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30, 2015

當娛樂新聞來讀

當娛樂新聞來讀




本是在《明報》讀到的(原來自《加拿大明報》姊妹報《明聲報》),而且內容是挺感人的喲,姑且先把人名 改做 XXX and YYY 女兒 ZZZ。


【明報專訊】XXX 和太太 YYY 相睇軼事,YYY 第一眼見到 XXX 的感覺是心灰意冷,因為對方「土裏土氣」,「還非常顯老」。

《人民日報》微信轉載《湛江晚報》2007年 10月 5日刊登的文章《YYY 談幸福家庭生活》,談到 XXX 夫妻的成長經過,兩人相識相戀結婚,以至他們的女兒 ZZZ。

文章稱,Y本來最不喜歡那種媒妁之言介紹式的戀愛婚姻,她想像中的愛情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浪漫,意中人要有清貧的書香之氣和質樸無華,又有寒門天才的自信與傲骨。她怎麼也沒料到,命運安排給她的伴侶卻是一個高幹子弟。

1986年底,朋友說要給 YYY 介紹對象。當聽說此人在廈門工作時,YYY 說:「兩地分居怎麽辦?」她本不想接觸,但聽朋友說此人「出類拔萃」時,才答應見見面。當時 YYY 已在歌壇擁有一席之地,且是解放軍總政歌舞團國家一級演員。早在 1982年她就已參加中央電視台第一屆的春節聯歡晚會,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獲得滿堂彩。

見面當天,YYY 故意穿條大軍褲,有意考驗一下對方是否只重外貌。一見面,YYY 心灰意冷,對方不單土裏土氣,還非常顯老。

誰知對方一開口就吸引了她。他不問「當前流行什麽歌」、「出場費多少」之類,開口便問:「聲樂分幾種唱法?」YYY 回答後,他又問:「很對不起,我很少看電視,你唱過什麽歌?」「唱過《在希望的田野上》。」他「哦」了一聲,「這歌我聽過,挺好的。」兩人就這樣談了很久,還和他約定了下次「不見不散」。

YYY 說:「當時我心裏一動——『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嗎?他純樸又很有思想。』後來他告訴我,『和你相見不到 40分鐘,我就認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雖然兩人都相互愛慕,但 YYY 的父母不願女兒嫁給高幹子弟,不想高攀,更不願女兒受委屈。XXX 就安慰 YYY:「我父親是農民的兒子,很平易近人。我家的孩子找的都是平民的孩子,況且家庭不能跟我們一生,我會向你父母解釋清楚的,他們會接受我的。」

1987年 9月 1日,YYY 和 XXX 在廈門舉行簡單婚禮。當時 X擔任廈門副市長,他向市長匯報,市長立即向市委、市政府領導發出電話邀請:「晚上7點,集合吃飯。」

到了喜宴時,市政府秘書長認出 YYY,他與 XXX 握手時不解地問:「她怎麽來了?」XXX 說:「她是我愛人。」官員陸續到來,有些人都認出了彭,就取笑 XXX 說,「好你個老X,你真能當保密局長了」,「搞得我們喝著喜酒還不知你和誰結婚 。。。。」。


(新浪网)




聰明的讀者一定早已經猜到了 XXX = 習近平 YYY = 彭麗媛 主席 和 主席夫人第一夫人 還有 第一女兒 ZZZ 習明澤


為了求真, 嗜悲 找到了原著 on 新浪網,原來是在 新浪娛樂 版,而非國家大事版。


习近平对彭丽媛一见钟情
2015年01月29日


【新浪娛樂】习近平和彭丽媛这对夫妻的爱情故事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他们组成的家庭会是怎样的呢。2007年10月5日《湛江晚报》刊登的文章《彭丽媛谈幸福家庭生活》,或许能给我们一些答案 。。。。。

彭丽媛谈幸福家庭生活:我的家庭,同所有老百姓一样

彭丽媛 15岁考入山东艺术学院中专部,18岁参军到总政,后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攻读大专、本科直至研究生,获硕士学位(我国声乐专业最高学历)。她是国家一级歌唱演员,全国政协委员。

