遇,只要依法辦事,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框架下推動政改,就可以讓 500萬合資格選民在 2017年普選特首。

贊成或否決 測試政改誠意
他表明,反對派所提出的「公民提名」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去年 8月 31日的決定亦不可能推倒重來,「重啟政改」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並呼籲議員放下成見求同存異,務實地參加第二輪政改諮詢,「大家不要令香港人失望,令 500萬市民不能夠在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

在答問時,工黨主席李卓人甫開始就聲稱,「我們香港人真是大不幸,有這個『普選殺手 689』做特首。他權慾薰心、性好鬥爭。。。。。」梁振英在回應所謂「普選殺手」的言論時強調,他支持 2017年根據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落實「一人一票」普選特首。

他續反駁道:「李卓人如果想測試我作為行政長官,根據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那一條有的權力,即是說在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大多數通過後,行政長官要表示同意,跟著就是人大常委會通過,要測試我這個承擔和誠意的話,請李卓人議員在投票時投贊成票。」

梁振英強調,「根據香港憲制安排,根據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會決定,特區政府會向立法會提交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請李卓人議員投票支持。如果李卓人議員否決這個方案的話,李卓人議員才是『普選殺手』。」

港政制發展 必須依法依憲
他其後指出,政改一定要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而香港基本法規定特首普選要有提名委員會提名,而提名權是專屬提委會。去年有一段比較長的時間,很多人提出「公民提名」,故普選未知能否成事,就是因為港人對香港基本法理解有偏差:「所以我們必須點出憲制的重要性,這個就是我在(施政報告)引言裡點出這個問題的原因。」

梁振英最後重申,有關香港憲制問題和安排,以至反對派議員認為應該否決的 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都是值得社會重視的,但所有這些問題都有一個共同基礎:就是香港的憲政制度和憲政安排。因此,他在施政報告引言中提及中央和香港在政改和其他問題上的關係,亦旁及有年輕學生提到香港與國家的關係,「到底香港是否國家的一部分?」



語言偽術行家講來講去都沒有遮掩著,2012年只憑 689票就當選,和如今的 1200人選舉委員會,機制將會不變組成 1200人提名委員會。


若要成為二至三個候選人的話,必須得到超過 1200為提名委員半數贊成,即是多個 600票才能成為候選人。這不就是經已人家選好選妥才給 500萬合資格選民,在 2017年投票選特首?500萬合資格選民只是做一次 “橡皮圖章” 膠印。


更弔詭的是 1月 16日 特區政府 在晚上 TVB 11:00 新聞報導 開始之後,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才宣布,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 自願減薪變相自動加薪。


普遍要在翌日早上才由傳媒廣泛報導,前一晚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政府也沒有開記者會讓傳媒發問。其實,特區政府和主要官員如今只懂得躲在電腦前寫 Blog,多過出來面對傳媒和香港市民解釋施政,這個詬病已經不是新聞。


中大 蔡子強 2015年01月22日 更在《明報 筆陣》撰文:
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


【明報專訊】上周五(1月 16日晚上),政府於晚上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突然宣布特首、全體問責官員、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下月起,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自願減薪變相加薪。

鬼鬼祟祟加人工
正如前述,那時正是深夜,不單電子傳媒的主要新聞時段已過,大部分報章亦已經埋了版,結果令一眾報章手忙腳亂,趕忙補入這宗新聞,有兩份報章的記者,還趕得及打電話給我,請我作了幾句評論,並再三道歉深夜打擾,但絕大多數的報章,卻因時間緊迫,只能抽動出很小篇幅來報道。相信很多市民因此會走漏眼,忽略了這宗新聞。

為何要如此「鬼祟」,在 11點多的深夜,而不是大白天堂堂正正的宣布,有什麼「唔見得光」?這是否顯示政府其實也內心「有鬼」,知道在梁振英和問責官員民望長期低殘,政府表現不及格,《施政報告》只拿到史上尾二得分,僅僅好過包尾。

對社會種種問題如對立和分裂束手無策的時候,如今竟然夠膽要求加人工,是完全不得民心,只會被人「鬧爆」,於是只有「玩鬼祟」,「博大霧」,務求愈少人留意愈好﹖

在英、美新聞界有所謂「Friday News Dump」,譯作中文就是「周五壞消息盡出」,指政府嘗試在禮拜五發布壞消息的把戲。原因是,市民在周末「holiday mood」,不會有多大心機好好閱讀報章,甚至會度假旅行去,連報紙都不會買,又或者好好坐在電視、電台旁邊跟進新聞,這是新聞收視率最低的日子,政府官員周五發放壞消息,便較大機會蒙混過關。又或者,隔了一個周末,讓事件過一過冷河,也可讓事件降溫。

