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驚人的五個零

驚人的五個零



「五個零」的良好紀錄,即無泄漏、無污染、無傷亡、無被媒體炒作和無出現恐慌。


【明報社評】位於番禺的廣州輻照技術研究開發中心發生的鈷—60輻射事故,當局在歷時48日之後,才低調地宣布險情已被排除,但是從《南方都市報》(以下簡稱《南都》)披露當局在事故48日的處理過程,顯示事態十分嚴重,廣東當局目前僅以語焉不詳寥寥數語交代,肯定未能取信於民。我們認為,當局應該公開詳細交代事故和處理經過,讓居民了解真相,才有可能釋除疑慮,令相關官員也有所警惕。

危機48日被蒙在鼓裏 難怪居民情緒不安
在國際間,凡是與輻射有關的事故,都屬於重大事件,因為輻射無色、無味、無臭,但人體若過分暴露其間,會嚴重損害健康。今次事故的主角鈷—60,放射性極強,它能使人患上血癌,人若站在距離鈷源5米,5分鐘即可死亡。

發生事故的廣州輻照技術研究開發中心,毗鄰有大學校園,與約有10萬居民的番禺祈福新邨則是約300米的一街之遙。事故曝光後,由於居民認為被蒙在鼓裏,特別是接受訪問的港人居民更大表不滿,要求當局公開數據和專家報告,並派專家組到場詳細檢查輻射,以平息居民的不安情緒。

根據《南都》的報道,事故在10月12日發生,因為輻照中心工作人員操作不當,造成鈷—60放射源未能放回儲源水井,出現卡源輻射事故,即放射源不能回到儲存裝置內。不過,據報道,輻照中心並未即時向相關部門報告,而是兩日之後,即10月14日,廣東核與輻射安全監督站接到市民舉報,並向環保部核安全管理司報告,才確認該中心發生卡源事故。

輻照中心發生卡源事故,並未第一時間報告相關部門,是否涉及違規,當局宜應查明,因為若此乃輻照中心行事慣例,則過去有否隱瞞同類事故,自是啟人疑竇。

另外,從《南都》的報道,鈷—60放射源暴露之處的輻照室,因為高溫使得貨物燃燒起來,引起大火,其後雖然撲救熄滅,但是輻照室牆壁因為驟熱驟冷,內牆混凝土大面積脫落,原來2.2米厚的牆壁只剩下2米左右。在民居毗鄰,發生放射源導致可燒掉約半米厚牆壁的大火,而廣東當局決定不驚動居民,其「處變不驚」的定力,使人「佩服」。

危機過去仍三緘其口 被質疑有不可告人之處?
據《南都》報道,事故發生後第三日,副總理李克強曾批示「嚴防出現環境污染」,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則批示「盡快披露信息,防止誤傳造成不良影響」。

據《南都》報道,在事故48日之內,廣東當局曾4次發布事故的消息,都是寥寥數語,讀者不可能領略事故的嚴重,廣東報紙在報道當局的通稿時,首先是並非每家報紙都報道,有報道的則刊載在不顯眼之處。當局的低調,明顯要居民不能領會正處於「輻射危機」之中。

廣東當局的處理有黑箱作業之嫌,事後檢視,危機延宕了48日,居民被蒙在鼓裏,難怪在總結此事的經驗教訓時,當地環保局肯定這次處理,認為創下「五個零」的良好紀錄,即無泄漏、無污染、無傷亡、無被媒體炒作和無出現恐慌。不過,當局的沾沾自喜,對於曾經厠身危機的居民,被剝奪了涉及自身健康、安危的「知的權利」,對於居民是否公平,值得商榷。

事態還有耐人尋味之處。首先,是3日前(即15日)《南都》根據記者採訪所得資料,在頭版較詳細地報道事件經過,卻隨即接到報道禁令,要換版;其次,是12月11日,即廣東省應急辦公室在網站發布消息,說「被卡放射源安全降入儲源井內」之後的14日,輻照中心主任與省環保廳都以「不方便」為由,婉拒《南都》記者的採訪要求。既然宣告事件已經告一段落,當局卻不肯公開交代,難免使人質疑是否有不可告人之處。

經此周折之後,居民知道曾發生重大輻射事故,他們卻一無所知。事實上,當局在寥寥數語的發布中,只說「並無泄漏輻射、並無造成環境污染」,卻未提出可信數據和專家報告,難怪事故曝光之後,居民對當局的說法存疑。

