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20, 2011

柳絮隨風

柳絮隨風


葉振棠的其中一首名曲:《太極張三豐》



曲:黎小田 詞:盧國沾
風中柳絲舒懶腰,
幾點絮飛飄呀飄,
誰能力抗勁風,
爲何梁木折腰,
柳絮卻可輕卸掉。

於世上,也知顛沛沒能料,
傲然笑,冷觀得失感玄妙。

風驚雨急自巍立,
扁舟也可度汪潮,
以柔力撥千斤,
淡然隨遇變招,
雨後紅日千里耀


歌詞有曰:”爲何梁木折腰,柳絮卻可輕卸掉!“


正面的訊息,柳絮是四兩撥千斤,勁風吹來,不要正面硬碰,輕輕卸掉。


負面的看法,就是左搖右擺,好像被人鄙視的牆頭草,柳絮看風搖擺不定。


做人之道應如何呢?


Wednesday, May 18, 2011

Legco Resign at WILL

Legco Resign at WILL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林公公的大作,show time!


【特區政府】政府今日(五月十七日)就立法會議員辭職或因其他情況而出缺的議席提出建議替補安排。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向傳媒講解該安排及回應提問的談話內容: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政府今日向立法會提出一套建議,關乎今後如何處理議員請辭、及立法會出現空缺的情況。

大家都記得,五位來自地方選區的(立法會)議員在去年一月請辭,引發一場補選,策動所謂「公投」。

這五位議員在去年五月重新當選,但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十七,這是自回歸以來立法會選舉投票率的歷史新低。

這歷史新低的投票率反映數方面的情況。

首先,香港市民不接受議員任意請辭,策動所謂「公投」。

第二,立法會議員在大選(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對選民作了承諾,而市民期待他們履行全部四年任期,期間不應任意無故請辭。

第三,當時有很多意見認為,進行本無必要的補選是浪費公帑──去年花費超過一億二千萬元公共資源,而本來這些公共資源可以有其他更好的用途。

因此,特區政府認為這漏洞需要堵塞,不可再次容許有議員任意請辭 Resign at Will

政府建議由二0一二年十月開始的第五屆立法會起,如果在地方選區或新增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有議席出缺時,應該安排擁有最大餘額的名單的候選人填補這些空缺,屆時無須舉行補選。

我們理解某些外國的議會亦採取類似的安排,從名單中的候選人來填補議會中的空缺。

特區政府認為,替補機制能夠反映在大選期間市民的整體意願。

替補機制有數方面的重點。

首先,替補人選在立法會大選時爭取到最大餘數得票的支持,既可反映「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原意,亦可以在大選期間得到市民對議員的整體支持。

第二,替補機制適用於《立法會條例》第十五條及《基本法》第七十九條各種出缺的情況,包括議員辭職、去世、或者因其他情況而喪失議員資格等。該機制是適用於在立法會議會期內所有出現空缺的不同情況。

第三,替補安排並不適用於二十八個傳統功能界別的議席。這二十八個傳統功能界別主要包括商會、工會和專業團體,並非採用「名單比例代表制」,而是整體上大部分採取「最多票者勝出」的安排,所以我們將來會繼續以補選安排來填補這些傳統功能界別議席的空缺。

我們希望《立法會條例》能盡快獲得修訂,我亦已去信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主席,建議安排特別的會議來討論這套建議。



這個『任意辭職 Resign at Will』被演繹成什麽樣子呢?


有極端的、有保守的、有溫和的、有激烈的!


沒有切實的解釋,是否等候將來,連串的施法覆核呢?


【明報專訊】筆者(沈旭暉)對香港政治沒有研究,這裏只是拋磚引玉地談談國際政治通識題:假如某國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當選人在任內因為種種原因喪失議席,議席以往由補選填補、或由同一名單中人填補,現在卻變成讓落敗名單的最高得票者(或最大餘額者)補上,會產生什麼後果﹖按字面演繹,這方案有以下變種:

案例一﹕
A國有政治暴力傳統,以往議員被暗殺後,選民多選擇他/她的家族成員來替補,是為寡婦政治。新制不但沒有了這選擇空間,而且選民心裏明白自動填補的落敗候選人,很可能就是議員被殺的幕後黑手。從此選民對選舉暴力態度更犬儒,暗殺之風大起,有能者逐漸發現新遊戲規則,也就是情願高票敗選、再勒索當選人,比當議員更實際,造就了獨一無二的「後補議員治國制」。

