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December 04, 2009

寒山寺



日前網友提起年前,在《寒山寺》得一高僧提字~(行草體)!


《楓橋夜泊》 張繼

月 落 烏 啼 霜 滿 天,

江 楓 漁 火 對 愁 眠,

姑 蘇 城 外 寒 山 寺,

夜 半 鐘 聲 到 客 船。



罕有的跟團去“華東遊”,第四天清早由“杭州”出發,先去”同里“
水鄉遊覽,再乘拋上拋落的客車,因為抄”國道“,不上收費公路,頗為顛沛的路程,經個多鐘頭,卒之抵達“蘇州城”,相傳蘇州美女多,撐大雙濛豬眼去看美女。領隊先帶到,蘇州城外的《寒山寺》,我週圍360度環迴看了一周,都看不到碼頭,何來“到客船”呢?


團友說不是指《寒山寺》外,有客船在夜半到碼頭,才響起鐘聲,而是聽到《寒山寺》夜半鐘聲,傳到遠處的經過的客船上。嗌!原來是這麼解法嗎!


【大紀元訊】唐代詩人張繼《楓橋夜泊》詩,把楓橋與寒山寺的優美意境融為一體成了千古絕唱,寒山寺也因而名揚天下。
  
寒山寺在蘇州閶門外楓橋鎮,始建於六朝時期的梁代天監年間(502-519年),原名妙利普明塔院。到了唐代貞觀年間,傳說名僧寒山和拾得曾由天台山來此住持,遂更名寒山寺。
  
寒山寺在歷史上曾迭遭火災,屢經興廢。破壞最嚴重的是清末庚申年(1860年),清軍與太平軍交戰,竟縱大火,致使層樓傑閣,蕩為煙埃。清光緒22年陳夔龍拓門構堂,並建鐘樓,鑄鐘懸其上,以存古蹟。宣統三年,巡撫程德全與布政使陸仲奇又加修繕,並重建大殿,一時又成為吳中名剎。

寒山寺現存主要建築和古蹟,有大雄寶殿、廡殿、藏經樓、寒山、拾得塑像、碑廊、鐘樓、楓江樓等。寒山、拾得塑像在大殿右面偏殿內。相傳寒山、拾得為唐代異僧。寒山原稱寒山子,曾隱居天台唐興縣翠屏山,常往還於天台山國清寺。

他善於作詩,人稱詩僧,有詩三百餘首,後人輯為《寒山子集》;拾得原是個孤兒,由天台山國清寺名僧豐干收養為僧,故名拾得。民間傳說他倆是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的化身,後來被人識破,兩人就雙雙乘鶴而去。
  
寒山寺碑刻素來聞名,碑廊為一幽靜的小院。穿過大殿東首的月洞門即可到達。廊內集中陳列著各種碑刻,以《楓橋夜泊》詩碑最著名。宋代王郇公書張繼詩原刻,早已失傳。明代嘉靖年間,由蘇州著名畫家文徵明重書的一塊,在明末也遭炎毀,碑石破碎,字跡殘缺不全。

現在碑廊裡陳列的張繼詩碑刻為晚清著名樸學大師俞樾(號曲園)補書重刻,筆法蒼勁,功力渾厚。碑廊裡還刻有岳飛題詞,字跡雄渾蒼勁。此外,還有唐寅、陸游、康有為等人的詩文碑刻,以及羅聘、鄭文焯所作寒山、拾得畫像石刻等。
  
遊覽寒山寺,人們都很關心張繼詩中提到的那只聲音宏亮的大鐘。傳說:「唐鐘冶煉超精,雲雷奇古,波磔飛動,捫之有凌」。可惜唐代古鐘早已失傳,明代嘉靖年間,重鑄一口巨鐘,並建造鐘樓,懸掛其間。俗傳此鐘敲起來聲音宏亮,可達數里之外。這只明代巨鐘在明末時流入日本。
  
現寺內有鐘兩口:日本人士明治三十八年(1906年)募鑄的青銅奶頭鐘一口,掛於山門之內;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江蘇巡撫陳夔龍鑄巨鐘一口,懸掛於鐘樓之上。



