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March 18, 2010

美國人欺人太甚

美國人欺人太甚



美國人用上世紀同一招, 強逼日元升值, 今個世紀數度出口術, 向中國要求人民幣對美元升值,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上世紀美國人自己不長進, 就汽車業被日本車打跨, 其他業界也被日本貨取代, 對日本年年巨額逆差。 今世紀美國人自己搞出來的金融大風暴, 金融大海嘯, 金融冰河期, 禍及全球。 中國在艱苦中總算闖過了, 而毆美就急救一番之後, 禍患稍為喘定, 美國就左右開弓, 總統府(白宮)和參眾兩院, 府院互扯貓尾, 逼人民幣對美元升值。


美國來勢洶洶 人民幣四月中前難升值 ~ 李先知

【明報專訊】前日本欄才指出,一場環繞人民幣升值問題的「國際金融政治大博弈,看來已在一些大眾看不到的角落裏展開了!」沒料到,一天之後,華盛頓便傳來消息指出,130名美國國會眾議員聯署函件給美國財長蓋特納,敦促他在下月15日發表的全球貨幣監控報告中,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並按此針對中國進口產品施加懲罰性關稅。只要大家知道美國國會眾議員全部僅435人,便可知道今次的聯署規模很大,其隱喻的政治壓力也很大。到了晚上,參議院又有類似針對中國匯率的法案登場。美國可說來勢洶洶。

不過,熟悉北京政情人士昨晚隨即指出,中國是不會在壓力下屈服的,所以幾可斷言人民幣是不會在4月中之前升值的。然而,未來一個多月裏,中美高層還會有很多對話機會,例如下月12日,國家主席胡錦濤極可能會出席華盛頓的「全球核安全峰會」,並可能順道到訪白宮,故此不排除中方會利用這些場合向美國釋放一些「輕微升值」的信息,以避免全球兩大經濟體爆發全面貿易戰。

歐美合力向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大幅升值一事,已是近年國際外交的一大公開秘密。熟悉北京政情人士指出,中國對此亦早已有心理準備,因為早陣子金融海嘯席捲全球之後,中南海已意識到,隨着歐美國家被迫要面對債台高築的現實後,國際貿易摩擦必然會增加,因為大家都想增加出口。對於近年一直十分倚靠出口來拉動經濟增長的中國來說,這個變化會帶來深遠的影響。這解釋了為何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要在今年2月3日,向全國各省市自治區的一把手宣示應對後國際金融海嘯時期的「胡八點」,其中劈頭第一條便是「加快推進經濟結構調整」,所為者正是要解決過分倚賴出口的問題。

不過,有了準備並不等於萬事大吉,因為經濟結構調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達至的事情。如今中國當然不希望跟歐美爆發貿易戰,因這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不利的,所以上述消息人士明言,人民幣最終是會重拾金融海嘯前的「慢步拾級而的上升軌」,但絕對不會在美國財政部下月15日發表「貨幣報告」之前,因為這等於屈服於外國勢力之下;同時,也不會是美國要求的一次過大幅升值,因為後者會對中國經濟帶來重大衝擊。

同一時間,京城傳來耳語謂,這一波關於人民幣升值的預期,其實早在去年底今年初已經形成。最早放出風聲的,實際上是中國內部的經濟學家,而內地媒體也有各種各樣的消息,顯示高層確曾有意令人民幣匯率重回升軌,一來是數據顯示中國的外貿出口有強勁反彈,恐怕會招來更強烈的貿易保護主義情緒;二來也是擔心內部通脹加劇,而讓人民幣升值隱含着預先消除輸入通脹的用意。

兩會前叫停微調方案
然而,消息續稱,當上述小幅微調方案傳出後,美國政府卻獅子大開口,而且接連利用歐美輿論進逼人民幣立即大幅升值,加上美國連番做出像對台軍售、奧巴馬見達賴等不友好舉動,令中南海要重新考慮微調人民幣方案。

此外,中國商務部對出口企業所作的內部壓力測試顯示,很多內地行業對人民幣哪怕是小幅升值的承受能力都不足,恐怕倉促行事會影響國內的就業情况。再者,與美方溝通後,中國發現美國的胃口很大。雖然中國堅稱自人民幣匯改以來,人民幣已升值21%,但美國要求在此基礎上再來一次明顯升值。

更重要的是,美方態度強硬並高調行事,令北京很難向壓力低頭,最後遂決定在人大政協兩會前擱置方案。如今回看,美國人還未掌握跟中國討價還價要幕後低調進行的「真髓」。中國古語有云﹕響水不滾,滾水不響。意指凡事高調難行,低調則易成。套用於中美有關人民幣匯率的爭拗中,看來也適用。



