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December 07, 2012

拉布的社會成本

拉布的社會成本




經濟學 有著名的 科斯定律/定理 Coase Theorem


【維基百科】 The economic efficiency of an economic allocation or outcome in the presence of externalities. The theorem states that if trade in an externality is possible and there are no transaction costs, bargaining will lead to an efficient outcome regardless of the initial allocation of property rights.

1: A clear delineation of private property rights is an essential prelude to market transactions.

2: As long as private property rights are well defined under zero transaction cost, exchange will eliminate divergence and lead to efficient use of resources or highest valued use of resources.

3: The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is invariant to the assignment of private property rights under zero transaction cost and zero income effect.



【百度百科】科斯定律/定理
(一)在交易费用为零的情况下,不管权利如何进行初始配置,当事人之间的谈判都会导致这些财富最大化的安排;

(二)在交易费用不为零的情况下,不同的权利配置界定会带来不同的资源配置;   

(三)因为交易费用的存在,不同的权利界定和分配,则会带来不同效益的资源配置,所以产权制度 科斯定理的设置,是优化资源配置的基础。



五六月時由 社民連 加上 人民力量 三位議員:梁國雄、黃毓民、陳偉業,於討論“立法會替補安排”時,利用 filibuster 拉布戰術,先弄至建制派議員多次自己保護不力,因出席人數不夠而令立法會流會。再把小圈子選出來的功能組別建制派議員是何等不堪,他們長期缺席立法會討論階段,只會在表決時段出席做橡皮圖章,這種議員是何等荒謬,讓事實光禿禿坦蕩盪的暴露出來。


拉布 filibuster 再拖埋立法會主席 曾鈺成 落水,曾主席押上了得來不易的政治籌碼,讓一向力保公正不偏不倚形象的 曾鈺成, 一朝附諸流水冇嗮,曾主席利用立法會一條,存著灰色地帶的條例,進行了幾近越權,並甘願做出開壞先例的剪布行動,賠上了不義惡名,這是他的成本。


到六月尾,還未上任的梁振英團隊,交給候任特首辦主任 范婦人,去到立法會要求增加撥款增聘人手,又強推出“五司十四局”的新政府架構,在多個內務委員會中推銷,為了急於求成,又聯同立法會主席,突然提出“打尖”議案,要殺社民連和人民力量一個措手不及。可惜,本來夠票的建制派議員們,都在有意或無意間,未能及時出席立法會表決,反而出現了在不夠票的情況下,“打尖”議案終被否決了,兼且出醜在當場,卻沒有洞去捐!


【明報專訊】「5司14局」架構改組方案終被「拉布戰」暫時打垮。政府昨日終允讓步,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表示,將重排立法會大會和財務委員會議程,原排議程第二的改組決議案會押尾,確保其餘民生議案優先通過,但強調不是撤回方案。

林太承認,立會會期尚餘一星期,未必能趕及通過改組。泛民和建制派歡迎政府做法,人民力量聲言,為防範政府「彈弓手」,會繼續拖延會議。

防政府「彈弓手」 人民力量依舊發言
今屆立法會會期尚餘一星期(至 18日凌晨零時),除改組方案外,尚餘 8項政府條例草案和 16項決議案未審議。立會昨早復會審議《公司條例草案》,人民力量黃毓民、陳偉業和社民連梁國雄繼續打「拉布」,多次發言並要求點算法定人數。

林鄭:未來兩三月研如何重提
另一邊廂,林鄭月娥中午突然召開記者會宣布「讓步」,她指3名議員長期「拉布」,令正常的審議事務受嚴重阻延,她和特首梁振英作最新評估後,決定重新編排立會大會和財委會的議程,將改組放在所有民生議題後。

林太表示,有關民生議題包括本應在財委會通過的聯合醫院擴建計劃、落實予傷殘人士以兩元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優惠、增加僱員補償的事務,以及進出口徵費下調等。

林太批評3名「拉布」議員「衝著我們的建議而來」,而議案嚴重「塞車」的現象令人擔憂,她會向內會主席劉健儀反映關注。她又指若不能在休會前通過改組,政府未來兩三個月會研究以什麼方法將方案重提立會。

民生議案料休會前全審完
林太宣布後,「拉布」議員未有「變陣」。黃毓民說,由於改組仍排在議程上,為防範政府「彈弓手」將改組調前,以及在周六和周日加會或通宵開會「硬闖」,他們不會鬆懈,將依舊發言和「點人頭」。但他稱,會保證休會前所有民生議案可順利審議。

