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anuary 28, 2015

罵戰 筆戰

罵戰 筆戰


李卓人 與 梁振英 在立法會互相罵對方才是:「普選殺手」。沒有表現的本屆特區政府,則趁機會宣布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自願減薪變相自動加薪。


讓各位先看看由《黨報》報導立法會就 施政報告 的問答會中誰是:
「普選殺手」。


【香港文匯報】2017年特首普選機不可失,但香港反對派堅稱無論如何,會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特首梁振英昨日強調,特首普選要依法辦事,反對派「公民提名」不符合香港基本法,「重啟政改」想法也是不切實際的。特區政府會根據香港憲制安排、香港基本法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向立法會提交普選方案,若反對派否決方案,就是「普選殺手」。

梁振英昨日在立法會施政報告答問會上首先強調,正如施政報告主題所述,無論是推動民主、發展經濟,或是改善民生,都必須重法治、掌機遇、作抉擇。2017年「一人一票」普選特首是香港的歷史性機遇,只要依法辦事,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框架下推動政改,就可以讓 500萬合資格選民在 2017年普選特首。

贊成或否決 測試政改誠意
他表明,反對派所提出的「公民提名」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去年 8月 31日的決定亦不可能推倒重來,「重啟政改」的想法是不切實際的,並呼籲議員放下成見求同存異,務實地參加第二輪政改諮詢,「大家不要令香港人失望,令 500萬市民不能夠在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

在答問時,工黨主席李卓人甫開始就聲稱,「我們香港人真是大不幸,有這個『普選殺手 689』做特首。他權慾薰心、性好鬥爭。。。。。」梁振英在回應所謂「普選殺手」的言論時強調,他支持 2017年根據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落實「一人一票」普選特首。

他續反駁道:「李卓人如果想測試我作為行政長官,根據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那一條有的權力,即是說在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大多數通過後,行政長官要表示同意,跟著就是人大常委會通過,要測試我這個承擔和誠意的話,請李卓人議員在投票時投贊成票。」

梁振英強調,「根據香港憲制安排,根據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會決定,特區政府會向立法會提交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請李卓人議員投票支持。如果李卓人議員否決這個方案的話,李卓人議員才是『普選殺手』。」

港政制發展 必須依法依憲
他其後指出,政改一定要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而香港基本法規定特首普選要有提名委員會提名,而提名權是專屬提委會。去年有一段比較長的時間,很多人提出「公民提名」,故普選未知能否成事,就是因為港人對香港基本法理解有偏差:「所以我們必須點出憲制的重要性,這個就是我在(施政報告)引言裡點出這個問題的原因。」

梁振英最後重申,有關香港憲制問題和安排,以至反對派議員認為應該否決的 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都是值得社會重視的,但所有這些問題都有一個共同基礎:就是香港的憲政制度和憲政安排。因此,他在施政報告引言中提及中央和香港在政改和其他問題上的關係,亦旁及有年輕學生提到香港與國家的關係,「到底香港是否國家的一部分?」



語言偽術行家講來講去都沒有遮掩著,2012年只憑 689票就當選,和如今的 1200人選舉委員會,機制將會不變組成 1200人提名委員會。


若要成為二至三個候選人的話,必須得到超過 1200為提名委員半數贊成,即是多個 600票才能成為候選人。這不就是經已人家選好選妥才給 500萬合資格選民,在 2017年投票選特首?500萬合資格選民只是做一次 “橡皮圖章” 膠印。


更弔詭的是 1月 16日 特區政府 在晚上 TVB 11:00 新聞報導 開始之後,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才宣布,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 自願減薪變相自動加薪。


普遍要在翌日早上才由傳媒廣泛報導,前一晚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政府也沒有開記者會讓傳媒發問。其實,特區政府和主要官員如今只懂得躲在電腦前寫 Blog,多過出來面對傳媒和香港市民解釋施政,這個詬病已經不是新聞。


中大 蔡子強 2015年01月22日 更在《明報 筆陣》撰文:
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


【明報專訊】上周五(1月 16日晚上),政府於晚上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突然宣布特首、全體問責官員、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下月起,撤銷實施近 6年的 5.38%自願減薪變相加薪。

鬼鬼祟祟加人工
正如前述,那時正是深夜,不單電子傳媒的主要新聞時段已過,大部分報章亦已經埋了版,結果令一眾報章手忙腳亂,趕忙補入這宗新聞,有兩份報章的記者,還趕得及打電話給我,請我作了幾句評論,並再三道歉深夜打擾,但絕大多數的報章,卻因時間緊迫,只能抽動出很小篇幅來報道。相信很多市民因此會走漏眼,忽略了這宗新聞。