20余年的舞台生涯,彭丽媛为什么总是光彩照人,有什么秘诀?她坦言道:“这跟我的家庭有关,如果我的婚姻不幸福,心有磨难的话,我能有这个光彩留给大家吗?”对于事业和家庭,彭丽媛的态度很鲜明:“一个女人,事业和家庭都很重要。若叫我为事业,不要家庭、不要孩子,我觉得不可以理解。家庭是女人的靠山,是平静的港湾。我的家庭,同所有老百姓一样,是一个普遍的家庭,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彭丽媛原以为自己熟悉农村生活,吃过不少苦。可未想到,习近平经历过的生活比她更苦。

习近平出生于 1953年 6月,祖籍陕西富平。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习仲勋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副主任。

有的人朝夕相见相知甚浅,有的人初见一面就相见恨晚。彭丽媛和习近平就属于后者。本来,彭丽媛最不喜欢那种媒妁之言介绍式的恋爱婚姻。她想象中的爱情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浪漫。在她的心灵深处,意中人既有清贫的书香之气和质朴无华,又有寒门天才的自信与傲骨。然而,她自己也没料到,命运安排给她的伴侣却是一个高干子弟。

1986年底,朋友给彭丽媛介绍了个对象。当听说此人在厦门工作时,彭丽媛说:“两地分居怎么办?”她本不想接触,但听朋友说此人“出类拔萃”时,才答应见见面。当时彭丽媛已在歌坛拥有一席之地,且是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早在1982年她就已参加中央电视台第一届的春节联欢晚会,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获得满堂彩。

见面当天,彭丽媛故意穿条大军裤到朋友家中。她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重外貌。一见面,彭丽媛心灰意冷,对方土里土气不说,还非常显老。谁知那人一开口就吸引了她。

他不问“当前流行什么歌”、“出场费多少”之类,开口便问:“声乐分几种唱法?”彭丽媛回答后,他又问:“很对不起,我很少看电视,你唱过什么歌?”“唱过《在希望的田野上》。”他“哦”了一声,“这歌我听过,挺好的。”也许这就是心有灵犀。女友在楼下喊她,她没有走。她不仅同他谈了很久,还和他约定了下次“不见不散”。

彭丽媛说:“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中的他吗?他纯朴又很有思想。’后来他告诉我,‘和你相见不到 40分钟,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第二次握手,两颗心更加被对方强烈地吸引着。他为她的执著、纯朴、善良而倾心;她为他的深刻、坦诚、顽强、也为他的事业心而倾慕。习近平坦诚地告诉她:“我从事行政工作,很可能一天十几个小时都不能顾及家。”

彭丽媛说:“事业搞好了,家庭才能搞好,两者相辅相成。”谈历史,谈现在,谈中国,谈国外,谈生活,谈追求。临别时,他深情地对她说:“虽然我们都受过很多苦,但是我们都保持了原有的纯真和善良,希望再次相见……”

彭丽媛在心头默默地以心相许。后来,家庭出现了一些阻力。彭丽媛的父母不愿女儿嫁给高干子弟。他们认为高干子弟中不乏纨绔子弟,不想攀高结贵,更不愿女儿受委屈。习近平安慰彭丽媛:“我父亲是农民的儿子,很平易近人。我家的孩子找的都是平民的孩子,况且家庭不能跟我们一生,我会向你父母解释清楚的,他们会接受我的。”

“文革”中,习仲勋是第一批受冲击的干部,而这个家庭也是“文革”中被冲击的第一批干部家庭之一。1969年 1月,习近平插队落户到陕西省延川县一个名叫梁家河的小山村,直到 1975年回北京上大学。

大学毕业后,习近平被分配到国务院办公厅,担任耿彪同志的秘书。

在陕北农村时,当地的老百姓有空就爱跑到习近平的土窑里,听他侃大山。习近平给父老乡亲讲大山外的世界,讲古今中外的事。村里人深深地爱上了他,老老少少都喜欢找习近平聊天。

习近平酷爱学习,白天干一天活,深夜还要在煤油灯下读书,读那些砖头一样厚的书。

1972年 8月,习近平作为知青积极分子,被延川县抽调到冯家坪公社赵家河大队搞“路线教育”。1973年冬天,习近平任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他带领社员到寨子渠打坝,当时天寒地冻,打坝的河渠里冰块很厚,不处理掉,坝基不稳,春天一融化,坝就塌了,会劳民伤财。工地上,习近平做了下渠挖冰块的动员,可是寒冷刺骨,社员们没有行动。习近平二话不说,第一个跳进冰水里往外搬冰块。干了一阵,群众感动了,纷纷脱掉棉袄、棉裤下水干了起来。