我們認為,如此一宗重大輻射事故,廣東當局的處理未能取信於民,應該盡快完整、如實地向居民交代,公布相關數據和專家報告,以取得居民信任。官員在閉門會議總結經驗教訓,搬出所謂「五個零」來表功,只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只有當局公開如實交代真相,才能消除居民的疑慮。

與民居毗鄰實屬不妥 廣州輻照中心應搬走
另外,廣州輻照技術研究開發中心與民居為鄰,這樣的城市規劃是否恰當,也值得斟酌。我們認為,無論是輻照中心先存在,抑或祈福新邨等民居和大學校園先興建,總之,兩者那麼近距離並存,肯定不妥。

據知,廣州輻照技術研究開發中心的卡輻射源事故,近期在河南也曾發生兩宗,可見這類事故發生頻率不低,今次未發生泄漏、環境污染或導致重大傷亡,難保下次可以平安渡過。因此,這類高危設施理所當然遠離民居。現在廣州輻照技術研究開發中心座落人口密集之處,肯定是一個潛在「定時炸彈」,廣東當局應該盡快要它搬走。



沒有忘記香港多年前,有人擴議在大亞灣興建『核電站』,雖然多年之後,港人沒有知道,有沒有發生過泄漏輻射,還是泄漏了沒有通告。


不過我記起有部美國電影,由 珍方達 和 積林蒙 主演,叫做『The China Syndrome』,忘記了中文譯名,講的就是核電廠的核反應堆,發生事故,反應堆不能返回冷卻器,核反應堆因高溫溶掉,而溶掉的反應堆,勘入地殼,貫穿過地心後,就在中國某省市破土而出,為中國帶來核輻射災難,顧此稱之為『The China Syndrome』中國并發症。


【維基百科 the concept】The title refers to the concept that if an American nuclear plant melts down, the core will melt through the Earth until it reaches China.

The China Syndrome is a hypothesis, or rather a metaphor, of a possible extreme result of a nuclear meltdown in which molten reactor core products breach the barriers below them and flow downwards through the floor of the containment building. The origin of the phrase is the concept that molten material from an American reactor would melt through the crust of the Earth and reach China.

China is a metaphor, as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globe from the USA is actually the Indian Ocean.



而電影就是講述,隱瞞核電廠核泄漏的真相。

【維基百科 電影】TV news reporter Kimberly Wells (Fonda) and her cameraman Richard Adams (Douglas) visit the Ventana nuclear power plant outside Los Angeles as part of a series of news reports on energy production. While viewing the control room from an observation room, the plant goes through a reactor SCRAM (emergency shutdown).

Shift supervisor Jack Godell (Lemmon) notices what he believes to be an unusual vibration during the SCRAM. Checking their gauges, the control room staff finds that water levels in the reactor core have risen to high levels; they begin opening relief valves in an effort to prevent too much water from damaging the plant.

However, the needle in one water level gauge turns out to have been stuck, and when Godell taps the glass cover on the gauge, the needle rapidly drops to indicate that the water level is dangerously low, and the core has almost been uncovered.

The staff begin restoring coolant systems, but for several agonizing minutes, the crew doesn't know whether the core is undergoing a meltdown or not. Eventually, backup systems are able to raise the water levels, and the reactor is brought under control.

In the observation room looking out over the control room, Adams began filming the activity below; when told he was not permitted to film the control room for security reasons, he surreptitiously tucks the camera under his arm and begins filming anyway. Because the glass is soundproof, the visitors can only guess as to what is happening.

When they return to the television station, the station's news director refuses to air the footage, fearing criminal prosecution. Adams, believing that there is more to the story than is indicated in the plant's official statement (which referred to the near-meltdown as an "unexpected transient"), steals the film from the station and shows it to a pair of experts, who are able to fill him in on what actually happened.

They determine, from the actions of the control room crew, that the plant came very close to the "China syndrome" where the core, at extreme temperature, would have melted down into the plant, hitting ground water and exploding into the atmosphere, contaminating the surrounding area.

Meanwhile, Godell, suspecting there to be more to the strange vibration he fel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SCRAM, does some investigating of his own and uncovers evidence that the plant is unsafe.

Specifically, he finds evidence to suggest that another reactor SCRAM at full power could cause the cooling system to be severely damaged. Godell asks the plant foreman to delay restarting the reactor until the main water pump can be disassembled and inspected.

The foreman flatly refuses, under pressure from the plant's owners, who wish to avoid paying a hefty sum for the work and would have to close the plant down for several weeks. Godell contacts Wells, asking her to help get his concerns heard. Wells and Adams agree to help get Godell's evidence entered at safety hearings for a new plant being built, which would be administered by the owners of Ventana.

