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ne 06, 2014

六四紀念館

六四紀念館



isuilnafgnip ISUILGANWUW WUWANGLIUSI pingfanliusi !!!
當然,上列的字都在 “weibo” 上被河蟹了!


永久的 六四紀念館 June 4th Museum 是 ”支聯會“ 購置的永久場地,展覽內容是為了讓國內外同胞和外國友人,讓更多的其他人能知道,更多有關 ”八九年六四天安門“ 發生的一段歷史。


【維基百科】永久 六四紀念館 (英語: June 4th Museum) 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籌辦。

在 2014年 4月 26日於九龍尖沙咀柯士甸路 3號富好中心 5樓正式開幕,開放給各界人士參觀,紀念在八九民運中犧牲的烈士和他們的奉獻精神;達至「毋忘六四,呼喚良知」和「薪火相傳」。

向公眾講解八九民運歷史,認識八九民運的前因後果;期盼政府和市民均能以史為鑑,共同探討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社會的意義。




只需把上圖放大一級,就可以讀到街道名。其實一出尖沙咀地鐵站,沿 彌敦道 行到 金巴利道轉入,順著路走,就可以見到 柯士甸路(注意不是 柯士甸道),再轉入行多一些在未到 漆咸道前,就是 富好中心。



【維基百科】The June 4th Museum is the world's first memorial museum for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of 1989 that happened in Beijing, China during 1989.

The permanent museum is organized by the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 and it opened on April 26, 2014 as part of the ceremony for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the incident.








【明報專訊】支聯會設立六四永久紀念館,遭業主立案法團指違反公契,法團早前決定通過法律行動釐清。

法團主席巢國超昨表明會以法團主席名義先墊支法律費用,聲稱只是「畀住先」,但說即使未能收回也不會追討,又認為此舉不涉包攬訴訟,至傍晚又發新聞稿稱「願支付一切有關律師費,毋須其他業主承擔」。六四紀念館明日正式開幕,法團表示不會阻止訪客進入,但會視乎情况,有需要時會作人流管制。

巢國超指不涉攬訟 李卓人質疑打壓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說,有信心六四永久紀念館具充分的法律基礎,並不違反大廈公契,他對其中一名業主自己出資控告支聯會感奇怪,質疑是政治打壓,因一個普通商人沒理由會「揹起」整座大廈的訴訟上身。

支聯會去年以 976萬元購買柯士甸路富好大廈五樓設立六四紀念館,但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指紀念館違反公契。巢國超昨召開記者會指出,法團本月初舉行的業主大會,九成出席業主同意以法律行動釐清紀念館是否違反大廈公契。

巢國超說,法團2011年已收到屋宇署、消防處通知要求改善大廈消防設置,至今仍未達政府要求,法團為此疲於奔命。他說,若大廈有高流量訪客等,會引起混亂,認為支聯會設六四紀念館會引來大量人流,增添不能預計因素,對其他業主、租戶不公平。

他說,大廈原本只聘用一名保安,不足以應付工作量,為此已決定額外增加人手,費用由各單位攤分。巢指出,希望盡快解決問題,以法律途徑尋求詮釋,令各業戶安心營運。

初稱墊支 晚上改口
被問到今次行動是否為淡化六四或背後有人指使,巢國超多番強調自己只是普通商人,沒政治背景,只是關心自己的資產、大廈使用者安全等。對於由誰人出資打官司,他說會以法團名義尋求法律意見,但所需費用先由他支付,

他最初稱法團稍後會把款項付給他,但被多次追問後,又改口說法團要開會商討,若不能收回費用,他亦不會追討,至晚上卻發聲明稱「願支付一切有關律師費,毋須其他業主承擔」。

根據大廈通告,法團現約有 100萬元儲備,被問到為何不使用法團資金,巢國超說,由自己出錢毋須公開招標,時間較快。至於現時法律程序進行至哪個階段,包括會否申請禁制令或入稟法庭,他說不會透露。

