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April 06, 2008

世事滄桑心事定 胸中海嶽夢中飛

世事滄桑心事定 胸中海嶽夢中飛




教協前會長﹐前立法會議員﹐民主黨前身「港同盟」創黨元老﹐司徒華先生﹐是我敬重的老人家﹐雖然我不盡是讚同他的一些言論﹐他的腰板夠硬是令我欽敬的《註一》。


九九年去參觀書展﹐剛好見到他老人家﹐舉行簽名會﹐遂買了本他的著作﹐是「三言堂」的結集之三【胸中海嶽】《註二》﹐華叔加了我的上款﹐並得到華叔親筆題字﹐下面有他的圖章和簽名。


回家細讀書序和代序﹐原來【胸中海嶽】出自清代 龔自珍:「世事滄桑心事定,胸中海嶽夢中飛 」。而另一位我尊敬的名家『冰心老人』﹐已故的 謝婉瑩先生的書齋﹐亦懸一幅梁啟超手書:「世事滄桑心事定,胸中海嶽夢中飛」,裱裝了的題字。《註三》


華叔選擇【胸中海嶽】為結集名﹐書序和代序指出「海嶽」﹐不但有指錦繡河山壯麗的山河﹐還是可以指個人的理想和抱負之意。


我的『博』不經不覺,也寫了一年有多,到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就剛剛好是『五百天』了,去年拷定網誌中文名字之時,就是借用了上面所提的『海嶽』。


至于【心空】﹐不用細說了﹐但「空」字可作「形容詞」,亦可以當作「動詞」﹐最後我決定選用【心空海嶽】《註四》﹐但還要查一查有沒有別人已經用了﹐避免重複。


上網一查﹐幸好沒有﹐但 宏智禪師 廣錄卷 第七 有「眼空 毛芥 不立﹐ 心空 海嶽 可容。」二句。 而「可容」二字真的深得我心﹐可泛指我的網誌﹐可以寫下我的見解,並且可以包容不同朋友回應的意見。還有【心空海嶽】是記載一些我的抱負和理想。 是我個人的“思想﹑思考﹑思念”和“所見﹑所聞﹑所做”的紀錄。



于是一切拷定﹐二零零七年五月廿三日,【心空海嶽】就成為我的個人網誌的中文名了!


《註一》1999年5月22日司徒華議員辦事處開幕﹐李柱銘到場致辭:「民主黨有兩硬﹐一是他的頸硬﹐二是司徒華的腰硬」。查司徒華早已退出立法會,專心退休,李柱銘在前些時,也公開宣布,不再參選下一屆立法會了。
《註二》司徒華在「三言堂」所寫的文章結集﹐「捨命陪君子」和 「猶吐青絲」﹐之前都已經買了。
《註三》【胸中海嶽】書內有文字記載,1924年,謝婉瑩先生還在美國讀書時期,她選出其中兩句,寄回中國,托堂兄請人書錄。堂兄請的恰恰是對龔自珍極為推重的梁啟超先生。而羅乎先生在北京幽居時,曾拜會冰心老人,這兩句詩的題字,仍高懸在冰心老人的客廳裏。新民晚報記者風子做訪問時,亦證實有此對聯掛在冰心書房。但冰心(1900~1999)已經作古多時,現在題字放在那裡呢?
《註四》曾經答應網友解釋,為何網誌定名為【心空海嶽】,今天兌現了。


伸延閱覽:
開博六個月了
人生的雪泥鴻爪
捨命陪君子~司徒華
宏智禪師廣錄卷第七


最後 Last but not being late:
Thank You for visiting my blog, it is a token of your support!
多謝 閣下的光臨,瀏覽本網誌就是給我最大的鼓勵,特此 鳴謝!



11 comments:

微豆 Haricot said...

多謝那很有意思的解釋,選名過程顯示您思想的深度;也多謝您分享有關『胸中海嶽』的起源和近代史,帶回我对梁啟超和冰心作品的回憶!!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多謝留言!

梁啟超先生的『飲冰室全集』,

謝婉瑩先生 的『散文、小說、詩歌,精選集』
我都有收藏,有時閱讀幾段,有洗滌心靈的作用。

而寫網誌是我個人的“思想﹑思考﹑思念”和“所見﹑所聞﹑所做”的紀錄。

Hyacinthus said...

嘩,想不到你選牌匾選得這樣仔細...

我自己個blog就求其了事,反而風巔信霜個牌匾,則真的花了點心思,集三人之大成 :)

The Inner Space said...

風子:
歡迎光臨!
你的網誌英文是 Hyacinthus' Corner,中文名字還是懸空呢!
『風巔信霜』固然一絕,何不再請埋你另外位博友,為你選個中文誌名。

新鮮人 said...

『飲冰室全集』??
噢~~~~no!!!!
我讀書時就成日見到哩個名,
但從來都無看過,
亦無衝動想去看,
我覺得一定好悶!! =(
怕怕!! =___=!!!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唔會噃! 梁啟超任公先生是好先進的
學者,『飲冰室全集』有佷多是談清末民初,上個世紀初期還很新的理論。

舉個例子:就以一系列幾篇文章,大標題是『二十世紀之巨靈托辣斯Trust』 ,就是講關于托辣斯的正反兩面,而今時今日還很盛行的 Anti-Trust 反托勒斯。

新鮮兄你都有提過,本港民生操控在幾個大財團手中,這就是『托勒斯 Trust』 和 『反托勒斯 Anti-trust』的課題。

orz

新鮮人 said...

其實我唔敢批評他們的作品內容,
但我自己看來真的好悶啊!! :(
我諗係我嘅問題,
"巨靈托辣斯"????
都唔知係物,
古古怪怪,
我不學無術,
都係頂唔順囉!

我個人好膚淺,
看書要看包裝精美,
有美麗插圖更好,
拿上手才可以吸引到我!

我都知咁樣係唔啱嘅,
但灰灰白白又舊嘅書本實在吸引唔到我,
我都無辨法架! :(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托辣斯 trust 和
反托辣斯 anti-trust,
就是『壟斷』和『反壟斷』,
梁任公早在上一個世紀初已經很進步,提出這個話題!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
原來新鮮兄喜歡包裝精美,
還要具備美麗插圖更好,
才可以吸引到兄臺垂注!

現在明白了!

新鮮人 said...

講英文我就識,
唔識都可以查字典嘛,
寫"巨靈托辣斯"叫我點估喎! @_@!!

the inner space said...

好似有句叫『巨靈之掌』,
巨即是大也,
靈是指靈魂,
靈是無形的,
就好似巨大無形的手掌。

任公先生指的『巨靈托辣斯』,靠估是指大財團『壟斷』民生的主要供應,是隻無形之巨手。 不過任公先生是有講『巨靈托辣斯』的利與弊。

若任公先生可以看到今世的『拖勒斯』和『反托勒斯』,財團的『壟斷』,把小市民鏈凈榨乾,可能由棺材跳反出來,再多寫幾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