Godell asks to remain anonymous, but when the original messenger (Wells' sound engineer) is run off the road by hit men (presumably hired by the plant's owners), he decides he must appear at the safety hearings himself. On the way there he is chased by more hit men, and finds safe harbor at the Ventana power plant.

When Godell arrives, he finds the plant has been brought up to full power. Now convinced of the danger, he grabs a gun from the control room's security guard and forces everyone out. Once alone and secured inside the control room, he brings the power down to a safer level.

He also tells the plant's managers that if anyone attempts to take control of the reactor from the outside or break in, he'll open valves and flood the containment building with radiation, essentially ruining the plant. He then demands to be interviewed live on television by Wells.

While Wells and Adams set up their equipment, plant technicians find a way to cause a reactor SCRAM. In the middle of the live interview, the SCRAM is started, the camera's cables are physically cut, and a SWAT team forces its way into the control room and shoots Godell several times, killing him.

Proving Godell's fears true, however, the SCRAM causes significant damage to the plant, as portions of the cooling system physically collapse. The reactor is eventually brought under control by the plant's automatic systems, but the collapse leaves the cooling system balanced precariously on a thin pipe.

Outside the plant, a phalanx of reporters and television crews are awaiting word on the events inside. When the plant spokesman suggests that Godell was "emotionally disturbed" and that he "had been drinking", Wells confronts the spokesman in front of the other reporters, and eventually persuades one of Godell's co-workers (Brimley) to admit that Godell was not a "loony" and would not have taken such drastic steps had there not been something to his belief in problems with the plant.

The film ends when the reporters' live signal abruptly cuts to color bars and the credits roll in silence.



電影中企圖爆料的核電廠“科民”,他慘被槍殺了,整個事件完全變了質,民眾不得到真實真相的報導,事件不了了之,令人無奈!相信今次,番禺的輻照技術研究開發中心發生的鈷—60輻射事故,不久就會噤聲,而漸漸淡忘了。


丹麥哥本哈根氣候峰會的議題:『環球廢氣減排』,有線電視新聞 CNN 討論,美國為了減排廢氣,有可能考慮在美國的核電站,重置機組發電,增加核能的比重,云云。這證明美國人已經淡忘記得 Three Mile Island Accident『三哩島事件』,和烏克蘭 Chernobyl Disaster『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災難』。


而中國的能源需求緊張,為了減排燒煤炭發電產生的廢氣,核電的開發變得急不容緩,以中國一向方針,辦事效率之高,很可能加快至極速,增建核能發電設施。 若中美加快核能建設,令全世界各國都會仿效,紛紛增加核能開發,核輻射泄漏的或然率,必順延增加。


丹麥峰會的『廢氣減排』議題,不論是否有了協議,人類可能祇是顧得『廢氣』的頭來,而把腳暴露了入『核泄漏』,為地球、人類、環保,帶來更多更大的災難危機!


後記:
【明報專訊】法國《回聲報》報道,法國總理菲永訪華期間,法國可能與中國簽署價值15億歐元的核電合作合同。

法國電力公司與法國核電公司~阿海琺集團將與廣東核能集團簽署合同,確認他們的合資公司在廣東臺山建造兩個EPR第三代壓水堆核電站。為此,法國電力公司與阿海琺集團的兩位總裁這次也將隨菲永訪華。

法國還打算推動其他兩個項目:建造一家核廢料處理廠,以及在廣東建造一所中法核研究學院。

法國《論壇報》此前報道,中國已作出決定,由法國航空集團賽峰和美國通用電氣為其合作企業,為中國首型國產大客機C919提供發動機。正式合同將在菲永訪華之際簽署。



【明報社評】事前大張旗鼓、浸浸然有「末日救地球」况味的聯合國哥本哈根氣候峰會,開了兩星期,也吵了足足兩星期,到了結束之日,192個與會國家中的28國就《哥本哈根協定》達成共識,會前各國期望甚殷的具約束力減排指標在《協定》裏未見提及,以發展中國家為主體的G77集團不滿溢於言表,批評《協定》是歷史上最差的氣候協議。我們認為,從達致減排目標這一會前期許而言,這次氣候峰會無疑是失敗透頂的一次,然而,人們若能從失敗之中汲取教訓,仍有希望在2012年舊氣候協議失效前,制定下一階段的減排框架。