习近平带领社员们日夜奋战,给村里打了十几个土坝,治理了好几条烂沟。习近平还给社员们大办沼气,解决烧柴问题。当时,陕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曾专门到梁家河召开推广现场会。

1975年,习近平被推荐上清华大学,临走时,家家户户都请他吃饭。走的那天,全村人都没上山干活,排了很长很长的队送他上路,送了十多里,社员们还在送。

习近平哭了,说:“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不想走,就在这里扎根农村一辈子吧。”一个和他非常要好的青年农民大声对他吼:“你快走,你上了清华大学,我们就有条件去北京,要不然去北京没有人管我们的饭。

为了我们将来看北京,你非得走。”之后,送行的社员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些 。但十几个年轻人一直步行60华里送习近平到县城,晚上又一同挤在国营旅馆的一间平房里打地铺睡。第二天,习近平带着社员们到照相馆照了纪念照。

那是山里人第一次照相,用了 5.50元钱。习近平付钱时,社员们不让,你三角他五角就凑够了。很多人认为,作为高干子弟的习近平身上却有一种“平民情怀”,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

1987年 9月 1日,彭丽媛和习近平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时,身在京城的彭丽媛接到远在厦门的习近平的电话,几句话商定后,她到单位开了张介绍信,坐上飞机直飞到厦门。一下飞机,习近平就带着她到照相馆去拍结婚快照。负责结婚登记的工作人员登门服务,到家里给他们办结婚证。接着习近平给市长汇报,市长立即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发出电话邀请:“晚上 7点,集合吃饭。”

晚上 7时许,新娘新郎准时恭候,迎接客人。市政府秘书长先到,他认出了彭丽媛。秘书长与习近平握手时不解地问:“她怎么来了?”习近平说:“她是我爱人。”同事们陆续来了,望着墙上的大红“喜”字,再相互瞧瞧,都有些纳闷。习近平又忙着介绍:“这是我的爱人彭丽媛。”这下热闹了,“好你个老习,你真能当保密局长了。”“搞得我们喝着喜酒还不知你和谁结婚 。。。。”

新婚第四天,彭丽媛飞回北京参加全国艺术节,接着又出访加拿大、美国。新婚后的第一次小别就是两三个月。

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们总是聚少离多。习近平先是从厦门市副市长岗位上调任闵东宁德地委书记,后调任福州市委书记、福建省委常委、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2002年 11月又调任浙江省委书记,2007年 3月,任上海市委书记。

重任在身,他不能常常回北京来;而彭丽媛的工作单位在北京,也不能常常到丈夫身边去,两人一直过着当代牛郎织女的生活。可做丈夫的从不挑理儿,相反,他在生活中总是对彭丽媛说:“国家培养你那么长时间,尤其是部队培养你那么多年,已形成了这个状况——许多观众都离不开你,我不能让你为了我马上离开舞台,那样也太自私了。”彭丽媛很少对家庭付出,而习近平也要求不高,所以他们结婚后,心态一直都是平衡的。

他们工作性质不同,但相互之间总能找到契合点。他搞行政,她当歌手;他研读政治、哲学书籍,她博览艺术、文学作品。习近平对彭丽媛不仅有丈夫的体贴和照顾,还有着师长般的关怀。“或许是年龄差距的缘故,他待我如同小妹妹。我认为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称职的丈夫,女儿心目中最称职的父亲。

近平很辛苦,心里牵挂着千家万户,哪里顾得上自己?有时我去看他,他还要把会议、下乡往后推,就为了有时间和我在一起。我觉得太麻烦他了,就很少回去。一回到他身边,我就给他做可口的饭菜,调剂一下生活。”像普通妇女一样,彭丽媛也操持柴米油盐,上街买菜。

彭丽媛怀着平常心过非常平凡的生活,她从不将台上的感觉混同于台下的感觉。“近平回到家中,我从没有意识过是什么领导来了,他在我眼中,只是我的丈夫!我回到家,他也不会想什么明星、名人来啦,在他眼中,我就是他老婆!”

