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April 28, 2013

孟子:滕文公(上)

孟子:滕文公(上)



原來 2005年 1月 6日 李卓人 曾批評過 李嘉誠:為富不仁


【新聞庫】 李嘉诚公司裁减750人被批「为富不仁」

多维社记者综合报导/据苹果日报报导: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的和电国际宣布大裁员,在农历新年前,即时遣散二百七十名员工,另四百八十名员工要转移到 NEC 及 HP惠普,受影响员工总数七百五十人,百分之八十七属流动电话部门。

身兼和黄集团董事总经理的和电主席 霍建宁 直指政府决定收回和电 CDMA 频谱是这次裁员的「始作俑者」,公司只是回应经营环境的转变「执生」。有关消息遭到工会及议员猛烈抨击,指和黄赚大钱,岁晚却派无情鸡,是为富不仁的行径。

和电国际行政总裁吕博闻表示,是次离职员工将获较劳工法例规定较高的遣散费及薪金赔偿(最少获两个月的额外薪金补偿),和电国际并会协助员工向外找寻就业机会。至于转职至外判公司的员工,最少有一年雇用合约。

苹果日报续报导,富商李嘉诚旗下的和记电讯国际在巨额盈利下仍大规模裁员,惹来全城哗然;立法会议员、工会代表,以至学者均齐声谴责和电国际的「恶行」。

有学者更形容和电国际在香港经济逐步复苏之际突然向员工开刀,「令一众打工仔感到心寒」;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则批评李家「为富不仁」,「如果要选无良雇主,(和电国际)一定系首选。」



嗜悲 遂上網查找:為富不仁 meaning


【名稱】:為富不仁

【拼音】:wéi fù bù rén

【釋義】:為:做,引伸為謀求。剝削者為了發財致富,心狠手毒,沒有一點兒仁慈的心腸。

【出處】:《孟子·滕文公上》:“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


近日 HIT 外判碼頭工人罷工的工潮,遲遲未能破局 。。。。

【明報專訊】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工潮持續 3星期,母公司和黃首次回應事件。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昨身在北京,質疑工會採用「文革式手法」批鬥集團主席李嘉誠,認為勞方聲稱無時間如廁及食飯是造謠抹黑,又指工人連續工作 24小時是自願,認為要求加薪 20%是不合理,更點名批評職工盟李卓人「帶埋一班人嚟做世界」。

李卓人自言不是「張子強」,反駁對方是「打工皇帝」,不理解基層工人苦况,又指工人只是透過紙牌表達對資方不滿,希望對方不要如此心胸狹窄。

工人今到李家大宅抗議
HIT碼頭的 400多名外判工人早前發動罷工,勞資雙方經過三輪談判仍無共識,工人日前由葵涌貨櫃碼頭,移師至中環長江集團中心紮營;今日會帶同子女到深水灣李嘉誠大宅抗議。

李嘉誠與兒子李澤鉅一直拒絕回應此事,至昨日長和系「重臣」霍建寧選擇開腔,指和黃並非外判工人的僱主,但會支持判頭透過談判解決事件,工會卻「搞到高寶(外判商)要結業」,批評「佢哋(工會)要求加薪 20%,根本唔想有結果」,又說「依家得 200幾個工人出嚟(罷工)。。。。。我有 90%以上工人好 happy 咁支持公司,希望大家明白,邊啲係真、邊啲係假」。

不信 HIT 刻薄 霍:叫你做 24小時都唔制啦
霍建寧認為,外判商的加薪方案合理,不相信HIT管理層如此刻薄,「依家 21世紀,我叫你做 24小時你都唔制啦。我個仔日日都做 20小時,你估有人逼佢咩?」他又批評工會用「李生嘅大頭相」示威,猶如「文革式手法」般批鬥,指摘李卓人「無所不用其極」,反問他「係咪想拉埋李生(李嘉誠)一齊傾,抬高自己知名度?」

至於有人發動市民罷買長和系集團貨品,霍建寧笑說﹕「我哋百佳豐澤,樣樣又平又靚又正,點會唔買。」他又稱,和黃只佔HIT碼頭約27%股權,對整個集團的利潤只佔1%。

霍酬金逾億 李:不理解工人苦况
和黃年報顯示,霍建寧去年酬金約 1.8億元,過去 3年的酬金增幅分別為 23.6%、10.9%、5.3%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反駁,指霍在說晦氣說話,不理解工人要靠工時換取足夠工資支撐生活的苦况。他續說﹕「在 21世紀常有漫畫諷刺時弊,絕非文革式抹黑。」