盼汲取教訓 助制定減排框架
人們不一定知道各國在峰會達至減排目的決心有多大,但最低限度,從會議舉行期間及會後的言行,與會一些國家沒有誠意的態勢倒是很明顯。這一點,美國是責無旁貸,美國是世界最主要發達國家,也是主要的排放國之一,但美國的誠意令人懷疑——從上周四到埗的國務卿希拉里到周五抵達的總統奧巴馬,甫抵哥本哈根之後,他們放出了「國際監察中國減排努力的透明度」的話語,不再提及美國的減排承諾。誠然,中國作為全球溫室氣體最大排放國,面對監察壓力是極為正常,但美國轉移視線的做法,卻在很大程度上騎劫了峰會,作為峰會核心的減排目標——眾所周知這是美國的要害——在美國一再提出減排數據透明度的爭論中隱沒,因此,儘管峰會在上周五結束後「加時」,依然無法達成減排目標協議。

美國率先成為峰會的「破壞王」有其背景,奧巴馬政府提出的、遠低於歐盟的實質減排目標,即以1990年為基準、實際減排約3.5%(歐盟為20%),只是白宮的立場,主觀上美國國會本來就不傾向支持減排。客觀上,奧巴馬上台這一年來,全副心力都放在內政事務上,金融海嘯足已令他傷神,如今的退巿策略倘若處理欠佳,隨時觸發另一次金融危機;增兵3萬到阿富汗,令致他在國內備受黨內外批評;再下來是醫療改革大計,眾議院剛通過,而今面對的是參議院的投票。美國國內政治這刻根本沒有空間討論減排目標,事實上,從哥本哈根回國後,奧巴馬的重點已不是氣候峰會而是醫療改革。

美國的取態令到中國未有在減排上走前一步,中國的減排底線是﹕氣候變化的主因,是過去150年間發達國家工業化過程所造成的,發達國家理應承擔減排義務,中國的立場是發達國與發展國在減排上「共同而有區別的責任」,易言之,倘若美國不願減排,也就無法採取共同而有區別的責任。溫家寶總理在峰會上的講話,便是這一立場的再度申述,他指出,發達國家必須大幅量化減排,並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而發展中國家應根據國情,在發達國家資金和技術轉讓支持下,盡可能減緩溫室氣體排放。美國既不願在減排目標上作出承諾,如何會令龐大的發展中國家跟隨,至於像日本等的發達國家,也就更有借口放慢減排的步伐了。


世界認清排放 維持壓力防逃避責任
儘管峰會沒有達至全面減排承諾,然而亦毋須悲觀得有如世界末日,對此,我們仍然是樂觀的。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儘管峰會沒有結出果實,卻讓世界由此更加注意溫室氣體排放,更會更清晰明瞭溫室氣體排放大國的盤算和策略。關鍵做法是從今天到下次峰會前,各國對這些大國維持一定壓力,致力令到她們難以從應當承擔的責任中逃逸,同一時間各國則在減排方面進一步有更多認知,為廣闊堅實的減排承諾打下基礎,以時間換取更大的減排空間。

功虧一簣的峰會也不盡是一無是處,折射出的是若隱若現的國際政治版圖,可以為下次峰會擘劃大方向時作為註腳。雖然G77集團批評《哥本哈根協定》是史上最差的氣候協議,世人卻從中在另一個側面看到當今的世界新秩序﹕28個就《協定》達成協議的國家,佔了全球排放量超逾八成,是不折不扣的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俱樂部——有傳統富國的G7集團和歐盟,值得注意的是巴西、南非、印度和中國這4個發展中國家大國或所謂準發達國家的冒起,扭轉了過往由傳統富國說了才算的遊戲規則。中國多年來是亞非拉國家的友邦,更是G77集團的主要伙伴,會前被視為發展中國家利益的主要代言人,如今成為《協定》的其中一個協議國,未來中國能否繼續代表一眾較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的利益?

一些發展中國家對此存疑,顯然北京也注意到這一潛在擔憂,官方新華社昨晚8時許罕有發出新聞稿引述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說,峰會上,中國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溝通是「充分、透明和順暢的」。這段僅42字的新聞稿,應可視為未來中國在氣候峰會上,仍然代表發展中國家的利益的確認,同時起著對中國在減排方面的督促。面對發展中國家的柔性壓力,中國必須身體力行,實踐讓地球更清新美好的歷史承諾。



伸延閱覽:
番禺輻射事故 明報社評
番禺輻射事故 谷歌新聞
大亞灣核電站 維基百科
The China Syndrome (Movie) 維基百科
China Syndrome Concept 維基百科
Three Mile Island Accident 維基百科
Chernobyl Disaster 維基百科
Nuclear power an option? CNN
中法將簽核電合約 雅虎新聞網
美國欠缺誠意騎劫峰會轉移視線 雅虎新聞網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談雪

