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pril 30, 2013

財政司自認是中產

財政司自認是中產



明天就是勞動節

勞 動 階 級 萬 萬 歲!


立法會中辯論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又出現拉布戰,曾俊華 的每年一度交功課,又再面臨考驗。今次因為拉布拉到佢個瓣, 曾俊華 做完清潔隊後又呼籲添:看片


記得 曾俊華 由要將六千元放入強積金戶口,堅定說是沒有轉彎餘地,他可以短短時間內到轉口 180度,急轉彎推翻昨日的我,轉向全港永久居民派六千元,並要求立法會撥款注入關愛基金,向非永久居民都同派六千元。


這個可以隨隨便便,推翻昨日的我之官員,是兩年前 曾俊華 還是 曾蔭權 麾下的財政司司長,如今 曾俊華 是傳說硬塞給 梁振英 當財政司司長,本來是預測有輕微赤字的預算,結果錄得巨額 649億盈餘,曾俊華依然故我,強調要審慎理財的原則。


2011年後再沒有了一次過的:“派錢 6000” 2012年畀人鬧爆都不改,到 2013年度,反而注資 150億公帑如關愛基金,讓扶貧委員會幫助所謂“N無”,這一羣既不是最底底層,可以攞綜援的階層吃公帑渡日,“N無”人士要符合特定條件才得到援助。而總共注資四百多億元如不同的基金,不過最攪笑曾俊華在 中,自認是《中產階級》:


【有線電視】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示,預算案雖然沒有派錢,但有一籃子措施協助不同階層人士。他解釋指自己是中產,是指平時喝咖啡、看法國電影,過的都是中產生活。

曾俊華的中產言論,有市民表示不認同。政府庫房水浸,有市民問曾俊華是否應該派錢? 而多年都估錯財政狀況,未來的赤字預算,亦被市民質疑是否都會估錯。

曾俊華指,無論是曾蔭權還是梁振英做特首,都會採取審慎理財的原則。(看片)



曾俊華 月入三十多萬元,即日收萬多元日薪,與一個收取最低工資的打工仔比較,財政司一天的工資比打工仔一個月收入還要多,要大眾市民信服?要普通中產階級服氣?


還有 曾俊華 2011年說不知《粟米斑塊飯》價錢,事源: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發表下年度預算案後,在電台節目和立法會會議都被問到,知不知快餐店一碟粟米斑塊飯賣多少錢,他冷漠地先說最近沒吃過 。。。。。。


【維基百科】2011年,時任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被市民問起粟米斑塊飯的大概價錢(約港幣三十多元)時未能作答,被不少市民批評不知民間疾苦,更有激進市民在示威時,企圖向政府官員投擲粟米斑塊飯飯盒洩憤。


當時 嗜悲 即時自己去煮了一餐《粟米魚塊飯》來吃,價錢也是約需三十元,如今立法會為 曾俊華 的《財政預算案》辯論拉布記起來,嗜悲 最近也煮了一餐《粟米魚塊飯》,吃了幾口才醒起拍照留念,可惜得很只剩下殘羹矣!


嗜悲 做的粟米魚塊飯


嗜悲 沒有看法國電影的癮頭,所以絕不可以算是中產,我只是愛吃財政司司長不會吃的《粟米斑塊飯》,而且我不是用石斑魚做,連 Cod or Haddock 魚都不是,是用坊間廉價的 鯰魚 做的:粟米魚塊飯。



我樂做基層小市民,我不是也不望高攀做中產!



後記:

立法會開會討論財政預算案,激進民主派四子以拉布手法,要求訂立《全民退保》時間表,和本年度派錢一萬元。當然,由上至下 思歪、林鄭、鬍鬚曾,以至下面的 高醫生、光頭張、民政曾、環保星 。。。。紛紛出來講話,但寸步不移不談不搭,連冇官做最後撈返個《平機會》主席的歌王周,都話恐怕《平機會》冇糧出,云云!





鬍鬚曾 自己寫網誌: 不能承受的「拉布」

【曾俊華網誌】針對預算案的「拉布」行動已經拖拖拉拉了三個星期,至今立法會全體委員會只完成了148項合併辯論的17項,還需逐一就700多項修訂案進行投票和就納入50多個分項進行辯論和投票。雖然,近日的進度有所加快,但三讀通過預算案仍然遙遙無期。

預算案能否及時通過,涉及重大的經濟民生問題,影響市民的福祉,不應成為討價還價的磨心。

今年我們建議立法會撥款3,561億元,為所有公共服務提供資源,也是超過一百萬福利受助人、50多萬資助機構員工、16萬公務員、數以千計服務供應商及其員工的主要收入來源。公共開支是香港經濟的重要組成部份。不難想像,如果公共開支受到延誤,對整體經濟、消費環境、個別家庭的狀況均會造成很大的壓力。

我們在三月二十日獲立法會通過750多億元的臨時撥款,讓政府在《撥款條例草案》通過前有資源維持正常運作。綜合各部門提供的現金流預測,臨時撥款足夠應付政府兩個月(即四月及五月)的營運開支。如果立法會不能在五月中通過《撥款條例草案》,大部分部門將在六月不同時間出現資金短缺,影響醫療、教育、民生、執法和司法等公共服務。部份在七月初發放的社福津貼也將受到影響。