案例二﹕
B國存在不少激進小黨,例如主張分離主義的、恐怖主義的、宗教極端主義的,它們支持者極少,在正常情況下不可能當選,但選民有時會通過投票給它們宣示對現狀的不滿。設想選區甲有兩個席位,兩大黨各得票49%,恐怖政黨得票2%,但大黨當選議員忽然病逝,僅得2%民意支持的狂人就會進入議會,因為只有他有上次選舉的「餘額」。這政黨取代了獲49%認受的主流政黨,忽然得到在全國舞台表演的機會,整國文化開始被扭轉。

案例三﹕
C國議員海外訪問期間集體遇上瘟疫,大半議員病倒,失去議事能力。正常情況下,他們會辭職養病,但在新制度下,他們的位置很可能被對手填補,朝野比例就會顛倒過來,現政府就會倒台。因此病重議員被所屬政黨勒令不得辭職,但他們真的病重,議會不夠法定人數開會,國家出現「瘟疫政治危機」,全國陷入癱瘓。

案例四﹕
D國某大黨主張墨家式苦行走入群眾,選民對它的候選人都不太了解,只知道他們就是犧牲了,也有繼任人弘揚同一理念,而根據慣例,這黨的最受歡迎明星都不會參選。在新制下,這政黨所有當選議員在選舉翌日集體探訪礦場,不幸全數意外身亡,剎那間它的民望大升,假如舉行補選,勢必得回所有議席。但政府堅持新制,擔心補選變成對這政黨的信任公投,結果這大黨的所有授權只被行使了一天,就消失無蹤﹔本來不存在的革命之火,卻無緣無故出現了。

案例五﹕
E國有強烈利益輸送文化,在舊制度,買賣雙方只能在當選人之間討價還價,但在新制度,還價的空間被無限擴大,因為議員依然可以通過辭職,讓同一陣營、排另外名單的新人接班﹔不同陣營的議員,也可以用備用議席來討價。例如當辭職替補不用再經民意重新授權,政黨就可以通過讓自己人辭職、加冕對方一個新議員,來換取一條法案通過、或僭建樓十間,餘此類推。結果新制度比舊制度更鼓勵議員不斷辭職,而最終留在議會的,可以全是只有數百票的「補上補議員」,是為密室政治的佳音。

案例六﹕
F國政府有委任議員加入內閣的習慣,以往議員接受委任,議席不是進行補選,就是由所屬政黨填補,因此議員和政黨一般表示歡迎。在新制度下,議員進入行政機關,卻要自動把席位讓給競爭對手,等同弱化了同一政黨對立法機關的控制,這是自毀的行為。自此政府不會讓旋轉門對自己人轉動,反而要很給力的委任敵人進內閣當擺設,以強化自己的議會實力。

以上案例都是有所本的,使用「落敗遞補制」的其他可能情還有不少,每一個都有違一般人的普通常識,每一項都是民主社會與威權社會都不會出現的奇聞,可見這模式創意無限,等閒之輩是想不出來的。它的發明者必會在國際政治教科書佔一席位,屆時亞洲國際都會出品的「香港模式」就會流芳百世,香港學者也得沾光被當作它的代言人,真是教人想起也興奮啊﹗




林公公這個出缺的議席提出建議替補安排,即落敗遞補制或將成為國際笑柄,百世千世萬世流芳!







伸延閱覽:
議員辭職或因其他情況而出缺安排 Gov.hk
Arrangements for filling vacancies in the LegCo Gov.hk
沈旭暉:落敗遞補制 雅虎新聞網





Monday, May 16, 2011

你用膳 我付鈔?

你用膳 我付鈔?



