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November 30, 2009

相煎何太急?

相煎何太急?



本是同根生

【明報專訊】民主黨元老司徒華連日來與社民連,就5區總辭隔空對罵,昨日更把擂台搬上電台,司徒華逐一反駁近日社民連對他和民主黨的指摘,演變成公開罵戰。司徒華表示民主黨早定下會員大會時間以表決5區總辭,多番批評社民連多番攻擊,逼民主黨回應議題。

司徒華和社民連副主席陶君行 昨日一起接受商台《政經星期六》訪問,討論近日泛民主派的爭拗,陶君行表示,為響應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說要「冷靜、諗一諗」,近日爭拗亦不是他希望發生的,故社民連給予其他黨派1個月決定是否參與5區總辭,又表明不論民主黨是派員參與總辭,還是支持確認運動亦無任歡迎。

司徒華隨即發炮,批評上周社民連梁國雄要求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站出來」,其實要何俊仁出來反對社民連亦需要勇氣,強調時間並非由社民連給予,批評社民連單方面提出方案後強迫他人接納。

面紅耳熱 廣告時段未停口
二人的罵戰隨即展開,多次未待對方說完論據便即反駁,主持人亦未能制止,兩人在廣告時段不作直播的時間,仍然爭論不休,鬧得面紅耳熱。

陶君行質疑,原本5區總辭並無太多討論,自司徒華提出5區總辭名單後,便把話題炒熱,司徒華隨即反駁,指對方歪曲事實,批評社民連一貫策略是搶佔道德高地,「不回應便鬧到你懵」,強調提出名單只是希望大家討論,並沒有說贊成。

陶君行回應稱,司徒華提出名單「正如中央公布平反六四時間表,你不會未同意原則便講細節,當時社民連亦未提名單」,他批評司徒華指社民連搶佔道德高地的說法不公平,因民主黨亦可牽頭,司徒華即反問該黨不支持,怎能牽頭?

回應「年齡與智慧成反比」
司徒華又重提近日社民連黃毓民對他的批評,說黃毓民稱他「年齡與智慧成反比」,質問陶君行是否認為他老人癡呆、愈來愈糊塗,陶君行解釋是因司徒華忘記部分事實,但他願代表社民連道歉。

二人罵戰又由5區總辭扯至陶君行退出民主黨,司徒華翻出舊事,指陶君行退出民主黨時,曾送他「君子絕交不出惡言」8字,但陶君行不時批評民主黨,不能「好來好去」,陶君行指自己不會公開私人討論,暗批司徒華公開李柱銘等人飯局,又說記得司徒華曾對他說:「對民主運動無咩貢獻都好,但你唔好破壞。」

司徒華表示民主派內部不應互相攻擊、「踩低人抬高自己」,認為公道自在人心,強調民主黨原本已沉默,忍了很久,自己回應是「因為你講得太多,迫住做反應」。



狗咬狗骨

【明報專訊】政府公布政改諮詢 10天以來,輿論焦點都集中在泛民主派的內訌,民主黨元老司徒華和社民連副主席陶君行昨日一起接受商台《政經星期六》訪問,節目最終淪為兩黨對罵的戰場。

不少市民對此表示失望,致電電台表示不希望兩黨再「狗咬狗骨」,惟司徒華不認這說法,指現在是「人家好似瘋狗一樣咬我們」。

華叔﹕似被瘋狗咬
在節目的大部分時間,司徒華和陶君行都針鋒相對,十分火爆,聽眾鄭先生表示,看見兩黨至今仍在狗咬狗骨,感到很心傷,建議大家應在下月13日民主黨召開會員大會前先靜下來,「世事變幻無窮,或許10多天後毋須爭拗呢?」

司徒華隨即回應說,民主黨早已決定靜下來,強調「我們無咬人家,而是人家好似瘋狗一樣咬我們」。鄭先生再勸司徒華毋須動氣,又說「全世界聽到你們在爭拗,其他人便有機會乘虛而入」。

李先生直言,兩黨爭拗是浪費3個月的政改諮詢期,又說社民連爭取民主的方法不是錯,「柏林圍牆倒下亦要有人打第一槌」,認為即使過激,其他民主派亦應糾正方向。李先生直言對司徒華「有少少失望」,認為他作為一個長者或教師,應該「忍惡言而慎行」,但他在節目中不停攻擊人,李先生指「私人攻擊」不能解決事件。