立法會秘書長吳文華預計,立會今日能完成審議《公司條例草案》,之後可直落處理餘下7項條例草案,預計本周五完成。由於周六和周日立法會休會,下周一復會後,可接着審議決議案,估計共需 10多小時、即 1天多時間處理。扣除周一下午將舉行特首答問大會,以及午飯和響鐘等時間,立會休會前、即 7月 18日(周三)凌晨零時前,可完成所有民生議案。

何俊仁:梁上任最聰明決定
建制派和泛民均支持政府押後改組議案。工聯會黃國健形容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否則民生議案將大受影響,他又稱對改組無期望,「百分之99.9過不了」。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說政府選擇明智,符合議員期望。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形容,這是梁振英上任以來「最聰明的決定」,政府「回頭」比繼續「硬闖」好。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說,照目前情況,估計今屆立會將打破回歸後的「習俗」,無法如往年般在會期前提出「告別議案」。



候任和上任的 梁振英 政府,多次實牙實齒,都說若沒有新的“五司十四局”就沒法施行新政,梁振英 的政綱和承諾無法實踐,企圖用民意去欺推壓。可惜的是,人民沒有為此而妥協,民意沒有一面倒向政府。


最後,初上任的新特區政府,繼續紏纏著僭建風波,和企圖欺騙租金津貼,涉及到無數的誠信質疑,上任後一週的新政府,第二把交椅政務司司長 林鄭終於出來,宣布將重排立法會大會和財務委員會議程,原排議程第二的改組決議案會押尾,確保其餘民生議案優先通過。


建制派佔大多數的立法會,由拉布可以弄至流會,浪費了立法會的開會時間和開會機會,若他們全部議員準時出席開會,就沒有流會出現。但事實上卻暴露出建制派自己的內訌,和小圈子選出的功能組別議員實在不堪。


讓廣大的市民看得清清楚楚,泛民議員所說的:不公正、不公平、不公義!絕不是空言,這個成本是否博得過呢?各位心中自有定論,以 嗜悲 之一己的想法,若今次的拉布,可以增加市民要求盡快廢除功能組別的議席,這個成本是抵得過的!


最終結果就是因為拉布,梁振英 政府不敢再提改組,仍然用舊制三司十二局,市民可以慳回數以千萬計的公帑。


交易費用,萬事都是需要成本的,科斯定律/定理,不但可以解釋經濟學,連政治角力都合用!至於: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各位可以回到上面,再重溫一次:科斯定律/定理 Coase Theorem or 讀讀下面的例子。


【百度百科】舉個例子:一家工厂污染邻居。邻居受损是工厂产出的社会成本的一部分,但工厂只算自家的生产成本,不管他人受到的污染。


工厂生产的自家成本是私人成本,但社会成本是工厂的私人成本再加邻居受损的那部分。二者有分离,无效率,政府要多抽工厂的税,促使其减产,或政府要强迫工厂赔偿邻居的损失。


工厂为祸,是坏人?邻居是无辜的受害者,是好人?工厂污染邻居,要工厂赔偿给邻居吗?还是邻居赔偿给工厂要求减产呢?


又一個例子:
一个人在地上种植,另一个人在该地泊车,是谁损了谁呢?泊车损害种植,但如果为了种植而不准泊车,则是种植者损害了泊车的人。



新一屆立法會選出及宣誓就職,梁振英 提出的特惠生果金,變成長者生活津貼,並且需要經過入息與資產申報,兩年後再作抽樣審查。大部份民主派反對設限,民建聯初時提出提高資產上限,而工聯會則要求刪去申報制度,不過卻先後因為計算政治成本而轉軚。


最後只剩下 社民連 的 梁國雄長毛 獨立支撐,繼續拉布至十一月尾。因為 長毛 堅持拉布,有資格接受特惠長者生活津貼的四十萬老人家,暫時少收了兩個月津貼,然而政府堅拒設追溯期至十月,並繼續向 梁國雄長毛 增加壓力,雙方全力拉鋸中,正是不知何日了結之際!


十二月七日政府突然,另外提交一份全新的議案,聯同財委會主席給予的酌情權,在混淆混沌混亂之中,把梁國雄的修訂全部抹去,梁國雄 因未能及時補交修訂,跟著就付諸投票表決,政府來招偷天換日,結果大部份的建制派議員,聞風一致返回議事廳投票,大比數通過讚成議案,七個星期的膠着狀態,暫時畫上句號!

