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疑點重重 黑幕重重

疑點重重 黑幕重重



行政會議成員梁智鴻醫生,兼任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在處理8.18
李克強副總理訪問港大事件中,令我質疑他的獨立性。如今:


【明報專訊】效力香港大學近10年的校長徐立之,在「8.18」保安風波發生兩個月後,突然在昨日的校務委員會上宣布「無意連任」,決定在明年8月底約滿後離開。不過,接近港大高層的消息人士透露,8.18風波後,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因事件的處理手法與徐立之嚴重分歧,上周與徐面談,要求他同意不尋求連任。徐立之考慮後決定不尋求連任,梁智鴻回覆本報稱,無逼徐放棄連任。

現時針對8.18事件的獨立檢討小組仍未完成報告,徐立之在責任未釐清前便決定告別港大,與他今年初公開表示爭取連任的態度大相逕庭。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張文光質疑徐立之成為事件的「代罪羔羊」,將要求傳召徐立之到立法會交代;保安風波主角的港大學生李成康說,擔心梁智鴻在校委會的權力過大。

港大校委會昨舉行例會,港大在會議後發出新聞稿,公布徐立之決定在明年8月31日約滿後離開,不再續任。新聞稿引述徐立之在給梁智鴻的信中說﹕「港大在過去百年,經歷無數變更……我深信大學已做好充分準備,應付未來的種種機遇與挑戰。我認為,一位新的校長將為大學進一步健康地蛻變成長,持續向前發展,灌注新的思維和視野。」

新聞稿未有提及有關8.18事件和不連任原因,梁智鴻代表校委會感謝徐立之的貢獻,對徐的決定感到惋惜。

梁﹕無逼徐放棄連任 教育局長﹕剛知悉
梁智鴻接受本報查詢時強調並無逼徐立之不再續約,他說,昨晚會議上,是徐立之主動提出不尋求連任,有校董讚揚他的表現,勸他回心轉意,但最終校委會接納其決定。梁智鴻說,作為主席,他在過程中沒有表態,早於1年多前,他已開始與徐立之商討是否尋求連任,但徐遲遲未有表示,至昨日才有決定。教育局長孫明揚透過新聞秘書回應,表示剛剛知悉徐立之決定不連任,會尊重其決定。

據了解,徐立之是數天前向梁智鴻表示不會續約,但至昨日才公開表明意願,不過,據接近港大高層的消息人士透露,徐立之今次離任,並非自願,而是在8.18事件後被梁智鴻逼退。據悉,在8.18事件前,梁智鴻一直大力游說徐立之續約,徐本來答應再做3年,但梁堅持應續約5年。但8.18事件後,徐立之與梁智鴻就事件處理手法有嚴重分歧,梁智鴻上周找徐立之面談,要求他同意不尋求連任,徐立之雖感委屈,但思量再三後同意明年約滿離任。

事實上,徐立之在今年初傳媒春茗上向本報明言打算續約,當時他說在港大擔任校長8年,認為「在港大仍有很多發展未做」,港大當時雖未提出續約邀請,但他直言非常願意繼續服務港大。


張文光疑徐為代罪羊 促立會傳召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張文光質疑徐立之的突然辭職難以說服公眾,「與8.18保安風波有關,在事件獨立調查報告未完成下,被梁智鴻視為『代罪羔羊』,以向內地中央和李克強顯示悔疚」,他將會要求立法會傳召徐立之公開交代辭職原因。

徐立之任期將於明年8月底屆滿,校委會將在下次會議討論下任校長的遴選和交接安排,包括成立遴選小組、訂出招聘條件和全球招聘。

港大校長徐立之不尋求續約的「突然」決定,港大師生均表震驚,校內盛傳,徐立之以校長身分代表校方多次發出聲明批評警方,惹起政府高層不滿。據悉,徐立之認同成立8.18獨立調查小組有助全面調查事件,卻令部分校董憂慮變成「鄭耀宗事件」翻版,引發政治風波,成為徐立之與校務委員會爆發分歧的導火線。

李成康﹕欣賞校長勇氣承擔
當日被警方推入後梯的港大學生李成康表示對消息感到突然,說學生欣賞徐立之處理事件的勇氣和承擔,認為他不需因事件而不續約,反而擔心他是被迫下台。