這是社會不能承受的情況,政府和立法會各黨派議員皆有責任盡力避免。

政府方面,我們會繼續全力配合立法會的審議工作,也會盡力作好適當的應變安排。如果立法會未能及時通過《撥款條例草案》,我們也希望盡政府的能力,把對市民的影響減至最低,特別是設法維持發放各項社會福利津貼,以免受助人的生活即時出現困境。

一般情況下,我們會在每月第一個星期撥款給醫管局、大學等機構,涉及約50億元。這些機構本身有一定的儲備可以維持營運一段時間。我們已經與它們開展討論,磋商暫停向它們撥款的安排,以便把資源留給沒有儲備的部門。如《撥款條例草案》不能在五月中通過,它們須要為動用儲備應付六月份的開支,作好準備。

我們會由以上暫緩支付的資助金額、雜項服務的備用金額,「拉上補下」地把資源調撥給資金出現短缺的部門。然而,這些措施並非沒有負面影響,部門可能會因為財政不明朗,被迫延遲或減少服務。機構動用儲備,須要時間作行政及財務的安排。由於時間緊迫,我們已經要求各政策局常秘及部門首長,預留下星期四(16日)上午的時間,參加緊急會議,商討落實這些應變措施。

這些特殊措施最多只能勉強維持一段短時間;再繼續「拉布」下去,政府也將無法承受,難以再維持公共服務。

有傳媒朋友問我,這些措施充其量只可以令公共服務多支持一段短時間,為甚麼不索性再次申請臨時撥款﹖

我認為再次申請臨時撥款不能解決「拉布」的問題。第一、如果有關議員不肯放棄「拉布」,再多的臨時撥款也會用完。第二、我們不能排除再申請臨時撥款時,被「拉布」或被否決的可能性,所以制訂應急措施只能考慮政府可以控制的資源。第三、即使再申請臨時撥款獲批,也只是增加「拉布」空間,將問題拖延得更長,沒有處理問題的癥結。第四、臨時撥款屬過渡性質,不應用於新政策,也不能用於未經立法會討論的措施。

我須要就第四點作出補充。按原來的計劃,我們打算在7月發放電費補貼和各種社會保障的「雙糧」,並在8、9月發放公屋兩個月免租。這些涉及開支的紓困措施,需要在《撥款條例草案》通過後,才可以在六月上旬向財務委員會申請。由於電力公司需要一些時間修改其帳戶系統,現在看來,除非有關議員立即停止「拉布」,讓立法會表決《撥款條例草案》,否則能夠依時在7月發放電費補貼的機會已經越來越渺茫。如果「拉布」持續,其他紓困措施也會被拖延。

歸根究底,解鈴還須繫鈴人,立法會盡早通過《撥款條例草案》,才能夠真正解決問題。

為此,我在星期四已致函全體立法會議員,呼籲他們盡力在五月中前完成審議,支持通過草案。我亦在星期五與其中三位「拉布」議員會面,向他們解釋我不能夠答應他們兩項要求的原因,亦當面懇請他們以大局為重,停止阻延立法會通過《撥款條例草案》。很遺憾,他們沒有接納我的意見,堅持繼續「拉布」。

事實上,這三個星期的「拉布」已經影響了立法會的正常運作。多個原先安排的委員會會議都需要改期或延遲舉行。如情況持續,立法會大會將無法處理其他法案、附屬法例、以及議員提出的議案和口頭質詢。內務委員會副主席更建議當局暫緩提交附屬法例,以免立法會因審議《撥款條例草案》,而未能在附屬法例審議期屆滿前提出所需修訂。議員長時間出席「拉布」會議,難免影響他們的其他公務和家庭生活。再繼續「拉布」下去,立法會和議員也將無法承受。

「拉布」下去的後果,對社會的影響、對政府運作的影響、對立法會操作的影響、對所有議員正常工作的影響,都已表露無遺。我再次懇請四位議員適可而止,結束這場只有消耗,沒有人得益的「拉布」行動。

2013年5月12日



之前又寫過:三無的「拉布」

【曾俊華網誌】這個星期的天氣仍然是煙雨凄迷,令人訥悶。相信不少立法會議員、秘書處和政府的同事也會有同感。

一個地方的公共財政涉及稅收、公共資源分配,對市民、企業和經濟皆有重大的影響。因此,各地的財政預算往往引起激烈辯論和政治角力。近期,大家最熟悉的例子,莫過於去年年底,美國面對的「財政懸崖」。

美國財政赤字高企、國債不斷增加,朝野兩黨皆明白問題嚴重,不可置之不理。但兩黨對處理財赤問題有不同看法,民主黨認為要徵收富人稅,共和黨認為要削減開支,特別是福利開支。兩黨的主張各有理論根據,也有相當民意支持,一直相持不下。國會遲遲未能達成協議。幸好,兩黨都以國民利益為依歸,最終通過折衷法案,大致上避免從「財政懸崖」墮下,為美國、以至全球經濟消除了一個不明朗因素。