工時長時薪低工會「計數」反駁 HIT
另外,HIT昨日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以碼頭裝卸工為例,指工人平均工資達 2萬元,較入息中位數 1.2萬元高。碼頭業職工會何偉航指出,裝卸工要取得上述薪金,需要工作24小時、每月工作 360句鐘,時薪才得 55.5元,較後者時薪有 61.5元相差 9.75%。按政府統計處每周工時中位數 45小時計算,假設每周工作 6天,即每日工作 7.5小時。若每月上班 26日,每月總工時為 195小時。



HIT 碼頭外判商的工人,罷工已經有一月多,政府方面 張健宗 放軟手腳齋 talk,表面上斡旋尋求共識,早日結束罷工,看來梁政府是想來一招坐山觀虎闘,李家是唐唐派,臨尾尾投票還堅決撐唐,CY 當然記得清清楚楚這一段仇口。


而 李卓人 屬工黨和前身職工盟,兼支聯會的第二任主席(第一任是已故的 司徒華),李 也不是紅色《工聯會》的勞工組織,CY 當然記得清清楚楚《支聯會》是甚麽組織。


三方面的新仇舊恨,難怪雙方企硬一方手軟,因此 嗜悲 趁工潮處於膠著的狀態,上網讀讀 《孟子 滕文公篇 上》


【維基文庫: 孟子 滕文公上】滕文公為世子,將之楚,過宋而見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稱堯舜。世子自楚反,復見孟子。

孟子曰:「世子疑吾言乎?夫道一而已矣。

成覸謂齊景公曰:『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

顏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

公明儀曰:『文王我師也,周公豈欺我哉?』今滕絕長補短,將五十里也,猶可以為善國。

《書》曰:『若藥不瞑眩,厥疾不瘳。』」


滕定公薨,世子謂然友曰:「昔者孟子嘗與我言於宋,於心終不忘。今也不幸至於大故,吾欲使子問於孟子,然後行事。」然友之鄒,問於孟子。

孟子曰:「不亦善乎!親喪固所自盡也。

曾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可謂孝矣。』

諸侯之禮,吾未之學也。雖然,吾嘗聞之矣:三年之喪,齋疏之服,飦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三代共之。」


然友反命,定為三年之喪。父兄百官皆不欲也,故曰:「吾宗國魯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至於子之身而反之,不可。且《志》曰:『喪祭從先祖。』」

曰:「吾有所受之也。」

謂然友曰:「吾他日未嘗學問,好馳馬試劍。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恐其不能盡於大事。子為我問孟子。」然友復之鄒,問孟子。

孟子曰:「然,不可以他求者也。孔子曰:『君薨,聽於冢宰,飦粥,面深墨,即位而哭。百官有司,莫敢不哀,先之也。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風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風必偃。』。在世子。」

然友反命。世子曰:「然,是誠在我。」

五月居廬,未有命戒。百官族人,可謂曰知。及至葬,四方來觀之。顏色之戚,哭泣之哀,吊者大悅。

滕文公問為國。孟子曰:「民事不可緩也。

《詩》云:『晝爾於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里。』

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茍無恆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已。及陷乎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是故賢君必恭儉禮下,取於民有制。


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夏後氏五十而貢,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畝而徹。其實皆什一也。徹者徹也,助者藉也。

龍子曰:『治地莫善於助,莫不善於貢。貢者校數歲之中以為常。樂歲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為虐,則寡取之;兇年糞其田而不足,則必取盈焉。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將終歲勤動,不得以養其父母,又稱貸而益之,使老稚轉乎溝壑,惡在其為民父母也?』夫世祿滕固行之矣。

《詩》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為有公田。由此觀之,雖周亦助也。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有王者起,必來取法,是為王者師也。

《詩》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文王之謂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國。」


使畢戰問井地。

孟子曰:「子之君將行仁政,選擇而使子,子必勉之。夫仁政必自經界始。經界不正,井地不均,穀祿不平。是故暴君污吏必慢其經界。經界既正,分田制祿,可坐而定也。夫滕壤地褊小,將為君子焉,將為野人焉。無君子莫治野人,無野人莫養君子。請野九一而助,國中什一使自賦。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畝,餘夫二十五畝。死徙無出鄉,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方里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所以別野人也。此其大略也。若夫潤澤之,則在君與子矣。」


有為神農之言者許行,自楚之滕,踵門而告文公,

曰:「遠方之人,聞君行仁政,願受一廛而為氓。」文公與之處。其徒數十人,皆衣褐,捆屨、織席以為食。陳良之徒陳相與其弟辛,負耒耜而自宋之滕

曰:「聞君行聖人之政,是亦聖人也,願為聖人氓。」


陳相見許行而大悅,盡棄其學而學焉。

陳相見孟子,道許行之言曰:「滕君則誠賢君也;雖然,未聞道也。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飧而治。今也滕有倉廩府庫,則是厲民而以自養也,惡得賢?」

