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February 07, 2014

賀詞 寄語

賀詞 寄語



新曆年舊曆年讀過完了以下的兩段文字,頗有感想感概感懷,寫文今天仍是初七 “人日” ,登出日是初八日了!


2013年尾 主席 發表了對全國國民和向全世界的華人講話:


【新華社】北京12月31日電新年前夕,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過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發表了二0一四年新年賀詞。全文如下:


我們即將迎來充滿希望的2014年。

一元複始,萬象更新。在這里,我向全國各族人民,向香港特別行政區同胞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同胞,向台灣同胞和海外僑胞,向世界各國和各地區的朋友們,致以新年的祝福!

祝福老人們健康!祝福孩子們快樂!祝福每個家庭幸福安康!

在這辭舊迎新之際,無數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幹部仍然堅守在工作崗位,不少同胞依然奔波在世界各地為祖國辛勤工作,許多人民解放軍和武警官兵、公安幹警正在履行光榮使命。

他們有的遠離祖國、遠離親人,有的不能同家人團聚。

我代表祖國和人民,向他們致以誠摯的問候,祝他們平安順利!

2013年,對我們國家和人民來說是很不平凡的一年。我們共同戰勝了各種困難和挑戰,取得了新的顯著成就。

成績來之不易,凝聚了大家的心血和汗水。我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謝!

2013年,我們對全面深化改革作出總體部署,共同描繪了未來發展的宏偉藍圖。

2014年,我們將在改革的道路上邁出新的步伐。

我們推進改革的根本目的,是要讓國家變得更加富強、讓社會變得更加公平正義、讓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

改革是需要我們共同為之奮斗的偉大事業,需要付出艱辛的努力。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在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中,我們已經創造了無數輝煌。我堅信,中國人民必將創造出新的輝煌。

宇宙浩瀚,星漢燦爛。

70多億人共同生活在我們這個星球上,應該守望相助、同舟共濟、共同發展。

中國人民追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也祝願各國人民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

我真誠希望,世界各國人民在實現各自夢想的過程中相互理解、相互幫助,努力把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建設成為共同的美好家園。

生活總是充滿希望的,成功總是屬於積極進取、不懈追求的人們。

我們在前進的道路上,還會遇到各種風險和挑戰。讓老百姓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還有大量工作要做。

我們要謙虛謹慎、艱苦奮斗,共同譜寫偉大祖國發展的時代新篇章。


謝謝大家。





不過 嗜悲 也讀到另一篇,不知是否真還是假的 《習總寄語》:


新春 應該是指舊曆年呱 。。。《習近平新春寄語》說:



「有能力時,就做點大事;沒能力時,就做點小事;

有權力,就做點好事;沒權力,就做點實事;

有餘錢,就做點善事;沒有錢,就做點家務事;

動得了,就多做點事;動不了,就回憶開心的事。

我們肯定會做錯事,但要盡量避免做傻事,堅決別做壞事。

在西藏,再努力也燒不開一壺水,說明大環境很重要;

騎自行車,再努力也追不上寶馬車,說明公平很重要

男人再優秀,沒女人也生不下孩子,說明配合很重要。」




要讓國家變得更加富強、讓社會變得更加公平正義、讓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 。。。。。騎自行車,再努力也追不上寶馬車,說明公平很重要;男人再優秀,沒女人也生不下孩子,說明配合很重要



兩段說話都有談及:公平 ==》 “更加公平正義” 和 “公平很重要” ,這是否說 “正義” 是沒有咁重要呢?反而 “配合” 很重要。



公平 equality 雙反辭就是 不公平 inequality,還提出 正義 justice,雙反辭是 不正義 injustice,中文四字加埋就是:公平正義,簡化寫就是:“公義” 嗜悲 查查字典 public justice ???不過認為 social justice 比較貼近。


想深一層 “公義 social justice” ,其實咪即是時常有人說的:“人權” human rights,做人應該享有的權利。不過,人權是人生下來,就應該享有的,還是別人賜予的施捨的,是人家慷概給予才會有的,再者是部份還是完全的,這才是問題重點所在,很多時還是模糊得很。


人權 human rights,人生下來就人人平等,有著同等的權利,聯合國有:《人權公約》,又有《世界人權宣言》。加拿大在 Pierre Trudeau 杜魯多時代已經 The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French: La Charte canadienne des droits et libertés 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


不過,人寫出來的文字怎樣華麗,冠冕堂皇令人嚮往,都是按不同環境出現不同的解釋,而這個最終的 “解釋權”,又是誰給予誰的呢?