談雪



在別人網誌提起“鵝毛大雪”,顧重點是談與”雪“有關的舊事。


雖然這兩天返冷!但香港是沒有下雪天的。想當年初見到的雪,是家用電器“冰箱”(香港粵語:雪櫃)內見到的,舊款的冰箱在頂部,是設有雪格的裝置,這個雪格要時不時溶雪,就是要把冰箱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把冰箱電源切斷,讓霜雪溶掉後,清理妥當後再放回東西。現在的冰箱,則多分成上下格,叫作無霜冰箱(香港粵語:無霜雪櫃),方便得多了。


直到有次去韓國公幹,才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雪,當年的“首爾”仍然叫做“漢城”。但沒有見到下雪,祇是早上上班時,由酒店步行返分公司路上(約十分鐘步行),見到昨夜下的雪,已經被掃到行人路的兩旁堆了起來,我已經樂得不理雪的清潔與否,就拿在手中把玩,一班同事不理旁邊本地路人,在互擲雪球胡鬧一番。


第一次見到真正的下雪,要等到去東京公幹,是一個星期日的早上,顧此不用上班,我睡到過了九時,醒來由酒店的窗戶往外望,另一邊正在下著“鵝毛大雪”,急不及待,連早餐都未吃,就把自己包裹著厚衣,歡欣地跑出室外,就酒店所在港區:赤坂、溜池、虎ノ門、神谷町一帶,行了一個大圈才返回酒店用早餐。


這場東京罕有的大雪,到了中午還未有停,我和同事們吃完午餐,就相約到外面走走,坐的士去到銀座,最後行到日比谷公園,根本就祇有我們幾個香港人。我不幸誤踏入一個雪氹,雙腳沒入積雪,足足過了腳脛,雪走進了我的波鞋,雪溶掉後就弄濕了襪子,凍得我雙腳僵了,初次嘗到冰雪的恐怖,急急召的士返回酒店。


再一次面對雪的可怕,就是一次東京公幹完畢,拿著日本國鐵火車證,北上作日本東北流浪遊,週遊了仙臺市松島海岸後的下下午(未到黃昏日落),很想去北海道的扎幌看“雪祭”,YES,why not? 就趕乘新幹線去盛岡市,再轉乘特急到青森市,剛剛趕得上由青森發車,去北海道扎幌市的夜車。


原訂晚上十一時許出發的列車,但在車上呆等到凌晨十二時多才開車,夜車開得比平常慢,窗外已經開始有飄雪,過了“津輕海底隧道”後,即是在北海道那一方,窗外的雪已經下得很大,過了函館和室蘭後,列車卒之停了下來,已經是清晨時份,但外邊還是黑黑的,而且車外雪還是下得很大很大,兼且又不通言語,很有孤立無援的感覺,查看時刻表,這列車因為是夜車不設餐卡,也沒有食物飲料售賣機。


幸好我帶有些乾糧和飲品,就在火車上開餐,未至饑寒交逼(其他的乘客也是一樣),如此在車上等候苦候,本來清晨六時許抵達扎幌的列車,到了天光後七時許,就卒之緩緩重新慢駛,而且是行行停停,停停行行。唉!總算不用困死在這個鐵棺材裡,不過雪雖然細了些,外面白濛濛一遍,甚麼也見不到,到下午二時多才終於抵達扎幌市。不是第一次來扎幌,下車後把手拉車小行履,安放好入儲物櫃後,就孭著背囊先去找吃的。


這次在大雪後的扎幌遊,因為由扎幌車站起,有一條很長的地下街,沒有帶來不方便。除了參觀了扎幌的雪祭,吃過北海道式的巨型魚生刺身,還有“蟹”宴,即是供應幾種蟹,各樣不同生吃熟吃的做法。並且順道去了小樽和支笏湖,但幸好都沒有再下大雪,勾留了三天就返回本州,繼續我的日本東北流浪遊。


另一次遇上下大風雪,是在加拿大魁北克滿地可市 Montreal or Mont Real,在風雪中步行到 St. Patrick's Basilica 和 Notre Dame Basilica 大教堂,再上在山上的 Saint Joseph's Oratory 大雪中的大教堂,遠看很是凄美。


之後幾年還有數次上到雪山之巔,經歷一下冰川的雄偉,前後到過“瑞士的阿爾卑斯山”山登上《少女峰》,日本的“日本阿爾卑斯山”山登上《立山大觀峰》,還有紐西蘭的“南阿爾卑斯山” 乘搭直升機上《franz josef 冰川》上漫步,幸好幾次在山巔上都沒遇到下大雪。


