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June 27, 2010

他們的真面目

他們的真面目


先來幾段新聞:

社民連辱罵司徒華 惹來強烈反彈~李先知
【明報專訊】民主黨元老司徒華(下稱華叔)前晚(space 按: 上週二六月廿二日晚)抱恙出席民主黨會員大會,由晚上7時一直支撐至接近午夜。對於任何80高齡的老人家來說,這都是高體力要求的辛苦工作,更何况華叔前日剛接受新一輪的抗癌電療,身體十分虛弱。不過,華叔仍然堅持出席民主黨的特別會員大會,並撐至黨員投票後才離開。怎料,他卻遭到在門外抗議的社民連、前綫及一眾「維園阿哥」等示威者辱罵,有人更說他「cancer(癌)上腦呀?」民主黨中人明言,這些說話已足以令他們跟社民連決裂。

據本報記者現場目擊,當華叔離開會場時,包括社民連黃毓民、梁國雄等在內的示威者,要求與他對話,但當示威者知道他已因身體不適從後門離開了,即時辱罵華叔是「縮頭烏龜,不敢面對群眾」。

及後,當示威者的「精神領袖」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離開會場時,示威者卻拍掌支持。這剎那,一名民主黨支持者,激動地衝前試圖阻止李柱銘的車離開,並大聲疾喝斥責李柱銘:「你的支持者這樣去罵一個又老又病的人,你良心過意得去嗎﹖你才是出賣民主呀﹗」社民連的黃毓民及任亮憲即時反擊,任更高呼:「關Martin(李柱銘的洋名)什麼事﹖現在是司徒華出賣香港人,『司徒老狗』出賣香港人,出賣民主黨……」雙方擾攘一會,最後要勞動警方出面調停。

這位怒罵李柱銘的民主黨支持者黎女士,昨日致電電台批評前晚反民主黨的示威者。她說,即使大家意見不同,亦不應大罵華叔並作人身攻擊。她激動地說﹕「我夜晚11點去到民主黨會員大會場外,見到社民連、長毛等人鬧華叔『病懵你』、『cancer(癌)上腦呀?』,有病的人都罵,他們究竟仲係咪人?」

本報記者昨晚曾就此向梁國雄求證,他有否如此辱罵司徒華,梁國雄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着記者今日到立法會記者室聽他的回應。

無論梁國雄如何辯解,這一幕已傷透不少民主黨人的心,令他們憤慨不已,因為社民連中人清楚知道,華叔的癌症病情不輕,前日才到醫院接受新一輪電療,晚上仍堅持帶着疲乏的身軀到銅鑼灣教協會址出席「會大」。有在場的民主黨人形容,華叔做完電療,「成個人散晒」,所以在會大開首之時,他率先發表意見,說了5分鐘便跟一眾會員說,很疲倦,要在教協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到投票時,再喚醒他出來投票。

所以,當民主黨人得悉這位得了四期肺癌的老人家,被反政改的民主派人公開辱罵,氣得怒不可當,直指如長毛這些曾與華叔走過十多二十年民主路的「同路人」,竟然可如此冷血。有民主黨人坦言,這番話足以令他們跟長毛等人,「朋友都無得做」。

事實上,除了民主黨人感到憤慨,一些局外人也替華叔不值,例如城大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昨日便在本報觀點版撰文指出,「如果以為爭取了民主大半生的司徒華和何俊仁會這樣容易被魚目混珠,我覺得是荒謬的。試問在堅持民主誠信方面,今天大肆抨擊改良方案的人,有誰可與華叔匹敵?」

同一天,有自稱「一群支持民主派、支持司徒華的市民」在多份報章刊登廣告批判社民連﹕「社民連成員連日狙擊,辱罵民主黨出賣香港人。。。。。。 司徒華過去三十年,其一言一行是他政治操守、品格及誠信的最有力明證,這些人不配相提並論。……動輒扣人帽子,用陰謀論去攻擊民主黨及司徒華。黨同伐異,絕非民主派人士應有的政治道德,我們深表憤慨!」


