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ne 04, 2014

今年是 六四 的 廿五週年

今年是 六四 的 廿五週年



...「六四事件」前,《文匯報》的社論開天窗,只刊出「痛心疾首」 四個大字。李子誦先生當年主理的文匯報開了天窗﹐今天我東施效顰﹐Imitation is the sincerest form of Flattery﹐模仿就是最由衷的擦鞋!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廿五年了﹐還是一句 。。。。。。。。。。。。。。。。。。。。。。。。。。。。。。。。。。。。。。。「無語問蒼天!」。。。。。。。




廿五年過去了,當年出生的嬰兒,都應該完成大學的學士學位,甚至碩士學位吧,不過雖然過了廿五年,頭尾總共第廿六個六月四日,六四 尚未有得到平反。


由胡耀邦鬱鬱而終逝世,大學生和工人到天安門前悼念,開始 。。。。
。。。。。。。最後,就是軍隊的武力清場,當天的報章,電視台的新聞片,歷歷在目!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再不能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血染的風采 。。。。。。。。。。


週一讀報,週日的 “六四” 遊行隊伍中人舉雙手,手上寫著:64 + 25 = 89,又有一份海布也是這樣設計。想想一吓 六十四 加 二十五 等如 八十九,這只是巧合的數字吧。


若真的要玩玩數字 89 - 64 = 25 八九 減去 六四 得來 廿五,若 89年 沒有發生 64 事件,這之後 25年可能將會是另外一番光景。


記得當年國內改革開放十多年,已經漸漸見到攪活了經濟,人民生活有了明顯的改善,可惜政治沒有隨之改革,結果造成一班特權階級,收受賄賂貪污成風,聯朋結黨任人唯親,蠶食改革開放得來的成果。


人民趁著清明紀念胡耀邦逝世,要求政府作出改革:「反官僚、反貪腐、反任人唯親。」若能借力除去一班特權階級貪污集團,之後二十五年習總打老虎打蒼蠅,無需事倍功半。奈何卻演變成 “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震堪中國人的心,也震驚全世界。


廿五年了 。。。。。

看看今晚有幾多人出席 ”維園“ 的 ”紀念晚會“,讓點點燭光燃亮整個維園!!!



後記:


足球場坐滿了人 。。。。左下方的應該是籃球場也坐滿了!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一個更廣闊的 Aerial View 除了足球場,籃球場,中上方的應該是草地也坐了人。
圖片來源:明報


與往年的比較一吓真的多了人 。。。。。。支聯會說有超過十八萬人參與集會,破了歷來的 六四晚會 記錄。


明報提供的 youtube



【明報專訊】「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誰要認命噤聲 。。。」

六四晚會在完結前一刻,數以十萬計市民大合唱被視為和平佔中 6.22全民投票的主題曲《問誰未發聲》,歌聲在維園燭光中迴盪。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雖然沒有直接呼籲市民參與投票,但他表明市民要為未來、為民主和真普選繼續發聲。

首次來港出席六四晚會的內地維權人士滕彪亦呼籲香港市民為爭民主「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再來一次八九!但絕不要再來一次六四」。




後後記: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問誰未發聲》黃秋生 與 張敬軒 Equus 團員合唱了一次的版本




台灣 反服貿 太陽花運動 立法院前




後後後記:


有朋友電郵了歌辭來 。。。。。。

《問誰未發聲 alias 誰還未覺醒》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為這黑與白這非與是 真與偽來做證
為這世代有未來 要及時擦亮眼睛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還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問我心再用我手 去為選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6.22 有幾多人發聲呢?周南 都搬埋出嚟嚇人,周融 又出來見家長,吳克儉 話溫馨提示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有判斷能力!!!




伸延閱覽:
六四事件 天安門事件 八九民運 維基百科
六四維園晚會尾聲合唱《問誰未發聲》 長青網




我的舊文:
2007年六四:十八年了!
2008年六四:二零零八年 的『六四』
2009年六四:八九、六四、二十!
2010年六四:匆匆廿一年!
2011年六四:2 x2 x2 x2 x2 x2 二的六次方
2012年六四:二十三年了
2013年六四:紀念六四 The unforgettable June 4th



自 06年 11月開 blog 每年六月四日,都未有忘記記錄,不敢未敢那敢忘記!卻害怕有一天會 “被洗腦忘記掉”!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雖然我從未參加過燭光晚會,
但六四的事實永在心中,
不過竹找對六四平反不抱很大期望,
至少在我有生之年應該是看不到了。

Ebenezer said...

六四是香港人的心結,睇望終有一日,我們不再是哀傷地過六四。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小弟在回歸前回歸後都有去過不下五次。其實,每年都想去,但去與不去,也要視乎身體狀態。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八九六四學運 和 九七七一回歸,對香港人來講,雖然是兩回事,但卻緊扣如二為一,不能分割!


可能如滕彪所言:市民為爭民主「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再來一次八九!但絕不要再來一次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