此外,熟悉媒體運作的人都知道,通常周五它們都會安排不少編採人員放假,因此人手會較為緊張。就算未曾放假的人員,大家都「holiday mood」濃厚,一心想着周末如何度假散心魂遊於外,這本是大部分「打工仔」的心態。

於是政府官員便往往「立壞心腸」,如果他們把不利自己的新聞在這天傾銷而出,預料記者的跟進必會大打折扣,便可巧妙避開遭他們窮追猛打的場面。

這種政客做法,在西方一直為人所詬病,被指摘為不夠光明正大的偷襲行為,被批評得多,為免失信於傳媒和公眾,如今已少政府採用。但想不到,沒有最無賴,只有更無賴,梁班子竟然不單止揀在周五,還要揀在接近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實在讓人懷疑他們是否想愚弄傳媒。比起前述「Friday News Dump」的做法,這種「Midnight News Dump」就更加等而下之,更不擇手段了。

更何况,揀在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已經不是梁班子的第一次。

2012年 8月,那就是發展局長陳茂波發生「劏房風波」之後,雖然經媒體和輿論再三促請,但起初陳茂波都沒有公開向記者交代事件及回應質詢,但卻揀在 8月 5日深夜 11時 59分才發出聲明交代。

這不單止已經過了電視、電台新聞 6點、6點半等的 main cast 黃金時段,甚至連 11點的 late news 也過了,大大減低收視和收聽率。對於報紙來說,也因為大部分記者已經放工,報館來不及安排記者跟進這宗新聞,採訪各界拿取反應和評論,亦來不及改版,用較大篇幅報道,更遑論更換頭版。

從中可見,這種消息發放手法,不是個別事件又或者偶發事件,而是梁班子反覆出現、處心積慮的政治伎倆。

尤其是,加薪這樣的決定,不會是什麼突發的決策,而應該是一早討論好的既定決策,那麼偏偏要揀在周五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公布,更加是無任何必要,更加百辭莫辯。

拜託新聞統籌專員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
如果特區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先生,真的十分熱中致函報章,反駁坊間對政府的種種批評,那麼拜託他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為何政府要揀在深夜 11點 06分公布一宗本來可以在大白天公布的消息,尤其是替政府發放消息,正正是馮煒光其職責範疇,這樣的做法,是否他所認可?或甚至由他親自拍板?理由何在?我相信,這也是很多傳媒和記者心裏的疑問。

BTW,如果他真的來函,請光明正大用真名,不要鬼鬼祟祟用假名「金鍾仁」之類。



有個火字旁的 “煒哥” 當然有 “火”,隔一天就已經在《明報 筆陣》還拖。但卻沒有解釋,何故等到週五晚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才突然宣布。原來這樣也是光明正大?!


馮煒光﹕回應蔡子強先生
(明報) 2015年01月24日


【明報專訊】蔡子強先生周四(1月22日)在貴報撰文就問責官員取消自願減薪一事,要求本人回應。現借貴報一角,把道理說清楚,以正視聽。

蔡子強先生經常以陰謀論看待政府施政,由來已久人盡皆知。問責官員取消自願減薪一事,回復至 2002年(即近 13年前)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已批准的水平,份屬光明正大,公眾不會責難,因此在公布的時間問題上,沒有閃避的必要。

此事背景十分簡單:問責官員因應 2009年的經濟和就業市場情况決定與社會共渡時艱,主動將酬金削減 5.38%,上周五(1月 16日)的宣布是恢復原來水平,不是蔡先生口中所說的加薪,也不是變相加薪。

特區政府上周五決定恢復原來水平後便立即發放信息,傳媒亦如預期般廣泛報道。

在現今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沒有什麼時候發稿會令某宗新聞可以減低公眾注意力。對蔡先生戴着有色眼鏡妄下斷語,本人深感遺憾。



若真的光明正大,何故等到週五晚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才突然宣布呢?為何恢復原來水平不等如變相加薪呢?兩者都是增加了公帑支出吧。煒哥 成篇文章都沒有解釋到。


話分兩頭今次真的是進步了 。。。。。小小喇 微微喇 Microscopic 喇!暫時不再做 “金鐘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蔡子強 vs 馮煒光 就再沒有駁火矣!沒有花生!



