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ne 09, 2014

成魔之路

成魔之路



人之初 性本善 還是 性本惡,未有定論!


性惡~可以利用教化,化惡性,控制惡,就算不成聖成佛,起碼收斂害人之心!(金庸小說中 裘千仞 被 南帝 段王爺 一燈大師 點化 改名 “慈恩”。)


性善~後天遭遇不幸,生活變遷,化善為惡,惡由心生,成賊成魔 。。。。。。。被社會遺忘了的一家,最終將由社會負責償還!(正如人類破壞環境,開山劈石改導河流,水土流失弄至山泥傾瀉泥石流,河流每年氾濫成災,地球病入膏肓。) There will be paid back time!!!


【頭條日報】「叔叔,我肚餓嘅,但係我食唔落。」孤身照顧一對兒女的婦人,疑產後抑鬱前晚以菜刀狂砍歲半女兒後頸十多刀,頭顱幾乎斬甩,事後被警方拘捕;婦人的九歲 兒子面對妹妹慘死、母親被捕的變故,境況堪憐,連接辦兇案的探員也忍不住流下同情淚。

深水埗榮昌邨斬死歲半女兒謀殺案,警方目前仍扣留死者三十七歲姓朱母親,她昨晚已被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今日在九龍城法院缺席提訊。朱婦的丈夫昨午亦與警方聯絡,傍晚與探員帶大袋零食,到醫院探望九歲兒子。

女童父親現身 攜零食探子
據稱,林與朱婦前年協議分居,他搬到深圳居住並有新歡,前晚在內地工作故未接到警方電話,及後發現多個來自警方、社署和房署的訊息,林昨午隨即返港了解事件。林聲稱任拆櫃散工,月入僅六、七千元,平日留宿新界貨倉,間中會返回榮昌邨前妻家中過夜,並非不理會妻兒。

「叔叔我肚餓 但食唔落」
調查這宗駭人謀殺案的一名鐵漢柔情探員,在現場面對失去妹妹,母親被捕的坎坷遭遇,不禁流下熱淚。 「自從舊年中秋開始,我就無見過爸爸啦。」父親失蹤後,九歲姓林男童一直與母親和歲半妹妹相依為命,為他錄取口供的探員,事後在手機以短訊向同袍吐露心情:「唔知點解,撈咗二十六年,接過無數咁多單老謀(淨係一四已經係第四單),呢單好心噏, 响現場一路做一路想喊。」

他指,案中遇害女童很趣致,被媽媽在頸上斬十多刀,頭幾乎斬甩,事發時女童兄長在屋外,他無論身形、年紀都與自己的幼子相似。「個細路好乖,好平靜,好詳細咁答我哋嘅問題,我好唔忍心問」,男童一晚之間失去妹妹,媽媽面對無限期醫院令,將來會怎樣無人可預料。「我問佢你肚餓嘛?佢話叔叔,其實我肚餓架,但係我食唔落,我聽完個心好痛」,探員其後入屋為他執拾一些替換衣服,男童要求「可唔可以幫我執埋套運動衫,我聽日要上運動堂」,此時探員無法自控,別過臉,眼淚忍不住流出來。

探員:一路做一路想喊
該名探員在兇案單位工作至凌晨四時,準備執拾離開,他因極度疲累坐到女疑兇的床上,(他指因為全屋都是血,實在找不到其他地方坐),但望著整間屋,沒有冷氣,只得兩把風扇仔,連一張全家合照都欠奉,日曆紙寫著「忍,退一步海闊天空」,相信是母親字跡。

探員望著女童(死者)的衫仔、鞋仔,以及遇害前玩的積木散落一地,就像疑兇的家庭一樣散了,頓時感到心痛,「小朋友有咩罪?」完成調查,探員心情久久未能平復,是他當差二十六年來從未試過,「自問不嬲以鐵石心腸、心狠手辣見稱,做任何case(案件),老謀、綁架撕票,更兇殘,更核凸,更血淋淋嘅現場,從來未試過可以影響我心情,但今次 。。。。唉,可能真係老咗。」但探員稱,雖然事件是一宗悲劇,只希望令他人明白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







【頭條日報】年僅九歲的「傑仔」因上補習班遲一步回家,雖逃過一劫,但目睹母親涉斬死親妹,心頭震撼,可能是其一生最慘痛時刻。前路茫茫令他變得沉默無言,昨見父親探望即輕聲說:「爸爸我好攰啦,你走先啦!」不過,他仍希望得到父愛,要求父親今日帶零食再探望。

案發後,傑仔被送往明愛醫院兒科病房,暫由醫護人員照顧,他一夜間失去胞妹,母親被捕送往青山醫院,可能終身接受治療,不能再照顧他。傑仔弱小心靈面對前路一片茫然,未知日後命運如何,平日活潑開朗的小子,變得垂頭嘆氣,雖然醫護人員加以安慰,但無法令他釋懷。

傑仔父親昨午到長沙灣警署提供資料後,由探員送往明愛醫院探望兒子,並先往買餅乾零食給傑仔。林父以潮人打扮,左手中指戴戒指,左小腿有一個頗大的蛇盤劍紋身。

叫爸爸「你走先啦」
他探望兒子後稱,傑仔平時活潑開朗,探員在場時表現還好,但探員離開,父子相處時,傑仔變得沉默,看似心事重重。兒子主動向父說:「爸爸我好啦,你走先啦!」林父見兒弱小心靈受創,大為痛心,唯有先離去,幸傑仔要求他今日再來探望,還要求他帶點零食,相信父子親情還在,稍為安心。