語言暴力贏不了道理,只會自暴,遭人唾棄。



又長毛的惡毒咒罵 。。。。。。。。。

梁國雄拒就咒罵華叔道歉
【明報專訊】社民連梁國雄周一在民主黨會員大會現場外,高聲說民主黨元老司徒華是「司徒老狗」,又指患有第四期肺癌的司徒華是「癌症上腦」,事件令民主黨及社民連因政改各走極端後,雙方決裂更趨白熱化。多名泛民議員昨在立法會上要求梁國雄道歉,呼籲泛民間不應互相攻伐,但「長毛」堅拒道歉,更稱與司徒華「不再是朋友」。

梁國雄的「老狗言論」曝光後,惹來坊間極大反彈,有民主黨忠實支持者在報章刊登廣告,力撐司徒華,並說要與社民連「割蓆」,亦有人要求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為司徒華「出頭」。

李卓人哽咽﹕誰想衰收尾
立法會昨日首天討論2012年政改方案,在10小時的辯論中,多名泛民議員激動地狠批梁國雄不尊重司徒華,要求他公開致歉。支聯會副主席、職工盟李卓人說:「我覺得搞政治,絕對不應該放低自己人與人之間感情,華叔堅持民主這條路這麼多年,肩負中國民主、香港民主的責任,怎可能到現在他患上癌症時,說他癌症上腦呢?我覺得很痛心,為何香港今時今日搞到這個地步?」

李卓人表示,或許有人不再視民主黨為「自己人」,但他絕不同意,說到這裏,他忍不住鼻子一酸,一邊哽咽一邊激動地說:「可能大家未經歷過我們所經歷過的……始終民主黨班朋友,(為民主)『砌』了廿幾年,什麼人會想『衰收尾』?」

公民黨湯家驊亦不點名批評梁國雄,不應以司徒華叔的病來批評他,指摘司徒華背棄民主出賣港人,更是極為侮辱:「我看不到這些說話,竟然會講得出口!」被視為司徒華愛徒的民主黨張文光亦不留手發炮,批評「長毛」毫無悔意,「這樣思想的人一日有權,一旦執政,即使打民主旗號,也是恐怖政治的開始,連人性和人道都沒有」。

長毛﹕不再是朋友
面對泛民的批評,梁國雄堅拒向司徒華道歉,更說不再視他為朋友,「他(司徒華)是受癌症影響,才會與昔日他批判的(東西)握手,如果民主黨是對的,那劉千石也是對的,劉江華更加是對的」,他又反問民主黨能否對得起良心。

梁國雄早前向記者解釋,他早在70年代已開始稱呼司徒華是「司徒老狗」,意指他是老奸巨猾,「永遠不死(never die)」,司徒華則叫他「雄仔」。

司徒華兩蘇格拉底故事回應
司徒華接受本報查詢時沒有要求梁國雄道歉,卻向記者講了兩個故事﹕「(哲學家)蘇格拉底有一天與老朋友散步,突然間,有一個年輕人用棍子在他背後打了一下,但蘇格拉底沒有還手,朋友問他為什麼,他說﹕『難道一匹驢子踢了你一腳,你也要氣呼呼地還牠一腳嗎?』。第二個故事,是有天有人向蘇格拉底送禮,但他不肯收下,結果送禮人唯有被迫收回這份禮物。」



再加上民主黨的鄭家富退黨投反對票。


鄭家富退黨
【明報專訊】「我不可強自己所難,違背個人信念,唯有正式退黨,離開與我共事16年的黨友!」民主黨創黨成員鄭家富,因不支持民主黨通過政改方案,昨日在立法會辯論政改決議案時宣布退黨,以獨立泛民身分繼續爭取民主。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說尊重對方決定,對挽留鄭家富寄望不大,「要講的都講了,再挽留亦只是禮貌性的做法!」

