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February 09, 2014

拆彈雄心

拆彈雄心






嗜悲 細數相片中有十位隊員,雖云港府有全套裝備保護,但一旦爆炸性命難保,做拆彈的要不斷訓練和準備,就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搵命博的工仍然是需要有人去做,今次平平安安完成任務,值得為這十位 “拆彈雄心” 致敬。



【SCMP】The 2,000-pound second world war bomb that brought chaos to Happy Valley was dropped during a huge one-day pounding of Japanese positions in the city in 1945, US military documents have revealed.





As the hundreds evacuated on Thursday from hotels, offices and flats near the construction site where the bomb was unearthed returned yesterday, amateur military historian Craig Mitchell said it was likely that the ANM66 was one of just 11 bombs of such size and destructive power ever dropped on Hong Kong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raid took place on January 16, 1945.

Police records show that the device was only the second of its kind found in the city since the end of the war.




據說有 2000磅的戰時美軍 AN-M66A2 炸彈 (details) by SCMP,連國際媒體:BloombergCNN 都有報導。



【明報專訊】拆彈事件擾攘近18小時,其間在場警員表現十分緊張,雖已封鎖鄰近範圍,但每當見到記者趨前查詢,警員都會叫記者退後。為免嚴重阻塞交通,炸藥燃燒約半小時後便會暫停一會,開放所封閉的道路讓汽車通過,爆炸品處理課警員同時稍作休息。拆彈期間發生兩次小型爆炸,現場傳出「轟隆」巨響和冒煙,氣氛緊張。

至清晨炸彈成功拆除後,事件終告一段落,在場警員亦鬆一口氣,本來嚴肅而疲倦的臉上終綻放笑容。可能涉事的未爆二戰巨型炸彈ANM66在香港只發現過兩次,爆炸品處理課警員在抬出已成功拆除的 1000磅彈殼後,亦齊齊蹲下與這個「古董」合照,猶如與獵物拍照一樣。拍照後,警員動用吊車將巨彈殼搬上爆炸品處理課的車輛運走。



不過,報導有說炸彈 2000磅,又有說是 1000磅,如今已經不再重要了,今次無論拆彈的人員,負責疏散的警員,戒備中的消防員,特別有效率。還有附近住宅的住客疏散,和酒店方面作出的安排都很妥當,令到雖然發生意外但零投訴,住戶旅客口碑極佳。香港可以在 梁振英 離港渡假,卻變得特別高效率零投訴,林鄭作為處任行政長官,應記一功!




後記:
若 梁振英 在港可以想像,必會去到現場博出鏡(如同:南丫島沉船事件),又週圍去指指點點,以為咁就是關心社會領導有方。林鄭 政務官出身,只在幕後統籌一切,讓前線人員各盡本份,這就是港英政府為香港留下來的 “精英” !!!




後後記:

專家:港海域埋200水雷

【晴報】上月灣仔鬧市掘出重2,000磅戰前炸彈,負責處理的專家指炸藥磅數近40年來最大,加上光綫不足,令16小時的拆彈過程難度大增;又估計現仍有約200枚水雷埋在港海域,隨市區重建料將持續有炸彈出現。

上月一個埋在地底69年、威力可掃毀方圓300米建築物的2,000磅美國海軍USNavyANM66二戰炸彈,於厚德里地盤出土,負責拆彈的爆炸品處理組警司盧秉善事後憶述仍感緊張,「是近40年來掘出最大的空投炸彈!」

這個直徑24吋、長67吋,內含1,000磅高爆黃色炸藥的炸彈,經16小時後終成功拆除移走。盧秉善指,抵達現場後見到炸彈前半已損壞嚴重,而且引信存在,有極高爆炸危險,故利用新式水力磨砂切割機,以高壓水柱切割炸彈,期間不幸出現機件問題,需與助手陳光鴻合力移動重型機械重新定位。

跑馬地千磅彈 40年最大
盧指,周遭環境令拆彈過程難度加深,當晚下雨令坑內浸水,炸彈亦因而不停滑動。當時炸彈有可能在鬧市爆炸,故把現場市民疏散拆彈,「最難是與時間鬥快!不能阻礙翌日市民上班、上學。」

據爆炸品處理組數據顯示,1994至2013年間共有1,823杖炸彈被發現,多國均估計逾三成當時使用的炸彈因失效未被引爆。盧續指當時英軍在港海域設置約200枚水雷防日軍進攻,惟日軍未經水路登岸,估計全未被引爆,但早年巡視時已不見蹤影,估計已沉在海底被沙石埋沒。

爆炸品處理組高級警司袁漢榮指出,94、95年興建赤鱲角機場及2001年興建迪士尼樂園時,曾發掘數以百計炸彈,因當時挖掘海泥填海,水雷一併掘起。他預計九龍半島、港島北區及灣仔等區舊樓,因層數少未有打地基,未來重建有機會再發現炸彈。

由92年入職的袁漢榮將於今年七月榮休,他指工作帶來挑戰及成功感,「最驚險一次為95年,有船隻打撈出一枚炸彈,要坐在炸彈上,離海面半天吊拆彈!」



本港海域潛伏200水雷

【頭條日報】跑馬地鬧市今年二月發現戰時炸彈,二千人黑夜大疏散。負責處理的警方爆炸品處理課成員指,難以估計目前尚有多少二戰炮彈隱藏在香港鬧市,但相信隨未來舊樓清拆重建,會再有機會發現炮彈;又指,香港海域仍有二百多枚水雷,至今僅找到三個,但強調對市民不會構成即時危險。