司徒華立即反駁,說自己沒有作私人攻擊,只是回應別人的攻擊,李先生再勸說,表示司徒華是在社會有地位的人,毋須介意對方怎樣說,別人的攻擊自有公論。司徒華則強調,這些攻擊是牽涉到現時的爭論,他不能不回答。



司徒華舌戰陶君行摘錄

【明報專訊】5區總辭
華﹕叫何俊仁站出來(公開)反對你(社民連方案的)意見都需要勇氣,(決定是否參與總辭)1個月時間不是你畀,不是跟你走才叫團結,不跟你走便不團結

陶﹕社民連7月中在泛民內部會議提出,但公開講的是李鵬飛、公開叫陣說方案低B,原本只有社民連提出並無迴響,但是你(司徒華)提出名單……問題才炒熱

華﹕你斷章取義、歪曲事實,言論可以自由,事實不能歪曲,我無說贊成支持……只說積極回應


人身攻擊
華﹕是社民連搏命指摘我們……甚至人身攻擊,黃毓民話「智慧與年齡成反比例」,是否說我愈來愈糊塗,我已經患了老人癡呆症?我回答佢一句「智慧與道德成正比例」,你覺得我現時老、說話語無倫次,完全無智慧?

陶﹕黃毓民所講是有其意境,原因是你忘記了你提出名單……如果華叔你介意黃毓民說年齡與智慧成反比這句話,我陶君行代社民連向你華叔表示歉意


退黨恩怨
華﹕你記唔記得當日你和阿牛(曾健成)要退出民主黨,我只講8個字「君子絕交不出惡言」,要好來好去,這方面阿牛遵守得好好,但你回看你自己。

陶﹕我亦都記得華叔你曾贈我一句:「對民主運動無乜貢獻都好,但你唔好破壞。」

華﹕你現在是否說我有破壞?



『司徒華指社民連搶佔道德高地!』這是孫子兵法的《陣地篇》,被人家搶了先機,取得高地,要反攻高地,事倍功半,攪到司徒華“華叔”要親自出馬“叫陣”。


民主黨為何落得如此田地?處于被動,可不可以賴“咁大枝”呢?前些時候甘乃威,把民主黨推入《示愛漩渦》,令到民主黨黨內窮于應付,這是否不幸甘乃威中了,派入去的《臥底》計謀得拯呢?在得拯後就銷聲匿跡,我的陰謀論又發作了。


先否決政改後總辭

【明報專訊】泛民主派至今仍未就是否就5區總辭變相公投達成共識,多名泛民議員曾表明對5區總辭有憂慮,擔心民主派一旦輸掉議席,便會喪失對政改的否決權。社民連主席黃毓民昨日提出反建議,認為民主派若有憂慮,該黨願意押後5區總辭時間,待否決政改方案後再舉行。

另一邊廂,民主黨元老司徒華表明,無論下月13日民主黨會員大會是否通過參加5區總辭,都會主動提出動議,呼籲黨員積極為5區總辭的泛民補選者助選。他強調,最終「不要輸了賴我們」,諉過民主黨沒有落力拉票。他強調會助選,但勝算要視乎候選人的政綱和表現。

司徒華籲黨員積極協助補選
黃毓民昨日出席一政改論壇時強調,該黨並無「逼民主黨上轎」,又指民主派稱5區總辭不是公投、只是補選,對他們的打擊遠較建制派的殺傷力大,因為今次總辭是有議題(盡快落實雙普選),若只說成是補選,便會讓公眾認為民主派辭職再參選,令人有浪費公帑、無謂的感覺。他說,若其他民主派不確認公投,但會支持補選,等於「不參與但支持其他人去死」。

黃毓民在論壇後強調,社民連不問成敗,只重視過程,但泛民不應扭曲公投本意,若民主派擔心在議會失去否決權,社民連願意在民主黨黨大會否決參與5區總辭後,提出押後實行計劃,直至立法會會議上否決政府政改方案才落實5區總辭。若民主黨黨大會決定參與總辭,則毋須押後。

民主黨張文光說,該黨下月將投票決定是否參與5區總辭,現時討論否決後怎麼辦是太遠的事,他期望任何黨派都應汲取教訓,在提出建議之餘亦要尊重其他黨派的獨立決定。公民黨湯家驊表示,看不到黨內有放棄5區總辭的迹象。