另外,據了解民主黨「改革派」目前傾向不跟隨鄭家富退黨,但至少有兩名區議員因不滿政改方案,而計劃退黨,包括葵青區議員梁國華。

暫有兩區議員擬退
民主黨昨早10時召開黨團,本來是希望盡最後努力游說鄭家富不要退黨,不過鄭去意已決,並未有在黨團現身,反而出席商台節目表明心迹。他在節目上更一度哽咽,為即將離開的民主黨說盡好話,「我希望大家給點空間民主黨,他們做出好大勇氣,只是(大家)判斷不同,希望大家不要謾罵黨友」。

退黨以後,鄭家富明言參選區議會的機會極微,不過相信在今次2012政改方案通過後,2011年區議會選舉將是「大廝殺」,擔心在建制派調動資源及人力下,會令民主派議席逐漸萎縮至30至40個區議員,最終能當選立法會議員或只得1人。

鄭家富在下午約1時抵達立法會,不過一直沒有向傳媒交代去留,只是有傳言他已口頭上向何俊仁請辭。及後在辯論何秀蘭提出、要求押後政改討論的動議時,鄭家富才首次發言,但亦是他最後一次以民主黨員身分發言。他解釋,今次民主黨要通過政改方案,是違背其個人信念,在忠義兩難存下,被迫要離開參加了16年的民主黨。但鄭亦引用元老司徒華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其中有我」,與黨員共勉



到今塵埃已經落定了! 兩項政改(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新增議席), 都已經通過了! 這幾天的變化, 再讓我看到他們的真面目。


華叔司徒華, 雖然我不是完全認同他的理念, 但華叔在民主路上, 幾十年的奮闘, 為香港民主發言發聲發熱, 有目共睹, 應給予肯定尊敬和尊仲。


社民連長毛梁國雄, 多年長期攪街頭擴爭, 近年入到議事堂, 參加立法會議政當上議員, 進入議會後, 略為收斂, 但始終把街頭文化, 引入了議會。 此人言語惡毒, 本性涼薄, 若有一天經由普選, 當上公職或執政團員, 非香港市民之福也。


鄭家富退出民主黨, 說是忠義兩難存, 鄭先生應多想回想十六年前, 參與創黨立黨入黨之時, 鄭先生為何不選擇當獨立議員, 而選擇加入民主黨(港同盟), 成為有團派的議員, 鄭先生可記得當時入黨的誓章。 入得黨就應預計, 終有一日一天, 會需要依從黨的決定去投票。

鄭先生這個"忠"字, 由入黨之日, 再不是屬於自己, 也不能祇忠於自己, 一成為黨員, 就需要忠於黨。 奈何! 鄭先生十六年來, 還沒有弄清楚這點, 最後需要用退黨來說"不", 令人遺憾!


民主黨的涂謹申和公民黨的湯家驊, 雖然不能認同黨的決定, 但理行了當黨員的應有的責任, 以黨的決定為依歸, 此乃從黨派之政治人物, 應有之所為也! 若不, 豈近似我等鼠輩矣。


後記:
【明報廿四日社評】這兩天在立法會議事廳,本來要辯論的是政改方案,但卻變成泛民主派內部的批鬥大會,提出改良方案的民主黨成為被針對焦點,令親者痛仇者快。但泛民從來都是黨派林立,黨友因路線立場分歧而退黨轉會也時有發生,政黨毋須強求表面團結而喪失政治判斷。民主黨的改良方案,是在現實政治中可行的較佳方案;民主黨今天雖然受到百般侮辱,但應抱着「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擇善固執。民調顯示這方案獲得大部分港人支持,民主黨今後應繼續實事求是,有原則有策略地為香港爭取民主。

關鍵:要成為民主進程的助力而非阻力
民主黨提出改良方案,既受到泛民鷹派狙擊,黨內也鬧不和,鄭家富及涂謹申不認同改良方案,鄭家富退黨更成為社會焦點。不過,香港的民主運動是由下而上的群眾運動,力量從人民而來,聲音各有不同,立場也不可能鐵板一塊,民主運動過程中出現離離合合並非首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例如,港同盟與匯點十多年前合併成民主黨,其後一度鬧出黨爭有人退黨,也有人雖持不同意見但留下來;幾年前,前綫主席劉慧卿跳槽,加入民主黨成為副主席。這樣的變動,在政治生態中是平常事。