有線電視新聞片段:看片1看片2看片3


需知,雖然暫時看來四十萬長者,可以追溯由十二月開始得到津貼。但若 梁國雄 的堅持,是可以讓更多的長者受惠,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以一人之力抗衡政府。交易費用萬事都是需要成本的,科斯定律/定理 不但可以解釋經濟學,連政治角力都合用,究竟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呢?梁國雄長毛 也是賭一鋪自己的政治成本,雖云:梁國雄 的支持者未必是一般公公婆婆!


後記:
【明報專訊】政府前日突分拆長者生活津貼(簡稱長津)撥款申請,這「突襲」之舉,令經歷拉布多時的撥款戲劇性地獲得「通過」,事件遺下三大疑團待拆解。

事後拉布失敗的社民連議員長毛梁國雄,承認因不熟議會程序而中伏,公開向長者道歉;泛民雖知悉事態發展,但沒有盡力阻止表決,被指有「袖手旁觀」之嫌。至於財委會主席張宇人則強調並無與政府「夾計」。

財委會上周五第七度審議長津撥款,過去政府申請撥款時,一直綑綁申請追加津貼金額及設新職位的行政費。但政府前日開會前突遞交文件,提出毋須申請追加津貼撥款,只申請行政費用一項。張宇人裁定分拆申請撥款的文件為「新文件」,並提出把「新文件」付諸表決。

建制派 24人即時投下贊成票、自由黨 3票棄權。泛民方面,民主黨 3人反對,其餘泛民在席但沒有投票,工聯會 6人亦沒投票。綜合他們事後所言,他們都知悉議會程序,知道一旦批准增聘人手籌備長津,便等於支持長津。似乎只有長毛及人民力量陳志全在投票一刻仍有講有笑,對「被剪布」懵然不知。長津一役,留有三大疑團。

長毛﹕若問「還有否修訂」 不會中伏
疑團一﹕長毛中伏?長毛梁國雄一心拉布,但承認冷不防張宇人突襲,昨日承認「我輸了」。他表示當時不知道自己的拉布修訂不適用於「新文件」,而之前提出修訂文件已給了張宇人,沒有意識要即時取回再提交才能就「新文件」重新拉布。長毛承認當時若明白議事程序,理論上夠時間再搞拉布修訂,「但當時真的好亂,我也不知道他(張宇人)在做什麼?」

長毛痛斥張宇人讓「新文件」插隊,豁免通知期並即時討論及表決,但同意張當時確有詢問在場議員是否想發言,但指張宇人當時若問議員「還有沒有人修訂?」而非「還有沒有人問題?」他一定不會中伏。他前日在會議上怒罵張宇人及政府,但昨日則表示不能怪責任何人。

劉慧卿﹕長毛當場可再提拉布
疑團二﹕泛民袖手旁觀?泛民在表決「新文件」時,是否知悉意味「剪布」?民主黨代主席劉慧卿表示,民主黨立場清晰,認為 70歲以上長者應免資產申報,但也不支持拉布,故當主席按程序宣布投票,她認為沒有程序不當。她指出,若外間因而指泛民「側側膊」幫手剪布,指控並不合理,因長毛當場可提出再拉布,但他並無這樣做。其餘泛民黨派亦表示當時了解投票程序,只是不認同政府未通過津貼金額撥款便先申請行政費用,故沒投票。

張宇人﹕政府亦不贊成列「新文件」
疑團三﹕張宇人、張建宗「扯貓尾」?財委會主席張宇人被直被指與政府「扯貓尾」,把政府提出的撥款文件列作「新文件」,令長毛就「舊文件」提出的拉布修訂議案頓成「廢紙」。張宇人昨矢口否認指控,稱上周五下午 2時 45分才得悉政府有補充文件提交,而他把文件列作「新文件」的裁決,政府也不贊成,故怎能說跟政府夾計剪布?

不過,有建制派議員質疑,當張宇人提出審議「新文件」後,在席的 3名自由黨議員,「不尋常」地積極向官員提問,有如給官員機會澄清,申明長津追溯期、通過「新文件」等於通過長津等,而張宇人也同屬自由黨,事件難免惹來猜想。



嗜悲 剛巧有看 I-cable 的直播,連思覺遲鈍的我都知道 長毛 之前的修訂,已經因為 張宇人 的酌情權,張宇人 說會當政府提供的是新議案,之前提交的修訂,將完全被一筆勾銷。


當時 長毛 和 慢必 只顧講笑,沒有進一步行動,直到 張宇人 話要表決時,都沒有人再提問,到按鐘後襟掣表決,等候議員覆核和顯示結果前,公民黨 梁家傑 才突然要求澄清,但為時已晚矣!