為何要如此「鬼祟」,在 11點多的深夜,而不是大白天堂堂正正的宣布,有什麼「唔見得光」?這是否顯示政府其實也內心「有鬼」,知道在梁振英和問責官員民望長期低殘,政府表現不及格,《施政報告》只拿到史上尾二得分,僅僅好過包尾。

對社會種種問題如對立和分裂束手無策的時候,如今竟然夠膽要求加人工,是完全不得民心,只會被人「鬧爆」,於是只有「玩鬼祟」,「博大霧」,務求愈少人留意愈好﹖

在英、美新聞界有所謂「Friday News Dump」,譯作中文就是「周五壞消息盡出」,指政府嘗試在禮拜五發布壞消息的把戲。原因是,市民在周末「holiday mood」,不會有多大心機好好閱讀報章,甚至會度假旅行去,連報紙都不會買,又或者好好坐在電視、電台旁邊跟進新聞,這是新聞收視率最低的日子,政府官員周五發放壞消息,便較大機會蒙混過關。又或者,隔了一個周末,讓事件過一過冷河,也可讓事件降溫。

此外,熟悉媒體運作的人都知道,通常周五它們都會安排不少編採人員放假,因此人手會較為緊張。就算未曾放假的人員,大家都「holiday mood」濃厚,一心想着周末如何度假散心魂遊於外,這本是大部分「打工仔」的心態。

於是政府官員便往往「立壞心腸」,如果他們把不利自己的新聞在這天傾銷而出,預料記者的跟進必會大打折扣,便可巧妙避開遭他們窮追猛打的場面。

這種政客做法,在西方一直為人所詬病,被指摘為不夠光明正大的偷襲行為,被批評得多,為免失信於傳媒和公眾,如今已少政府採用。但想不到,沒有最無賴,只有更無賴,梁班子竟然不單止揀在周五,還要揀在接近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實在讓人懷疑他們是否想愚弄傳媒。比起前述「Friday News Dump」的做法,這種「Midnight News Dump」就更加等而下之,更不擇手段了。

更何况,揀在午夜時分才發放不利新聞,已經不是梁班子的第一次。

2012年 8月,那就是發展局長陳茂波發生「劏房風波」之後,雖然經媒體和輿論再三促請,但起初陳茂波都沒有公開向記者交代事件及回應質詢,但卻揀在 8月 5日深夜 11時 59分才發出聲明交代。

這不單止已經過了電視、電台新聞 6點、6點半等的 main cast 黃金時段,甚至連 11點的 late news 也過了,大大減低收視和收聽率。對於報紙來說,也因為大部分記者已經放工,報館來不及安排記者跟進這宗新聞,採訪各界拿取反應和評論,亦來不及改版,用較大篇幅報道,更遑論更換頭版。

從中可見,這種消息發放手法,不是個別事件又或者偶發事件,而是梁班子反覆出現、處心積慮的政治伎倆。

尤其是,加薪這樣的決定,不會是什麼突發的決策,而應該是一早討論好的既定決策,那麼偏偏要揀在周五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公布,更加是無任何必要,更加百辭莫辯。

拜託新聞統籌專員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
如果特區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先生,真的十分熱中致函報章,反駁坊間對政府的種種批評,那麼拜託他最好也來函解釋一下,為何政府要揀在深夜 11點 06分公布一宗本來可以在大白天公布的消息,尤其是替政府發放消息,正正是馮煒光其職責範疇,這樣的做法,是否他所認可?或甚至由他親自拍板?理由何在?我相信,這也是很多傳媒和記者心裏的疑問。

BTW,如果他真的來函,請光明正大用真名,不要鬼鬼祟祟用假名「金鍾仁」之類。



有個火字旁的 “煒哥” 當然有 “火”,隔一天就已經在《明報 筆陣》還拖。但卻沒有解釋,何故等到週五晚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才突然宣布。原來這樣也是光明正大?!


