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03, 2013

在外地品嚐港式飲茶點心

在外地品嚐港式飲茶點心



Yum Cha Dim Sum 在《英文維基百科》都有記載,而多家網上《英文字典》都有解釋,港式點心在世界上並不陌生。


Yum cha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Yum cha (simplified Chinese: 饮茶; traditional Chinese: 飲茶), also known as Ban ming (品茗), is a Chinese style morning or afternoon tea, which involves drinking Chinese tea and eating dim sum dishes. Yum cha in Cantonese Chinese literally means "drink tea", while ban ming is a more poetic "tasting of tea".


Dim sum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Dim sum refers to a style of Cantonese food prepared as small bite-sized or individual portions of food traditionally served in small steamer baskets or on small plates. Dim sum is also well known for the unique way it is served in some restaurants, wherein fully cooked and ready-to-serve dim sum dishes are carted around the restaurant for customers to choose their orders while seated at their tables.

Eating dim sum at a restaurant is usually known in Cantonese as going to "drink tea" (yum cha, 飲茶), as tea is typically served with dim sum.



【維基百科】The Cantonese Chinese term yam cha or yum cha primarily refers to the tradition of morning tea in Cantonese cuisine exemplified by the traditional tea houses of Guangzhou (Canton).

Due to the prevalence of Cantonese cuisine outside China, the Cantonese yum cha tradition can be found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By analogy, yum cha is also used to refer to morning or afternoon teas in other Chinese cultural traditions, even though such meals have different native names.

Similarly to a Western morning or afternoon tea, despite the name, yum cha is focused as much on the food items served with the tea as the tea itself. These food items are collectively known as "dim sum", a varied range of small dishes which may constitute or replace breakfast, brunch or afternoon tea.

Dishes are usually steamed or fried and may be savoury or sweet. They include steamed buns such as char siu baau, assorted dumplings, siu mai, and rice noodle rolls, which contain a range of ingredients, including beef, chicken, pork, prawns and vegetarian options. Typical desserts include egg tarts, sai mai lo (tapioca pudding) and mango pudding. Many yum cha restaurants also offer plates of steamed green vegetables, roasted meats, congee porridge, and soups.



出外旅遊多吃外國當地食制,但偶然可以吃到港式飲茶點心,也不失為一大樂事。三藩市唐人街是世界上最大(比多倫多唐人街還要大),有很多港式飲茶點心茶樓酒樓,親戚說三藩市唐人街吃點心普遍都算不錯,個別在週末還要排隊等位子,嗜悲 曾去過試食 Lichee Garden 荔香村 1416 Powell Street





以上是單指唐人街區域,但比起加拿大安大略省的 多倫多 士嘉堡 北約克 萬錦 列治文山 和 密西沙加 加起來的所謂:大多倫多地區總的來說,飲茶吃點心的供應者,密度和普及化就沒法比較了,有機會另文介紹。


在三藩市除了唐人街外,還有一家在 Daly City:《鯉魚門》Koi Palace 頗具名氣






沿着 Hwy 280 South 到了 Serramonte Blvd 出口,轉入 Gellert Blvd,就是 Serramonte Plaza,內面有一間港式茶寮。





鯉魚門 Koi Palace @ Serramonte Plaza: 365 Gellert Ave, Daly City, CA 94015


鯉魚門海鮮茶寮大門 圖片來源:koipalace.com


Menu 就請 Click 入去 看看 variety 也很多選擇。


鯉魚門茶寮內部 圖片來源:koipalace.com


嗜悲 幾次去到 鯉魚門茶寮,都是長長的人龍,就算先打電話訂位子,同樣要輪號碼等候着檯子,每次我都要先到周圍逛逛,然後回來還要多等一會才有檯,但食物的水準比香港的一般還要高,算是補返浪費等候的時間。


還有,晚飯的叫餸點菜,每次都沒有令我們失望,可惜未有試過他們的造的筵席,旅遊公幹在外面,除了吃當地的風味餐,偶然能吃返廣東菜實在是美味,兼夾適合肚皮也。


若怕等得不耐煩,可以改去較遠些一間,確實很不可錯過的《東海》,地點是在 三藩市 灣區的另一方岸邊即是對岸,駕車經由 San Francisco - Oakland Bay Bridge 橫越三藩市灣後,轉向 HWY 80 North 北走不很遠,抵達 Marina Park Powell Street。