看看今次的 transaction cost 交易費用,萬事都是需要成本,證明沒有免費午餐,只是誰付鈔 WHO pays !!!


後後記:
【明報專訊】法律界消息透露,律政司藉着外傭居留權案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機會,向終院提議把此案轉介人大,尋求人大常委會解釋其於 1999年吳嘉玲案首度解釋《基本法》時,指特區籌委會的報告反映《基本法》立法原意的表述,是否是對《基本法》解釋的一部分,因而對香港各級法院具約束力;若終院同意轉介,而人大常委會又表明當年的意見是釋法一部分,終院便要推翻自己在 2001年莊豐源案的裁決,重寫居留權定義,在港出生的雙非兒童將不會再取得香港居留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表示,包致金大法官擔憂的暴風雨真的來了。

據了解,由於外傭案涉及「通常居住」的定義爭拗,特區籌委會當年的報告指出,在港通常居住滿7年可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權並不包括外傭,特區政府因此認為,若籌委會的報告反映《基本法》的立法原意,對終院在外傭案中的裁決將起關鍵作用。終院在 2001年的莊豐源案中曾裁決,指人大常委會在1999年吳嘉玲案中解釋《基本法》時,雖曾提及籌委會報告反映立法原意,但只是一種附帶提及的意見,並非釋法決定的一部分,對終院沒有約束力,終院因此不理會籌委會報告指在港出生中國公民須父或母為香港永久居民才有居留權,裁定父母均非香港永久居民的雙非兒童有居留權。

終院提釋法 等同推翻莊豐源案判決
律政司認為,終院莊豐源案已是多年前的判決,今天的終院可以重新審視當年的決定,如有疑惑,應向人大常委會尋求澄清。若終院同意律政司的請求,便等於邀請人大常委會演繹其1999年首度釋法時附帶提及的法律意見,有可能令這些附帶提及、沒約束力的意見,變成權威的、具約束力的釋法決定,這樣便可以一次過解決外傭和雙非嬰的居留權問題,確立今後外傭和雙非嬰都沒有居留權。

學者張達明指出,他憂慮多時的釋法風波終於出現了,律政司要求終院尋求人大常委會澄清 1999年釋法決定的效用範圍,變相要求終院推翻自己在 2001年莊豐源案的判決,這會令終院蒙受巨大壓力,轉介就等於自我否定,不轉介便似宣告不尊重人大常委會的意見。

事成開壞先例 人大可隨意解釋基本法
張達明認為,律政司長(指袁國強)同意這樣做,是開了一個壞先例,因為《基本法》只定下了終院在哪類案件中轉介人大常委會,根據 158條行使對《基本法》條文的解釋權,卻沒有定下終院尋求人大常委會解釋其自身舊日釋法決定。而且,當年終院不遵從人大常委會的附帶意見,是因為案件涉及居留權條文的解釋,居留權條文屬於自治範圍、特區內部事務,本來不應讓人大常委會介入,人大常委會藉居留權條文(第 24條)關乎內地居民進入香港須受管制條文(第 22條),才勉強介入,終院因此把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決定範圍局限於與 22條有關的解釋,如果今次律政司藉籌委會報告變相改寫居留權定義的計劃成功,便等於開了先例,人大常委會可隨意按內地法律原則去解釋《基本法》第3 章中各項保港人權利和自由的條文,衝擊香港的人權和法治,包致金法官退休時說的暴風雨將臨,相信就是指這個。



又是一個 梁振英式 的偷換概念的把戲,律政司司長 建議終審法院向人大尋求解釋,因為這次不是由特區政府提出釋法要求,故此 袁國強 說不存在干預司法獨立,也沒有破壞一國兩制,政府仍然尊重法治,云云!