做好做醜, 有人當黑臉, 當然有人當白臉, 有硬招必有軟招。


【明報專訊】中美關係因美國國會議員聯署要求人民幣升值再添壓力,但美國財長蓋特納昨日試圖為有關爭拗降溫,他指國會沒有必要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對中國施壓,並相信中國最終會因自身原因調整人民幣對美元的貨幣政策。北京也有學者指出,相信有關匯率爭拗不會影響中國領導人出席下月在美國舉行的全球核安全峰會。

而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昨日會見中國新任駐美國大使張業遂時強調,奧巴馬總統和美國政府重視並致力於發展積極合作全面的中美關係。美方願與中方共同努力,推動兩國各個領域的合作。

「施壓會起反作用」
美國130名眾議員前日聯名上書國會要求對中國匯率施壓,昨日參眾兩院議員再醞釀提出議案,要求將中國納入操縱匯率國名單。蓋特納昨日在接受霍士(FOX)新聞網採訪時表示,國會議員向中國施壓「是沒有必要的,並且可能會起到相反作用」,而「中國最終會認同,彈性匯率符合自身利益,並會採納有關政策。」他指出,匯率問題對中國及其他貿易伙伴都很重要。

清華大學中美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可金昨日在接受本報訪問時認為,中美關係是競爭與合作的關係。去年中美雖較多合作,但是合作的程度有限,但今年則主要是競爭。「現在是美國設置議題,但匯率涉及主權,中國匯率政策不應該受他國牽制。」他認為,中美雖然存在分歧,但兩國還有更多共同利益,「中美有3000多億的貿易往來。兩國都是大買賣人,不會因為小事撕破臉皮。」


爭拗料不影響4月峰會
在被問及近期中美陷入低潮,會否影響中美的高層會晤,包括下月將在華盛頓舉行的全球核安全峰會,趙可金表示,奧巴馬想在核安全問題上獲得進展,就需要得到中國的支持,而中國也有必要承擔自己在世界舞台的角色,肯定會參加,但是出席的級別取決於美方姿態。不過,如果中國只派一名特使與會,該次峰會的任何決議都會變成一紙空文。

按照日程,核安全峰會將於下月12日至13日,而在隨後的16日,「金磚四國」(巴西、俄國斯、印度、中國)第二次峰會將在巴西舉行,屆時國家主席胡錦濤極有可能前往。趙可金認為,為了緩和中美矛盾,美國應對近期中美關係的一系列事件做出誠意解釋。

趙可金指出,由於奧巴馬將於本月內出訪印尼、澳洲等國,「這是一個很好的解釋時機,在出訪期間講中美關係大原則,重提中美聯合聲明,這樣雙方都有一個下台階。」



雖云: "開天殺價, 落地還錢。" 中國亦不會照單依從!


若說上世紀美國人逼日元升值, 是半陰謀半陽謀。 由一美元對二百五十円, 到一美元祇可換得八十円, 日本人買下的美元債券國債, 一兌換回日元時, 不論個人或是政府, 身家財產, 都突然不見了三份之二。 而日貨出口到美國, 賣給消費者, 卻貴了二百個巴仙, 即是舊價的三倍, 本來賣六千美元的本田小車子, 要賣將近二萬美元一輛, 其他音影器材, 總之是日本貨, 就如此類推,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 日本經濟至今, 還未能扭轉。


美國府院強逼人民幣升值, 便是明顯不過的陽謀, 是要中國人自己引頸待斬。 中國已投資了的美國國債, 到兌換回人民幣時, 失去一大折, 而出口到美國的貨物就瘋狂昂貴, 讓昂貴的美國貨變成有競爭力, 是貿易保護主義抬頭。 這是: " 有強權, 冇公理! " 美國人欺人太甚!


網友好文:菜販又鬧咬了!

菜販甲:「好囉喎,你咪再頂爛市,啲菜咁平想搶哂我啲客呀?」
菜販乙:「我無喎,一向都係賣哩個價架啦!」
菜販甲:「仲話無,我賣十五蚊斤菜芯,你賣六蚊斤喎。」
菜販乙:「你可以賣六蚊斤架,我又無減過價,係你貴之嘛!」
菜販甲:「我點減呀?我個菜場啲人工咁高點減到喎。」
菜販乙:「唓~~關我乜事喎,無人叫你養到班人咁貴架。」
菜販甲:「佢哋食慣嘆慣洗慣未來錢嘛,減人工實罷工喎。」
菜販乙:「咁我都幫唔到你囉,不如你黎我個菜場攞菜好未?」
菜販甲:「都好喎,等班嘢餓死好過啦,死都唔肯調低啲人工吖嗱!」


後記:
讀完明報論壇版的一篇翻譯文章, SPACE 翻查原文, 明報其實祇刊出一小段, 雖不能說有斷章取義, 不過, 紐約時報的英文標題是 "Will China Listen? " 明報改了標題:"中國是弱者?" 我讀完中英兩文, 覺得並不貼題。