馮煒光﹕回應蔡子強先生
(明報) 2015年01月24日


【明報專訊】蔡子強先生周四(1月22日)在貴報撰文就問責官員取消自願減薪一事,要求本人回應。現借貴報一角,把道理說清楚,以正視聽。

蔡子強先生經常以陰謀論看待政府施政,由來已久人盡皆知。問責官員取消自願減薪一事,回復至 2002年(即近 13年前)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已批准的水平,份屬光明正大,公眾不會責難,因此在公布的時間問題上,沒有閃避的必要。

此事背景十分簡單:問責官員因應 2009年的經濟和就業市場情况決定與社會共渡時艱,主動將酬金削減 5.38%,上周五(1月 16日)的宣布是恢復原來水平,不是蔡先生口中所說的加薪,也不是變相加薪。

特區政府上周五決定恢復原來水平後便立即發放信息,傳媒亦如預期般廣泛報道。

在現今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沒有什麼時候發稿會令某宗新聞可以減低公眾注意力。對蔡先生戴着有色眼鏡妄下斷語,本人深感遺憾。



若真的光明正大,何故等到週五晚深夜 11時 01分及 06分才突然宣布呢?為何恢復原來水平不等如變相加薪呢?兩者都是增加了公帑支出吧。煒哥 成篇文章都沒有解釋到。


話分兩頭今次真的是進步了 。。。。。小小喇 微微喇 Microscopic 喇!暫時不再做 “金鐘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蔡子強 vs 馮煒光 就再沒有駁火矣!沒有花生!



後記:

昨天特別選擇週三日子登出上文,旨在希望 子薑 作出有力回應 煒哥,今天一早先讀《明報》,真的如 嗜悲 之願了。蔡高級講師應該沒有來讀過絀文吧,anyway 逗得 嗜悲 樂了 5秒鐘確是事實!


《明報 筆陣》蔡子強:馮煒光 請不要選擇性回應
2015年01月29日

【明報專訊】上個星期,我在本欄批評了政府近來於午夜發放聲明,亦即是所謂「Midnight News Dump」的做法。

結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致函《明報》,反駁說:「蔡子強先生經常以陰謀論看待政府施政,由來已久,人盡皆知」;「在現今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沒有什麼時候發稿會令某宗新聞可以減低公眾注意力。對蔡先生戴着有色眼鏡妄下斷語,本人深感遺憾」。

今個星期,我且在這裏作一個回應。

延伸出「Midnight News Dump」的源頭「Friday News Dump」,並不是我憑空想出來,為了攻擊政府而攻擊政府,無中生有的說法。事實上,它在歐美社會的新聞圈已有廣泛討論,甚至有學者也曾拿來作過研究。馮煒光作為新聞統籌專員,不應對此毫無認識,而如果有所認識的話,那就無理由上綱上線說是什麼「陰謀論」。

馮煒光認為有關做法無問題,我不知道這是他諮詢過業界意見的結論,還是他閉門造車、一廂情願的想法?

業界曾經對「午夜聲明」表達過強烈不滿
我相信,一個合格的新聞統籌專員,是不會不知道業界對政府新聞發放手法的意見,尤其是不滿。如果馮煒光真的竟然不知道,那麼我且在這裏提醒他,業界其實對政府這種「午夜聲明」的做法,已經一早表達過強烈不滿。

例如我上次提過的例子,2012年 8月發展局長陳茂波的「劏房風波」和「午夜聲明」,香港記者協會便曾經發表過聲明抗議,甚至表達過「憤怒」,部分內容如下:

◆「對陳茂波深夜發稿,有違開誠布公的原則表示,做法有欠妥當,記協對此感到憤怒」;

◆「本會認為,當局選擇於接近凌晨時分,才發聲明的做法不能接受,令傳媒尤其是報章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將局長這個嚴重事故的回應撰稿。有關做法不免令人質疑,當局是因為不希望傳媒廣泛報道其回應,才作有關安排,企圖淡化負面消息」;

◆「今次的聲明更拖至接近凌晨時分才發布,這樹立了極壞的先例,明顯違背特區政府一直強調的開放、公開及透明施政方針 。。。。發展局方面解釋,並非刻意延至夜深才發稿,是因為需要再三修改回應,對事件非常抱歉。不過,本會認為,有關做法令人難以接受,因為這並非突發事件,傳媒已就此事由清早開始作查詢,政府有必要盡快作回應,而非拖延至接獲查詢當日的最後一分鐘。本會促請,陳茂波公開澄清事件,及要求特區政府也承諾,日後不會再於深夜發表聲明及新聞稿,以釋除公眾疑慮及保障市民的知情權」。

請問馮煒光又會否「遺憾」新聞界?
所以,批評政府發「午夜聲明」的人,不單止我一個,還包括新聞業界,而且他們比我用上「憤怒」這類更強烈的字眼。

如果作為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竟然不知道有這份聲明,我也不怕麻煩,可以電郵他一份;但如果他知道的話,那麼他是否也認為新聞界也「經常以陰謀論看待政府施政」﹖他又會不會以此公開「遺憾」記協呢?

