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ne 06, 2014

六四紀念館

六四紀念館



isuilnafgnip ISUILGANWUW WUWANGLIUSI pingfanliusi !!!
當然,上列的字都在 “weibo” 上被河蟹了!


永久的 六四紀念館 June 4th Museum 是 ”支聯會“ 購置的永久場地,展覽內容是為了讓國內外同胞和外國友人,讓更多的其他人能知道,更多有關 ”八九年六四天安門“ 發生的一段歷史。


【維基百科】永久 六四紀念館 (英語: June 4th Museum) 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籌辦。

在 2014年 4月 26日於九龍尖沙咀柯士甸路 3號富好中心 5樓正式開幕,開放給各界人士參觀,紀念在八九民運中犧牲的烈士和他們的奉獻精神;達至「毋忘六四,呼喚良知」和「薪火相傳」。

向公眾講解八九民運歷史,認識八九民運的前因後果;期盼政府和市民均能以史為鑑,共同探討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社會的意義。




只需把上圖放大一級,就可以讀到街道名。其實一出尖沙咀地鐵站,沿 彌敦道 行到 金巴利道轉入,順著路走,就可以見到 柯士甸路(注意不是 柯士甸道),再轉入行多一些在未到 漆咸道前,就是 富好中心。



【維基百科】The June 4th Museum is the world's first memorial museum for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of 1989 that happened in Beijing, China during 1989.

The permanent museum is organized by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and it opened on April 26, 2014 as part of the ceremony for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the incident.








【明報專訊】支聯會設立六四永久紀念館,遭業主立案法團指違反公契,法團早前決定通過法律行動釐清。

法團主席巢國超昨表明會以法團主席名義先墊支法律費用,聲稱只是「畀住先」,但說即使未能收回也不會追討,又認為此舉不涉包攬訴訟,至傍晚又發新聞稿稱「願支付一切有關律師費,毋須其他業主承擔」。六四紀念館明日正式開幕,法團表示不會阻止訪客進入,但會視乎情况,有需要時會作人流管制。

巢國超指不涉攬訟 李卓人質疑打壓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說,有信心六四永久紀念館具充分的法律基礎,並不違反大廈公契,他對其中一名業主自己出資控告支聯會感奇怪,質疑是政治打壓,因一個普通商人沒理由會「揹起」整座大廈的訴訟上身。

支聯會去年以 976萬元購買柯士甸路富好大廈五樓設立六四紀念館,但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指紀念館違反公契。巢國超昨召開記者會指出,法團本月初舉行的業主大會,九成出席業主同意以法律行動釐清紀念館是否違反大廈公契。

巢國超說,法團2011年已收到屋宇署、消防處通知要求改善大廈消防設置,至今仍未達政府要求,法團為此疲於奔命。他說,若大廈有高流量訪客等,會引起混亂,認為支聯會設六四紀念館會引來大量人流,增添不能預計因素,對其他業主、租戶不公平。

他說,大廈原本只聘用一名保安,不足以應付工作量,為此已決定額外增加人手,費用由各單位攤分。巢指出,希望盡快解決問題,以法律途徑尋求詮釋,令各業戶安心營運。

初稱墊支 晚上改口
被問到今次行動是否為淡化六四或背後有人指使,巢國超多番強調自己只是普通商人,沒政治背景,只是關心自己的資產、大廈使用者安全等。對於由誰人出資打官司,他說會以法團名義尋求法律意見,但所需費用先由他支付,

他最初稱法團稍後會把款項付給他,但被多次追問後,又改口說法團要開會商討,若不能收回費用,他亦不會追討,至晚上卻發聲明稱「願支付一切有關律師費,毋須其他業主承擔」。

根據大廈通告,法團現約有 100萬元儲備,被問到為何不使用法團資金,巢國超說,由自己出錢毋須公開招標,時間較快。至於現時法律程序進行至哪個階段,包括會否申請禁制令或入稟法庭,他說不會透露。

六四紀念館正式開幕,負責管理大廈的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助理物業經理吳偉仲說,早前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增加人手,會視乎實際情况作人流管制,但不會拒絕市民進入。