真正值得關注的是,怎樣才能成為香港民主進程的助力,而非阻力?民主派的一個政治使命,是爭取民主。過去泛民只有一種方法,就是街頭抗爭,與當權者無話可對;如今,有了另一種方法,民主黨與中央正式展開對話,今次更取得初步成果,為香港爭取到增加了民主成分的區議會改良方案。民主黨的變,不是原則的變,該黨已三番四次表明爭取雙普選的原則不變;民主黨改變的只是手段——多了對話的方式爭取民主,對香港民主化大有好處。爭取民主,不能空喊口號,而是要有切實可行的做法,不論溫和還是激進,「不理黑貓白貓」,爭取到民主的才是「好貓」。

民主黨的改良方案雖非理想方案,但不能否認的事實是,直選議席多了5席,類直選的區議會新功能組別也多了5席。立法會直選或極接近直選的議席比例,將由目前的50%變成57%,這將有利民主力量推動下一階段的民主進程。

遭人身攻擊沒有以牙還牙 民主劣幣良幣一目了然
香港人的務實,是有數據可尋的。2005年政府提出2007年的政改方案,新增的立法會功能議席由區議員互選,根據中大民調,政改表決前夕支持度仍有49.9%,遠較反對者為多。今年政府提出的原方案,根據中大的民調,最初支持者亦較反對者為多,後來雖然支持度下跌,但當政府接納民主黨改良方案後,新方案支持率即遠高於反對者,中大民調顯示支持民主黨方案的有58%,港大的民調則有54%。

這些數據都清楚顯示,香港人熱愛民主,但同樣非常務實,清楚知道政改的局限,明白要中央當下即承諾真普選並不可行,唯有「爭得幾多得幾多」。民主黨的改良方案,就是按此邏輯而誕生,符合港人「一鳥在手,勝過百鳥在林」的務實心態。

民主黨人此刻雖然受盡凌辱,但他們應該明白,這次與中央對話爭取到一個有利推進香港民主的方案,雖然得來不易,而且代價不小,但意義重大,值得。民主黨雖然被泛民同路人針對、辱罵,被指向共產黨叩頭,甚至被人身攻擊「癌症上腦」,但民主黨沒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種忍讓所展示的包容與理智,正是民主社會所珍惜的;公眾看在眼裏,不難區分民主的劣幣與良幣,他日選舉時,應好好運用手中一票作出選擇。



後後記:
【明報廿五日社評】政治,變幻原是永恒,有政治上一日也嫌太長之說;另外,由於政治變幻不居,所以政治上無永遠的敵人,也無永遠的朋友之說,被從政者奉為圭臬。不過,縱使「變」是政治的定律,但是對從政者的要求,有些事不會變、也不應該變,其中——對別人(包括對政敵)的尊重,應屬其一,因為這不但是對從政者、也是對人的基本要求。因此,我們認為,梁國雄議員對民主黨元老司徒華的人身攻擊,在文明社會,絕對不恰當,也絕對不能接受。梁國雄應該收回言辭,也應該向司徒華道歉。

以華叔肺癌做文章 違反人性太過分了
梁國雄擅於操弄語言暴力,許多人或許見怪不怪,不過,他這次在公開場合指司徒華為「司徒老狗」、又說患第四期肺癌的司徒華「癌症上腦」,明顯超過一般人所能容忍的極限,對司徒華而言,性質上是人身攻擊。若這些話由80後的年輕人說出來,人們或許以少不更事、童言無忌視之,但出自一位有權有勢的立法會議員之口,意義就大不一樣。民主黨大會當晚,當梁國雄等人以這些言辭攻擊司徒華時,一些人如何跟著起哄,說明立法會議員的影響力。