美國《紐約時報》3月17日社評 中國是弱者?
【明報專訊】美國政界對中國操控幣值的大肆抨擊,並沒有引起各國的迴響,此種狀况可能會令人誤以為這只是美國的問題。不是的,中國以出口帶動經濟增長的決定正威脅全球各國的經濟。

自2003年,中國人民銀行大量買入美元,人為地拖低人民幣兌美元的匯價。2005年稍為放鬆,容許人民幣逐步升值至2008年的6.83人民幣兌一美元。當全球經濟衰退開始,中國為保護出口,停止讓人民幣繼續升值,間接令遠至墨西哥和印度等國家受害。中國的干預是典型的損人利己式貨幣貶值,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憲章所不容。目前的挑戰是如何說服中國調整其策略,同時避免更具破壞力的惡果。

中國官員在回應華盛頓的批評時,已暗示可以藉拋售美國國庫債券報復。這對兩國都很冒險,一來削弱美元實力,二來令中國持有的資產貶值。美國也許受得住這次貶值,更可能從中得益,但脆弱的金融市場卻可能再次波動。北京更有關稅和貿易配額等武器,一旦真的打起貿易戰,全球都會受影響。此事適宜以多邊的框架處理,以防中國繼續裝扮成弱者。

其中一個方法是要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式宣布中國有否違規及控制匯率。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想挑起爭端,但那實在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職責。判斷出來後,中國很難否定,這樣,受侵害的其他國家就能要求世界貿易組織裁決。就算不走到這一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聲明亦能令歐盟、印度和韓國等經濟體站出來指摘人民幣幣值帶來的傷害。受創的世界經濟不能夠繼續吸收由貨幣政策補貼的中國出口產品。只要有更多國家發聲,中國才更有可能改變政策。



NEW YORK TIMES MARCH 17, 2010 EDITORIAL
Will China Listen?
The drumbeat of complaints in Washington about China’s manipulation of its currency — and the deafening silence pretty much everywhere else — might lead one to think that this is just an American problem. It isn’t.

China’s decision to base its economic growth on exporting deliberately undervalued goods is threatening economies around the world. It is fueling huge trade deficit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Even worse, it is crowding out exports from other developing countries, threatening their hopes of recovery.

After treading lightly on the subject of China, President Obama vowed last month to “get much tougher” about China’s cheap currency. On Monday, 130 members of Congress sent a letter to Treasury Secretary Timothy Geithner, demanding that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designate China as a currency manipulator in a report due to Congress next month. On Tuesday, a bipartisan group of senators introduced a bill aimed to force the administration’s hand. This would ease the way to imposing retaliatory trade barriers against Chinese goods.

So far, China has been defiant. On Sunday, after the close of the annual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Prime Minister Wen Jiabao rejected American complaints as “a kind of trade protectionism” and made clear that he had no plan to do anything differently.

Since 2003, China’s central bank has been purchasing huge amounts of dollars to keep the value of its currency, the renminbi, artificially low against the dollar. China backed away somewhat in 2005, allowing its currency to appreciate slowly from 8.25 renminbi to the dollar to about 6.83 renminbi by 2008. As the global recession hit, China slammed on the brakes in order to protect its exports. The renminbi has remained at about 6.83 since then, and the pain has been felt in countries as far apart as Mexico and India.

Beijing’s intervention is a textbook example of the beggar-thy-neighbor competitive devaluation forbidden by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s charter.

The challenge now is how to persuade China to at least moderate its strategy without unleashing something even more destructive. As the decibel level has risen in Washington, Chinese officials have implicitly warned that they could retaliate by dumping Treasury bills from their central bank’s $2.4 trillion cache.

This would be risky for both countries. The move would weaken the dollar and lessen the value of China’s holdings. The United States might weather a sell-off or even benefit from the drop in the dollar’s value, but any precipitous move could further disrupt the skittish financial markets. And Beijing has other potential weapons, like tariffs and quotas. There is no guarantee of rationality in these showdowns. The fallout from a trade war would be felt around the world.

It makes a lot more sense to address the problem in a multilateral setting, where China couldn’t portray itself as a weak, righteous fighter holding out against arbitrary American power. Retaliation, or even the threat, would carry more legitimacy if it were part of a multilateral agreement and done on a world stage.

One way would be to press the I.M.F. to officially pronounce on whether China is breaking the rules and manipulating its exchange rate. That is part of the fund’s job, though it has preferred not to pick the fight. China would find it far harder to reject an I.M.F. determination than any American criticism. It could open the door for other aggrieved trading nations to eventually seek legal redress at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Even before that, it would help if some other countries — certainly those in the European Union, but perhaps aspiring players including India and South Korea — started publicly making the case that the cheap renminbi is hurting them, too.