未抵達前就見到三藩市灣區的景色,下面圖中的就是過海來後,見到遠方的 San Francisco - Oakland Bay Bridge 跨海大橋了。





再行過些這裡有一間外貌古式古鄉的建築物,內面就是 東海海鮮酒家,Hong Kong East Ocean Seafood Restaurant:3199 Powell St, Emeryville, CA 94608





這裡是《東海》的 點心 有 86款 Menu


東海海鮮酒家內部 圖片來源:tripadvisor.com


除了食物很有水準之外,內面有大型落地玻璃窗戶,可以遠眺整個三藩市灣區,金門橋遙遙相對,又可以會看三藩市市區,若天氣許可清晰度夠高,還最遠可以看到三藩市國際機場,除了有口福兼有眼福。


從東海內面的落地玻璃大窗看到的黃昏 圖片來源:Weddingwindow.com


自駕遊經過三藩市,有暇不妨去去試食!



利益申報:本人沒持有以上食店股票,並也沒有家人親戚是以上食店的員工。今次的文字,純屬自我的記錄,特此聲明。





伸延閱覽:
YUM CHA 維基百科
DIM SUM 維基百科
Koi Palace 鯉魚門海鮮茶寮 官方網頁
East Ocean Seafood Restuarant 東海海鮮酒家 官方網頁



我的舊文:
一加元一客的早餐
幽仙美地
傻傻旅途
三藩市的纜車
九曲花街





Tuesday, April 30, 2013

財政司自認是中產

財政司自認是中產



明天就是勞動節

勞 動 階 級 萬 萬 歲!


立法會中辯論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又出現拉布戰,曾俊華 的每年一度交功課,又再面臨考驗。今次因為拉布拉到佢個瓣, 曾俊華 做完清潔隊後又呼籲添:看片


記得 曾俊華 由要將六千元放入強積金戶口,堅定說是沒有轉彎餘地,他可以短短時間內到轉口 180度,急轉彎推翻昨日的我,轉向全港永久居民派六千元,並要求立法會撥款注入關愛基金,向非永久居民都同派六千元。


這個可以隨隨便便,推翻昨日的我之官員,是兩年前 曾俊華 還是 曾蔭權 麾下的財政司司長,如今 曾俊華 是傳說硬塞給 梁振英 當財政司司長,本來是預測有輕微赤字的預算,結果錄得巨額 649億盈餘,曾俊華依然故我,強調要審慎理財的原則。


2011年後再沒有了一次過的:“派錢 6000” 2012年畀人鬧爆都不改,到 2013年度,反而注資 150億公帑如關愛基金,讓扶貧委員會幫助所謂“N無”,這一羣既不是最底底層,可以攞綜援的階層吃公帑渡日,“N無”人士要符合特定條件才得到援助。而總共注資四百多億元如不同的基金,不過最攪笑曾俊華在 中,自認是《中產階級》:


【有線電視】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示,預算案雖然沒有派錢,但有一籃子措施協助不同階層人士。他解釋指自己是中產,是指平時喝咖啡、看法國電影,過的都是中產生活。

曾俊華的中產言論,有市民表示不認同。政府庫房水浸,有市民問曾俊華是否應該派錢? 而多年都估錯財政狀況,未來的赤字預算,亦被市民質疑是否都會估錯。

曾俊華指,無論是曾蔭權還是梁振英做特首,都會採取審慎理財的原則。(看片)



曾俊華 月入三十多萬元,即日收萬多元日薪,與一個收取最低工資的打工仔比較,財政司一天的工資比打工仔一個月收入還要多,要大眾市民信服?要普通中產階級服氣?


還有 曾俊華 2011年說不知《粟米斑塊飯》價錢,事源: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發表下年度預算案後,在電台節目和立法會會議都被問到,知不知快餐店一碟粟米斑塊飯賣多少錢,他冷漠地先說最近沒吃過 。。。。。。


【維基百科】2011年,時任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被市民問起粟米斑塊飯的大概價錢(約港幣三十多元)時未能作答,被不少市民批評不知民間疾苦,更有激進市民在示威時,企圖向政府官員投擲粟米斑塊飯飯盒洩憤。


當時 嗜悲 即時自己去煮了一餐《粟米魚塊飯》來吃,價錢也是約需三十元,如今立法會為 曾俊華 的《財政預算案》辯論拉布記起來,嗜悲 最近也煮了一餐《粟米魚塊飯》,吃了幾口才醒起拍照留念,可惜得很只剩下殘羹矣!


