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ly 11, 2014

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烏節路夜景 + 大食代宵夜終結

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烏節路夜景 + 大食代宵夜終結



本來要爛尾的《鑽新加坡熟食中心之旅》遊記,總算趁 “七一假期” 完成了。今回是 第七篇,還有一篇就完結,雖然令各位看得悶悶的,但總算是把過程記錄下來,留待自己退休之後賦閒在家是,回味回味!


Continue ....


跟前年的《閑遊東京》一樣,也是利用積聚的航空公司積分換取免費機票,今次選擇去 新加坡 獅城,但 嗜悲 不會入: Long Beach Seafood Palm Beach Seafood No Signboard Seafood,甚至 Newton Circus Food Centre 都不會去,嗜悲 今次只打算去:鑽熟食中心和探舊同事。


比起 日本東京,嗜悲 對 新加坡 的熟識程度也是不遑多讓,因為與東京相同,當年 嗜悲 還在亞太區總部學習時,也是一年會去 新加坡 公幹三四次的,一年計比起去九龍的旺角還要多。但 新加坡 地小,沒有去東京週末可以去到東京附近縣市溫泉鄉渡週末,更可以順便在公幹完畢後,攞多幾天假期,利用火車證浪遊全日本。


在 新加坡 公幹的週末,最多可以去 新山 馬來西亞 的 Johor Bahru 聊聊,或是轉向 印尼 Indonesia 的 Batam 巴淡島 去吃海鮮,去得多都厭倦了。最後,嗜悲 每個週末就搭 Singapore MRT 去到每一個組屋區探險,去探訪他們的熟食中心,享受平靚正的地道的 Local Food 新加坡美食 。。。。。。


今次重遊獅城,怎知第一炮就慘被打沉,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正在維修中尚未開幕營業。少了一個好去處,也是 嗜悲 最多懷舊懷念的老地方,因為這個大型熟食中心,座落星加坡中環 = 萊佛士坊 and 珊頓大道之間,上班的日子若沒有 Business Lunch,老巴剎是 嗜悲 常到吃平價午餐的好去處。

嗜悲註:老巴剎 Old Market Lau Pa Sat 維修 2013年 11月 經已晉工重新開張營業。



沒有了 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那末,就要多去幾處遠一些的熟食中心 。。。。。。



continue:第四天 。。。。。 由 Raffles Place 去到 Ang Mo Kio


搭 MRT 來到 宏茂橋 Ang Mo Kio 下車,由車站出來記著右轉循著路標,就很容易找到 Ang Mo Kio 的 724 Hawker Centre 熟食中心。





嗜悲 記得是紅色屋頂,um 。。。。是不是 Google 攪錯了 紅點 應該是 720,嗜悲去的是 724 熟食中心,是在左邊行上啲紅色頂個間至啱(其他地圖


這個 宏茂橋 724 Food Centre 有幾個亮點的,嗜悲 先到這家 “成美食“ 吃海南雞飯,當然也是要排隊。


雞飯套餐 除了主菜還有菜有湯


雞肉的質感很對胃口幾好吃,比起第一晚 “逸群海南雞飯“ 起碼高幾皮(嗜悲絕對不會是 “逸群” 熟客),可知老店出品水準墨守成規不進則退,人家後進都趕過了。





吃完雞飯 嗜悲 先來一個豆花水不愛冰,然後到下一檔吃名物 “釀豆腐”,其實不只是釀豆腐,這是我們香港的 ”煎釀三寶“ 的變化,所有可以用魚蓉 釀得入去都有。


但這家 “喜相逢” 寫成 “酿” 不是 “釀”,這包括:魚蛋,蝦丸,豬肉丸,牛肉丸,龍蝦丸,釀豆腐,釀青椒,釀矮瓜,釀豆醭 。。。。。。可以加菜有:豆苗,金菇菜,普通一些的菜芯,芥蘭,勁攻 都有,還可以加麵食粉絲之類,選擇很多。




賣法是先排第一條隊,選擇好生鮮的食料,交回檔口的伙計,他認人能力很強,不用派籌更不用編號。然後再排另一條隊伍,等候攞煮好的釀豆腐,伙計見到你來到隊頭,就取出你那碗先選好的料,交給廚師煮熟。廚師很忙碌在前面有兩鍋熱水,六個淥食物的筲箕煮料煮菜煮麵,食物預備好後伙計才算錢交食物。