The world’s battered economy is certainly in no shape to keep absorbing China’s exports, subsidized through a cheap currency policy. The more countries that say this, the more likely Beijing will consider changing course — and the less likely this disagreement will escalate into a fight that no one can win.



以上祇是美國人的觀點, 並不代表我同意! 美國人一方面危言聳聽靠嚇, 另一方面還想拉世界上別的國家, 包括金磚四國的其他三國落水。 其他國家, 將會是 "風派" 或是 "牆頭草", 作壁上觀, 不會援手。 中國有句成語 "唇亡齒寒", 若讓美國人得逞,下一回可能就是貴國!


後後記:
明報社評:匯率戰中國以柔對剛
【明報專訊】中美就人民幣匯率的熱戰,應該是今年國際關係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美國從行政部門到立法機關既有話說也有動作,總統奧巴馬打響了第一槍,說人民幣巿場化對恢復全球貿易平衡至關重要;130名眾議員聯署去信財長蓋特納及商務部長駱家輝,要求把中國列為「操控匯率國」;一天之後,一批重量級參議員提出類似議案。中國沒有馬上作出激烈反應,蓋特納在兩天之後主動「降溫」,說國會沒有必要在人民幣匯率問題向中國施壓。

增出口圖創職位 奧巴馬為競選拉票
我們在這裏把降溫加上引號,是質疑美國行政部門是否真正想降溫,也質疑即便行政部門要降溫,國會是否跟隨。蓋特納的「降溫」之說,只要了解美國政治制度,便知道他只是虛幌一招,因為奧巴馬既然說了人民幣巿場化,蓋特納是內閣成員,決不可能推翻總統的說法。值得注意的是,奧巴馬這次講話是在一個關於振興美國出口的場合說出來,說明這是與美國經濟政策掛鈎;早前奧巴馬在《國情咨文》表明,要通過推動貿易出口增加工作職位,人們很容易得出結論——逼迫人民幣升值,與奧巴馬的政治前途是因果關係。

人民幣匯率——美國進出口貿易——美國創造職位,三者成為美國今年中期選舉的連環套,白宮固然要創造職位,各州各地方都要靠這一招拉票,中國對美國長期有貿易順差,又是美國的潛在競爭對手,更兼意識形態上的分歧,這令到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成為眾矢之的。

中國從1990年代已深明這一道理,北京的一貫處理方法,是在美方討論類似問題前,派出採購團到美國,一口氣買下逾百架噴射客機,或是大手購入大豆之類農產品。中國的說法是,不是中國不願意購入美國產品,但美國對出口中國控制嚴格,昂貴的尖端科技產品不可去中國,內地有極其形象化的描述,中國對美採購是「坐飛機吃大豆」,採購內容單調,而中國貨品則因價廉物美,大受美國消費者歡迎,因此自從2005年以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每年都超逾千億美元 。

從中美關係全局來說,雙方都體認兩國關係極為重要,從反恐到氣候變化不乏共同語言,應該說,中美是一致多於分歧。1990年代克林頓 在任時,貿易曾經是他在人權問題上的籌碼,但也是克林頓把人權和貿易脫鈎。小布殊上台之後,中美關係屢生波瀾,可是8年任期即將結束之際,小布殊承認中美關係非常好。因此,中國在不損兩國關係的前提下,對美國的匯率取態並無強烈反彈,副商務部長更在近期出訪美國,看來除了與美方討論匯率,還可能與採購美國產品有關,這亦是中國沿用的以柔制剛策略。

雞髀打人牙骱軟 應深入美國採購
不過,舊有的方略不一定是一部通書讀到老。從130名美國國會眾議員的聯署信可以看到,地方經濟在金融海嘯受創較深的一些州份,例如賓夕法尼亞、俄亥俄等傳統製造業地區,分別有11名及10名兩黨議員參與聯署,這反映了出口合約對這些地區的重要。對中國商務部來說,如果能夠較集中採購賓夕法尼亞的鋼鐵及煤炭,或對俄亥俄的重型機械重點入口,應會在爭取這兩個州的國會議員上取得一定成效。1992年,老布殊角逐連任,下令向台灣出售F16戰機,此舉為得州進帳3000個職位;當年大選,老布殊便在得州勝出。另外,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亞太區主席羅奇上周談到人民幣匯率時,批評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的對中國強硬立場,某程度可視為美國財金機構亟欲與中國打好關係的佐證。人們不必稱這些是「以夷制夷」,然而說是「雞髀打人牙骱軟」,並不為過。

美國對中國就人民幣匯率的施壓,歐盟及其他國家回應不多,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一直逼日圓升值,1985年簽署著名的《廣場協議》,白紙黑字要日圓升值,結果最近25年來日圓匯價一升再升,但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持續向上,說明匯率與貿易順差無必然關係,美國只能唱獨腳戲,歐美在人民幣匯率戰的同理心大為減弱,中國不大可能面對腹背受敵的夾擊。