嗜悲 做的粟米魚塊飯


嗜悲 沒有看法國電影的癮頭,所以絕不可以算是中產,我只是愛吃財政司司長不會吃的《粟米斑塊飯》,而且我不是用石斑魚做,連 Cod or Haddock 魚都不是,是用坊間廉價的 鯰魚 做的:粟米魚塊飯。



我樂做基層小市民,我不是也不望高攀做中產!



後記:

立法會開會討論財政預算案,激進民主派四子以拉布手法,要求訂立《全民退保》時間表,和本年度派錢一萬元。當然,由上至下 思歪、林鄭、鬍鬚曾,以至下面的 高醫生、光頭張、民政曾、環保星 。。。。紛紛出來講話,但寸步不移不談不搭,連冇官做最後撈返個《平機會》主席的歌王周,都話恐怕《平機會》冇糧出,云云!





鬍鬚曾 自己寫網誌: 不能承受的「拉布」

【曾俊華網誌】針對預算案的「拉布」行動已經拖拖拉拉了三個星期,至今立法會全體委員會只完成了148項合併辯論的17項,還需逐一就700多項修訂案進行投票和就納入50多個分項進行辯論和投票。雖然,近日的進度有所加快,但三讀通過預算案仍然遙遙無期。

預算案能否及時通過,涉及重大的經濟民生問題,影響市民的福祉,不應成為討價還價的磨心。

今年我們建議立法會撥款3,561億元,為所有公共服務提供資源,也是超過一百萬福利受助人、50多萬資助機構員工、16萬公務員、數以千計服務供應商及其員工的主要收入來源。公共開支是香港經濟的重要組成部份。不難想像,如果公共開支受到延誤,對整體經濟、消費環境、個別家庭的狀況均會造成很大的壓力。

我們在三月二十日獲立法會通過750多億元的臨時撥款,讓政府在《撥款條例草案》通過前有資源維持正常運作。綜合各部門提供的現金流預測,臨時撥款足夠應付政府兩個月(即四月及五月)的營運開支。如果立法會不能在五月中通過《撥款條例草案》,大部分部門將在六月不同時間出現資金短缺,影響醫療、教育、民生、執法和司法等公共服務。部份在七月初發放的社福津貼也將受到影響。

這是社會不能承受的情況,政府和立法會各黨派議員皆有責任盡力避免。

政府方面,我們會繼續全力配合立法會的審議工作,也會盡力作好適當的應變安排。如果立法會未能及時通過《撥款條例草案》,我們也希望盡政府的能力,把對市民的影響減至最低,特別是設法維持發放各項社會福利津貼,以免受助人的生活即時出現困境。

一般情況下,我們會在每月第一個星期撥款給醫管局、大學等機構,涉及約50億元。這些機構本身有一定的儲備可以維持營運一段時間。我們已經與它們開展討論,磋商暫停向它們撥款的安排,以便把資源留給沒有儲備的部門。如《撥款條例草案》不能在五月中通過,它們須要為動用儲備應付六月份的開支,作好準備。

我們會由以上暫緩支付的資助金額、雜項服務的備用金額,「拉上補下」地把資源調撥給資金出現短缺的部門。然而,這些措施並非沒有負面影響,部門可能會因為財政不明朗,被迫延遲或減少服務。機構動用儲備,須要時間作行政及財務的安排。由於時間緊迫,我們已經要求各政策局常秘及部門首長,預留下星期四(16日)上午的時間,參加緊急會議,商討落實這些應變措施。