就以加拿大做例子:The task of interpreting and enforcing the Charter falls to the courts, with 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 being the ultimate authority on the matter,但不是一個法官,而是: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 is composed of nine judges: the Chief Justice of Canada (首席法官)and eight Puisne Justices (陪審法官),即是集體的決定。


今天是 “人日” ,嗜悲 思考著:公平正義 簡稱:“公義” 。還有 “人權” 是與生俱來,即是人生下來,就因該享有的,這並不是一定。而實際上,是由別人賜予的,是施捨得來的,是人家慷概給予,才會有小部份,因為 習總 有一句:說明配合很重要。



嗜悲加註:
嗜悲 寫博目的一為練習用中文書寫,比較複習的話題。其二就是記錄 我個人的 “思想﹑思考﹑思念” 和 “所見﹑所聞﹑所做”之事,留作日後的回顧。因此頗多文字極為乏味,多謝您們的常來!



伸延閱覽:
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 2014年新年賀詞 中時電子報



我的舊文: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annex
空櫈
零八宪章(简体中文版)
本來是要開天窗的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公平和正義是相關相連的,
公平就是用來伸張正義。

西方社會的公平正義很直接的,
下了一個定義就凡事跟住這原則來定論。
中國的所謂"公平,正義"則兼顧了太多外來因素,
包括客觀環境,統治問題,人事問題等等,
結果人人講正義,效果卻有很大出入,
看看那千二人選委會,
中央叫他們做"政治精英",
享有提名權,
相反我們一般小市民就此喪失了西方社會號稱自有的民主權力 ,
就連想提舉一個自己喜歡的候選人也不可能,
中央此舉明顯是為了安穩和方便統治,
為了客觀環境,
部份人的天生權利必需受到改變和扭曲,
這就是中國人的所謂"公平正義"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台灣和加拿大不約而同提高了移民的門檻可見過去的幾個月申請的數字飆升和水平經已降低,已到令接收國感到需要設限。