馬嶽﹕延後總辭失公投作用
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若政改方案被否決,在政府角度來說修改2012年選舉方法的程序已經完結,若在政改否決後辭職,即使民主派全數重返議會,亦不能改變中央做法,屆時5區總辭只是純粹表態,要市民為民主派否決方案而背書,他相信這方案會令更多中間選民未能接受,認為是浪費公帑。



『先否決、後總辭!』確是多此一舉矣。 本來發動百萬人上街,爭取落實,才是最有震堪力的,可惜連泛民都沒有信心。而再否決今次建議,經過上次扎綁式否決,已經令選民感到不滿,今次又再否決,變了原地踏步,再要選舉,肯出來投票支持泛民的有幾多,尚未知數。若『五區總辭』變成祇是社民連和公民黨,在“否決”後才辭職,那就連一丁點『公投力』都失去了。


後記:
最後最新消息是黃毓民否認落實『五區遲辭』!

【明報專訊】社民連主席黃毓民表示,社民連三人如期在下月24日宣布何時總辭,不會在表決政改後才五區總辭。

由於泛民主派至今仍未就是否就五區總辭變相公投達成共識,黃毓民昨日提出反建議,指民主派若有憂慮,該黨願意押後總辭時間,待否決政改方案後再舉行。

換言之,社民連願意押後至明年底,才實行總辭。同屬社民連的梁國雄和陳偉業今日公開表明反對上述建議。其中梁國雄表明,不會為團結而妥協。黃毓民承認,他昨日提出有關方案前,並未與黨友或支持總辭的公民黨商討。他其後澄清,昨日提出的先否決,後總辭,只是回應民主黨擔心失去政改表決權,測試民主黨參與請辭的膽量。 陳偉業強調他們的立場是盡快辭職,並指黃毓民的言論令公眾產生誤會。

另外,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早上在城市論壇中指出,現時應集中處理2012年的安排,不存在要人大釋法問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在同一個場合中重申,泛民應踏實處理2012年政改方案,不應隨便提高叫價。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說,普選若保留功能組別是最大荒謬,看不到為何要接受方案。



要我再選,我極有可能又是投『白票』,表示不滿!


後後記:蔡子強﹕「公投」抑或是「補選」還是「兩難」?
【明報專訊】「5區總辭,變相公投」,一直在泛民陣營中引來爭論不休,最初是參與還是不參與﹖繼而是,議題應是爭取2012年雙普選,抑或是普選路線圖?後來是,應該快刀斬亂麻,在12月底辭職,還是待至明年5月才辭職;最新是,不參與總辭但幫手拉票的泛民政黨和議員,應以「公投」、抑或是「補選」視之。

選舉和公投的一大分別,就是選舉一定有「人」的因素在內,意思是,選民不會純粹按議題來投票,而也會考慮具體候選人的個人素質,看看這些人「投不投得落手」。提倡公投的社民連和公民黨,縱使嘴上是硬,但心裏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否則的話,他們大可派出黨內的第三四梯隊出來參選,省卻被人指摘「辭」及「選」都是相同幾個人實在浪費公帑這類的投訴。

如今出來參與總辭的泛民議員,不少都是稜角鮮明,令人愛恨分明之輩,例如梁國雄及黃毓民,市民對他們的態度,不是拍案叫好,便是厭惡,鮮有無可無不可者。由他們辭職並再參與補選,個人因素在選民投票時的考慮,會更加突出,甚至蓋過議題因素(即普選)的重要性。

如意算盤未必可簡單打得響
第二,公投的議題是白紙黑字,在投票時寫得清清楚楚,沒有半絲含糊。但一場選舉中,議題不會由其中一方單方面界定,而另一方就束手就縛。例如近日白韻琴便聲言會參與補選,並以掟蕉、掃枱、講粗口等行為,在選舉中「追擊」社民連。有理由相信,補選中不單止她一個會這樣做,企圖把議題扭轉成為對議會激進行為的公投;港人要不要「掟蕉、掃枱、講粗口」的公投。所以,總辭和公投的主事者,如意算盤未必可以簡單打得響。