今年,香港將首次面對財政預算案遲遲未能通過的困境。

四位立法會議員因為預算案未有滿足他們的政治訴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向每名市民派發一萬元),決定進行「拉布」,令立法會需要進行冗長的會議,無法表決通過預算案。這等如「綁架」預算案。

立法會多數政黨已表明不支持不分貧富向所有市民派錢。至於退休保障涉及複雜的問題,扶貧委員會正在進行硏究,暫時未有具體建議,社會也未有共識。公共財政的原則是「政策先行、財政配合」。作為財政司司長,我不能因為政府有盈餘,便要求政策局推行新政策,罔顧硏究是否充分、配套是否就緒、社會有否共識。這種本末倒置的訴求是不可行的。英文成語 "putting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 (將馬車放在馬的前面)正好生動和貼切地形容這種不合理的情況。

我尊重四位議員審議法案的權力,但是權力的運用必須恰當。四位議員因為兩項未有社會共識的訴求而進行「拉布」,拖延為所有公共服務提供資源的預算案,浪費立法會時間,不合情也不合理,除了立法會內各黨派不予支持,市民亦不會認同。

從上星期三晚上開始,立法會的全體委員會進行了三天約20小時的會議,一百四十多項合併辯論只完成了一項,已經有一些事務委員會的會議須要押後。如果「拉布」繼續下去,我相信對立法會的正常運作也會有所影響;其他議員為了出席這些不必要的冗長會議,也要經常留守在立法會大樓,影響他們落區接觸市民和其他正常工作。對四位議員來説,正如一些傳媒的說法,這次「拉布」 是傷人傷己的「七傷拳」。如果預算案不能在臨時撥款用完前得到通過,受影響的範圍將更廣泛。

總括來說,四位議員這次「拉布」是三無:訴求無共識,手段無支持,結果無人贏。如果四位議員的目的是要向政府和社會清楚表達他們的訴求,我可以肯定他們已達到目的。再多拉三天、三個星期、或三個月,對推展他們的訴求都不會有幫助。我期望他們能以市民利益為依歸,適可而止,停止拉布。

最後,我要向其他各黨派議員致敬,他們堅持出席這些不必要的冗長會議,令審議預算案的工作沒有中斷。我也要多謝各位同事和傳媒朋友緊守崗位。

2013年4月28日



曾俊華 見完激進泛民四子,豪不移動無結果後,唯有寄望面冇四両肉:曾主席 去剪布,行政威脅立法果然如願!


面冇四両肉利用立法會條例灰色地帶,自行決定將辯論時間縮短,以配合 5月 16日可以完成三讀通過。


立壞先例,若公安條例第 23條再提上議會,主席和建制派便可緩引先例,壓縮辯論時間,草草把 23條通過,香港既有的言論自由,賴以自豪的核心價值,經過回歸 15年蒸發淨盡!




伸延閱覽:
曾俊華指自己過中產生活 有線電視
2013 財政預算立法會簡報(足本) 有線電視
粟米斑塊飯 維基百科
三無的「拉布」 fso.gov.hk
不能承受的「拉布」 fso.gov.hk



我的舊文:
粟米魚塊飯





8 comments:

Cat said...

似模似樣喎!可惜我不吃魚呢!
三份報紙頭版都係同一個廣告?

Ebenezer said...

我唔係好like 呢碟飯,因有少少似糞便撈飯。

The Inner Space said...

Catherine,不吃魚料理少了很多魚美食,包括熟魚和魚生。

今次我做的粟米魚塊飯,真的頗像坊間的平民價的粟米魚一撇漿糊飯!

是4月18日的免費報章, AM730 用的是不同廣告,我入去查考過。其餘兩份剛巧是用同一廣告,你好好眼播!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鬍鬚曾這位中產也說不會吃喇!色香味俱全當然好,但非我等平民慣常吃一撇漿糊飯。

兄台見圖,這次不止賣相似糞便,連口感都是很像一撇糞便。 我舊文有圖片連結:坊間的粟米斑塊飯(圖片),可供參閱!

laulong said...

哩條友冇常識架,真係讀屎片大。佢唔知道失業係冇可能將樓宇加按,做財金?實在太不知所謂!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鬍鬚曾不知民間疾苦,之前唔知道粟米斑塊飯價格,平時飲咖啡看法國電影,還每週六返母校喇沙教 西洋劍術 添!

【gov.hk】Financial Secretary John Tsang, an old student of La Salle College, has been teaching the school’s students fencing every Saturday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If Financial Secretary John Tsang is really that oblivious to and out of touch with the conditions of the ppl, maybe the citizens of HK should give him a "何不食肉糜?/ Let Them Eat Cake / Qu'ils mangent de la brioche" award !!!

唐代周曇 有詩云:

蛙鳴堪笑問官私,更勸饑人食肉糜;
蒙昧萬機猶婦女,寇戎安得不紛披?

Ref: http://www.xysa.com/quantangshi/t-729.htm 全唐詩 卷729_49 《晉門。惠帝》周曇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Voila!這一位曾生是扮無知多過疏忽職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