Oh my God 嗜悲 總共輪候了 45分鐘(四十五分鐘)才取得食物,結帳一大碗滿滿的只需要新加坡幣四元一角啫 。。。。。。


正在歡天喜地落辣椒豉油調味料,又週圍遠望找位子,準備享用久候的 “釀豆腐”,卻忘記看腳下的坎井 。。。。。。 Alamak (馬來粗口)。。。。。!一個跣腳把 嗜悲 一整碗的 “釀豆腐” 倒瀉到了,只剩下兩粒肉丸。堵氣的 嗜悲 當然沒心情再輪候多一次 45分鐘,匆匆吃掉剩下兩個肉丸,唯有十分無癮地就走人。


由 Angmokio 宏茂橋 乘坐 MRT 去 Toa Payoh 大巴窯

三個站 由 MRT Ang Mo Kio ==》 MRT Bishan ==》MRT Braddell ==》MRT Toa Payoh





















那末下一站決定去另一個人氣 Food Centre 熟食中心,大巴窯 第八巷 。。。。。。。 Lorong 8 Toa Payoh,看看地圖其實原來由 Braddell MRT 步行到 第八巷 較近,可惜 嗜悲 一心想行行 Toa Payoh Mall 大巴窯市集,所以要兜遠了些路。







上一次的 貓貓相片 就是在 Toa Payoh 大巴窯 由 MRT 站一路行一路影到第八巷拍照得到的了。去到第八巷,原來下午很多檔口還未開檔,唯有就張就一吓吃少一點吧。



只是要了一個 甘蔗汁 和 一個魚蛋麵 其他有開襠的檔口食物 吸引不到 嗜悲 真運滯,應該晚上才來嘛!


回程就在 Lorong 8 外面的巴士站 52361 上 56號 路線巴士 到 02089 站下車。


回酒店已經天黑了,洗淨面上的風塵,換過件 T-shirk 又要出門了,今次想看看 烏節路 Orchard Road 的夜景。





一路想找 美珍香 買些 ”肉乾“ 做手信 。。。。。。





但整段路竟然找不到一間 美珍香 on 烏節路?想 烏節路 的舖租不菲,美珍香 都要藏在隱蔽的地方做生意吧。




最後來到 Scotts Road 和 Orchard Road 交界處,肚子經已發出訊號餓了,有需要找吃宵夜的地方,吞吞轉週圍搵,發覺 嗜悲 本來很熟識的 烏節路 兩旁,改變了太大添了很多商場,但再找不到往日的回憶。




第四晚的宵夜,竟然沒有選擇下,只能吃到 “大食代” 的 ”雜燴麵“ 作終結。


之後,轉行到 MRT 搭車返酒店休息,因為明天是回程日,故此先到 Front Desk 櫃檯攞張 Statement 瞄瞄,沒有任何奇怪收費,可以安心執拾行履後上床,玩 Candy Crush 一宿無話!



是日總算吃了五餐,可惜 喜相逢 只吃到兩粒肉丸,更更要在 “大食代” 吃宵夜,真的很倒霉兼失敗喲!




伸延閱覽:
宏茂橋 724 Hawker Centre 熟食中心 streetdirectory.com
大巴窯 Toa Payoh Lorong 8 Food Centre 熟食中心 Burpple.com




我的舊文:
閑遊東京 1 to 8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I
不看狼樣看貓相






Wednesday, July 09, 2014

駕車上中環

駕車上中環




嗜悲 返璞歸真,沒有再追求名牌,tailor made 上班西服改買成衣,好一些 gadgets 老舊了後都沒有添新換新,唯一還未捨棄的是跟了我多年的一輛 “錢七”,經已陪伴 嗜悲 九年,宣告進入老年階段,但 Odometer 還差小小至夠 50,000Km 哩數。



舊文 曾寫過,嗜悲 每逢週末都會帶 ”錢七“ 出去晨操,去新界東 糧船灣(萬宜水庫)、西貢、清水灣 or 船灣、新娘潭、鹿頸,兜一轉 。。。。不過有時都會去一轉中環,尤其是 嗜悲 下午茶時段口痕,突然想吃一些中區才有的。



例如:週末或假日想吃 “沾仔記” 的雲吞和鯪魚球,“陳意齋” 的蝦子扎蹄雲片糕 etc etc 就要揸車上中環買外賣,其實路線很簡單,來回約 20公哩(要去到西營盆才轉向),若沒有遇上塞車半個多些小時可以完成。



但是因為 嗜悲 是個假日司機,放假才會駕車出遊,不是職業司機當然需要看清楚,才敢駛過交通燈,市區路上一定不會超速,時常被其他道路使用者嚮按提醒,並送上 ”中指“ 為禮!