奧巴馬上台之時,中美關係乘著小布殊後期的暢順進入新時期;金融海嘯爆發,中國購入美國國債,在美國沉疴待起之際幫了重要的一把。這是兩國關係最好的時期,如今因著美國國內中期選舉再起波瀾,中國至今態度尚算沉著穩定,使得美國難以把匯率戰更推上一層樓。這是以中美關係為重的全局觀,中國方面減少了近年「大國崛起」的頤指氣使,難能可貴,倒過來卻顯得美國朝野的言行急了一些,也毛躁了一些。



又昨天重讀大教授的"新賣桔者言"內的文章: "閉關自守也無妨!"(簡體)
去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提名时,说如果他获任总统,会杜绝中国的玩具进口美国。据说不安全是原因。后来他认说错,有歉意。(想深一层,美国本土的玩具工业早就移师中国及工资较低的国家,去如黄鹤,没有什么可以「保」的。)最近九月十一日美国宣布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的进口税,三年加三次,每次加得厉害,得到奥巴马批准。奥氏之前,布殊执政时,美国的压力团体多次提出对中国货进口征收惩罚税,据说有六项通过有关当局,皆被布殊否决。

有一个严重问题。这次在惩罚中国轮胎进口的言论中,没有提到像玩具那样,被指有危险成分。中国制造的轮胎显然被认为是安全的,只是价格相宜,导致美国的轮胎工人失业,所以要惩而罚之。既不危险,也非倾销,只是价格过低。这样,将来反对中国制造品廉价进口的声浪会不绝于耳,奥巴马不容易厚此薄彼,轮胎的命运会成为保护主义卷土重来的先驱。不可能是美国消费者的选择。

重罚中国轮胎进口,美国还存在的轮胎制造商会得益,但没有谁会在那里兴建轮胎工厂。这是因为惩罚关税这回事,既可来,也可去,设厂造轮胎是蠢行为。其它发展中国家呢?大量产出轮胎,廉价输美,也会同样地遇到惩罚关税,所以也不会那样傻,见到自己的国家还没有被点名就赶着去设厂产出轮胎了。如此类推,明智的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者,会选择不走廉价输出美国的路,转而谋求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互相贸易,地球一体化会变为地球两体化。

上述是我持有的水晶球的看法,可能想象力过高,但逻辑是对的。中国可以报复(retaliate)吗?当然可以,而纵观今天中国持有的筹码,容易。我反对。曾经说过,无论外间怎样惩罚中国货进口,北京的朋友不要采取任何报复行动。协商不成,他们要惩罚,一笑置之是上策。何况今天遇上金融危机,此报复也,将会导致保护主义地球化,对中国半点好处也没有。是的,协商不成,北京的朋友要逆来顺受。尤其是,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到今天,就是被迫要闭关自守,有得守,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要从史密斯的《国富论》起笔的制针工厂说起,向北京的朋友解释一下简单的分析。史前辈的制针工厂,因为工人分工合作,每人的平均产量,比独自操作的产量高出数百倍。我曾经指出,因为专业而分工合作,其产量可以容易地上升逾万倍。这是史前辈指出的「国富」的主要原因。他跟着翻来覆去地指出,要鼓励专业分工产出,市场贸易不可或缺,因为没有市场无从专业。这就带来史前辈的一个重要格言:「专业产出的限度是由市场的广阔度决定的 (Specialization is limited by the extent of the market) 。」

这里我要用一些真实的数据来示范市场广阔度对生产成本的重要决定性。二○○一年为了写《供应的行为》的第三章──《生产的成本》,我要求一家印制商提供印制书籍的成本数字,由花千树的叶海旋核对,说明一分也不能错。是一本三十二开内文一百九十二页的平装书,以港币算,时间是二○○一年七月。众所周知,印制书籍是量愈大平均成本愈低。我获得的数据,印制五百本的平均成本是每本五十七元二毫九分,八千本的平均成本是七元五毫三分。资料显示,开头平均成本跌得急,到了八千本就跌得远为轻微。当时我算过,考虑到仓库的租金,无限量的不急销售,以香港而言,每次印制八千本最着数。

在香港要出书过瘾一下的君子们知道,因为市场小,要销售五百本不容易。二○○一年的市价,内文一百九十二页的书每本约四十五元,批发六折,是二十七元。没有算进编辑、设计费用,五百本的平均成本五十七元多,要过瘾不能不入肉伤身。要真的过瘾,二千本(印制成本平均约十七元)是起码的要求了。

市场销量够大是利用专业分工产出而减低成本的主要法门,也因为这法门的存在,基于私有产权的经济就可以夸夸其谈了。印制书籍是量愈大产出平均成本愈低的一个好例子,可能有点夸张,但我们不难想出更夸张的其它实例。权利有了清楚的界定(所谓私产)是市场运作的先决条件。这是科斯定律。但有私产,市场的销量不足,算你是绝顶天才也只能大叹倒霉了。