後後後記:
律政司司長 正式宣布了,建議終院向人大常委會尋求解釋 《基本法》立法原意的表述,是否對基本法解釋的一部分。


【明報專訊】外傭居留權案上訴到終審法院,仍未排期審理,律政司建議終院向人大常委會尋求解釋,確定 1999年人大就「吳嘉玲案」首次釋法時,指 1996年特區籌委會的意見反映《基本法》立法原意的表述,是否對基本法解釋的一部分。

若終院接納律政司的建議,按人大常委會歷來對終院判決居留權的取態,預期會出現外傭和「雙非」嬰都不享居留權的結果,困擾香港 10多年的居留權問題,可望解決;不過,這個操作等於要終院自我糾正 2001年的「莊豐源案」判決,是否衝擊司法獨立?值得探討。

另外,律政司的建議被認為擴闊人大釋法的範圍,法律界擔心立下先例,或會損害港人的基本權利。律政司這個建議,如何處理,考驗首席大法官馬道立領導下的終院的智慧。

藉外傭案請人大釋法 結果可一併否定莊豐源案
1996年籌委會就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的意見,主要是指在港出生的中國公民,須父或母為香港永久居民,才可以取得居留權,這個意見,被指為居留權的立法原意。

人大就「吳嘉玲案」釋法時提到這個意見,不過,終院裁決「莊豐源案」時,雖提及籌委會意見反映立法原意,但認為只是人大釋法時提及的一種附帶意見,並非釋法決定的一部分,對法院並無約束力,於是按終院法官對居留權條文的了解,給予父母都不是香港永久居民的莊豐源居留權。

當年,「莊豐源案」判決後,當局深恐大批雙非內地人湧港,本港承受力未能負荷,尋求人大釋法處理,但是「吳嘉玲案」釋法,已經引起軒然大波,包括法律界人士穿著黑衣遊行,表達司法獨立受損害的不滿,衡量利弊之後,人大未為莊豐源案釋法,而是期望終院自我糾正,當年終院不接受,自此,內地當局對終院漠視人大釋法的權威性,一直耿耿於懷,雙方糾結,迄今未化解。

律政司就外傭居留權案的建議,若終院接納,以內地過去的取態,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近期還批評終院當年的處理,人大的法律意見肯定是「籌委會的意見」乃釋法決定的一部分,屆時不僅外傭居留權輸官司,就連雙非嬰的居留權問題也一併解決。然則,當年終院基於司法獨立,不允自我糾正,今日,有什麼改變而要終院接受律政司的建議?

外傭居留權訴訟是律政司的切入點,這場官司,終院的判決影響深遠。目前約有29萬名外傭在港工作,若外傭勝訴,估計初步以十萬計外傭有資格申請居留權,若外傭政策不變,則日後來港工作的外傭,只要他們有意願,早晚也會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本港不可能承擔。因此,律政司建議終院請人大釋法,從行政機關的角度是負責任做法;然而,由於有莊豐源案的背景,即使「繞道」一併解決雙非嬰居留權,客觀效果卻是終院自我否定莊豐源案的判決,對終院的權威構成衝擊。

司法獨立是本港穩定繁榮的基石,釋法雖然是基本法的憲制規定,但是自治範圍事務(例如居留權),終院的判決被人大釋法否定,或是要按人大釋法決定判案,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影響司法獨立。(剛果共和國被美國對冲基金追債案,因為涉及外交,香港要跟隨國家實施絕對豁免權,故終院請人大釋法,並無爭議。)

外傭居留權是需要處理的問題,昨日,律政司長袁國強交代情况時,表示就外傭案研究過多個方案,包括向本港和英國的資深大律師諮詢意見,才建議終院尋求人大釋法。現在擺在終院面前的抉擇,是接受抑或不接受律政司的建議,若不接受建議,則可以保住司法獨立的聲譽,但是外傭案的判決,就會成為本港的巨大懸念。

可否為人大釋法設限 消除中門大開的疑慮
除了接受和否決請人大釋法,還有沒有第三條路可走?例如為人大的釋法設限,消除學者張達明提出的疑慮(如果今次律政司藉籌委會報告變相改寫居留權定義的計劃成功,便等於開了先例,人大常委會可隨意按內地法律原則去解釋《基本法》第 3章中各項保障港人權利和自由的條文),務求兩害相衡取其輕,為香港找出一個能解決居港權難題而付出最小代價的方案。總之,律政司的建議和外傭案的處理,性質和內涵都踰乎司法獨立,涉及政治和現實考量,錯綜複雜,考驗着馬道立和一衆終院法官的智慧。