《寒山寺》外的廣場,人頭湧湧,堆滿了遊客,尤其是在《寒山寺》正門門樓旁,刻有《寒山寺》的石碑,每個遊客都想拍照留念,真是“插針都唔入”,我沒有跟風,就繼續撐大雙濛豬眼,去企圖找尋美女看。


下車時駕車的師傅“小李”,已經提醒各人,《寒山寺》外很多賣紀念品的“經紀”,即是他們不是檔主,他們是週圍搵水魚,祇負責搭路,賣出後賺取傭金,緊記不要胡亂去答他們,否則沒完了,更切勿多口還價,一出價就要買,否則打人都會。


在我頭鄂鄂之際,開始有經紀向我訕答,要賣《寒山寺》紀念品給我,漸漸越圍越多,七嘴八舌,煩死了!


有一個經紀很落力,不是祇 Show 照片,他把一件成足有四尺闊的實物,搬了出來向我兜賣,開價人民幣三百大元。『三百元很便宜了』,落足嘴頭介紹 details,兼且手工精細,祇售三百元一個,半賣半送,
云云!看了一看,但沒有買,沒有還價。


團友們拍照完畢,由領隊帶領入寺內遊覽,出來時那個經紀還在,見到我就追著,一路行去旅遊巴士停泊處,『二百五!。。。。二百!。。
。。。百五!。。。。你開個架喇!。。。。。』


『十呅喇!』 衰多口。


『點得呀!一百!。。。。八十!。。。。五十!。。。。好罷。。
十呅!』


『嗄!三百呅賣十呅,都肯!』


正要拾級而上車子,旅遊巴師傅“小李”在車上等,我心想個經紀是不是,想趁我攞錢包出來時,強搶我的錢包呢?”小李“看在眼內,示意既然還了價,而經紀又肯承價,非買不可了。唯有背著經紀,面向著小李,站在上巴士的梯級上,由錢包拿出一張“最梅菜的十元人民幣”,一手交錢,一手收貨。


拿著“足有四尺”的紀念品上車,找個穩妥的地方,把它安放好,容後再處理罷!



伸延閱覽:
蘇州城外《寒山寺》大紀元網
張繼《楓橋夜泊》賞析 谷歌搜尋
唐人詩意 星島文化



17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請問何時去的?
件四呎寛嘅係什麼來的?
畫?
有無相睇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你剛巧咁橋就是我的團友,還記得有個傻仔,用十呅人民幣在寒山寺外,買了件四尺幾長闊嘅嘢?

Hyacinthus said...

『點得呀!一百!。。。。八十!。。。。五十!。。。。好罷。。 十呅!』

不計手工,物料都不祗這個價,space你這是佔人家便宜呀,內疚否?

"夜 半 鐘 聲 到 客 船。"

寒山寺素以鐘聲聞名天下, 故此句應理解為後者, 寒山寺的夜半鐘聲響起,了了餘音傳到遠處路經的客船上。

蘇州美女應該不少,你祗是撐大雙濛豬眼去看是不夠的,要嘛就搬上去小住一頭半個月,包你定可碰上一打半十 XD

新鮮人 said...

即係點?
你老作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風子:歡迎遠道而來,北京落了第幾場雪?
》》不計手工,物料都不祗這個價, space 你這是佔人家便宜呀,內疚否?

我都還未講出,我究竟買了件甚麼的紀念品,何以見得我是佔了人家便宜呢?更為甚麼需要內疚呢?

On the contrary,內地的商人亂斬不識貨的遊客,向遊客漫天開價,雖云 caveat emptor ~ let the buyer beware!

但開價三百元人民幣,就算十元都肯賣出,實在太過離譜。

根據旅遊巴師傅小李所言,那個經紀應該還有賺,不過僅夠買個飯盒罷。

讓我遲些返老家,找回那件“寒山寺~紀念品”出來再詳細補充一下。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 風子:
》》寒山寺素以鐘聲聞名天下, 故此句應理解為後者, 寒山寺的夜半鐘聲響起,了了餘音傳到遠處路經的客船上。

真是以為你和新鮮兄,你們都是我的同團團友,你所說的和一位女團友所說的,極為相近。

the inner space said...