反而有一次在洛杉磯探親,老表帶我去西面的大山上的 Big Bear Lake,附近有滑雪場,並且嘗試我的第一次滑雪經驗,兩天一夜的滑雪之旅,第二天整個上午下着“鵝毛大雪”,滑雪完畢積雪經已蓋過汽車頂,沒法找到車子,這種徬徨至今難忘。



後記:
雪是潔白的代表,女孩子女士們的名字有個“雪”字,給人很多的先入為主,若是位膚色略黑的女孩子,就會被人背後取笑,真衰!伶人“白雪仙”女士,藝術造詣不用多提,她的徒兒“謝雪心”近來就很有人氣,但有位名氣界仁姐叫作“盧覓雪”,未見其人有很多幻想,原來是位大肥婆,有些失望!陶才子曾經利用“冰肌雪膚”來形容林才女,卻嘢來無數的批評,一笑!


幾十年人生,都遇過幾位名字有個“雪”字的女孩子女性,男性朋友有用這“雪”字,做名字的沒記起,但電影界有位”林雪“的男演員。女性朋友有叫:“雪芬”、“雪卿”、“慕雪”、“若雪”幾位阿姐,都真的是白白凈凈,是否她們父母待她們出生後,才改用“雪”字做名呢?還是幾位阿姐,後天不斷護膚,保養得宜,修成正果,不負雪名?最後不得不提一位女性朋友,名字叫作“傲雪”,她真是一位很有獨立自主,又有拼搏精神的阿姐,她有位姐妹名字喚作“傲霜”!


後後記:
突然又記起,一位認識的女生名字,她叫”雪影“,她的臉很美,綸槨又分明,永遠含春的微笑,身材窈窕適中,啊!怎麼會先前,忘記掉她呢?不解!還有日籍的美女,阿”雪“ Yuki,還有還有,美籍的 Snowy,其實中外的女子,都愛用”雪“來作名字的。




我的舊文:
冰河期
我的日本 - "背囊遊"s ---(上)
我的日本 - "背囊遊"s ---(下)
Krispy Kreme 甜餅圈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李易安居士

李易安居士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 聲聲慢


『莫道不消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 醉花陰


都是繪炙人口的名句,很多朋友,囊囊上口,唸得出來。


【維基百科】李清照(1084年-1156年),中國南宋著名女詞人,自號易安居士,1084年李清照誕生於齊州章丘(今山東濟南章丘)明水鎮。

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官至禮部員外郎,是當時極有名氣的作家,深受當日文壇宗匠蘇軾所賞識,常以文章相往來。母親王氏系出名門,高祖王景圖、曾祖王贊,都榮登進士,祖父王準受封為漢國公,父親王珪在宋神宗熙寧時為中書省平章事,元豐時為尚書左僕射,都是執掌國家樞要的丞相,受封為歧國公,善文學。

1101年李清照18歲,與長她三歲的太學生諸城趙明誠結婚。趙是金石家。前期生活安定優裕,詞作多寫閨閣之怨或是對出行丈夫的思念;1107年移居青州。1127年金兵攻陷青州,李清照與丈夫南渡江寧,行至鎮江時,張遇陷鎮江府,鎮江守臣錢伯言棄城逃去。建炎二年(1128年)春,始抵江寧府。

南渡後,詞人的生活困頓。1129年丈夫於八月十八日卒於建康,李清照為文祭之:「白日正中,嘆龐翁之機捷;堅城自墮,憐杞婦之悲深。」紹興元年(1131年)三月,赴越(今浙江紹興),在土民鍾氏之家,一夕書畫被盜。

當年與丈夫收集的金石古卷,全部散佚,令她飽受打擊,其寫作轉為對現實的憂患。紹興二年(1132年),至杭州,再嫁張汝舟,婚姻並不幸福。後來張汝舟因營私舞弊被除名編管柳州。

據說她有《易安居士文集》七卷、《易安詞》八卷,但已經遺失。現有《漱玉詞》輯本,現存約五十首左右。




除了以上的,個人還喜歡讀,李清照易安居士所填的
詞牌《浣紗溪》共七闕詞。


其一、
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鐘已應晚來風。

瑞腦香消魂夢斷,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時空對燭花紅!


其二、
小院閉窗春己深,重簾未捲影沈沈,倚樓無語理瑤琴。

遠岫出山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梨花欲謝恐難禁!


其三、
淡蕩春光寒食天,玉爐沈水裊殘煙,夢回山枕隱花鈿。

海燕未來人鬥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濕秋千。


其四、
髻子傷春慵更梳,晚風庭院落梅初,淡雲來往月疏疏。

玉鴨薰鑪閒瑞腦,朱櫻斗帳掩流蘇,通犀還解辟寒無?