袁國強說釋法與否,由終院決定,有關建議並非向終院施壓云云,但是客觀效果是「球在終院一邊」,看終院怎樣把球踢回來,是否構成壓力,見仁見智。翻查資料,律政司的建議,最早提出來的是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資深大律師莫樹聯,他今年1月間,在雙非嬰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之時,在香港電台節目《香港家書》中,提出與「律政司建議」相同的意見。兩者是否有關連,無從查究,不過,近期梁愛詩對司法和法治的言論,一些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對法官全部由中國公民擔任、基本法委員會「升格」為類似英國樞密院等說法,使人感到司法和法治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剛退休的終院常任法官包致金多次表達司法界面臨「暴風雨」的憂慮,他就此沒有深入解釋。港人對人大釋法疑慮極大,因為釋法影響司法獨立;今次「律政司建議」,會否就是包致金所說的「暴風雨」啟端,無人可以給予答案,但是,單就今次「律政司建議」,本港法治、司法處於多事之秋,大概可以肯定了。



明報說:律政司的建議考驗馬道立的智慧!


我則認為這不止是考智慧,而是看 馬道立 的法治精神有幾多,和他是否將自己的前途,押注在維護香港的司法獨立,還是考量自己對北京的忠誠!


我對於梁政府這款偷換概念的辦事方式,已經見怪不怪了,香港的一國兩制,三權分立,已經到達 習近平 所倡導的 三權合作,臨界點!


今次 梁國雄長毛 沒得拉布 no filibuster anymore,交易費用就是香港的司法獨立,三權分立的核心價值,又少了一截!




伸延閱覽:
Coase theorem 維基百科
科斯定律/定理 百度百科
改組讓路先審議民生議題 新浪新聞網
政府下午修訂金額長津重新審議 有線新聞
財委會通過就長者生津開設職位 有線新聞
議員批政府預謀長津混亂中通過 有線新聞
泛民沒阻突襲 否認助剪布 新浪新聞網
律政司請終院尋釋法 雅虎新聞網
律政司的建議 考驗馬道立的智慧 新浪新聞網




我的舊文: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Wednesday, December 05, 2012

溫爺爺臨別話

溫爺爺臨別話



早前被紐時指暗藏二十七億美元私產,約合一百七十億人民幣,or 約二百多億港元。溫家人委託北京兩名律師發表六點聲明,否認溫家寶以權謀私,以及溫家人有秘密資產,並作出澄清,又表示不排除循法律途徑,對《紐時》報道作出追究,云云!


近日 溫爺爺 在訪泰國時會見當地華僑,就自己即將卸任,借屈原《離騷》發言:


【明報專訊】溫家寶說:「這是我最後一次在華人居住比較集中的地區,會見這麽多的同胞,我想對大家說,還有幾個月我就要退休了,歸隱林泉。我總覺得似乎還有很多事情還沒有做完,還有很多事情還沒有辦好。」

他表示:「我心裏常常默念屈原在《離騷》裏句子: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猶未悔。 就是說,為了追求真理,即使我死九次,也不後悔。為了自己的清白,即使死,也要死得誠實正直。」




《離騷》 屈原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覽揆余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又重之以脩能。
扈江離與辟芷兮,紐秋蘭以為佩。
汩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道夫先路。
昔三后之純粹兮,固衆芳之所在。
雜申椒與菌桂兮,豈維紐夫蕙茝?
彼堯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紂之昌披兮,夫唯捷徑以窘步。
惟黨人之偷樂兮,路幽昧以險隘。
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
忽奔走以先後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忠情兮,反信讒而齌怒。

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為正兮,夫唯靈脩之故也。
曰黃昏以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與余成言兮,後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難離別兮,傷靈脩之數化。
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
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
冀枝葉之峻茂兮,願竢時乎吾將刈。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衆芳之蕪穢。
衆皆競進以貪婪兮,憑不猒乎求索。

羌內恕己以量人兮,各興心而嫉妒。
忽馳騖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將至兮,恐脩名之不立。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
攬木根以結茝兮,貫薜荔之落蕊。
矯菌桂以紉蕙兮,索胡繩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脩兮,非時俗之所服。
雖不周於今之人兮,願依彭咸之遺則。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余雖好脩姱以鞿羈兮,謇朝誶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㠯攬茝。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怨靈脩之浩蕩兮,終不察夫民心。
衆女嫉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
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
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忳鬱邑余侘傺兮,吾獨窮困乎此時也。
寧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為此態也。
鷙烏之不羣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佇乎吾將反。
回朕車以復路兮,及行迷之未遠。
步余馬於蘭臯兮,馳椒丘且焉止息。
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復脩吾初服。
製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高余冠之岌岌兮,長余佩之陸離。