孟子曰:「許子必種粟而後食乎?」
曰:「然。」「許子必織布而後衣乎?」
曰:「否,許子衣褐。」「許子冠乎?」
曰:「冠。」
曰:「奚冠?」
曰:「冠素。」
曰:「自織之與?」
曰:「否,以粟易之。」
曰:「許子奚為不自織?」
曰:「害於耕。」
曰:「許子以釜甑爨、以鐵耕乎?」
曰:「然。」「自為之與?」
曰:「否,以粟易之。」

「以粟易械器者,不為厲陶冶;陶冶亦以械器易粟者,豈為厲農夫哉?且許子何不為陶冶,舍皆取諸其宮中而用之?何為紛紛然與百工交易?何許子之不憚煩?」

曰:「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為也。」

「然則治天下獨可耕且為與?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為備。如必自為而後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

故曰:或勞心,或勞力。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於人──天下之通義也。


「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泛濫於天下;草木暢茂,禽獸繁殖;五穀不登,禽獸逼人;獸蹄鳥跡之道,交於中國。堯獨憂之,舉舜而敷治焉。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澤而焚之,禽獸逃匿。禹疏九河,瀹濟、漯而注諸海;決汝、漢,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後中國可得而食也。

當是時也,禹八年於外,三過其門而不入,雖欲耕,得乎?后稷教民稼穡,樹藝五穀,五穀熟而民人育。人之有道也,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聖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放勛

曰:『勞之來之、匡之直之、輔之翼之,使自得之;又從而振德之。』聖人之憂民如此,而暇耕乎?堯以不得舜為己憂;舜以不得禹、皋陶為己憂。夫以百畝之不易為己憂者,農夫也。分人以財謂之惠,教人以善謂之忠,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是故以天下與人易,為天下得人難。

孔子曰:『大哉,堯之為君!惟天為大,惟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與焉!』堯舜之治天下,豈無所用其心哉?亦不用於耕耳。

「吾聞用夏變夷者,未聞變於夷者也。陳良,楚產也;悅周公、仲尼之道,北學於中國,北方之學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謂豪傑之士也。子之兄弟事之數十年,師死而遂倍之。昔者孔子沒,三年之外,門人治任將歸,入揖於子貢,相而哭,皆失聲,然後歸。子貢反,築室於場,獨居三年,然後歸。他日子夏、子張、子游以有若似聖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強曾子。

曾子曰:『不可,江漢以濯之,秋陽以暴之,皜皜乎不可尚已。』今也南蠻鴃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子倍子之師而學之,亦異於曾子矣。吾聞出於幽穀、遷於喬木者,未聞下喬木而入於幽穀者。

魯頌曰:『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周公方且膺之,子是之學,亦為不善變矣。」「從許子之道,則市賈不貳,國中無偽;雖使五尺之童適市,莫之或欺。布帛長短同,則賈相若;麻縷絲絮輕重同,則賈相若;五穀多寡同,則賈相若;屨大小同,則賈相若。」

曰:「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百,或相千萬;子比而同之,是亂天下也。巨屨小屨同賈,人豈為之哉?從許子之道,相率而為偽者也,惡能治國家?」

墨者夷之,因徐辟而求見孟子。

孟子曰:「吾固願見,今吾尚病,病癒,我且往見。」夷子不來。

他日又求見孟子。

孟子曰:「吾今則可以見矣。不直則道不見,我且直之。吾聞夷子墨者,墨之治喪也,以薄為其道也。夷子思以易天下,豈以為非是而不貴也?然而夷子葬其親厚,則是以所賤事親也。」

徐子以告夷子。

夷子曰:「儒者之道,古之人『若保赤子』,此言何謂也?之則以為愛無差等,施由親始。」

徐子以告孟子。

孟子曰:「夫夷子信以為人之親其兄之子為若親其鄰之赤子乎?彼有取爾也。赤子匍匐將入井,非赤子之罪也。且天之生物也使之一本,而夷子二本故也。蓋上世嘗有不葬其親者,其親死則舉而委之於壑。他日過之,狐貍食之,蠅蚋姑嘬之。其顙有泚,睨而不視。夫泚也,非為人泚,中心達於面目。蓋歸反虆梩而掩之,掩之誠是也。則孝子仁人之掩其親,亦必有道矣。」

徐子以告夷子。

夷子憮然為間曰:「命之矣。」



哎喲,這不是 孟子曰,而是 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再看上文下理 。。。。。


滕文公問為國。孟子曰:「民事不可緩也。

《詩》云:『晝爾於茅,宵爾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里。』

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茍無恆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已。及陷乎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是故賢君必恭儉禮下,取於民有制。

陽虎曰:『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



可惜,嗜悲 找了很久,都不知這位 "陽虎" 是乜水!