連日來,就梁國雄的言辭,除了民主派不以為然,直斥其非,在社會大衆之間,無論是司徒華的支持者與否,不少人都認為梁國雄言辭不恰當。梁國雄指摘外界以這樁小事做文章,「政治攻擊我」;不過,此事涉及從政者的人格,絕非小事。如果一位從政者不尊重他人,連起碼的政治人格也有問題,卻擁有權力,而且是假民主之名行事,則這樣的政治人物,對整體社會起著正面或負面作用,值得深思。

梁國雄表示,他與司徒華之間的事,會私下了斷。這又不對了。較早時司徒華反對「五區請辭,變相公投」,和近期支持民主黨的改良方案,都與社民連背道而馳,相信此乃梁國雄言辭攻擊司徒華的背景,並非為了私事,而是涉及公共事務的政治選擇。所以,此事不能私了,若梁國雄要處理和補救,必須公告周知,使此事回到是非對錯的恰當位置,才算真正解決。

許多人對梁國雄言辭是非曲直的判斷,其實不著眼於什麼政治大道理,只是從做人的基本出發——對於身患末期肺癌的病人,梁國雄竟然以此做政治攻擊的彈藥,太過乖離人性和人道了,不可能為文明社會所認同及接受。現在梁國雄無論怎樣解釋,都無法蒙蔽公衆雪亮的眼睛。梁國雄與其費盡心思轉移視線,模糊焦點,不如承認失言、收回言辭,向司徒華道歉,說不定還可以掙回一點尊重。梁國雄若繼續強詞奪理,文過飾非,只會使公衆更不恥其所為。

昨日,梁國雄在立法會發言時,說有關言論只屬個人,與社民連無關。梁國雄為何主動與社民連劃清界線,我們不作猜測,此舉起碼反證了有關言辭的不恰當,梁國雄不想拖累社民連。不過,梁國雄的不當言辭,可能出於個人,但是回想過去一些事,他的做法,與社民連的鬥爭手段、精神和實質都有契合之處。

社民連與民主派鬥爭 手段使人不寒而慄
記得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九龍西選區競爭激烈,原任社民連主席黃毓民在這區參選,他招牌式的扯高調門、炮轟對手,最受鞭撻者並非建制派候選人,反而是民主派同路人、公民黨的毛孟靜。當時毛孟靜被黃毓民窮追猛打,最終以「遍體鱗傷」落敗。基於鬥爭需要、爭權需要,社民連對民主派同路人絕不手軟,這是經典一役。所以,後來公民黨與社民連結盟推動「公投」,許多人都感到詫異。

這次政改,社民連開足火力攻擊民主黨,梁國雄連身患重病的司徒華也不放過,性質上或許是重複當年鬥倒公民黨毛孟靜一役而已。社民連的做法,當然有其一己利益考慮,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但是這樣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民主派」,不會使人不寒而慄?

2008年,社民連在立法會選舉攻下3席,視激進為本錢,表明將在立法會搞抗爭,這個取態,與大約20年前台灣以黨外人士身分成為立法委員的朱高正相若。當年朱高正在立法院搞抗爭,以「暴力問政」風格聞名,曾多次捲入立法委員互毆事件。社民連在立法會搞抗爭,暴烈程度較諸當年的朱高正,差之遠矣。我們絕非鼓勵社民連要趕上朱高正,朱高正的激越,在台灣整體民主進程起到積極抑或消極作用,還待評斷,我們只是指出,朱高正當年的作為,是惡質政治的極致,社民連若將之搬來香港,有人謔稱為「台毒上腦」。社民連的激烈,能否掙得更多政治本錢,就看香港市民的質素,但是惡質政治生態,對香港無益,這是可以肯定的。



後後後記:
唉! 七一大遊行, 所見到的, 真令人納悶!

一班自以為站在道德高處的所謂民主派人仕, 駟意批判"民主黨", 聲聲曰: 被出賣了。 司徒華問得好! 有沒有物證, "賣得幾多錢呢?"


