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May 20, 2010

黃蓉的出場式

黃蓉的出場式



射雕《第七回》
兩名店伙卻在大聲呵斥一個衣衫襤褸、身材瘦削的少年。那少年約莫十五六歲年紀,頭上歪戴著一頂黑黝黝的破皮帽,臉上手上全是黑煤,早已瞧不出本來面目,手裡拿著一個饅頭,嘻嘻而笑,露出兩排晶晶發亮的雪白細牙,卻與他全身極不相稱。眼珠漆黑,甚是靈動。


金庸寫黃蓉和郭靖初相遇時,黃蓉是個骯髒襤褸的小男叫化模樣,卻得到郭靖無私的幫忙維護,那黃蓉就主動邀約,在城外湖邊見面。


射雕《第八回》
郭靖出了西門,放開腳步,向城外奔去。出得城來,飛雪愈大,雪花點點撲面,放眼只見白茫茫的一片,野外人蹤絕跡,行了將近十里,前面水光閃動,正是一個小小湖泊。此時天氣倒不甚寒,湖中並未結冰,雪花落在湖面,都融在水裡,湖邊一排排都是梅樹,梅花再加上冰花雪蕊,更顯皎潔。

郭靖四望不見人影,焦急起來:「莫非他等我不來,先回去了?」放聲大叫:「黃賢弟,黃賢弟。」只聽忽喇喇一聲響,湖邊飛起兩隻水鳥。郭靖好生失望,再叫了兩聲,又想:「或許他還未到達,我在這裡等他便了。」

突然身後有人輕輕一笑,郭靖轉過頭去,水聲響動,一葉扁舟從樹叢中飄了出來。只見船尾一個女子持槳盪舟,長髮披肩,全身白衣,頭髮上束了條金帶,白雪一映,更是燦然生光。郭靖見這少女一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蕩近,只見那女子方當韶齡,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比,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郭靖只覺耀眼生花,不敢再看,轉開了頭,緩緩退開幾步。那少女把船搖到岸邊,叫道:「郭哥哥,上船來罷!」郭靖猛吃一驚,轉過頭來,只見那少女笑靨生春,衣襟在風中輕輕飄動。郭靖如癡似夢,雙手揉了揉眼睛。那少女笑道:「怎麼?不認識我啦?」郭靖聽她聲音,依稀便是黃蓉模樣,但一個骯髒襤褸的男叫化,怎麼會忽然變成一個仙女,真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笑道:「我是你的黃賢弟啊,你不睬我了嗎?」郭靖再定神一看,果見她眉目口鼻確和黃蓉一模一樣,說道:「你……你………」只說了兩個「你」字,再也接不下去了。黃蓉嫣然一笑,說道:「我本是女子,誰要你黃賢弟、黃賢弟的叫我?快上船來罷。」

郭靖恍在夢中,雙足一點,躍上船去。黃蓉把小舟蕩到湖心,取出酒菜,笑道:「咱們在這裡喝酒賞雪,那不好嗎?」郭靖心神漸定,笑道:「我真糊塗,一直當你是男子,以後不能再叫你黃賢弟啦!」黃蓉笑道:「你也別叫我黃賢妹,叫我作蓉兒罷。我爸爸一向這樣叫的。」

郭靖忽然想起,說道:「我給你帶了點心來。」從懷裡掏出完顏康送來的細點,哪知他背負王處一、換水化毒、奔波求藥,早把點心壓得或扁或爛,不成模樣。黃蓉看了點心的樣子,輕輕一笑。郭靖紅了臉,道:「吃不得了!」拿起來要拋入湖中。黃蓉伸手接過,道:「我愛吃。」郭靖一怔,黃蓉已把一塊點心放在口裡吃起來。郭靖見她吃了幾口,眼圈漸紅,眼眶中慢慢充了淚水,更是不解。

黃蓉道:「我生下來就沒了媽,從沒有誰這樣記著我過……」說著幾顆淚水流了下來。她取出一塊潔白的手帕,郭靖以為她要擦拭淚水,哪知她把幾塊壓爛了的點心細心包好,放在懷裡,回眸一笑,道:「我慢慢的吃。」

郭靖絲毫不懂這種女兒情懷,只覺這個「黃賢弟」的舉動很是特異,當下問她道:「你說有要緊事對我說,是甚麼事?」黃蓉笑道:「我要跟你說,我不是甚麼黃賢弟,是蓉兒,這不是要緊事麼?」郭靖也是微微一笑,說道:「你這樣多好看,幹麼先前扮成個小叫化?」黃蓉側過了頭,道:「你說我好看嗎?」郭靖歎道:「好看極啦,真像我們雪山頂上的仙女一般。」