這些特殊措施最多只能勉強維持一段短時間;再繼續「拉布」下去,政府也將無法承受,難以再維持公共服務。

有傳媒朋友問我,這些措施充其量只可以令公共服務多支持一段短時間,為甚麼不索性再次申請臨時撥款﹖

我認為再次申請臨時撥款不能解決「拉布」的問題。第一、如果有關議員不肯放棄「拉布」,再多的臨時撥款也會用完。第二、我們不能排除再申請臨時撥款時,被「拉布」或被否決的可能性,所以制訂應急措施只能考慮政府可以控制的資源。第三、即使再申請臨時撥款獲批,也只是增加「拉布」空間,將問題拖延得更長,沒有處理問題的癥結。第四、臨時撥款屬過渡性質,不應用於新政策,也不能用於未經立法會討論的措施。

我須要就第四點作出補充。按原來的計劃,我們打算在7月發放電費補貼和各種社會保障的「雙糧」,並在8、9月發放公屋兩個月免租。這些涉及開支的紓困措施,需要在《撥款條例草案》通過後,才可以在六月上旬向財務委員會申請。由於電力公司需要一些時間修改其帳戶系統,現在看來,除非有關議員立即停止「拉布」,讓立法會表決《撥款條例草案》,否則能夠依時在7月發放電費補貼的機會已經越來越渺茫。如果「拉布」持續,其他紓困措施也會被拖延。

歸根究底,解鈴還須繫鈴人,立法會盡早通過《撥款條例草案》,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

為此,我在星期四已致函全體立法會議員,呼籲他們盡力在五月中前完成審議,支持通過草案。我亦在星期五與其中三位「拉布」議員會面,向他們解釋我不能夠答應他們兩項要求的原因,亦當面懇請他們以大局為重,停止阻延立法會通過《撥款條例草案》。很遺憾,他們沒有接納我的意見,堅持繼續「拉布」。

事實上,這三個星期的「拉布」已經影響了立法會的正常運作。多個原先安排的委員會會議都需要改期或延遲舉行。如情況持續,立法會大會將無法處理其他法案、附屬法例、以及議員提出的議案和口頭質詢。內務委員會副主席更建議當局暫緩提交附屬法例,以免立法會因審議《撥款條例草案》,而未能在附屬法例審議期屆滿前提出所需修訂。議員長時間出席「拉布」會議,難免影響他們的其他公務和家庭生活。再繼續「拉布」下去,立法會和議員也將無法承受。

「拉布」下去的後果,對社會的影響、對政府運作的影響、對立法會操作的影響、對所有議員正常工作的影響,都已表露無遺。我再次懇請四位議員適可而止,結束這場只有消耗,沒有人得益的「拉布」行動。

2013年5月12日



之前又寫過:三無的「拉布」

【曾俊華網誌】這個星期的天氣仍然是煙雨凄迷,令人訥悶。相信不少立法會議員、秘書處和政府的同事也會有同感。

一個地方的公共財政涉及稅收、公共資源分配,對市民、企業和經濟皆有重大的影響。因此,各地的財政預算往往引起激烈辯論和政治角力。近期,大家最熟悉的例子,莫過於去年年底,美國面對的「財政懸崖」。

美國財政赤字高企、國債不斷增加,朝野兩黨皆明白問題嚴重,不可置之不理。但兩黨對處理財赤問題有不同看法,民主黨認為要徵收富人稅,共和黨認為要削減開支,特別是福利開支。兩黨的主張各有理論根據,也有相當民意支持,一直相持不下。國會遲遲未能達成協議。幸好,兩黨都以國民利益為依歸,最終通過折衷法案,大致上避免從「財政懸崖」墮下,為美國、以至全球經濟消除了一個不明朗因素。

今年,香港將首次面對財政預算案遲遲未能通過的困境。

四位立法會議員因為預算案未有滿足他們的政治訴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向每名市民派發一萬元),決定進行「拉布」,令立法會需要進行冗長的會議,無法表決通過預算案。這等如「綁架」預算案。

立法會多數政黨已表明不支持不分貧富向所有市民派錢。至於退休保障涉及複雜的問題,扶貧委員會正在進行硏究,暫時未有具體建議,社會也未有共識。公共財政的原則是「政策先行、財政配合」。作為財政司司長,我不能因為政府有盈餘,便要求政策局推行新政策,罔顧硏究是否充分、配套是否就緒、社會有否共識。這種本末倒置的訴求是不可行的。英文成語 "putting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 (將馬車放在馬的前面)正好生動和貼切地形容這種不合理的情況。