傑仔自從父母分居,已有一段時間未見父親,沒想到遭逢慘劇,兩父子在醫院相見,日後是否跟隨父親生活,抑或由社署安排,前途未卜。

香港家庭及事業發展服務訓練總監司徒漢明表示,傑仔身世可憐,未來須由社署、老師、父親和有關人士開會商議出一個對他最好的福利,未必因其父有撫養權而決定其前途。不過,傑仔經此家庭巨變,身心受創必須給予輔導及長時間監管,才能令他恢復信心,重建人際關係重過新生。



傑仔 比一般九歲的小男孩鎮定,表面很平靜得有些反常,還記得要求探員幫忙,帶體育運動衫褲第二天上課。遇到如此家庭鄰理巨劫,傑仔 還鎮定準備第二天如常返學。


見到父親表現疏離,沒有出現激動的情緒,推說很攰叫父親明天再來。報章報導自從去年中秋,父親沒有出現過,而且家中沒有一幅全家的照片,可見於母親和妹妹生活期間的孤立狀況!


何去何從?將來 傑仔 會被判予 父親 撫養?交給法庭認為可靠親戚教養?給予社會保護由社福機構管教?再轉介寄養家庭生活?


所謂專家意見,是否真的能夠幫助 傑仔 健康正常成長?可以成功把今次的家庭鄰理大悲劇,化為動力努力學習,成為人傑出人頭地。or 將來沒人知道,傑仔的人際相處結識異性沒有困難,婚姻生活是否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以後的 傑仔 成仁!成傑!成賊?成魔?


最不希望是同一位老差骨,在十多二十年後,在臨退休前再寫下:『我親手槍殺了 “傑仔” ,一位去我曾經為他留下男兒淚的九歲小孩,如今卻是殺人冇數的 “大魔頭”!』 。。。。嗜悲 是一向悲觀的!



後記:

【頭條日報】深水埗榮昌邨歲半女遭砍殺的悲劇,單親母面對法庭審判,遺下九歲長子傑仔,他將來歸宿,全城關注。

傑仔生父昨天表示有意照顧兒子,重過新生活,但這名父親能否如願以償,仍要社會福利署准許,該署表示,須與男童的親人會面,再徵詢專家的意見,以及詢問傑仔的意願,經這三個步驟才會決定傑仔應否交由父親照顧。

斬女案件昨天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傑仔母親朱麗琴被控一項謀殺罪,涉嫌謀殺歲半女兒林澤莉,被告目前在青山醫院留醫,案件押後到六月十一日提堂,待醫生確認被告適合出庭再審訊,被告九歲大的兒子傑仔,由社署安排入院接受觀察。

傑仔生父林志權,三十六歲,報稱任拆櫃散工,月入七千,去年中秋節起,他疑離家拋棄妻子和子女,遷往內地居住。據悉,他有一名女友長居內地,此事令剛誕下女嬰的妻子傷心不已,產後抑鬱症日益變差。

傑仔讀小四 文靜守規矩
傑仔就讀深水埗天主教善導小學四年級,成績中等,性格文靜守規矩,與同學相處融洽,是校內公益少年團的成員。該校甄主任表示,曾在本學年內兩次家長會見過傑仔的母親,印象中她情緒沒有問題,但從未見過林父的蹤影。

爸爸:想湊返個仔
林父昨午返回深水埗寓所,離開時手挽綠色環保袋,聲稱回家替傑仔執拾日用品。他表示,不覺得傑仔抗拒自己,又說會「湊返個仔」,但二人不會返回案發寓所居住,稍後再安排容身之所。

傑仔恐陷劫後壓抑
身兼香港身心創傷療瘉中心總監的心理治療師潘偉儀指,常人面對恐懼會作出三種反應:反抗(fight)、逃走(flight)及嚇呆(freeze),「相信傑仔正處於嚇呆的狀態,壓抑整件慘劇,現時需要找出他熟悉和信任的親人或老師,陪伴及安慰他。」潘偉儀說,旁人應避免叫他堅強,或向他分析事件,應讓他抒發情緒。

社署整合親友專家意見
社署發言人指,署方需時與男童的親人會面,再齊集專家展開「多專業個案會議」,討論男童長遠的福利計劃,計劃落實前,男童將交由醫院照顧。

執業律師黃國桐認為,這宗慘劇事態嚴重,認為社署應以傑仔的福祉出發,有責任向法庭申請保護令,剝奪林父作為監護人的權利,又指若林父決心取回傑仔的撫養權,日後須在法庭證明自己有能力照顧兒子。有社工表示,要看林父與傑仔的關係,不應貿然把傑仔交回父親。

註冊社工李月華表示,若傑仔的父母還未辦妥離婚手續,林父仍是傑仔的合法監護人,認為社署很大機會批准林父照顧傑仔。她說,小孩與父母分離,會讓孩子有被遺棄的感覺,但認為若二人關係已轉差,林父不獲傑仔信任,父子勉強一起生活,非對傑仔最好的選擇。



社工們會不會是幫兇呢?





伸延閱覽:
妹亡母被捕 男童苦無依 頭條日報
傑仔:爸爸我好攰 頭條日報
孤雛何去何從 頭條日報



我的舊文:
Looper 港譯:時凶獵殺 ~ 因果遁還 成魔成佛
殺死自己是被自殺?介紹電影 Looper 港譯:時凶獵殺






4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只想簡單說一聲:祝福傑仔,以馬內利!

the inner space said...

yes 以便兄 我都很灰!


香港政府晒錢攪龍獅節
結果是袋錢入人家口袋
却欠社工關注到傑仔家
如今用千萬都没法補救


laulong said...

巨變之後,希望有好的轉機。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驚訝!

這位只得九歲的傑仔,
面對巨變卻可以冷靜,
鎮定得人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