其五、
繡幕芙蓉一笑開,斜偎寶鴨襯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其六、
樓上晴天碧四垂,樓前芳草接天涯,勸君莫上最高梯。

新筍已成堂下竹,落花都入燕巢泥,忍聽林表杜鵑啼。


其七、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



【百度百科】 《浣紗溪》或《浣溪沙》唐玄宗時教坊名,後用為詞調 。 沙,一作“紗”。 有雜言、齊言二體。 五代人詞中,見於敦煌曲子詞者,均為雜言;見於《花間》、《尊前》兩集,多為齊言,亦有雜言。 至北宋,雜言稱為《攤破浣溪沙》破七字為十字,成為七言、三言兩句;齊言仍稱為《浣溪沙》或《減字浣溪沙》 。


據維基百科說:她有《易安居士文集》七卷、《易安詞》八卷,但已經遺失。現有《漱玉詞》輯本,現存約五十首左右。故此,翻查幾個版本的《李清照全集》,有關詞牌『浣紗溪』或『浣溪沙』,有些記載有五闕詞,有些輯集了六闕,最後我還找到第七闕,但是否後人所作,還是李清照真存呢?


歷代中國人不重視『文化財產』,對保存古建築、古跡、古籍、古文物,歷代都沒有正視。 民間傳說華佗的醫書,祇殘留下『針灸篇』,但已經足令中國古代醫術,acupuncture 聞名全世界。秦朝的『阿房宮』,一把火就被項羽燒掉了,現在所見的『黃鶴樓』、『岳陽樓』、 『滕王閣』、『蓬萊閣』、『鸛雀樓』、『大觀樓』、『閱江樓』、『天心閣』等,都是改革開放後,重建或重新修輯。


紀念北魏《花木蘭》的『木蘭故居』,就鬧雙胞胎、三胞胎。三國的《赤壁》,都有分『文赤壁』和『武赤壁』。但其意卻並不是保存文物,而是著眼經濟效益,最甚者是隨意增刪,把舊的拆去增其舊制,為了增加遊客遊趣,哀哉!


古代的文學作品呢?因為很多流失凋掉,是單靠人的記憶,再默寫出來,這就更加因其真偽的爭拗。連近代查良鏞先生用筆名《金庸》,所寫的『新派武俠小說』,在國內都有新書出版,假的金庸作品,在改革開放初期,充斥神州大地,可見一斑。




伸延閱覽:
李清照 維基百科
李清照 百度百科
李清照詞全集(共四十九首) Novelscape.net
李清照詞全集 content.edu.tw
《漱玉詞》 互動百科
《漱玉詞》 百度百科
詞牌:浣紗溪 又或 浣溪沙 百度百科


我的舊文:
《木蘭辭》和《木蘭祠》
《赤壁》與《赤壁懷古》
《滕王閣》與《滕王閣序》
《岳陽樓》與《岳陽樓記》
《大觀樓》~《長聯》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童安格的三首歌

童安格的三首歌



週日又是打掃打掃的日子,掃掃一下 CD 架上的塵埃,拿起一張《童安格》的專輯。以下是當年在臺北,初買到時,最愛聽的三首歌。本來想分三次登出,並寫下一些當年在臺北的往事,不過不打算寫了。


童安格《國語真經典》專輯,連續播出這 三首歌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




把根留住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罷,有些回憶,
不用也不需要把它忘記掉,
祇需要藏在心中,已經足夠!



伸延悅耳:
童安格《國語真經典~環球》 520muisc.com



Sunday, December 13, 2009

青春不再

青春不再



Rock 味十足,羅大佑唱的《青春舞曲》。




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我的青春一去無影蹤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別的那樣喲 別的那樣喲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這首歌我們祖先唱了千萬次
現在輪到他們的子孫來唱
日月輪迴依舊
花開花謝依然
多少青春繼續不回
地下埋藏的 為自由付出的代價
是否我們已經忘記
黃花崗的靈魂 他們地下有知
能否原諒我們


據聞原裝的《青春舞曲》是內地的王洛賓,根據維吾爾民歌改編成。

【維基百科】王洛賓(1913年12月28日-1996年3月14日),北京出生,原名王榮庭,曾用名艾依尼丁,中國作曲家和民族音樂學家。

王洛賓出生於一個油漆匠家庭,他於1931年考入北平藝術專科學校音樂系,1934年因家貧無力支撐而輟學,去作一名中學音樂教師,1937年參加八路軍西北戰地服務團,1938年赴新疆,參加蘭州抗戰劇團,1941年因被懷疑是「共黨分子」被捕入獄,受嚴刑拷打,1944年出獄,在青海任中學教員。