後記:

昨天特別選擇週三日子登出上文,旨在希望 子薑 作出有力回應 煒哥,今天一早先讀《明報》,真的如 嗜悲 之願了。蔡高級講師應該沒有來讀過絀文吧,anyway 逗得 嗜悲 樂了 5秒鐘確是事實!


《明報 筆陣》蔡子強:馮煒光 請不要選擇性回應
2015年01月29日

【明報專訊】上個星期,我在本欄批評了政府近來於午夜發放聲明,亦即是所謂「Midnight News Dump」的做法。

結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致函《明報》,反駁說:「蔡子強先生經常以陰謀論看待政府施政,由來已久,人盡皆知」;「在現今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沒有什麼時候發稿會令某宗新聞可以減低公眾注意力。對蔡先生戴着有色眼鏡妄下斷語,本人深感遺憾」。

今個星期,我且在這裏作一個回應。

延伸出「Midnight News Dump」的源頭「Friday News Dump」,並不是我憑空想出來,為了攻擊政府而攻擊政府,無中生有的說法。事實上,它在歐美社會的新聞圈已有廣泛討論,甚至有學者也曾拿來作過研究。馮煒光作為新聞統籌專員,不應對此毫無認識,而如果有所認識的話,那就無理由上綱上線說是什麼「陰謀論」。

馮煒光認為有關做法無問題,我不知道這是他諮詢過業界意見的結論,還是他閉門造車、一廂情願的想法?

業界曾經對「午夜聲明」表達過強烈不滿
我相信,一個合格的新聞統籌專員,是不會不知道業界對政府新聞發放手法的意見,尤其是不滿。如果馮煒光真的竟然不知道,那麼我且在這裏提醒他,業界其實對政府這種「午夜聲明」的做法,已經一早表達過強烈不滿。

例如我上次提過的例子,2012年 8月發展局長陳茂波的「劏房風波」和「午夜聲明」,香港記者協會便曾經發表過聲明抗議,甚至表達過「憤怒」,部分內容如下:

◆「對陳茂波深夜發稿,有違開誠布公的原則表示,做法有欠妥當,記協對此感到憤怒」;

◆「本會認為,當局選擇於接近凌晨時分,才發聲明的做法不能接受,令傳媒尤其是報章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將局長這個嚴重事故的回應撰稿。有關做法不免令人質疑,當局是因為不希望傳媒廣泛報道其回應,才作有關安排,企圖淡化負面消息」;

◆「今次的聲明更拖至接近凌晨時分才發布,這樹立了極壞的先例,明顯違背特區政府一直強調的開放、公開及透明施政方針 。。。。發展局方面解釋,並非刻意延至夜深才發稿,是因為需要再三修改回應,對事件非常抱歉。不過,本會認為,有關做法令人難以接受,因為這並非突發事件,傳媒已就此事由清早開始作查詢,政府有必要盡快作回應,而非拖延至接獲查詢當日的最後一分鐘。本會促請,陳茂波公開澄清事件,及要求特區政府也承諾,日後不會再於深夜發表聲明及新聞稿,以釋除公眾疑慮及保障市民的知情權」。

請問馮煒光又會否「遺憾」新聞界?
所以,批評政府發「午夜聲明」的人,不單止我一個,還包括新聞業界,而且他們比我用上「憤怒」這類更強烈的字眼。

如果作為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竟然不知道有這份聲明,我也不怕麻煩,可以電郵他一份;但如果他知道的話,那麼他是否也認為新聞界也「經常以陰謀論看待政府施政」﹖他又會不會以此公開「遺憾」記協呢?

發展局還有一點愧疚之心,也知道深夜發稿不對,稱對事件非常抱歉,但貴為新聞統籌專員的馮煒光,卻竟然覺得全無問題,他的胸襟和自省能力如何,大家也不難有個答案。

馮煒光的答非所問
此外,馮煒光反駁,說「在現今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沒有什麼時候發稿會令某宗新聞可以減低公眾注意力」,其實,只要大家看清楚我的原文,不難發現,這也只不過是承襲其老闆梁振英移花接木的「語言偽術」技巧。

我的原文是說「午夜聲明」對「電子傳媒和報章」工作上的影響,但馮煒光回應時,卻「選擇性」的以「社交媒體」為例作回應,根本就是答非所問,這無疑是一種移花接木的手法。就如記協聲明裏,也是說令傳媒尤其是報章根本沒有足夠時間撰稿,根本大家說的都不是「社交媒體」。