高級炸彈處理主任袁漢榮指出,市民過去行山、潛水或建築地盤時發現的軍火,可能是二戰時失效、未引爆的炸彈,或大戰後剩餘的軍火,被傾倒入海中等,雖曾經有調查推斷,超過三成未爆,但他強調,目前仍難以估計,尚有多少二戰炮彈隱藏在香港鬧市,相信隨戰後建築陸續清拆重建,如油麻地、大角咀、灣仔等地區,或再有機會發現炮彈,他呼籲市民如果發現懷疑炸彈,要標示出它的位置、警告其他人不要接近五十米範圍,不要觸碰並且報警。

舊樓區多二戰時炸彈
他又指,根據歷史記載,英軍在三十年代曾在香港放置二百多枚水雷,如東博寮海峽、魚涌附近水域、赤角附近水域等,當時最終「一個都冇爆過」,現時僅找到三個,但強調未引爆的水雷對市民不會構成即時危險,因大多已腐化或有泥土覆蓋。

袁漢榮又介紹,早前在灣仔成功解除大型空投炸彈,採用了爆炸品處理課近年以約二百五十萬元引入的「水力磨沙切割機」,該機器去年十月才首次採用,以高水壓混合特製鋼沙噴向炸彈表面,產生低溫切割效果,確保炸彈不會受熱爆炸。

「水力磨沙機」低溫拆彈
擁有多年拆彈經驗的袁漢榮指,最難忘是九五年在青衣一艘船的船錨上,坐在誤撈的美製M六四五百磅空投炮彈上個半小時拆除引信,做法國際罕見,但袁笑言「驚跌落水浸死,多過被炸死」。






伸延閱覽:
Happy Valley bomb SCMP新聞網
事成鬆口氣合照 新浪新聞網
專家:港海域埋200水雷 晴報 skypost
本港海域潛伏200水雷 頭條日報




我的舊文:
烈火雄心 ~~ 記一位殉職的消防員
男兒有淚


1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林鄭也是廢柴一條,
無料到,
無能力,
兼無心為社會做事,
絕對不是精英。

laulong said...

拆彈組阿頭袁漢榮係我中學師弟,低我一屆,勁人是也!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在精英中林鄭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best of the best ELite of the elites 總算是港英留下唯一一個像樣的第4屆特區政府官員!!!

但林鄭上面果位膿皰,和下面一班惡性毒瘤,便讓林鄭排眾而出。在為官者不要功高蓋主,林鄭唯有委屈啲囉。君不見林鄭要coaching 一班劣質毒瘤和膿皰,凡是都要最後林鄭埋尾,政改是林鄭,扶貧又是林鄭,堆填區又要林鄭領導 。。。。。non exhaustive,她還可以承擔多幾多呢!

本屆政府無能人故此特出了林鄭,沒有梁振英在林鄭就今次拆彈領導有方,成個唔同咗。淨是看 高永文 對禁大陸雞都舉棋不定遲遲不敢落刀切斷可知凡事要看梁振英面色。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原來和高級警司是同校師兄弟,都是猛人也。

愚弟也捫車邊叫一聲 劉朗兄做師兄,哈哈哈哈哈! 原來雖然我們雖不是同校的師兄弟,但份屬同門喎,是同一個 修士會 辦學團體,也可算是同門師弟啊!

Anonymous said...

SBB:

>> .... 總算是港英留下一個像樣的特區政府官員

I look at the current HK Exec Council (http://www.ceo.gov.hk/exco/chi/membership.html) and note that Mr. Lam Woon Kwong was also from the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So, do Hong Kongers consider him 精英中的精英?

Haricot

新鮮人 said...

扛爛攤子多不代表儳得好,
她只是走不甩而已,
且做得不好。

老實講,
人人話梁生小氣做得差,
問心,
曾生做到過什麼?
禁不禁內地雞又懶梁生?
其實背後仲有好多因素,
記唔記得以前得香港雞時,
雞販幾吋幾貴呀?
個個話要開放大陸雞平衡,
好了,
依家一有問題就想不想就話禁,
有無人用下個腦貴後有很多要考慮呢?
仲有,禁乜禁乜都話梁生指指點點,
官員個個無腦架?
唔好乜都懶人,
梁生固然係小氣陰濕,
但論行動能力,
他比灰少所謂精英好。

chiseenjai said...

睇到呢則新聞, 即時令我諗起 Grey's Anatomy 有集, 有個飛彈頭係個病人入面......

醫生病人冇事最終...只不過全副裝備既拆彈專家拎走彈頭後10步就炸死左...

好恐怖!!!

所以, 佢地真係要有專業訓練+ 運氣!!

the inner space said...

呀! HBB 您還記得 林煥光 ,他如今真的如新鮮兄所言,廢柴果個廢一名,所有累積的公信力,都已經被 cy leung 消費淨盡掉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新鮮兄提醒,思歪 曾說過:在考慮香港同內地的關係時,除了照顧香港人的需要及觀感,亦都不能夠忽略內地居民對香港的看法。予人的感覺,總是把內地官員感受置於港人情感之上,無時無刻要把握機會去證明自己的政治忠誠,去為內地大小官員臉上貼金。

本港內政 思歪 最令人難忘是讓老人家, 2呅搭各種交通工具,還有就是兩份施政報告,搶了財政司財政預算的篇幅,向基層大派金錢買民望,而不是談願景前瞻。

參選時政綱承諾會做,就話已經成立委員會研究,兄台 google 一吓 陳婉嫻 的訴求(例子),就可以重溫矣,不贅!

the inner space said...

慈善兄:Grey's Anatomy 果集沒有印象。


反而有看金像獎得獎電影,把 阿凡達 打敗的:The Hurt Locker 拆彈雄心,It won six Oscars, including Best Director for Kathryn Bigelow!

King Tam said...

BEWARE OF CRAZY SIU苑攸與李廣來bywort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提醒 war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