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ne 04, 2012

二十三年了

二十三年了




...「六四事件」前,《文匯報》的社論開天窗,只刊出「痛心疾首」 四個大字。李子誦先生當年主理的文匯報開了天窗﹐今天我東施效顰﹐Imitation is the sincerest form of Flattery﹐模仿就是最由衷的擦鞋!
......................................開了天窗................................開了天窗
......................................開了天窗................................開了天窗
......................................開了天窗................................開了天窗!


廿三年了﹐還是一句 。。。。。。。。。。。。。「無語問蒼天!」




廿三年過去了 。。。。。。。。頭尾總共第廿四個六月四日,我還在,我還記得,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不過,當年文匯報開天窗的李子誦先生,前些時以百歲之年離世了!六四後流亡美國的方勵之教授,也在阿里桑那州寓所猝逝,鬱鬱而終!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黃雀行動港方的策劃者,也于去年2011年1月2日因肺癌不治去世!均未能親眼目睹八九六四民運得到平反!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倒下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
血染的風采 。。。。。。。。。。


作為身在香港而親歷”八九六四“的一代,我不會忘記,亦不敢忘記,當年由四月開始,在天安門前,學生民眾自發紀念胡耀邦逝世,繼而展開了反貪腐,爭取民主,等等的救國運動。


天安門廣場學生們絕食,民眾出來支持,北京市民圍著入城的坦克軍車,向士兵們送水送食物,並解釋北京究竟發生了甚麽事,一切一幕一幕幕,仍然歷歷在目,深刻記在腦海中。


六月三日晚到六月四日朝,我沒有睡覺也不覺得睏,我守在電視機旁,看和聽着直播 。。。。。。。。。。直至清晨天空微微發亮,卻是傳來天安門廣場清場 。。。。。。。。。終於發生了!




補充:
【明報專訊】六四鎮壓發生23年,爭取平反的「天安門母親」相繼離世,香港的愛國民主大遊行終點已遷至添馬艦總部,惟六四冤案仍昭雪無期。約2100人昨走上街頭,由當年仍未出世的「90後」領軍,高呼已喊了23年的口號。

面對被指「洗腦」的國民教育來勢洶洶,不少家長決定攜子女同行親身教歷史;大學生亦以創意方式宣示,雖然當日無親歷其境,但不會忘記。有參與遊行的長者感觸﹕「今年終於感受到薪火相傳。」

此外,警方已向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並同意在集會人士進場期間開放糖街一段「緊急車輛通道」。副保安局長黎棟國稱,警方無意針對任何團體就遊行或集會的申請。

「圍着老去的國度,圍着事實的真相,圍着浩瀚的歲月,圍着欲望與理想叫嚷……」學生唱着Beyond的《長城》,支聯會昨發起愛國民主大遊行,下午3時由維園出發,以「毋忘六四傳真相,民主潮流不可擋」為主題,今年特別多年輕人組織參與,各大學更組成「六四哀音團」,自備結他長笛,遊行隊伍哀音處處。

感激教師告知歷史真相
就讀教育學院一年級的梁同學,六四發生時仍未出生,中學時慶幸有中史教師每年與他們討論六四,令她明白真相,「我每次聽到都會喊,真的好嬲,想起屠城惡行也感不齒,不想再做中國人!」她說,她教育的理想便啟蒙自該中史教師,但政府強推的國民教育,卻令將執教鞭的她非常憂心,「做老師要有良心,一定要告訴下一代歷史真相」。

準教師憂心,家長也惶恐。周先生去年起攜同兒子哲哲上街,他稱港人開始淡忘六四,政府又不斷以不同途徑收窄港人自由,希望在政府強推國民教育、向小朋友灌輸單一信息前,能靠自己努力,讓兒子知道更多真相。3歲的哲哲去年由媽媽手抱,今年已能自己遊行,「希望他們的一代能為民主自己行吧」。

「健康走到跛」 喜見薪火相傳
另一邊廂,當年在電視親歷六四清場一幕的上一代,要求平反六四的火一直不滅。需持拐杖的61歲潘女士,1989年起每年上街,「我相信有生之年也不會見到(平反),我已由健康走到腳跛,但也見不到有何改變,慶幸我們做到薪火相傳,希望我看不到,他們也可看到」。她批評政府近年大舉收窄言論及新聞自由,又容許警權無限放大,希望港人能「保住團火」。