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質其猶未虧。
忽反顧以遊目兮,將往觀乎四荒。
佩繽紛其繁飾兮,芳菲菲其彌章。
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脩以為常。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
女嬃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予。
曰鯀婞直以亡身兮,終然殀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而好脩兮,紛獨有此姱節。
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獨離而不服。
衆不可戶說兮,孰云察余之中情。

世並舉而好朋兮,夫何煢獨而不予聽。
依前聖以節中兮,喟憑心而歷玆。
濟沅湘以南征兮,就重華而敶詞:
啟《九辯》與《九歌》兮,夏康娛以自縱。
不顧難以圖後兮,五子用失乎家巷。
羿淫遊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
固亂流其鮮終兮,浞又貪夫厥家。
澆身被服強圉兮,縱欲而不忍。
日康娛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顛隕。
夏桀之常違兮,乃遂焉而逢殃。

后辛之菹醢兮,殷宗用而不長。
湯禹儼而祗敬兮,周論道而莫差。
舉賢而授能兮,循繩墨而不頗。
皇天無私阿兮,覽民德焉錯輔。
夫維聖哲以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
瞻前而顧後兮,相觀民之計極。
夫孰非義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
阽余身而危死兮,覽余初其猶未悔。
不量鑿而正枘兮,固前脩以菹醢。
曾歔欷余鬱邑兮,哀朕時之不當。

攬茹蕙以掩涕兮,霑余襟之浪浪。
跪敷衽以陳辭兮,耿吾既得此中正;
駟玉虬以乘鷖兮,溘埃風余上征。
朝發軔於蒼梧兮,夕余至乎縣圃;
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
吾令義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
路曼曼其脩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飲余馬於咸池兮,總余轡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以相羊。
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

鸞皇為余先戒兮,雷師告余以未具。
吾令鳳鳥飛騰兮,繼之以日夜。
飄風屯其相離兮,帥雲霓而來御。
紛緫緫其離合兮,斑陸離其上下。
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予。
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佇。
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朝吾將濟於白水兮,登閬風而緤馬。
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
溘吾遊此春宮兮,折瓊枝以繼佩。

及榮華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詒。
吾令豐隆椉雲兮,求宓妃之所在。
解佩纕以結言兮,吾令蹇脩以為理。
紛緫緫其離合兮,忽緯繣其難遷。
夕歸次於窮石兮,朝濯髮乎洧盤。
保厥美以驕傲兮,日康娛以淫遊。
雖信美而無禮兮,來違棄而改求。
覽相觀於四極兮,周流乎天余乃下。
望瑤臺之偃蹇兮,見有娀之佚女。
吾令鴆為媒兮,鴆告余以不好。

雄鳩之鳴逝兮,余猶惡其佻巧。
心猶豫而狐疑兮,欲自適而不可。
鳳皇既受詒兮,恐高辛之先我。
欲遠集而無所止兮,聊浮遊以逍遙。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
理弱而媒拙兮,恐導言之不固。
世溷濁而嫉賢兮,好蔽美而稱惡。
閨中既以邃遠兮,哲王又不寤。
懷朕情而不發兮,余焉能忍與此終古。
索藑茅以筳篿兮,命靈氛為余占之。

曰:兩美其必合兮,孰信脩而慕之?
思九州之博大兮,豈唯是其有女?
曰:勉遠逝而無狐疑兮,孰求美而釋女?
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乎故宇?
世幽昧以昡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惡。
民好惡其不同兮,惟此黨人其獨異。
戶服艾以盈要兮,謂幽蘭其不可佩。
覽察草木其猶未得兮,豈珵美之能當?
蘇糞壤㠯充幃兮,謂申椒其不芳。
欲從靈氛之吉占兮,心猶豫而狐疑。

巫咸將夕降兮,懷椒糈而要之。
百神翳其備降兮,九疑繽其並迎。
皇剡剡其揚靈兮,告余以吉故。
日勉陞降以上下兮,求榘矱之所同。
湯禹嚴而求合兮,摯咎繇而能調。
苟中情其好脩兮,何必用夫行媒。
說操築於傳巖兮,武丁用而不疑。
呂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舉。
甯戚之謳歌兮,齊桓聞以該輔。
及年歲之未宴兮,時亦猶其未央。

恐鵜鴃之先鳴兮,使百草為之不芳。
何瓊佩之偃蹇兮,衆薆然而蔽之。
惟此黨人之不諒兮,恐嫉妒而折之。
時繽紛其變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
豈其有他故兮,莫好脩之害也。
余以蘭為何恃兮,羌無實而容長。
委厥美以從俗兮,苟得列乎衆芳。
椒專佞以慢慆兮,樧又欲充夫佩幃。