Lastly 風子:
》》蘇州美女應該不少,你祗是撐大雙濛豬眼去看是不夠的,要嘛就搬上去小住一頭半個月,包你定可碰上一打半十。

哈哈哈,旅遊巴的師傅小李說,真正的“蘇州美女”有價有市場,都出去了上海了,剩下的都是別省別處來的美女,不夠正中。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絕無花假,我的舊文都有提過,我幾年前去過“華東遊”。

絕無作嘢,讓我遲些返老家,找回那件“寒山寺~紀念品”出來再詳細補充一下。根據旅遊巴師傅小李所言,那個經紀應該還有賺,不過僅夠買個飯盒罷。

內地的商人亂斬不識貨的遊客,向遊客漫天開價,況且開價三百元人民幣,就算十元都肯賣出,實在太過離譜。

舊文:唐詩《烏衣巷》的作者

exile said...

Was that a Chinese scroll painting?

the inner space said...

Exile, welcome in again!
Not exactly but you were close,it was much more than a simple chinese painting.

Were you also one of the people in that package tour to EASTERN China? I remember there were 3 pairs who said they came back from the states.

exile said...

I haven't had a chance to visit the "real" China yet. The closest I've ever been to China was my father's home village in Guangdong area.

the inner space said...

Exile, you are very welcome to come back! YOU have the advantage you can read Chinese and I guess you can speak some too!

Hyacinthus said...

我今年的確去過京城, 在那兒跑了個圈, 但並非你想像的那樣長駐, 早在其下雪良久前經已逃之夭夭, 何況阿爺對網絡看得特別緊, 要是在京城, 又怎能在這裡那裡留隻言?

"根據旅遊巴師傅小李所言,那個經紀應該還有賺,不過僅夠買個飯盒罷。"
物極有價, 祗是小李所言的是成本, 他並沒將人花費的心機跟時間也計算入內,中國人為生活糊口, 老實不老實文明不文明, 有時也真的很無奈;你這是寒山寺的例子,我也曾親身經歷羅湖城的, 異曲同工也.

"真是以為你和新鮮兄,你們都是我的同團團友,你所說的和一位女團友所說的,極為相近。"
因為詩意本來就是如此嘛, 意欲何為傳釋自會相近,這並沒什麼意外;另,你又怎知道我跟新鮮不是你的團友呢? :D

"真正的“蘇州美女”有價有市場,都出去了上海了,剩下的都是別省別處來的美女,不夠正中。"
若真如是,那你幹什麼在文中一而再地提及"撐大雙濛豬眼去看美女", 難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乎?

the inner space said...

風子:首先歡迎回歸香港! 據聞在國內可透過某網站是可以看到“blogger 部落格”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 風子:“物極有價, 祗是小李所言的是成本, 他並沒將人花費的心機跟時間也計算入內。”
據小李驗證,那件紀念品是大大半機製的,人工很小,是大量生產成本很低。

the inner space said...

風子: 至于“你又怎知道我跟新鮮不是你的團友呢?“ 噢!你倆真的同去過“華東遊”,那真要找出但年的團體大合照來看看了。我很遲才轉用數碼相機,沖曬的相片,要慢慢去找出來喇。

the inner space said...

lastly 風子:”難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乎?“ 哈哈哈,我的確是多給全程獨佔房間附加費,領隊是位女生沒有多問,第一晚在上海渡宿,小李就已經查問了我,當然不是喇。 

我有臨睡前必看書習慣,有時看到不睡都會,若和不熟識的男團友同房,開著電燈看書,實在不方便。當天我在蘇州“觀前街”的《新華書店》,就買了四本書,晚上看書看到很夜。

半夜三點幾肚子餓,出去酒店餐廳找食物,見到小李和一美女也在餐廳,小李說美女不是蘇州人,是來自鎮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