問題是,社民連和公民黨如今主張透過補選來進行公投,所以現階段只能把上述差異模糊化,用一些諸如「光明與黑暗的最後鬥爭」之類,粗枝大葉的一筆蓋過,並一廂情願的寄望,選舉期間,如果真的如願把議題炒得火熱,選民都倒屣相迎,在聲勢和選舉結果上都滿載而歸,那當然什麼問題都解決。

但問題是,若然前述如意算盤真的打不響,補選結果差強人意,例如投票率低、泛民得票比2008年少、甚至丟掉議席,到時泛民又可以如何自處,自圓其說呢﹖說市民對政改方案並不反感﹖當然萬萬不能﹗說補選並不等於公投﹖那無疑自打嘴巴﹗尤其是在政改問題上,輸掉民意高地之後,泛民又可以如何再與特區政府據理力爭呢﹖這正是不少不打算參加總辭,亦因而較抽離看待總辭的泛民議員,如今心裏暗自擔憂的地方。

要考慮輸了之後如何自處
所以,漠視選舉與公投實質上的差別,今天嘴裏愈把兩者模糊化,又或者簡單等同,當然有利於進行政治動員,但卻可能為未來政改談判,埋下自斷一臂的伏筆;但當然,如不這樣做,以及高調作政治上的宣傳,主事者便有失其原意,亦不利於動員,這也是弔詭和兩難的地方。

所以,另一個弔詭是,相信政府內好一些人,當然嘴裏否定、反對總辭,但心裏卻未必全然如此,他們看淡泛民在補選中的結果,因此反而想看到兩黨在補選中落得灰頭土臉,再反過來拿著這個結果,奪去泛民的道德高地,削減其談判籌碼,甚至逼他們在議會中就範。

輸打贏要,贏了,說公投的結果是市民支持;輸了,則撒賴別人沒有好好配合,甚至才改口說補選並不是公投,是不能夠服眾的。更何况,什麼才算是贏;什麼才算是公投成功,如今仍然含糊不清,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當然,主事的兩黨,定會罵這些分析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一個負責任的社運家,不單止需要考慮如何贏,同時也要考慮輸了之後如何自處。



後後後記:
【明報專訊】【明報專訊】公民黨和社民連(下稱公社兩黨)5名立法會議員,今日如期提出請辭,以落實他們的「5區公投運動」,按事態發展看來,隨著建制陣營杯葛棄選之聲高唱入雲,公社兩黨這次「公投」,極有可能唱獨腳戲收場。公社兩黨主觀上以為會搞得風風火火的「公投」,卻未獲社會公衆普遍和應,我們認為是脫離現實,操作過度的結果。

理應爭取認同卻搞激進與公民黨理性專業形象背道而馳
「5區公投運動」,由「5區總辭,變相公投」演變而來,不過,無論是前者或後者,都未獲主流民意支持,多項民意調查結果,已經說明了這一點。市民要求政制民主化、盡快實施雙普選 ,在歷次調查都佔大多數,如果議員辭職後再參選,目的只為再一次證明市民支持民主,不少人認為多此一舉。如果運動停留在「變相公投」階段,還留有模糊空間,讓各自表述議員辭職後是補選抑或所謂「變相公投」,但是當運動由所謂「變相公投」上升到「公投」層次,則事態性質就改變了。

特別在運動正式啟動時,公社兩黨打出「5區公投,全民起義」,事態急劇升溫,已經溢出人們原先對此事的認知範圍。「起義」這兩個字,在中國歷史上有特定意義,在政治運動提起這兩個字,推翻政府、武力、流血等景象就會冒出來,特別是公社兩黨把「全民起義」作為完成「5區公投」的號召,以本港市民歷來秉持理性非暴力原則,對公社兩黨會用什麼手段來實踐其政治主張,自然關注。

公社兩黨把「5區公投,全民起義」一併提出來,說明他們昧於民情,一廂情願,脫離香港現實。公社兩黨拋出「全民起義」之後,遭到社會公衆強烈反彈,他們知到一腳踢到鐵板上了,近日以似是而非、偷換概念說法,以圖化解,例如辯稱只是「精神起義」、「全港市民起來爭取公義」、「選票起義」等。可見兩黨意識到「全民起義」觸動了市民的神經,雖然在嘴巴上硬拗,行動上卻要淡化其影響。