六四紀念館正式開幕,負責管理大廈的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助理物業經理吳偉仲說,早前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增加人手,會視乎實際情况作人流管制,但不會拒絕市民進入。

支聯會為開幕作最後準備,義工稱會控制人流,確保紀念館最多只有 40人。昨有市民欲到紀念館參觀卻「摸門釘」,表示因得悉支聯會或遭控告,故希望及早參觀。



嗜悲 沒有打算急於去參觀 ”六四紀念館“,因為 嗜悲 保存了的舊報章和相片冊,加起上來資料不會少。除了圖片中這兩本書的內容和相片,還有幾個雞皮紙袋的舊報章,嗜悲 不時都有拿出來閱讀。


『悲壯的民運』圖片集89/6 第三次版 『九十年代』雜誌 89/6月號


那就把參觀的機會,讓予更多的國內外同胞,和外國友人參觀吧。因為 ”富好中心 Foo Hoo Centre“ 的業主立案發團,表示將會申請禁制令或入稟法庭,紀念館能夠對公眾開放有多久,還屬未知指數!




後記:

網友提出:『一個小小的紀念館都容不下,中共實在太小心眼了 。。。。。』


與公司的蛇竇同事們聊起,北京的維穩費無遠忽屆,有一些來到香港資助一班 “愛” 字派團體,抗衡 支聯會 的紀念六四活動,和打擊 真普選聯盟,學聯和學界包括:學民思潮,所要求無篩選的 2017行政長官普選,這個推理應該絕對可能,也貫徹北京一貫方針。


不過,近年多了一些 “愛” 字派團體,專出來力撐 梁振英,例如:一早派公公婆婆輪籌,霸著 梁振英 落區的位子,製造好一些假諮詢假民意,更有一些出席者是明撐梁振英的民望,這些資金又從何而來呢?是北京維穩費,還是特首辦的維穩費呢?


若然資金來源自 “特首辦”,即是 鬍鬚曾 每年從香港納稅人口袋中,撥出巨款作為 “行政長官辦公室” 營運經費,卻有一筆落入 韶擅扑 的 中策組,為 梁振英 塗姿抹粉外,更可能出錢資助 “foo hoo centre” 的 法團主席巢國,打壓 “支聯會” 的 “六四紀念館”。


用公帑來維穩打壓支聯會,並企圖關閉 “六四紀念館”,立法會的議員們能否過問呢?究竟立法會議員有沒有關注到呢?香港納稅人又有無權提問呢?


至於 梁國雄 陳偉業 陳志全 三子,在財政預算案中拉布,就有關 “行政長官辦公室” 經費撥款,有沒有作出修訂和削減呢?哈哈哈哈哈,收工後在蛇竇閒聊愈講愈慶起,一班口水佬竟然遲了放工走人 。。。。。


嗜悲 成八點幾才返到家門,懶鬼煮飯仔囉,就在附近吃了個飯盒就算,不過又有篇文值得一提容後登出,stay tunned!





伸延閱覽:
六四紀念館 June 4th Museum 維基百科
業主立案發團與六四紀念館打官司 明報專訊


我的舊文:
八九、六四、二十!






5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哈哈,原來你有私房記念館^^

新鮮人 said...

一個小小的紀念館都容不下,
中共實在太小心眼了,
其實有無間館,
對中共政治影響不了什麼,
中共何必做得咁小家,
惹人更討厭。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有收藏價值嘛!

不過都有害怕,有天 “紅衛兵” 來到家門抄家,這些資料恐怕要令 嗜悲 跪玻璃碎,再頸上掛牌子 “自我批判” 嚕!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法團主席巢國超言語曖昧,說自我先墊支法律費用起動法律行動,云云。


打壓 ”六四紀念館”,這些資金來自北京透過中聯辦的維穩費呢?還是來自特首辦中策組的維穩費呢?值得調查一吓!

King Tam said...

提防我BLOG裡照片中的淫婦子嫖子騙子>>那個騙子嫖子自稱JOSEPH JJ(李廣來)的父母早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