我尊重四位議員審議法案的權力,但是權力的運用必須恰當。四位議員因為兩項未有社會共識的訴求而進行「拉布」,拖延為所有公共服務提供資源的預算案,浪費立法會時間,不合情也不合理,除了立法會內各黨派不予支持,市民亦不會認同。

從上星期三晚上開始,立法會的全體委員會進行了三天約20小時的會議,一百四十多項合併辯論只完成了一項,已經有一些事務委員會的會議須要押後。如果「拉布」繼續下去,我相信對立法會的正常運作也會有所影響;其他議員為了出席這些不必要的冗長會議,也要經常留守在立法會大樓,影響他們落區接觸市民和其他正常工作。對四位議員來説,正如一些傳媒的說法,這次「拉布」 是傷人傷己的「七傷拳」。如果預算案不能在臨時撥款用完前得到通過,受影響的範圍將更廣泛。

總括來說,四位議員這次「拉布」是三無:訴求無共識,手段無支持,結果無人贏。如果四位議員的目的是要向政府和社會清楚表達他們的訴求,我可以肯定他們已達到目的。再多拉三天、三個星期、或三個月,對推展他們的訴求都不會有幫助。我期望他們能以市民利益為依歸,適可而止,停止拉布。

最後,我要向其他各黨派議員致敬,他們堅持出席這些不必要的冗長會議,令審議預算案的工作沒有中斷。我也要多謝各位同事和傳媒朋友緊守崗位。

2013年4月28日



曾俊華 見完激進泛民四子,豪不移動無結果後,唯有寄望面冇四両肉:曾主席 去剪布,行政威脅立法果然如願!


面冇四両肉利用立法會條例灰色地帶,自行決定將辯論時間縮短,以配合 5月 16日可以完成三讀通過。


立壞先例,若公安條例第 23條再提上議會,主席和建制派便可緩引先例,壓縮辯論時間,草草把 23條通過,香港既有的言論自由,賴以自豪的核心價值,經過回歸 15年蒸發淨盡!




伸延閱覽:
曾俊華指自己過中產生活 有線電視
2013 財政預算立法會簡報(足本) 有線電視
粟米斑塊飯 維基百科
三無的「拉布」 fso.gov.hk
不能承受的「拉布」 fso.gov.hk



我的舊文:
粟米魚塊飯





Sunday, April 28, 2013

孟子:滕文公(上)

孟子:滕文公(上)



原來 2005年 1月 6日 李卓人 曾批評過 李嘉誠:為富不仁


【新聞庫】 李嘉诚公司裁减750人被批「为富不仁」

多维社记者综合报导/据苹果日报报导: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的和电国际宣布大裁员,在农历新年前,即时遣散二百七十名员工,另四百八十名员工要转移到 NEC 及 HP惠普,受影响员工总数七百五十人,百分之八十七属流动电话部门。

身兼和黄集团董事总经理的和电主席 霍建宁 直指政府决定收回和电 CDMA 频谱是这次裁员的「始作俑者」,公司只是回应经营环境的转变「执生」。有关消息遭到工会及议员猛烈抨击,指和黄赚大钱,岁晚却派无情鸡,是为富不仁的行径。

和电国际行政总裁吕博闻表示,是次离职员工将获较劳工法例规定较高的遣散费及薪金赔偿(最少获两个月的额外薪金补偿),和电国际并会协助员工向外找寻就业机会。至于转职至外判公司的员工,最少有一年雇用合约。

苹果日报续报导,富商李嘉诚旗下的和记电讯国际在巨额盈利下仍大规模裁员,惹来全城哗然;立法会议员、工会代表,以至学者均齐声谴责和电国际的「恶行」。

有学者更形容和电国际在香港经济逐步复苏之际突然向员工开刀,「令一众打工仔感到心寒」;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则批评李家「为富不仁」,「如果要选无良雇主,(和电国际)一定系首选。」



嗜悲 遂上網查找:為富不仁 meaning


【名稱】:為富不仁

【拼音】:wéi fù bù rén

【釋義】:為:做,引伸為謀求。剝削者為了發財致富,心狠手毒,沒有一點兒仁慈的心腸。

【出處】:《孟子·滕文公上》:“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


近日 HIT 外判碼頭工人罷工的工潮,遲遲未能破局 。。。。

【明報專訊】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工潮持續 3星期,母公司和黃首次回應事件。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昨身在北京,質疑工會採用「文革式手法」批鬥集團主席李嘉誠,認為勞方聲稱無時間如廁及食飯是造謠抹黑,又指工人連續工作 24小時是自願,認為要求加薪 20%是不合理,更點名批評職工盟李卓人「帶埋一班人嚟做世界」。