其實,公社兩黨要推動的運動,在泛民陣營未獲多數認同,在整體社會公衆也只得少數支持,接道理兩黨所採取的策略,理應盡量爭取各方面認同和支持。就整體政治光譜,兩極是少數,而公社兩黨因為推動「5區公投」,被視為激進,在政治光譜上屬於少數,他們的策略,應該面向取態相對溫和的廣大市民。

大多數市民不認同和不支持公社兩黨的「公投」,與激進保持距離是主要考慮。大多數市民都希望盡快普選,是事實;以香港民情,市民希望安居樂業,也是事實,公社兩黨變本加厲「搞激」,市民自然起了戒心。因此,公社兩黨提出「全民起義」,把自己塑造成為更激進的形象,不但未能「吸客」,還可能起到「趕客」的反效果。兩黨號召「全民起義」,其脫離香港政治現實和乖離民情的程度,以泛民陣營一貫較貼近民意、民情而言,這個操作使人大感訝異。

以過去公民黨和社民連的屬性和定位,社民連被認為靠激進起家,公民黨則專業理性形象突顯,兩黨就「變相公投」、「5區公投」以至「全民起義」愈搞愈激,就政治效益,較有利於社民連壯大和發展,而公民黨在愈來愈走偏鋒的動向中,看不到如何有利於他們的發展。

另外,「全民起義」之後,公社兩黨就「公投」何謂成功和解讀,有必要清晰化。根據兩黨自行訂定的「公投」成敗準則,以50%投票率為「公投」目標,然而公投成敗,則以泛民候選人所得票數總和是否多過建制派最強候選人的得票總和作論斷;而一旦投票率低於50%,則只能算是公投未達標,不會視為公投失敗;又說若投票率未達50%,表決政改方案時兩黨需就投票取向再商討;昨日他們又說了,就算建制派不派人參選,也不能視為「公投」失敗。總之,無論是哪一種狀况,由於成敗準則含糊不清,可以任意解讀,為免出現選民投下的選票被賦予不相干的含義,公社兩黨現階段就應該釐清何謂「公投」成敗。

還有一點,公社兩黨把政改議題扯到「公投」的高度,則有關「公投」議題,即「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兩黨應該交代一旦「公投」成功和勝選之後,將如何落實?如果今屆立法會會期內未能迫使政府接受,則兩黨將如何向支持者交代或「問責」?這一點,我們認為兩黨都要說清楚,唯其如此,「公投」才有意義,否則為何搞「公投」?

為辭職參選設限乃節外生枝 不如盡快補選聚焦政改討論
自由黨已經宣布不會派人參選,相信民建聯和工聯會也會杯葛「5區公投」,不替公社兩黨造勢;另外,泛民陣營的民主黨、民協和街工都不參與,在缺乏兩陣對決和友黨協助下,這次所謂「5區公投」就算繼續舉行,投票氣氛會較冷淡,因此,近日連泛民陣營中人都認為,請辭公投已經意義不大。不過,公社兩黨一度把事態操作得沸沸揚揚,要他們在北京批評、建制杯葛下退卻,政治上可能要付出巨大代價。既然做了過河卒子,他們只能繼續向前。

公社兩黨就此事只剩下面子問題,從這個角度看,立法會要為辭職參選設限,根本無必要,因為這是節外生枝,挑起司法覆核等,若拖到終審法院,又是曠日持久的爭拗,不如讓補選也好、「公投」也好,盡快舉行,重新聚焦政改討論,更加有益和有建設性。


于沒有了對手,本變成自動當選,又隔硬安插自己友,胡扯貓尾一番,叫選民用選票表態,叫這是『公投』!


伸延閱覽:
司徒華舌戰陶君行摘錄 雅虎新聞網
聽眾勸架:勿再狗咬狗骨 雅虎新聞網
先否決政改後總辭 雅虎新聞網
司徒華陶君行電台對罵 大動肝火 翻退黨恩怨 雅虎新聞網
黃毓民:如期宣布何時總辭 雅虎新聞網
蔡子強﹕「公投」,抑或是「補選」,還是「兩難」﹖ 雅虎新聞網
由「公投」到「起義」愈叫愈激脫離現實不符香港利益 雅虎新聞網
社民連擬自製對手 公民黨寧自動當選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為甚麼泛民要五區總辭?




2 comments:

Agnes艾麗絲謝 said...

呢班政棍, 好無聊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Agnes, 泛民今次真是失很多好多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