1949年,王洛賓在西安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隨部隊進入新疆,任職於新疆軍區政治部歌舞團。因蘭州抗戰劇團當時是從屬於國軍的,被指控為馬步芳的音樂教官,1960年被捕入獄,長達15年,1975年出獄,到處流浪打工,1979年平反。任職於蘭州軍區戰鬥歌舞團創作組,1988年獲勝利功勛榮譽章,晚年寓居烏魯木齊,1996年病逝於烏魯木齊。

王洛賓自1937年就開始搜集、整理、編寫、出版中國西北地區的民歌,一直沒有署名,以新疆民歌的名義被許多中國人傳唱,影響廣泛,直到1983年才由甘肅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洛賓歌曲集》,被譽為「西部歌王」,晚年和台灣作家三毛交往甚深。




而特別為香港回歸而寫的《青春舞曲~2000》
是唱片《皇后大道東》其中歌曲




羅大佑 《青春舞曲2000》 作詞:林夕 作曲:羅大佑

香港如何飄香 鄉里歡聚異鄉
東與西聯營開張 新市民舊土壤
家國應如何稱呼 黑眼睛黃皮膚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怎麼城市需要青春不老的仙藥
高速的遊戲令人老化但仍舊活著
怎麼高樓似一片樹林建在荒山上
因這裡風聲風嚮風霜變幻無常
拋開銅鐵刀劍為何以銀彈較量
不管叫躍進衝刺升級總要分強弱
千千種路線主義是誰最大方漂亮
只須有金光普照不管太陽或月亮
不同心 同用良心思想
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不同聲 來自同一家鄉 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
怎麼城市需要文明去換不老藥
只因美夢要堆砌軀體都要生存著
怎麼高樓似一片樹林建在荒山上
因這裡風聲風嚮風霜變幻無常
拋開銅鐵刀劍為何以銀彈較量
不管叫躍進衝刺升級總要分強弱
千千種路線主義是誰最大方漂亮
只須有金光普照不管太陽或月亮
不同心 同用良心思想
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不同聲 來自同一家鄉 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
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我的青春一去無影蹤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別的那樣喲 別的那樣喲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荊花謝了菊花照舊年年開
西風弱了東風繼續時時來
繁盛文明是否以後尚在
黑錢白眼金咭赤字何時更改
青春綠印碧海鐵幕何時回來
別的那樣喲 別的那樣喲
但我祇得膚色染盡萬萬年代
香港如何飄香 鄉里歡聚異鄉
東與西聯營開張 新市民舊土壤
家國應如何稱呼 黑眼睛黃皮膚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香港的民主于港英時代誕生,那時祇是因為六七年的示威暴動,港英政府需要華人支持,到了中英談判九七回歸,才算是開始滋長。中英簽處中英聯合聲明,就加快它的成長,八九年的六四事件,才廣泛喚醒大多數港人的民主心,再經由肥彭的三違反方案,來拔苗助長,這就是我們見到的『港式民主』。


如今眼見泛民內,被第二個政改方案分化,因攪唔到百萬人上街,而推出『五區總辭』,卻引起泛民內訌。司徒華和陶君行在電臺上互相對罵,華叔和毓民隔著大氣,互爆互指不是。與當初團結一起,為香港建立民主而努力,背道而馳,未就政改達成泛民方案,先來個內部路線闘爭,這與理想愈走愈遠。


立法會這個唯一在香港,體驗民主的殿堂,內務會議中要為『甘乃威示愛』鞭屍,建制派把握機會,祭出“誠信”道德大招牌,要成立調查委員會,誓要把政敵掃除議會。雖然這祇好怪民主黨,當初誤信甘乃威,讓他上位。立法會成立委員會,花費公帑納稅人金錢,浪費開會議員寶貴時間,而祇是建制派要掃走甘乃威,保皇黨要一挫泛民為樂,但又有幾多香港市民真心願意又再補選,當前有更多急的要務,要辦,要做,要完成。


八九民運是我的民主初階,到九七回歸令我支持民主派, 但回歸十二年半以來,看到的、聽到的、和所見到的, 唉唉唉 。。。。我要說:『青春不再,我倦了!』


伸延閱覽:
王洛賓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其他羅大佑的歌
不一樣的童年 ~《童年》
李木匠說的紫砂茶壺 ~《皇后大道東》
「東方之珠」香港 Hong Kong ~《東方之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