支聯會為開幕作最後準備,義工稱會控制人流,確保紀念館最多只有 40人。昨有市民欲到紀念館參觀卻「摸門釘」,表示因得悉支聯會或遭控告,故希望及早參觀。



嗜悲 沒有打算急於去參觀 ”六四紀念館“,因為 嗜悲 保存了的舊報章和相片冊,加起上來資料不會少。除了圖片中這兩本書的內容和相片,還有幾個雞皮紙袋的舊報章,嗜悲 不時都有拿出來閱讀。


『悲壯的民運』圖片集89/6 第三次版 『九十年代』雜誌 89/6月號


那就把參觀的機會,讓予更多的國內外同胞,和外國友人參觀吧。因為 ”富好中心 Foo Hoo Centre“ 的業主立案發團,表示將會申請禁制令或入稟法庭,紀念館能夠對公眾開放有多久,還屬未知指數!




後記:

網友提出:『一個小小的紀念館都容不下,中共實在太小心眼了 。。。。。』


與公司的蛇竇同事們聊起,北京的維穩費無遠忽屆,有一些來到香港資助一班 “愛” 字派團體,抗衡 支聯會 的紀念六四活動,和打擊 真普選聯盟,學聯和學界包括:學民思潮,所要求無篩選的 2017行政長官普選,這個推理應該絕對可能,也貫徹北京一貫方針。


不過,近年多了一些 “愛” 字派團體,專出來力撐 梁振英,例如:一早派公公婆婆輪籌,霸著 梁振英 落區的位子,製造好一些假諮詢假民意,更有一些出席者是明撐梁振英的民望,這些資金又從何而來呢?是北京維穩費,還是特首辦的維穩費呢?


若然資金來源自 “特首辦”,即是 鬍鬚曾 每年從香港納稅人口袋中,撥出巨款作為 “行政長官辦公室” 營運經費,卻有一筆落入 韶擅扑 的 中策組,為 梁振英 塗姿抹粉外,更可能出錢資助 “foo hoo centre” 的 法團主席巢國,打壓 “支聯會” 的 “六四紀念館”。


用公帑來維穩打壓支聯會,並企圖關閉 “六四紀念館”,立法會的議員們能否過問呢?究竟立法會議員有沒有關注到呢?香港納稅人又有無權提問呢?


至於 梁國雄 陳偉業 陳志全 三子,在財政預算案中拉布,就有關 “行政長官辦公室” 經費撥款,有沒有作出修訂和削減呢?哈哈哈哈哈,收工後在蛇竇閒聊愈講愈慶起,一班口水佬竟然遲了放工走人 。。。。。


嗜悲 成八點幾才返到家門,懶鬼煮飯仔囉,就在附近吃了個飯盒就算,不過又有篇文值得一提容後登出,stay tunned!





伸延閱覽:
六四紀念館 June 4th Museum 維基百科
業主立案發團與六四紀念館打官司 明報專訊


我的舊文:
八九、六四、二十!






Wednesday, June 04, 2014

今年是 六四 的 廿五週年

今年是 六四 的 廿五週年



...「六四事件」前,《文匯報》的社論開天窗,只刊出「痛心疾首」 四個大字。李子誦先生當年主理的文匯報開了天窗﹐今天我東施效顰﹐Imitation is the sincerest form of Flattery﹐模仿就是最由衷的擦鞋!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廿五年了﹐還是一句 。。。。。。。。。。。。。。。。。。。。。。。。。。。。。。。。。。。。。。。「無語問蒼天!」。。。。。。。




廿五年過去了,當年出生的嬰兒,都應該完成大學的學士學位,甚至碩士學位吧,不過雖然過了廿五年,頭尾總共第廿六個六月四日,六四 尚未有得到平反。


由胡耀邦鬱鬱而終逝世,大學生和工人到天安門前悼念,開始 。。。。
。。。。。。。最後,就是軍隊的武力清場,當天的報章,電視台的新聞片,歷歷在目!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再不能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血染的風采 。。。。。。。。。。


週一讀報,週日的 “六四” 遊行隊伍中人舉雙手,手上寫著:64 + 25 = 89,又有一份海布也是這樣設計。想想一吓 六十四 加 二十五 等如 八十九,這只是巧合的數字吧。