既干進而務入兮,又何芳之能祗。
固時俗之流從兮,又孰能無變化。
覽椒蘭其若玆兮,又況揭車與江離。
惟玆佩之可貴兮,委厥美而歷玆。
芳菲菲而難虧兮,芬至今猶未沫。
和調度以自娛兮,聊浮游而求女。
及余飾之方壯兮,周流觀乎上下。
靈氛既告余以吉占兮,歷吉日乎吾將行。
折瓊枝以為羞兮,精瓊爢以為粻。
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車。

何離心之可同兮,吾將遠逝以自疏。
邅吾道夫崑崙兮,路脩遠以周流。
揚雲霓之晻藹兮,鳴玉鸞之啾啾。
朝發軔於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極。
鳳皇翼其承旂兮,高翱翔之翼翼。
忽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與。
麾蛟龍使梁津兮,詔西皇使涉予。
路脩遠以多艱兮,騰衆車使徑待。
路不周以左轉兮,指西海以為期。
屯余車其千乘兮,齊玉軑而並馳。

駕八龍之婉婉兮,載雲旗之委蛇。
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樂。
陟陞皇之赫戲兮,忽臨睨夫舊鄉。
僕夫悲余馬懷兮,蜷局顧而不行。
亂曰:已矣哉, 國無人莫我知兮,
又何懷乎故都? 既莫足與為美政兮,
吾將從彭咸之所居。



長長數百言的《離騷》,照例按當時的文體,起勢”兮兮“聲不斷,我沒有去數究竟有幾多個”兮“字。


【維基百科】《離騷》是楚國詩人屈原的收錄於《楚辭》中的著名作品,其準確寫作年份迄無定論。全詩共 373句,2490字,前半部敍述作者的身世、修養和抱負,追憶輔佐楚懷王時種種遭遇,藉此表明不同流合污,中段總結歷上各國興衰旳經驗,認為政治應舉賢授能,最後訴說自己壯志未酬,求卜問卦以擇去路,最後以死明志。


溫爺爺引用:「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猶未悔。」即謂準備死九次。

還記得

江澤民 曾表態:「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朱鎔基 有《棺材論》:「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準是備送給貪官的,剩下的一口是給自己準備的。」


原來在中國當官,除了要懂得貪之外,還要表態準備死!


後記:

中學時的中國語文,有讀過 屈原 的《九歌》中的《山鬼》,其實《九歌》分成十一篇,分別是:《東皇太一》、《雲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和《禮魂》。但就沒有讀過《離騷》,聽聞是讀中國文學才列入課程。有機會再介紹《九歌》,但《離騷》最尾尾有數句:


駕八龍之婉婉兮,載雲旗之委蛇。
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
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樂。
陟陞皇之赫戲兮,忽臨睨夫舊鄉。
僕夫悲余馬懷兮,蜷局顧而不行。
亂曰:已矣哉, 國無人莫我知兮,
又何懷乎故都? 既莫足與為美政兮,
吾將從彭咸之所居。





伸延閱覽:
溫家寶借離騷道離任心情 新浪新聞網
楚辭離騷 維基百科
《紐約時報》:如何獲取溫家寶財產信息? BBC 中文



我的舊文:
溫爺爺的信
古今雋語


Sunday, December 02, 2012

旅程NK歸途

旅程NK歸途






在我不久前的舊文:閑遊東京(3)羊羹 ようかん,提過我特別專程到 世田谷區千歲烏山 拜訪的一位先輩,前天他來一封電郵,告知他的百歲母親,在鄉下突然去世,要趕回去奔喪!





我上次跟先輩回鄉時,也曾見過這一位百歲人瑞,當年她都已經九十多歲了,雖然耳聾但聲如洪鐘,胃口也很好,並吃過了我送上的食物。


與他的兒子我的先輩,就在老家中切了多款羊羹,與全體家人坐在榻榻米上,圍成一圈一起吃羊羹又喝茶,還是歷歷在目。





她的突然去世,真有點意想不到,因為上次去探先輩,都說她狀況頗佳!但是不竟得享壽上百歲,也可算是“笑喪”,希望這位先輩和他的家人節哀順變,早日恢復過來!


再次祝福這位老人家:安息! Rest in Peace!





我的舊文:
閑遊東京(3)
羊羹 ようか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