尤其是入到中區更是坎井處處,必須要加倍小心駕駛,由皇后大道中轉上威靈頓街的 沾仔記,路面狹窄非常又多車,把 “錢七” 停在對面要小心被抄牌,所以 嗜悲 多是先去電落單,一去到就奉上 exact change 38元 for 12粒雲吞,或 30元半斤鯪魚肉,攞到貨後再飛跑回上車,回家才慢慢煮來享用。(以上價格已經不 update)






近月因為 “佔領中環” 的宣傳,攪到警察們風聲鶴唳,如今 嗜悲 害怕揸車上中環矣,只要一不小心架 “錢七” 跪低咗,或是不小心碰撞到別人的車,or 甚至不幸被想預演佔中的 “烈士” 們,把架車撞埋來輕微碰撞 fender bender,都會製造交通意外影響來往交通,這就會被警察誤會 嗜悲 也是預演佔中的一份子,嘢得來不白之冤。


咪攪囉,免得過就免,因此 ”駕車上中環“ 都要避免,少了這方便缺了口福之慾,更害怕入到中環容易引起警察誤會。近月連平日上班的日與夜,在中環 嗜悲 步行過馬路都要快快腳,更害怕一個不小心拗柴,連要坐低紏紏都唔敢,害怕會被警察以尋釁滋事入罪 。。。。。唉!!



伸延閱覽:
逾20年交警﹕從未用「落車無熄匙」拘捕司機一般只發傳票處理
明報特輯
員佐級協會盼將「尋釁滋事者」繩之於法 長青網




我的舊文:
週末駕車者
自我審查






Sunday, July 06, 2014

球場殺人王

球場殺人王




這是 “惡攪” 的 Youtube 片段 。。。。。





不過,是眾多的 video 中,captured 比較原整的由始至終,當 哥倫比亞 vs 巴西,哥倫比亞 18號紅衫的 胡安·卡米洛·蘇尼加 Juan Camilo Zúñiga,如何用膝撞把 巴西的 10號黃衫 的 尼馬·達施華·山度士 Neymar da Silva Santos Júnior,從後撞至倒地的整個過程。


本來兩人是距離開很遠的,這位 18號紅衫的 Juan Camilo Zúñiga,像接收到遠處的指令,利用膝頭從後把 巴西 Key man 10號黃衫 Neymar da Silva Santos Júnior 撞跌,切底的傷害到不能比賽的目的。




當時,哥倫比亞在落後 2-0 之後,在 80分鐘時得到十二碼點球射入,還有 10分鐘加上補時可以追平。到了 87分鐘殺人王出招了,沒有了 Neymar da Silva Santos Júnior 可以為 巴西 臨尾多入一球,保持勝利機會就小一些,這一招正好把追和機會,搶回到 哥倫比亞 的一方。








利用飛身膝撞竟然連黃牌警告都沒有,球證真的是這麽平庸偏頗,臨完場氣力不濟沒有跟貼整個比賽。至今 FIFA 都沒有開會複檢作出賽後算賬,看看烏拉圭的蘇亞雷斯咬人事件,FIFA 之後複檢罰得很重,Zúñiga 他真的是十分幸運,也存在是匪夷所思的陰謀論。


Zúñiga 執行指令把 Neymar 撞至骨裂 。。。。。




很恐怖喲 。。。。。


有踢慣足球的朋友都會知道從後防守,只要不讓對方轉身便可以,但這一位 Zúñiga 卻來一招飛身膝撞,看看上面這幅 X-ray 的照片,Neymar 斷裂的脊骨,這一吓飛身膝撞是沒必要的野蠻防守,很明顯是要收人檔!


Neymar 證實不能再在餘下的比賽上陣,出院後 Neymar 公開發言,之後就被直升機送返家鄉休養。


講巴西葡萄牙文的發言唔知 Neymar 噏乜 。。。。。



Neymar 在直升機上向球迷揮手!




後記:
巴西足球黑暗的一天 2014年 7月 8日


半場 巴西 0-5 德國,全場 巴西 1-7 德國 (圖片來源:Dailymail Football)


巴西除了沒有 尼馬 在前鋒入球,兼牽制對方的守衛,兩個黃牌的 斯華 亦要停賽,沒人堵塞巴西後防漏洞。沒有了後顧之憂的德國中後場,可以全力參與進攻。


又有一說是教練 大飛 史高拉利,早知後防缺 斯華 唔掂,豪賭一鋪全隊進攻,希望先入一球再博加食射十二碼點球。但全部策略給德國更憑著一個 11分鐘的先入球打亂,巴西唯有更要空群出擊,後防沒有 斯華 竟然成了致命的漏洞 。。。。。。七個一皮!





伸延閱覽:
Neymar knee down by Columbia player Zuniga 谷歌搜尋
Juan Camilo Zúñiga 維基百科
Neymar da Silva Santos Júnior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鬼婆談的遁廻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