須知道,社交媒體的覆蓋面,根本與電子傳媒和報章這些「大眾媒體」(mass media),不能同日而語。

要了解這種差別,不妨看看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生鄧鍵一,在 2014年 11月 27日在《明報》觀點版發表,〈誰動員群眾?——電視畫面在雨傘運動的動員作用〉一文。該文引用該學院在佔領運動發生後首個周末,即 10月 4日及 5日,在金鐘佔領區進行、共收回 969份問卷、回應率為 95%的一項現場問卷調查,研究當中的數據。

其研究結果是,55.8%的受訪者直言是 28日當天,警察施放催淚彈後,才決定參與佔領運動,而數據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參與者其實就是被警察施放催淚彈的電視畫面所動員出來。即使假設他們認同 TVB 新聞一貫相對保守的立場,也無礙催淚彈畫面對他們造成的震撼。

所以馮煒光「選擇性」的以「社交媒體」為例作回應,並把「社交媒體」的覆蓋面和影響力,等同電子傳媒和報章這些「大眾媒體」,根本就是一種移花接木的誤導手法。

是否就是「金鍾仁」請講清講楚
選擇性回應的,還有「金鍾仁」的問題。上星期我在文中還提到「金鍾仁」的問題,但馮煒光的來函卻沒有回應這點。

拜託,馮煒光如果下次再來信,請不要左閃右避、拐彎抹角 和 裝聾扮啞,一句到尾講清講楚,你是不是那個以假名,向政府不喜歡的人發暗箭,例如抹黑田北俊說他因為與地產商私交而阻撓政府通過雙辣招的「金鍾仁」?

是還是不是?請光明正大,講清講楚!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連氣三個四字辭語:左閃右避、拐彎抹角、和 裝聾扮啞,豈不就是如今整個香港特區政府辦事方式嗎?!若要加多一個四全四美 可以 變成:答非所問、左閃右避、拐彎抹角、和 裝聾扮啞,就是殤港全體市民面對這樣子的政府。


若要舉個例子 各位 Google ”男士侍產假“ 這個議案及有關修訂過程。本來這個惠民的好政策,都因為官員們 答非所問、左閃右避、拐彎抹角、和 裝聾扮啞,臨去到立法會時有議員提出修訂,結果局長威脅收回議案玩 一拍兩散 喎!


【維基百科】2014年 12月 18日,立法會繼續討論《2014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修正案,立法會法案委員會主席梁繼昌提出修正案,要求將男士侍產假增加至 7日,引起了連場的激烈辯論。香港政府的建議為僱員享受男士侍產假期間可以支取 4/5薪酬,泛民主派提議修正為支取全薪,被建制派反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威脅,若果修正案獲通過,有可能撤回草案。


於是政府臨急吹雞要工聯會的議員們支持才獲得三讀通過。


結果事後,本來為工人爭取權益的工聯會 陳婉嫻 說出:「好介意話我哋出賣工人 !!!! 」哈哈哈工聯會屈服並出賣了工人,又說好介意人地批評她出賣工人。咁都講得出口 。。。。。。。。。。唉!




伸延閱覽:
梁振英:籲反對派 勿剝奪 500萬選民投票權 勿做普選殺手 文匯報
蔡子強: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 長青網
馮煒光﹕回應蔡子強先生 長青網
蔡子強﹕馮煒光 請不要選擇性回應 長青網



我的舊文:
CY 治下的香港



Monday, January 26, 2015

ソフトバンク vs ケイディーディーアイ

ソフトバンク vs ケイディーディーアイ



Softbank 日文:ソフトバンク


【日文維基百科】ソフトバンク株式会社(英称:SoftBank Corp.)は、携帯電話等の電気通信事業者や、インターネット関連企業等を傘下に置く持株会社。また、プロ野球チーム「福岡ソフトバンクホークス」の親会社でもある。 携帯電話通信事業者としては世界3位の売上高を持つ。 中核事業は移動体通信事業で売り上げの6割を占め、またその他の事業も固定電話やインターネットに関わるインフラ事業、インターネット・カルチャー事業から来ている。


SMAP 的 Commercials 耐性點 等到第二個就是 Softbank 廣告 by SMAP 粉墨登場 第三個 Softbank 廣告 SMAP 更去到紐約



【英文維基百科】SoftBank Corp. (ソフトバンク株式会社 Sofutobanku Kabushiki-gaisha?) is a Japanese telecommunications and Internet corporation, with operations in broadband, fixed-line telecommunications, e-commerce, Internet, broadmedia, technology services, finance, media and marketing, and other businesses.