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8月18日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警方「嚴控」校園4小時甚至推倒示威學生,徐立之在事發後6日內發出聲明,對示威引發的不愉快事件「深表遺憾」,隨即於翌日與逾百學生會面,為當日部分言論道歉,更在一周後出席港大千人集會,表示將成立獨立調查小組。

李成康說,曾聽到校委會消息人士指出,不滿徐立之處理事件方式,質疑他以校長身分代表校方多次發聲明批評警方,擔心徐立之是被人勸退。他說,學生會將討論事件,以了解校長的決定是自願或是被迫。

設獨立調查小組爆分歧
港大職員協會會長陳捷貴表示,對徐立之的決定感到可惜,認為與8.18事件不無關係,「作為一校之長,又要出席公審,又要接受傳媒訪問等,可能心情也會很難過,但有沒有被勸退,這個很難說」。

港大「8.18事件」檢討小組主席黃嘉純表示,小組已指示秘書邀請徐立之出席小組會議,了解徐於李克強訪問當天的工作及角色,但由於要遷就雙方時間,小組仍未與徐會面,故相信徐立之不續約港大,與8.18檢討無直接關係。

他說,小組主要職責是環繞8.18當天的籌備工作,不排除檢討的最後結論會針對個人。

徐立之2002年上任港大校長,為首位中大畢業生任港大校長。他在任近10年期間,發起百億重建大計,擴建校園,將之打造成國際學府,助港大走向四年制。不過,2005年他接受商人李嘉誠10億元捐款,以醫學院「冠名」交換,成為爭議,到早前8.18事件導致民望受挫,多次公開道歉。

發現遺傳病基因成名
徐立之履任前,在本港及國際的聲名甚高,他於1989年發現遺傳病胞囊纖維症基因,轟動醫學界。從事生物科研多年後,於2002年從加拿大回流,接替辭職的鄭耀宗為港大第十四任校長。

在徐立之帶領下,港大一直高踞亞洲第一學府,他於2005年訂立10年大計,擴建港大,誓打造成國際學府。可是同年的李嘉誠醫學院「冠名風波」,令他備受壓力,但仍堅稱「命名決定無錯」,同年更膺本港8大學的最佳校長,翌年在大比數通過下於07年獲延任。

歷冠名風波無損聲望
港大學生會主席李子樹表示,徐立之沒有解釋不續約原因,他不會猜測,尊重校長的決定。他說,雖然徐立之處理8.18事件上有不足,但整段任期都對港大作出不少貢獻,感謝徐的領導,期望離任後能回校與學生分享科研發展。

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全國政協委員張家敏對徐立之離任感痛心,認為徐是有親和力的校長,過去10年受師生擁戴,帶領港大達至更高的國際學術水平,他的離去是港大的損失。



如今徐立之被勸退之說,當事人當然表面攪得好好睇睇,背後卻是疑點重重黑幕重重,我不想再多寫,我的舊文中已經提及梁智鴻醫生的雙重身份,令我憂慮!


【舊文】梁智鴻醫生身為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又是香港大學的校務委員會主席,在八月三十日會議後,出來說港大說的交通管制區,跟警方用的保安區,是雙方對 restricted area 英文中文的謬誤。

間接推翻前一晚港大發表聲明,表示港大從無主動要求警方在校園設立「保安區」,更指雙方的磋商過程,一直沒有「保安區」的概念,所針對的僅是交通上的特別安排,即設立交通管制區。因此梁智鴻也一併承認警方建議擴大保安區,港大是同意的。梁智鴻又表示,由於港大未能應付高規格的保安要求,所以需要依賴警方的專業判斷。

梁智鴻醫生身為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又是香港大學的校務委員會主席,他的兩個身份,是否有利益衝突 conflict of interest 呢? 看來梁醫生是急於為港大事件降溫,而不避嫌也不顧港大校格,有逼令港大中人改口供之嫌。梁醫生又話要成立小組,檢討李克強副總理到訪港大引發的爭議,並提出改善建議云云,這個是緩兵之計!港大學生會質疑梁智鴻指派的檢討小組欠獨立性及透明度。



將23條在香港特區滲滲透透,利用行政手段除去不聽話的徐立之,我認同張文光今次的陰謀論!