那個提出精英治港的應該讀讀優生學學習把香港人當純種馬繁殖。

選擇優生的交配繁殖不屬優生的立法強逼絕育可以加快培養一班精英。

【AM730C觀點】如果單看外表,蒙古馬的確其貌不揚。牠個子矮小,只有阿拉伯馬的三分之二的高度。牠呆頭呆腦,有一副戇直固執的模樣。現時歐美國家培養出來的所謂純種馬,跑起來昂首闊步,威風凜凜;但蒙古馬卻只曉得縱馬猛衝,勇往直前。牠這股猛勁卻使牠成為優秀的戰馬。牠在衝鋒的時候,不容易受驚嚇,不會輕易發軟蹄,或者想逃跑。此外,蒙古馬的負荷能力比較強,很吃得苦,無論在冰天雪地,還是在旱熱的荒漠,蒙古馬都可以在缺水缺糧的情況下撐一段比較長的日子。蒙古人就是靠牠進行遠征。
很多人或許會以為,以蒙古馬這副模樣一定不會跑得快,但按已故本地馬評家董驃所說,香港的快活谷早年是用蒙古馬作競賽的,牠所保持的跑速很久才被後來的純種馬打破。可見蒙古馬如果有足夠的操練,一樣可以成為優秀的競賽馬,而用在戰場上更一點也不輸蝕。
蒙古馬被用作戰馬還有一項好處,是牠的野性難馴,牠不肯讓不熟悉的人騎,所以即使在戰場上走失了,為敵方所俘,亦不會為敵方所用,而且一有機會就逃跑,重新歸隊。
事實上,蒙古馬是當今世上唯一能夠在自然狀態下存活下來的野生馬種。美洲雖然有野生馬,但原生的美洲馬其實早已絕種,現時的野馬是西班牙人從歐洲帶去的家馬,走失後再度野化。蒙古馬能夠經過自然界這麼長時間優勝劣敗的淘汰賽,仍能存活下來,證明牠的確是好種。
而正正就是蒙古馬這些優秀品質,造就了蒙古帝國一度成為人類歷史上版圖最大的國家。蒙古人騎在蒙古馬上,東征西討,所向披靡,先後滅遼、滅金、滅花剌子模、中國的宋朝、高麗……凡四十多個國家,最遠打到歐洲今天的奧地利維也納的市郊。
蒙古族人口不多。開始時,傾全國兵力亦不過十萬人。但蒙古人擁有的馬卻很多,據說,蒙古的騎兵,每人配馬兩匹,可以不斷更換,輪住來騎,令馬匹不會過度疲憊。加上蒙古馬天生吃得苦,連場作戰一樣不會叫主人失望。
再者,蒙古人自幼在馬背上長大,騎功十分了得。他們不但可以在馬上揮斧弄刀,還可以邊跑邊轉身射箭,人與馬可謂已結合為一體。歐洲人曾謠傳他們是一種人頭馬身的怪獸。他們的戰鬥力自然勝過那些入伍後才學習馬術的騎兵。
不過,蒙古人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就征服這麼多的國家,除了因為蒙古馬夠快之外,還因為蒙古人所採取的策略,這種策略很簡單,但很實用,就是凡是抵抗他們的,一旦戰敗,他們就屠城三天,殘忍無比。但如果肯歸順的,就不但放其生路,有本事的還會重用。如耶律楚材,本是契丹人,歸順成吉思汗後,升官至蒙古國的宰相。這種強烈的對比,令蒙古人東征西討時,沒有受到太多的抵抗,靠屠城的威懾力,已令很多小國聞風歸順。

坊間喜歡談馬年的生肖運程,我對此不甚了了,無從置喙。我曾到過一些亞洲國家,發覺他們也有十二生肖,也一樣相信流年運程,但他們的生肖中會有不同的動物,如泰國就有大象,而各國的生肖排列次序亦不盡相同。可見那一年該屬那一生肖並非普世一致,而生肖所代表的運程亦可能只是各方人士的穿鑿附會罷了。
我雖然不相信生肖對個人的命運可以有多大影響,但無可否認,馬在人類歷史中曾扮演過重要角色,對人類的命運起過重大影響。
考古學家曾在人類早期生活的巖洞中,發現描述獵馬的壁畫。馬肉應是我們祖先攝取蛋白質的一個重要來源。世上至今仍有一些民族好食馬肉。冰島的牧民就曾為了繼續食馬肉,不惜背叛基督教。
馬跑得快,應不易捕獵,人可能因而需要研究改善捕獵方法,遂發明了弓箭,及學會使用陷阱。
考古學家曾在一些懸崖下,發現大量馬的骸骨,估計是有人刻意趕馬入絕路,使牠們被迫跳懸崖的。這反映我們的祖先相當聰明,懂得利用馬的速度與聯群行動的特性去大量捕殺野馬。馬跑得快,就不易制停;聯群行動,就會前擁後推,結果在驅趕下,齊齊跳下懸崖。
我們的祖先在進行這類大規模的圍獵行動時,必須集合群體的力量,必須有計劃、有分工;這種活動對人類社會組織的形成與智慧的增長,都起著良好的促進作用。 
然而,狩獵始終較為費力,而且不一定成功,要獵馬尤其如是。人類可能因此發明了畜牧業;透過馴養及繁殖當是獲取食物的更佳保障。畜牧業的發展,令人類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年代,不用再餐獵餐食餐餐清,社會可以有一個更安穩的發展環境,而私有產權的概念亦是在這個時期開始逐步形成的。
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人在未有畜牧業之前,很喜歡食馬肉,但當人把馬真正馴服之後,卻少吃了。不是不喜歡吃,而是捨不得吃,因為馬還可以有其他更好的用途。馬可以代步、可以負重、可以拉車,而更重要的是可以上戰場,騎兵的戰鬥力遠勝於一般的步兵。
以負重能力而言,馬不如騾;如用作耕田,馬不如牛;拿來食用,馬長肉的速度亦不如豬。馬的強項是牠跑起來的速度比其他牲畜都快。這種優勢最好發揮的地方就是戰場。兵貴神速;快就可以令敵人措手不及,攻其無備;快亦可令敵人無法逃之夭夭,沒有機會重組反擊。
人類的文明史,可說是一部戰爭史,勝者為王,敗者就被人勞役。能存活到今天的國家,無不要靠打勝仗。在這幾千年的歷史中,有九成以上的時間,勝負的關鍵都視乎騎兵。蒙古人就是憑騎兵而所向無敵的。可見馬對人類的命運影響有多大。