後記:
登文後不就有高人來郵,指出 陽虎 又作 陽貨,他是春秋末鲁國大夫季氏的家臣。


嗜悲 再尋根究底

【維基百科】陽虎,姬姓,陽氏,名虎,一作陽貨,春秋魯人,孟孫氏的族人,季孫氏的家宰。陽虎一度「陪臣執國命」,掌握魯的實權。他長得很像孔子,當時周遊列國的孔子曾被誤認,一度身陷險境,後來陽虎想召孔子仕官,但被孔子拒絕。他在魯終於失勢,先跑到齊,後又奔晉投趙簡子。




伸延閱覽:
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则批评李家「为富不仁」 新聞庫
霍建寧李卓人掀罵戰 新浪新聞網
孟子滕文公上 維基文庫
陽虎 alias 陽貨 維基百科




4 comments:

Ebenezer said...

李生話李生批鬥李生,李生又話唔妥李生,結果李生一句,李生又一句,李生跟李生結果企到硬一硬,睇嚟李生唔會退讓,李生亦會力撐到底。

呢場鬥爭,好有可能根源自李生根本冇諗過要替工人著想,只為一將工成萬骨枯,李生好可能只是求自己利益。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愚弟欲借吳靄儀的一篇文章作覆

和黃高調斥李卓人搞「文革式批鬥」李嘉誠及HIT高層,其實誰在「批鬥」誰,公眾一目了然。霍建寧之流,無謂在公眾面前自暴其短了。

現時陰謀論滿天飛,左派說李卓人勾結外國勢力是意料中事,但另方面,也有陰謀論說梁振英政府借刀殺人,謀奪李家天下,讓別系財團從中取利,是故政府根本無意斡旋解決工潮。還有一派表面上不責怪工人,只是「客觀」地分析,工潮會瓦解香港貨櫃業,結果一拍兩散,重蹈倫敦碼頭工人罷工覆轍。

陰謀論永遠有市場,因為陰謀論的特色是無法推翻或證實,而沒有證據證明真假,就愈發「證明」陰謀何其深密!大談陰謀論的人一律袖手旁觀,自覺洞察先機,高人一等。

其實陰謀論才是最無聊。陰謀論無法驗證,工人的薪酬待遇是否不合理、資方所提的加幅是否已達企業能負擔的上限、企業是否已對工人盡了應盡的社會責任、改善待遇和工作情況是否會令本港貨櫃業無法與外地競爭,等等問題,則是絕對可以逐一驗證,在客觀的數據上找到合理的商議空間。

這次罷工行動,工人秩序井然,即使表達憤怒情緒的抗議,也從來沒有出現失控。職工會再三表示有商討空間,資方卻從頭至尾強硬,拒絕參與,藉故離場,有清楚的公眾紀錄。

當然,資本主義社會,資方只要沒有不合法之處,工人也無可奈何,但是這種態度,絕對能製造及加深社會的不公平狀況,不利社會整體,特區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介入,令雙方和平商議解決方案。

如果梁振英政府不這樣做,哪管他是有私心還是缺乏管治能力?他根本就不配繼續做特首,中央也不應讓他的失職拖累香港特區經濟民生。

吳靄儀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 .... 特區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介入,令雙方和平商議解決方案。如果梁振英政府不這樣做,哪管他是有私心還是缺乏管治能力?

In my opinion, interventions by govt into private-sector contract negotiations should be taken only when an impasse will likely pose unacceptable risks/losses to the society as a whole.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ari Big brother, may I borrow this piece of News as my reply ..... HWL outsourcing the jobs to internally established sub-companies and release themselves from obligations and responsibilities,it was the main obstacle to end this LONG impasse!


【明報專訊】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撰文反駁和黃港口集團董事總經理馬德富,指和黃可以外判工作,卻不可以外判責任。

李卓人今天在《南華早報》上撰文指出,香港國際碼頭(HIT)及其母公司和記黃埔誣衊工會組織罷工是為獲取政治籌碼,而只有傻瓜和財團高層才會認為,碼頭工人押上自己的工作,與亞洲首富對抗,僅僅是因為受到自私的政治家煽動。

文章指,HIT對和黃的整體盈利貢獻不足百分之一,並不是和黃迴避社會責任的籍口。HIT的母公司和記港口信託基金的管理人HPHM是和黃的全資附屬公司,而HPHM的主席是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HPHM的行政總裁為嚴磊輝,他也是HIT的董事總經理,所以和黃難以推卸對HIT港口工人福祉的責任。

李卓人指,工潮獲得社會廣泛支持,反映公眾對大財團賺到盡及社會貧富懸殊的不滿,市民通過支持碼頭工人,可以表達到大財團的怒火。

他又指工友從來都不希望罷工曠日持久,所望的還是促使資方有誠意地談判和得到合理的待遇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