先看看拾四萬三千億美元有幾多個零:US$14,300,000,000,000(拾四位數字)折算約港幣 HK$114,400,000,000,000 這是美國政府暫時負債數字。


美國人先使未來錢,靠每季發新的國債去償還利息,除了利疊利之外,再要借更多些債,去繼續推行美國的霸權主義,派發失業救濟金給國民,支付聯邦機構員工的薪酬 etc etc。當然最重要是,香港政府中國政府的所謂外匯儲備,有很多是投資去購買了美國國債。


【明報專訊】美國政府負債今天勢將升穿法定14.294萬億美元上限,雖然美國不會即時違約,但財長蓋特納周五再函國會議員,嚴辭警告國會若不調高上限,將令美國面對違約風險,打擊美國經濟,但民調顯示,多數美國人反對再調高上限。

蓋特納在回覆民主黨參議員貝內特(Michael Bennet)的信中,嚴辭警告不提高債務上限將令美國陷雙底衰退。他說,美國一旦違約,美國發債成本大幅增加,損害美國民眾生活。他解釋,美國國債為一系列信貸訂下基準息率,國債孳息大升將令民眾置業、學生貸款及消費貸款成本大幅上升,並令企業難以借貸投資。他亦稱,政府將被迫延遲發放軍餉、福利保障、延後為合約工程埋單,對美國經濟造成「災難性及深遠損害」,令經濟增長大幅下降及失業上升。

政府財力料可維持至8月2日
截至上周四,美國政府在負債上限前還可以多借380億美元,但相信其負債今日便見頂。按美國政府今年財年的開支借貸推算,美國每月要借貸1200億美元維持運作。但由於政府可透過短期削減開支,再加上政府收入勝預期,政府還可以繼續運作,但預料只能捱至8月2日,屆時一直享有最高主權信貸評級的美國便可能要違約。

蓋特納及奧巴馬政府官員近日多番發出警告,但國會民主共和兩黨因尚未就長期減赤達成協議,控制國會的共和黨表明,要提高負債上限,須先大幅減赤。眾議院議長博納(John Boehner)上周稱,令美國違約雖然不負責任,但若提高負債上限但不削赤,是「更加不負責任」。他表明「若不大幅削減開支和減債改革,就不會上調負債上限」。他還說,削減幅度應以「萬億計」。

蓋特納在信中反駁,不提高負債上限只會適得其反,違約會加劇美國債務問題,造成美國大筆財富轉移給海外債權人,而非用作減債或作建設性投資。

近五成人反對上調負債
標普上月首次將美國主權評級展望下調為「負面」,理由是未能見到華府政客會在2012年前制定減債計劃。但國會減赤僵局暫對美債並未造成衝擊。標普首席經濟師懷斯(David Wyss)相信,美國違約可能性不大,「8月2日後,相信政府會寧願削減開支,也不會違約。」但野村證券美債專家科利(Aaron Kohli)稱,美國違約的影響有如「核爆」般嚴重。他指出,若7月底前還未能達成協議,市場屆時會出現恐慌,對美債有嚴重後果。美債一直被視為零風險,中國及很多國家的外匯儲備中都持有大量美債

蓋洛普周五發布的民調發現,多達47%民眾反對提高負債上限,只有19%受訪者支持,有34%受訪者則表示不清楚。


希臘的財困,觸發的歐元危機,有目共睹!希臘的工會勢力大到,連政府唔敢“郁”佢地,尤其是公務員工會,吓吓利用罷工,遊行,威脅政府,不肯共渡時艱。為了討好希臘的選民,由軍政府過渡到民主政府,先是派發『免費午餐』,花光了儲備後,再而『先使未來錢』,靠借度日,進一步『使埋未來沒有的錢』。


不過希臘沒有要稱霸,但美國人卻凡事、每事、事事都要管,在地球上每一個角落,都派有美國間諜,美國艦隊在全球各區海洋游弋,實行大美國霸權主義,宣揚美國式民主,強逼別國跟從強加於人。


美國是要在國內國外的巨額花費,去保衛民主,保持民主,保留民主,今天美國負了拾四萬三千億美元的國債,可見民主是一個花費金錢的主義,民主選票是由要用鬪派得錢多,爭回來換回來買回來的,但美國沒有一個還錢減債的時間表:

全世界最高度民主的國家 = 全世界最高負債的國家


但是中國卻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者(約23%),中國人民暫時沒有享受到美式民主,而美國也沒有償還的意願,即是:“你用膳 我付鈔?”