黃蓉笑道:「你見過仙女了?」郭靖道:「我沒見過,見了那還有命活?」黃蓉奇道:「怎麼?」郭靖道:「蒙古的老人家說,誰見了仙女,就永遠不想再回到草原上來啦,整天就在雪山上發癡,沒幾天就凍死了。」黃蓉笑道:「那麼你見了我發不發癡?」郭靖臉一紅,急道:「咱們是好朋友,那不同的。」黃蓉點點頭,正正經經的道:「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好,不管我是男的還是女的,是好看還是醜八怪。」隔了片刻,說道:「我穿這樣的衣服,誰都會對我討好,那有甚麼希罕?我做小叫化的時候你對我好,那才是真好。」

她這時心情極好,笑道:「我唱個曲兒給你聽,好嗎?」。。。。。




董培新畫說金庸》,就有一幅上面,郭靖 在 小船上 初會,恢復女裝的 黃蓉 插畫。


就是這樣,自始郭靖黃蓉兩人的一生,就緊緊扣在一起,由『射雕英雄傳』中的少年,到『神雕俠侶』中的成年中年,再到了『倚天屠龍記』,祇是略略交代了,一生為國的郭靖,為南宋死守“襄陽”城,作為妻子的黃蓉,唯有盡力襄助,最後“襄陽”城破,兩人都犧牲了。


【維基百科】在『倚天屠龍記』中,曾短暫敘述郭靖黃蓉夫婦的事蹟。在襄陽快失陷時,郭黃夫婦請人分別將楊過的玄鐵重劍,重新熔製成倚天劍及屠龍刀。城陷,郭黃夫婦與兒子郭破虜殉國,亂世英雄不得善終。



在網上搜尋到,不同各異的”黃蓉“造型,由不同年代女演員演繹的“黃蓉”,還有擅畫的,利用工筆繪畫成,作者心目中的“黃蓉”。


想了想,還是不要把一個已既定的“黃蓉”形像登出來,就讓各位自己心目中的“黃蓉”,繼續留在幻想中好了!



後記:
董培新 畫的《董培新畫說金庸》,有很多金庸小說的場景插畫,各位可以點擊連結閱覽。




伸延閱覽:
在線閱讀 射雕英雄傳 cnnovels.net
黃蓉 維基百科
黄蓉 百度百科
黃蓉 sogou.com
黃蓉與郭靖 谷歌搜尋
郭靖與黃蓉 谷歌搜尋



1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最近你在看什麼書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喺呀!新鮮兄,近來”選段“重讀”金庸“的武俠小說(明河版)。

macy said...

space

金庸的作品我只看過'鹿鼎記'和'雪山飛孤', 對於那種英雄氣短, 兒女情長的感情, 不太感興趣.

這段節錄很不錯, 令人腦海裡浮現一個沉魚落雁又機靈的黃蓉. 曾經我覺得黃蓉像翁美玲, 後來周迅更像.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 Macy 姐:飛雪連天射白鹿,
笑書神俠倚碧鴛。

14套金庸武俠小說(明河版),都讀過幾遍,近來祇是“選段”來讀。在我 profile 見到,十四本書中,那套我讀後較喜歡,而X的祇是比起金庸的略遜,比起其他的武俠小說家的作品,仍屬上品!

在各人心中的“黃蓉”,都是留返給各人各自表述罷。 其實也我寫了另一金庸小說經典人物,遲些會登出。

新鮮人 said...

我見你喜歡睇資治通鑑噃,
你睇邊個版本呢?
唔會係原版司馬光啩,
好吃力喎!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 新鮮兄是柏楊版的『資治通鑑』。

新鮮人 said...

哦!
不覺意下沾上柏楊的資治通鑑,
正在看秦亡至漢初,
希望恆心看下去!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資治通鑑是北宋司馬光為首所編纂所以祇是記載到北宋的朝代為止。

兄台買了整套真是有心人,我祇是借來閱讀,未有購買據為己。

記得在早年還書時,上司的工人問我,為甚麽還漏了宋元明清的幾本書。令我語塞!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黃蓉沒有印像,郭靖我還記得,沒有讀金鏞武俠小說久矣!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可以容易到渥太華公共圖書館即可借閱《射雕英雄傳》一窺金庸筆下黃蓉更多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