神州大地的人口比香港的高出二百倍。要出书过瘾一下吗?国内今天的书价比香港的大约低一半,成本也大约低一半,销售二千本当然远不及香港那么困难。书籍如是,其它产品也如是。外间多购中国货是扩大市场,有助,但自己既然有那么大的市场,他们要保护什么的,让他们保到够算了。不容易明白,美国在消费指数一蹶不振的今天,他们会推出保护主义。难道轮胎之价大幅提升,那里的市民会多购汽车吗?是湛深的学问,我不懂。

美国推出保护主义,对中国当然不利。但此不利也,在发展得有头有势的神州大地来说,因为本身的市场够大,用不着哭出来。报复还击,怎样算我也算不出对中国本身有好效果。中国的劳苦大众拼搏了那么多年,站稳了脚,让他们享受一下外间的名牌贵货不是很好吗?索性取消所有进口关税吧!是站起来表演一下真功夫的时候了。

我曾经指出,中国要大事发展的是内供,而不是内需。只要内供发展得好——主要是撤销所有约束内供的管制——内需的威力会随之而来。外需无疑有助,但今天看已经不是炎黄子孙的生存命脉了。一个人口不多的小国,要靠出口换饭吃,或靠开赌,或靠旅游,或靠碰中了些什么天然矿物。但中国不是小国,人口多而又吃得苦,市场大得惊人,而工业的确是发展起来了。人家要保护,中国在不利中可以稳守,而长此下去,最大的输家一定是推出保护的那一方,因为在保护中市民是买贵了货,资源的使用也被误导了。日本保护农产品的经验是灾难性的。

我感到惋惜的,是美国惩罚中国的轮胎进口,在过渡期间中国的轮胎制造商会受到损害。中国自动提升出口税会打上交叉,也会与目前的出口税制有冲突。自动约束出口量是配额制度,麻烦多多,纺织品的前车可不鉴乎?然而,轮胎出口配额会减少甚至弥补制造商的财政损失,而更重要是会大幅提升出口轮胎的质量。如果美国可以接受这配额而放弃惩罚税,对中国来说是比较上算的。我可以保证,如果惩罚税换作配额制,而商务部懂得容许配额以市价自由转让,中国产出的轮胎的质量会冠绝天下。这是价格理论的推断,其准确性与牛顿推断树上的苹果会掉到地上相若。



讀完明報社評和大教授兩篇文章, 中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之爭, 雖云中國兵來將擋, 可以柔克剛, 不宜與美國硬碰。祇怕在挺過了金融大風暴, 金融大海嘯, 金融冰河期,等等危機後, 中國的財金官員, 沖昏了頭腦, 若個頭一大了, 一時間收不到, 中了美國人設下的圈套!!!!


三月卅日 大教授有新篇文(簡髓)
汇率之争︰世界大乱矣!
跟进国际货币话题半个世纪,没有见过今天那么热闹。克鲁格曼之流凶神恶煞,直指人民币刻意贬值搞跨世界经济,阻碍了地球转动云云。曾几何时,只在不久前吧,克氏的老师的老师蒙代尔认为美国的经济刀枪不入,美元的世界领导地位将会百年不变。蒙兄是站在中国那边的。世银与国际货币基金则站在他的徒孙那边,也有不少其它专家支持中国。在货币与汇率这话题上,世界大乱矣!

有关的话题我分析过多次(见拙作《货币战略论》),不打算再写。但要求我发表意见的读者实在多,而萧老弟满章传来的美国吵闹文章,多而厚。禁不住要把此前说过的再说,这里那里加些新观点,不多的。

(一)一九九三年六月,人民币兑美元的黑市汇率是十一元七角兑一美元,今天的白市是六元九角兑一美元。人民币上升了很多,反映着十多年间中国的生产力急升,而美国及其它先进之邦却在睡觉,或有恃无恐,不认为中国会有什么作为——广东话说的「睇白坑渠冇浪起」是也。一九九四年起人民币紧钩美元,其后在国际压力下,二○○五年转钩一篮子货币,钩了几年又再转钩美元,钩来钩去,总是钩着先进之邦的货币,刻意地把人民币贬值来抢生意的手法──所谓操控──一丝也看不到。

(二)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在斯德哥尔摩跟佛利民相聚,我指出地球将会多了二十亿穷人参与国际产出竞争,如果先进之邦在经济体制的结构上不作修改来应对,会遇到不容易解决的麻烦。佛老当时不反对我的分析,但轻敌,可能不认为穷惯了的人会那么容易站起来。跟着的十多年,美国的经济很不错,我认识的西方行家朋友听到我重复当年对佛老提出的观点,客气地点点头,笑一笑,只此而矣。