現時世上最被推崇的馬種是「純種馬」。香港賽馬用的正是這個馬種,可用作配種的公馬,常以過千萬港元的價格成交,買家很多都是中東的阿拉伯人。
阿拉伯人願意這麼高價去爭購「純種馬」的原因,是「純種馬」的祖先是阿拉伯馬。不過,「純種馬」並非純種的阿拉伯馬,而是英國人在十七至十八世紀期間,從中東引進多匹阿拉伯公馬,與英國本地的雌馬配種而來的。
現今世上的「純種馬」,其父系基本上來自三匹優秀的種馬,分別是1680年的拜爾土耳其、1704年的達利阿拉伯與1729年的高多芬阿拉伯。
英國人很重視這些難得的阿拉伯馬的基因,用General Stud Book記錄這些馬的所有後代基因,確保牠們不會與其他馬雜交,而只能與這群父系有純正阿拉伯血統的「純種馬」交配,以保護牠們的基因。
相反,阿拉伯人卻缺乏英國人這種認真的態度,以至品質比較差的馬也有機會交配,或任由阿拉伯馬與其他馬種交配,結果變得面目全非。現時英國培育出來的非純種(含英國雌馬血統)的阿拉伯馬,所含的阿拉伯馬基因,也比現時在中東能找到的馬純正,阿拉伯人才被迫「禮失求諸野」,在拍賣場搶購「純種馬」。
然而,英國人培育「純種馬」的方法其實違反天道,暗藏危機,他們是人為地打出某些標準去選擇那些馬可以有後代,而不是用自然的優勝劣敗的方法去進行淘汰。他們認為「純種馬」應該頭小頸高,背臀平直,尾巴高聳、四肢瘦長,身高160至170公分,體重450至500公斤;不符合這些標準的就要淘汰。一些外表上未符合這些外貌特徵的幼馬就會被閹割或「人道」毀滅。但誰能確定,這些外表不符合標準的幼馬可能是一些更優秀的異種,英國人自訂標準的結果是令到「純種馬」的基因失去異化的機會,沒法進行自然演進。
此外,很多育馬場有時會為了凸顯「純種馬」的外貌特徵,不惜進行近親交配。這種亂倫式的交配,很容易令下一代出現基因缺陷,若果「純種馬」不盡快引入新的基因,很可能會因為追求純潔而走向自毀。
其實,育馬場並非不想純種馬可以不斷演進的,他們是想純種保持外貌特徵的前提下,不斷增加跑速。為了讓「純種馬」可以愈跑愈快,他們亦只會讓跑得快的馬生育後代。然而,生物演進是全方位的,這種人為的單一方向的演進方式,對「純種馬」的平衡發展不一定有利。這可能會令到「純種馬」除了用作競爭與表演外,再沒有其他能力。單方面的卓越,只會令「純種馬」失去自然界生存的能力,一旦出現環境突變,牠們就會無法適應。「純種馬」遲早會被英國人這種自作聰明的育種方式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