後記:
剛剛收到消息,港大校長徐立之將於下午三時見記者,相信米已成炊,沒有得改變了,徐校長也不會出來呼冤。再一次為港大成為淪陷區默哀!


徐立之與港府三度交惡終被炒/文﹕李先知(2011-10-26)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宣布明年8月底約滿離任,不會尋求續約,事件突如其來,震驚一眾港大校董。港大「8.18風波」鬧得滿城風雨,徐立之第一時間站出來撲火,與學生對話,出席學生批判大會,並成立獨立調查小組,顯示了勇於承擔的氣度,現在調查尚未有結論,為何徐立之要匆匆決定離職,背後有何苦衷?

據了解事件始末的消息人士透露,徐立之的決定的確和「8.18風波」有關,風波令他與校董會主席梁智鴻及港府高層的關係迅速惡化,最終導致港府撤銷原來尋求他續約3至5年的打算,徐立之被迫離開。

據悉,徐立之與港府交惡,轉捩點是8月18日副總理李克強到訪港大的保安過嚴,引起社會廣泛批評,包括港大學生李成康在內的3名大專生被警方推到後樓梯,被困約大半個小時,保安局高層與徐立之有過溝通,提醒徐有關的保安安排,是港大校方與警隊多次開會商定的,應該共同承擔責任。

但徐立之看到校內師生怨氣冲天,又有感警力之多超乎校方原來想像,警方把港大學生推倒地上,他不能視若無睹,結果徐立之選擇了公開批評警方的執法手法,調子愈趨強硬,此舉令港府高層相當不快,認為徐是為了自保,把責任全部推到警務處身上。

徐立之與港府交惡,第二個轉捩點是徐決定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徐立之與港大管理層成員和一群向來支持港大的資深校友商量後,深信必須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否則「8.18風波」無法平息,對港大校譽將造成難以挽回的創傷,當時徐立之強烈認為,該找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主持調查,令公眾對調查有十足信心。

不過,校董會主席梁智鴻不贊成這樣做,擔心獨立調查會令事件愈鬧愈大,可能變成港大前校長鄭耀宗事件翻版,當年鄭耀宗被指干預港大學者鍾庭耀定期做特首民望調查,港府和校方在輿論壓力下做獨立調查,鄭耀宗的解釋未能令公眾信服,在失去港大多數院校支持下被迫辭職,港大元氣大傷。梁智鴻的港大校董會主席和行政會議成員身分,都是特首曾蔭權親自挑選和委任的,梁智鴻在獨立調查上的審慎取態,被視為反映港府高層的取向。

徐立之與港府高層交惡的第三個轉捩點,是8月25日的千人批判大會,徐立之公開登報道歉後,仍親自坐足全場,任由學生訓斥責罵,捱罵後還得表態支持學生,以示堅決捍衛校園自主和校內自由,這番勇敢的表態,令不少學生立場軟化,也贏得一大批舊生的諒解。

可是,港府高層並不這樣看,他們認為徐立之過於軟弱,為了保住自己清譽,示威學生的衝擊行為有理無理都支持,是不分是非黑白,鼓勵學生實行民主暴政,有高官表示對徐立之相當失望。

經過連番交惡後,徐立之領導的港大,與港府高層漸行漸遠。獨立調查展開後,不單保安安排成為焦點,百周年慶典上的座位安排,包括李克強坐正中,前港督衛奕信被推到第二排最邊位,一眾有份捐錢的大富豪被安排坐最前席,但學生代表遠遠坐在後排;親建制派的政治人物獲邀出席,具民主派色彩的著名校友卻不獲邀請。這些潛在的政治炸彈隨時引爆,令港府高層更加認定,徐立之決定搞獨立調查是嚴重的判斷失誤。

在這樣的背景下,梁智鴻代表港府出手,在上周較後時間向徐立之表明立場,不支持他連任,還要求他寫一封信,表明是自己不尋求連任。徐立之雖感氣憤,最終仍接受現實,在昨晚的校董會上公開了不尋求續約的決定。



後後記:徐立之不續約3個月前應交代臨時討論不尋常
【明報專訊】港大校長徐立之和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承認就連任討論年多,但原來校委會一直未知進展,至前日會議才知徐立之放棄連任。消息人士透露,前日校務委員會議程,不包括討論徐的去留,是梁智鴻臨時加插議程。有校董質疑,若徐立之早就決定不續約,最遲應於今年7月提出,讓港大有足夠時間尋找接任人,而非前日提出,令人質疑徐立之不續約與8.18風波有關。