大遊行亦吸引不少內地人「冒險」參加。去年來港定居的張先生,高舉早前逝世的民運學者方勵之的相片遊行。他表示,全國只有香港(及台灣)有權悼念六四,希望港人珍惜,別讓一國兩制慢慢被吞噬。

警方指遊行高峰時有1300人。早前有報道指警方掌握示威者「黑名單」,亦在遊行前詢問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部分被點名的組織會否參與,警方已發聲明否認其事。李卓人昨稱暫未收到任何參與者的投訴,但希望警方尊重言論自由,別試圖插手監視任何遊行。



新的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七月一日就會宣誓就職,梁振英將成立“文化局”,將加大加強“文宣”,控制文化界表演藝術界。教育局又強行增加了“國民教育“,成為中小學必修科,政府牽頭向下一代進行洗腦教育。


今晚六四維園集會,我將盡最大努力,希望可以參與!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晚上維園有十八萬人參加紀念六四燭光晚會
(Source: 明報新聞)


後記:
週三傳來之前接受過有線新聞訪問的李旺陽死訊,據當局說是自殺。

李旺陽死亡其親友認為可疑
【有線新聞】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期間,擔任湖南邵陽工自聯領袖的李旺陽,清晨被發現在湖南邵陽的醫院死亡。當局表示他是自殺,又強行移走遺體。但李旺陽的親友就指事件非常可疑。又指李旺陽在前一天表示要努力醫病,並無自殺傾向。

李旺陽的妹妹趕到醫院時,李旺陽的遺體仍掛在窗邊。陪同李旺玲到醫院的還有幾名朋友。他們在早上六時多收到院方通知指李旺陽自殺。他們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當時院方仍未處理遺體。當局指他是上吊致死,但當時親友發現遺體雙腳觸地。

親友指李旺陽離世前幾天,一直被至少八、九名公安人員24小時監視。他們覺得李旺陽無自殺傾向,覺得死因非常可疑。李旺陽的朋友在現場拍攝數張相片後,警方就將他們趕走,並且強行移走李旺陽的遺體。

網上消息指,各地有維權人士正前往邵陽,協助他的家屬辦理後事,而李旺陽的親友就正待律師幫忙。

六十二歲的李旺陽是湖南邵陽的前工運領袖。他因為六四事件被捕,先後坐牢二十二年,到去年才釋放。 (看片



之前有線電視新聞訪問了 李旺陽。

工運領袖被囚廿多年受盡折磨
【有線新聞】今年是六四的二十三周年,當年被捕的民運人士大部份人已經釋放,但湖南有一名工運領袖由於一直堅持自己立場,因而被監禁二十二年,最近才獲釋。二十多年來,究竟他在獄中受了多才折磨呢?

一九八九年六四期間,在湖南領導工人聲援北京學生的李旺陽,多年來獄中受盡折磨,現時雙眼失明、兩耳失聰,疾病纏身的花甲老人,接受採訪時只能用手指在手掌或腿上寫字,他表示,在獄中受到慘無人道的對待,例如用自製的刑具對付政治犯。

李旺陽一直堅持信念,換來的是二十二年牢獄生涯。過去二十三年,令李旺陽最感到安慰的是香港人那份堅持。這一刻,他最大的盼望是香港人點燃的燭光可以遍佈全國每一角落。 (看片




伸延閱覽:
生於六四後 家長憂「洗腦」 雅虎新聞網
國民教育成必修科目 維基百科
李旺陽死亡其親友認為可疑 有線新聞
工運領袖被囚廿多年受盡折磨 有線新聞




自06年11月開blog,我過去每年六月四日都未有忘記:
2007年六四
2008年六四
2009年六四
2010年六四
2011年六四



6 comments:

largeheadboy said...

我今晚都諗住食飯前後都去一去~

imak said...

十卜十卜✌✌✌

the inner space said...

Largeheadboy 兄:多謝留言!
每個人都可以用自選的方式去紀念,
但最重要的是不要讓時間洗去記憶!

the inner space said...

Imak 姐:

Thank you for your 十卜 十卜!

嘿嘿 said...

如果当年西方国家不插手、不喧哗、不打气,其结果或许又不同……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不竟廿三年了,the IF factor 可以 branch out millions of timelines 只有上帝知道 。。。。。!