中国的发展带来的震撼,使举世瞩目的,只不过是三几年前开始。想不到,年多前雷曼兄弟事发,有些美国专家认为是中国的发展惹来的祸。另一方面他们说︰中国的工业发展害了好些先进之邦的工业。若如是,那是三十年的逐步发展,为什么他们今天才知道?我同意格林斯潘当年的看法︰中国的廉价制造品输进美国对后者有利,协助了通胀一直偏低。

(三)一九九三年朱镕基执掌人民银行,手起刀落,鬼斧神工,只几年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通胀率调控为零及零下,导致或明或暗地与美元挂钩的发展中国家的币值一律偏高,一九九七金融风暴在亚洲出现了。跟着大家的币值调整相当快,约两年亚洲的发展中国家的币值与人民币达到了一个均衡点。工业的发展大家都有看头,其产品一起攻进先进之邦。二○○三年我看到一九九一认为有机会出现的︰发展中国家的工业产出成本远低于先进之邦,而产品的质量可以,在币值与产出的成本上,发展中国家与先进之邦之间出现了一个断层,大而明显。二○○三年三月十一日,我写道︰「愚见以为,不出两年,外国(尤其是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将会很大。」说不出两年,其实这压力四个月后就叫出声来了。

上述的断层很麻烦,两年多前次贷事发后倍加严重。昔日在国际压力下,日圆从三百六十兑一美元升至八十兑一,但日本当年没有那么多的发展中国家参与竞争,而日圆大升协助了日商投资外地设厂,虽然史坦福的一位教授著书立说,直指日圆大升搞跨了日本经济。今天的国际形势跟日本当年很不相同,一九九一年起参与国际产出竞争的经济落后之邦,占了地球人口约六成!当年日圆升值,先进之邦把日本拉上去。跟着是什么亚洲四小龙的也被拉上去。但这些加起来不到三亿人口。今天要在国际上竞争生活的多了十倍,先进之邦是拉不上去的。只一个中国他们就拉不上去。别无选择,中国要自己打上去。不容易。在新《劳动合同法》的引进与雷曼兄弟事发之前,人民币只升百分之十强中国的接单工业就明显地遇难。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头痛问题。人民币兑美元上升,对中国富有的人有利,甚至对中上阶层、买了可观房子的人有利。换言之,先进之邦可以把今天中国生活得相当好的一小撮人,通过人民币的大幅提升而把他们的生活水平再拉高。但数以亿计的劳苦大众呢?人民币提升他们在国际竞争中斗不过其它发展中国家。一头被拉上一头被拉落,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会远比今天严重。事实上,这几年人民币兑美元上升约百分之二十,出外旅游的炎黄子孙暴升,其中没有一个是天天做生做死的劳苦大众。国家究竟是为了谁而改革的?

(四)三月十六日《信报》大字标题云︰「美国智库指香港属汇率操控地区」,引述Peterson Institute的话,说中国之外,亚洲还有四个地方操控汇率偏低。何谓「操控」(manipulate)当然有待商榷,但这智库说的是几年来我读到的关于国际汇率的最高明的西方之见:他们终于看到了我说的断层!被点名的四个地方都或明或暗地钩着美元。其实该智库应该点更多的名,差不多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要放进去。韩国看来是个例外:该国出外投资设厂的商人多,币值上升有助。

中国的工业产出主要不是跟先进之邦竞争。美国封杀所有中国的制造品进口对他们的就业不会有助,因为他们还要面对多个其它发展中国家的产品进口。后者的价钱比中国的还要相宜,质量差一点,但档次是够高进入美国的。美国要考虑全面封杀,而这样做,灾难在所必然。

(五)上述的断层早晚是要接合的,早一点比晚一点好,而怎样接合是难题,下了一着大错的棋地球人类要付上大代价。人民币兑美元独自升值不应该考虑,因为除了一些利益分子,对中国对美国对其他先进之邦都没有好处。大家不再钩美元,让美元自行贬值,某方面对美国有利。

我曾经说过,人民币钩着美元是帮美国一个大忙,协助美元不大跌。这是几个月前的看法。今天看,我认为美元自行贬值对他们的经济在某方面有助。我的观点有变,因为我对美国挽救经济的政策愈来愈失望。凯恩斯学派的药方失灵是意料中事;我曾经赞赏的贝南克坚拒通胀是失策;在目前时刻推行医疗改革,含意着未来加税对前景不利;去年七月他们提升最低工资约百分之十一,导致青少年的失业率跳升;汽车工业国企与私营对立,中国的经验说不妥;欧洲的不幸情况有不良影响……还有其它的。

不久前读报,某老外名家说起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对中国有利。这是胡说。先进之邦的经济不妥对中国有害无利。另一方面,我历来很少错的分析说,人民币独自升值对先进之邦是不利的。