據了解,港大校務委員會前日開例會,主席梁智鴻在會上以有突發事件為由,一反常規,提出先討論最後一項議程「其他事項」,隨即公布徐立之不續約,並讀出徐立之的信。與會者當時均感愕然,當即研究多個挽留方案,但徐立之已任港大校長10年,最終校委會決定接受。

與會者皆愕然
接近校委會消息稱,負責任的校委會理應盡早確認徐立之是否續約,一旦得知他無意續任,至少應今年7月開展遴選新校長。梁智鴻和徐立之一直沒有向校委會匯報,校委會一直相信徐立之會續任。

現時,港大在校務委員會(Council)之上設有校董會(Court),負責監察學校運作,包括由立法會議員互選產生5名校董。身兼校董的立法會議員李卓人認為,徐立之不續約並不尋常,令人懷疑與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問港大有關,認為立法會應調查。另一名校董議員、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則對傳召徐立之到立法會的建議有保留,他指大學是學術機構,擔心招聘大學校長政治化,令有能力出任校長的學者卻步。



2011-10-27 明報社評:徐立之辭廟不尋常 被勸退屬秋後算帳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宣布,明年8月底約滿後不再續約,他雖然以港大需要更新來解釋自己的選擇,但是據本報採訪所得,徐立之不續約並非源自個人意願;他早於今年初已經表明非常願意留任,但爆發8.18事件後,徐立之力主獨立調查,取態與當局迥異,到最後被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勸退。

事態若與本報所得資料脗合,性質十分嚴重,因為那是徐立之遭到秋後算帳,連香港最高學府的校長也不能倖免,情况使人不寒而慄。香港的大學獨立地位,正面對嚴厲挑戰。

處理8.18取態與當局不同
徐立之早於今年2月16日的傳媒春茗上,對本報表示「在港大仍有很多發展未做」,坦言非常願意繼續服務港大。據接近港大高層消息人士透露, 8.18事件之前,梁智鴻一直游說徐立之續約,徐本來答應再做3年,梁堅持應續約5年。

事實上,梁智鴻承認招聘港大校長,最少需時1年或更長時間,現在距徐立之約滿只有約10個月,港大並未開展招聘校長程序,所以,有理由相信,徐立之留任,一直在港大議程內,亦間接證實梁智鴻大力游說徐立之留任,符合事實。現在徐立之宣布不留任,是一個徹底轉變,有迹象顯示,事態發展與8.18事件有關。

8.18事件,主要是副總理李克強出席港大百年慶典活動,保安和慶典安排引起極大爭議。從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聆訊所披露,李克強出席港大慶典,校方雖然有參與保安安排,但是明顯由警方主導,大批警方人員如臨大敵進駐校園,從規模上已經逾度,而警員阻攔學生示威,粗暴地推學生入後樓梯的消音做法,處理過當已屬公論。

另外,百年慶典安排,場面上,李克強、大商賈成為主角,同樣是主禮嘉賓的原任港督衛奕信和一衆學者、學生,淪為配角,黌宮學府之莊嚴泡在權力與金錢之海中,顯得突兀。有關安排絕不恰當。

慶典活動場內、場外之不堪,徐立之身為校長,當然有責任,不過,處置失當之性質,絕非罪無可恕,特別是當他知道警方打壓學生之後,以強硬措辭譴責警方,也出席校友學生舉辦的大會,所顯示勇氣和承擔精神,值得肯定。

8.18事件事後處理,徐立之取向與權力當局不同。據知,徐立之拒絕與警方共同承擔保安爭議,把責任推給警務處,當局對此甚為不滿;而徐與當局決裂的導火線,是他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小組調查8.18事件,以平息風波,挽回港大聲譽,另外,他認為由原任首席大法官李國能主持調查,可令公衆對調查有十足信心。

據知梁智鴻初時並不贊成這樣做,因為擔心獨立調查會使事件愈鬧愈大,重蹈當年鄭耀宗被指干預鍾庭耀定期做特首民望調查的覆轍。雖然港大最終成立了獨立小組調查,但已與徐的原初構想不同,特別是主持調查的並非李國能。