李卓人自言不是「張子強」,反駁對方是「打工皇帝」,不理解基層工人苦况,又指工人只是透過紙牌表達對資方不滿,希望對方不要如此心胸狹窄。

工人今到李家大宅抗議
HIT碼頭的 400多名外判工人早前發動罷工,勞資雙方經過三輪談判仍無共識,工人日前由葵涌貨櫃碼頭,移師至中環長江集團中心紮營;今日會帶同子女到深水灣李嘉誠大宅抗議。

李嘉誠與兒子李澤鉅一直拒絕回應此事,至昨日長和系「重臣」霍建寧選擇開腔,指和黃並非外判工人的僱主,但會支持判頭透過談判解決事件,工會卻「搞到高寶(外判商)要結業」,批評「佢哋(工會)要求加薪 20%,根本唔想有結果」,又說「依家得 200幾個工人出嚟(罷工)。。。。。我有 90%以上工人好 happy 咁支持公司,希望大家明白,邊啲係真、邊啲係假」。

不信 HIT 刻薄 霍:叫你做 24小時都唔制啦
霍建寧認為,外判商的加薪方案合理,不相信HIT管理層如此刻薄,「依家 21世紀,我叫你做 24小時你都唔制啦。我個仔日日都做 20小時,你估有人逼佢咩?」他又批評工會用「李生嘅大頭相」示威,猶如「文革式手法」般批鬥,指摘李卓人「無所不用其極」,反問他「係咪想拉埋李生(李嘉誠)一齊傾,抬高自己知名度?」

至於有人發動市民罷買長和系集團貨品,霍建寧笑說﹕「我哋百佳豐澤,樣樣又平又靚又正,點會唔買。」他又稱,和黃只佔HIT碼頭約27%股權,對整個集團的利潤只佔1%。

霍酬金逾億 李:不理解工人苦况
和黃年報顯示,霍建寧去年酬金約 1.8億元,過去 3年的酬金增幅分別為 23.6%、10.9%、5.3%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反駁,指霍在說晦氣說話,不理解工人要靠工時換取足夠工資支撐生活的苦况。他續說﹕「在 21世紀常有漫畫諷刺時弊,絕非文革式抹黑。」

工時長時薪低工會「計數」反駁 HIT
另外,HIT昨日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以碼頭裝卸工為例,指工人平均工資達 2萬元,較入息中位數 1.2萬元高。碼頭業職工會何偉航指出,裝卸工要取得上述薪金,需要工作24小時、每月工作 360句鐘,時薪才得 55.5元,較後者時薪有 61.5元相差 9.75%。按政府統計處每周工時中位數 45小時計算,假設每周工作 6天,即每日工作 7.5小時。若每月上班 26日,每月總工時為 195小時。



HIT 碼頭外判商的工人,罷工已經有一月多,政府方面 張健宗 放軟手腳齋 talk,表面上斡旋尋求共識,早日結束罷工,看來梁政府是想來一招坐山觀虎闘,李家是唐唐派,臨尾尾投票還堅決撐唐,CY 當然記得清清楚楚這一段仇口。


而 李卓人 屬工黨和前身職工盟,兼支聯會的第二任主席(第一任是已故的 司徒華),李 也不是紅色《工聯會》的勞工組織,CY 當然記得清清楚楚《支聯會》是甚麽組織。


三方面的新仇舊恨,難怪雙方企硬一方手軟,因此 嗜悲 趁工潮處於膠著的狀態,上網讀讀 《孟子 滕文公篇 上》


【維基文庫: 孟子 滕文公上】滕文公為世子,將之楚,過宋而見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稱堯舜。世子自楚反,復見孟子。