後記:
《CNNMoney》蓋特納於紐約市哈佛校友俱樂部 (Harvard Club) 發表演說直指,美國國會「完全沒得選擇」,無法逃避保護美國信譽的「基本責任」。

美國政府負債周一 (16日) 達到法定上限,當時蓋特納對國會表示,他將暫停聯邦退休基金投資,並採取其他措施,來創造政府繼續舉債空間因應。

不過他也強調,這只能幫國會買時間,將問題解決期限延後到8月2日。若屆時財政規範還不調整,美國政府將沒有足夠資金,來全額支付所有法定付款義務;也無權力舉債,來填補財務空缺。

蓋特納周二表示,雖然沒人能確定,若國會在8月2日不將 14.3兆美元的財政負債上限提高,究竟會發生什麼事;但他信心滿滿認為,美國不會經歷這項試驗,「我們可是美利堅合眾國,(如果債信違約) 你鐵定在說笑。我們才剛 (證明能) 從這樣 (大) 的金融危機走出呢。」

同一時間,蓋特納樂觀相信,美國國會將協訂出一套負責任的財政規範,一方面能先讓債務「嚴肅地」大幅降低,同時也調升負債上限。




【維基百科】美國國債,指美國聯邦政府欠美國國庫券持有者的金額。2008年9月30日,美國國債首次超過10兆美元,除以美國人口即人均32,895美元。若計及Medicare(公帑資助的長者和殘疾人士醫療福利)、Medicaid(公帑資助的貧窮人士醫療福利)、社會保障等福利項目,其負債達59.1萬億美元。在2007年,美國國債佔其GDP36.9%,總債務佔GDP65.5%。根據中情局資料,美國國債佔GDP比率全球第26高。

2010年六月,美國國債突破十三萬億,短短兩年多就增加了三萬億,若再加計隱藏性負債,則美國負債超過一百萬億,早就屬於破產的財政。

國債是政府欠債權人的債務,不論該債權人是國民或外國人。而外債則是所有國內機構,包括公營和私營,欠外國債權人的債務。在美國,美國外債大部分是政府欠外國債權人,美國財政部轄下美國公債局負責按日計算政府欠債額度。




後後記:Putin says US a 'parasite' on world economy
【vanguard】Russian Prime Minister Vladimir Putin on Monday accused the United States of acting as a “parasite” on the world economy by accumulating massive debts that threaten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The country is living in debt. It is not living within its means, shifting the weight of responsibility on other countries and in a way acting as a parasite,” Putin told a group of pro-Kremlin youth in central Russia.

He also suggested that Washington may have been flirting with the idea of a default in order to weaken the dollar “and create better conditions for exporting their goods.

“But they had enough common sense and responsibility” to avoid a default, Russia’s former president added.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on Sunday announced an 11th hour debt deal that will allow the country to avoid its first default in history while pushing ahead with a painful austerity plan designed to slash Washington’s swelling debt.

The deal was met initially with relief on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and saw Moscow’s two stock exchanges open the day up about two percent but investors then began to have doubts about the plan and gains were reversed sharply.

Putin has repeatedly criticised the United States’ recent foreign exchange policy and its propensity to cover budget deficits with treasury bills and bonds held by sovereign clients such as China and Russia.

The value of that paper will shrink if US debt is downgraded by a major Western ratings agency and Putin was insistent Monday that the world should be seeking new reserve currencies for trade and savings.

“If the US encounters a systemic malfunction, this affects everyone,” Putin told the Seliger camp gathering. “There should be other reserve currencies.”

Putin added that the debt agreement announced by Obama “was not that great overall because it simply delayed the adoption of a more systemic solution.”







伸延閱覽:
美負債見頂 雅虎新聞網
蓋特納:怎可能信貸違約?你在開玩笑,我們可是美國吔! CNYES.com
美國國債 維基百科
US a 'parasite' on world economy vanguardngr.com


網友好文:
網友以我這篇文再在他的部落處:Strong Cedar 另文討論,並且有其他網友加入,發表了意見。 Strong Cedar


我的舊文:
美帝的霸權主義
再不是金本位的美元
奧巴馬啟動美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連僅餘的都被通漲侵蝕埋
希臘的財困 派錢黨的災難
1,000,000,000,000 就是一萬億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