8.18事件的後續處理,徐立之着重港大校譽,一再承諾港大永遠是言論自由的堡壘,以重建學生、校友和公衆對港大的信心,這個意向,明顯與權力當局強調警方執法恰當和極力淡化事件的做法不同。

按目前所掌握事態,徐立之宣布不續約,絕非他和梁智鴻昨天所說的表面理由,而是一樁性質嚴重的政治事件,徐立之遭到秋後算帳。8.18事件,即使有什麼不適切,原初設計未見「壞心腸」,可視為不經意錯失;但是,8.18事件後續處理,導致徐立之被勸退,則是很有針對性的秋後算帳,其嚴重程度遠超8.18事件原初事態。

梁智鴻一直與徐立之商討續約事宜,所以,徐被勸退,梁智鴻很可能只是執行者,而梁智鴻被視為特首曾蔭權的親信,則梁就此事的取態和做法,是否反映政府高層的意志,值得關注。

知情者應挺身說真相
徐立之出爾反爾,他有什麼考慮,不得而知;不過,鑑於事態性質嚴重,知情者應該挺身而出,揭露事件真相,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當年六四慘案之後,北京公安知道有涉事學生仍在北大校園,公安雖然要抓人,卻也不敢貿然衝入北大,而是與北大校方聯繫,安排行事。

強橫如北京公安,即使是六四大事,對於大學校園,還知所收斂;現在香港,權力當局竟然這樣對付香港大學校長,我們認為知情者若保持緘默,讓權力當局的骯髒手段得逞,會成為損害香港的大學獨立自主的幫兇。

調查8.18事件的獨立調查小組,經過連串事態之後,特別是徐立之被逼退,已為調查的可信程度,引入懸念,我們期望小組本諸大公至正,無畏無懼地拿出一份擲地有聲、無可質疑的調查報告,為香港大學、也為香港的核心價值,立此存照。立法會則要重新關注此事,邀請相關人等到會,了解究竟。


校長離任密室商定 港大民主再遭踐踏/文﹕李先知(2011-10-27)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宣布不尋求連任,校園內外聞訊震驚,不少校務委員會成員對於換校長這樣的大事,在事前毫無風聲,委員完全蒙在鼓裏,感到相當不滿,認為是對港大的民主決策程序的侮辱,今天這事可以發生在徐立之身上,將來可以發生在任何管理層的去留上,港大的校務自主還有何保證?

對於徐立之的離去,校務委員其實看法不一,有人表示惋惜,希望他能留任,也有人表示理解,畢竟明年約滿他便做了10年校長,這在港大歷史上也不算短。然而,不論是惋惜的或理解的,對於決定來得這麼突然和突兀,都感到難以接受。

徐立之明年8月底合約期滿,眾所周知,校務委員會早於去年中已委託主席梁智鴻跟徐立之磋商,了解他是否有意續約,經過數個月商談,徐立之在今年初港大春茗上公開表示有意續約,繼續服務港大,梁智鴻對外不表異議,對內則表示深慶得人,校務委員會自此不再討論是否要啟動遴選新校長的全球招聘程序,一眾校務委員很自然地認為,徐立之續任已成定案,誰知在前天會議上,突然獲告知徐不尋求連任,這消息恍如晴天霹靂。

不少校務委員首先想到的問題是:徐立之態度突變,從年初樂意留任到如今不想留任,是否與「8.18風波」有關?雖然徐和梁公開都說無關,但還是無法消除疑竇,因為徐立之一向是很負責任的人,他如果不想留任,絕對不會拖延到10月底才正式知會,因為他深知遴選新校長需要1年至1年半時間.

梁智鴻身為校務委員會主席,如果不肯定徐願意留任,也一定早已啟動了物色新校長的討論,怎會拖延到距離徐落任只有10個月才催促他下決定?很明顯,一定是近期發生了一些事,令徐改變了留任的初衷。回顧過去3個月,足以改變大局的事只有一件,就是「8.18風波」,而梁和徐在這事上有過衝突,校內有不少人是知情的。

本報揭發徐和梁上周曾密室會晤,會後徐立之同意寫信給梁,表明不會尋求連任,二人昨天承認上周確有會面,討論連任與否問題,但拒絕透露討論內容。對於校務委員來說,關鍵問題是梁智鴻在與徐會面時說了什麼?基本取態如何?是鼓勵徐續約留任,大力游說挽留但不成功?還是勸他急流勇退,識時務者為俊傑,犧牲自己讓港大重新上路?