孟子曰:「世子疑吾言乎?夫道一而已矣。

成覸謂齊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

顏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

公明儀曰:『文王我師也,周公豈欺我哉?』今滕絕長補短,將五十里也,猶可以為善國。

《書》曰:『若藥不瞑眩,厥疾不瘳。』」


滕定公薨,世子謂然友曰:「昔者孟子嘗與我言於宋,於心終不忘。今也不幸至於大故,吾欲使子問於孟子,然後行事。」然友之鄒,問於孟子。

孟子曰:「不亦善乎!親喪固所自盡也。

曾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可謂孝矣。』

諸侯之禮,吾未之學也。雖然,吾嘗聞之矣:三年之喪,齋疏之服,飦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三代共之。」


然友反命,定為三年之喪。父兄百官皆不欲也,故曰:「吾宗國魯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至於子之身而反之,不可。且《志》曰:『喪祭從先祖。』」

曰:「吾有所受之也。」

謂然友曰:「吾他日未嘗學問,好馳馬試劍。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恐其不能盡於大事。子為我問孟子。」然友復之鄒,問孟子。

孟子曰:「然,不可以他求者也。孔子曰:『君薨,聽於冢宰,飦粥,面深墨,即位而哭。百官有司,莫敢不哀,先之也。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風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風必偃。』。在世子。」

然友反命。世子曰:「然,是誠在我。」

五月居廬,未有命戒。百官族人,可謂曰知。及至葬,四方來觀之。顏色之戚,哭泣之哀,吊者大悅。

滕文公問為國。孟子曰:「民事不可緩也。

《詩》云:『晝爾於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里。』

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茍無恆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已。及陷乎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是故賢君必恭儉禮下,取於民有制。


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夏後氏五十而貢,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畝而徹。其實皆什一也。徹者徹也,助者藉也。

龍子曰:『治地莫善於助,莫不善於貢。貢者校數歲之中以為常。樂歲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為虐,則寡取之;兇年糞其田而不足,則必取盈焉。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將終歲勤動,不得以養其父母,又稱貸而益之,使老稚轉乎溝壑,惡在其為民父母也?』夫世祿滕固行之矣。

《詩》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為有公田。由此觀之,雖周亦助也。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有王者起,必來取法,是為王者師也。

《詩》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文王之謂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國。」


使畢戰問井地。

孟子曰:「子之君將行仁政,選擇而使子,子必勉之。夫仁政必自經界始。經界不正,井地不均,穀祿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慢其經界。經界既正,分田制祿,可坐而定也。夫滕壤地褊小,將為君子焉,將為野人焉。無君子莫治野人,無野人莫養君子。請野九一而助,國中什一使自賦。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畝,餘夫二十五畝。死徙無出鄉,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方里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所以別野人也。此其大略也。若夫潤澤之,則在君與子矣。」


有為神農之言者許行,自楚之滕,踵門而告文公,

曰:「遠方之人,聞君行仁政,願受一廛而為氓。」文公與之處。其徒數十人,皆衣褐,捆屨、織席以為食。陳良之徒陳相與其弟辛,負耒耜而自宋之滕

曰:「聞君行聖人之政,是亦聖人也,願為聖人氓。」


陳相見許行而大悅,盡棄其學而學焉。

陳相見孟子,道許行之言曰:「滕君則誠賢君也;雖然,未聞道也。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飧而治。今也滕有倉廩府庫,則是厲民而以自養也,惡得賢?」

孟子曰:「許子必種粟而後食乎?」
曰:「然。」「許子必織布而後衣乎?」
曰:「否,許子衣褐。」「許子冠乎?」
曰:「冠。」
曰:「奚冠?」
曰:「冠素。」
曰:「自織之與?」
曰:「否,以粟易之。」
曰:「許子奚為不自織?」
曰:「害於耕。」
曰:「許子以釜甑爨、以鐵耕乎?」
曰:「然。」「自為之與?」
曰:「否,以粟易之。」

「以粟易械器者,不為厲陶冶;陶冶亦以械器易粟者,豈為厲農夫哉?且許子何不為陶冶,舍皆取諸其宮中而用之?何為紛紛然與百工交易?何許子之不憚煩?」

曰:「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為也。」

「然則治天下獨可耕且為與?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為備。如必自為而後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

故曰:或勞心,或勞力。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於人──天下之通義也。


「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泛濫於天下;草木暢茂,禽獸繁殖;五穀不登,禽獸逼人;獸蹄鳥跡之道,交於中國。堯獨憂之,舉舜而敷治焉。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澤而焚之,禽獸逃匿。禹疏九河,瀹濟、漯而注諸海;決汝、漢,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後中國可得而食也。