习近平面对彭丽媛总是一种平和的心态,从未要求过彭丽媛在家做家务,伺候自己。他说:“我没有为彭丽媛的事业、生活方面操心过,也帮不上忙。因此,我怎么能反过来要求她做这做那呢?只要她一切都好,在家干不干家务,我都高兴。”

彭丽媛拿到硕士学位那天打电话告诉习近平,“是吗?”电话那头是习近平不紧不慢的声音:“你赶紧回来吧!”彭丽媛问:“怎么不祝贺我?”他说:“有什么好祝贺的?我这里有一大批硕士,还等着分配工作呢。”

习近平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每次彭丽媛到他那里,他从不声张,很多可以携夫人一起前往的场合,也都不让彭丽媛参加,说:“成天带着老婆,别人会说闲话,影响不好。”习近平对彭丽媛的要求更是严格,他曾与她约法三章:“我是党员干部,你可不能走穴。”彭丽媛严格遵守。

“近平是个很好的人,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摆架子。他的同学有的出国成了富翁,他有条件出去,但他却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做人民的公仆。所以,我不能让丈夫放下五百万父老乡亲的重托而为自己一个人!” 彭丽媛不仅深深地理解和支持自己的丈夫,在生活上也总是尽可能地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

彭丽媛头一回到福建探亲,才体验到南方过冬没暖气的滋味。回到北京,她就惦记着给近平做一床棉被。街上卖的尺寸小,近平个子高,盖不住脚。她想起山东老家的棉花好,特地叫妈妈用新棉花做了一床 6斤重的大棉被。

正巧她要外出演出,先去东北,最后回到福州,她就背上鼓囊囊的大被子上路了,沈阳、长春、鞍山,走一路背一路。

搭乘沈阳——福州的航班时,有两个旅客指着她的大被子打起了赌。

一个说:“这人像彭丽媛。”

一个讲:“笑话,彭丽媛能背着被子到外地演出吗?不信咱俩打赌!”

同行的演员看着彭丽媛戴着墨镜,扛着被子的滑稽样更是一路取笑个不停,可她依然笑着说:“我彭丽媛就不能为丈夫扛回被子?!”

到了福州,彭丽媛抱着被子颠簸了 300多公里才到宁德。当时,习近平还在宁德当地委书记,他盖上了新被子,连声说好。

因为晚育,彭丽媛的女儿比妹妹的孩子还小。1992年,彭丽媛临产的日子里,习近平也不能陪伴她。为了工作,他依然三天两头下乡。那段时间宁德地区遇到强台风的袭击,习近平去了抗洪抢险第一线,整整三天三夜都没回家,更不用说到医院探望彭丽媛和孩子了。

说起孩子,彭丽媛非常动情:“当初,我希望生个儿子,近平却希望生个女儿,结果还是他如愿了。看着他和女儿在一起时喜滋滋的模样,我怎能不乐在其中?女儿很像他,也和他最亲。我带她时,她老是调皮捣蛋,可是一跟她爸爸,她就乖得像只听话的小猫。”

他们的女儿小名叫木子,大名习明泽。“希望她将来清清白白地做人,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说完,彭丽媛露出了母亲的满足与自豪。




《新浪娛樂》更是詳盡,孤勿論是為領袖攪形象工程,又還是有人為了賺稿費寫鱔稿也好,當娛樂新聞來讀,無妨!!!





後記:


之後在公司蛇竇談起,原來 彭麗媛 是 習主席的第二任太太,上《維基百科》查找,原來是真的無誤。


【維基百科】彭麗媛是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 第二任妻子。兩人於 1986年年底經朋友介紹而相識,於 1987年 9月 1日在廈門結婚,育有一女習明澤,生於 1992年 6月 27日,中學時就讀於杭州外國語學校,現就讀於哈佛大學;2008年汶川大地震時以志願者的身份前往四川綿竹漢旺東汽小學,參與搶救傷者及心理輔導。


於是再上網查找《維基百科》


【維基百科】習近平 前妻 柯玲玲(一說柯靈靈 也稱柯小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官 柯華 之女,兩人結婚兩三年後,習沒有隨柯前往英國,隨即離婚,離婚時間大概在習離京赴冀前夕。

現妻是彭麗媛,中國大陸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歌劇表演藝術家,現任總政歌舞團團長,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1986年底經人介紹與習近平相識,1987年 9月 1日兩人在廈門結婚,育有一女習明澤。




哈哈哈,當娛樂新聞來讀也無妨,而且 learned some tabloid news 新的我不知道的八卦新聞!




伸延閱覽:
习近平彭丽媛相睇 彭第一眼嫌习土里土气 多倫多明聲報
习近平对彭丽媛一见钟情(付圖片) 新浪娛樂版
彭麗媛 家庭 維基百科
習近平 婚姻 維基百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