發展局還有一點愧疚之心,也知道深夜發稿不對,稱對事件非常抱歉,但貴為新聞統籌專員的馮煒光,卻竟然覺得全無問題,他的胸襟和自省能力如何,大家也不難有個答案。

馮煒光的答非所問
此外,馮煒光反駁,說「在現今社交媒體大行其道,沒有什麼時候發稿會令某宗新聞可以減低公眾注意力」,其實,只要大家看清楚我的原文,不難發現,這也只不過是承襲其老闆梁振英移花接木的「語言偽術」技巧。

我的原文是說「午夜聲明」對「電子傳媒和報章」工作上的影響,但馮煒光回應時,卻「選擇性」的以「社交媒體」為例作回應,根本就是答非所問,這無疑是一種移花接木的手法。就如記協聲明裏,也是說令傳媒尤其是報章根本沒有足夠時間撰稿,根本大家說的都不是「社交媒體」。

須知道,社交媒體的覆蓋面,根本與電子傳媒和報章這些「大眾媒體」(mass media),不能同日而語。

要了解這種差別,不妨看看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生鄧鍵一,在 2014年 11月 27日在《明報》觀點版發表,〈誰動員群眾?——電視畫面在雨傘運動的動員作用〉一文。該文引用該學院在佔領運動發生後首個周末,即 10月 4日及 5日,在金鐘佔領區進行、共收回 969份問卷、回應率為 95%的一項現場問卷調查,研究當中的數據。

其研究結果是,55.8%的受訪者直言是 28日當天,警察施放催淚彈後,才決定參與佔領運動,而數據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參與者其實就是被警察施放催淚彈的電視畫面所動員出來。即使假設他們認同 TVB 新聞一貫相對保守的立場,也無礙催淚彈畫面對他們造成的震撼。

所以馮煒光「選擇性」的以「社交媒體」為例作回應,並把「社交媒體」的覆蓋面和影響力,等同電子傳媒和報章這些「大眾媒體」,根本就是一種移花接木的誤導手法。

是否就是「金鍾仁」請講清講楚
選擇性回應的,還有「金鍾仁」的問題。上星期我在文中還提到「金鍾仁」的問題,但馮煒光的來函卻沒有回應這點。

拜託,馮煒光如果下次再來信,請不要左閃右避、拐彎抹角 和 裝聾扮啞,一句到尾講清講楚,你是不是那個以假名,向政府不喜歡的人發暗箭,例如抹黑田北俊說他因為與地產商私交而阻撓政府通過雙辣招的「金鍾仁」?

是還是不是?請光明正大,講清講楚!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連氣三個四字辭語:左閃右避、拐彎抹角、和 裝聾扮啞,豈不就是如今整個香港特區政府辦事方式嗎?!若要加多一個四全四美 可以 變成:答非所問、左閃右避、拐彎抹角、和 裝聾扮啞,就是殤港全體市民面對這樣子的政府。


若要舉個例子 各位 Google ”男士侍產假“ 這個議案及有關修訂過程。本來這個惠民的好政策,都因為官員們 答非所問、左閃右避、拐彎抹角、和 裝聾扮啞,臨去到立法會時有議員提出修訂,結果局長威脅收回議案玩 一拍兩散 喎!


【維基百科】2014年 12月 18日,立法會繼續討論《2014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修正案,立法會法案委員會主席梁繼昌提出修正案,要求將男士侍產假增加至 7日,引起了連場的激烈辯論。香港政府的建議為僱員享受男士侍產假期間可以支取 4/5薪酬,泛民主派提議修正為支取全薪,被建制派反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威脅,若果修正案獲通過,有可能撤回草案。


於是政府臨急吹雞要工聯會的議員們支持才獲得三讀通過。


結果事後,本來為工人爭取權益的工聯會 陳婉嫻 說出:「好介意話我哋出賣工人 !!!! 」哈哈哈工聯會屈服並出賣了工人,又說好介意人地批評她出賣工人。咁都講得出口 。。。。。。。。。。唉!




伸延閱覽:
梁振英:籲反對派 勿剝奪 500萬選民投票權 勿做普選殺手 文匯報
蔡子強:鬼鬼祟祟的特區政府 長青網
馮煒光﹕回應蔡子強先生 長青網
蔡子強﹕馮煒光 請不要選擇性回應 長青網



我的舊文:
CY 治下的香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