當是時也,禹八年於外,三過其門而不入,雖欲耕,得乎?后稷教民稼穡,樹藝五穀,五穀熟而民人育。人之有道也,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放勛

曰:『勞之來之、匡之直之、輔之翼之,使自得之;又從而振德之。』聖人之憂民如此,而暇耕乎?堯以不得舜為己憂;舜以不得禹、皋陶為己憂。夫以百畝之不易為己憂者,農夫也。分人以財謂之惠,教人以善謂之忠,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是故以天下與人易,為天下得人難。

孔子曰:『大哉,堯之為君!惟天為大,惟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與焉!』堯舜之治天下,豈無所用其心哉?亦不用於耕耳。

「吾聞用夏變夷者,未聞變於夷者也。陳良,楚產也;悅周公、仲尼之道,北學於中國,北方之學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謂豪傑之士也。子之兄弟事之數十年,師死而遂倍之。昔者孔子沒,三年之外,門人治任將歸,入揖於子貢,相而哭,皆失聲,然後歸。子貢反,築室於場,獨居三年,然後歸。他日子夏、子張、子游以有若似聖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強曾子。

曾子曰:『不可,江漢以濯之,秋陽以暴之,皜皜乎不可尚已。』今也南蠻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師而學之,亦異於曾子矣。吾聞出於幽穀、遷於喬木者,未聞下喬木而入於幽穀者。

魯頌曰:『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周公方且膺之,子是之學,亦為不善變矣。」「從許子之道,則市賈不貳,國中無偽;雖使五尺之童適市,莫之或欺。布帛長短同,則賈相若;麻縷絲絮輕重同,則賈相若;五穀多寡同,則賈相若;屨大小同,則賈相若。」

曰:「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百,或相千萬;子比而同之,是亂天下也。巨屨小屨同賈,人豈為之哉?從許子之道,相率而為偽者也,惡能治國家?」

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見孟子。

孟子曰:「吾固願見,今吾尚病,病癒,我且往見。」夷子不來。

他日又求見孟子。

孟子曰:「吾今則可以見矣。不直則道不見,我且直之。吾聞夷子墨者,墨之治喪也,以薄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豈以為非是而不貴也?然而夷子葬其親厚,則是以所賤事親也。」

徐子以告夷子。

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謂也?之則以為愛無差等,施由親始。」

徐子以告孟子。

孟子曰:「夫夷子信以為人之親其兄之子為若親其鄰之赤子乎?彼有取爾也。赤子匍匐將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蓋上世嘗有不葬其親者,其親死則舉而委之於壑。他日過之,狐貍食之,蠅蚋姑嘬之。其顙有泚,睨而不視。夫泚也,非為人泚,中心達於面目。蓋歸反虆梩而掩之,掩之誠是也。則孝子仁人之掩其親,亦必有道矣。」

徐子以告夷子。

夷子憮然為間曰:「命之矣。」



哎喲,這不是 孟子曰,而是 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再看上文下理 。。。。。


滕文公問為國。孟子曰:「民事不可緩也。

《詩》云:『晝爾於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里。』

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茍無恆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已。及陷乎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是故賢君必恭儉禮下,取於民有制。

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可惜,嗜悲 找了很久,都不知這位 "陽虎" 是乜水!



後記:
登文後不就有高人來郵,指出 陽虎 又作 陽貨,他是春秋末鲁國大夫季氏的家臣。


嗜悲 再尋根究底

【維基百科】陽虎,姬姓,陽氏,名虎,一作陽貨,春秋魯人,孟孫氏的族人,季孫氏的家宰。陽虎一度「陪臣執國命」,掌握魯的實權。他長得很像孔子,當時周遊列國的孔子曾被誤認,一度身陷險境,後來陽虎想召孔子仕官,但被孔子拒絕。他在魯終於失勢,先跑到齊,後又奔晉投趙簡子。




伸延閱覽:
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则批评李家「为富不仁」 新聞庫
霍建寧李卓人掀罵戰 新浪新聞網
孟子滕文公上 維基文庫
陽虎 alias 陽貨 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