需知"民主"的先決就是要包容不同意見, 不同路線。 以最大公因數 HCF, 去包括容納所有共有因數, 還加入最小公約數 LCM, 甚至小至共同的約數, 實行求同存異, 民主是經過討論, 互相包容, 最後妥協達成共識。 而不是極端的, 極權的, 非友即敵, 稍有不同, 便胡亂扣上敵方帽子, 駟意鞭撻。


我深信, 這並不是大多數的港人, 所追求的"民主" ! 也有違民主"有容乃大"之意義。


下午在"蛇竇" 讀到經濟日報的社評, 和我以上見解相近, 轉載如下, 好和各位分享。

謾罵民主黨 激進市民違情理
【經濟日報社評】昨天七一遊行有逾兩萬市民參與,但各界焦點都在民主黨遭激進民主派人士狙擊。泛民內部撕裂,連元老級的司徒華都被圍攻謾罵,此固親者痛、仇者快,還令人擔心,社會抗爭走向暴力化,而且不利未來凝聚力量爭民主前進。

誰為民主出力 過去紀錄可稽
香港天文台昨天發出酷熱天氣警告,仍有逾兩萬名市民為爭取普選、改善民生、較高的最低工資等各種訴求,頂着炙熱太陽、汗流浹背地參與七一遊行。然而,最矚目的仍是與中央就政改妥協的民主黨,被其他民主派人士與市民圍堵狠批,即使是民主黨黨鞭的民主老將司徒華,亦被圍罵出賣民主。

平情而論,部分激進民主派人士堅持不作妥協,並非全不可理解,但他們狠批民主黨尤其司徒華出賣民主,則不合情、不合理。

司徒華與民主黨過去二十多年在港積極爭取民主,社會上雖對其績效容有爭議,但他們付出甚多,由香港回歸前與港英政府、北京周旋,爭取民主與人權,到回歸後爭取普選等,可謂一步一腳印,在在有案可稽、有迹可查。現時新興政治組織如社民連,以及與八十後青年站在民主黨努力爭取的基礎上,卻只憑一腔熱血,便痛罵他們出賣民主,確實於情、於理都有虧。

民主黨支持最終通過的政改方案,對本港政制民主有害嗎?本港主流民意相當清楚,就是政改再次拉倒,原地踏步才是最傷,妥協則可向前走一步。至於反對者認為政改方案合理化了功能組別的存在,但不論今次政改方案能否通過,功能組別的去留,未來始終要由本港社會內部、以及與中央磋商、談判,不會因今次政改方案通過而令分歧消失。

何況,民主黨亦已明言,仍會不懈地爭取取消功能組別。

民主貴在包容 團結方有力量
民主一個極重要內涵,就是包容,絕非以我為主,不因不同意見甚至只是不同策略,就濫扣帽子、濫施打擊。激進民主派人士令市民最擔憂之處,正正是欠缺了民主應有的包容,且激情充沛、理性不足,追求民主變成逆我者皆叛徒,上綱上綫狠批,已有由初則口角,繼而動武的趨向,將社會運動推向暴力化的危險。

本港民主道路崎嶇,普選雖已有時間表,但具體內容仍有待落實,此時絕非泛民陷入撕裂謾罵的時候。一個不同而和、為本港民主攜手爭取的泛民主派,才是香港所需、市民所樂見。




伸延閱覽:
社民連辱罵司徒華 惹來強烈反彈 明博 李先知
梁國雄指「癌症上腦」 拒道歉 雅虎新聞網
鄭家富退黨 雅虎新聞網
爭取民主須擇善固執 雅虎新聞網
梁國雄人身攻擊司徒華 雅虎新聞網
謾罵民主黨 激進市民違情理 hket.com


我寫過有關司徒華的舊文:
相煎何太急?
世事滄桑心事定 胸中海嶽夢中飛
司徒華 捨命陪君子
第二次龜兔賽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