今天看,美元自行贬值对美国的经济会有助。跟我曾建议的通胀政策相比,这贬值要付出另一些代价。美元贬值也会增加美国的通胀,然而,同样的通胀率,单从就业的角度衡量,贬值政策是胜于通胀政策的。

(六)人民币要跟美元脱钩,美元才可以自行贬值。其它或明或暗地钩着美元的发展中国家没有人民币的重量,何况人民币脱钩美元后,这些国家的货币多半也会跟着脱钩。中国的困难是如果人民币什么也不钩,变为无锚货币(fiat money),处理非常困难。货币无锚,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放开汇管搞国际金融中心有机会惹来灾难。我多次建议的转钩一篮子可以直接地在市场成交的物价指数,是最好的方法。今天人民币要推出国际市场如箭在弦,不转钩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夜长梦多,闯祸的机会有好几方面。

(七)解除所有汇管,把人民币推出国际,央行当然要让人民币的国际汇率自由浮动,但先要下一个固定的不用外币的锚。用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界定人民币的币值,近于万无一失,我解释过多次了。北京早就应该这样做,把人民币推出国际,大好的机会错过一次又一次。今天的机会没有几年前或年多前那么好,但还是不错的。

(八)这就带来我要说的最后一个话题。今天,人民币真的如美国专家的估计,大幅度地偏低吗?如果北京的其它货币政策不变,只让人民币自由浮动,人民币兑美元会大幅上升吗?美国的专家或议员似乎肯定,但我不敢赌身家。这些日子,正规银行的汇率是一港元兑人民币八角七仙六至八角七仙八,但地下钱庄却是一港元兑八角八仙至八角八仙二。这是说,人民币在地上比在比下值钱。地下的生意成本较低,某方面有优势;信誉有问号,某方面有弱势。然而,如果人民币真的如西方君子所说,大幅偏低,这些地上地下的汇率图案会倒转过来。

我还是认为人民币在国际上是有强势的。但为什么此币也,在地下弱于在地上呢?考考读者吧。不知西方的专家君子们敢不敢跟老人家赌一手呢?



大教授前後兩篇文章, 各位有時間可以細讀, 看看有沒有矛盾, 時勢轉變, 引大教授指出: "一九九三年六月,人民币兑美元的黑市汇率是十一元七角兑一美元,今天的白市是六元九角兑一美元。" 美國人發窮惡, 逼人民弊升值, 可以解救嗎? 祇是轉移美國人對政府失誤, 推責任給中國罷了。


就香港的港幣鈎了美元, 但香港無論:柴 米 油 鹽 槳 醋 茶 衣 食 住 行, 都仰賴內地供應, 陳德霖又無擔當, 敢去拆解這個死結。 若人民弊兌美元再升, 我們香港窮苦大眾, 又要再捱通漲矣! 曾特首和他的班子的民意率更危矣!


網友好文: 就黎無錢買餸啦!
近日又再聽到美國佬強迫人民幣升值,
我唔係經濟學家,
只係粗人一個,
唔識什麼經濟理論,
淨係知道香港大部份食物都係由內地入口,
雞鴨鵝豬牛羊以至疏菜麵食,
糧油雜貨、家用貨品差不多講得出嘅都係由大陸入口,
如果人民幣升值,
積係變相要我哋啲升豆小市民大大增加支出啦,
依家啲餸菜、罐頭、雜貨已經有加無減了,
啲雞蛋以前一蚊幾隻,
依家一蚊得一隻喳,
仲有以前啲白菜三四蚊左斤,
依家六七八蚊先買到呀,
真係乜Q都加哂價,
聽過連啲救命藥材都係咁加價呀,
咁樣搞落去係咪想我哋食香燭呢?
啲香燭都係內地做架,
遲啲貴到連香都無得食呀!
你班美國佬想點先?
唔好以為自己想點就點好噃,
點解大家嘅貿易易差咁大吖?
你啲貨又貴又唔啱用咪無人買囉。
我就黎唔夠錢開飯啦,
係咪想趕絶我哋啲小市民先?




伸延閱覽:
美國來勢洶洶 人民幣四月中前難升值 ~ 李先知 明報新聞網
美財長為匯率戰降溫 雅虎新聞網
菜販又鬧咬了! 新鮮人
就黎無錢買餸啦! 新鮮人
中國是弱者? 雅虎新聞網
Will China Listen? 紐約時報新聞網 NYTIMES.COM
匯率戰中國以柔對剛 雅虎新聞網剛
閉關自守也無妨 張五常新浪博客網
汇率之争︰世界大乱矣! 張五常新浪博客網
中國搶走美國飯碗的謬誤 雅虎新聞網剛
保美國人飯碗關鍵在中國 雅虎新聞網剛



我的舊文:
美國人的自殘自救
中國人會重蹈覆轍?
由全球化貿易到保護主義的抬頭
美國人的 CARBON TARIFF 碳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