這個取態至為重要,而無論是前者抑或後者,校務委員都有權知道,也有權質疑,為什麼不讓一眾委員參與醞釀?如果是挽留,大家一起挽留,成功機會不是更大嗎?如果是勸退,那需要持份者廣泛支持才可以,梁智鴻雖是主席,也沒有這個權去勸退校長。

有委員指出,徐立之不連任這麼重要的決定,在會議議程上居然屬於最不起眼的「其他事項」(AOB),令人難以置信。「8.18風波」雖令徐飽受壓力,但他及時出來與學生對話,向學生和公眾道歉,主動成立獨立調查小組,這一連串舉措已成功挽回大多數校內持份者的信任,校園內並沒有明顯的逼他請辭的群眾壓力,而徐本人也沒有透露過「無癮」求去的意思,這一切都令校內的持份者大惑不解,為何徐立之突然就說退下來?



23條尚未正式立法,白色恐怖瀰漫港大學園。繼8.18警察接管港大保安事件後,香港最高學府在10.25,再爆出特區政府干預香港大學校政醜聞!


後後後記:
梁智鴻勸退徐立之欲蓋彌彰,在廿九日最終露出馬腳來了。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不續約,新校長遴選即將展開。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昨日開出理想校長的四大條件,除了要是出色學者、有管理能力、能為大學籌款,更要有「政治觸覺」。他說,「今天社會任何事都是政治」,校長應知道社會發展,但強調徐立之「在這方面無問題」。

不過,曾任中大校董的立法會議員張文光批評梁智鴻「自打嘴巴」,證明他介意徐處理8.18事件不周。張文光批評,梁智鴻列出的條件反映他一直記掛徐立之處理8.18事件的不足,介意他批評警方和8.18嘉賓座位安排欠「政治敏感」。



每天媒體都爆多一些今次徐立之不再續約港大的前因,還有牽涉到港大內部的闘爭,政治層面的黑幕重重,在眾說紛紜中,不能盡錄,懇請點擊:
徐立之不續約香港大學 的最新 update。 谷歌新聞搜尋



伸延閱覽:
徐立之遭梁智鴻勸退 雅虎新聞網
徐立之與港府三度交惡終被炒~李先知 香港人網
對徐立之不公平校董紛質疑處理連任黑箱作業 MSN新聞網
徐立之不續約:3個月前應交代 臨時討論不尋常 MSN新聞網
校長離任密室商定 港大民主再遭踐踏~李先知 香港人網
大學校長要有政治觸覺 梁智鴻開列條件 hk.msn.com


我的舊文:
將23條滲滲透透
淪陷區



6 comments:

Ebenezer said...

一向都估計政府的手法會越來越強硬,似乎事實正是如此。

the inner space said...

繼朱經武辭任科大,
走得快好世界之後,
徐立之被勸退港大,
這級數的華人學者,
前車之鑑還敢還願,
來香港啃這豬頭骨?
哀我香港高等教育!
悼我港人核心價值!

梁巔巔 said...

彭定康好嘢!

"........ 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We all know that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years we have seen decisions, taken in good faith by the Government of Hong Kong, appealed surreptitiously to Peking - decisions taken in the interests of the whole community lobbied against behind closed doors by those whose personal interests may have been adversely affected. That is damaging to Hong Kong because it draws Chinese officials into matters which should fall squarely within the autonomy of Hong Kong. If we in Hong Kong want our autonomy, then it needs to be defended and asserted by everyone here - by businessmen, politicians, journalists, academics and other community leaders, as well as by public servants.

".......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真係放喺邊度都中晒!

梁巔巔 said...

補充: 此乃其最後一次施政報告.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肥彭級數超越 馬卓安 Major,只是不逢時,為了保守黨整體,輸了自己 Baths 選區的議席,來香港做末代港督。

很同意兄台所言,香港一班只識遄測上意,逢迎京官的奴才,斷送香港。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巔巔兄提示,對!肥彭的最後一次施政報告,還有一句借用來的:『寧化飛灰,不作浮塵!』

Jack London:「I would rather be ashes than d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