若真的要玩玩數字 89 - 64 = 25 八九 減去 六四 得來 廿五,若 89年 沒有發生 64 事件,這之後 25年可能將會是另外一番光景。


記得當年國內改革開放十多年,已經漸漸見到攪活了經濟,人民生活有了明顯的改善,可惜政治沒有隨之改革,結果造成一班特權階級,收受賄賂貪污成風,聯朋結黨任人唯親,蠶食改革開放得來的成果。


人民趁著清明紀念胡耀邦逝世,要求政府作出改革:「反官僚、反貪腐、反任人唯親。」若能借力除去一班特權階級貪污集團,之後二十五年習總打老虎打蒼蠅,無需事倍功半。奈何卻演變成 “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震堪中國人的心,也震驚全世界。


廿五年了 。。。。。

看看今晚有幾多人出席 ”維園“ 的 ”紀念晚會“,讓點點燭光燃亮整個維園!!!



後記:


足球場坐滿了人 。。。。左下方的應該是籃球場也坐滿了!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一個更廣闊的 Aerial View 除了足球場,籃球場,中上方的應該是草地也坐了人。
圖片來源:明報


與往年的比較一吓真的多了人 。。。。。。支聯會說有超過十八萬人參與集會,破了歷來的 六四晚會 記錄。


明報提供的 youtube



【明報專訊】「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誰要認命噤聲 。。。」

六四晚會在完結前一刻,數以十萬計市民大合唱被視為和平佔中 6.22全民投票的主題曲《問誰未發聲》,歌聲在維園燭光中迴盪。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雖然沒有直接呼籲市民參與投票,但他表明市民要為未來、為民主和真普選繼續發聲。

首次來港出席六四晚會的內地維權人士滕彪亦呼籲香港市民為爭民主「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再來一次八九!但絕不要再來一次六四」。




後後記: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問誰未發聲》黃秋生 與 張敬軒 Equus 團員合唱了一次的版本




台灣 反服貿 太陽花運動 立法院前




後後後記:


有朋友電郵了歌辭來 。。。。。。

《問誰未發聲 alias 誰還未覺醒》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為這黑與白這非與是 真與偽來做證
為這世代有未來 要及時擦亮眼睛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還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問我心再用我手 去為選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6.22 有幾多人發聲呢?周南 都搬埋出嚟嚇人,周融 又出來見家長,吳克儉 話溫馨提示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有判斷能力!!!




伸延閱覽:
六四事件 天安門事件 八九民運 維基百科
六四維園晚會尾聲合唱《問誰未發聲》 長青網




我的舊文:
2007年六四:十八年了!
2008年六四:二零零八年 的『六四』
2009年六四:八九、六四、二十!
2010年六四:匆匆廿一年!
2011年六四:2 x2 x2 x2 x2 x2 二的六次方
2012年六四:二十三年了
2013年六四:紀念六四 The unforgettable June 4th



自 06年 11月開 blog 每年六月四日,都未有忘記記錄,不敢未敢那敢忘記!卻害怕有一天會 “被洗腦忘記掉”!







Sunday, June 01, 2014

前有古人 後有來者

前有古人 後有來者


前有:
六四后中共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撒谎称 "六四" 天安门 广场没有死一个人 。。。。


今有:
愛港之聲 高達斌 表示,六四事件天安門無人死,又指要有幾千或幾萬人死亡,才算得上是「屠殺」。 。。。


王丹於 29日 在 Facebook 駁斥:

「連中共自己,現在都不好意思出來為自己殺人辯護,現在這個高達斌卻為殺人辯護。他是香港人之恥,喪盡天良的敗類 。。。。民主化的一天,我保證,你一定會被送上審判席 。。。。你給我等著!」



企 圖 粉 飾 “六 四” 淡 化 “六 四” 是 沒 有 作 用 的 。。。。。。

人 民 都 記 得 很 清 楚 !!!




補充:


王丹 Facebook 五月廿九 發言全文:

如果“六四”死的是他家的小孩,他還會說這種話嗎?死一個人,都不應當,因為生命是寶貴的。怎麼可以用數字來衡量?

連中共自己,現在都不好意思出來為自己殺人辯護,現在這個高達斌卻為殺人辯護。他是香港人之恥,喪盡天良的敗類。

我也奉勸這個姓高的,你不要那麼鼠目寸光,以為今天抱住共產黨的大腿就可以衣食無憂。民主化的一天,我保證,你一定會被送上審判席。你給我等著!







伸延閱覽:
王丹 面書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