SoftBank was established in Tokyo, Japan, on September 3, 1981, and had a market capitalization of approximately ¥9.53 trillion (approx. $92 billion) on April 1, 2014.

SoftBank's corporate profile includes various other companies such as Japanese broadband company SoftBank BB, data center company IDC Frontier, gaming company 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 and the publishing company SB Creative.

Additionally, it has various partnerships in Japanese subsidiaries of foreign companies such as Yahoo!, E-Trade, Ustream.tv, EF Education First and Morningstar. SBI Group is a Japane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pany that began in 1999 as a branch of SoftBank.


SoftBank was the only official carrier of the iPhone in Japan until the release of iPhone 4S when it became available on au by KDDI as well.

On July 6, 2013, 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approved SoftBank’s acquisition of Sprint for $22.2 billion for a 78% ownership interest in Sprint. The acquisition involved payment of $17.2 billion in cash to Sprint shareholders, with the balance $5 billion as capital contribution. The transaction was financed by the way of cash and a bridge loan from a consortium of banks.



到日本全國旅行,週街都見到的 Softbank 是日本的網絡供應商 。。。。。。


今次是主打到美國仍然可以 ”放題“ Wow 繼續請埋 SMAP 五子 做廣告添!(因為 Softbank 買起了美國的 Sprint)




SMAP 五子 出道二十多年了,最少小的 香取慎吾 都已經三十到尾,最近看過他主演的 Monster,至於 大哥 Leader 中居正廣 更加髮線向後移動很快,被取笑做 中禿正廣。




仍然留著招牌長髮的 木村拓哉,連串日劇 ”扑街“ 後,唯有重拍闊別十多年的 HERO 2,總算賺回點人氣,聽說還會拍第二套電影版。




稲垣吾郎 草彅剛 真的很久沒有見過出現了!不過今次是派了 稲垣吾郎 去美國拍廣告






SMAP五子 人氣已經漸漸被後進的 嵐 ARASHI五子 取代,廣告每週都見到 大野智 二宮和也 櫻井翔 相葉雅紀 和 松本潤,為各種商品新廣告出街。


其中包括 Softbank 的競爭對手 KDDI


KDDI株式会社 ケイディーディーアイ


【日文維基百科】2000年に第二電電 (DDI) 、ケイディディ (KDD) 、日本移動通信 (IDO) が合併し、株式会社ディーディーアイ(略称・KDDI)として発足する。2002年11月に現社名の「KDDI株式会社」に変更。


嵐 的 KDDI Commercial




遲些會不會把 SMAP 的 Softbank 廣告都轉由 嵐 代言呢???



追加:

SMAP 和 ARASHI 所屬的 ジャニーズ Johnnys 大地震


【文匯報】旗下擁有多隊人氣組合如 SMAP、嵐 及 KAT-TUN 的 日本尊尼事務所,近日因有人事變動而傳出公司面臨大地震。

事務所副社長前日宣布 藤島景子 將接任下一任社長,藤島景子 曾捲入與 SMAP 經理人 飯島三智,爭奪繼承社長一職的風波,因而有傳 飯島 會拉大隊離巢,有不少粉絲擔心 SMAP 會因此而解散,亦有網民質疑 藤島 能否整頓事務所。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日 83歲事務所社長喜多川突然接獲死亡恐嚇,有人於一個遊戲社交網站上揚言會用刀刺殺喜多川,但未有提及要刺殺他的原因。

據報指,喜多川已報警求助,警方亦已介入調查事件。



ジャニーズ Johnnys 來個大執位,都算是日本藝壇一段值得留意的新聞!




伸延閱覽:
ソフトバンク株式会社 SoftBank Corp. 日文維基百科
SoftBank Corp. ソフトバンク株式会社 英文維基百科
KDDI株式会社 ケイディーディーアイ 日文維基百科
ジャニーズ (Johnny's) 日文維基百科
ジャニーズ (Johnny's)人事變動惹爭鬥 社長接死亡恐嚇 文匯報


我的舊文:
豐田:多拉A蒙
ドラえもん と のび太 Toyotown トヨタ 20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